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人愛國主義的搜尋結果,共02

  • 圖輯》意識形態之爭!波蘭獨立99年6萬人上街頭示威遊行

    圖輯》意識形態之爭!波蘭獨立99年6萬人上街頭示威遊行

    近年來被兩岸電商不斷炒作的「雙11」購物節越來越成氣候,不知不覺打響了「雙11」名號。不同於亞洲國家對「雙11」的認識,身處歐洲的波蘭每年「雙11」這一天是他們的獨立建國紀念日,近年來極右人士舉辦的「獨立遊行」演變成該國最大的示威抗議,聲勢浩大更勝官方活動。 18世紀末歐洲國家波蘭遭到普魯士、奧地利和俄羅斯聯手瓜分之下亡國,直到1918年才得以復國,卻在1939年因為被德國兼併而再度亡國,但又在二戰後再度復國。因此從1918年開始算起,波蘭獨立建國至今已有99年歷史,11月11日這天是波蘭獨立建國紀念日,除了官方舉辦正式活動以外,近年來極右人士的抗議規模已成為全國最大,超過6萬名民族主義者和法西斯人士走上街頭,在首都華沙(Warsaw)參與「獨立日遊行」(Independence March)。 波蘭雖然是歐洲國家,但他們拒絕收容難民,甚至主張有穆斯林背景的人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其實波蘭人口中只有不到1%人屬於穆斯林。但是這場示威抗議卻明確的訴求:反歐盟、反自由主義和反伊斯蘭教,儘管主辦單位聲稱遊行是愛國的行為,卻遭到批評人士說這是挾持愛國主義之名,行抗議之實。 他們的活動以倡導白人血統純淨以及白人歐洲為口號,號召群眾反對移民。還要為「伊斯蘭大屠殺禱告」。除了波蘭人參與遊行以外,還有其他歐洲國家的抗議人士前往參加。

  • 兩岸新視界 旺報、鳳凰網共同策畫》內閣人選透露川普政治兩基調

    兩岸新視界 旺報、鳳凰網共同策畫》內閣人選透露川普政治兩基調

    2016年,右翼保守派,或說是一種糅合了太多政治、社會、文化、經濟因素的情緒,在美國大選中精彩逆襲。以主要對外安全內閣成員選擇來看,川普新政府的政治與政策坐標主要有兩個基調。 政治妥協言之尚早 川普勝選之後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是「候選人川普」是否會轉型為「總統川普」。這個轉變的幾大特徵是從鼓動民粹到守護民主、從仇恨與憤怒到和解與理智、從右翼政治運動到右派政府治理。川普在勝選後首次電視訪談中的表現曾一度令人認為選舉中的瘋狂只是一種策略。但這種樂觀很快被證明是錯的。從川普勝選之後的行為特徵來看,川普還是那個川普,推特政治沒有變,運動政治沒有變,鬥爭政治沒有變,仇恨政治沒有變。從川普的國家安全領域人員選擇來看,後選舉政治的新川普團隊依然具有運動政治的特徵,政治妥協與和解的意圖並不強烈。 缺乏妥協既是兩黨之間也是共和黨內部的。共和黨在白宮、參眾兩院三線全勝之後,民主黨已開始醞釀全面的在野反擊,特別是在實力接近的參議院。而共和黨內部,新的權力移交團隊與曾經公開反對川普的共和黨當權派勢力並沒有達成妥協,以副總統彭斯統領移交工作雖有利於穩健和務實的風氣,但睚眥必報的川普除了「面試」若干當權派重量級人物外,還是將主要崗位安排給了「志同道合」之人。 與新保守主義派系的關係便是一例。雖然川普一派與新保都很強硬,但他們之間並非同志關係。對於川普而言,偏好對外干涉、主動出擊的新保是需要被革命的老舊勢力之一,川普一派與共和黨內反對海外用兵的自由意志主義派系達成相對迅速的和解也是基於同樣的問題。 在川普團隊的認知中,新保與猶太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並認為後者綁架了美國對外安全政策、充當著以色列的第五縱隊。 作為熟悉國家安全事物的資深參議員,艾約特在此次新罕布夏州參議員的競選中與新罕布夏州長上演了本次選舉期間最勢均力敵的拉鋸戰。兩位女政客都有強有力的黨內、民眾基礎。最終艾約特以區區716票失敗,未能連任參議員。由於其新保、女性、跨黨派合作的背景,艾約特的名字剛一出現在防長名單便被捧為熱門人選:作為新保活躍分子的艾約特有助於川普建立黨內「統一戰線」;性別優勢使艾約特可以為川普重建更廣泛的政治基礎。但是艾約特幾乎成為所有人選中最早被川普否決的。此舉向外界傳達了一個信號:在國家安全事務方面,女人靠邊站,新保靠邊站。 懷舊感的軍國情結 第二個基調是川普新內閣很有可能出現高比例老兵參政。中國的社交媒體中甚至有頗為流行的帖子把川普本人也算作老兵,出現了關於川普軍人情結的討論。這種理解是有問題的。首先,川普個人沒有真誠的軍人情結,他在選舉中侮辱老兵、輕慢軍人榮譽、曲解並消費軍人價值觀,年輕時倚仗家中財富找門路逃避越戰兵役,過往數十年的言行經常與美國軍人道德傳統相違背。 不過,川普倒確有一種軍國情結。這表現在他的國防立場也體現在新政府的人選上。川普的軍國情結是一種童子軍式的、充斥著懷舊感和浪漫主義的情緒。他憧憬的軍隊不僅強大還要龐大,因此他要大規模擴軍。他崇拜麥克阿瑟和巴頓式的將軍,幾乎每提兵事必言此二人,可是這二者又絕不是美軍精神傳統的全部,川普的著迷充滿了對美國治軍精神的遐(瞎)想。這些偏狹且爆棚的懷舊感背後,我們又能看到白人至上的優越感、白人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的使命感。 (作者祁昊天,美國喬治城大學國際關係專業博士候選人,大學畢業於北京大學,並分別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獲得軍事戰略學、國際經濟學和政治學方向碩士學位。曾在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實習,曾為麻省理工學院訪問學者,目前為位於華盛頓的Aetos Strategy Advisory INC.研究部主任。研究及發表內容主要包括國際軍事危機博弈與管控、戰略與技術戰術的關聯、軍工產業與軍火貿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