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男性的復仇的搜尋結果,共09

  • 蘇匯宇化身女性復仇者 補拍殺夫反思剝削

    蘇匯宇化身女性復仇者 補拍殺夫反思剝削

    80年代解嚴前夕的女性復仇電影,看似以女性主義為出發點卻多淪為女性剝削形式,長期透過錄像媒材思考身體政治、生命政治課題的當代藝術家蘇匯宇,2020新作《女性的復仇》從個人成長經驗出發,「補拍」女性復仇電影,希望在當代重新思考性別界限。 \n去年獲台新藝術獎視覺藝術類大獎的蘇匯宇,長期以錄像媒材探討大眾媒體如何投射自身或社會對身體、慾望的觀看,包括觸及色情禁書的《超級禁忌》,受禁忌風氣影響而有諸多場面無奈刪減的《唐朝綺麗男(1985,邱剛健)》,此次再從電影為發想,蘇匯宇表示:「仍是和青少年時期的經驗有關,在對性感還不熟的年紀,對女性復仇電影海報、電視廣告留下的印象。」 \n解嚴前夕的一系列女性復仇電影如《殺夫》、《上海社會檔案》、《女王蜂》等,蘇匯宇指出在當時社會氣氛仍高壓的階段,這類面對人性欲望卻又不敢正視的微妙氛圍,雖看似以女性主義出發,但最終呈現手法乃是滿足主流男性視角的女性剝削,因此他以「補拍」的概念,希望在這個時代重新去思考當時或許對女性情慾動能性誤解的、膚淺化的影像。 \n蘇匯宇在《女性的復仇》中創造出5個衍生自5部女性復仇電影的女主角,而他自己更是透過反串化妝與深偽技術,利用數位科技將自己的臉與女星陸小芬融合,「我的臉看來會是和陸小芬加在一起除以二」以異性戀男性藝術家身份卻成為影片中的第6位主角,「躲在隊伍中追打男人!」蘇匯宇藉此身體行動,探問過去二元畫分的性別界限,在當代是否應被打破,也藉著當年的社會寫實電影,反思社會獵奇、媒體混淆等議題。 \n《女性的復仇》將在今年台北金馬影展上映,影片中不乏女性復仇電影中追打男性,男人以各種方式死亡等橋段,而結尾蘇匯宇則安排了青少年上場「這算是對自己的投射,隱喻著解嚴前的解放,也是青少年進入成人前的性衝動」;另一版本則是以裝置、短片形式,31日起在台北双方藝廊展出,分別以5個螢幕高掛於牆面,讓看似暴力的畫面又有著古典巴洛克式油畫的呈現,輔以電影海報、紅地毯,讓人宛如走入電影院,體驗一次關於身體、歷史與意識形態的奇想與冒險。

  • 噴血裸露重口味 女性復仇經典重返大銀幕

    噴血裸露重口味 女性復仇經典重返大銀幕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日前公布片單,5部60至80年代的女性復仇經典之作將重返大銀幕,大尺度裸露又血腥暴力的重口味劇情,前衛程度至今都讓人不可置信。影后張艾嘉與不老女神趙雅芝甫入影壇的青澀模樣、豪放女陸小芬及香港邵氏豔星陳萍的驚人演出都收錄其中。 \n \n影展策展人羅珮嘉說:「當時影壇出現大量以社會寫實電影為名,實則以灑狗血的劇情來吸引觀眾進場。電影常以女人復仇為主軸,大膽裸露與暴力場面,讓觀眾達到前所未見的刺激。」不過她補充,特別規劃「狂女起駕.復仇來襲」節目單元是看到了這些剝削女體的低俗題材,反而拍出了女性主義對男性為主的電影工業猛烈衝撞。 \n \n本次精選來自台灣、香港、日本、韓國的作品,包括台灣女性復仇經典之作《瘋狂女煞星》、香港名導許鞍華處女作《瘋劫》、邵氏邪典大導桂治洪的《沙膽英》、日系異色電影鼻祖石井輝男的《龍紋怪談》以及堪稱韓國影史怪誕鉅作的《下女》。 \n \n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於10月4至13日在光點華山電影館登場,推出10大單元、75部來自世界各地的精采好片,詳細片單與活動內容可洽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官網和官方臉書。 \n \n \n

  • 超級英雄女力銀幕出頭

    超級英雄女力銀幕出頭

     過去十年超級英雄片當道,然而角色一直為男性主導,雖然不乏搶鏡人物,但女性一直都只是陪襯角色。直到2017年DC推出的《神力女超人》大獲好評,漫威首部女性超級英雄電影《驚奇隊長》也將於今年上映,票房分析師直言:「女英雄電影是好萊塢大片的下一波主流趨勢。」 \n 北美院線聯盟(Exhibitor Relations)票房分析師卡麗畢柏(Karie Bible)表示:「未來市場應該要持續推出女英雄電影,《黑豹》與《瘋狂亞洲富豪》的驚人成功告訴我們,電影有沒有『代表性』很重要。」電影票房網站「BoxOffice」的首席分析師尚恩羅賓斯(Shawn Robbins)說:「雖然慢,但肯定的是,整個業界無論在電影公司高層、導演、以及大銀幕上看到的面孔,都朝著性別平等的方向發展。」 \n 女性觀眾不可忽視 \n 許多人將此現象與女權意識抬頭連結在一起,其實不盡然。有數據統計,《復仇者聯盟》、《美國隊長》、《星際異攻隊》在北美市場的男性觀眾占60%左右,由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挑梁的《飢餓遊戲》系列,女性觀眾比例也達60%,且催生了《分歧者》系列。這讓片方意識到女性觀眾的力量已經到了不可忽視的階段,卡麗畢柏稱:「很自然的,女性就是喜歡在大螢幕上看到女性。」 \n 即使女英雄電影是未來趨勢,但卡麗畢柏認為未來發展仍是戰戰兢兢,勢必遭受比男性電影更嚴格的審查,「如果沒成功,會讓高層和權威人士有理由相信這並不賺錢。男性電影允許失敗,女性電影獲得的機會更少、賭注更高、錯誤餘地更小。」 \n 從新鮮事轉為常態 \n 其實十幾年前兩家漫畫公司都有不想記起的過往。DC在2004年上映的《貓女》,讓荷莉貝瑞(Halle Berry)獲得金酸莓獎;隔年漫威的《幻影殺手》問世,珍妮佛嘉納(Jennifer Garner)的造型被批得體無完膚,票房及評價都極其失敗。這兩部電影的表現,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女英雄電影的發展推遲。 \n 隨著時機成熟,女性角色如黃蜂女、緋紅女巫大受歡迎,漫威影業總裁凱文費奇(Kevin Feige)肯定未來會有更多女性擔綱主角。他已開始擔心這不再是新鮮事,「當這變成一種常態,更重要的會是故事,『這在演什麼』、『這個角色是誰』、『這部電影讓我超興奮』,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做到那樣。」迪士尼刻意安排《驚奇隊長》在國際婦女節上映,不難看出箇中意義與期待。 \n 日漫女英雄亦受寵 \n 大受歡迎的不只美漫,日本漫畫的女英雄也開始攻占大銀幕。自2017年史卡莉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的《攻殼機動隊》,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監製的《艾莉塔:戰鬥天使》改編自木城幸人的漫畫《銃夢》,故事以大量機械和肉身結合與類似的科幻設定,探討人類之所以為人類的意義。

  • 車臣黑寡婦 綁炸藥視死如歸

    車臣黑寡婦 綁炸藥視死如歸

     俄羅斯西南部車臣共和國,有一群視死如歸的「婦仇者聯盟」。20多年來,車臣人為爭取獨立,與俄軍爆發血戰,一些失去父親、丈夫、兄弟的車臣女子,走上與一般女穆斯林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從溫婉傳統的居家婦女,變為引爆自殺炸彈的女煞星,外界稱她們叫「黑寡婦」。 \n 黑寡婦是車臣獨立運動領袖巴薩耶夫收編訓練的敢死隊,全稱「黑寡婦莎希特卡」(Shahidka),即「女烈士」,又號稱「真主的新娘」。雖然黑寡婦自2000年便開始發動攻擊,但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後,這群視死如歸的娘子軍才舉世聞名。 \n 俄國把黑寡婦描繪成極端伊斯蘭信徒,但她們僅極少數是受宗教動機驅使而甘願赴死,大多隱身家庭、受教育不多、鮮少拋頭露面,因親眼目睹俄國和車臣政府壓迫,滿腦子只剩一個念頭─為死於俄軍與魁儡政府鐵蹄下的丈夫、兄弟、兒子復仇。已故叛軍領袖瓦里德曾說,她們的家庭和清白遭脅迫,「不能接受被羞辱以及在占領下活著。」 \n 《紐約時報》曾刊文分析2000年至2010年42起車臣分離主義者發動的自殺攻擊,炸死自己的63人中,逾4成為女性,她們想殺更多俄人,拉近兩邊死亡人數。 \n 女自殺炸彈客的戰果更勝男性,這群穿著黑長袍、臉蒙黑面紗,如尋常穆斯林的婦女,腰間可能綁著足以炸毀一架飛機的炸藥,發動令政府措手不及的突襲行動。她們目標也從俄國和車臣軍警和政府機關,擴及無辜平民。 \n 一心復仇的她們死意較男性更堅決,下手也更狠。據統計,2010年為止,女自殺炸彈客每次出擊平均殺21人,高於男性的13人,女「烈士」也較男性更能激發同胞仿效。 \n 2000年6月7日,19歲車臣姑娘芭拉耶娃與16歲少女瑪歌瑪多娃,駕著滿載炸藥的卡車,在俄軍基地外引爆,芭拉耶娃粉身碎骨,27名軍警喪命。她驚天一爆,成為黑寡婦復仇史的濫觴,也啟發無數婦女投身黑寡婦運動。 \n 2002年10月23日,包括18名黑寡婦在內的車臣游擊隊,攻占莫斯科文化中心劇院,挾持850名人質,要求俄軍撤出車臣,震撼全球。僵持4天後,俄軍警施放芬太尼麻醉所有人後攻堅,40名游擊隊全遭擊斃,130名人質被毒死。多名黑寡婦預錄的影片曝光,放言「我們死了,成千上萬兄弟姊妹將前仆後繼。」 \n 次年,黑寡婦先後在節慶、巴士站、演唱會、通勤列車和克里姆林宮附近引爆自殺炸彈,釀成上百人死亡。2004年8月24日,兩架民航機幾乎同時墜毀,90人罹難,調查發現,兩機各有一名車臣女死者,車臣游擊隊承認是黑寡婦炸掉飛機。 \n 黑寡婦涉入的最慘烈攻擊,發生在墜機一星期後,貝斯蘭第一中小學9月1日遭車臣武裝分子(兩名黑寡婦)入侵,1200多名學生、教師和家長遭挾持,但俄特種部隊3日以火箭推進榴彈和坦克砲強攻,造成334名人質死亡,包括186名兒童,黑寡婦與30多名同伴全部喪生。 \n 2010年,黑寡婦在莫斯科地鐵引爆炸彈,炸死自己與40名乘客。2011年1月,莫斯科最繁忙的多莫傑多沃機場又遭黑寡婦自殺攻擊,釀成36人死。不過近年來,一度令人聞之色變的黑寡婦運動已相對沉寂。

  • 文夏自爆曾遭女友狠甩 走紅上演〈男性的復仇〉

    文夏自爆曾遭女友狠甩 走紅上演〈男性的復仇〉

    董事長樂團將發行第11張專輯《董事長的少年時代》,精選10首台語歌翻唱,收錄台灣國寶文夏老師〈黃昏的故鄉〉及〈媽媽請妳也保重〉,他們日前邀文夏及老婆文香上他們網路節目暢談,文夏自爆高中時就談戀愛,偷偷約去公園KISS。 \n \n當時剛畢業的他有個交往對象,後來才知道對方姑婆已經幫女方訂親才分手,事後聽好友許文龍吃飯聊起,女方因對方有錢嫁過去但不幸福,後來女方想回頭被他拒絕,最後還到酒家工作,文夏走紅後還去那間酒家去消費,整個經歷讓他創作〈男性的復仇〉這首歌。 \n \n問他至今是否有遺憾,他說40年前在日本看到一支價值50萬的吉他沒有買,遺憾至今。

  • 復仇者周邊專攻男粉 黑寡婦哭哭

    復仇者周邊專攻男粉 黑寡婦哭哭

     《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在台上映6天累積近2.8億台幣票房佳績,周邊商品也成為鐵粉狂收的目標,男英雄商品雖隨處可見,但堪稱女神的「黑寡婦」史卡莉喬韓森商品卻屈指可數,漫威商品陽盛陰衰的現象長期以來昭然若揭,台灣漫威影業行銷人員不諱言地說:「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迪士尼買下漫威就是為了要搶男性市場。」 \n 匿名前員工爆料 \n 去年《星際異攻隊》上映時,就曾被揭發幾乎不見女殺手「葛摩拉」商品的現象,一位匿名的前美國漫威女員工,8日在The Mary Sue網站撰文透露,當她詢問主管不推出女角色商品的原因時,得到的回答是:「那不是迪士尼買下漫威的目的。」漫威母公司迪士尼的動畫人物商品,早讓女客層趨之若鶩,「迪士尼早就霸占女性市場。」 \n 據悉,迪士尼的品牌行銷團隊內部文件明確指出,漫威商品的鎖定客層「完全沒有女性」;公仔類商品雖不會獨缺女角,但男客層較不喜愛女角為主的T恤、馬克杯等周邊商品,因此女粉絲就連帶被徹底忽略。 \n 雖然市場區隔在行銷學來說非常合理,但因此忽視女影迷需求,難免有性別歧視的隱憂;目前台灣超商集點的《復仇2》商品「大頭筆」,6種造型全是男性角色,加價購的馬克杯,6種圖案鋼鐵人就占了兩款,黑寡婦只在其中一款的角落小現芳蹤,其他不論是影城的手機袋贈品、影視出租店販售的商品,全都不見黑寡婦蹤影。 \n 創意優先於性別 \n 台灣漫威影業雖坦承商品主要鎖定男性客層是「無庸置疑」,但也指出像黑寡婦這類以演員真面目示人的角色,須經演員同意才能生產,等於多1道認證手續,加上黑寡婦沒有易於商品化的明顯標誌,認為商品的性別不平衡「是在創意優先前提下的結果,與角色性別沒有完全的關係。」

  • 大支唱〈男性的表白〉 發願3年套牢女友

    大支唱〈男性的表白〉 發願3年套牢女友

     大支日前聽文夏的招牌曲〈男性的復仇〉,覺得饒舌也能很復古,因而創作〈男性的表白〉,網友大讚是嘻哈版〈為著十萬元〉,深情又搞笑。他自嘲務實派,有次買了女友喜歡的衣服,當情人節禮物,不料記錯款式,當場出糗;但他也發願3年內買房,好向女友求婚。 \n 歌詞「做著男性,最要緊的就是要有志氣」,是他感嘆好友追女生時總是裝Man,且不時稱讚女生,在一起後都變調,連敷衍都懶得;他說8年前追女友時也是每天穿白淨T恤赴約,現在不修邊幅,讓女友很無奈。 \n 他原本找孫淑媚、黃妃合唱,因她們合約問題作罷,後來在網路上看到李愛綺唱台語歌帶著濃濃鼻音,且「氣口(發音)」很有演歌味道,所以找她合唱,但他每喊「阿桃」,她就笑場,錄了一下午才完工。

  • 〈男性的復仇〉好像社會新聞

     文夏的歌聲是五○、六○年代市井小民的美好記憶,幾首附有念白的歌曲如〈星星知我心〉、〈男性的復仇〉造成轟動,凸顯當年傳播媒體的特殊生態。 \n 文夏說,民國五十代還沒有電視,聽收音機是民眾最普遍的娛樂,電台除了播放歌曲,還大量製作廣播劇,廖添丁、史豔文的故事,甚至歌仔戲,都是非常受歡迎。 \n 因應廣播特性,文夏在歌曲中加入大量念白,不但獲得成功,也成為他的特殊風格。 \n 文夏在電台主持人、詞曲作者洪德成的建議下,創作出搭配廣播劇的歌曲〈男性的復仇〉,歌詞簡單卻猶如警世名言,念白卻很長。 \n 念白描述被風塵女子拋棄的男子,事業有成後回到歡場展開報復。透過男女歌手互相對話,從假裝互不相識,到真相大白撕破臉,宛如社會新聞翻版。 \n 〈星星知我心〉描述一位男子偷親女友,女友卻因此哭了一夜,眼淚像星星一般閃爍,讓男子不知所措。這首歌的歌詞優美,念白一開頭卻非常搞笑:「昨晚讓那個小姐哭的,就是我啦!」後頭則解釋因為月光映照女友可愛臉龐,「我一時忍不住,煞來甲Kiss落去」,既浪漫又逗趣。 \n 一九九五年,伍佰推出《枉費青春》專輯,〈Kiss Me〉一曲即以搖滾方式重唱〈星星知我心〉,為這首又念又唱的情歌帶來全新視野。二○○六年董事長樂團為向文夏致敬,改編《新男性的復仇》,雖然曲調及故事都改變,但引起七、八年級生的注意與討論。

  • 《人魚之歌》女作家獲鑽石匕首獎

     蘇格蘭作家麥克德米(Val McDermid)一九九五年作品《人魚之歌》獲得犯罪小說最高榮耀的金匕首獎,二○○五年英國犯罪作家協會更頒給她「匕首中的匕首」的殊榮,今年她又獲得代表終身成就的鑽石匕首獎。 \n 小說內容描述發生在布拉德菲爾德的四起連續殺人命案,被害人都是男性,生前受盡凌虐,都被全裸棄屍於男同志活躍的地區。小說每一章節開始都是殺手第一人稱的告白,交代他搜尋對象、跟蹤、下手、虐殺的過程,並鉅細靡遺解釋各種刑具包括肢刑架、猶大椅、X形十字架的功用及歷史典故,宛如一部刑具百科全書。 \n 《人魚之歌》最近爆紅的另一原因,是因走紅全球的《龍紋身的女孩》,原著作者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在第二集中連續三次提到這本書,引起了許多書迷的好奇。其實英國BBS電視二○○二年已將《人魚之歌》改拍成電視影集,驚悚情節引起熱烈討論。 \n 作者麥克德米生於一九五五年,出身藍領家庭,十七歲進入牛津大學就讀,之後在報社當了十四年的記者,不過她一心想成為作家。麥克德米一九八七年發表《採訪謀殺》,探討校園內的女性安全問題及控訴當局冷漠的態度。麥克德米出櫃得早,很早就以女同志記者的身分關注相關議題,但是小說的成功卻為她帶來罵名,說她顯露殘暴本性,作品是「嗜殺的女同性戀對男性進行的復仇」。麥克德米則予以反擊,表示自己並非為暴力而暴力,而是透過小說討論暴力的本質。她指出,男性作家往往像局外人一樣,從外在觀點描寫暴力,但女性作家卻能從當事人立場去感同身受,那是因為她們生來就活在一個隨時可能被侵犯的環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