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痛苦回憶的搜尋結果,共20

  • 專訪/金馬獎女星曾被羞辱「只會露奶」!丁寧「特別痛苦的事,記得特別清楚」

    專訪/金馬獎女星曾被羞辱「只會露奶」!丁寧「特別痛苦的事,記得特別清楚」

    曾獲金馬獎女配角獎肯定的丁寧,近年演技大躍進,在Netflix獨家影集《誰是被害者》中飾演過氣女星蘇可芸,每場大魔王級的高難度戲皆演出精湛,被誇神演技。回憶來時路,她透露當年為了爭取演戲,第一次當臨演就在中影文化城的破廟吹了8小時的冷風,只為了講一句「是,夫人」的台詞,領了酬勞800元還要扣稅。從綜藝轉戰戲劇圈之初,更曾被羞辱:「幹麻找一個露奶的來演戲?」但她認為這些痛苦的成長過程,都成為日後身為演員的養分,「演員在愈年輕時過得苦一點愈好」。

  • 郭強生:為那個句點而活

    郭強生:為那個句點而活

     每個人都曾有過受傷的情緒,但郭強生將他的悲傷與痛苦拆成碎片,藉由小說《尋琴者》調音師主角的回憶一片片喚回,「回過頭來看這些回憶,那些難過與痛苦的情緒,往往不是一下子就爆發、飽滿的,而是參差的。因為真正在面對人生的時候,事實上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不可能在當下就明白到底有多痛,一定是散落在各個事件上,在不同的事件被一次次勾動。」

  • 八仙塵爆四周年 救難英雄:沒有什麼比活著更好

    時間匆匆,八仙塵爆屆滿四周年了!四年前的今天,原本一場充滿青春活力、歡樂無限的彩色派對,卻因為一場塵爆意外,造成15死,484人輕重傷,當時身處在宛如人間煉獄的他們,現在過得好嗎…? \n \n本報專訪當時現場的倖存者與救難英雄,一起回顧那一個無法抹去的傷痛。救難英雄謝聿揆回憶,「事發後兩個月,我睡不著覺,一閉上眼睛,全部都是那天的畫面。」塵爆的那一晚,等不到救護人員到場,黃金救援、分秒必爭,回憶起當時的畫面,謝聿揆用「人間煉獄」四字來形容,他語帶沉重的說「你無法想像,現場躺在地上的每一個都是人,每一個都很嚴重,大家都在交代遺言……」 \n \n如今四年過去了,謝聿揆表示這場意外其實給了他很大的啟發,因為過去的自己想法很悲觀,但現在的他對人生充滿正能量,因為「沒有什麼比活著更好」。 \n \n張承騏是全身55%燒燙傷的傷者,他表示「你可能很難理解,為什麼四年了,我還在這裡開刀、做復健」,年僅二十四歲的他坦言,看著四肢滿是火吻過的痕跡,複雜的心情難以言喻,儘管這一路走來相當煎熬,但積極樂觀的他預計出院以後,繼續從事餐飲業的工作,同時他也鼓勵傷友們,只要「勇敢面對,都有辦法回到正常的生活」。 \n \n大難中見英雄,傷者中原本有一位已順利逃出,卻又衝回火海中救兩童的吳聲宏,因為當下一個轉身的念頭,導致他全身64%燒燙傷,甚至因為急救當下休克,造成他雙腳無法站立、語言功能障礙等等的後遺症。 \n \n吳聲宏回憶,所有的一切彷彿回到原點,一開始復健非常痛苦,很多動作都不能做,有種想哭的感覺,但同樣樂觀面對人生的他,經過四年不間斷的復健和治療,身體一天天的進步,生活上很多事都能自主,於年底將圓夢推出個人EP。 \n \n中時電子報今(27)在臉書首映【2019八仙塵爆四週年專題】嶄新人生篇,盼大家更能注意公共安全,願傷者安康、亡者靈安。 \n

  • 輔大教授遭控師生戀 女學生:我最痛苦的回憶

    輔大教授遭控師生戀 女學生:我最痛苦的回憶

    活躍社會運動的輔仁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沈清楷,遭畢業女學生爆料指控利用老師身份追求約炮,兩人發生性關係後,女學生才發現沈有論及婚嫁女友,引發她的憂鬱症發作,女學生將這段過程寫下並放上網路,輔大現已組成性評調查小組,沈清楷發表聲明,表示會配合調查。 \n \n爆料女學生自稱是畢業輔大哲學系,她在網路論壇匿名指控沈清楷,表示自己是他的地下情人,大四畢業前修沈的當代法國哲學課程,沈身為指導老師卻數次提出邀約,二人越走越近,最終在沈的家中發生性關係。 \n \n女方畢業後兩人仍藕斷絲連3年,女學生直到最近才發現沈有論及婚嫁的女友,更在家中發現女友寫給沈的情書,女學生憂鬱症發作,連下床都成問題。 \n \n這篇文章在網路上引發轟動,女學生疑在2月6日刪除此文,並發表道歉聲明,為造成哲學系困擾致歉,表示此為老師與學生的個人情感因素,已交由性評會處理,反覆態度更讓人懷疑事情並不單純。 \n \n校方則回應,在匿名發文後,哲學系已向性評會提出疑似性平事件處理,現正在調查中,沈清楷也發表回應,表示對惡意散播片面不實指控者將採取法律追訴,調查期間暫不回應質疑,也因事件造成的困擾像輔大師生致歉。

  • 痛苦回憶該怎麼釋懷?別再因為沒人記得的事情,不斷折磨自己!

    痛苦回憶該怎麼釋懷?別再因為沒人記得的事情,不斷折磨自己!

    ▍過去讓它過去,別再折磨自己 \n我從小身體就不好。但「我因為身體不好,才無法上學」這種話又活像悲劇似地太陰沉了,會讓別人有所顧慮。 \n無論何時,我都想活得開朗又愉快。因此當我說:「是我不想去學校才不去的啦!」現場氛圍就隨之轉變了。當然,我是真的不想去學校啦。 \n聽說我的徒弟小美老師,曾有一次在派對帶頭舉杯時,喊著「乾杯!」同時伸出手,卻忘了拿杯子。小美老師非常在意這件事,她說:「光想起來就冷汗直流。」於是我勸她:「別再這麼說。」這種時候,如果能說:「一想起那時候,就覺得好好笑!」人生就會有所改變。 \n大家總會被過去束縛,說著「我真是無能的人」、「反正做不到,不努力也沒差吧」,其實,只要改變過去就好了。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讓它在心中自動轉變為最開朗、最愉快的回憶。 \n之前曾發生過一件趣事。每次遇到國中同學,我總會開玩笑說:「我好歹也當了好幾屆學生會長啊。」但是,我根本沒當過學生會長。過了幾年,跟同學見面時,他們總是當真地說:「你這傢伙當過學生會長對吧?」過去的事情,根本沒人記得這麼詳細。所以,別再不斷回想誰也沒印象的事情,還因此不斷折磨自己了!與其折磨自己,不如活得開朗又愉快。這種想法,才能招來強運喔! \n▍曾讓自己吃虧的事,一次也別回想 \n我只有國中畢業,卻從不認為這樣很吃虧。每當思及此事,反倒覺得「早點出社會真是賺到了」。此外,我沒上過班,也認為「既然不適合當上班族,應該是適合當老闆吧」。想成為老闆須仰賴「經驗累積」,累積一次次的經驗,記住「這時候該怎麼做才好」。 \n在這之中,似乎也有人會想:「沒想到成為老闆這麼辛苦。還是辭職回去當上班族好了。」但是,我回不去了。因為沒當過上班族,只能繼續當老闆。所以,我等於是擁有繼續當老闆的絕佳條件吧!我總是樂觀地這麼想。把自己的心思運用在不利或是有利的方面,會澈底左右你的人生。 \n千萬別花心思在不利的、負面的想法上;讓自己吃虧的事,一次也別去想。「如此一來,人生會更加順遂嗎?」相信自己,一定會的! \n▍本文摘自《大富豪獨門私藏‧一生受用の強運行為學》 \n作者:齋藤一人 \n簡介:有人天生好運、出生就含金湯匙,可惜不是你;有人作出正向選擇、讓運氣主動站隊,希望就是你。日本第一平民首富,不投機取巧、財富全靠自己力拚得來。大富豪私藏37招,教你破逆境、強心志,打造強運致富體質!

  • NBA》魔獸霍華回憶:湖人時期最痛苦

    NBA》魔獸霍華回憶:湖人時期最痛苦

    「魔獸」霍華在接受ESPN的Marc Spears訪問時,提起他有多麼喜愛老鷹隊,這顯然是他2012年離開魔術隊以來最快樂的時光。霍華表示他很樂意終老於老鷹隊,並且想要追隨布萊恩的腳步,打滿20年NBA,最後進入名人堂。 \n「單看球場的表現,我從不需要吹牛。史無前例的3次年度最佳防守球員,連續6季聯盟籃板王(單季籃板總數),我想我有資格進入名人堂。」此外,霍華的場均籃板有5季排名第1,以及兩度火鍋王。生涯投籃命中率58.5%,本季更達生涯新高的63.7%,場均12.9籃板也是離開魔術隊以來的最佳表現。 \n霍華回憶湖人時期(2012-13)是他最痛苦的日子,他帶著手術後的傷痛奮戰,卻遭球迷冷淡對待,被譏諷「對湖人沒有貢獻」。霍華與布萊恩的矛盾也被媒體大書特書,甚至衝擊到他對籃球的熱情,「當時我的背很痛,但是我把命都賭上了,因為我真的想贏球。」後來在火箭幾乎又是舊戲重演。眼下在老鷹隊如魚得水,霍華對於湖人與火箭的不滿也煙消雲散,他表示「我與布萊恩之間沒有心結。」還大方地稱讚哈登:「我為哈登的成長感到驕傲,他在雷霆隊時期我就很欣賞他了。」 \n顯然霍華找到快樂,看世界的眼光也不同了。當然他還是很想奪得總冠軍,他每天都告訴自己「我是冠軍」。「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你是冠軍、你是最棒的,那麼你的身體也會跟著受影響。」霍華說,「我熱愛籃球,我相信自己是冠軍,這一點永不會改變。」 \n

  • 《師任堂─光的日記》 師任堂的痛苦回憶

    《師任堂》劇情越來越激烈,本周劇情發展到申師任堂參加兒子的詩畫展,被迫回憶起雲平寺屠殺的悲慘畫面,申師任堂因為吏曹參議夫人石順的惡意提醒,想起雲平寺遭屠殺的往事,狼狽從畫展中逃出,也因害怕畫畫再惹來殺身之禍,申師任堂決定不在眾人面前重拾畫筆,也不讓兒子作畫,到底申師任堂能不能再提筆作畫?韓國傳奇女畫家,能不能從逆境中浴火重生呢?

  • 當兵分到哪個新訓中心爽?網友一致推崇這裡

    在台灣,當兵是許多男孩轉變成為男人必經的一段路程,而這段「陰間」生活的起點就是從遍布全台各地的新訓中心開始。有網友在批踢踢發文訊問「以前抽到哪個新訓中心最可怕?」引發不少退伍弟兄回憶起當年新訓的「菜比巴」時期。 \n \n網友在批踢踢以「以前抽到哪個新訓中心最可怕?」為題發文,並提到「現在就不說了,班長超怕你出事的,你只要敢舉手,幾乎整個新訓都不用操。不過以前有『魂斷金六結』、『命喪成功嶺』 這種傳言,以前新訓真的很可怕嗎?又以抽到哪個最可怕呢?各位學長說說看。」 \n \n文章一出後,吸引不少來自宜蘭金六結、台中成功嶺、嘉義中坑、新竹關西、台南大內、屏東龍泉…等等新訓中心的退伍弟兄回應,回憶起當年,來自這些地方的網友都幹意滿點的表示「金六結伙食根本黑暗料理界,蚊子又超多」、「成功嶺要去靶場會經過替代役營舍,一推人在跳土風舞」、「中坑營舍爛到爆」、「關西打個靶還要爬山,然後打六發就回來」、「大內那時候有軍紀事件,整連一副死人樣」、「龍泉打靶走超遠,沿路還經過一堆豬舍,跑單戰被操到吐」。 \n \n結果根據大家的討論,每個地方都差不多操、差不多累,但有眾多來自「快樂斗煥坪」的網友在這時紛紛現身說法,表示「斗煥坪真的爽」、「斗煥坪爽到翻天」、「快樂斗煥坪好像是公認的…大家都覺得超爽」、「斗煥坪滿清幽的,沒啥大官會來」但也有網友持反對意見,認為斗煥坪爽歸爽,但是斗煥坪也是一個公認的「外島大本營」,新訓開心那一個月,結果要在外島待上快一年,其實好像也沒爽到哪裡去。

  • 網友回憶當兵最痛苦時刻 女友兵變不是第一

    男人聚在一起聊天,最能引起共鳴的絕對是「當兵」的話題,直到退伍好幾年,不管是爽的、還是讓人不爽的軍中回憶,依舊是男人們一生中最難忘的回憶之一。網路溫度計運用《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整理了網友認為在軍旅生涯之中,最痛苦、最難熬的回憶到底有哪些,讓人意外的是一般人認為最慘的「兵變」,竟然不是排第一。 \n \n根據《網路溫度計》用統計,網友們一致認為最當兵最痛苦時刻第一名是「禁足、禁假」,對於廣大為國家負上「應盡義務」的義務役弟兄來說,當兵那個微薄的薪水根本不足掛齒,放假對於義務役來說絕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所以說「禁足、禁假」,絕對是義務役的心目中永遠的痛,尤其是當別人都可以放假回家,自己卻要待在營區裡面站哨、割草、出公差,簡直就和滿清十大酷刑沒有兩樣。 \n \n被一般人認為最痛苦的兵變,當過兵的弟兄則是認為比不上不能放假的痛苦,僅排名第二。但也有網友認為,自從入伍以來就和女友分隔兩地,女生也早已進入職場,隨著時間流逝兩人的價值觀也越來越不同,但是卻因為自己身在軍營中而無能為力,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也是讓人很難熬。 \n \n至於第三名,則是抽中外島,「手中無籤,在此抽籤」是大部分役男新兵訓練過後所要面臨的第一個命運轉捩點,你在一年之中過到到底爽還是不爽的第一道關卡就是這裡,但若是抽中外島,除了放假是沒辦法回家的「島休」以外,相隔許久才能踏上台灣本島的煎熬也是欲哭無淚。 \n \n第四名為需要把軍營中所有裝備通通排列好給高階長官檢閱的「高裝檢」。高裝檢除了要把所有東西東從庫房搬出來陳列以外,要如何讓裝備妥善率合格,能夠讓長官滿意更是讓人頭痛的一件事情。第五名為早上八點才能放假的「洞八」,尤其是當聽到長官口口聲聲說:「洞八才是正常假,給你們夭八(前一天下午六點)走是你們賺到」真的是會讓「視假如命」的義務役的義務役弟兄心中冒起一把無名火。 \n \n接下來的排名依序是,要早起全副武裝繃緊神經的各種「演習」的第六名,以及第七名的「颱風救災」,長官口中的「救災視同作戰」相信各位當過兵的弟兄一定聽到耳朵都爛掉了。第八名則是同樣讓人很痛苦的收假,每當收假時間到,通勤的火車、客運上總是瀰漫著一股陰森氣息,就算在炎熱的夏天也是會讓人不寒而慄。第九名為「伙食難吃」,有許多挑食的弟兄當過兵以後才知道外面的東西有多美味,真心不唬。第十名則是「沒熱水洗澡」,在冬天還要洗冷水澡真的是要你的命,尤其是如果你又抽到外島,那更是慘上加慘,真的會讓人仰天長嘆「還不如殺了我算了。」

  • 蘇聯強佔外蒙古 蔣經國痛苦回憶

    蘇聯強佔外蒙古 蔣經國痛苦回憶

    前總統蔣經國先生年輕時,在1945年夏隨當時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宋子文赴蘇聯談判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隨後,外蒙人民在被蘇聯操控的外蒙當局的監視和控制下舉行公民投票,結果顯示97%的公民贊成外蒙古獨立,外蒙古從此脫離中國疆域版圖。蔣經國在《蔣經國自述》一書詳述這段痛苦交涉過程。 \n \n 蔣經國曾以私人身份去看史達林,轉告他為什麼中華民國政府不能讓外蒙古獨立的道理。 當見到史達林時,蔣說:「你應當諒解,我們中國幾年抗戰,就是為了要把失土收復回來。今天日本還沒趕走,東北、台灣還沒有收回,一切失地,都在敵人手中,反而把這樣大的一塊土地割讓出去,豈不失卻了抗戰的本意?」,「在這樣情形之下,國民一定會起來反對政府,那我們就無法堅持抗戰,所以,我們不能同意外蒙古歸併給俄國。」 \n \n 史達林立即回說:「你這段話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過,你要曉得,今天並不是我要你來幫忙,而是你要我來幫忙。倘使你本國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會提出要求。今天,你沒有這個力量,還要講這些話,就等於廢話!」 \n \n 史達林當時態度非常倨傲,蔣也就開門見山地問他說:「你為什麼一定要堅持外蒙古獨立?外蒙古地方雖大,但人口很少,交通不便,也沒有什麼出產。」史達林乾脆地說:「老實告訴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軍事的戰略觀點而要這塊地方的。」他並把地圖拿出來,指著說:「倘使有一個軍事力量,從外蒙古向蘇聯進攻,西伯利亞鐵路一被切斷,俄國就完了。」 \n \n蔣對史達林解釋說:「現在你用不著再在軍事上有所憂慮,你如果參加對日作戰,日本打敗之後,他不會再起來,他再也不會有力量佔​​領外蒙古,作為侵略蘇聯的根據地。你所顧慮從外蒙古進攻蘇聯的,日本以外,只有一個中國,但中國和你訂立友好條約,你說25年,我們再加5年,則30年內,中國也不會打你們。即使中國要想攻擊你們,也還沒有這個力量,你是很明白的。」 \n \n 史達林立刻批評蔣的話說:「你這話說得不對。第一,你說日本打敗後,就不會再來佔領外蒙古打俄國,一時可能如此,但非永久如此。如果日本打敗了,日本這個民族還是要起來的。」在蔣頻頻追問原因,史達林不耐煩直接地表示:「非要把外蒙古拿過來不可。」 \n 史達林又很正經地向蔣說:「我不把你當做一個外交人員來談話,我可以告訴你:條約是靠不住的。再則,你還有一個錯誤,你說,中國沒有力量侵略俄國,今天可以講這話,但是只要你們中國能夠統一,比任何國家的進步都要快。」這的確是史達林的「肺腑之言」,他所以要侵略我們,還是害怕我們強大起來,因此,只顧目的,不擇手段,千方百計來壓迫、分化和離間我們。 \n   接下去,史達林又說:「你說,日本和中國都沒有力量佔領外蒙古來打俄國,但是,不能說就沒有第三個力量出來這樣做。」 \n   這個力量是誰?蔣故意反問史達林:「是不是美國?」史達林回答說:「當然!」蔣心裡暗想,美國人訂下了《雅爾達協議》,給他這許多便宜和好處,而在史達林眼中,還忘不了美國是他的敵人!

  • 李畢福痛苦憶毒父「他不理我」

    李畢福痛苦憶毒父「他不理我」

     28歲的《變形金剛》系列男主角西亞李畢福半裸登上《Interview》雜誌,大談之前的失控行徑,他表示自身的痛苦,來自於和父親的不愉快回憶,最近因和布萊德彼特合作演出《怒火特攻隊》後,開始接觸聖經,才逐漸走出傷痛。 \n 看戲鬧場警局過一夜 \n 自從演完3集《變形》後,西亞大多拍攝獨立製片的小作品,演技逐漸受肯定。不過他6月在紐約百老匯鬧事、高聲呼嘯,在音樂劇中場休息時,被警方強制逮捕,過程中還不斷口出惡言嗆警方,一度被指呼麻過頭;最後警方以妨害治安、非法侵入起訴他,讓他在警局度過一夜。 \n 西亞接受《Interview》訪問時,提及和父親的回憶,直言自身痛苦全來自於父親:「當我需要和爸爸說話時,他不理會我。」他表示還沒準備好放下過去,但會繼續努力;因拍攝《怒火》開始接觸聖經、信教的他,盼能走出不堪回憶。 \n 謝史蒂芬史匹柏勉勵 \n 他父親曾被爆在家中種大麻,接著染上海洛因等毒品,他從小就看父親吸毒成癮,後來雙親因為經濟問題而離婚,母親扛起家計。 \n 他10幾歲就在迪士尼頻道演出青少年影集,坦言入行是為了解決經濟困難,還曾以《活寶家族》中的角色得到艾美獎。 \n 他也因《印地安納瓊斯:水晶骷髏王國》與金獎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合作,史匹柏曾讚他像「年輕的湯姆漢克」,不過西亞比較偏好向「更深沉黑暗」的人看齊,例如蓋瑞歐德曼、西恩潘等人;他也說,史匹柏開示他許多想法,還曾以「湯姆克魯斯從不在公開場合挖鼻孔」來勉勵他。

  • 扁執政痛苦回憶 連籲投藍

    地方基層傳出軍公教不滿馬政府施政,年底選舉,國民黨鐵票可能會生鏽,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今早指出,在基層聽到許多人對中央施政有不一樣的想法,回想當年阿扁執政,對國民黨的支持者是一段痛苦的回憶,要為國家著想,沒有2014,就不會有2016」。 \n 連勝文今早到台北萬華義光育幼院與童歡慶中秋,連還變了魔術要表演給小朋友看,從百寶盒中變出好多糖果。連勝文也鼓勵院童,面對挑戰與困難,要正面思考,不要輕言放棄。連也預告他下周要表演街舞,敬請期待。 \n \n 連勝文隨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我也曾經做過『大局哥』,能感受這種感覺,在關鍵時間我會收起情緒,繼續支持國家,投國民黨一票」。 \n \n 連勝文說,這次年底選舉不只是為了他個人或國民黨,是為了台北市和中華民國未來的發展」。

  • 實驗:氙氣有助刪除痛苦回憶

    實驗:氙氣有助刪除痛苦回憶

    每個人都痛苦難忘的回憶,都希望能夠選擇性的忘記,也許未來將有新的科學方法可以幫助忘掉這些痛苦記憶。目前有研究指出,氙氣能夠減少大腦中痛苦事件的記憶,在未來可以用來應用到創傷後緊張性精神障礙症治療中。 \n \n據報導,在實驗過程中,小白鼠經過訓練後會對一些特殊環境線索產生恐懼反應,但它們觸及到氙氣體後它們會置於相似的具體環境並用線索觸發。氙氣能夠阻斷NMDA受體參與腦補記憶的形成,在大概兩週的時間內大幅持續減輕恐懼反應,這之後這些小白鼠就不再恐懼以及環境線索。 \n \n  「在我們的研究過程中發現,氙氣能夠減少大腦中的痛苦事件記憶。」麥克林醫院研究員愛德華·梅洛尼表示,「這是一項了不起的突破,氙氣未來可以應用在創傷後緊張性精神障礙症治療中。」 \n \n  目前,氙氣已被應用在人體麻醉和診斷成像上。梅洛尼及其同事在實驗室小老鼠身上測試了低濃度的氙氣,這些經過訓練的實驗鼠對某些特殊環境線索會產生恐懼反應,當這些實驗鼠觸及到氙氣體後,它們會置於相似的具體環境,並用線索觸發。 \n \n  梅洛尼稱:「我們發現,氙氣能阻斷NMDA受體參與腦部記憶的形成,能夠在兩週事件內大幅、並持續減輕恐懼反應。這些實驗鼠最後就不再恐懼記憶環境線索。」 \n \n  因此,研究團隊希望氙氣能夠應用於人體創傷後應激障礙治療中,減少人體對某些事件的痛苦記憶。事實上,當我們每次回想起一段痛苦記憶時,大腦實際上會再次形成一種新的記憶,但是疝氣可以阻止這種新記憶的形成。

  • 光的筆記-回憶美好點滴 沖淡痛苦

     今年7月23日,復興航空一架高雄飛往澎湖的班機空難,共48人死亡、10人重傷。8月1日凌晨,高雄市發生石化管線氣爆意外,共30人死亡、超過300人受傷。許多家庭一夕間家破人亡,許多人驟失至親好友。喪禮過後,罹難者家屬的悲傷才正在開始。 \n 61歲的官文傑16年前驟失父親與弟弟一家人,談起當時,往事仍歷歷在目。復興澎湖空難發生隔天,他就忍不住寫了公開信給罹難者家屬,以自身經驗提醒家屬爭取權利,包括設立紀念碑以緬懷找不到屍骨的親人。如何走過這些年?官文傑只淡淡說:「不要再想了。」 \n 台北護理健康大學生死與健康心理諮商系教授李玉嬋也認為,災難衝擊力超乎人們想像。華人社會不太談死亡,身邊的慰問往往隨著喪禮結束,但死者家屬的悲傷卻正在開始,更需要親朋好友多注意狀況。尤其是突發的災難,不同於親人久病離世,家屬可能更難接受至親驟逝的事實。 \n 李玉嬋認為,每個人處理悲傷的方式不同,例如失戀了,有些人會拚命看電影、有些人則是不再戀愛,時間雖然可沖淡一切,但若悲傷情緒久久不能解決,連續三個月以上無法入睡、無法正常生活(工作或上學)、情緒激動(大哭、憤怒等),就要儘快尋求心理師或精神科協助。 \n 她也認為,讓死者家屬重述故事,也可梳理悲傷,「說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現自己有多難過多悲傷,才能找到方式去調整自己」。試著回憶與逝者間的美好點滴,也能有助自己重新整理記憶,沖淡最終痛苦的部分。

  • 歲末大掃除 美民攪碎痛苦回憶

     年關將近,美國民眾今天在紐約時報廣場前排隊,等著以工業用碎紙機銷毀寫有不愉快記憶或經驗的紙條,盼一掃今年的傷心事。 \n 年度「大掃除日」(Good Riddance Day)在跨年夜前3天舉行,民眾以大型碎紙機銷毀想拋到腦後的照片、文件或手寫備忘錄,象徵性地洗刷掉不好的回憶、迎接嶄新的未來。 \n 26歲紐約客艾維拉(Thomas Avila)表示,今年是大起大落的一年,他向親友坦承出櫃,然後發現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n 艾維拉表示,以碎紙機清除回憶是「揮別舊生活」的1種方式。他說:「我知道一切都會雨過天青。」 \n 他在等著銷毀的紙張上寫著,要和「可怕的債務及叛徒」說再見。 \n 主辦單位時報廣場聯盟(Times Square Alliance)表示,大掃除日的活動靈感來自拉丁美洲1項傳統,他們慶新年時,會把象徵不好回憶的物品塞到娃娃裡,然後放火燒掉。 \n 也有很多人希望藉由大掃除日活動,屏除惡習、結束爛感情。 \n 從南非約翰尼斯堡遠道而來的39歲男子特拉里(Sam Tlali)表示,他透過DNA親子鑑定發現女兒並非親生,現在想用碎紙機銷毀讓他想起鑑定結果的東西。 \n 特拉里說:「我想這麼做之後,我心理會舒坦些。」(譯者:中央社林亭儀)1021229 \n

  • 柯震東挨《情敵》拳頭 自發勵志文

    柯震東挨《情敵》拳頭 自發勵志文

     柯震東正在拍九把刀監製的《我的情敵是超人》,最近拍到拳擊賽重頭戲,他吃盡苦頭終於擊敗拳王,28日在微博上有感而發說:「在為夢想奮鬥過程中,不管碰到多少委屈、責難、痛苦,都要繼續撐下去,不然之前所有付出就等於在浪費生命!」 \n 他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清純外型出道,屢次被拍到流連夜店,和蕭亞軒「亞東戀」分合也沸沸揚揚,常遭網友中傷嫌惡,他說:「路上或許會被人討厭、攻擊或傷害,但只要繼續堅持做認為對的事,在得到夢想成真那美味果實的時候,可以一個人好好的品嚐,而之前所受的所有痛苦、汙辱、欺負,將會成為生命中最有趣的回憶。」

  • 李沛旭演醫生 《急整室》勾痛苦回憶

    李沛旭演醫生 《急整室》勾痛苦回憶

     李沛旭在中視、中天綜合台偶像劇《愛情急整室》飾演外科醫生,他高三時動過一場大手術,因此對醫院留下陰影,這次為戲頻繁進出手術房拍攝,讓他壓力很大,每次拍醫院場景的戲,就會勾起痛苦回憶。 \n 他國三時動過盲腸小手術,高三才發現腸道沾黏,當時痛到連打麻藥也無法忍受,差點惡化引發腹膜炎,那場手術讓腹部留下深刻開刀痕跡,他對手術燈、冰冷手術室的害怕也揮之不去。 \n 年初他曾對自己說,今年想挑戰演特勤、醫生及黑道,結果馬上有新加坡電影與《愛情急整室》找他扮醫生,同時間還在另一部戲裡演黑道,已兌現兩個角色;好友柯佳嬿則在TVBS和中視新戲《飛越龍門客棧》演女特務,他曾向柯表示羨慕,「我會繼續發揮吸引力法則,相信會有機會的。」

  • 人物側寫-看開看淡看破 孤苦黃楊獨自向前

    人物側寫-看開看淡看破 孤苦黃楊獨自向前

     該是充滿笑聲的童年,黃楊卻生活在「共匪之家」;出生隔年父親就被槍決;5歲前,印象裡,只有孤兒院中看不到盡頭的長廊;連親生大哥時隔60年才見上一面,卻也是最後一面。「共匪之女」導致她一生親情破碎。 \n 1993年,黃楊在台北六張犁公墓找到父親的墳塚,但翻找腦海中關於父親的回憶,只記得父親對媽媽很好,很愛小孩,也很會做菜;其他的事情,媽媽不常向她說,而她也不問,怕勾出痛苦的回憶,刺痛媽媽的心。 \n 對於自己的身世,黃楊已經看開,或者說看得很淡,「人生終究要向前走,無需頻頻回頭」,她也不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只不過,對於當局扣押父親遺書60年,迄今還有大陸親屬難以來台祭拜父親,她依舊難掩對政府的失望。 \n 黃楊說,她對國民黨政府沒什麼冀望,國民黨不敢碰觸歷史,因為知道自己做錯了;國民黨也不敢和大陸處理問題,因為顧忌綠營的批判。她直言,國民黨只想要選票,對於毫無政治利益的歷史問題,她不必有期待。

  • 三少四壯集-今夜你在我懷裡睡著

     我唱歌,以止住我的眼淚與擔憂,我看著妳一天多二十公克、三十公克,慢慢的長大。回憶起來,那些在絕望與希望中掙扎的歲月仍是美好的。我們一起奮鬥過。 \n 親愛的孩子: \n 妳是個沒事不愛睡覺的孩子。 \n 一定要玩到昏倒才肯睡。睡前還有很多儀式:要爬爬書架、看看自己的照片,摸一下電燈開關、還會像打陀螺一樣的三百六十度團團轉。 \n 妳從幾個月大開始就不喜歡有人抱著妳睡覺。 \n 妳喜歡旁邊有人,很親近但不過份靠近。 \n 除非妳生病了。 \n 妳曾經得過一次嚴重的流感,發了三天高燒。很早顯現出獨立精神的妳,因為缺乏安全感的緣故吧,連晚上睡覺都要貼著大人,一刻都不能離開,一把妳放下來,熟睡中的妳也會哭醒。 \n 妳的鼻子塞住了,所以我得將身體傾斜四十五度,讓妳可以順暢呼吸,一整個晚上抱著妳睡覺,第二天,哇,腰酸背痛的程度,讓人感覺自己的腰椎好像快要風化掉的枯枝。 \n 腰疼、心也疼,但是也很甜蜜。被妳需要的感覺,是會讓人上癮的。 \n 那不是正常狀況。或是玩得很累了,妳才肯在大人的懷裡睡著。 \n 今晚我們出去散了步,到附近的小公園玩溜滑梯、吊單槓,妳真的累了,本來我們在地板上玩積木,後來,妳主動的爬到我肚子上睡著了。 \n 有一種叫做「備受恩寵」的電流通過我的全身。我一廂情願的想,妳一定會喜歡我這張床吧。 \n 妳在我肚子上睡著了,我輕輕拍著妳的背,輕輕調勻我的呼吸,感覺好像和妳又變成一體。像懷孕的時候一樣。 \n 好懷念妳還在我身體裡面的感覺啊。很年輕的時候,我只會想,懷孕應該是很不舒服、很吃力、很不方便、很恐怖吧。 \n 確實,由於年紀太大才第一次懷孕,所以,我經歷的恐怖事件還真像一場難以預料的天災,我們倆都差點送了小命。那些痛苦,我已經不想再回憶了。 \n 話說,肉體上的痛苦,其實是很容易被遺忘的。精神上的折磨比較難。 \n 而我的回憶被歲月訓練已久,已經是一個很正面思考的濾網,會自動過篩掉那些不愉快的部份。和妳共存在一個身體之中的回憶,現在只剩下一種模糊的美感;我記得我常和妳說話,把妳當成一個共患難的朋友,我撫著肚皮彷彿撫摸妳,我在前五個月還沒出問題前,每一天我的精神都是很愉快的。 \n 妳知道,我從小是個很孤獨的小孩,但妳住進來的那一刻開始,我從未感覺到孤單過。 \n 醫學上,那只叫做荷爾蒙的變化。而感情上,那是一種難以抗拒的改變。 \n 今夜妳在我懷裡入睡,妳小小的肚子貼在我的肚子上,讓我似乎又回到了懷孕的時候,沉甸甸扎實實的負荷。 \n 也很像妳剛從保溫箱出來時,我們一起進行早產兒的袋鼠媽媽治療,當時妳只有一千五百公克。我每天到醫院去,讓妳貼著我的肚皮,我們肌膚相親,我一首一首唱歌給妳聽。 \n 我唱「我家門前有小河」,唱「一根紫竹直苗苗」,唱小毛驢,唱平安夜,唱野玫瑰。 \n 我唱歌,以止住我的眼淚與擔憂,我看著妳一天多二十公克、三十公克,慢慢的長大。回憶起來,那些在絕望與希望中掙扎的歲月仍是美好的。我們一起奮鬥過。 \n 今夜,我恍恍惚惚和妳一起睡著了,但我是個神經很敏感的媽媽,只要妳一動,我就會醒來。我睡得很不安穩,但是我很幸福。

  • 《孩子》受侵犯 姚尚德默默療傷

    兒時的傷痛回憶、刻意隱瞞的殘酷真相,卅五歲的默劇演員姚尚德在新作《孩子》中,透過自己胖胖身軀擺弄出默劇肢體,戲謔又殘酷地,自白十二歲那年遭受性侵犯的遭遇,以及他在法國求學時期的情慾、學習默劇等人生經驗。他用這演出爬梳自己,試圖整理出自己何以成為現在的樣子。 \n畢業於法國第三大學戲劇系、在Hippocampe現代默劇中心師承近代默劇之父艾田庫德(Etienne Decroux)的姚尚德,四年前在台灣成立「對‧面劇坊」,專事默劇演出,作品有《PaPa》與《一隻狗失蹤的意義》。 \n姚尚德去年獲邀至身障兒童劇團小可樂果劇團擔任導演,在教學過程中看見「孩子們臉上那沒有陰影的笑臉」,長年來心中的陰影浮現。他終於願意正視自己十二歲那年遭一位老人侵犯的痛苦回憶。姚尚德著手編創《孩子》。 \n「我過去認為,那樣的回憶很可恥。」他一直隱蓋受侵犯的經歷,直到與法國男子發生關係後,「我身體的記憶盒子被打開了」。 \n「這部戲整理了我卅五歲以前的人生。不見得會整理出什麼了不起的頭緒,但或許算是自己給自己的藝術治療吧。」他笑說:「透過一次次的排練,那些痛苦回憶好像昇華了、轉移了,就好像釋懷了,可以理解當時那個老人的心態了。」 \n《孩子》將於十五日至十八日在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