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男人真命苦的搜尋結果,共06

  • 婚前最大膽演出 女神蒼井優為戲落髮

    婚前最大膽演出 女神蒼井優為戲落髮

    無預警甜蜜閃婚的蒼井優,在結婚前已經完成新片《男人真命苦》的拍攝,雖然片名沿用原著漫畫名稱,但實際上蒼井優在戲中的角色恐怕才是最辛苦的一位,也讓她的角色在感情路上更加艱辛。 \n導演真利子哲也透露蒼井優為這部戲做了不少犧牲與準備,包括她長大之後一路維持的長長秀髮,也橫心剪短,更與池松壯亮等人有大膽的裸露戲演出,為了吻合電影裡普通平凡的上班女性特質,甚至刻意不修飾自己身體的線條,要用更真實赤裸的一面迎合角色需求,相當敬業。 \n而日前與導演攜手首度訪台的文青風演員池松壯亮,也為了角色刻意增加體重,更狠心拋棄帥氣外表與文青風格,不僅片中超過一半時間都鼻青臉腫,甚至還用接近歇斯底里的野獸派風格演出。 \n \n \n電影中池松壯亮甚至邊吃飯邊對蒼井優吐露心聲,情緒激動之餘,飯粒也沒少噴過,池松壯亮趕緊自清:「私下的我吃飯可是會吃得很乾淨的。」電影22日在台上映。 \n

  • 日本過半數男性深感「男人真命苦!」

    日本過半數男性深感「男人真命苦!」

    日本推動多樣化社會的一般社團法人「Lean In Tokyo」今年10月針對男性在職場、學校、家庭感到辛苦的程度做了一項網路問卷調查。309份的有效問卷中,有51%的人被「『因為身為男人』的固定觀念及壓力所苦,感覺到活得不易也不便。 \n此外,有17%的人表示「頻繁地感受到壓力」、34%的人認為「偶而感受到壓力」,只占22%的人「完全沒感覺」。 \n20至39歲的男性感覺男人難為的情況最多的是,「約會時男性要多負擔以及必須引導女性的這種風潮」;40至59歲的男性則是,「男性應該工作到退休的想法」;60歲以後者則是,「體力活、危險工作都應該是男人的工作之想法」;在自我陳述理由時,有人寫著,「從小到大一直被說『男人不能哭』」、「必須工作一輩子賺錢養家活口的壓力」。 \n此外,有關夫婦之間育兒和工作的理想型責任分擔,有55%的人回答,「夫婦應該一起工作,包括取得育兒休假在內,家事和育兒都應該男女平均分擔」。 \n該法人的代表二宮理沙子表示,「日本的現狀是女性偏重分擔育兒和家事,有半數以上的男性認為,應該平均分擔比較理想。」。 \n關西大學教授多賀太則表示,現在社會大多是女性站出來發聲,像「#MeToo運動」等,女性會站出來訴求男女平等,表達社會對女性的不公,而男性則一直被應該在社會上、經濟上成功的「理想男性形象」所束縛。 \n男性覺得命苦的原因之一是,社會上要求男性要比女性在社會上、經濟上更加優勢。制度方面的課題也很多,例如,日本的女性育兒休假給付金的額度是工資的67%,而且大多公司認為女性請育兒假即可,男性請育兒假大多會被上司白眼。 \n

  • 男人真命苦?月入6萬老婆日給200元 訴離婚又遭法官打臉

    男人真命苦?月入6萬老婆日給200元 訴離婚又遭法官打臉

    男人真命苦?北部地區一名男子約入6萬元全數交給妻子,老婆卻每天止給他200元零花,而且見面就是向他要錢,為此他10年不敢回家,還向法院提訴離婚,未料法院以缺錢養家本應由夫妻一起協商思考如何解決為由,判決這名「苦命男」敗訴! \n \n \n「苦命男」告訴法官,他的月薪約6萬元,全部都交給了太太,但是老婆每天給他200元零用錢,現在物價高漲,收入也沒以前多,這些錢哪夠日常開銷,只能找朋友伸手借錢。 \n \n他向法官訴苦說,老婆又不能體諒這種大時代的經濟衰退,將他當成「提款機」,讓他極大精神壓力、身心俱疲,才選擇「離家出走」。 \n \n不過他的老婆說, 1天200元是丈夫當初自己開出的價碼,上班的地方有提供午餐、晚餐,不用花什麼錢;她告訴法官說,丈夫悄悄離家出走,音訊全無,10餘年來全賴她工作養家、照顧女兒成年,是丈夫自己造成今天婚姻上的問題。 \n \n法官審查夫妻的說法後,認為他們夫妻婚姻之所以有問題,主要是男方不告而別、離家出走,沒盡到同居的義務,他應負較重的責任,所以不准離婚。 \n

  • 日男人真命苦 零用金1萬出頭過1月

    日男人真命苦 零用金1萬出頭過1月

    安倍三箭究竟有沒有反應在日本經濟上呢?從日本男性零用錢似乎可見端倪。據最新調查,日本男性上班族每月零用錢比去年同期減少1300日圓(約台幣400元),平均一人僅能花38500日圓(約台幣12000元)。難道真如日本長壽電影名,男人真命苦! \n常看日劇的朋友可能知道,日本家庭的經濟大權通常掌握在妻子手中,太太會針對丈夫收入、支出、物價、儲蓄水準,每月提撥部分給「阿娜答」當零用錢。因此,日本經濟學日本經濟學家也常將男性零用錢額度,作為觀察日本經濟狀況的參考指標。 \n根據日本《NHK電視台》報導,日本新生銀行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日本男性每月零用錢創下20年來新低,每人每月僅有38500日圓(約台幣12000元),平均每天僅能花1280日圓(約台幣380元)。 \n這份以1000人為樣本的問卷調查,日本男性公司職員零用錢,比去(2012)年同期減少了近1300日圓(約台幣400元)。而在日本經濟尚未泡沫化前,日本男性的零用錢曾高達77000日圓(約台幣23000元)。 \n雖說日本上班族薪資比台灣高,平均大學畢業生起薪是17萬日圓(約台幣6萬元),但日本的高物價,也是不爭的事實。日本男性的午餐費平均約518日圓(約台幣150元),最多只能在便利商店買份便宜便當或最基本款的拉麵。飲料費也不便宜,小杯罐裝咖啡約150日圓(約台幣45元)。 \n更遑論日本還有「居酒屋文化」,下班後不回家,和公司長官、下屬相約居酒屋,燒酒喝一杯,乎乾啦!依照日益緊縮的零用錢,大概只夠喝2杯小酒,就口袋空空了。 \n因有日本評論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經濟改革,僅讓股市投機客受惠,對於一般上班族無實質影響。

  • 大政府好?還是小政府好?

    大政府好?還是小政府好?

     2008年時,大陸政府出手救民企,事後被批「國進民退」;台灣的情況也一樣,在油電漲價問題上,輿論一方面批「國營企業效率太差」,甚至要把「台電民營化」,但另一方面,輿論又要求政府出面凍漲。說到底,還是老問題,一個什麼都管的大政府好?還是什麼都不管的小政府好? \n 台灣不能變成希臘 \n 常常在新聞上看到不同的抱怨:政府未盡全力出錢、出力輔導某某行業,運動或運動員等等。 \n 我也常常想,當我們希望少繳納稅金,期望有個少管制的小政府,那麼當我們還要求政府出錢,出力時,要小心這些企業變成國營企業,這些運動員成為像北韓的國家選手。 \n 更要小心,我們的國家變成像希臘一般,靠著外債的增長來掩飾沒有成長的國民生產力。 \n 過去十幾年來,比的是那位當權者可以提供更高的津貼!那位政客可以講出讓人更爽的話!他們口口聲聲都說是為了台灣,卻未必真正顧慮你我的未來。 \n 理智的人該先靜下心來思考,要求政黨提出真正的牛肉! \n 國際貿易不再吃香 \n 我年輕的時代,很多人獨自提著007的手提箱,走遍全世界,做的是國際貿易的生意。 \n 這些人成立一人公司,以散布在縱貫線沿路的小工廠做後盾,銷售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生產與銷售是分工的。 \n 這種水銀瀉地似的行銷方式,讓台灣經濟快速發展,工藝水準快速提升,外匯存底也快速累積。直到新台幣升值,產業規模擴大並外移,這些小貿易公司才逐漸萎縮。 \n 當時,很多大學都設立了國際貿易系,但畢業的學生未必從事國際貿易,而從事國際貿易的人才很多也不是本科系畢業的。近年來,國際貿易系也大多改了名稱。 \n 時代軸輪是轉動不停的! \n 自由流通才能打破權威 \n 暴力、君權、宗教、主權、知識、財富等,是最原始自然或人為創作的權威。權威通常會有隨從,藉以突顯威勢,也藉由被施壓對象的脆弱,以顯現力量。在權威之下的弱者,可以在自由流通下,以逃竄躲避的方式,讓威權無法著力;或是在自由流通下,以散布訊息,讓權威的惡行公諸於世。 \n 甚至在自由流通下,以糾聚眾人,讓挑戰權威的地位! \n 自由流通也藉由不同工具來實現,它必須有速度與低廉兩條件。因此,早期的馬、輪船、鐵路、電報,乃至近代的手機、快遞、Internet等都是自由流通的工具。 \n 年輕人不要怕就業 \n 成吉思汗16歲就開始他征服世界的「事業」,但台灣的孩子26歲還在考研究所。大學延畢成為時尚,這些「大男孩」不願意面對社會與現實,在校園中虛晃。 \n 要知道人生苦短,一晃就是四十,不禁讓我想起台灣有線電視曾經上演過的影片《男人真命苦》。 \n 《男人真命苦》是由「渥美清」從1969年主演並導演的日本喜劇電影系列。 \n 在每年新年及盂蘭盆節(中元節) 各推出一部,直到1996年渥美清去世前,共推出了48部,一度成為日本人全家一起觀賞、過新年的活動。 \n 劇中主角「寅次郎」是一位未婚的40歲男人,沒有一技之長而且無固定職業,僅能到處流浪、擺攤,但是他生性樂天知命、善良又樂於助人。 \n 劇中有固定的故事模式,在流浪中,寅次郎總會遇到一位苦命的美麗女人,由於他經常主動樂意地幫助別人,這些女人不知不覺中都會「喜歡」上他。但是每當他自以為兩人關係已發展到可論及婚嫁,而帶她回家鄉見家人時,但是這些女人卻又會因為某個原因必須離他而去。 \n 故鄉已嫁人的妹妹不覺要抱怨他未盡奉養雙親之責,但他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自嘆:「男人勞苦不夠重嗎?」然後再次出外浪蕩! \n 故事平易近人,猶如就在身邊發生的事。

  • 社會研究所-付錢文化 兩岸男女大不同

     若說中國男人真命苦,其實一點都不為過。在中國,有一個現象叫做「丈母娘效應」,凡是男生要娶女孩子,得先有一套房。因為丈母娘效應,除了把房價漲得壓不下來外,男人也為了一套房,生活被壓得苦哈哈。男人真命苦的現象,也展現在日常生活的付錢文化上。 \n 在大陸,男女生出門,女生經常是最不需要掏錢的那一位。大多數時間,大陸男生總會負責一切的帳、繳一切的費。女生常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男生呢?卻有苦說不出。即便再窮,也得打腫臉充胖子。 \n 大陸這種「女生翹二郎腿、男生專門付帳」的文化,卻未必適用在台灣。通常台灣男女生出門,有時候儘管是在親密的男女朋友,也未必是男生包辦一切費用。 \n 付帳上,女生未必會手軟。原因是,台灣女生的自主意識高,未必所有事情都要給男生全包,包括付錢。二來,女生的所得未必比男生少,在能力上,付點錢未必吃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