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描的搜尋結果,共12

  • 藝術家林淑女放筆逐夢

    藝術家林淑女放筆逐夢

     林淑女,一位頗負盛名卻始終樸素真誠的水墨畫家;她畫生活的所見所感,花鳥林泉、山水雲霧、案頭小物,或白描,或賦色,在寫意的筆調下,流淌著文人的精神意趣與浪漫的生活氣息。  四十年來,她用畫筆築造了一個氤氳如夢的世界,記錄生命綻放的瞬間,用那晚風曉霧、冷香逸韻,鉤畫心事,回望紅塵今古,猶似夢還醉;然而同時,她又以冷冽的筆墨清醒地觀照,生命如波濤般的起落,世事似藤蔓般的牽纏,看花謝花飛、浮浪激石,體悟生命所依存的真實與如常。  家住台北繁華街巷,卻始終與繁華隔一段距離。小小的客廳是她與夫婿陳宏勉共用的書房畫室,題為「君香室」,千百卷圖紙從書櫃一直堆疊到天花板,成為最醒目的居家背景,窗台上種盆栽、養一小雀,上樓轉角置一水盆雅石,插一枝新鮮的繡球花,便有了花開鳥鳴的詩意。任憑外頭街市鎮日喧囂,他們自顧自地安居斗室、弄筆調墨,將君香室涵詠成一方心靈天地。  「花的世界一如人的回首」,她曾如此題記:「在生命綻放的剎那,妳的神采與舞姿,是我追夢的源頭。」在她畫中,花能解語鳥能鳴,無不是內心情感的化現。  白描不打底 繁花溢出  林淑女的花鳥畫創作運用多元表現手法,古雅沉著的雙鉤填彩、清雅溫潤的沒骨設色、素雅純淨的白描勾勒,皆遊刃其中;乃至融寫意潑彩與工筆描繪於一爐的作品,將花葉掩映於色彩潑灑疊染的背景氛圍中,展現兼工帶寫、亦瀟灑亦溫柔的畫  面風格,引領觀者進入一個韻味流動的世界。  林淑女的白描花卉作品令人尤為驚歎,不打底稿、直接落筆,筆隨意動而意想無限,走筆間繁花密葉隨之化現,它們追逐著畫家的筆尖好似追逐陽光,不斷蔓延、生長,直至溢出畫幅之外,畫家這才心滿意足地歇筆。植物是從她手上長出來的,這與一般寫生畫家對著植物描摹全然不同,因為她在寫生中掌握了植物成長的生態,而能在畫面上自行演化。如同太極生兩極、兩極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不斷衍生,生成千、萬、百萬、直至恆河沙數。眾人只見萬象紛繁,唯有慧心獨具的人能穿透現象,看見生命原初最純粹的能動因子。  繪動態水圖 真實可感  生動精準的造形能力與無限延伸的想像力,也同樣運用於畫海浪的作品中。從南宋馬遠的水圖出發,結合台灣東北角浪花拍岸的寫生印象,林淑女以線質的骨法用筆,描繪真實可感的水浪景象。為了放大水的氣勢,她還別出心裁地放入礁石,讓水流變化,然後不斷探究變化中潛藏的規律。「跟植物一樣,我要知道海浪的『長法』,我想畫動態水圖,我便問自己,當我在海裡擋一塊大石頭,水花要怎麼長?海浪撞到石頭會怎麼噴灑、迴旋?」林淑女如此訴說,眼眸裡閃爍著探索的熱情。  繼去年北京個展之後,又應創價學會邀請,自明年年初起巡展於全台各地。個性急切的畫家自言藉工筆放慢自己,又以潑墨潑彩放開自己,她畫中繁花似錦卻脫盡鉛粉,案頭小物以簡筆寫就卻質樸可愛,瀑布氣勢萬鈞、稻浪如海綿亙,山頂雲氣奔湧,水邊禽鳥休歇……不受限於題材與形式,創作就是她的生活,師古師造化,造物更造境,也因此造就了生命無盡的動能。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 許博允讚張大千 白描細膩 仕女鼻挺

    許博允讚張大千 白描細膩 仕女鼻挺

     「大千先生一次參加滿歲酒,席間拿著小孩用的毛筆就畫,用肥皂刻了印就蓋,還哈哈笑稱日後這幅真跡一定被視為偽作。」講起張大千,新象藝術創辦人許博允有著許多第一手與大千先生吃飯聊天聽來的故事,說起張大千作品的鑑定,一如他口中的故事,許博允笑稱,看畫絕不能只看簽名、蓋章,畫的構圖、內涵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逢張大千誕辰120周年,吳冠中百歲,新象藝術8月底的書畫專場拍賣會,特別挑選了兩位名家多件作品上拍,和一般最熟知和欣賞的張大千晚年潑墨潑彩不同,許博允在此次多幅大千先生作品中,對其師法李公麟擬東晉顧愷之的《醉舞圖》最為激賞。許博允指出:「以高士為主題,人物線條精緻細膩,背景花葉繁盛卻沉穩有序,充分表現大千先生白描功力」。  大千先生的仕女圖今年在台北故宮亦多有展出,許博允指出,對女性的審美標準亦可見於大千先生筆下仕女。「一次大千先生問,覺得全世界哪裡的女子最『拔挺』,我說的是印度和象牙海岸,大千先生也認同地說:對啊,就是印度!」仔細推敲幾位名家的仕女圖,許博允說:「以渡海三家相較,可以發現大千先生筆下的女子,鼻子都比較高挺。」且這樣的特色在其敦煌期後才見成形。  大千先生誕辰120周年,吳冠中百歲,許博允認為兩位藝術家的「全面性」還未被一般觀眾知悉,此次張大千上拍作品19件便包括其潑墨、白描、仕女、高士畫,以及較難得,長近4公尺的彩墨絹本《富春山居》圖;吳冠中則有具其招牌的長而鮮明脈絡線條的大山馬群《渡河前》,甚少見的鋼筆畫《香港》、水彩畫《PARIS》,以及吳冠中與程十髮合繪的《荷塘蓮藕小魚》等。

  • 白描人臉栩栩如生 國畫筆筆是科學

     「誰說中國繪畫和科學不搭軋?」上海大學退休教授林鳳生分析指出,國畫雖看似不像西畫走透視、解剖這樣的寫實主義之路,但繪畫技法在視覺表達上「和腦科學、心理學的原理是不謀而合的。」  林鳳生指出,國畫要素為線條,有些技法如「白描」甚至只用線條就能把人、物勾構得栩栩如生,他舉例,有人認為臉上明明沒那麼多線,為什麼白描輪廓時臉上跑出許多線?林鳳生表示這其實吻合視覺生理學上的「側抑制」現象,即外界景物在眼中,物體的邊界亮的地方比原來更亮,暗的地方更暗,因此視覺上看來確實會像是如同一條線存在。  「雖然這條線儀器側不出來,不屬於客觀存在,但在人的眼中卻是主觀存在的,因此中國的前輩畫家在線條輪廓上的處理,其實和人的視覺生理機能不謀而合。」林鳳生以此指出,中國畫其實也是很科學的!科技讓攝影、AI都能比人手更為精準和寫實,林鳳生認為「藝術表達已不是只求真,而是更求美。」他認為中國畫的寫意,某方面來說其實更為真實地接近了人們主觀的視覺心理學。

  • 白描用線條勾勒人物 國畫很科學

    白描用線條勾勒人物 國畫很科學

     「誰說中國繪畫和科學不搭軋?」上海大學退休教授林鳳生分析指出,國畫雖看似不像西畫走透視、解剖這樣的寫實主義之路,但繪畫技法在視覺表達上「和腦科學、心理學的原理是不謀而合的。」  林鳳生指出,國畫重要的要素為線條,有些技法如「白描」甚至只用線條就能把人、物勾構得栩栩如生。他舉例,有人認為臉上明明沒那麼多線,為什麼白描輪廓時臉上跑出許多線?林鳳生表示,這其實吻合視覺生理學上的「側抑制」現象,即外界景物在眼中,物體的邊界亮的地方比原來更亮,暗的地方更暗,因此視覺上看來確實會像是如同一條線存在。  「雖然這條線儀器測不出來,不屬於客觀存在,但在人的眼中卻是主觀存在的,因此中國的前輩畫家在線條輪廓上的處理,其實和人的視覺生理機能不謀而合。」林鳳生以此指出,中國畫其實也是很科學的!

  • 南陽烙畫列文化遺產 展工匠精神

    南陽烙畫列文化遺產 展工匠精神

     「熱鐵烙膚」是刻骨銘心的一種生動形容,「熱鐵烙畫」則是在河南南陽的一項精緻手工藝術。烙畫以數百度的鐵筆烙燙作畫,具有豐富層次和立體感,一幅兩公尺的畫作,大約需要花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在細緻的作品中,烙畫師也盡展工匠精神。  南陽是烙畫的發源地,起源於西漢末年,至今已有2000多年歷史,為宏揚這個獨具特色的民間藝術,大陸在1954年將這些藝術家組織起來,成立「烙畫互助組」,並成立南陽市烙畫廠,從此成為「南陽三寶」之一,也名列河南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烙畫又稱烙花、燙花、火筆畫、火針刺繡,是利用碳化的原理,通過控溫技巧,將溫度在300到800度之間的鐵筆,以不施以任何顏料的白描手法,按照水墨畫的分五色的要求,以鐵筆在竹木、宣紙或絲絹上烙燙作畫。  烙畫師李憲峰是美術科班出身,已有將近20年資歷,他受訪指出,一幅長兩公尺的畫作,大約需要花一個月完成,手的速度與力度,都會影響烙畫的上色深淺,也因為鐵筆很燙,在創作時需要帶著手套,在他手套的尾指處,就有被烙燙燒焦的痕跡。  不過他早已習以為常,也樂在其中,別人十年磨一劍,他二十年磨一筆,展現著執著的工匠精神。  講解員介紹,烙畫不僅有中國畫的勾、勒、點、染、擦、白描等手法,還可以燙出豐富的層次與色調,具有較強的立體感,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畫,因此烙畫既能保持傳統繪畫的民族風格,又可達到西洋畫嚴謹的寫實效果。使其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因而給人以古樸典雅、回味無窮的藝術感受。  南陽即將舉辦「2019年世界月季洲際大會」,本屆大會的吉祥物「宛宛」,命名就來自南陽的古稱「宛」,在烙畫廠中,即有許多幅以烙畫創作的「宛宛」,同時用文化、歷史、藝術等多面向,體現南陽獨有的特色。

  • 毛筆白描當修行 許凱翔苦畫酷門神

    毛筆白描當修行 許凱翔苦畫酷門神

     傳統廟宇均可見的門神雙將成了機器人構造,細看身上的法器則有「神奇寶貝球」、「假面騎士腰帶」或《星際大戰》中的光劍。今年入選「2018 Bluerider OPEN 台灣青年藝術家發光計畫」並成為最終獲展出資格的12位藝術家之一,新銳藝術家許凱翔看似前衛又帶著幽默感的廟宇題材畫,卻都是用最傳統的工具:毛筆,以白描技法完成。  「我一直對於科技、人物這些很有細節的東西很感興趣」許凱翔表示自己在大一接觸水墨畫之前,畫的是漫畫、油畫或水彩,但隨著與林秀鋒、鄭志揚等老師修習白描後,便感覺自己找到了將興趣和專長結合的方向,儘管以電腦製圖筆也能有類似白描的效果,且畫錯還容易修改,但許凱翔仍是堅持「不一樣,毛筆才能有蠶頭燕尾的變化,才有趣,有生命力和個性。」  因為這樣的堅持,許凱翔免不了因為一筆畫錯就要「砍掉重練」。「有一張重來了3次,快瘋了!」有時一張畫已完成了2/3卻還是得重來,確實吃力不討好,但他笑說:「我真的把白描當成是修行」。每天的一個功課,便是重新、仔細地磨上新墨待用,畫200公分高的門神《孟安雙將》時,一路從踩上高椅、站在地上到最後趴在地上畫,這些對許凱翔來說,也都是修行。

  • 施金輝白描展 深墨淺勾觀音像

     緬懷大師風采,新營文化中心9日起,展出已逝膠彩畫家施金輝先生白描類畫作,近115幅觀音白描畫像,讓民眾能細細觀賞,施太太林穎英表示,此次所展出的畫作除從空相美術館所移展外,有許多都是收藏家無私外借展覽,機會相當難得。  施金輝為台南後壁知名的膠彩畫家,前年因故過世,生前的藝術作品多以菩薩畫作為主,讓宗教界人士也讚譽有佳。南市文化局為紀念施金輝與其畫作,邀請其遺孀林穎英共同策畫《輝映的佛緣-施金輝紀念展》,將施金輝的白描佛像系列作品,介紹給民眾觀賞。  《輝映的佛緣-施金輝紀念展》分為4大主題,其中包括《三十三觀音像》與《十八羅漢禮拜觀世音菩薩》等系列,作品綜觀施金輝的藝術生涯,並帶入此次白描的核心主題,白描相較於膠彩來的細緻琢磨,以墨色的深淺展現作品的層次變化,線條勾勒別有一番清澈單純的力量。  新營文化中心說,9日起展出至2月21日,適逢農曆新年假期,以施金輝的眾寶觀音畫作打造菩提祈願樹,民眾可寫下新年的新願望,且配合展覽,文化局與林穎英也共同出版施金輝畫集,民眾可在空相美術館及新營文化中心購買。

  • 觀佛畫 陳菊讚王金平是台灣和諧正面力量

    觀佛畫 陳菊讚王金平是台灣和諧正面力量

    立法院長王金平、高雄市長陳菊今天共同出席「世紀大佛白描首展」開幕儀式,陳菊致詞時盛讚王金平是「台灣和諧的正面力量」、「替王院長加油」,王金平則態度低調大談佛法,記者最後問他若態勢演變「棄柱拱王」會不會義不容辭,他尷尬直說「拜託你們不要再提這個」。 巨幅畫作藝術家洪啟嵩繪製160公尺、寬62.5公尺大佛像,是人類史上最大畫作,挑戰3項金氏世界紀錄,今天在高雄展覽館首度亮相第1階段白描成果,未來還將花1年上色,陳菊、王金平同時出席首展記者會,互動引人注目。 陳菊致詞時感謝洪啟嵩在高雄繪製大佛,為高雄祈求平安,隨後她話鋒一轉,提到台下王金平是台灣和諧、平安很正面的力量,「替王院長加油,雖然我們是不同政黨,但我們是好朋友,都是只為台灣好、台灣平安,我覺得這很要緊。」 國民黨內持續有「棄柱拱王」聲音,王金平對此維持一貫低調,只願意大談佛法,他說大佛繪製完成的話,人人看了心裡平靜,就能社會和諧,各國的人都看了就會世界和平,因為人性本來就有佛性,透過修持表現出來、覺行圓滿就能超凡入聖,他希望大家體會佛的慈悲,學習佛陀利他作法。 日前星雲法師說蔡英文是媽祖婆後,洪秀柱也說期許自己做觀世音,媒體今天追問王金平的看法,他說媽祖是眾生的庇佑者、觀世音菩薩聞聲救苦,兩位都很好,而且全宇宙佛是無數的,每個人佛性顯現出來就是佛。 最後媒體直接問他,如果最後態勢演變成黨中央徵召他參選總統,他會不會義不容辭,他尷尬苦笑,丟下一句「拜託你們不要再提這個」便離開會場。

  • 如是我畫奚淞佛教藝術個展

     甚少公開舉辦展覽的藝術家奚淞,累積多年在文學、藝術及禪修方面的涵養後,如今首度在台北市立美術館推出個展《心與手三部曲─奚淞畫展》,回顧其30年來的創作生涯。  展覽以「尋找一棵菩提樹」為始,再分別以三個作品主題宣示其一生追求:第一部份「靜─三十三白描觀音菩薩」,展出奚淞2010年新作《三十三白描觀音菩薩》畫像、心經、以及重修20年前的白描觀音菩薩畫稿;相較20年前白描觀音的嚴謹莊重,如今筆墨線條自然流動,為民間佛教美術提供另一種可能。第二部分「淨一《大樹之歌》佛傳油畫」內容描述佛陀自出生至涅槃的生平。奚淞根據1993年赴印度佛蹟之旅印象,引用西方油畫形式表現佛陀故事,這在亞洲佛教文化是一項新嘗試。第三部分「敬一《光陰》靜物畫系列」,展出他1995年後以《光陰系列》為名的靜物油畫作品。  奚淞透過種種手藝的養成與實行,觀察體悟出「以手帶心」的生活哲學;他赴法留學返台後,對中華文化的探尋始終未減。想進一步瞭解藝術家如何演繹佛教美術,不妨一觀展出至4月3日的《心與手三部曲─奚淞畫展》。

  • 奚淞心靈配方 「靜、淨、敬」三字訣

    奚淞心靈配方 「靜、淨、敬」三字訣

     以「手藝人」自居的畫家暨作家奚淞,「心與手三部曲—奚淞畫展」是他首次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的個展,九十組件畫作回顧卅年的創作歷程。卅多年來奚淞潛心修佛,對生命意義的思索在文學和藝術上頭留下印記。他像醫生一樣給多病的現代人下了一帖「三字訣」的心靈配方「靜、淨、敬」,這也是這次個展的核心。  「我當年是個愛煩惱的小孩、有憂鬱症的文藝青年,隨時都走向負面思考,是手藝禪把我從黑暗中引領出來。」六十四歲奚淞說:「現在的我從極簡與無所求的生活中,尋求到平安喜樂。」  奚淞在七○年代自國立藝專畢業後赴法留學,三年後返台,先後在《雄獅美術》、《漢聲》雜誌擔任編輯。原本擁抱西風的文藝青年,返台後投入民俗鄉野調查、兒童叢書編寫,也在媒體上以「手藝人」為名發表木刻版畫與散文,相當活躍。一九八八年後他沈潛習佛,以白描觀音、禪修靜物及佛傳故事為題創作至今。  展覽從「尋找一棵菩提樹」系列畫作開始,依序呈現奚淞人生追索,包括「卅三白描觀音菩薩」系列、首次完整呈現的「大樹之歌」系列,以及「光陰」靜物系列。  這次個展,從近作《菩提》與《朝露》揭開序幕。《菩提》三幅畫作表現一株小菩提的成長。奚淞說,去年友人送給他這株從印度菩提迦耶的聖樹分枝出來的纖弱小幼苗。 當時他心想:「能活嗎?」並把它種在畫室窗邊,沒想小樹很認真的活下來了。  與《菩提》對應的三幅畫作《朝露》,是兩千五百年前佛陀在菩提樹下得成正覺故事。奚淞栽植的小菩提是從這棵聖樹分枝而出,相互輝映。  「卅三白描觀音菩薩」展示卅三幅白描觀音稿本。一九八○年代末,奚淞母親重病過世,激發他以毛筆揣摩菩薩容顏。現在展出的是兩年他重新整理的修訂版本。  「大樹之歌」展出十四幅一九九五年以來的佛傳油畫,描述佛陀自出生至涅槃的故事。 靜物畫也是奚淞長久的主題,一杯清水、一只印度壺、一缽春天的茶花,從簡樸中體驗到豐足。  「我現在是快樂的老人,老人家能與大家分享的,就像是這三杯玻璃杯裡裝的清水,簡單的事物能讓心靈獲得平靜與柔軟。」

  • 兩岸史話-漣漪.大動盪中的不倫纏綿

     有人笑言,年高80了,已進入頤養歲月,要清靜、清淨。但心中常常沸騰,要靜且淨,談何容易!  你說你年紀大了,不想寫得很纏綿,純然白描。你怎麼寫其實與年齡無關,可能歲月與閱歷會讓人心態成熟,筆觸更洗鍊,還有更多一些顧慮。你終於寫了,不過雖是小說體裁,也是你的真事,你用白描筆法是對的,如果寫得太纏綿,不小心就會變得很煽情,意境會受到影響,同時S將軍的部屬親人以及不相干的人,會怎麼看,會有什更大的動作,難說!說不定我所說的「來箭」更多。  我很年輕的時候,就大聲說我偏不要寫女人文章。但是我看了若干則新聞,心裡有如此多的思緒波動……沒法子還是性情中女性的思維,忍不住要寫信給你,還是女性的書寫。我是否太多事又很沒出息?!  女性思維 寫下情感  你回答你自己也同樣面對別人,這是女性書寫的資料,況且又沒吹牛,為什麼不可以寫?你若不持這樣的態度站穩腳步,你一定會氣餒,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啊!我還猜想到你潛在的心理促使你要寫出來。試想,你今天不寫,有一天你不在了,「韻事」或「醜聞」被阿貓阿狗挖掘出來後,會怎樣被糟蹋扭曲,誰能預料?你已壽登80,此時不寫尚待何時,所以你才會寫吧?有人笑言,年高80了,已進入頤養歲月,要清靜、清淨。但心中常常沸騰,要靜且淨,談何容易!  說句老實話,對你的那一段,我是心存憐惜的,願把它定位於純情的交融,儘管S將軍已50歲,但在一個年方20的少女,是可能為他的英挺、瀟灑、情趣、博學以及呵護的垂愛,越過粉絲的階段而情迷的,尤其有人刻意製造機會。  然而,若你無牢獄之災,還會有什麼災呢?因為某些人可以忍受丈夫與其他女人有事,卻受不了發生真情。  只是美之大姐,我對你所用的書名有不同的意見,蘸著篤情用60年反省寫下的刻骨銘心的回憶,裝扮得好像是消閒性的通俗讀物,當然也可能不是你的主意,純為商業利益,不得不的決定。若然,我的書生之見請原諒。  衷心的祝福 小敏

  • 尋找一棵菩提樹 看奚淞白描觀音

    尋找一棵菩提樹 看奚淞白描觀音

    半世紀前,當奚淞還是師大附中學生時,舒伯特的《菩提樹》觸動他多愁善感的年少心思。廿多年前,為了撫慰病重的母親,奚淞開始以毛筆白描觀音像,也從此進入佛門成為修行人,找尋能讓內心平靜的「菩提樹」。一九九○年代初,奚淞前往北印度,探尋佛陀一生的足跡。接著來的十年裡他選擇以油畫畫出心中的佛陀,他也是第一位以油畫描繪佛陀的畫家。 近年因潛心修行和藝術創作,鮮少在展覽場合現身的奚淞,即日起至十四日在中山堂舉辦「尋找一棵菩提樹」個展,展出白描觀音、靜物和佛畫三大系列畫作。現場也按照奚淞日常家居的擺設,重現他在家中抄經、畫菩薩的空間。 奚淞說,廿多年前為了安撫病重的母親,他開始白描觀音。「當時她的語言表達出現障礙,每日雙眼空洞地望著牆面。為了讓她的眼光有停留的對象,我畫觀音菩薩,貼在病房牆上。」 奚淞每個月恭繪一幅觀音畫像,直到母親過世時,共完成卅三幅。「意外的是,觀音畫像讓病房的氣氛活化起來,而我也藉由毛筆水墨線條的極度敏感,必須專注在白描勾勒上,不自覺進入禪定當中,度脫生命的痛苦和恐懼。」 去年奚淞翻出廿年前的《水岸小憩觀音》,覺得「畫中菩薩姿態雖然悠閒,神情卻有些肅穆而憂傷,墨線處理和整體結構,現在看來不甚滿意」。他因此決定重修白描造像,現場展出的六幅並排畫像,展現了他重新定稿的過程。 今年六十四歲的奚淞笑稱,自己已從當年黑髮盛年變成白髮人,自己畫中的觀音和瓶中楊柳,卻較過去多了一絲勃發的生命力。奚淞笑說:「兩者相較,新繪成的觀音多了一份自在和微笑;透過這樣的『手藝』過程,我擺脫早年的憂鬱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