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異議份子的搜尋結果,共11

  • 砍掉他們的手指!外媒爆沙國組50特工專殺異議份子

    砍掉他們的手指!外媒爆沙國組50特工專殺異議份子

    異議份子下場悽慘!外媒再踢爆沙烏地阿拉伯一年前成立50菁英特工組成的「老虎小隊」,專門秘密處決境內外異議份子,手段多樣,還包括注射愛滋病毒在目標體內,而卡舒吉一案則是該組織第一起於境外刺殺成功的行動。 \n \n獨立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再次踢爆!根據熟悉沙國特勤運作的消息人士稱,沙國已在一年前成立專門秘密剷除異議份子的50人特勤小組,並取名為「老虎小隊」(Firqat el-Nemr, or Tiger Squad)。 \n \n報導指出,該小隊找來沙國特勤單位、軍隊各領域頂尖好手,目標是秘密除掉境內外異議份子,避免引起「媒體、政治人物及國際社會關注」,報導也指出老虎小隊手段五花八門,除了製造「車禍」、「火災」等意外事件,甚至在目標體內注射愛滋病毒或是其他致命病毒。去年11月前任王儲穆克林親王(Prince Muqrin bin Abdulaziz)的兒子、同時也是阿西爾省(Asir province)副省長的穆克林王子(Mansour bin Moqren)搭乘的直升機墜毀在沙國與葉門交界處,以及今年10月初麥加法院主席蘇里曼(Suliman Abdul Rahman al Thuniyan)意外於醫院中喪命,據信都是老虎小隊所為,消息人士稱穆克林王子在搭乘直升機逃亡國外時,遭到另一架直升機發射飛彈墜機而亡。 \n \n報導稱老虎小隊宣誓效忠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王儲更親自挑選5名重要親信進入該組織,其中被指在卡舒吉謀殺案中擔任首腦的穆特瑞伯(Maher Abdulaziz Mutrib)就被形容為老虎小隊的骨幹,另外外媒披露涉及卡舒吉案的15名嫌疑人當中,還有另外兩名據信也是小隊成員,包括阿薩哈尼(Muhammed Saad Alzahrani)以及哈比(Thaar Ghaleb al-Harbi)。這名消息人士表示:「王儲親自挑選親信進入小組,目的是直接監視這些暗殺行動。」 \n \n卡舒吉案則是該小隊第一起境外成功達成任務的刺殺行動,此前小隊曾鎖定留學加拿大的異議份子阿卜杜勒阿齊兹(Omar Abdulaziz),原本計畫引誘他到當地領事館後將他殺掉,不過阿卜杜勒阿齊兹最終拒絕前往,導致行動失敗。 \n \n這名消息人士更指出卡舒吉遭肢解後,特勤人員將他的手指頭帶回利雅德當作物證,更透露王儲穆罕默德常說「要砍斷每一個批評他的異議份子的手指」。 \n

  • 埃及強人總統席希就職 大肆逮捕異議份子

    埃及強人總統席希就職 大肆逮捕異議份子

    埃及總統席希,2日宣誓就職,展開第二任期。席希在3月以97%得票率,順利連任總統,但因5位反對黨候選人都遭禁止參選,國際社會和埃及人權組織稱選舉結果荒誕可笑。 \n \n近幾星期以來,這位軍頭出身的領導人大舉逮捕反對派和批評者,至少6位高知名度的異議人士被捕,32人因為抗議開羅運輸費用飆漲被抓,遭當局以恐怖主義、加入違禁組織等罪名調查。專家預期,席希第二個任期對異議人士的容忍程度,將遠比第一任期更低。 \n \n席希告訴參加就職典禮的國會議員,「雖然我們有相異之處,埃及能包容所有人。接納他人並找出共同點以打造政治發展,對我國至關重要。」他的演說數度被掌聲打斷,其中一位議員還當場朗誦詩歌頌揚他。

  • 外交部證實 美台助大陸異議人士赴美

    美媒自由亞洲電台15日報導,中國大陸異議份子王睿在台美協助下日前抵達美國。外交部北美司司長陳立國今證實,美國在台協會(AIT)過程有向我政府主管機關協調聯繫,加強及加快處理赴美速度。 \n \n美媒稱,2015年9月5名中國大陸異議青年集體駕船赴美尋求政治庇護,意外擱淺台灣,其中四人被遣返後,唯一滯台的王睿(又名王中義),上周秘密抵達美國。 \n \n陳立國今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關於王睿尋求政治庇護的案子,外交部在過程當中扮演「從旁協助」的角色。 \n \n陳立國指出,AIT向外交部了解此案過程中,有請求跟我政府主管機關協調聯繫,加強及加快處理速度。因此過程中外交部的角色就是讓過程能夠符合雙方需求,而的確「移民署跟AIT有密切協調」,但有進一步相關細節,建議詢問AIT與移民署。 \n \n有媒體詢問政府對於未來類似案件發生的立場。陳立國強調,中華民國是愛好自由、和平、保障人權的國家,全世界跟我國理念相近國家非常多,至少跟美國是屬於這樣價值理念同盟的國家。 \n \n陳立國表示,未來不曉得是否有如此情況發生,但基於我國國策、一向保障自由民主人權的理念,若有這樣的案例出現,處理方針大致一樣,因為對於任何想要追求自由、民主,尤其希望享有更好生活的人,大家希望能多給予協助。

  • 埃及五百多名政治異議份子被判死刑

    五百多名埃及前總統穆希的支持者,被法院判處死刑,罪名包括謀殺執法人員,攻擊人民以及破壞設施。 \n一千兩百多名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因為參與反政府示威而被交付審判,包括穆斯林兄弟會高層在內,有528人被判死刑,他們應該都會上訴,埃及最高宗教當局將決定是受理還是駁回上訴。 \n在埃及,死刑判決司空見慣,不過近年來很少執行。穆斯林兄弟會痛批這是政治審判,美國對埃及當局的作法表示震驚。 \n穆斯林兄弟會是在去年民選總統穆希被軍方拉下之後,發動抗爭,過程中,有幾百人死亡,埃及當局隨即展開強力鎮壓,逮捕了好幾千人,穆斯林兄弟會被列入恐怖組織,所有公開聲援它的人,都會受到懲罰。穆斯林兄弟會在倫敦的發言人說,今天的判決證明埃及又回到獨裁的老路。

  • 駱家輝籲中國尊重異議份子人權

    即將卸任的美國駐北京大使「駱家輝」今天在記者會中呼籲中國尊重和平異議份子「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人權,他表示,華府非常關切這位「維吾爾族」學者的命運。 \n「伊力哈木.土赫提」是維吾爾知名學者,他因為發表維護「維吾爾族」的言論,而長期受到警方監控,其中包括跟蹤、警告及禁止出門,這星期二,他被正式逮捕。 \n「駱家輝」今天舉行他大使任內的最後一次記者會,他強調,華府非常關心「伊力哈木.土赫提」案,他說,中國不僅要看重人民的經濟福祉,也應重視人民言論、集會與宗教的自由。 \n不過,北京當局向來視這類言論為干預內政。 \n(駱家輝照片取材自網路)

  • 有話要說-韓寒不是異議份子

     日前新經典文化出版社遭綠委質疑有「中資」背景,負責人澄清是台灣獨資時強調:「公司沒有任何中資,出版社不但從未出版過任何大陸新經典有關的書籍,甚至還大膽出版大陸異議份子韓寒的書,如果有中資,可能讓我這麼做嗎?」 \n 每談文學退縮閃避 \n 言下之意似韓寒作品盡遭大陸封殺?只能仰賴「大膽」的台灣出版人方能面世。偏偏該出版社2012年以《敏感詞》為名、重新包裝發行的韓寒作品,恰是他17歲的成名作、在大陸暢銷200萬本的長篇小說《三重門》。 \n 「中資」十幾年來早已「大膽」發行了韓寒所有作品,而爭議纏身的韓寒,非但不是什麼異議份子,反倒坦承「為了安全起見,我肯定站在發出呼聲最多的派系裡」。 \n 博客來仍使用早已千瘡百孔的「韓寒神話」,行銷這本紀念版:高一獲得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7科不及格而留級、在教室裡寫了一年多長篇小說、再度留級、休學後出版20萬字的《三重門》。 \n 筆者已在《中國時報》撰文說明,該獎項乃韓寒單獨補賽、名列社會青年組而非中學生組之「傳奇」。 \n 至於《三重門》之創作,無需引用近兩年汗牛充棟的分析評論,純粹基於邏輯與經驗法則來看,一個初中尚在閱讀少兒報刊、高一由於「七盞紅燈」──包括語文科在內7科不及格──而兩度留級的中輟生,可能寫得出引用書目包羅萬象,從《尚書》、《論語》、《左傳》、《三字經》、《管錐編》到《水滸傳》與《紅樓夢》等逾50本中外名著之《三重門》嗎? \n 推薦文案宣稱「韓寒上電視桀驁不馴地接受教育家們聲討」則是沒看過視頻者的想像。 \n 真實情況是:每當主持人談起文學創造,韓寒總是退縮閃避,答非所問或空洞浮泛,完全不熟悉任何署名韓寒的作品,更自承「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儒學」、也不知道「所謂的什麼學什麼家的」、沒看過四大名著;只有當話題轉向賽車泡妞時,這才神采飛揚起來。兩極化之表現,愈發坐實「巨大知識來源不明」之質疑,無所謂「桀驁不馴」。 \n 虛偽神話誤導青年 \n 2011年底,韓寒部落格接連發表著名的「韓三篇」: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而《敏感詞》書名之由來,即由於收入這3篇博文,並向韓寒「堅持為敏感詞找出創作空間的努力致意」。殊不知,從自由派突兀地轉向極左派觀點、意在投石問路的「韓三篇」,敲響的正是將「公民韓寒」、「當代魯迅」和「80後代表」拉下神壇的喪鐘。 \n 千萬別再用虛偽的「韓寒神話」來誤導青少年了,韓家真實的傳奇其實是「父子合體」:在韓寒出生之前,畢業於名校中文系、因寫作獲獎而小有名氣的韓父韓仁均,使用的筆名正是「韓寒」。   (作者為大學教授)

  • 熱門話題-霸凌異議份子 不限軍中

     對於陸軍下士洪仲丘遭禁閉處分枉死案件,我認為重點不在軍中,而在我們這個社會一直沒有提供異議份子維持基本生存的環境,社會中的個人一旦得罪群體,根本無所逃於天地間,直至其中一方離去或慘案發生才告一個段落,就中毫無妥協的空間。 \n 據媒體報導,洪下士因參加屆退官兵座談會,向旅長投訴連上種種不公情事,長官們因而懷恨在心,藉機施以報復。我認為這個案件純粹就是一群內聚力不錯的長官,為了維護集體利益並顧及面子,在公私兩便情況下串連成共犯結構,聯合霸凌即將退伍的異議份子。 \n 對職業軍人而言,軍中意味著是他們長久要生存的另類社會,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潛規則,就會產生核心惡勢力,綁架整個組織,其他人不管願不願意,必須捍衛那些莫名其妙的團體價值,否則連自己也活不下去。 \n 類似霸凌事件,職場中處處可見,不但發生在軍中,也會發生在其它公部門,當事人根本求救無門,因為連機關首長也不敢得罪他們。 \n 人命關天,這次事件當然必須懲處相關人員。但除此之外,也應該重視個案背後所呈現出來的共同性社會結構,想辦法活化公部門內部既有的申訴管道,提供異議者可以生存的基本空間,否則類似悲劇還會繼續不斷發生,並不限於軍中。

  • 馬籲大陸寬容對待異議份子

     今天是六四事件廿二週年,馬英九總統表示,大陸人權現況與亮麗的經濟已形成顯著反差,他呼籲對岸,應該包容並珍惜異議份子的社會價值,因為把他們關起來,不讓他們說話,真正受害的,不只是他們個人,而是無法因此修正可能錯誤的政策,以及無法聽取更多社會的心聲。 \n 他說,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寬容對待異議份子,珍惜他們的社會價值與貢獻,希望大陸當局從早日釋放劉曉波、艾未未等人做起,這不僅可以大幅提升大陸的國際形象,更有助於拉近兩岸的心理距離。 \n 在這篇「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包容並珍惜異議份子的社會價值」的聲明中,馬總統首先表示,很欣慰看到台灣大學出版了「殷海光全集」重編本。他說,殷海光是台灣民主的先行者,因為堅持民主理念,強烈批判一九六○年代台灣的威權統治,結果遭到軟禁。 \n 但幸運的是,當年如殷海光、雷震以及許多台灣民主鬥士對自由民主的主張,目前都已經實現了。 \n 也因為曾經有過這一段遺憾,馬總統表示,同為炎黃子孫,很願意分享經驗,提醒大陸當局:應該包容並珍惜異議份子的社會價值。把他們關起來,不讓他們說話,真正受害的,不只是他們個人,而是無法因此修正可能錯誤的政策,以及無法聽取更多社會的心聲。 \n 馬總統指出,過去二十多年來,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去年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近年也成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但大陸民主與人權的現況卻與其亮麗的經濟表現,形成顯著的反差。「六四」事件遲遲未能平反,劉曉波、艾未未等人又因言論遭到拘禁,這些都變成大陸融入國際社會、成為新興領導者的主要障礙。 \n 馬總統表示,三年來,兩岸關係穩定發展,基於兩岸深厚的血緣、歷史與文化淵源,與密切的人民往來,有責任提醒大陸當局,政治改革必須配合經濟改革同步進行。 \n 他表示,改革一定會有陣痛,但絕不是災難,在紀念「六四」的今天,他期望大陸當局能勇於推動政治改革,促進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發展。

  • 中東嚴懲部落客

     ■網路言論自由在中東進入了寒冬!中東國家憂心部落客的網路言論恐對他們政權造成威脅,因此特別針對這些網路異議份子進行嚴厲的打壓。 \n ■We must support cyber-dissidents in the same way that we supported political dissidents. \n 1個月前,伊朗裔加拿大人德拉克哈斯汗(Hossein Derakhshan)被伊朗革命法院判處20年重刑,創下部落客在伊朗刑期最長的紀錄。罪名則是曖昧不清,他被控與敵對國家合作、散佈反國家體制言論與、汙辱神聖的伊斯蘭教義。 \n 德拉克哈斯汗的來頭不小,因為他被伊朗人譽為「部落客之父」。他在2000年初出版一本教人如何建立部落格的指南。這本書引發伊朗的部落格如雨後春筍般崛起。今日在伊朗約有7萬5千個部落格。 \n 這位「部落客之父」多年來對伊朗執政者的批評不遺餘力。他曾在部落格上誇口到過以色列一遊,這也許是他被冠上與敵國密謀的罪名來源。 \n 言論自由 完全封殺 \n 儘管過去有人提醒他可能因為部落格言論,觸犯到當權者的禁忌將遭牢獄之災,但是鐵齒的他卻不以為然,直到他在2008年11月回到伊朗時遭到拘捕,才相信在伊朗依然毫無言論自由可言。 \n 伊朗並非是唯一打壓部落客的國家,中東政府近年來,對於愈來愈多民眾從事網路活動而感到不安。中東網路使用人口,從2000年迄今已激增19倍,遠超出全球其他地區的平均5倍增幅。 \n 根據總部位於巴黎的無疆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指出,在中東至少有17名網路使用者鋃鐺入獄,其中8人在伊朗,其他分別在巴林、埃及、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與聯合大公國。儘管中國是最大的網路自由鎮壓國,不過中東顯然也不遑多讓。 \n 敘利亞官員在本月稍早,證實他們在2009年12月曾經拘捕1名19歲女學生。她在沒有遭定罪的情況下已經身陷囹圄9個月之久。許多人臆測,她之所以成為階下囚,應與部落格脫離不了干係。此外今年稍早,一名黎巴嫩部落客也是因為發表一篇嘲諷該國總統的言論,而遭到警方的偵訊。 \n 埃及也好不到哪裡去。兩名警察6月遭控在亞歷山大港的一家網咖外面,將一名年輕人毆打致死。主因是這名年輕人在網路上貼了一支影射警方涉及一起販毒交易影片。該事件引發網路與街頭上激烈抗議。 \n 政府不爽 到處抓人 \n 另一名埃及部落客薩路曼(Abdel Kareem Nabil Suleiman)也是在部落格上嚴批政府,在2006年11月被捕後就被拘留至今。巴林最著名的部落客阿度拉曼(Ali Abdulemam)上月也遭到牢獄之災。他被政府指控在網路上散發不實謠言。 \n 這些中東政府一手忙著鎮壓網路異議份子之際,另一手則是善用網路優勢,以箝制網路的言論自由。伊朗在去年爆發大型示威活動,在抗爭過後,伊朗政府反而在網路貼上示威者的照片,以供大眾指認。 \n 今年5月,伊朗革命衛隊司令傑巴瑞(Ebrahim Jabari)證實他們已經設立「網路軍隊」,負責鎮壓具有破壞力的線上活動。他的部門已經入侵十幾個網站,並被外界認為是數千名伊朗部落客遭捕的首腦。 \n 歐美政府與人權組織目前都在密切關注這些中東部落客的命運。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今年1月強力呼籲應該支持網路自由。法國外交部長庫納(Bernard Kouchner)在最近更強調,「我們必須比照支持政治異議份子的方式,來支持這些網路異議份子。」

  • 歐盟人權獎 3度獎落古巴

     繼中國作家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歐洲議會宣佈將今年的「沙卡洛夫人權獎」頒發給古巴異議人士紀耶摩.法里納斯。 \n 歐洲議會主席布賽克廿一日宣佈,法里納斯在過去廿年間曾以廿三次絕食抗議行動向古巴政府施壓。他不惜以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換取共產政權改善人權,從而獲得歐盟最高的人權獎。 \n 住在哈瓦那以東聖塔克拉拉鎮的法里納斯,由歐盟駐古巴外交官證實獲獎消息後,接受了人權組織成員和朋友的祝賀。決定中止長達一百卅五天絕食的法里納斯說:「歐盟的人權獎給的是古巴人民、那些為爭取自由而上街遊行,以及在牢裡的弟兄們。」這位四十八歲的前記者補充道:「歐盟藉此表達了對古巴改善人權措施的不滿。」 \n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克勞理對法里納斯獲獎表示名至實歸,同時呼籲古巴政府履行先前的承諾,釋放所有政治犯。人權組織宣稱,仍有近百名異議份子在獄裡服刑。 \n 歐盟自一九九八年起頒發以前蘇聯異議份子沙卡洛夫為名的人權獎,古巴此次為第三度獲獎。二○○二年異議份子奧斯瓦多‧帕亞首次獲獎後,由牢中政治犯妻子和母親組成的「白衣娘子」在三年後獲獎。

  • 名家專欄-中國的知識群或知識份子

    名家專欄-中國的知識群或知識份子

    面對一個充滿生機﹑危機、轉機乃至難測天機的當下中國,設法探尋何為「資本主義化專制」下的中國社會,何為變化中的中國知識界,以及「資本主義化專制」下中國的社會變化,廣義中國知識界各有分別的走向,不同知識分子群體的形態和未來的再分化,十分必要。 \n人民,在常態的中國社會中,是將追求財富、追求感官歡樂和個人自由視為人生目的的。只要社會不發生大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人民,也就是所謂的大眾,對社會中不到十萬分之一的異議者遇到的苦難和迫害,他們是麻木的。民眾的良知只在特殊的時刻被喚起,而且會隨時失落。民眾的良知只有通過親眼目睹殘暴和邪惡才會被喚醒。人民的民主要求,必須在社會產生巨大經濟危機而導致的政治動盪中才會被短暫喚起,而當危機一旦消除,他們又墜入營生的忙碌中。 \n若以這十多年來在中國產生重大影響的官方體制內報刊雜誌上的文化討論以及五年前自由派學者和新左派學者的論戰為座標。這些從90年代至今先後起過重要作用的開明學術或開明官方文化報刊分布如下﹕《21世紀》、《讀書》、《東方》、《戰略與管理》、《公共論叢》、《學人》、《視界》、、《書屋》、《天涯》、《南方周末》等。 \n然而,在一個看似生機處處實又處處受禁的空間裡,在體制內學者那制式化外衣下,是否還有思想者的靈魂?他們是否經得起歷史的質疑呢? \n哈維爾曾在一篇題為〈知識份子的責任〉的演講中講到:「在我看來,知識分子是這樣一個人,一生概括地說都致力於思索這個世界的事務和事物更廣泛的背景。當然,知識份子並非做這種事的人,但他們是以專業態度來做的。 他們的主要職責是研究、閱讀、教授、寫作、出版、向公眾發表演說。通常──儘管並非永遠──這導致他們對世界和世界前途抱有更廣闊的責任感。」 \n我以為,中國的知識界,在當今中國的角色仍舊曖昧,廣義上的知識分子並未擔當他們本應承擔的批判角色。中國知識界的分野,隨著知識份子各自的認知而在不斷分野及變動中,五年前有體制內的新左派、體制內的自由主義學者,以及體制外的異議知識群,這被稱為中國知識界的三大板塊,可其中仍待出現聲譽持久的公共知識分子或批判型知識分子。也就是說,在專制中國,需要具廣泛社會影響力的思想領袖(如胡適、殷海光)和風骨文人(如魯迅、索忍尼辛)。今日中國,望重士林、眾望所歸、人格楷模式的知識分子思想家,仍在產生或形成中。中國的經濟、社會危機一旦突發,大規模民眾抗議一旦爆發,1989年那種群龍無首式的要求民主運動形態恐將再演。歷史的詭怪在於,直至一年前,異議知識界和體制內自由知識分子群才合作產生了共識性的歷史性政治文獻,認可了代表性人物。 \n迄今為止,中國仍看不到1989年底捷克斯洛伐克「天鵝絨革命」中如哈維爾般隱身在幕後而不搶著出頭的眾望所歸者。再看看目前中國繫獄的眾多令人敬佩的異議份子中,目前也還沒有如緬甸被囚禁在家逾十年,享有崇高國際威望,深受世人愛戴的偉大女性翁山蘇姬式的象徵人物。 \n正因此,當歷史的機遇降臨時,由於沒有久經考驗的反對運動靈魂人物,而無法促成歷史巨變。中國仍沒有廣義上的良心公民,及被良心公民真正認可的靈魂人物。中國異議份子的代表人物並不缺乏哈維爾式抗爭的勇氣,對專制制度的批判力度也足夠強烈,但仍缺乏哈維爾式的道德感召力和對於他人虛懷若谷般的傾聽,還有最重要的,來自本性的反省和自我批判能力,即真實地呈現自身的弱點,乃至由謙卑而來的自信。中國的異議份子也缺乏哈維爾身上具有的那種童心未泯和波希米亞式的藝術家氣質,那種面對別人批評時的不慍不火和彬彬有禮。然而,並非沒有可能,經由接下來的歲月,時間將為中國摧生這一類人物。而世界的焦點目前已放在了《零八憲章》及被判刑者的身上。 \n中國的學界,正在向西方標準中的學術化、學者化、教授化的方向模仿邁進,整個知識界在和國際接軌,並設法將人文社會科學的研究導向專業化,這是全球化的趨勢,中國是想當然的接受。可是,若看一看中國的「思想界」,在「思想」的寄望上,在「思想」的呈現上,卻顯得暗淡、蒼白和牽強。 \n「資本主義化專制」的今日中國,有如此的民族主義,如此的民間社會,如此的經濟高速增長,一個國力強大後獲得全方位修補的專制體制和專制化政府,中國在未來世界中的角色,是禍還是福,尚待時間證明和後人評判。 \n鑑於我以上涉及的知識分子概念和名稱命名或不嚴謹,我引用多年前我對當代世界的重要思想者桑塔格的訪談作為本文的參照。 \n1997年,我在紐約曾經和桑塔格有一長談,我們聚焦於我們共同關心的問題:知識分子在歷史中的角色、對「先鋒派文學和先鋒派作家」的認知、傳統和創新的關係、所謂的後現代主義思潮、納粹政權、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對歐洲和中國的影響等等。最後,我們再回到老話題,關於她的寫作,以及早年被廣泛報導的她在薩拉耶佛內戰前線的日子。整個訪問中,她敏銳、直率、概念清晰,表達見解時一針見血。圍繞著「知識分子」問題,我和她爭辯,力陳「知識分子」的異議精神,甚至搬出哈維爾的事蹟和見解,可她批評我過於美化了知識分子在20世紀的角色,她列舉現代知識分子在近代史上的種種蠢行和劣跡,告訴我:「大多數知識分子和大多數人一樣,是隨大流的。在前蘇聯蘇維埃政權七十年的統治中,大多數知識分子都是蘇維埃政權的支持者。或許最優秀的知識分子不是支持者,但那只是極少數。要不然怎麼會有作家協會、藝術家協會、音樂家協會之類的組織呢?甚至連巴斯特納克和蕭士塔高維契都下過保證。你把知識分子和反對派活動畫等號,對知識分子來說是過獎了。在上一世紀和這一將結束的世紀,知識分子支持了種族主義、帝國主義、階級和性別至上等最卑鄙的思想。甚至就連他們所支持的可能被我們認為是進步的思想,在不同的情形下也會起本質的變化。」無疑,蘇珊嚴苛地審視著知識分子的所做所為。她反應敏捷、思路清晰、觸類旁通。我辯不過她。 \n現在看來,是桑塔格說對了。 \n【貝嶺小檔案】 \n知名中國流亡作家。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傾向》文學人文雜誌創辦人,紐約公共圖書館作家學者中心2002至2003年度駐館作家、美國布朗大學駐校作家。文章散見《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媒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