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畸形戀的搜尋結果,共05

  • 戀子癖媽把兒當男友 阻擋他談戀愛

    戀子癖媽把兒當男友 阻擋他談戀愛

    天底下父母都是愛孩子的,但有時若心態沒拿捏好,這種愛護也可能變畸形。日本一名23歲男星,與母親感情非常好,而其母親對他的愛非常深厚,甚至產生戀子情愫,每當有女粉絲靠近兒子時,她都會感到非常不悅,就連兒子要談戀愛,她還會覺得噁心,讓不少來賓很傻眼。

  • 妻頭七性侵繼女發展不倫戀 出庭時還替他求情

    妻頭七性侵繼女發展不倫戀 出庭時還替他求情

    一名少女小珍(化名)小時候隨母親改嫁,15歲那年母親過世做頭七時,小珍因害怕找繼父陪睡,不料卻遭他性侵得逞,小珍起初還有抗拒,但最後疑似衍生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繼父產生畸形的不倫戀,直到產子後才讓少女生父發現,氣得提告。 \n根據《自由時報》報導,繼父在開庭時指道,2014年10月妻子過世,做頭七時女兒當時很害怕,因此要求與他同睡,兩人在當晚便發生性行為,且往後每個月都會有1至2次的性行為,總共10次。直到2016年發現女兒懷有6個月身孕後,這起事件才曝光。 \n而小珍出庭時也淚訴,繼父求歡時她都有試著拒絕,但仍希望能原諒繼父,雲林地院審理後,依強制性交罪判繼父5年徒刑。不過,台南高分院偵查審理時,檢察官問小珍是否要對繼父提告、是否希望繼父被關等問題時,小珍一開始否定,最後甚至哽咽表示不希望,並表示繼父對她很好,希望檢察官能夠原諒他。 \n檢察官聽見此話後都感到相當不捨,懷疑小珍對繼父產生男女情感,而小珍則拿出LINE與繼父的對話紀錄,表示性侵後她仍稱對方為「爸比」,否認對父親產生男女之情。而今年9月,法官依《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成年人對未成年犯罪,二審加重判8年半徒刑,小珍目前則是交由繼父的親戚照顧。 \n

  • 明英宗也搞姐弟戀?後宮竟藏了兩個阿姨?

    明英宗也搞姐弟戀?後宮竟藏了兩個阿姨?

    在古代帝王婚姻中,「姐弟戀」是一種奇特的現象,比如明憲宗朱見深和皇貴妃萬貞兒。萬貴妃生於宣德五年(1430年),明憲宗生於正統十二年(1447年),從年齡上看,萬貴妃比明憲宗年長十七歲,足以當明憲宗的阿姨。對於這段畸形戀情,世人多半帶有偏見,說明憲宗戀母的有之,變態的有之,重口味的有之,總之給予了無盡嘲諷。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明憲宗,他這麼對待萬貴妃,讓其風頭蓋過皇后,寵貫後宮,有其個人因素,也有一定的家族淵源。從家族影響看,他是隨了老爸明英宗,因為明英宗後宮也有兩位阿姨級的女人。 \n從史料中看,明英宗子女不少,后妃也不少,僅​​為其生育過孩子和有一定等級名位的就有二十三位之多,如錢皇后、周貴妃、王惠妃、魏德妃、萬宸妃等等。其中,有兩位比較特別,她們分別為樊順妃和楊安妃。為什麼說她們特別呢?原因在於她們的年齡均超規格地長於明英宗,也可以當明英宗的阿姨。 \n據《明憲宗實錄》成化六年(1470年)十一月戊寅條載,「英廟順妃樊氏薨妃,直隸鎮江府丹徒縣人,錦衣衛百戶禮之女。永樂甲午生,宣德丁未選入內庭。莊重謙謹,為六宮所敬,天順丁丑冊為順妃。生女一,未封、殤亡。至是薨年,五十有七。」這段文字,記述了樊順妃的一生。樊順妃生於「永樂甲午」,即永樂十二年(1414年),比明英宗(1427年—1464年)長年十三歲。 \n據出土的楊安妃墓誌銘記載,「英廟莊僖端肅安妃壙志:妃姓楊氏,遼陽人。……妃以宣​​德三年選入內廷。自幼及長,克遵姆教,祗事英宗睿皇帝。天順元年冊為安妃。生女一,封崇德長公主,妃以今成化二十三年十月十七日卯時薨,距其生永樂甲午七月初二日,享年七十有三。」這則墓誌,也記述了楊安妃的一生。楊安妃生於「永樂甲午」,即永樂十二年(1414年),也比明英宗年長十三歲。 \n那麼,明英宗後宮為何有這兩位阿姨級的女人呢?這得從明英宗的降生說起。明英宗的父皇明宣宗,生育能力較差,一直盼兒子,直到宣德二年(1427年)十一月,三十歲的明宣宗才有了長子朱祁鎮。為了照顧和教養朱祁鎮,明宣宗煞費苦心,招募品高貌美的少女入宮,充任朱祁鎮的保姆,故樊順妃、楊安妃分別於宣德丁未(1427年)、宣德三年(1428年)被選入內廷。 \n樊順妃、楊安妃入宮時,年齡在十四五歲,具備基本的教養能力。可以說,朱祁鎮是在樊順妃、楊安妃的侍奉下茁壯成長的。朱祁鎮即位後,是為明英宗,出於種種原因,沒有將二人納入後宮,她們仍是一般的使喚宮女。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俘後,樊、楊二人生活狀態不詳。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明英宗從瓦剌歸國,被軟禁於南宮,后妃同住,樊、楊二人也被安排進南宮服務,與明英宗、眾后妃共同度過近七年的幽禁生涯。 \n從明英宗生孩子記載看,這期間樊、楊二人應該得到了明英宗的寵幸,其中楊安妃於景泰三年(1452年)生下崇德公主。天順元年(1457年)正月,明英宗復辟,出於對樊、楊二人的感激和情分,分別將二人冊封為順妃和安妃。這一年,樊順​​妃、楊安妃均四十四歲,明英宗三十一歲。後來,樊順妃以高齡之身為明英宗生下一女,可惜夭折,《明史》中失載。明英宗死後,樊順妃、楊安妃得到了新皇明憲宗的優待,二人亡故後,明憲宗均「輟朝五日」,並為其追諡尊號,其中樊順妃謚為「恭和安靖」,楊安妃謚為「莊僖端肅」,均葬於北京西郊金山的妃嬪墓。 \n同父皇一樣,明憲宗朱見深幼年也有一位教養保姆,即萬貞兒。萬貞兒四歲時被選入掖廷,後來成為明英宗生母孫太后的一名宮女。明英宗長子朱見深出生後,因其母地位較低,故得不到明英宗青睞。直到正統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被俘,孫太后為應急,才下令立朱見深為太子,郕王朱祁鈺監國。這一年,朱見深三歲,萬貞兒二十歲,「侍憲宗於東宮」,猶如阿姨,更勝母親。 \n朱祁鈺稱帝後,於景泰三年(1452年)廢掉朱見深,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在喪失尊位、隔絕父母、朝不保夕的日子裡,機警的萬貞兒給予了朱見深無微不至的愛戀、關懷和保護,朱見深在情感上對其尤為依賴。朱見深即位後,是為明憲宗,「憲宗年十八即位,妃已三十有五」。為了報恩,為了情分,明憲宗效仿父皇,遵循前例,封比自己年長十七歲的萬貞兒為貴妃,給她一個響亮的名分,並不過分出格。不過,萬貞兒的品行遠不如前朝樊順妃、楊安妃,最終禍亂宮廷。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南方朔觀點-與其更正別人,不如自我改正

     台灣的馬總統外號「馬更正」,他認為自己做的事都是對的,只有吹捧附和的人才是了解他的人,否則就是嫉妒和誤會,因此打從他從政起,就每天忙著澄清和更正。早年他還沒有那麼大,一切更正都自己來,現在他已位居頂峰,已可交代發言人和部屬去做,做來做去還是「馬更正」。自從《經濟學人》在報導中說他是「笨蛋」起,這個「馬更正」已開始走向國際。隨著台灣形勢的日益不堪,外國媒體對台灣的報導必然日增,往後「馬更正」一定更加忙碌了。 \n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真正應該念茲在茲的是國族的前途和人民的幸福,而不應是自己的形象和別人有沒有誤會這種芝麻餖飣小事。如果每天都在為了形象的完美而更正,那麼「贏得了個人形象,卻輸掉國家和人民」這種最壞的結果即難避免,而非常不幸的,這正是今天台灣的走向。 \n 因此,由「馬更正」的故事,我就想到當代政治學者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他那本《選民進化論》裡所提到的一種「自戀型領袖」這個問題了。 \n 波耶特指出,現在這個時代已出了一種「自戀型領袖」。這是一種畸形甚至變態人格,它可能起源於成長期的心理創傷,以致於使得他有了一種極度不安全感所造成的自戀。他相信自己很特別,認為別人總是誤會他和嫉妒他;他對個人形象的完美到了病態執迷的程度、保衛形象已成了他畢生最大的目標。因此他這種人總是醉心於成功,希望受到別人對他有明星式的崇拜。由於內心有極大的不安全感,他甚至對至親好友也顯露出相當淡定的距離;就靠著形象的刻意經營,這種自戀型的人物,在未發跡前,總是能揚其所善、隱其所惡的受人崇拜而一路攀向權位的高峰。 \n 但波耶特也指出,這種「自戀型領袖」,由於他內在的核心是不安全感,因此他不太會信任別人,他也怕別人搶了他的光彩;因此,他會貶低別人,只用親信和庸懦恭順的手下,他公開的場合表現得好像很友善,但私下則傲慢且極跋扈。他那種過度的攻擊性與防衛心,當他權力愈大時會愈明顯。波耶特甚至說,「自戀型領袖」在他仍在向上攀爬時,由於尚有隱藏的空間,他的問題尚不致爆發;但等他到了頂峰,他那種過度小心和缺乏判斷的一意孤行,以及過度的攻擊性及防衛心,就沒有了隱藏的空間,他的失敗會在他真正成功時開始。 \n 除了波耶特所做的分析足堪警惕外,近代第一個把出名成功這種現象當做政治經濟問題而研究,並開創了「名氣經濟學」的喬治梅森大學經濟教授柯文(Tyler Cowen)在他所著的《出名的代價》裡也指出,近代由於媒體發達,出名與形象經營的確已成了一種政客有利功成名就的資產,但政客為了形象而使用的宣傳、欺騙、偽善、隱藏等手段也告大增。柯文教授在該書第六章〈出名與形象的黑暗面〉裡指出,在這個出名和以形象來獲得成功的時代,古典的責任政治已日益稀薄,政治人物只在各種病徵上做文章,撈形象本錢,「獲得別人的鼓掌已成了重點,而不再是對自己的能力的自我反思為重點」。柯文指出,在一個只管自己的名氣和形象的體制裡,弄到最後,乃是政客已失去了治國的能力。只在意自己形象的人,當他把具體複雜的多元問題、簡化為形象好壞的正反二元問題,這其實是一種嚴重的思想倒退。這也是柯文教授認為當代政客的無能為什麼那麼嚴重氾濫的關鍵。 \n 言至於此,我就想到一個從不在意自己形象的林肯,縱使公然輕侮他是「鄉巴佬」和「長臂猿」的政敵史坦頓,他也加以肯定,請來當戰爭部長。不在意個人形象,只注意國族與人民的未來,終於成就了他的萬世聲名。不看小只看大,乃能成其大,只看小小的形象,天天忙著更正,那一點點小,也會煙消雲散。因此「馬更正」何必要去更正別人,快快的去改正自己吧! \n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電視婚戀節目 大陸重拳整治

     由於許多相親節目中,男女來賓赤裸裸大談低俗性話題或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的婚戀觀,大陸廣電行政主管部門迅速重拳出擊,決心整治電視婚戀情感類節目低俗醜陋之風。 \n 拜金女言論惹人厭 \n 新華網報導,大陸收視率頗高的電視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你願意經常跟我一起騎自行車嗎?」一位男嘉賓問女嘉賓馬諾,馬諾笑著用一句「我寧願坐在寶馬裡哭」的回答,讓無數電視機前的觀眾為之譁然。另一對男女來賓在節目中的對白更令人感到驚愕:女賓問一位男賓:「你家有錢嗎?」男賓直接宣布:「我家是開廠的,在上海有3套房子。」 \n 馬諾所代表的「物質女孩」,尋求的愛情充斥著金錢、地位、權力和享樂至上,引起社會對節目中盛行的畸形「婚戀觀」的批評。 \n 江蘇衛視《非誠勿擾》創下收視冠軍,廣告激增刺激下,各省級衛視爭相推出相親節目,螢光幕裡遍布「剩男剩女」,「拜金女」「富二代」等相親話題人物輪番登場。 \n 大陸國家廣電總局12日通報,2日和8日總局先後公布管理通知,要求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不能由演員、模特兒、節目主持人、「富二代」、「成功人士」等身分的來賓占據;不得選擇社會形象不佳或有爭議的人物擔任主持人;不得以婚戀的名義羞辱或人身攻擊參與者,甚至討論低俗涉性內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婚戀觀。 \n 播前審查 重播重審 \n 「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要把好嘉賓關、主持人關、話題關、內容關、審查關、播出關。」所有交友類節目均不得現場直播,要嚴格執行播前審查和重播重審制度,對有問題的內容和錯誤的觀點必須刪除。 \n 面對電視上大談拜金、享樂的相親男女,各大媒體也給予嚴厲批判。11日晚,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深度報導《讓婚戀情感類電視節目健康發展》,嚴厲批判有些婚戀交友節目「嘉賓身分造假、出語低俗、公開討論涉性內容、宣揚拜金主義、混淆是非善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