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疑窒息式性愛的搜尋結果,共04

  • 疑窒息式性愛 情侶陳屍摩鐵

     新北市樹林區某汽車旅館10日驚傳情侶雙屍命案!謝姓男子在浴室燒炭自殺,張姓女子頸部有勒痕陳屍臥室沙發。由於2人在汽車旅館已投宿數日,警方日前臨檢曾查獲2人持毒,員警私下詢問為何房內存放童軍繩、木炭等物?2人坦承是為性愛助興,警方不排除2人在窒息式性愛時,謝男失手勒斃女友後自殺。 \n 警方表示,33歲謝男與30歲張女6月30日即駕車投宿樹林某摩鐵,警方7日凌晨臨檢,在2人房內起獲K他命及一粒眠,經行政裁罰後2人返回摩鐵續住;昨天中午,旅館人員通知2人繳房錢未獲回應,入門查看驚見2人已死。 \n 警方勘驗現場,張女穿著浴袍橫臥臥室貴妃椅上,頸部有明顯勒痕,謝男則倒臥浴室內的蒸氣室,內有烤肉架、木炭,另在房內發現1條尼龍童軍繩,並未留下遺書。房門無破壞痕跡且房內並沒有特別凌亂,不似有打鬥跡象,初步排除外力介入。 \n 旅館人員向警方表示,2人自投宿以來,正常外出飲食或向旅館點餐,均無異狀,事發前一天中午,2人還向櫃台點餐,也看不出有爭吵不合的跡象。 \n 警方通知家屬到場,家屬表示,謝男從事土地開發相關工作,家中從事殯葬業的張女則在酒店擔任經理,2人已經交往8年了,感情甚篤,目前在女方家同居並且論及婚嫁,若非男方祖父剛過世,不然原訂近期就要結婚。警方已報請檢察官相驗釐清2人確實死因。

  • 男男窒息式性愛 疑浣腸過久害命

    長髮披肩、身材纖細的55歲黃姓失婚男,今年初網戀小他24歲的小鮮肉水泥工陳O泰,2度摩鐵共度春宵,6月直接邀約到「閨房」享受窒息式性愛,陳男將黃雙手反綁、膠帶封住口鼻幫他愛撫,期間赴廁所清腸時間過久,無法自行鬆脫的黃男窒息而死,陳事後搜刮屋內財物逃離,桃園地檢署今偵結,依殺人、竊盜罪嫌起訴。

  • 皮帶纏頸 舞廳男經理 赤裸陳屍租處

     台北市長安西路新加坡舞廳男經理梅立言,昨晚被同事發現全身赤裸,陳屍在舞廳旁的租住處床上。他的脖子上纏繞一條綠色的布質皮帶,屍身被棉被蓋住,無明顯外傷及掙扎痕跡。警方初步研判疑遭勒斃,不排除窒息式性愛死亡或遭竊賊下手殺害,現全力偵辦中。 \n 四十六歲的死者梅立言,已婚育有兩子,原本在米高梅舞廳工作,五年前舞廳關門,梅與其他幹部轉往大同區長安西路新加坡舞廳擔任經理職務,負責舞小姐的排班,因家住新北市汐止區,為工作方便,才在舞廳旁的二八三號租了公寓獨居。 \n 昨天下午五時,死者梅立言應該到舞廳上班,卻遲遲未現身,同事打電話聯絡無人接聽,於是前往一旁的租住處找人,發現大門深鎖,按鈴沒人應門,同事查覺有異,請來鎖匠開門進入,赫見梅全身赤裸趴躺在床上,脖子上被一條寬約三公分的綠色布皮帶纏繞勒住,床頭流有斑斑血跡,同事立即打一一九報案搶救,警消到場發現梅已氣絕多時,轉報轄區大同分局偵辦。 \n 警方指出,現場門窗未遭破壞,看不到遭人由外侵入跡象,也無打鬥痕跡,初步勘查也發現,死者並無明顯掙扎情形,從死狀研判,與窒息式性愛的情狀頗為相似,且現場留有疑似沾有精液的衛生紙,死前可能曾發生性行為,不排除死因與此有關。 \n 死者同事表示,梅某每天下午五時到公司上班,至凌晨零時左右下班,前晚碰上星期假日,梅某提早在深夜十一時就下班,當時並未發現任何異狀。 \n 同事也表示,梅某租住公寓大樓並無管理員,以往經常發生竊案,昨天案發後,梅某屋內裝設的一部桌上型電腦已不翼而飛,懷疑遭凶手殺人後將電腦偷走。 \n 警方調查,從現場跡證研判,不排除梅某玩窒息式性愛不慎遭勒斃,也可能碰上竊賊摸黑上門行竊,驚醒梅某才痛下毒手;另懷疑凶手可能是梅某的網友,擔心警方循電腦追查凶手,行凶後,刻意將電腦拔走,警方漏夜進行現場採證,並調閱路口監視影像追查凶手。

  • 黃麟傑疑不滿秦女想分手 一年前以窒息式性愛奪命 和信醫院證實黃從院內帶走管制藥 與秦女體內藥物相符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醫師黃麟傑涉嫌在大陸大連殺害女子秦亞楠遭羈押,和信醫院昨日致歉,證實黃從院內帶走十五支鎮定劑,與大陸公安從秦女體內驗出藥物反應相符。檢警根據大陸官方解剖報告研判,黃應是得知秦女劈腿提議分手萌生殺機,於是攜藥赴陸,藉性虐遊戲綑綁秦女注射針劑迷昏,再悶死秦女。 \n 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坦承監督不周,並兩度鞠躬向兩岸同胞道歉。院方證實,黃麟傑從醫院拿走十五支midazolam鎮靜劑,這種管制藥品只要兩支就會使人昏迷,院方已將黃麟傑停職,並進一步調查為何管制藥物會外流。 \n 謝炎堯說,黃麟傑個性木訥,三年前升主治醫師,是默默做事的人。 \n 已婚的黃麟傑與秦女兩年多前在大陸酒樓認識,此後黃在台期間透過網路即時通與秦女連絡,赴大陸旅遊也找秦女相陪。九十八年底,黃麟傑得知秦女另結新歡,醋火中燒,以自己名義開立處方簽,領走十五劑midazolam,開始計畫殺人。 \n 九十八年十二月廿六日,黃麟傑下午抵達大陸大連投宿日航飯店,傍晚秦女即趕往飯店會合後,兩人都沒有再外出。翌日黃醫師先行離開並未退房,飯店人員直到退房時間已過,進門查看才發現秦女躺臥床鋪已無氣息,隨即報警處理。 \n 秦女陳屍時半裸、現場並無打鬥跡象,身上也沒有任何外傷,死因一度讓大陸公安困惑,直到解剖報告出爐才發現,秦女體內有鎮定劑midazolam反應,手腳出現皮下淤血,口鼻內分別有飯店毛巾、枕頭棉絮,黃某的行凶輪廓才浮現。 \n 據調查,秦女當初進飯店時神色自若,研判應是自願前來,而黃麟傑為達成殺人計畫,對秦女劈腿一事裝作若無其事,如同往常與秦女玩SM遊戲,綑綁秦女後趁機注射鎮靜劑,待秦女昏迷再以毛巾塞住秦女嘴巴,以枕頭悶死秦女,確定斷氣才離去。 \n 辦案人員指出,midazolam是手術前趨藥品,可讓患者迅速昏迷再注射麻藥,研判黃醫師有意將現場營造成窒息式性愛意外致死的情境,以減輕刑責。 \n 黃麟傑是腫瘤科醫師,需要照顧癌症病人,本來就可以開處方,去年他父親重病住院也曾經開了同樣處方,是否因此藉機取得藥品,院方表示仍須進一步調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