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癌症突變的搜尋結果,共56

  • 抗小細胞肺癌 合併免疫治療勝率升

    抗小細胞肺癌 合併免疫治療勝率升

     一直以來,胰臟癌被稱作「癌中之王」,但肺癌專家認為,「小細胞肺癌」因發現多晚期、惡化快、易轉移、易復發等四大特點,加上過去20年治療無進展,患者五年存活率僅6%,低於胰臟癌的9%,是真正的癌王!

  • 國衛院與羅氏集團簽合作備忘錄

    國衛院與羅氏集團簽合作備忘錄

     國家衛生研究院,14日與羅氏大藥廠簽訂合作備忘錄,一同攜手推動我國個人化精準醫療,透過彼此間的密切合作,協助促進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建立個人化醫療用藥機制及建立國家級健康醫療基因資料庫等,期盼為癌症患者找出最理想的治療方式,同時加速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的發展,與世界先進國家並駕齊驅,共同為國人健康而努力。 \n 來台參與合作備忘錄簽署的羅氏大藥廠全球個人化醫療副總裁Ron Park表示,「身為合作夥伴,為癌症病患追求更好的照護是我們共同的目標,而這個先導計畫代表我們共同營造一個能嘉惠台灣病患、醫師和整個醫療照護環境的承諾」。 \n 為加速達成上述目標,國衛院積極與國內外重要醫療機構及產業界進行合作,並與國際知名藥廠羅氏大藥廠簽訂合作備忘錄,透過雙方資源的整合共享,發揮整體價值之運用綜效。 \n 未來,羅氏將投入資源針對指定癌別病人提供支持,並與國衛院朝下列四個方向共同努力:(一)促進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或該類型相關檢測之普及,包含加速法規審查與健保給付之研議,以期更符合未來精準醫療之需求。(二)個人化醫療用藥機制之建立,協助癌症患者能使用到針對基因突變相對應的治療用藥(MGTO)。(三)建立可永續發展之國家級基因資料庫且於民眾知情同意下與其他國家級健康資料庫結合,並訂定後續資料釋出及產業應用之相關規範。(四)推動運用真實世界證據以做為查驗登記與健保給付之參考。期盼藉由雙方的共同努力,致力為癌症患者提供更好的醫療照護品質,共同創建我國之個人化醫療生態系統。 \n 羅氏大藥廠總經理許藹齡表示,透過這次雙方的共同合作,國衛院展現長期以來在基礎醫學與臨床研究的充沛能量,結合羅氏大藥廠藥物、生物學與資訊科學的領先優勢,共同營造對於癌症患者、臨床醫師和整體醫療照護的優質環境。

  • 駿利亨德森:均衡投資癌症療法

    正當醫界發展出免疫療法來治療全球一些常見的癌症,也有一些生技公司則針對較少數的癌症提供標靶療法。這兩種方式都值得投資人關注,駿利亨德森基金經理人Andy Acker與分析師Dan Lyons及Luyi Guo提出剖析。 \n多年來,免疫療法是許多生物製藥巨頭最龐大的研發支出領域。背後的驅動力是看好市場規模:到2024年,預估這些藥物的年銷售額將在1,250億美元至1,730億美元之間。即便市佔率很小的公司都將從中獲得可觀的利益。 \n但是研發這些可能扭轉生命的療法,即利用人體的免疫系統對抗癌症,是一個緩慢且斷斷續續的過程。例如,今年7月,一家製藥公司宣布其主要免疫療法藥物Opdivo與化療結合使用時,在非鱗狀,非小細胞肺癌的晚期臨床試驗中未能達到主要指標。具體來說,與單獨化療相比,聯合用藥在統計數據上並未提高患者的總生存率。 \n不過Opdivo已經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可用於治療其他類型的癌症,包括晚期腎臟癌和肝癌。此外,在同一晚期試驗中,Opdivo加上另一款免疫腫瘤藥物Yervoy,顯示針對特定腫瘤類型的肺癌患者,總生存率有所提高。但是,這家製藥公司是否能提高治療肺癌的有效性仍是未知數,這樣的不確定性對今年股價造成影響。肺癌是全球最常見的癌症,2018年有210萬個新病例。 \n長期來看,我們對免疫療法的成長潛力保持樂觀。在第二季,Opdivo的銷售額比去年同期成長了12%;而另一家製藥公司所生產的另一款免疫療法藥物Keytruda,則成長了63%。然而在免疫療法持續發展的同時,我們認為有必要考慮其他癌症療法,包括標靶療法。 \n標靶療法是一種精準醫療,透過阻斷造成癌症發展、生長和擴散的特殊分子異常來治療癌症。基因定序的進步使公司能夠更準確地找出且鎖定導致癌症的罕見基因突變。但非所有患者都有這些標靶目標,不過對於具有標靶目標的患者,從解決此類缺陷的藥物所獲得的臨床效益通常是很可觀的。 \n例如一家生技公司致力於發展小分子抑制劑,該公司已開發了一種抑製劑平台可用於關閉胃腸道間質瘤(GIST)的生長。今年8月,這家生技公司締造了正面的晚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其主要藥物可以為末期GIST患者降低85%的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令人驚豔。目前預期該公司將在明年初申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核准。 \n上面的例子是研發標靶療法且加以商業化的眾多生技公司之一。最近,許多公司也開始探索是否可以在一種以上的腫瘤類型中找到這些「靶標」或基因生物標記;其中,Keytruda是第一個成功研發出所謂的「不以組織區分」的療法,並於2017年被FDA批准作為一種新適應症療法,用於治療微衛星高度不穩定性或錯配修復缺陷的實體瘤(當患者的DNA錯配修復系統無法在DNA複製時辨認和修復基因錯誤而引起腫瘤)。在臨床試驗中,有40%具有生物標記的患者(以前對治療無反應的患者)腫瘤縮小或消失。(Keytruda目前在美國已獲准用於20種適應症。) \n在FDA批准的第一個不以組織界定的藥物後,越來越多的此類療法開始上市或正在研發中。例如,在2018年,FDA加速批准了Vitrakvi,這也是2019年初發展此藥的公司被以80億美元、約68%溢價收購的原因之一。同樣在今年,FDA核准了Rozlytrek,具有相似的廣泛適應症的新藥。另有兩家公司也都分別研發不定腫瘤療法,鎖定KRAS蛋白的突變,大約14%的肺癌患者受此影響,也發現於大腸癌和胰臟癌。 \n任何類型的新藥,都存在著風險。過去,進入人類臨床試驗的藥物中有90%未能上市。不過,由於精準療法出現正面的成效,對其他治療無反應的患者,這個療法可望成為重要的里程碑,這是我們相信標靶療法可能被視為一個具成本效益的高價先進藥物的一個原因:鎖定的病患族群越明確,這些患者便越可望受惠。我們認為這是投資人值得關注之處。

  • 個人化癌症治療 行動基因檢測 專家嚴把關

     隨著許多癌症治療技術如癌症疫苗、細胞療法、基因編輯的新突破,治癒癌症彷彿越來越容易。 但問題是這些嶄新療法的效果與患者體質有緊密的關係,每個患者的狀況又都不一樣,有些患者可能稍微調整一下用藥策略就可以,不一定要使用到昂貴的療程,那麼該如何精確快速的知道什麼患者適合什麼治療呢? \n 「個人化癌症治療」要解決的就是以上這些問題,首先將造成腫瘤的癌症基因突變透過基因檢測找出來,並根據腫瘤生物學、癌症基因體學解析個人化的腫瘤基因特徵,透過評估治療最小單位─基因突變,提供根除腫瘤的治療建議,醫學專家即可根據完整腫瘤基因資訊,為患者快速找出最好的治療選擇。 \n 行動基因擅長找出個人化腫瘤基因特徵,並領先國際建立起亞洲人種獨特癌症基因資料庫,提供更符亞洲癌症患者的個人化治療建議;在國際最高規格之CAP實驗室中,行動基因優化品質後的極少量腫瘤檢體,經次世代定序技術(NGS)完成基因解碼,精準檢測癌症基因突變。每份基因檢測報告皆由腫瘤生物學、癌症基因體學及生物資訊分析之專家團隊層層把關,可提供癌症治療用藥建議、癌症復發及抗藥性監控與特定癌症風險評估。行動基因的癌症精準醫療檢測技術已技轉給日本Canon等多家國際大廠。 \n 癌症治療與癌症基因的型態就像迷宮一般複雜難解,透過完整的癌症基因檢測,可快速找到穿越迷宮的捷徑,直達目的地。想了解行動基因如何協助醫師與患者穿越癌症治療的迷宮?請於12月5日至8日至台灣醫療科技展R224攤位,通關密語「行動基因」。

  • 癌症基因檢測是什麼?專業醫師分享三大常見問題

    癌症基因檢測是什麼?專業醫師分享三大常見問題

    據統計,台灣每年新發生癌症人數約10萬人,隨著醫學技術不斷進步,「癌症基因檢測」成為近年關注度極高的議題,事實上「癌症基因檢測」分為兩種,一種是癌症病友用以找到合適的治療方式,或者尋覓更多治療可能;另一種則是消費者用以檢測罹癌傾向與可能,屬於預防性質。 \n \n近年來,隨著標靶藥物、免疫療法等新型態的治療方式越來越多元,針對確診病友的癌症基因檢測討論度更高,然而,光是確診罹癌可能就讓病友心慌不已,面對琳瑯滿目的資訊,很容易無所適從。哪些癌症適合使用?什麼時間點介入最合適?就讓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來分享診間常見的問題。 \n \n問題一:病友可以檢測的癌症基因檢測有哪些?是不是都一樣? \n \n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表示,人體約2萬個基因中,有大約3百多個基因與癌症有高度相關,患有同一種癌症的病友,基因突變點也不盡相同,因此,即使是同一個期別,施以同種藥物的效果也大相逕庭。 \n \n健保給付的是單點式與熱點型的基因檢測,針對該癌別最常見的突變點或基因套組做檢測,然而,這樣的檢測方式雖然比較經濟實惠,但若患者伴隨其他基因的突變,就會較難被發現。楊慕華主任舉例,以肺癌來說,健保給付的基因檢測通常都是確認EGFR點是否有突變,但也看過依循健保治療但效果不彰的案例,因為患者可能帶有其他重要的基因表現,不一定適合使用肺癌藥物治療。 \n \n除了健保給付的基本癌症檢測,病友現在也有越來愈多的選擇,如「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Comprehensive Genomic Profiling),不分癌別,一次針對300個基因檢測,將所有突變一次找出來,為病人配對合適的治療方案,節省寶貴的時間與金錢,不再以癌症種類與期別區分,而是檢視基因突變並給予治療,這也是「精準醫療」的精神所在。 \n \n \n問題二: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在什麼時間點介入比較合適? \n \n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建議,確診或復發轉移時,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都是適合的。然而,先使用健保給付的基因檢測,優先接受常規治療,是比較經濟實惠的作法,後續碰到復發或轉移時,再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突破治療瓶頸,也不至於太遲。楊主任說明,如上題,因為每個病患都可以是獨特的個案,每個人狀況不大相同,可以由自己的門診醫師做建議。 \n \n楊主任分享,曾經有一位50歲的女姓婦人罹患胸腺瘤,在加拿大做了一陣子治療,後來不幸復發,輾轉回到台灣,來到自己的門診,先嘗試過化療、放射治療等,皆無顯著的效果,討論後,楊主任建議病人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最後發現有跨癌別的重要基因突變,改以對應的標靶藥物治療,很快的病情獲得了控制與改善,免去了重複化療之苦。 \n \n問題三:癌症基因檢測是不是不一定能找到可以用的藥物? \n楊慕華主任解釋,市面上的藥物與治療方式隨時都在更新,從研發到正式發表或上市,通常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過往可能沒有找到突變的基因,或曾找到突變基因但當時無藥可用等,然而,現在資訊串聯快速,醫學技術發達,現在可能隨時都有新的發現。楊慕華主任解釋,「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除了可以解碼病人帶有的癌症基因突變,也必須具有時時更新的國際級資料庫,才可以幫病人找到進行中的臨床試驗與尚未發表的新藥,等於給病友更多治療的可能與希望。 \n \n \n選用不同檢測 可能產生不同的報告結果與用藥建議  醫師:應重視 是否具美FDA認證 \n除了常見的幾個問題以外,楊主任建議,現今可使用的基因檢測十分多元,該怎麼選擇可信賴又準確的檢測產品,可能對病患也是一大困擾。楊慕華主任說明,癌症基因檢測一定具有基本的門檻,但若基因公司越有經驗,對醫生來說可靠性也比較高。同樣一塊檢體,會因為送檢過程、資料庫的內容是否有更新,而有不同結果,加上報告會影響醫師判讀與用藥,其實還是選擇有嚴謹的檢測流程的廠商為佳。除此之外,因為美國FDA是現今具有指標性與公信力的認證之一,認證的標準較嚴謹,挑選有FDA認證的基因檢測廠商,自然在檢測的品質與嚴謹度上也會更有保障。 \n \n醫師簡介: \n楊慕華醫師 \n現任:臺北榮民總醫院 腫瘤醫學部 藥物治療科 科主任;陽明大學 副校長兼講座教授 \n學經歷: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及臨床醫學研究所畢業;曾任臺北榮民總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及血液科主任 \n \n

  • 癌症基因檢測是什麼?專業醫師分享三大常見問題

    癌症基因檢測是什麼?專業醫師分享三大常見問題

    據統計,台灣每年新發生癌症人數約10萬人,隨著醫學技術不斷進步,「癌症基因檢測」成為近年關注度極高的議題,事實上「癌症基因檢測」分為兩種,一種是癌症病友用以找到合適的治療方式,或者尋覓更多治療可能;另一種則是消費者用以檢測罹癌傾向與可能,屬於預防性質。 \n \n近年來,隨著標靶藥物、免疫療法等新型態的治療方式越來越多元,針對確診病友的癌症基因檢測討論度更高,然而,光是確診罹癌可能就讓病友心慌不已,面對琳瑯滿目的資訊,很容易無所適從。哪些癌症適合使用?什麼時間點介入最合適?就讓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來分享診間常見的問題。 \n \n問題一:病友可以檢測的癌症基因檢測有哪些?是不是都一樣? \n \n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表示,人體約2萬個基因中,有大約3百多個基因與癌症有高度相關,患有同一種癌症的病友,基因突變點也不盡相同,因此,即使是同一個期別,施以同種藥物的效果也大相逕庭。 \n \n健保給付的是單點式與熱點型的基因檢測,針對該癌別最常見的突變點或基因套組做檢測,然而,這樣的檢測方式雖然比較經濟實惠,但若患者伴隨其他基因的突變,就會較難被發現。楊慕華主任舉例,以肺癌來說,健保給付的基因檢測通常都是確認EGFR點是否有突變,但也看過依循健保治療但效果不彰的案例,因為患者可能帶有其他重要的基因表現,不一定適合使用肺癌藥物治療。 \n \n除了健保給付的基本癌症檢測,病友現在也有越來愈多的選擇,如「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Comprehensive Genomic Profiling),不分癌別,一次針對300個基因檢測,將所有突變一次找出來,為病人配對合適的治療方案,節省寶貴的時間與金錢,不再以癌症種類與期別區分,而是檢視基因突變並給予治療,這也是「精準醫療」的精神所在。 \n \n \n  \n問題二: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在什麼時間點介入比較合適? \n \n台北榮總腫瘤醫學部藥物治療科楊慕華主任建議,確診或復發轉移時,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都是適合的。然而,先使用健保給付的基因檢測,優先接受常規治療,是比較經濟實惠的作法,後續碰到復發或轉移時,再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突破治療瓶頸,也不至於太遲。楊主任說明,如上題,因為每個病患都可以是獨特的個案,每個人狀況不大相同,可以由自己的門診醫師做建議。 \n \n楊主任分享,曾經有一位50歲的女姓婦人罹患胸腺瘤,在加拿大做了一陣子治療,後來不幸復發,輾轉回到台灣,來到自己的門診,先嘗試過化療、放射治療等,皆無顯著的效果,討論後,楊主任建議病人使用「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最後發現有跨癌別的重要基因突變,改以對應的標靶藥物治療,很快的病情獲得了控制與改善,免去了重複化療之苦。 \n \n問題三:癌症基因檢測是不是不一定能找到可以用的藥物? \n楊慕華主任解釋,市面上的藥物與治療方式隨時都在更新,從研發到正式發表或上市,通常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過往可能沒有找到突變的基因,或曾找到突變基因但當時無藥可用等,然而,現在資訊串聯快速,醫學技術發達,現在可能隨時都有新的發現。楊慕華主任解釋,「全方位癌症基因檢測」除了可以解碼病人帶有的癌症基因突變,也必須具有時時更新的國際級資料庫,才可以幫病人找到進行中的臨床試驗與尚未發表的新藥,等於給病友更多治療的可能與希望。 \n \n \n選用不同檢測 可能產生不同的報告結果與用藥建議  醫師:應重視 是否具美FDA認證 \n除了常見的幾個問題以外,楊主任建議,現今可使用的基因檢測十分多元,該怎麼選擇可信賴又準確的檢測產品,可能對病患也是一大困擾。楊慕華主任說明,癌症基因檢測一定具有基本的門檻,但若基因公司越有經驗,對醫生來說可靠性也比較高。同樣一塊檢體,會因為送檢過程、資料庫的內容是否有更新,而有不同結果,加上報告會影響醫師判讀與用藥,其實還是選擇有嚴謹的檢測流程的廠商為佳。除此之外,因為美國FDA是現今具有指標性與公信力的認證之一,認證的標準較嚴謹,挑選有FDA認證的基因檢測廠商,自然在檢測的品質與嚴謹度上也會更有保障。 \n \n \n \n醫師簡介: \n楊慕華醫師 \n現任:臺北榮民總醫院 腫瘤醫學部 藥物治療科 科主任;陽明大學 副校長兼講座教授 \n學經歷: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及臨床醫學研究所畢業;曾任臺北榮民總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及血液科主任 \n

  • 長庚醫院跨國合作 解開藥物過敏謎團

     近年醫學研究已經證實,許多藥物過敏的發生與病患所帶的特殊基因型有關,不過仍有些病患不帶特殊基因型也會產生嚴重過敏反應。為解開這些謎團,長庚醫院與台灣、歐美等國的皮膚藥物過敏研究團隊跨國合作,花了5年的時間,終於解開了這個複雜的藥物過敏機制,確認人體免疫系統中的「特異性T細胞受體(TCR)」,會決定毒殺T細胞的活化,釋放出會引起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 \n 長庚醫院皮膚部主任鐘文宏表示,史蒂文生症候群(SJS)和毒性表皮溶解症(TEN),是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除了皮膚紅疹外,甚至會全身皮膚黏膜起水泡、潰爛,最後引發全身器官衰竭及敗血症。 \n 先前長庚醫院和台灣的研究團隊陸續解開了常見藥物過敏基因,包括:神經藥物卡巴氮平(carbamazepine)、phenytoin及降尿酸藥物allopurinol等,此外,也發現與特殊人類白血球抗原(HLA)或藥物代謝基因型也有很強的關聯性。 \n 不過,會引起人體過敏的藥物有上百種,能有很強的HLA基因型關聯性的過敏藥物例子並不多,而且很多病患不帶特殊人類HLA基因型,服藥後也會產生嚴重過敏反應;另外東方和西方人種的藥物過敏的HLA基因型也有差異。 \n 為解開這複雜致命的藥物過敏調控機制謎團,長庚醫院與台灣、歐美等國的皮膚藥物過敏研究團隊跨國合作,終於解開複雜的藥物過敏機制。鐘文宏解釋,人體有上百萬種的T細胞受體,T細胞受體是人體免疫系統除了HLA以外,能決定對外來抗原(包括藥物、病菌或癌細胞等)產生免疫反應的重要決定因子。人體有上百萬種的T細胞受體,正常情況下負責執掌T細胞面對各種抗原的辨識,辨識後T細胞便進一步活化釋放細胞激素或毒性蛋白,以消滅這些外來的病菌或病變的癌細胞;但當HLA與特異性抗原(包括藥物、病菌或癌細胞等)交替作用後,就可能激發T細胞活化與毒殺反應,進而釋放出引起SJS/TEN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 \n 未來在設計新藥時,可參考不同人種的特殊過敏的HLA或TCR結構,避免設計出雖然很有療效卻會引發嚴重過敏或副作用的藥物。癌症疫苗暨免疫細胞治療核心實驗室教授洪舜郁指出,這項研究成果也啟發他們新的靈感,即可否借力使力,利用SJS/TEN自體性且有效率的T細胞毒殺機轉,導向到癌症治療? \n 長庚研究團隊正積極利用小分子藥物活化特異性毒殺T細胞的研究技術,應用於創新的癌症新抗原T細胞治療,針對突變的癌細胞設計出能活化毒殺T細胞的特異性新抗原,訓練自體活化的T細胞攻擊突變的癌細胞,而不攻擊正常細胞,幫助不同癌種不同基因變異的病人,量身訂做自己的專一性T細胞以對抗癌症。目前這項技術已申請衛福部特管辦法癌症細胞治療,希望不久後的將來,可以運用於臨床治療,造福更多的癌症病患。

  • 亞獅康與韓國胃癌研究團隊合作 進行VARLITINIB二線胃癌研究

    亞獅康-KY(6497)宣布與Korean Cancer Diagnosis & Treatment Enterprise(K-MASTER)簽署協議,合作進行varlitinib合併每周一次paclitaxel於HER1/HER2共同表現、晚期或轉移性二線胃癌病患之1b/2期多中心傘形臨床試驗,旨在評估此治療方式之安全性與有效性。 \n亞獅康-KY表示,胃癌是全球第五大常見之癌症。胃癌在亞洲特別盛行,亞洲地區的胃癌發生率即占全球發生率之74.5%。韓國是胃癌全球年齡標準化發生率最高的國家。韓國精準醫療研究團隊K-MASTER將針對 HER1/HER2共同表現、晚期或轉移性二線胃癌病患進行varlitinib 1b/2期傘形臨床試驗。 \n高麗大學旗下之K-MASTER研究小組由韓國政府資助,有三個主要研究目標:癌症基因定序、韓國癌症患者之臨床試驗及癌症基因組學數據庫之開發。K-MASTER目前已參與16項臨床試驗,其中包括針對特定癌症突變之新藥試驗。 \n這項1b/2期開放性多中心試驗由兩部分組成,預計將招募約400名受試者,根據生物標記分析將受試者分為四個試驗組及一個共同安慰劑對照組。HER1/HER2共同表達之受試者將接受varlitinib合併每周一次paclitaxel之治療,其他試驗組將接受PD1與PI3K-beta抑制劑之治療。 \n該項試驗由韓國延世大學醫學院癌症研究中心(Yonsei Cancer Center)Sun Young Rha教授主導,將在韓國多達十個試驗中心進行研究。亞獅康-KY醫學長謝志逸醫師指出,Varlitinib是HER1和HER2的強效抑制劑,這兩種受器通常在胃癌中都有過度表現的情形。我們很高興這項藥物能受到著名研究團隊K-MASTER的青睞,在這項開創性的試驗中對varlitinib作為二線胃癌之創新療法進行研究。

  • 台美首設實驗室探討精準療法 破解東西方肺癌基因之謎

    台美首設實驗室探討精準療法 破解東西方肺癌基因之謎

    看準陽明大學與臺北榮總的研究量能,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與榮陽團隊合作,首度在台灣成立跨國實驗室,針對肺癌展開為期5年的合作計畫,將探討亞洲與西方人癌症基因的差異,以發展精準治療方法。 \n \n肺癌近來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其死亡率更同時高居台灣及美國所有癌症死亡率之冠。肺腺癌為台美肺癌病患的主要罹患類別,但在基因突變上兩地患者卻有明顯差異。 \n \n台灣多數病患有EGFR(上皮生長因子接受器)基因突變,而美國病患EGFR基因突變比例則明顯較低。由於確認基因突變類型,是臨床上醫師在選擇肺癌治療策略與選擇標靶藥物的前提,基因突變不同也意味著東西方應該要有不同的治療策略。這次台美合作將期望能解答造成這種差異的因素,發展更精確的臨床治療方法。 \n \n美國前紐約州眾議員索拉茲(Stephen J. Solarz)生前對台灣友好,任內多次在國會提出支持台灣的法案,也多次拜訪台灣。索拉茲逝世後,他的夫人妮娜(Nina K. Solarz)繼續支持台灣,以索拉茲名義成立的基金會,多次協助台灣醫師赴美研究。 \n \n陽明大學表示,這次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旗下的癌症研究所,來台設立實驗室,就是在索拉茲紀念基金會的支持下促成。前年基金會與癌症研究所多次來台尋覓合作夥伴,榮陽團隊脫穎而出。 \n \n經過一年多的協商,實驗室終於在今年正式成立,未來美方將會派駐數名科學家進駐陽明大學與臺北榮總,聚焦在肺癌基因體與表關基因差異的研究。 \n \n \n陽明大學指出,這項台美大型合作研究計畫,美方將由癌症研究所胸腔及胃腸道腫瘤部門主任施倫普(David Schrump)、台灣將由陽明大學副校長同時也是腫瘤惡化卓越研究中心主任楊慕華、臺北榮總醫學研究部主任邱士華及病理檢驗部主任周德盈共同主持合作實驗室。 \n \n陽明大學提到,楊慕華的專長為腫瘤分子生物學,邱士華為腫瘤幹細胞專家,周德盈教授為肺癌精準醫學專家。這次合作研究將結合榮陽團隊在基因體科學以及肺癌的病理專長,針對不同人種間腫瘤特性之差異,進行包含腫瘤免疫學、癌症幹細胞、精準醫學的研究。 \n \n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肩負著癌症基礎研究與新藥研發的重任,是美國最重要的癌症研究機構。美方首次在台設立癌症實驗室,除了施倫普親自拜訪榮陽團隊外,索拉茲夫人妮娜及親友蘭迪(Randy Glantz)也親自來台。 \n \n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表示,除了感謝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慧眼獨具選擇榮陽團隊外,也特別感謝美國在台協會、外交部與教育部在台美協商過程中的協助,期許未來雙方合作能有重大突破,以降低肺癌死亡率。 \n \n楊慕華則說,這次合作對於解決當前肺癌面臨的重要課題以及未來治療之發展有重要影響,對於達到台美雙方以及醫病雙贏,值得高度期待。

  • 促成標靶治療成功運用 美三位學者獲唐獎

    2018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由東尼•杭特(Tony Hunter)、布萊恩•德魯克爾(Brian J. Druker)及約翰•曼德森(John Mendelsohn)博士,三位美國知名學者共同獲得,表彰其發現蛋白質酪胺酸之磷酸化,並發現酪胺酸激酶為致癌基因,促成標靶治療在臨床上的成功應用。 \n  \n美國索爾克生物研究所(The Salk Institute)生物學教授杭特博士,出生於英國,是首位發現酪胺酸可以被磷酸化的科學家,因其發現致癌基因Src是一個酪胺酸激酶(TK),此開拓性的發現使他成為整個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研究領域的鼻祖。TKI是標靶治療之原型,對於癌症治療貢獻卓越。 \n  \n杭特於1979年在索爾克生物研究所的大發現,為後來二十年TK致癌基因的活躍研究鋪路,進而發展出各種TKI,爾後四十年,此領域依然蓬勃發展。他也證明癌細胞中,負責訊息傳遞的蛋白質上,酪胺酸被大量磷酸化(tyrosine phosphorylation),顯示這個機制與癌細胞的瘋狂生長息息相關。他和同事巴特•薛弗頓(Bart Sefton)開發出很多抗磷酸酪胺酸的抗體,是研究癌症訊號和找出TKI強而有力的工具。TK的研究領域因杭特而展開,揭開了訊息傳遞研究黃金時代的序幕,並促使下述兩位得獎者能夠以此機制成功研發出標靶藥物,對現今標靶治療功不可沒。 \n  \n美國奧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OHSU)奈特癌症研究所所長德魯克爾博士,成功將imatinib(商品名:基利克Gleevec®)有效運用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把原本必須進行骨髓移植的疾病,變成每天吞口服藥就有機會能治好的疾病。Gleevec®的出現使患者存活率從50%提高至90%,被譽為二十一世紀最成功的癌症標靶治療藥物,並於2006年列為台灣健保給付藥物。 \n  \nGleevec®是第一個成功用於TK標靶治療的小分子抑制劑(TKI),如今已有29種TKI通過臨床試驗而應用於疾病治療。很顯然,德魯克爾首波成功的臨床試驗為標靶治療的時代吹響了號角,各種標靶至今仍不斷推陳出新,而他的貢獻不僅包含了開發,也涉及其應用。 \n  \n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前任校長曼德森博士和戈登•佐藤(Gordon Sato)還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時候,決定採取另一種策略,或許用抗體去阻擋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會是治療癌症有效的方法。EGFR是受體酪胺酸激酶的原型,位於細胞表面,是驅動細胞生長的主要引擎。在很多種癌症中都發現它過量或是因突變而致癌,如乳癌、肺癌、大腸直腸癌、卵巢癌、膀胱癌、頭頸癌及食道癌等。 \n  \n曼德森與團隊進行臨床前研究,進而開發抗EGFR的抗體cetuximab(商品名:爾必得舒Erbitux®)。他不遺於力推動臨床試驗,最終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核准用於大腸癌與頭頸癌的治療。這是第一個利用抗體去抑制受體之TK活性的標靶治療方法,激勵了許多人跟進。現今有許多成功的標靶治療都是針對EGFR。 \n  \n蛋白質酪胺酸磷酸化與酪胺酸激酶的發現,為接下來四十年的研究播下種子,使世人對於細胞生長與癌症發生的基礎原理得以透徹了解。酪胺酸激酶標靶治療的開發徹底改變了醫院治療癌症的方法,成為癌症患者的福音。人們終於敢奢望,癌症終究有一天可以被治癒。唐獎今年的得獎者,對於科學和社會的貢獻無法度量,他們的成就充分展現傑出基礎研究如何轉化成臨床應用,造福全人類。

  • 促成標靶治療成功運用 美3學者獲唐獎

    2018年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今(19)日揭曉,由東尼•杭特(Tony Hunter)博士、布萊恩•德魯克爾(Brian J. Druker)博士及約翰•曼德森(John Mendelsohn)博士等3位美國知名學者共同獲得,表彰其發現蛋白質酪胺酸之磷酸化,並發現酪胺酸激酶為致癌基因,促成標靶治療在臨床上的成功應用。 \n \n美國索爾克生物研究所(The Salk Institute)生物學教授杭特博士,出生於英國,是首位發現酪胺酸可以被磷酸化的科學家,因其發現致癌基因Src是一個酪胺酸激酶(TK),此開拓性的發現使他成為整個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研究領域的鼻祖。TKI是標靶治療之原型,對於癌症治療貢獻卓越。 \n \n杭特於1979年在索爾克生物研究所的大發現,為後來二十年TK致癌基因的活躍研究鋪路,進而發展出各種TKI,爾後四十年,此領域依然蓬勃發展。他也證明癌細胞中,負責訊息傳遞的蛋白質上,酪胺酸被大量磷酸化(tyrosine phosphorylation),顯示這個機制與癌細胞的瘋狂生長息息相關。他和同事巴特•薛弗頓(Bart Sefton)開發出很多抗磷酸酪胺酸的抗體,是研究癌症訊號和找出TKI強而有力的工具。TK的研究領域因杭特而展開,揭開了訊息傳遞研究黃金時代的序幕,並促使下述兩位得獎者能夠以此機制成功研發出標靶藥物,對現今標靶治療功不可沒。 \n \n美國奧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OHSU)奈特癌症研究所所長德魯克爾博士,成功將imatinib(商品名:基利克Gleevec®)有效運用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把原本必須進行骨髓移植的疾病,變成每天吞口服藥就有機會能治好的疾病。Gleevec®的出現使患者存活率從50%提高至90%,被譽為二十一世紀最成功的癌症標靶治療藥物,並於2006年列為台灣健保給付藥物。 \n \nGleevec®是第一個成功用於TK標靶治療的小分子抑制劑(TKI),如今已有29種TKI通過臨床試驗而應用於疾病治療。很顯然,德魯克爾首波成功的臨床試驗為標靶治療的時代吹響了號角,各種標靶至今仍不斷推陳出新,而他的貢獻不僅包含了開發,也涉及其應用。 \n \n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前任校長曼德森博士和戈登•佐藤(Gordon Sato)還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時候,決定採取另一種策略,或許用抗體去阻擋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會是治療癌症有效的方法。EGFR是受體酪胺酸激酶的原型,位於細胞表面,是驅動細胞生長的主要引擎。在很多種癌症中都發現它過量或是因突變而致癌,如乳癌、肺癌、大腸直腸癌、卵巢癌、膀胱癌、頭頸癌及食道癌等。 \n \n曼德森與團隊進行臨床前研究,進而開發抗EGFR的抗體cetuximab(商品名:爾必得舒Erbitux®)。他不遺於力推動臨床試驗,最終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核准用於大腸癌與頭頸癌的治療。這是第一個利用抗體去抑制受體之TK活性的標靶治療方法,激勵了許多人跟進。現今有許多成功的標靶治療都是針對EGFR。 \n \n蛋白質酪胺酸磷酸化與酪胺酸激酶的發現,為接下來四十年的研究播下種子,使世人對於細胞生長與癌症發生的基礎原理得以透徹了解。酪胺酸激酶標靶治療的開發徹底改變了醫院治療癌症的方法,成為癌症患者的福音。人們終於敢奢望,癌症終究有一天可以被治癒。唐獎今年的得獎者,對於科學和社會的貢獻無法度量,他們的成就充分展現傑出基礎研究如何轉化成臨床應用,造福全人類。

  • 全球首例!癌末被宣告剩3年可活 她透過新療法成功治癒

    全球首例!癌末被宣告剩3年可活 她透過新療法成功治癒

    癌症無疑是當今醫學上最棘手的疾病,治療癌症的方法仍持續在發展中。近來國外學術期刊刊登一宗病例,一位癌症末期患者,原被醫生認定只剩3年壽命,但後來她接受新的免疫療法進行治療,結果竟奇蹟般地讓癌細胞消失,成為全球首宗用此新療法成功治癒的個案。 \n \n綜合外媒報導,今年52歲的帕金斯(Judy Perkins),於2003年被診斷出罹患乳腺癌,之後她接受乳房切除術,並平安地度過10年;未料就在某次覆診中發現癌症復發,很快地癌細胞移轉到肝臟和身體其它部位,期間雖試過數種化療及藥物仍未有效阻止,那時醫生告訴她只剩3年可活。 \n \n深受打擊的帕金斯,辭掉工作、開始安排後事,並計畫如何在剩下的時間內,完成人生遺願清單,盼望在死亡來臨前,能再做些什麼;然而身體的劇痛,又讓她難以行動,身心都相當煎熬。 \n \n後來,帕金斯獲挑選參與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研發新的免疫療法試驗。幸運的是,在接受治療後沒多久,帕金斯的腫瘤竟不見;2年過去,她身上完全未發現任何癌細胞,這對醫界與帕金斯來說,都是一件令人振奮的消息。 \n \n關於此種新免疫療法,首先醫療團隊取得帕金斯的癌症樣本做化驗,進一步分析DNA找出其突變,最後鎖定4組會產生異常蛋白質的突變基因。 \n \n接著,醫療團隊抽取帕金斯的腫瘤浸潤淋巴細胞(tumor infiltrating lymphocytes,TILs),在實驗室中進行大量培植,篩選出最能有效分辨出異常蛋白質並殺死癌細胞的TILs,再將為數約800億的免疫細胞注入帕金斯體內;同時,她還搭配服用一種叫做Pembrolizumab的抗癌藥物,幫助免疫系統攻擊癌症。經過42周,帕金斯體內已完全沒有癌細胞。 \n \n帕金斯成功抗癌的案例近來被刊登在英國學術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中,對許多晚期的乳腺癌患者及其它難以治療的癌症病患來說,燃起一股希望。不過,英國癌症研究所的Alan Melcher教授表示,這種新療法複雜且昂貴,最重大的問題是,醫生必須在患者的腫瘤中,找到足夠的腫瘤浸潤淋巴細胞。 \n \n目前研究人員正計畫進行大型的臨床實驗,來評估治療的有效性,這種免疫療法仍屬實驗性,離常規療法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n

  • 疾病控制率六成以上 生華科乳癌新藥 驚艷醫學年會

     生華科(6492)表示,旗下乳癌新藥CX-5461一/二期人體臨床試驗,結果疾病控制率(DCR)高達六成以上,而帶有BRCA2基因突變的乳癌病患,腫瘤更已縮小近八成。由於臨床數據報喜,未來會投以最佳劑量及最適合的給藥方式進行臨床,預期CX-5461將能針對腫瘤基因突變進行精準治療,並應用於多種癌症的治療。 \n 生華科該項臨床結果已於昨(6)日在巴黎舉行的第16屆歐洲腫瘤醫學會(ESMO,與美國ASCO、AACR並稱全球三大癌症醫學會)之TAT標靶抗癌國際大會上,由合作夥伴-加拿大國家級癌症臨床研究機構CCTG,以最高層級口頭報告形式進行發表。 \n 生華科總經理宋台生指出,此次臨床數據展現出CX-5461的兩個關鍵價值,第一個就是對於已經經過多次放射線治療和化療產生抗藥性的癌症病患,CX-5461具有緩解疾病及延長病人生命的效果。第二個價值就是CX-5461是屬於最新抗癌的作用機轉,也就是First-in-Class(市場首見)的新藥,將有助於加速未來FDA藥證的審核以及藥品上市後的競爭力。

  • 免疫細胞療法邁步 肺癌新曙光

    免疫細胞療法邁步 肺癌新曙光

     在PM2.5、二手菸、油煙及家族肺癌病史等因素影響,台灣罹患肺癌人數正逐年攀高,據癌症登記資料統計,有7成4的肺癌患者發現時已為晚期。據了解,國內目前有業者以自體免疫殺手細胞療法,大量培殖免疫細胞來對抗癌細胞,已通過台灣衛福部首例細胞治療臨床,對象以接受化療或標靶治療失敗後的第四期肺癌患者,被視為絕症的肺癌晚期,可能有新的治療方式。 \n 採訪到三軍總醫院胸腔內科彭萬誠醫師表示,肺癌死亡率高居癌症第一,進入肺癌晚期的患者,若無基因突變,大多進行化療,但副作用常常造成患者無法忍受,甚至痛不欲生;而有基因突變者,可採標靶治療,副作用雖低於化療,但還是有皮膚起疹、腸胃不適等症狀,且經過9-10個月的治療,癌細胞將產生抗藥性,仍須面對化療一途。因此,近年興起的免疫療法,已被視為最能補足過去治療缺失的方法。除了使用單株抗體喚醒自身抗癌免疫力外,使用大量培殖自體的免疫細胞來對抗癌細胞,也是一種具有潛力的治療方式。 \n 據調查,國內已有第一例自體免疫細胞療法進入第二期臨床試驗,該臨床試驗遵循國際法規,設有數據與安全監測小組(DSMC),除了取得病患的醫療數據,更對病患生活品質做評估,在觀察療效外更期盼能改善癌末患者的痛苦指數。此試驗於民國96年完成臨床第一期的安全性測試,目前正執行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主要是透過採集患者的周邊血液,經過培養增殖後,將免疫細胞的數量提升,含有NK細胞、T細胞及等多種免疫細胞,再輸注回患者體內。目前已取得台灣、中國及美國專利證書。 \n 免疫細胞治療在許多先進國家已累積多年的臨床經驗,而台灣近年來開放附屬條款同意癌症末期患者可進行免疫細胞治療,在有限的條件限制下,目前已合法進行相關試驗。站在人道與學術的立場,希望免疫細胞療法能有持續性的進展,為癌症病患帶來新的治療方式,也給醫生面對治療末期癌症病人時,多一項治療利器。

  • 血液檢測大突破 可提早發現8種癌症

    血液檢測大突破 可提早發現8種癌症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日前在血液檢測研究上做出大突破,可利用血液檢測,在病人癌症初期,就能夠提早檢查出8種癌症,包含卵巢癌、肝癌、胃癌、胰臟癌、食道癌、直腸癌、肺癌與乳癌,讓民眾可以盡早做出治療。 \n \n據外媒報導,這一種新的癌症血液檢測方法叫做CancerSEEK,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針對1005位癌症患者進行實驗,發現卵巢癌最易檢出,另外肝癌、胃癌、胰臟癌、食道癌、直腸癌、肺癌與乳癌也都能檢測到,準確率約為70%,另外有83%可檢測出癌細胞的位置。 \n \nCancerSEEK是非侵入性的檢測方法,根據16個癌症基因的DNA突變,還有8種循環蛋白質指標水平進行分析,一但患者罹癌,這些突變的DNA與蛋白質就會進入血液中,讓人盡早發現治療,研究人員則指出,CancerSEEK的最終目標是在出現癌症症狀前,及早發現。 \n \n而目前CancerSEEK檢測費用約為500美元(新台幣1萬4801元),不過在廣泛應用前,還需要進一步研究它的準確性,以及提高準確率。

  • 興大研究發現金屬「銥」 可作為癌症標靶藥物

    興大研究發現金屬「銥」 可作為癌症標靶藥物

    中興大學生醫工程研究所教授王惠民團隊,透過國際合作與香港浸信大學和澳門大學,發現稀有貴重金屬銥,可作為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抑制與癌症有關的突變基因,經小鼠實驗證實,對於腎癌的腫癌生長能發揮抑制作用。研究成果日前刊登於《化學科學》(Chemical Science)。 \n \n王惠民表示,靶向治療是抗癌藥物研究的熱點,是精準醫療的核心,也是一種應用患者的基因及蛋白信息去預防、診斷及治療癌症的新穎療法。而腫瘤的靶向治療,是指用藥物或其他的一些物質經干預特殊分子(靶分子)的方式來阻斷腫瘤的生長及轉移,而這種靶分子往往參與了腫瘤的生長、浸潤及轉移等。其團隊投入靶分子製作多年,至今已研發出不少先期的指標性臨床藥物。 \n \n王惠民教授指出,RAF激酶為已知的致癌基因,於哺乳動物中存有三種RAF激酶亞型(A-RAF、B-RAF與C-RAF),而RAF激酶蛋白質在細胞中扮演癌症相關基因訊息傳遞的關鍵角色,這些訊息傳遞是細胞內調控生長週期、基因表達、存活與分化的主要途徑。然而在癌症細胞中,因上游受體蛋白或該途徑中關鍵蛋白的突變或過度表達,會造成RAS/RAF/MEK/ERK訊息傳導的異常活化,使得細胞進行不正常的增殖,導致腫瘤的形成。 \n \n科學家們在西元1803年首次發現金屬「銥」。貴金屬中的銥與鉑熔點都超過攝氏兩千四百度,圴是目前最耐腐蝕的金屬;地球上雖然少見,但可常用於工業的催化反應中,而且在隕石的含量非常豐富。其團隊近期的研究發現,銥金屬可以抑制與癌症有關的突變基因H-Ras/Raf-1,鉛銥化合物在體外和體內表現出對H-Ras / Raf-1及其信號通路的有效抑制,並減少下游產物的生成。 \n \n此外,在動物實驗裡更證實小鼠的腎癌異種移植中,鉛銥化合物可以抑制腫瘤生長,有趣的是,在眾多異構物當中,異構體在生物測定中具更優異的效力。這些化合物在未來有潛力發展成更有效的Ras/Raf抑制劑,用於治療腎癌,或是其他不當增生性的疾病。銥可提供新的標靶藥物選擇,並以全新的方式攻擊癌細胞;因為不與生物組織反應,也不可相溶,人體難以吸收,所以可成為安全使用的範例,且幾乎沒有副作用的影響。 \n \n王惠民教授表示,在日常生活中,金屬或金屬化合物使用於鍋碗瓢盆,還有作為支撐物或是飾品等;而在此研究中,該團隊使用了金屬化合物,作為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顛覆了一般大眾對金屬的印象,同時也顯示科學的無所不在與廣泛的應用領域。

  • 《先探投資週刊》精準醫療長線發展在大數據

    《先探投資週刊》精準醫療長線發展在大數據

    談精準醫療絕對與基因定序脫不了關係,因為有了次世代的基因定序,讓醫療的精準度愈來愈高,然判定病患的致癌基因及未來治療方式,大數據的建立是關鍵。 \n \n任何的醫療行為都講究精準,而精準醫療一直是近年來的熱門話題,尤其,在二○○○年首個人類全基因體約三○億個DNA鹼基序列解碼基因定序之後,在專業技術的精進下,次世代的基因定序再為精準醫療畫上一筆;國內很多的基因檢測公司都以「未病」為主,篩檢可能產生癌症的基因;然真正落實在「已病」的治療行為卻不多見,而根據已病的數據,建立未來藥物研發方向者又更少;因此針對已病者的數據,建立經過認證可供藥物研發的大數據,將是精準醫療長期發展的關鍵。 \n \n精準醫療三大要素不可少 \n \n而施行精準醫療,必須具備三大要素,第一、就是可靠的生物標記,而這個生物標記就是引發癌症的突變基因,有了這些生物標記,即可篩檢出病患有沒有這些突變基因,而針對這個突變基因尋找有無針對該基因的治療藥物,予以投藥。 \n \n有了生物標記,自然還需有第二、精準的檢測平台,因為即便病患確實擁有某個引發癌症的突變基因,但是如何在一大群的基因中撈出造成腫瘤的突變基因是一大難題,尤其進行檢測耗時,如何精準的選定某些基因(多重基因檢測)並依據診斷發現為其選擇最適合的藥物;敏感又有效率的次世代定序(NGS)檢驗平台,能從微量的標本中找出患者腫瘤的突變基因。(全文未完) \n \n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949期》便利商店及各大書店均有販售。

  • 精準分析癌症密碼 治癌不走冤枉路

    罹患胰臟癌的病人發現肺部轉移,改用「乳癌」標靶藥,不到3天即可下床行走;也有乳癌患者經過檢測而換用肝癌用藥而控制病情,不同的癌症改用不同用藥不是「變魔術」,而是近年來日趨流行的「精準醫學」! \n \n 癌症不是絕症!找對治療用藥最重要,「精準醫學」不是花俏治療而是透過基因檢測,找到最適切用藥,做到「對症下藥」!目前國內已有2、30家檢測單位,提供民眾選擇,只是各家水平不一。 \n \n 國內最大癌症基因檢測公司提出去年的檢測結果,以肺癌為例,採用35個標的基因檢測,發現50%病患找到肺癌用藥、31%病患找到其他癌種用藥。較為複雜的乳癌、卵巢癌、肝癌患者,若以400個基因檢測,60%找到已核准的用藥、30%找到其他癌症藥物。 \n \n 該公司技術長陳淑貞博士表示,癌症基因的突變程度不一,讓有些標靶用藥並非真正有效,反而選擇其他癌種用藥更有效果。陳淑貞強調,精準檢測可以避免因「猜錯」而浪費檢體,不讓病人多繞治療的「冤枉路」。 \n \n 衛福部台中醫院血液腫瘤科醫生陳駿逸表示, 大部分乳癌用病理科的報告,已可協助治療的選擇。然而乳癌是多重基因突變,導致細胞訊息傳遞路徑出現異常的癌變,有的是少數基因突變、也有治療後的抗藥性等,基因檢測分析能夠幫助醫師找到致癌密碼。 \n \n 陳駿逸指出,有一位乳癌病患先以荷爾蒙治療沒有療效,經過基因檢測確認標靶HER2基因表達呈現陽性後,才知道不適合荷爾蒙治療。陳淑貞認為,精準醫療是全新的治癌觀念,根據檢測70%可以找到健保的癌症用藥,值得民眾參考,以減少抗癌痛苦與身心傷害。

  • 逾6成罹癌原因 只是運氣不好?

    逾6成罹癌原因 只是運氣不好?

    癌症已經多年高居台灣死因之首,坊間資訊多將癌症發生原因歸為遺傳和環境因素,但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兩位學者突破性的研究卻顯示,逾半癌症發生原因可能只是運氣不佳而已。 \n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學教授Cristian Tomasetti與癌症遺傳專家Bert Vogelstein多年統計研究癌症發生的原因。以往認為癌症發生主要因素是環境與遺傳,但在分析48億人涵蓋69個國家的統計數據後,最新研究結果認為DNA複製過程的突變才是癌症發生對主要的原因,他們發布在《科學》雜誌的研究成果說明29%的癌症相關突變歸因於環境因素,5%來自遺傳因素,66%則是源於DNA複製隨機錯誤。 \n這種顛覆的研究成果也說明了存在許多人心中的疑慮,那就是每年有大量癌症病患,不抽菸經常運動,飲食均衡而且健康,避開一切可能致癌的行為與活動,但是還是避免不了癌症侵襲。所以癌症發生主因是人類DNA複製過程中隨機錯誤導致的細胞變異。主持這項研究的Tomasetti甚至說明這種變異是人類演化要付出的代價。 \n如果這項研究成果廣為學術界接受,未來從事癌症與預防癌症發生的研究方向要大轉彎了。不過將癌症主要原因歸咎於運氣不佳,一開始就飽受各方攻擊,也有發表在權威的《自然》雜誌上的大規模重量級研究顯示相反結果。無論如何,癌症還有許多未解之謎,如果就此拋棄健康的生活習慣與均衡的飲食,那能找上門的疾病遠遠不只癌正一種。 \n

  • 啥!66%癌症是「運氣不好」造成

    啥!66%癌症是「運氣不好」造成

    今天是4月1日「愚人節」,然近來有個醫學研究結果發表,可能會讓有些人感到困惑!過往研究得知,癌症原因不外乎抽菸、喝酒或家族遺傳等,然據最新研究發現,近2/3的癌症導因於隨機誤差(random errors),也就是病患自己「運氣差」。 \n \n國際抗癌聯盟(UICC)指出,癌症每年在全球導致超過800萬人死亡!每年衛福部國民健康署都會公佈國人十大死因排行榜,癌症已連續34高居排行榜龍頭。雖說醫學科技進步,然面對至今無解的癌症,也是束手無策。對於癌症患者及其家人,這都是生命中之苦。 \n \n《CNN》報導,近來發表在《科學》(Science)期刊的研究顛覆過往人印象,66%罹患癌症只能怪自己運氣差。此研究主持人為約翰霍普金斯金梅爾癌症中心(Johns Hopkins Kimmel Cancer Center)的科學家伯特.沃格爾斯坦(Bert Vogelstein)和克里斯蒂安.托馬西蒂(Cristian Tomasetti)。 \n \n據最新研究,當細胞分裂時,同時也會複製DNA,使得每個新生細胞都具有原來的遺傳物質。然每次發生這種DNA複製時,勢必存在產生誤差的風險,造成所謂的「突變」,而在某些情況下,這些誤差就是導致癌症的重要因子。 \n \n研究指出,發現不同的癌症,這些因素的佔比也有所不同。66%癌症來自隨機誤差(運氣不好)造成的突變,另29%是由於外在環境因素造成的,其餘的5%則是遺傳。 \n \n此外,罹患肺癌大多環境因素的結果,也可能是患者抽煙所導致,然絕大多數兒童罹患癌症,則大多數比例是因為運氣不好的基因突變。研究人員指出,孩童罹患癌症,愛子心切的父母總會歸罪自己,然事實上,就醫學研究發現,「無論父母做了什麼,孩子罹患癌症都還是會發生」。 \n \n兩位研究主持人表示,「無論外在或內在因素有多麼地完美,存有風險的癌症還至今仍是是無法避免的。」然這份研究結果發表後,引發不少外界不少爭議討論,有醫學界質疑罹患癌症因素很多,包括個人生活習慣、環境,不能大多歸因於「運氣不好」。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