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畫片的搜尋結果,共03

  • 柏林驚見陽具UFO 畫片曝光宛如星際艦隊

    柏林驚見陽具UFO 畫片曝光宛如星際艦隊

    不明飛行物體(UFO)是否存在,一直是個未解之謎,一般大眾都是認為UFO是球體狀。不過,英國男子柏林頓(Andrew Burlington)拍下的影片,可能顛覆了大眾對UFO的基本認知。 \n據《東網》報導,居於倫敦東南部Levisham的柏林頓於本月13日,與父母及兩名侄兒外出時,偶然發現疑似有UFO從天空飛過。從事資訊行業且研究UFO多年的柏林頓立即以數位相機拍下一段影片。他事後稱:「我起初以為是氣球,因為它是圓形狀的,而且有細小物件懸掛在它的下方。不過,它快速消失前,曾發出數次閃光。」他相信,他發現了一支UFO艦隊。 \n讓柏林頓更感詫異的是,當他慢速播放該段影片時,赫然發現了另一快速移動的不明飛行物體。柏林頓形容該疑似UFO形狀細長,呈雪茄狀。當他把影像放大後,該疑似UFO的形狀更像一條陽具。對於有網友質疑自己的發現,柏林頓指自己有多年豐富的城市觀察UFO經驗,能分辨出飛機、氣球及UFO的分別。 \n

  • 小說電影相見歡-紙上光影風雲

     電影究竟如何啟蒙了現代文學?從魯迅《吶喊》自序中,不難發現,中國第一個寫出白話小說的青年,在日本學醫時,先從電影理解了微生物的形狀,他說:「其時正當日俄戰爭的時候,關於戰事的畫片(幻燈片)自然也就比較多了,我在這一個講堂中,便須常常隨喜我那同學們的拍手和喝采。有一回,我竟在畫片(幻燈片)上突然會見我久違的許多中國人了,一個綁在中間,許多站在左右,一樣是強壯的體格,而顯出麻木的神情。據解說,綁著的是替俄國做了軍事上的偵探,正要被日軍砍下頭顱來示眾,而圍著的便是來賞鑑這示眾的盛舉的人們。」魯迅感覺到,如果不改革國民性,縱使治療好愚弱國民的身體,也是無益,在影視媒體的刺激下,讓他棄醫從文。 \n 電影媒介傳遞的奇觀力量,早在新文學風起雲湧的20~30年代,同時在出版界引發風潮。恩斯特.劉別謙(Ernst Lubitsch)1929年推出第一部有聲歌舞片《璇宮艷史》(The Love Parade),在中國熱映,根據電影改編的多齣傳統戲曲,相庭抗禮。1931年,莫恁蘭更趁此熱潮,翻譯出霍爾曼(Holman, Russell)著的電影小說《璇宮艷史》上、下兩冊,交由上海的正午書局出版,收錄在「電影小說叢書」中,可見當時電影小說的出版型態已然確立。 \n 縱使在抗日戰爭期間,電影工作者依舊兢兢業業拍片與寫作電影小說,費穆是中國電影90年歷史上十部經典作品之一《小城之春》的導演,在抗戰爆發後,上海淪陷,費穆一度到了香港,在形勢稍緩後,他回到上海「孤島」導演了《孔夫子》、《世界兒女》等作品,顯然在國家將要傾覆之際,希望能以電影為往聖繼絕學。《孔夫子》1940年耶誕節前於上海公映。1948年該片曾一度重映,後來不知下落。大半個世紀之後,有匿名人士將該影片的硝酸底片捐給香港電影資料館,隨後資料館將底片送往義大利做精心修復,終於在2009年香港電影節期間得以重現。在《孔夫子》電影消失在中土的漫漫時光中,有心人還是可以從圖書館中翻讀葉心源在1941年編的同名電影小說。 \n 台灣的電影小說出版,一直是大眾文學市場上,備受歡迎的文類,不過向來乏人討論與注目。其中最有系統的翻譯,莫過於徐桂林在1991年將David Wheeler編的《電影小說精選》譯出,把經典電影《2001年太空漫遊》、《驛馬車》、《後窗》、《變蠅人》、《日正當中》、《一夜風流》等的原著小說,介紹給電影迷。原來無論是科幻、驚悚或是西部片的鉅作,原來都脫胎自中、短篇的小說,不少小說相當簡要,給導演與編劇相當大的空間,可以演繹出動人的電影。 \n 回眸百年來電影小說的發展軌跡,翻譯多於原創,本土創作有體系的商業出版,隨著台灣電影的復興,漸漸將成為閱讀市場不容忽視的新勢力。有志將文字化為光影的作家,不妨積極參與「第二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最大的誘因不僅僅是高額的獎金,得獎後能夠立即商業出版,絕對是其他文學獎得主羨慕不已的優厚條件。

  • 松岡達英《恐龍王國》 喀嚓剪出冒險之旅

     日本科學繪本大師松岡達英以剪紙呈現的繪本《喀嚓喀嚓爺爺的恐龍王國》,還結合了日本民間傳統表演藝術「紙芝居」,讓繪本中剪紙的老爺爺,和在舞台劇場裡的小恐龍同台,「劇中劇」與古生物冒險旅行。 \n 松岡達英為日本自然科學插畫家。他曾踏遍日本各地、中南美洲、阿拉斯加、大洋洲和東南亞等地,能夠生動描繪出各種動植物的樣貌,創作出許多膾炙人口、以自然為題的繪本。 \n 他首次以剪紙方式創作的繪本《喀嚓喀嚓爺爺的恐龍王國》,內容描述擅長剪紙的老爺爺,剪出一片草木茂密的森林,旋即又剪出一隻小恐龍,在森林裡找媽媽,尋找過程中遇見各式各樣的恐龍。 \n 松岡達英以簡化的輪廓剪出《喀嚓喀嚓爺爺的恐龍王國》的各種恐龍,並將恐龍的習性特徵呈現在畫面中,包括吃樹上果實的厚頭龍母子、住在岸邊的阿拉摩恐龍群、兇猛的肉食性恐龍「霸王龍」,等於是把知識融合在故事中。森林中,還有許多昆蟲,如蜥蜴、變色龍、青蛙、蜻蜓等,原來這些生物在恐龍時代早已存在。 \n 除了首次嘗試剪紙技法,松岡達英還在繪本中融入了日本民間傳統戲劇「紙芝居」的概念。「江戶時代,幻燈機從荷蘭引進日本,是高級舶來品,取得不易。於是日本人仿造幻燈機概念,將故事畫在一張張畫片上,隨畫片交替,帶出故事轉折。這類演出通常隨性架上一個木製舞台,然後由演說者在旁替換著畫片,一邊說戲,一個人便可獨立演出。 \n 「紙」指的是透過紙片變換來演說故事,「芝」代表「草地」,「居」的意思則是「坐」,指的是觀眾坐在草地上觀看。曾在一九二○及三○年代盛極一時。 \n 松岡達英的繪本中,森林成為「紙芝居」紙雕劇場,每隻恐龍現身,都是老爺爺多加張剪紙畫片,一隻隻活靈活現的恐龍在這裡展開古生物冒險之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