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發布緊急命令的搜尋結果,共57

  • 難道不需要緊急命令法防堵法治破口?

    難道不需要緊急命令法防堵法治破口?

     緊急命令法,不是緊急命令,而是控制緊急命令的法律。  緊急命令與緊急命令法,都是憲法規定的防疫機制。憲法授權總統得經行政院會議通過發布緊急命令以避免包括疫癘在內的緊急危難,但須於發布命令後十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這是該由總統發布的緊急命令。  那緊急命令法呢?依憲法,立法院應制定緊急命令法對於總統發布緊急命令法進行控制。立法院至今未曾制定緊急命令法,來規範發布緊急命令的詳細程序、層級定位、效力期間、發布補充命令之限制、國會監督方法等等制度性的控制,以防止緊急權力的誤用或濫用。《憲法增修條文》雖已放寬限制,沒有緊急命令法,總統也可發布緊急命令,但立法院非即無需另行制定緊急命令法,也不能以為立法院不能制定緊急命令法,來確保緊急命令不會逾越權力界限。  921地震時李登輝總統曾經發布緊急命令,之後大法官以釋字第543號解釋,道出了緊急命令的制度原理,總統依憲法授權發布之緊急命令,具有暫時替代或變更法律之效力。即使憲法規定簡略,該號解釋仍據以勾勒出緊急命令權應有的憲法界限,補充了因欠缺緊急命令法而留下的空白。但這畢竟只是司法解釋,不能取代法律。周延的緊急命令法制,仍需要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妥為建立。  也許有人會問,在COVID-19疫癘出現之後,立法院緊急制定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之後,還需要緊急命令法嗎?答案是,當然需要!因為這項特別條例並不是緊急命令法,完全不具備控制緊急命令的功能。  現有的防疫特別條例,其實是用寬泛授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方式作為疫情的緊急因應之道,毋須總統另頒緊急命令;綜觀特別條例的內容,所授與的是一張權力的空白支票,特別是第7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  用「必要」2字,所授與的權力包山包海,正是為何指揮中心連法規命令都未發布就可宣布全國進入第三級管制狀態,可以不許醫院採用方艙模式抗疫,可以決定民間可否及如何採買進口疫苗,可以隨時增減其條件與程序,可以決定分配疫苗的數量與接種順序,可以決定人民使用什麼疫苗…說不定還會要求人民必須接種,拒絕接種將有處罰?還有宣布進入第四級管制的權力,將是比戒嚴還要嚴格的生活管制!  這第7條授與的權力,究竟範圍到哪裡?受什麼程序控制?如果沒有,那就是因為授權法替代了緊急命令,卻缺乏立法建立制度性的控制可加遵循的緣故。  憲法上緊急命令的規定雖然簡略,但還設有行政院會議的事前制衡、立法院的事後制衡,提及了早就該立而至今未立的緊急命令法。現在立法院制定的防疫特別條例,對於指揮中心的授權無際無邊,卻毫無制衡機制,豈無法治破口的顧慮?  立法院與行政院在權力分立制度中有制衡的作用,授權行政部門緊急應變,絕不能漫無控制。因為政黨同一使得立法失去制衡作用,只知為行政背書,甚至是用空白授權加以擁戴時,恐怕就是權力分立失能,民主政治走向專制,將要步上一黨獨裁的前兆了。台灣是從一黨專政走向開明專制,才再進行民主化的,現在是要走回頭路了嗎?想想看,還記得上次立法院對於行政部門發揮制衡作用是什麼時候嗎?  所以必須追問,立法院何時才要制定緊急命令法,規範緊急權力的授權對象、命令的範圍、命令效力的控制、命令期間的控制、命令發布程序的控制等等。免得人們就像回到戒嚴時代一樣,雖然置身於非常時期,慢慢地即使非常成為正常也毫無知覺呢!(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 時論廣場》難道不需要緊急命令法防堵法治破口?(李念祖)

    時論廣場》難道不需要緊急命令法防堵法治破口?(李念祖)

     緊急命令法,不是緊急命令,而是控制緊急命令的法律。  緊急命令與緊急命令法,都是憲法規定的防疫機制。憲法授權總統得經行政院會議通過發布緊急命令以避免包括疫癘在內的緊急危難,但是須於發布命令後十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這是該由總統發布的緊急命令。  那緊急命令法呢?依憲法,立法院應制定緊急命令法對於總統發布緊急命令法進行控制。立法院至今未曾制定緊急命令法,來規範發布緊急命令的詳細程序、層級定位、效力期間、發布補充命令之限制、國會監督方法等等制度性的控制,以防止緊急權力的誤用或濫用。《憲法增修條文》雖已放寬限制,沒有緊急命令法,總統也可發布緊急命令,但立法院非即無需另行制定緊急命令法,也不能以為立法院不能制定緊急命令法,來確保緊急命令不會逾越權力界限。  921地震時李登輝總統曾經發布緊急命令,之後大法官以釋字第543號解釋,道出了緊急命令的制度原理,總統依憲法授權發布之緊急命令,具有暫時替代或變更法律之效力。即使憲法規定簡略,該號解釋仍據以勾勒出緊急命令權應有的憲法界限,補充了因欠缺緊急命令法而留下的空白。但這畢竟只是司法解釋,不能取代法律。周延的緊急命令法制,仍需要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妥為建立。  也許有人會問,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疫癘出現之後,立法院緊急制定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之後,還需要緊急命令法嗎?答案是,當然需要!因為這項特別條例並不是緊急命令法,完全不具備控制緊急命令的功能。  現有的防疫特別條例,其實是用寬泛授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方式作為疫情的緊急因應之道,毋須總統另頒緊急命令;綜觀特別條例的內容,所授與的是一張權力的空白支票,特別是第7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  用「必要」2字,所授與的權力包山包海,正就是為何指揮中心連法規命令都未發布就可宣布全國進入第三級管制狀態,可以不許醫院採用方艙模式抗疫,可以決定民間可否及如何採買進口疫苗,可以隨時增減其條件與程序,可以決定分配疫苗的數量與接種順序,可以決定人民使用什麼疫苗……說不定還會要求人民必須接種,拒絕接種將有處罰?還有宣布進入第四級管制的權力,將是比戒嚴還要嚴格的生活管制!  試問,這第7條授與的權力,究竟範圍到哪裡?受什麼程序控制?如果沒有,那就是因為授權法替代了緊急命令,卻缺乏立法建立制度性的控制可加遵循的緣故。  憲法上緊急命令的規定雖然簡略,但還設有行政院會議的事前制衡、立法院的事後制衡,提及了早就該立而至今未立的緊急命令法。現在立法院制定的防疫特別條例,對於指揮中心的授權無際無邊,卻毫無制衡機制,豈無法治破口的顧慮?  立法院與行政院在權力分立制度中有制衡的作用,授權行政部門緊急應變,絕不能漫無控制。因為政黨同一使得立法失去制衡作用,只知為行政背書,甚至是用空白授權加以擁戴的時候,恐怕就是權力分立失能,民主政治走向專制,將要步上一黨獨裁的前兆了。台灣是從一黨專政走向開明專制,才再進行民主化的,現在是要走回頭路了嗎?想想看,還記得上次立法院對於行政部門發揮制衡作用是什麼時候嗎?  所以必須追問,立法院何時才要制定緊急命令法,規範緊急權力的授權對象、命令的範圍、命令效力的控制、命令期間的控制、命令發布程序的控制等等。免得人們就像回到戒嚴時代一樣,雖然置身於非常時期,慢慢地即使非常成為正常也毫無知覺呢!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 《國際經濟》日企憂疫情5月入高峰 新緊急狀態將擊垮業績

    新冠疫情對日本經濟影響的最新發展方面,根據路透社的調查,大多數日企認為,日本社會已進入第四波新冠病毒擴散期,疫情在五月份會進入高峰。至於因抑制新冠肺炎而再宣布緊急狀態,殺傷力更會大大影響到業績表現。 迄今,與其它主要國際經濟體相較,日本新冠染疫者數雖少很多,但新一波的疫情,卻讓新確診數量急速攀升。 此調查中發現,日本在七大工業國內,由於民眾缺乏對新冠病毒危機感,因此將引爆另波感染潮。 同時,這些日企也預測疫情會在五月攀頂,因適逢四月底開始,長達一周的黃金假期。不過,業績也沒什麼好期待的,因為民間消費始終無法完全放開下,復甦之路也就相對遙遠。 但最致命的一擊,恐怕還是中央政府為遏制疫情,所發布的緊急狀態命令。開業時間以及防疫措施等,又會讓慘兮兮的營業額捉襟見肘。 路透社在2日至13日的調研中發現,有高達59%日本商家,其營收會受到緊急狀態影響。 一家化學製造日企表示,因為疫情所至,目前餐飲與旅遊業已經非常緊繃,萬一新的一波疫情再度來襲,搞不好會是致命的一擊。 一家大型批發日企也認為,另波疫情外加緊急狀態的話,公司對資本支出與生產輸出方面,將會更加嚴謹考量。 其實,受傷最重的日本餐飲業與旅遊業,目前的營運壓力還是很大。 若按產業來看,日企非製造業者,像是躉售,批發,運輸,公共設施族群等,有高達三分之二認為,再來實行緊急狀況的話,業績一定垮。 不過,還是有差不多四分之三日企表示,疫情沒有影響到自己在2022年四月開始的新財年時,所預定的員工招募計畫 同時,大約有五分之一日企會凍結或縮減人力,而僅十分之一打算再增聘人手。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日企,正有意要進行裁員。 正如一家紙業製造日企所言,本財年基本上不召新人,目前生意很難做情況下,因此2022財年人力需求,應該也會大幅減少。

  • 該制定緊急命令法了!

    該制定緊急命令法了!

     「緊急命令法」是什麼?請讀憲法!  《中華民國憲法》第43條規定:「國家遇有天然災害、癘疫,或國家財政經濟上有重大變故,須為急速處分時,總統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依緊急命令法,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但須於發布命令後一個月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此條要求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作為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依據。新冠肺炎疫病來襲,就是所稱之「癘疫」,是個可以發布緊急命令的原因;但是由於立法院從未制定緊急命令法,所以根據此條規定,雖有癘疫,仍不具備發布緊急命令的條件。但因《憲法增修條文》尚有新的規定,人們似已忘了43條的存在。  《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是:「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不受憲法第43條之限制。但須於發布命令後10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其中看不到「癘疫」兩字,但若是癘疫形成緊急危難或是財政經濟上的重大變故時,仍然可以發布緊急命令。由於此條也未再規定「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作為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條件,總統並非不能據之逕行發布緊急命令。  3月的時候,有人呼籲總統,應考慮發布緊急命令,以因應情勢越趨嚴峻的疫情,但也有反對的聲音,因為擔心發布之後無異授與行政部門不易控制的權力。當時總統曾經表示,緊急命令帶有威權色彩,目前國家的情勢並未達到難以控制的程度,所以不予考慮。  總統非到必要不肯動用緊急命令權力,是件好事。  但是當前政府控制疫情的法律依據何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則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  如果行政部門認為,有此項規定授權,主管機關的預防或控制措施已可不受任何現行法律的控制的話,哪還需要總統動用緊急命令呢?  如此解釋法律的授權規定,就是張空白支票,行政部門自信已有無限提款權,授權額度比緊急命令還大。  如果發布緊急命令顯得威權,行政部門擁有一張無限提款權的空白支票,又該怎麼形容呢?  這樣看來,可以發現立法院還至少有兩份沒做的重要功課!  第一份功課是制定「緊急命令法」。增修條文不加規定,立法院也該依憲法意旨立法以求審慎。至於緊急命令法的內容,像是緊急命令起草的程序如何?大法官說行政院會議議決是緊急命令事前的僅有制衡(釋419),應如何審查而為議決?緊急命令應如何發布?立法院10日內同意追認,與法律之位階與適用關係如何?可以違反憲法嗎?限制人權應如何先經法院同意?緊急命令之效期如何?應如何定期檢討,以免一時竟成永恆?立法院不予追認而立即失效之後,既有的措施如何善後,全都是該完成的作業。  第二份功課,是「法律授權命令法」。也就是針對一般委任立法進行必要的規範,例如如何區分憲法保留、國會保留與法律保留事項?委任立法與其他法律的適用關係?委任立法可以牴觸既有的法律嗎?可以限制人權嗎?應如何預防行政部門制定委任立法逾越授權?逾越時如何處理?等等也都是該寫的作業。  兩份作業也不妨一次做完,那麼緊急命令法可能就會成為法律授權命令法之中的一個特殊章節,以規範總統應付國家緊急事態的需要,而與一般的委任立法,有所區別。  根據防疫的經驗,立法院該要補做功課了吧!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所教授)

  • 中時專欄:李念祖》該制定緊急命令法了!

    中時專欄:李念祖》該制定緊急命令法了!

    「緊急命令法」是什麼?請讀憲法! 《中華民國憲法》第43條規定:「國家遇有天然災害、癘疫,或國家財政經濟上有重大變故,須為急速處分時,總統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依緊急命令法,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但須於發布命令後一個月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此條要求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作為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依據。新冠肺炎疫病來襲,就是所稱之「癘疫」,是個可以發布緊急命令的原因;但是由於立法院從未制定緊急命令法,所以根據此條規定,雖有癘疫,仍不具備發布緊急命令的條件。但因《憲法增修條文》尚有新的規定,人們似已忘了43條的存在。 《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是:「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不受憲法第43條之限制。但須於發布命令後10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其中看不到「癘疫」兩字,但若是癘疫形成緊急危難或是財政經濟上的重大變故時,仍然可以發布緊急命令。由於此條也未再規定「立法院制定緊急命令法」作為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條件,總統並非不能據之逕行發布緊急命令。  3月的時候,有人呼籲總統,應考慮發布緊急命令,以因應情勢越趨嚴峻的疫情,但也有反對的聲音,因為擔心發布之後無異授與行政部門不易控制的權力。當時總統曾經表示,緊急命令帶有威權色彩,目前國家的情勢並未達到難以控制的程度,所以不予考慮。 總統非到必要不肯動用緊急命令權力,是件好事。  但是當前政府控制疫情的法律依據何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則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 如果行政部門認為,有此項規定授權,主管機關的預防或控制措施已可不受任何現行法律的控制的話,哪還需要總統動用緊急命令呢?  如此解釋法律的授權規定,就是張空白支票,行政部門自信已有無限提款權,授權額度比緊急命令還大。 如果發布緊急命令顯得威權,行政部門擁有一張無限提款權的空白支票,又該怎麼形容呢? 這樣看來,可以發現立法院還至少有兩份沒做的重要功課! 第一份功課是制定「緊急命令法」。增修條文不加規定,立法院也該依憲法意旨立法以求審慎。至於緊急命令法的內容,像是緊急命令起草的程序如何?大法官說行政院會議議決是緊急命令事前的僅有制衡(釋419),應如何審查而為議決?緊急命令應如何發布?立法院10日內同意追認,與法律之位階與適用關係如何?可以違反憲法嗎?限制人權應如何先經法院同意?緊急命令之效期如何?應如何定期檢討,以免一時竟成永恆?立法院不予追認而立即失效之後,既有的措施如何善後,全都是該完成的作業。 第二份功課,是「法律授權命令法」。也就是針對一般委任立法進行必要的規範,例如如何區分憲法保留、國會保留與法律保留事項?委任立法與其他法律的適用關係?委任立法可以牴觸既有的法律嗎?可以限制人權嗎?應如何預防行政部門制定委任立法逾越授權?逾越時如何處理?等等也都是該寫的作業。 兩份作業也不妨一次做完,那麼緊急命令法可能就會成為法律授權命令法之中的一個特殊章節,以規範總統應付國家緊急事態的需要,而與一般的委任立法,有所區別。 根據防疫的經驗,立法院該要補做功課了吧!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所教授)

  • 短評/老大哥該下線了

    短評/老大哥該下線了

     新北市公共場館4日起採漸近式開放,不少民眾一早到運動中心外排隊解悶,而五一連假,首度啟動的1968即時路況APP人流管控也未出現擁擠警示,在本土疫情趨穩,應疫而生的電子監控該有退場機制。  新冠肺炎之初,政府透過電子監控掌握病毒可能傳播途徑,透過手機定位追蹤居家檢疫、隔離者動向,更能掌握有手機民眾的行蹤,利用電信公司基地台,分析發布和確診者位於同一地點超過15分鐘的類細胞簡訊。從清明連假、磐石艦2次發布簡訊實證,結果雖是虛驚,仍可被視為必要的超前部署。  此外,政府利用電話通聯紀錄輔以疫調,追出確診女公關等人的親密接觸者,在防疫優先的前提下,民眾認為這些舉動都是政府基於保障多數人的生命財產安全而為之,政府也強調這些資訊無涉個人資料,不能也不會對外洩密。  儘管政府沒有發布緊急命令,但根據特別條例及《傳染病防治法》,政府可不用告知民眾即可以防疫追蹤系統及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來掌握相關特定人的行蹤,但細胞簡訊和縣市推動的旅遊景點即時影像卻是對不特定人廣泛使用,恐怕就有侵犯個人隱私之虞。  尤其網路打假訊息,竟讓調查局一個任務編組的假訊息防制中心生出法制化的資安工作站,嚴審民眾網路發言,並動輒法辦製造寒蟬效應,原本是國家的調查局遭質疑成為打擊政敵的工具。  過去電子監控用於治安遭質疑侵犯人權,民進黨還修法限縮,在連續22天無本土案例,疫情指揮中心醞釀鬆綁各項商業活動的防疫限制之際,防疫不該是人權的破口,也不是政府擴權的藉口,別忘記老大哥該「下線」了。

  • 蔡英文推文釣出安倍晉三:日本台灣一起加油

    蔡英文推文釣出安倍晉三:日本台灣一起加油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針對境內7個都府縣發布「緊急事態宣言」, 蔡英文總統透過推特為日本加油打氣。安倍晉三今天在蔡的推文留言,強調我們一定可以共同度過這個難關!「日本台灣一起加油」。 新冠肺炎全球大爆發,日本累計確診人數不斷攀升,安倍宣布7個都府縣,列為緊急事態範圍,這是日本有史以來,首次發布緊急狀態命令。蔡英文昨天發出「給日本的各位」推文,為日本加油打氣,並呼籲「讓我們手牽著手,一起打贏這場戰鬥!」 她說,不管是地震、颱風、我們都靠著台日合作,攜手克服困難。「所以,一起贏得勝利之後再見面吧!」 這篇推文也釣出安倍晉三今天用中文親自回應表示,各位台灣的朋友們,對這次台灣許多朋友們的友情洋溢的鼓勵支持,「我謹藉此機會表達誠摯的謝意,我們一定可以打贏病毒的挑戰,共同度過這個難關!日本台灣一起加油。」

  • 安倍發布緊急命令 不採歐式封鎖

    鑑於日本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激增,日相安倍晉三7日針對東京、神奈川、埼玉、千葉、大阪、兵庫、福岡等7個都府縣,發布為期1個月的緊急狀態。安倍強調不會採取歐洲式封鎖,此緊急狀態令僅准許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及其他6位地方首長,厲行社交距離命令,但不對違規者開罰。

  • 日本發布緊急狀態!民眾倉皇「逃離東京」…疫情恐擴散至鄉村

    日本發布緊急狀態!民眾倉皇「逃離東京」…疫情恐擴散至鄉村

    新冠肺炎持續在全球大爆發,日本累計確診人數飆破4500例,共造成97人死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7日起針對境內7個都府縣發布「緊急狀態宣言」,這也讓「逃離東京」的話題開始在網路上發酵,不過專家擔心,疫情恐隨人潮擴散到鄉村,反而釀成更嚴重的後果。 根據《路透社》報導,由於日本大城市的確診人數不斷飆升,政府為防止疫情擴散,針對關東的東京、神奈川、埼玉與千葉,以及關西的大阪、兵庫,還有九州北部的福岡等7個都府縣,列管為緊急狀態範圍,這也是日本有史以來,首次發布緊急狀態命令。 消息一出,反而造成全國人民恐慌,都會區的民眾為躲避疫情,紛紛趕著出城。渡假勝地輕井澤隨之湧入了大量人潮,可以看見不少掛有東京地區車牌的汽車在大街上行駛,這也讓在地居民感到相當擔心,町長藤卷進直言,此舉恐讓疫情向外蔓延,使得當地醫療系統崩潰。 由於鄉村地區的老年人口比例非常高,若疫情隨著人潮擴散,反而會造成嚴重後果。日本專家會議成員岡部信彥也緊急呼籲,請民眾不要倉皇逃離,否則會導致疫情加速擴散。截至目前,東京的確診人數已飆破千例,為全日本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這也使得「逃離東京」關鍵字,立刻成為推特的熱門話題。 更多 CTWANT 報導

  • 日本發布緊急狀態 蔡英文籲台日手牽手打贏戰鬥

    日本發布緊急狀態 蔡英文籲台日手牽手打贏戰鬥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7日起針對境內7個都府縣發布「緊急狀態宣言」, 蔡英文總統今天發出「給日本的各位」推文,為日本加油打氣,並呼籲「讓我們手牽著手,一起打贏這場戰鬥!」 新冠肺炎全球大爆發,日本累計確診人數不斷飇升,為防止疫情擴散,安倍宣布位於關東的東京、神奈川、埼玉與千葉,關西的大阪、兵庫,還有九州北部的福岡等7個都府縣,列為緊急狀態範圍,這是日本有史以來,首次發布緊急狀態命令。 由於東京疫情最為嚴重,「逃離東京」也成為推特上的熱門關鍵字。蔡英文總統今天以日文發出推文「給日本的各位」,她說,讓我們手牽著手,一起打贏這場戰鬥!不管是地震、颱風、我們都靠著台日合作,攜手克服困難。 蔡英文也為台日雙方共同加油打氣,強調「所以,一起贏得勝利之後再見面吧!」文末還用英文重申「We can win again!」「We will meet again!」

  • 台灣是否封城?最新民調結果嚇死人

    台灣是否封城?最新民調結果嚇死人

    新冠肺炎持續延燒,台灣今(27)日宣布新增15例確診病例,累計確診達267人,隨著確診人數攀升,不少人也關注政府是否會有進一步措施。最新民調顯示,若疫情繼續擴散,大多數的民眾都支持封城、發布緊急命令。 根據《ETtoday新聞雲》最新民調,若疫情持續擴散,高達78.2%的人支持實施封城措施,19.3%的人不認同,2.5%不知道或沒意見。 另外,是否認同蔡英文總統發布緊急命令,有76.4%的民眾認同,17.0%的人不認同,6.6%表示不知道或沒意見。 此民調於3月25日至26日進行調查,以20歲以上民眾為對象,透過網路調查,有效樣本數1484份,在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2.54%。

  • 蘇揆提2種情況 發布緊急命令

    蘇揆提2種情況 發布緊急命令

     台灣是否準備為了防堵新冠肺炎,發布緊急命令?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宣布,若台灣有兩種情況就會發布,第一是國際情勢轉變,包括經濟在內,讓台灣不足以應付時,第二是疫情失控到某種程度。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昨質詢表示,台灣一直說要超前部署,但全球疫情大爆發,蔡總統說現在不需要發布緊急命令,「請問台灣到底在什麼情況才會發布緊急命令?」  蘇貞昌說,緊急命令是總統職權,在必要時候即時做,才來請國會追認。但強調,台灣一開始就超前部署,甚至在立院快速通過特別條例及預算,這些等於是緊急命令要做的事。  在鄭麗文要求下,蘇提出兩種情況,他說,萬一發生國際情勢轉變,包括經濟在內,不足以應付時;另是疫情突然失控,而他希望千萬不要發生。  蘇貞昌強調,發布緊急命令是10天內要送立院追認,但其實早在前面就已將防疫紓困條例送立院立法。這讓鄭麗文相當不解,當場打斷質問「立什麼法?你在講什麼?」蘇貞昌才說,特別條例第7條就可以做相關的事情。  鄭麗文反問,政院怎能把第7條無限上綱,總不能光靠第7條就要老百姓都不能出國吧?蘇貞昌堅稱見仁見智,只要依第7條就可以做相關處置。」  時力立委邱顯智等人昨就特別條例提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增訂第7條中應變處置或措施範圍的4項正面表列,包括禁止前往疫區、工作或營業等,並新增人民提審的救濟管道。

  • 何時發布緊急命令?蘇貞昌給答案

    何時發布緊急命令?蘇貞昌給答案

    台灣是否準備為了防堵新冠肺炎,發布緊急命令,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在立院備詢時宣布若台灣有兩種情況,就會發布緊急命令。第一是國際情勢轉變,包括經濟在內,台灣現在這樣已不足以應赴;第二是疫情失控到某種程度也會發布緊急命令,「我啊,實在是希望千萬不要發生」。 隨新冠肺炎疫情擴大,蔡英文總統日前表示,目前法律與政策足以因應現階段疫情,未來情勢變化造成更大經濟社會衝擊,會視實際需求快速立法或發布緊急命令。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今質詢時則表示,現在台灣一直說要超前部屬,但全球疫情大爆發,已發布邊境管制的國家有80個,其中包括台灣。但蔡總統說現在不需要發布緊急命令,未來若有需要會採取進一步動作,「請問台灣到底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發布緊急命令?」 蘇貞昌先是態度保留地說,「我是法學專家,緊急命令是總統職權,在必要時候即時做,才來請國會追認」。但他強調,這次台灣一開始就超前部屬,甚至於在立法院也快速通過特別條例及預算,這些等於是緊急命令要做的事情。 但鄭麗文質疑,政府不可能非等到事情發生才來緊急發布,「你們期待的狀態與條件,我相信總統召開國安會議的時候你(蘇貞昌)也在,台灣一定要有預期,到底什麼樣的狀況底下會發布?」 鄭麗文進一步說,她認為政府對發布緊急命令有3種想法,第一是台灣爆發本土大規模社區感染;第二,台灣沒爆發大規模本土感染,但全球大流行,台灣為了避免前功盡棄,所以藉由緊急命令因應以超前部屬;第三則是,不管怎樣都有信心不會發布緊急命令。 對此,蘇貞昌鬆口提出兩種情況,他說,不是為了超前部屬才發布緊急命令,而是已經一步一步超前部屬,但萬一發生國際經濟情勢轉變,包括經濟在內,是我們現在這樣做已經不足以應付的是一種情況;另一種是疫情緊急,疫情突然失控到某種程度也會發布緊急命令。 「我啊,實在是希望千萬不要發生」,蘇貞昌說,就如同蔡總統向人民報告所說的,目前政策工具與法律足以應對疫情,未來情勢如果有變化,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發布。 但蘇貞昌仍強調,發布之後要做的事情,其實也就是現在在做的事情。他說,發布緊急命令是10天內要送立法院追認,但其實早在前面就送貴院立法了(指防疫紓困條例)。 這讓鄭麗文相當不解,當場打斷蘇貞昌,質問「立什麼法?你現在在講什麼?」蘇貞昌財說,特別條例啊,條例裡面也有防疫啊,裡面的第七條就可以做相關的事情。(指特別條例第七條規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 鄭麗文反問,政院不能把第七條無限上綱,也不可能說光靠一個第七條,就要求全國老百姓都不能出國啊?如果這條這麼好用,那剛剛蘇揆說的兩種情況不就不可能發生了? 蘇貞昌說,見仁見智,所以要謝謝貴院通過特別條例,只要依照第七條規定就是可以做相關的處置。

  • 法律要比「時中王」更聰明

    法律要比「時中王」更聰明

     新冠狀病毒的疫情逐漸升高,開始有人要求總統發布「緊急命令」。可見不少人對政府沒信心,也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某些措施是否有法律依據存有疑問。然而,總統「緊急命令」的功能在法律上相當有限,恐怕不能對它有這麼高的期待。  要知道,「緊急命令」的位階也只是「法律」而已。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43號解釋就明確指出,總統之緊急命令只是「具有暫時替代或變更法律效力之命令」。也就是說,時間急迫,立法院來不及立法,所以由總統來立法。大法官同時也指出,「立法院如經制定相關因應措施之法律以取代緊急命令之規範內容時,緊急命令應於此範圍內失效」,所以,一旦有了法律,緊急命令就失效了。  在法治國家,即使是有817萬票的總統也絕無超越憲法的權限。何況緊急命令一旦發布,如果有進一步需要修正或補充之處,難道又要做第二道命令?或是由行政院補充?蔡總統很了解這些麻煩,自我節制也避免走上第一線,所以暫時不考慮發布緊急命令。這是聰明的,也是正確的。  既然緊急命令也只是「法律」,那由占立法院多數席次的民進黨來發動修法是最妥適的。既有防疫法律最大不足之處,就是《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簡稱《防治紓困條例》)第7條的「空白授權」,無法因應當前政府需要做的許多措施。該條規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但何謂「需要」?什麼樣的處置是「必要」的?法律本身全無規定。依憲法第23條以及釋憲實務,「空白授權」或「概括條款」至多只能拿來做技術性、細節性的補充規定,絕不容許用以限制人民權利。  《防治紓困條例》第7條根本沒有規定「限制出境」這幾個字。只要有人堅持要行使「自由」闖出國,那麼移民署也只能放行,不是嗎?張上淳醫師的兒子不就是明顯的例子?如果「限制出國」真的是「必要處置」,那立法院就該趕快修法。  美國聯邦與各州政府最近因應疫情所發布的各項緊急狀態命令,其實有不少比我國的措施更嚴厲。加州的「限制在家」命令就是其中一例,然而正因美國法制健全,母法對於緊急狀態的定義、範圍,以及政府所能使用的手段,都規範得清楚明確,政府要發動各種措施也就理直氣壯。相關機關應從最近的經驗,迅速整理現有法律不足之處,然後由行政院提出草案交由立法院審議通過,在第7條中列舉各種應變措施的類型,就可讓中央疫情指揮官做得更安心。  立法院修法是兼顧法治與防疫的雙贏之道,也是執政黨、立院多數黨最負責任的方法。我們不要作夢擁有天縱英明的「英王」或「時中王」,我們要嚴謹有效又聰明的法律。(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奔騰思潮:廖元豪》法律要比「時中王」更聰明

    奔騰思潮:廖元豪》法律要比「時中王」更聰明

    新冠病毒的疫情逐漸升高,引發國人不安。雖然所有參與防疫的人士都盡心努力讓台灣仍維持在相對安全的狀態,但民眾似乎還是懷疑政府「不夠力」。因此,開始有人要求總統發布「緊急命令」。連國民黨新科主席江啟臣與新北市長侯友宜都在做這種呼籲。可見雖然現在一片「順時中」之聲,但不少人還是對目前的政府沒信心。同時,這也顯示,對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所為的某些措施(如:禁止醫護人員與學生出國),是否真有紮實的法律依據,社會仍存有疑問。 為什麼期待緊急命令?因為防疫第一,大家都不希望政府防疫措施被法律綁手綁腳,所以產生了不切實際的期待,想要蔡總統展現雷霆萬鈞的魄力來救台灣!然而,總統「緊急命令」的功能,在法律上相當有限,我們恐怕不能對它有這麼高的期待。 要知道,「緊急命令」的位階,也只是「法律」而已。在當年,李登輝總統曾發布了921震災緊急命令,但內容上其實也都是補足既有法律之不足,並沒有超越憲法體制,侵犯人權的能力。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43號解釋就明確指出,總統之緊急命令只是「具有暫時替代或變更法律效力之命令」。也就是說,時間急迫,立法院來不及立法,所以由總統來立法。大法官同時也指出,「立法院如經制定相關因應措施之法律以取代緊急命令之規範內容時,緊急命令應於此範圍內失效」,所以有了法律,緊急命令就要失效了。 在法治國家,即使是817萬人選出的總統,也絕無超越憲法的權限。何況緊急命令一旦發布,如果有進一步需要修正或補充之處,難道又要做第二道命令?或是由行政院補充?蔡總統自己很了解這些麻煩,自我節制也避免走上第一線,所以暫時不考慮發布緊急命令。這是聰明的,也是正確的。 既然緊急命令也只是「法律」,那由占立法院多數席次的民進黨來發動修法是最妥適的。以《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簡稱《防治紓困條例》)來說,行政院在2月20日提出草案,立法院在2月25日就三讀通過,甚至還可以溯及適用。如果一整個法案都可以這樣火速通過,針對有爭議或有缺失的部分做小幅修改或增補,有那麼困難嗎? 既有防疫法律最大不足之處,就是《防治紓困條例》第7條的「空白授權」,無法因應當前政府需要做的許多措施。該條規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但何謂「需要」?什麼樣的處置是「必要」的?法律本身全無規定。政府沒有其他具體授權,只能勉強抓著這個條文,叫移民署對自武漢回台的國民加註記,限制其回國權利;限制醫護人員出國;又限制所有學生出國。這些措施或許與防疫有關,但同時也嚴重限制了人民的遷徙自由。依憲法第23條以及釋憲實務,「空白授權」或「概括條款」至多只能拿來做技術性、細節性的補充規定,絕不容許用以限制人民權利。 2002年的釋字443號解釋就是最相似的例子:限制役男出國的行政命令僅有法律的空白授權。法律既未明文規定,又沒有「具體明確授權」行政機關得限制人民出國,因此被認定違反憲法而失效。對比之下,《防治紓困條例》第7條根本沒有規定「限制出境」這幾個字。故其合法性自會遭到質疑。事實上,政府自己大概也知道這些措施有問題,所以只敢轉由教育部、衛福部來要求管轄範圍的人民遵行,卻無法指示機場、港口的移民署拒絕醫護人員或學生出境。為什麼?因為陳時中不是皇帝,沒有法律依據,做起來都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欠缺法律明確依據,不僅侵犯人權,同時也有害防疫。雖然絕大部分民眾應該都會「順時中」,聽從政府的指示,但只要有人堅持要行使「自由」闖出國。那麼移民署也只能放行,不是嗎?張上淳醫師的兒子不就是明顯的例子?那是不是漏洞?如果「限制出國」真的是「必要處置」,那立法院就該趕快修法。 看看美國最近在因應疫情時,聯邦與各州政府所發布的各項緊急狀態命令,其實有不少比我國的措施更嚴厲。加州的「限制在家」命令,就是其中一例。然而,正因美國的法制健全,母法對於緊急狀態的定義、範圍,以及政府所能使用的手段,都規範得清楚明確,鉅細靡遺。這時,政府要發動各種措施,也就理直氣壯,無畏指摘。相關機關應該從最近的經驗,迅速整理分析現有法律不足之處,然後由行政院提出草案交由立法院審議通過,在第7條中列舉各種應變措施的類型,就可以讓中央疫情指揮官做得更安心。 防疫或許可以學對岸,但大陸輕忽法治的一面絕對不是我們該學的。立法院修法是兼顧法治與防疫的雙贏之道,也是執政黨、立院多數黨最負責任的方法。我們不要作夢擁有天縱英明的「英王」或「時中王」,我們要嚴謹有效又聰明的法律。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發布緊急命令 時候未到

    發布緊急命令 時候未到

     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有部分人士主張總統應該發布緊急命令,尤其希望透過此緊急處分讓限制國人出國禁令能夠合憲,但總統府回應暫時沒有需要和必要性。確實,緊急處分猶如「尚方寶劍」,可暫時凌駕現行法律制度,但容易造成政府濫權,一般國家發動此權力都極為謹慎;且緊急命令生效速度極快,實在沒有超前部署的需要。  《憲法增修條文》雖規定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但根據大法官釋字第543號解釋,緊急命令發布的要件並非僅有國家處於緊急狀態,更重要的是「國家不能依現有法制,亦不及依循正常立法程序採取必要對策因應之緊急情況下」之「不得已措施」。  換言之,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時機不在於是否陷入危急狀態,而在於目前法制是否足夠因應危急處理之需要。  台灣最近一次發布緊急命令是為因應民國88年的921大地震,當時之所以有必要,在於我們的災防指揮與後續因應相關法制付之闕如。但民國89年6月《災害防救法》完成立法後,民國98年當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時,馬英九總統即認為無必要發布緊急命令。  就本次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觀之,雖然影響規模空前,但我國早有《傳染病防治法》,該法更在民國92年SARS疫情之後數度大幅修正,防疫相關制度已更上軌道。舉凡目前檢疫防疫方面政府所需要的一些強制措施,大致已有規範。至於不足之處和受疫情衝擊的相關經濟振興措施,則由立法院另外制定「特別條例」與「特別預算」以為補充。  此外,台灣對於防疫物資以外,民間物資的囤積居奇、哄抬物價,本就有《刑法》與《公平交易法》相關規範;國安基金的進場也有《國安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可以遵循,政府因應疫情所需要的權力與制度目前看似已足夠。不過唯獨對於限制國人出國一事,存在違憲爭議。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的規定,目前管制出國對象僅限於「對未治癒且顯有傳染他人之虞之傳染病病人」,依法政府無權限制一般健康人民出國的自由。政府雖然另以《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疫情中心指揮官可以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為依據,但法律明確性顯然不足。不過,以該條例5天即完成三讀的超高立法效率,只要朝野有共識,此問題迅速透過修法補強即可。用緊急命令解決,似乎有用牛刀割雞之感。  若未來台灣有封城需要,甚至對民生物資進行管控配給,屆時可能方有發布緊急命令,甚至直接適用因應戰爭狀態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之需要。但真有必要時,緊急命令只要立法院7日內追認即可快速生效,實無須超前部署,避免政府過早取得過大的權力而侵犯人民的基本權利。(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黎家維》發布緊急命令 時候未到

    黎家維》發布緊急命令 時候未到

    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有部分人士主張總統應該發布緊急命令,尤其希望透過此緊急處分讓限制國人出國禁令能夠合憲,但總統府回應暫時沒有需要和必要性。確實,緊急處分猶如「尚方寶劍」,可暫時凌駕現行法律制度,但容易造成政府濫權,一般國家發動此權力都極為謹慎;且緊急命令生效速度極快,實在沒有超前部署的需要。  《憲法增修條文》雖規定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但根據大法官釋字第543號解釋,緊急命令發布的要件並非僅有國家處於緊急狀態,更重要的是「國家不能依現有法制,亦不及依循正常立法程序採取必要對策因應之緊急情況下」之「不得已措施」。  換言之,總統發布緊急命令的時機不在於是否陷入危急狀態,而在於目前法制是否足夠因應危急處理之需要。  台灣最近一次發布緊急命令是為因應民國88年的921大地震,當時之所以有必要,在於我們的災防指揮與後續因應相關法制付之闕如。但民國89年6月《災害防救法》完成立法後,民國98年當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時,馬英九總統即認為無必要發布緊急命令。  就本次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觀之,雖然影響規模空前,但我國早有《傳染病防治法》,該法更在民國92年SARS疫情之後數度大幅修正,防疫相關制度已更上軌道。舉凡目前檢疫防疫方面政府所需要的一些強制措施,大致已有規範。至於不足之處和受疫情衝擊的相關經濟振興措施,則由立法院另外制定「特別條例」與「特別預算」以為補充。  此外,台灣對於防疫物資以外,民間物資的囤積居奇、哄抬物價,本就有《刑法》與《公平交易法》相關規範;國安基金的進場也有《國安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可以遵循,政府因應疫情所需要的權力與制度目前看似已足夠。不過唯獨對於限制國人出國一事,存在違憲爭議。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的規定,目前管制出國對象僅限於「對未治癒且顯有傳染他人之虞之傳染病病人」,依法政府無權限制一般健康人民出國的自由。政府雖然另以《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疫情中心指揮官可以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為依據,但法律明確性顯然不足。不過,以該條例5天即完成三讀的超高立法效率,只要朝野有共識,此問題迅速透過修法補強即可。用緊急命令解決,似乎有用牛刀割雞之感。  若未來台灣有封城需要,甚至對民生物資進行管控配給,屆時可能方有發布緊急命令,甚至直接適用因應戰爭狀態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之需要。但真有必要時,緊急命令只要立法院7日內追認即可快速生效,實無須超前部署,避免政府過早取得過大的權力而侵犯人民的基本權利。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小英親上火線 籲勿搶購物資

    小英親上火線 籲勿搶購物資

     疫情擴大引恐慌,蔡英文總統昨親上火線喊話,未來14天是防疫第二階段關鍵期,政府會確保民生物資穩定供應,並對囤積炒作者祭出重罰。必要時將進一步擴大支出穩定產業。目前還沒發布緊急命令需求,但未來會視情勢發展審慎檢視。  新冠肺炎疫情引爆全球股災,蔡總統昨提三點呼籲,要求民眾配合指揮中心防疫規定;不要仇視也不要相互指責;不要製造恐慌並協助傳播正確資訊。  蔡英文強調,目前各項醫療物資都有充足準備,口罩實名制分配也會視需要逐步增加,籲民眾不需搶購,「如有囤積或炒作價格的人,政府一定重罰」。  針對經濟衝擊,蔡英文表示,除特別預算總計千億投入紓困與振興計畫外,不排除必要時進一步擴大支出規模,全力穩定國內產業。政府也將投入300億元經費,專案協助觀光及交通產業。  新北市長侯友宜昨稍早再次呼籲蔡總統發布緊急命令,他說,這2周是關鍵時刻,病毒傳播速度比人的思考、應付法令速度還快,建請總統必要時站出來,發布緊急命令。蔡總統果真昨下午就站出來,但表示,目前對防疫期間政府所需授權,已提供足夠法律基礎,未來如情勢變化,造成更大經濟和社會衝擊,會視需要採取進一步行動,甚至於快速修法或緊急命令,看實際需要決定。總統府昨亦表示,目前尚無發布緊急命令考量。

  • 短評/哪還需要緊急命令

    短評/哪還需要緊急命令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前抗疫表現卓越的台灣,面臨新一波的險峻情勢,在野黨紛紛建請總統發布緊急命令,讓政府能超前部署,並使限制人民行動等作為於法有據。但迄今為止,總統府與疫情指揮中心都表示,相關防疫措施與法律,目前均足以因應,尚無發布緊急命令之需。  挾著年初大選狂勝的聲勢,以及再度完全執政的基礎,加上前一階段令國際矚目的抗疫績效,如今的民進黨政府可謂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包括防疫措施在內的各種施政言行,都能得到大多數網路與媒體的支持,即使有人提出不同看法或質疑,立刻也會遭到圍剿撲殺,不敢多言。  正因如此,總統盱衡全局,依憲法發布緊急命令,乃是為因應國家社會之緊急變故,賦予政府擴張權力、限制人民權利的積極作為,為何反而相對保守低調?難道這是民進黨執政的謙虛收斂嗎?恐怕未必!  民進黨上屆重返執政以來,打壓異己、恣意擴權、雙重標準,所在多有,這次剛蟬聯執政更變本加厲。先是行政院直接、片面否決掉台中市的《生煤自治條例》,以護航中火,不惜製造違憲爭議;接著又趁防疫期間硬推修法,賦予國家重大建設空白授權,等於直接閹割了《國土計畫法》。而過去口口聲聲公平正義的環保、社運人士,卻是一碰上政治就屈膝,全都悶不吭聲。  說穿了,這就是現在許多人眼裡看到、心裡就算覺得不對、嘴巴不敢說,就算說了也沒用的殘酷現實:不管合法或違法,一切都是民進黨說了算,頂多他再修個法或立個法,就沒問題了。  所以,民進黨說現行的法律基礎及授權已經夠了,就是夠了,又何必背上擴權,甚至使民眾更緊張的爭議。發布緊急命令,不必了!

  • 影》蔡英文:目前法源充足 暫不需發布緊急命令

    影》蔡英文:目前法源充足 暫不需發布緊急命令

    新冠肺炎全球蔓延,各地經濟活動大受影響,台股今日盤中也大跌近700點,總統蔡英文下午在總統府發表敞廳談話,針對疫情相關發表重要談話,穩定民心。 蔡英文表示,自從SARS之後所訂定的傳染病防治法,以及近期立法院快速訂定的特別立法,已經為防疫期間所需要的授權提供了必要的法律基礎,目前並不需要另外發布緊急命令,未來如果情形情勢有變化,造成更大的社會衝擊,將會視需要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甚至於是快速修法或者緊急命令,就是要看實際的需求來決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