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病理學家的搜尋結果,共03

  • 致命教訓 1918年一場世界瘟疫

    致命教訓 1918年一場世界瘟疫

     現在全球面臨新冠病毒,人人都在「抗疫」,反觀100年前,當世界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也出現了「大流感」,全球死於這場流感的人數,保守估計為3000萬,也有人推估高達1億,感染的人數更多,估計接近世界人口的一半,但當時人們始終不知道這場大流感到底為何物,甚至認為是「德軍製造的武器」,直到20世紀末,美國病理學家杰弗裡‧陶本伯傑等人的研究最終才確定,這場流感病毒為H1N1亞型。 \n 1918年大流感究竟起源於何處?西方史學界曾有爭論,有學者指出,大量史料表明流感是從歐洲擴散開來的,可能最早出現於法國的英國軍營,因為法國在1917年曾發生呼吸道傳染病,而一些病毒學家和歷史學家的研究則表明,1918年流感病毒是一種不同於以往的新病毒,其源頭在美國,這觀點逐漸得到學界公認。 \n 追蹤百年揪出禍首 \n 這場流感中,患者的症狀主要表現為發燒、咳嗽、呼吸困難、胸部疼痛、臉色發青,傳播途徑主要通過咳嗽、打噴嚏和交談,同時也可通過接觸患者觸碰過的物體來傳播,具有很強的傳染性,與新冠病毒傳播途徑相似。當時英美醫學界普遍認為,大流感由費佛桿菌引起,但到1933年,科學家發現這場流感的禍首不是桿菌而是一種病毒,直到20世紀末,美國病理學家杰弗裡‧陶本伯傑等人的研究最終確定,這場流感病毒為H1N1亞型。 \n 當時全球死於這場流感的人數,保守估計為3000萬,也有人推估高達1億,感染人數更多,估計接近世界人口一半。 \n 死亡年齡分布呈W曲線 \n 在這場災難中,死亡人口的年齡分布呈W曲線,即15至45歲之間的青壯年死亡率非常高,直接影響到前線的戰鬥力,對於後方和其他國家來說,也導致大量勞動力的喪失,結果出現企業缺少工人、公共部門人員不足,商業活動大大減少的現象,對當時經濟和社會造成巨大衝擊。

  • 怪咖總動員-病理學家、生化博士 出「馬」

     醞釀成為全球24小時超馬史第一個獲認證的「金牌賽事」,11日開跑的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全球頂級的24小時超馬「怪咖」都來了。 \n 關家良一:4屆世界冠軍、5屆東吳第一、目前世界24小時賽之王,一整年除了將心思放在不到1歲的小寶貝身上外,就是備戰東吳賽事。他太熱愛東吳賽與台灣的人情味了,於是道出名言:參加世界盃我只要拿好名次就好,參加東吳超馬賽我則全力以赴。 \n 馬丁佛萊爾:澳洲超馬一哥是目前全球可以連續兩天跑200公里的3人之一。他的身分特殊,為澳洲藥品管制局的毒物專家、生化博士,也是一個孩子的爸。 \n 陳俊彥:2002年賽事寫下244.8公里全國紀錄,之後命運多舛,生計、家庭都出問題,遭遇車禍、腿骨受創;這回,他想為正值青春的單親孩子,立下挑戰逆境的身教。 \n 豐田樂:蟬聯兩屆世界盃冠軍的法國一姊,連續3年於世界盃有239、243、239公里的驚人成績,本業竟是位病理學家。經過大會苦口婆心的遊說才點頭參賽,她將是去年東吳賽締造女子世界紀錄的日本工藤真實之最大勁敵。 \n 葛羅斯姊弟:這對知名的義大利姊弟,將創下東吳賽史第一對姊弟檔參賽紀錄。姊姊是世界盃第4名,弟弟是阿爾卑斯山超馬之王。 \n 黃衍齡:志願為台南縣生命線服務超過10年,今年4月以13天長征,成為台灣女子長跑環台的第一人;10月,她完成台東226超級鐵人賽(3.8公里游泳+180公里自行車+42公里馬拉松)。

  • 九十年代以軍未經許可擅摘遺體器官

    以色列「阿布‧卡比爾刑事鑑識研究所」(Abu Kabir Forensic Institute)前所長希斯(Jehuda Hiss)揭露,以色列國防軍的刑事病理學家曾在九○年代未經家屬許可,擅自摘取遺體器官。 \n以色列軍方之後發表聲明,坦承確有其事,但強調早在十年前即停止這種行為。被摘取器官的死者除了以色列士兵和平民,還有巴勒斯坦人和其他外勞,死因則包括病故、意外、在以巴衝突中喪生。 \n瑞典《晚報》今年八月刊登一篇文章,指以色列殺害巴勒斯坦人以盜取器官。此說掀起軒然大波,以色列官員強烈譴責,致使以、瑞兩國外交關係緊張。 \n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人類學教授謝波─休斯女士九年前曾採訪過希斯,她決定把訪問錄影帶交給以國第二頻道電視台,部分片段已於周末播出。 \n希斯於一九八八年擔任以軍研究機構「阿布‧卡比爾刑事鑑識研究所」所長,目前擔任該所首席刑事病理學家。他在訪問中表示,未經家屬同意擅自摘取器官始於「一九九○年代初期」,終止於二○○○年,摘取的包括皮膚、眼角膜、心臟瓣膜以及骨骼。 \n希斯也描述該所刑事病理學家在摘取器官後如何掩飾,「我們將(死者的)眼瞼黏起來。」而以色列軍方自一九八七年起,就開始用死者的皮膚來治療燒傷患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