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留守兒的搜尋結果,共19

  • 靠手機解悶 留守兒迷網成癮

    靠手機解悶 留守兒迷網成癮

     過去20多年,由於數位科技突飛猛進,社會資源在許多方面也進行翻天覆地的重分配,數位落差或數位機會(Digital Opportunity)議題受到討論,而有無電腦設備與運用電腦能力的高低,乃至上網比率,咸信將成為主宰貧富差距的力量。

  • 癱瘓師範生 輔導留守兒20年

    癱瘓師範生 輔導留守兒20年

     春節期間,室外寒風襲人,但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淮河鎮的葉海濤家中卻暖意濃濃,書聲琅琅。42歲的葉海濤躺在床上給幾名留守兒童「授課」。從1999年至今,近20年裡,因患僵直性脊椎炎而癱瘓在床的他,已義務輔導300多名留守兒童。

  • 躺贏的教書先生 改變留守兒命運

    躺贏的教書先生 改變留守兒命運

     從1999年至今,江蘇淮安市盱眙縣淮河鎮的葉海濤已義務輔導300多名留守兒童,與別的老師不同的是,患了僵直性脊椎炎的他,必須躺著教書,即使春節期間室外寒風襲人,葉海濤家中依舊書聲琅琅。

  • 台社工專業 赴陸拯救留守兒之瘤

    台社工專業 赴陸拯救留守兒之瘤

     台灣社工在大陸,最可能遇到「留守兒童」問題。台籍社工涂佳榮碰過一個輟學少年,跟祖父母住,念到國一被發現沒戶口;另一個孩子生活在福州,戶口在四川,智力比不上同齡,跟爺爺住,父母不見蹤影,「很複雜,不解決就變成社會問題。」 \n 一個先入為主的觀念是:社工需要熟悉所在的社會;台灣人在大陸,再怎麼說也是「外來者」,難道當社工可以比本地人做得更好?涂佳榮說,台灣社工的優勢就是「專業」,因為有專業,可引介台灣社工資源,每月來大陸培訓,其他大陸本地社工機構就沒有這個資源。更進一步說,在大陸遇到的問題是台灣碰不到的,「環境本身就是學習的內容!」但也必須入境隨俗,調整自己的標準。 \n 替陸黑孩子找學校 \n 例如他碰過好幾個個案都跟「留守兒童」有關,其中一個是輟學少年,父母沒結婚,生了他以後父母離異、出國各自結婚,把孩子丟給祖父母,念到國一被發現沒戶口,就是所謂的「黑孩子」,被退學;他底下的社工花了兩個月幫孩子辦戶口,孩子經濟狀況不好但表明想繼續讀書,社工幫他找學校,不用繳學費,又提供生活費。 \n 另一個案情況相仿:也是留守兒童,生活在福州,戶口在四川,智力比不上同齡,跟爺爺住,父母不要他,找不到人,很複雜,「但不解決他就變成社會問題,尤其留守兒童的法治觀念很低。」涂佳榮說,社工另一功能是預防社會問題,成本會低於發生事情再去解決,到校園去開辦各種講座也是辦法。 \n 預防社會問題發生 \n 涂佳榮總結,社工的主要工作內容,就是「先發現問題,評估,再去針對問題、解決問題」,沒有一定的SOP。社工接到的個案可能是政府給的,也可能是學校或民眾求助,要先了解個案的家庭情況,然後評估,再去連結更多資源,不是給個案經濟援助就好。 \n 當然也有很多要適應的地方。例如大陸城市跟鄉村服務模式不一樣,涂佳榮說,像他去大陸鄉下,鄉村很難找人,就先透過村委會帶社工去循著地址找人,這要先跟村委會溝通,再請他們用福州話幫他向個案解釋社工的工作,每個環節都是學習。

  • 女教師大愛 收留59個留守兒

    女教師大愛 收留59個留守兒

     6歲時,父母先後離世,17歲時,她剛開始工作,就把學校裡無人照顧的留守貧困孩子接到自己家住,無償為他們輔導功課、洗衣做飯。29年來,她先後收留幫助過59名當地的留守兒童。她就是鹽城市濱海縣淤尖實驗中學的語文老師邵海霞,孩子們都叫她「邵媽媽」。 \n 濱海縣濱海港鎮淤尖小街地處濱海縣東北部,邵海霞就出生在這個鄰近黃海的小漁村。邵海霞6歲的時候,父母因病先後離世,她和10個哥哥姐姐相依為命。1988年,高中畢業的她才17歲,就在當地任教,寄宿在二姐家。 \n 由於自己坎坷的身世,她格外關注那些缺少父母關愛的孩子們。 \n 叛逆頑童變績優生 \n 「一名男孩整天坐在教室的一角,從來不願和別的孩子說話。」邵海霞多次接觸後才了解到,這個孩子李小明(化名)年幼喪父,母親改嫁後,一直隨年邁的奶奶生活,奶奶僅靠賣點自家種的小青菜和雞蛋維繫生活。長期得不到關愛的他,漸漸形成了孤僻的性格。 \n 邵海霞回到家後,和二姐商量,決定把李小明帶到家中照顧,這成為她人生中照顧的第一個留守兒童。「當時家裡已經有4個孩子了,他再來就是5個了。」邵海霞家中的4個孩子都是和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親人,唯獨李小明是外人,但她從來沒有把他當外人看,「他的身世和我很像,我小時候的表現和他差不多,所以,我知道他需要什麼。」 \n 丁小軍(化名)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因長期沒有父母管教,孩子平時很叛逆,嘴裡一直髒話不斷。 \n 「哪怕成不了才,也要讓他成人。」這是邵海霞接收的第二個孩子,也是她遇到的最難纏的孩子,「放學不回家,也不學好,我好好說也不聽,最後一記耳光總算把他打醒了。到六年級他考了第一名,也算是對我最大的回報了。」 \n 孩子便祕她用手摳 \n 洗衣、做飯、備課、教學……邵海霞每天都在重複著同樣的工作。邵海霞說,丁小軍長期便祕,少則三五天、多則一個多星期都不上廁所,肚子脹得圓鼓鼓的,不時喊肚子疼,這讓她很揪心。「看到他大汗淋漓,都不能順利排便,我就用手幫他摳出來。」 \n 1995年的一天夜裡,她的另外一個「孩子」小夢(化名),突發急性闌尾炎,她連夜包車把她送到近100里開外的縣人民醫院搶救,孩子醒來後,哭著叫她「邵媽媽」。 \n 小夢的父母因躲債,多年都不回家。自此,邵海霞這裡就是小夢的家。 \n 家人從反對到支持 \n 1995年,邵海霞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她的男朋友並不理解她為何這麼做,可看到她如此堅持也不再說什麼。1997年,婚後的邵海霞自己生了孩子,家人都反對她收留別的孩子,但她還是堅持。 \n 「那會日子過得很清苦,全家都擠在40多平方公尺的屋子裡,家裡都被高低床擺滿了。」2000年左右,邵海霞的丈夫下崗失業了,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不得不迫使他遠赴蘇南打工,「他說這種日子沒法過了,以後也不回來了。」 \n 又經過三年多的勸說,一直到2003年,邵海霞的丈夫才慢慢接受現狀。「他也想開了,經常會給孩子們買衣服買零食,也算是對我的一種安慰吧。」 \n 29年來,邵海霞家中收留的孩子從未間斷過,截至目前,共收留過59名留守兒童。 \n 由於家境貧寒,邵海霞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加之這麼多年來的辛勞,她患有嚴重的貧血。「有一次突然倒在講台上,學生都嚇傻了,到現在,我愛人都不知道。」 \n 2013年9月,邵海霞全身多處浮腫,同事們都勸她趕緊到醫院治療,但她總是說會耽誤給學生上課,家裡還有孩子需要照顧,實在走不開。丈夫知道後,心急如焚地趕回家帶她到醫院檢查。 \n 實際上,邵海霞在2008年就被確診為子宮肌瘤,她瞞著所有人把檢查報告壓箱底。直到醫生嚴重警告,邵海霞才決定在一個周末進行手術。「這樣就不用請假了。」 \n 「我只不過是把這一件事堅持做了下去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n 邵海霞說,現在自己的身體更不如往年,等到真正力不從心時才會決定歇一歇。

  • 最大夢想是出國玩… 每4位窮孩子就有3位來自偏鄉

    最大夢想是出國玩… 每4位窮孩子就有3位來自偏鄉

    「每4位窮孩子,就有3位來自偏鄉!」兒福聯盟發表「台灣弱勢兒童城鄉差距調查報告」,發現近3成偏鄉學童家中無人指導功課、4分之1須幫忙家裡做生意,「親職、學習、課後生活資源短少,偏鄉孩子怎麼變更好?」 \n \n兒福聯盟與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進行「2016年台灣學童城鄉差距」調查報告,發現相較於都市學童,偏鄉學童資源匱乏,其中13.3%家中無穩定收入,為都會區1.5倍、17.1%為父母不在身邊的「留守兒」,比例為都會區1.6倍。 \n \n統計數據更顯示,偏鄉課外生活極度匱乏,出國旅遊或學習才藝比例,遠低於都市孩童3倍,有30.8%過去一年未曾出門過夜旅行、超過9成無出國旅遊經驗,連學校畢業旅行都有20.7%無法參加;更有24.1%課後須幫忙家裡生意。 \n \n兒福聯盟執行長陳麗如指出,每個孩子都應該被公平對待與培育,但隨社會發展變遷,勞動人力向都市地區移動,缺乏工作機會的偏鄉地區家庭結構不健全,一旦再缺乏外界資源,偏鄉學童與一般孩子的差距就會愈來愈遠。 \n \n她強調,最令人擔心的是偏鄉家庭缺乏穩定收入,經濟陷入困境,家中孩子吃不好、穿不暖、繳不出學費,連基本生活都難獲保障。來自偏鄉地區的弱勢學童小芳,爸爸長期臥床,僅靠越南籍媽媽打零工,家中經濟陷入困境,她向社工員說,不要任何禮物,只希望爸爸身體好轉。 \n \n來自偏鄉地區的黃小弟說,因家人無法接送,平時放學後無處可去,便在校寫功課。從未出過國的他希望明年寒假可以坐飛機到蘭嶼玩,目前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出國旅遊,對於常人而言再簡單不過的事,卻是他未曾實現的夢。 \n \n兒福聯盟指出,這次調查共計184名孩子被歸類為「窮孩子」,偏鄉地區占整體77.2%,換句話說,每4位窮孩子當中,就有3位來自偏鄉地區。調查更發現有高達7成5飢餓時以泡麵、零食果腹、6成8曾有家中沒有食物吃經驗。 \n \n此外高達35.2%只有一雙鞋、近一成沒有合身制服;英數能力也遠落後於都市學童,偏鄉學童數學錯誤率為都市2.6倍、英文錯誤率更高出10.7倍之多。 \n \n「面對貧富差距逐漸擴大的社會,富孩子夢想無限,窮孩子卻不敢作夢。」陳麗如指出,孩子的未來不能等,適逢下周耶誕夜,偏鄉窮孩子需要的「耶誕奇蹟」不是玩具、衣服,而是吃飽、穿暖與夢想,呼籲社會大眾伸出援手當耶誕老人,響應「點燃生命之火」與「偏鄉傳愛計畫」,給窮孩子更好的成長機會。

  • 陸26省留守兒政策 未滿16歲不得獨居

    大陸國務院年初發布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後,目前已有山東、福建等26省公布留守兒政策,除了遵循國務院對未滿16歲的留守兒不得單獨居住,還包括留守兒不因貧困失學等。 \n 中國新聞網報導,大陸國務院出爐的保護留守兒的意見,對「留守兒童」有明確定義,是指父母雙方外出務工,或一方外出務工另一方無監護能力、不滿16歲的未成年人。 \n 根據中國大陸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發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5年)」,農村留守兒童占農村全部兒童的35.1%,比例最高的是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 \n 在大陸各省的保護留守兒政策中,山東今年展開農村留守兒童全面調查工作,預計2017年建成全省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平台。 \n 另外,福建省規定,外出務工人員不能讓不滿16歲兒童單獨居住外,也力爭到2017年,家庭、政府、學校盡職盡責,社會積極參與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體係。 \n 浙江提出,父母雙方外出務工前應當將務工地點、聯繫方式和委託監護等基本訊息告知村(社區)和子女就讀學校。雲南要求,用工企業或單位要提醒、督促務工人員履行家庭監護責任。 \n 雲南也提出,到2017年,實現符合寄宿規定的農村留守兒童學生小學80%在校寄宿、初中100%在校寄宿。到2017年,每所義務教育學校至少配備1名專職或兼職心理健康輔導教師;到2020年,全省寄宿制中小學都擁有標準的心理健康輔導室。1051029 \n

  • 微評-陪伴留守兒

    昨天是國際兒童節,對大陸都市孩童來說,可能過著還不錯的節日氣氛,但對農村留守兒童而言,則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兒童是這一天的主角,獲得關注,甚至見到了久未團聚的父母親,但就像灰姑娘的故事,12點一到,兒童節一過,生活馬上又被打回原形。對留守兒童的關懷,不能只在兒童節這天作作樣子、虛應故事,正值成長期的關鍵時刻,最需要父母在旁,這對於未來價值觀的形塑、人格健全有著至為重要的影響,父母的陪伴才是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 短評-翻轉留守兒

     大陸相關NGO開始關注留守兒問題,並與台灣的基金會合作,推廣補救教學,希望透過適當的教育,翻轉留守兒的命運。 \n 大陸「留守兒」問題日益嚴重,引起官方重視,首次針對未滿16歲的兒童和少年族群展開人口普查,建立一人一檔案,詳細紀錄其家庭狀況,希望確實掌握留守兒的生活狀況,適時予以協助。 \n 經濟發展造成城鄉差距擴大,大人離鄉到外地工作卻把孩子放在農村跟祖父母一起生活,這些孩子被稱為是「留守兒」。根據大陸官方最近統計,留守兒人數超過6千萬人,其中甚至有210萬名孩子獨居,必須自力更生。 \n 留守兒人數眾多,且多在教育資源缺乏的鄉間,逐漸形成社會問題,包括溺水、交通事故、觸電、火災等事故快速增加。此外,因為缺乏管教和生活照顧,形成反社會性格的兒少族群逐漸增加,暴力犯罪問題日益嚴重,目前未成年人犯罪案中70%是留守兒,且正在不斷增加中。 \n 為了解決這個社會問題,大陸成立了「陽光家園」、「希望家園」等輔導教室,把留守兒帶進村辦公室,教孩子們寫功課、畫畫、唱遊才藝。台灣的至善基金會等公益組織,也把「角落教學」等教學方式,帶到了大陸鄉間。 \n 台灣一些教育理念確實有不少可以和大陸分享,特別是與留守兒有關的隔代教養、孩童安親班的經營等,都可以提供大陸參考,不但讓留守兒有受教的機會,也讓孩子們得到更好的生活照顧。 \n 兩岸的對話與交流,就從孩子們的需要開始。

  • 作文不會寫爸媽 陸留守兒:已忘了他們

    作文不會寫爸媽 陸留守兒:已忘了他們

    中國許多父母為養家活口,不得已將年幼的兒女留在家鄉,獨自到大城市工作,久久才能回家探望。陝西一名小四男童小紀日前上作文課,題目是《我的爸爸媽媽》,全班同學都順利完成,唯獨小紀交出一張白紙,他向老師解釋,「我不會寫,我只和祖父母生活,爸爸媽媽都忘了」。一句話道盡中國留守兒童問題,令人不勝唏噓。 \n \n據東網報導,小紀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家,鮮少回來,故小紀對於親生父母沒有什麼印象。網友們紛紛同情小紀的遭遇,認為父母應多陪孩子,錢固然重要,但親情更是無價。 \n \n近年來中國留守兒問題常引起社會關注,孩子成長中缺少父母的關愛,容易在心中留陰影。根據調查,中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超過5800萬人,57.2%是父母一方外出,42.8%甚至是父母同時在外地工作。

  • 關注留守兒 韓紅連七年兩會發言

    關注留守兒 韓紅連七年兩會發言

     留守兒童問題在兩會也受到關注,中央國家機關青聯常委、歌手韓紅2015年將第7次發表關心留守兒童問題。而連續3年同樣關心留守兒童的政協委員翟美卿,更進一步提出,要為留守兒童建置託管模式,打算先在廣東省試辦,為保護留守兒童探路。 \n 大陸中央,還沒有推出關於留守兒童的政策條例或法規,只有部分省分如湖北、四川、江西等,曾先後發表關愛留守兒童的官方文件。 \n 韓紅表示,希望把留守兒童性安全教育寫進課堂,她去年針對加強農村留守兒童性侵保護發言,但她坦承,提了6年,覺得沒有改善。 \n 同樣關心留守兒童問題的翟美卿表示,「每個孩子都應平等對待,留守兒童是應該得到重視的群體,已經說了三年,她打算接下來兩年,繼續為他們說話。」2013年、2014年翟美卿跨出兩步,第一步是宣導重視留守兒童家庭問題,第二步,則是建置留守兒童的保障機制。

  • 偏鄉留守兒童 忍孤寂、扛家務

    偏鄉留守兒童 忍孤寂、扛家務

     「阿嬤太晚回來,我就會先洗米、煎蛋給弟妹吃!」今年小學四年級的小雨,從小由奶奶照顧長大,每到放學時間,其他孩子都在玩樂學習,小雨卻得負擔沉重家務,忍受無人陪伴的孤單。兒福聯盟統計,近2成偏鄉孩子是「留守兒童」,其中半數以上自己準備晚餐、生日過節沒人陪,成為弱勢中的弱勢。 \n 兒福聯盟去年10月6日至11月5日針對33個偏遠鄉鎮國小、小四至小六學生進行調查,總計回收903份有效問卷。結果發現孤單、窮忙,成為許多偏鄉留守兒童的共同寫照。 \n 小雨與弟妹從小由山上的奶奶照顧,家中主要靠奶奶採茶為生,奶奶雙眼因疾病及長期照射過量紫外線,已幾乎失明,當奶奶上山工作時,小雨便會擔負起家務,煮飯給弟妹吃、哄弟妹入睡,這原本應是家長的責任,卻落在小雨瘦弱的肩頭上。 \n 兒盟調查指出,偏鄉地區有近2成的孩子爸媽都在外縣市工作,沒有天天回家,導致有半數偏鄉留守兒曾經自己準備晚餐,甚至有2成8每天睡覺時沒有大人在家,連生病時都無人看顧。 \n 兒盟執行長陳麗如指出,拮据的生活條件外,「孤單」更是偏鄉留守兒的真實面貌,形單影隻的偏鄉留守兒除得忍受寂寞,還有7成2留守孩童回家需分擔家務,其中3成6甚至得當起小小童工,身心壓力下,有近3成偏鄉留守兒都出現體重過輕狀況。 \n 陳麗如表示,從去年年中漸凍人募款、高雄氣爆到年底選舉,接連而來的議題都影響公益團體募款,「偏鄉傳愛計畫」開跑近一個月僅達目標金額一成,呼籲社會大眾伸出援手,一起幫助偏鄉的孩子度過困境。兒福聯盟「偏鄉傳愛計畫」捐款專線:02-2550-5959轉1。

  • 生日過節沒人陪 偏鄉兒成「留守童」

    「阿嬤太晚回來,我就會先洗米、煎蛋給弟弟妹妹吃」今年就讀小學4年級的小雨,和弟妹從小就由山上的奶奶照顧,家中收入主要靠奶奶採茶為生,每到放學時間,其他孩子都在玩樂學習,小雨卻得負擔沉重家務,忍受無人陪伴的孤單,成為偏鄉「留守兒童」。兒福聯盟今公布調查,顯示半數以上「留守兒童」曾自己準備晚餐,且一半以上生日過節時沒人陪,成為弱勢中的弱勢。 \n兒福聯盟去年10月6日至11月5日針對33個偏遠鄉鎮國小、小四至小六學生進行調查,總計回收903份有效問卷。結果發現孤單、窮忙,已成為許多偏鄉留守兒童的共同寫照。 \n調查指出,偏鄉地區有近2成的孩子爸媽都在外縣市工作沒有天天回家,導致有半數偏鄉留守兒曾經自己準備晚餐,甚至有2成8每天睡覺時沒有大人在家。 \n兒盟執行長陳麗如指出,拮据的生活條件之外,「孤單」更是偏鄉留守兒的真實寫照,且有7成2留守孩童回家需分擔家務,其中3成6甚至得當起小小童工,偏鄉留守兒可說是弱勢中的弱勢,呼籲社會大眾伸出援手,一起幫助偏鄉孩子度困境。 \n兒福聯盟「偏鄉傳愛計畫」線上捐款網址:http://i.children.org.tw/;捐款專線:02-2550-5959轉1

  • 投書-正視千里尋母留守兒

    投書-正視千里尋母留守兒

     9歲留守男童揣800元人民幣,獨自一人從雲南來南京找媽媽,偷自行車被抓住才讓人發現,令人心酸。這是單身家庭和留守兒童關愛缺失的雙重悲劇。 \n 據資料顯示,大陸農村留守兒童,至少有2000萬,而且這個數字還在逐年增長。 \n 關愛孩子本是父母的天職,可如今卻成了奢侈品。為了生活,父母千里迢迢外出打工,大量外出農民工的出現,拉開了留守兒童保護的距離。 \n 國際基礎教育界有一句名言:「一個母親,能勝過100個教師;一個父親,能勝過100個校長。」社會應該多為農民工創造與留守兒童近一點的條件,降低門檻,讓留守兒童能有在父母身邊就近入學的機會,同時實行農民工探親休假制度,讓在外務工的農民工,每年都有探親假,是緩解農村留守兒童親情缺失問題的好途徑。 \n 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許嘉璐曾經說過,當前青少年最大的問題不是「身」的問題,更多的是「心」的問題。留守兒童缺少家庭社會的關愛與溫暖就是「心」有餘力不足的問題凸顯。唯有家庭、學校、社會「三位一體」的關愛留守兒童的社會保障機制落到實處,並形成的良好社會氛圍,讓留守兒童心在同一片藍天下,沐浴關愛的陽光和溫暖,在良好的環境中健康成長,社會才能和諧穩定。

  • 陸6103萬留守兒 日益受重視

     「六一國際兒童節」前夕,大陸留守兒的問題愈來愈受到重視。 \n 大陸官方媒體新華社今天以「六千萬留守兒童『情感饑渴』誰來慰藉?」為題,指出在中國大陸急劇的城鎮化進程中,留守兒是「繁榮背後最沉重的代價」。 \n 大陸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大陸農村留守兒童約有6103萬,佔全國兒童的21.88%。 \n 所謂的農村「留守兒」是指孩童的父母出外打工,兒童多由祖父母隔代教養,很多留守兒幾乎沒有機會上幼兒園,不但個性容易退縮,認知、語言發展也遠不及同齡的城市兒童。 \n 山西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梁曉燕說,「由於長期與父母分離,留守兒童存在嚴重的『親情饑渴』,他們渴望得到父母的親情關愛。」 \n 梁曉燕指出,留守兒當面對自身變化、學習壓力、人際交往等問題時,他們無法及時傾訴,可能會出現內心封閉,情感冷漠,性格脆弱等問題,影響心理健康。 \n 由於情感需求無法滿足,不少留守兒童產生脆弱、偏執、敏感等人格缺陷和心理問題。 \n 由此導致的極端事件近年來時有發生:今年2月陜西省漢中市寧強縣鐵索關鎮初級中學接連發生2起學生「墜樓事件」,2名學生均是留守學生。 \n 漢中市寧強縣鐵索關鎮初級中學是一所全封閉的寄宿制學校,2名學生墜樓起因僅僅是因為「老師一句隨口的批評」。 \n 有專家指出,留守兒童的問題必須透過發展解決,加快推動產業梯度轉移,縮小地區發展差距,吸引更多外出務工人員回鄉就業,讓孩子能在父母身邊享受親情的關愛。 \n 「六一」前夕,大陸全國婦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共同啟動「兒童快樂家園建設」項目,計劃投入人民幣1500萬元,建立150個「兒童快樂家園」,透過建立親情書屋、親情視頻等,加深對留守兒童的關愛服務。1030531 \n

  • 羅馬尼亞的留守兒童

    據BBC報導,2014年,英法德等歐盟國家的勞務市場向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開放。在羅馬尼亞,至少已經有十分之一的人在國外工作,而這在其國內也造成了如同中國「留守兒童」的社會現象。 \n負責兒童中心日常管理工作的心理醫生巴迪(Cristian Badi)說,「在羅馬尼亞,孩子不跟著父母長大其實並不是新現象,這樣的事很普遍。」 \n報導指出,30多萬羅馬尼亞少年兒童父母至少有一人在國外工作。據官方統計數字顯示,留守兒的總數是8萬,大約有1/4父母雙方都在國外。但是,地方政府非常清楚,只有一小部分父母在出國前通知了有關單位,大多數人出於羞恥感根本不報告。 \n200多萬羅馬尼亞人在國外工作,大多數是在西班牙和義大利。 \n2013年10月,羅馬尼亞議會通過一項新法律,要求父母在出國前必須通知當局。但是,在幼教行業工作的人懷疑,這樣的新規定是否真有執行效果。

  • 殺狗犯眾怒 越勞拜狗求饒

    殺狗犯眾怒 越勞拜狗求饒

     「夭壽,活跳跳的土狗竟剁成一塊塊!」嘉義縣布袋魚市場卅多名攤商共同豢養土狗小黑和皮皮八年了,人狗情深,八日竟被外勞當作珍饈,帶往海邊淹死後分屍冷凍保存,警方前晚循線逮捕五名殺狗外勞,視狗如親的攤商痛哭失聲,怒圍警察局要凶嫌上香道歉。 \n 小黑和皮皮原是四處覓食的流浪狗,八年前流浪到布袋魚市場,攤商見牠們骨瘦如柴十分可憐,便以剩菜剩飯餵食,久之小黑和皮皮一見攤商便親暱撒嬌、跟前跟後,成為魚市場的一員,周休日人潮洶湧,攤商生意再忙碌,也會記得留頓好料。 \n 攤商圍警局 怒討公道 \n 這兩隻狗晚上不亂跑,留守魚市場嚇阻宵小,攤商都覺得狗兒很有靈性,合資買狗籠造窩,八年來人狗培養出如親人般情感。 \n 八日晚間攤販打烊時,小黑和皮皮狂吠嚇到路人,為免滋生事端,攤商只好將牠們關進籠內,不料竟遭沒保育觀念的越勞狠下殺手,奪走兩條狗命。 \n 魚市場附近水產工廠五名越籍外勞,在深夜十一點多路過,一時嘴饞,竟連籠帶狗扛走,在河岸邊以「浸狗籠」方式活活淹死二隻狗,摸黑在排水溝上除毛分屍,為避免攤商起疑,還將籠子放回原地,製造狗兒逃跑假象。 \n 違反動保法 可罰十萬 \n 攤商隔天開市見空蕩蕩的狗籠子,擔憂狗遭不測,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找到怵目驚心的殺狗現場,並鎖定五名工廠外勞,十一日到員工宿舍搜索,一打開冰箱冷凍庫就見到屍塊。外勞知道賴不掉且以為僅犯下輕微的竊盜罪,遂向警方坦承殺狗,得知將被開罰十萬元以上,嚇得腿軟求饒。 \n 乍聞愛狗遭分屍,卅多名攤商十一日哭著包圍警局要毆打凶嫌,要凶嫌到岸邊向狗上香道歉,警方第一次辦殺狗案被包圍叫罵,一時也慌了手腳,後在縣府動物保護科承諾徹查並依法開罰下,一行人才散去。 \n 河邊狗靈堂 五嫌認錯 \n 十二日下午二點,魚市場攤商在溺殺狗兒的河岸邊設了一處狗的靈堂,五名犯眾怒的越勞,怯生生持香向兩條無辜的生靈致意,虔敬舉動撫慰攤商的創痛,總算平息風波。 \n 縣府動保科長邱蘭皓表示,多數外勞不知在台殺狗觸犯《動物保護法》,可處十萬元以上罰緩,未來將加強對人力仲介公司宣導。

  • 短評-賣火柴的男孩們

     大陸上演了現代版的《賣火柴的女孩》,貴州省畢節市一處垃圾箱中被人發現有5名10歲左右的孩童悶死在內,身旁還有木炭生火取暖的痕跡,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日前當局究責,多名官員及兩間學校的校長被免職。但事後的處理再明快,也無法抹滅這起事件帶給大陸民眾的巨大感傷。 \n 大陸留守兒童(長期與父母分開居住的兒童)與流浪兒童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大陸針對未成年的保護工作,至少有5種以上的法規或管理辦法,還是造成這起悲劇。事發後,畢節市政府宣布將逐一訪查留守兒童,推出多項扶助措施,希望亡羊補牢,但反而突顯兒少福利法規並未落實。如果政府做不來,應該讓更多民間兒福機構參與,讓民間力量參與社會治理,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n 這5名孩童最後在街頭階梯留下的身影,最近也在網站上傳開,路人沒有關心他們,警察也沒有發現他們,如果當初有民間組織找到他們,將他們安置於中途之家通知家人,或許情況不會那麼糟。 \n 去年11月溫家寶曾說,「兒童應該是社會一切福祉的最先享受者,一切災難的最後蒙受者」。習近平在十八大的閉幕演說中也說,讓孩子們能成長、生活得更好,是奮鬥目標之一。但從校車事故頻傳到悶死事件,大陸的孩童彷彿是不被關懷的下一代,這樣的困境需要社會共同協助。 \n 「賣火柴的男孩們」點燃了大陸社會對兒童問題的重視,但願不要如他們手中的火苗一樣,只是曇花一現,熄滅後又看不到希望了。

  • 曾是留守兒 1成3年沒見過父母

     一項針對京滬粵等城市新生代打工者的調查顯示,他們童年時有人也是「留守兒童」,超過1成的人3年沒見過外出打工的父母;而今他們為了不讓下一代重蹈覆轍,7成人願意放棄城市工作機會,回家鄉陪孩子長大。 \n 留守兒童指父母一方或雙方外出到城市打工,而自己留在農村的孩子。據了解,中國農村目前留守兒童超過5800萬人。 \n 據《北京晨報》報導,「藍領招聘網站大穀打工網」日前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蘇州等5個城市新生代打工者共計7100餘人問卷調查,其中北京1410人。統計顯示,80後、90後新生代打工者相當一部分人都有「留守兒童」的親身經歷。25%的北京受訪者表示父母都曾外出,32%父親外出打工,5%母親外出打工。 \n 讓人心酸的是,13%來京新生代打工者,最長至少3年沒見過外出打工的父親或母親;29%與父母分別1到2年;55%在1年以下;3%是2至3年。有過「留守兒童」經歷的他們,4成自認變得更自主獨立,3成人自認變得孤獨憂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