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求恩的搜尋結果,共03

  • 阿里巴巴總裁白求恩:我們要做全球打假領導者

    根據路透報導,阿里巴巴集團總裁白求恩(Michael Evans)今(20)日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召開的國際反假聯盟(IACC)春季大會做主旨發言時表示,阿里巴巴致力於成為打假力量的領導者,呼籲品牌公司和行業協同作戰。 \n \n  在發言中,白求恩指出,阿里巴巴規模巨大,其電商平台擁有4.23億消費者、上千萬賣家以及十億量級商品,在幫助打擊全球假貨貿易上處於一個至關重要的獨特位置。 \n \n 白求恩表示,作為全球領先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有責任在打假上成為全球領導者。我們100%地致力於這場打假戰爭。我們有規模,有資料,更有決心。 \n \n 阿里巴巴加入ICAA之後,多個國際品牌宣布退出協會,使得ICAA在日前暫停阿里巴巴的會員資格。

  • 柯文哲訪京:台灣終需面對大陸

    柯文哲訪京:台灣終需面對大陸

     被視為綠營參選下屆台北市長熱門人選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自2008年以來首度登陸出席研討會。他5日在北京受訪表示,這次登陸主要是「認識中國,也被中國認識」,因為台灣終需面對中國大陸。 \n 由台灣研究基金會與中共解放軍智庫「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共同舉辦的「蔣渭水先生思想與事跡學術研討會」5日在北京舉行。由於當天是蔣渭水逝世82周年,活動舉行日期被認為有紀念意義;研討會上午開幕時,主辦單位還播放介紹蔣渭水生平的紀錄片。 \n 台還有另一大塊民意 \n 柯文哲的醫學專業備受肯定,被認為是台灣「葉克膜」權威,在大陸醫界也有一定知名度。同時,他也是代表綠營參選下屆北市長的熱門人選。 \n 針對自己5年來終於「解禁」再赴大陸交流,柯文哲說,這次是抱著「互相了解」的心情來到北京,一方面認識中國,另一方面也被中國認識,因為台灣終需面對中國大陸,也要讓大陸知道台灣民意所在。他將「多聽少說」,先聽聽對方講了什麼。 \n 既然台灣終需面對大陸,更應「近距離觀察」,他就是「親臨前線」;至於「被中國認識」,他不希望大陸對台灣的認知都來自「固定一批人」,台灣還有「另一大塊的民意」,要讓大陸知道。 \n 柯文哲表示,藉由這次到大陸參加研討會,他希望「知己知彼」,進而能「互相了解,互相認識」,目標則是「互相尊重」。被問到與陸方交鋒,他笑說,既然到了大陸,「彼此統戰是免不了啦」。 \n 笑言彼此統戰免不了 \n 出席研討會的台灣人士還有台灣研究基金會創辦人黃煌雄及政大教授陳芳明、台大教授黃光國、廖咸浩等人;陸方則包括涉台學者周志懷、朱衛東、徐博東、黃嘉樹等人。 \n 根據議程,柯文哲6日將以「蔣渭水與白求恩」為題發表演講。會後,他將與黃煌雄等人前往陝西延安參訪,實地了解中共從困苦到「打天下」走過的路途。

  • 大陸樹立典型人物之真假

     (文接B6版)1960年3月,王進喜率隊從玉門到大慶參加石油大會戰,組織全隊職工用「人拉肩扛」的方法搬運和安裝鑽機,用「盆端桶提」的辦法運水保開鑽,不顧腿傷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壓井噴,被譽為「鐵人」。此外,王進喜也跟雷鋒一樣是苦大仇深的無產階級,有著高度的政治思想境界,如有王進喜經常帶領石頭工人們在井下點起篝火學習馬列為證。 \n 但根據當年石油工人回憶,王進喜被調到大慶油田時,大慶油田已經打出了20口油井。泥漿固井也只是開採油井的一道工序,並不是發生井噴時採取的緊急措施。當年用身體攪拌泥漿壓井噴的人是兩位技術員,是他們不顧一切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才有了大慶第一口油井。當年石油部長康世恩瞭解情況後,想樹立典型,但不能是「臭老九」,一位老工程師領會了領導的意思後,推薦了自己的手下王進喜。而點起篝火學習馬列是因為當年工人工作辛苦,但是油田卻只給他們菜窩窩團吃。因為吃不飽而怨氣很大,因此,領導強制他們學習馬列。 \n 最著名縣委書記焦裕祿 \n 1966年2月7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發了新華社供稿,署名作者為穆青、馮健、周原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同時通過電波向全國播送。電臺節目錄製過程中,播音員齊越幾次泣不成聲。節目一經播出,整個中國都被感動。而此時焦裕祿逝世已經近兩年了。他的事蹟主要是通過當時蘭考縣委副書記張欽禮口述的。這位被稱為「焦裕祿親密戰友」的副書記,主抓治三害,他向記者介紹焦裕祿如何治風沙,如何探水流,如何治鹽鹼其實就是在介紹自己的工作,焦裕祿在蘭考任上只有475天,抓三害的具體工作都是張欽禮具體落實的。而焦裕祿的主要精力則是搞階級鬥爭。而焦裕祿事蹟的宣傳都一手操辦在張欽禮手中。 \n 但對於張欽禮來說,他的半生成也「焦裕祿」敗也「焦裕祿」,文革後這位副書記被開除黨籍,判刑13年,罪名之一是「『文革』中在蘭考炮製了以『樹』還是『砍』焦裕祿這面紅旗為鬥爭焦點的『兩點一線』反革命謬論。」此後他的名字在重印出版的焦裕祿通訊報導中便徹底消失了。 \n 英雄戰士劉學保 \n 劉學保的故事,發生在1967年。他的事蹟,曾編入了小學語文課本,出版了連環畫,是進行英雄主義和階級鬥爭教育的典範。據說,劉學保是甘肅永登一個部隊的戰士,當他發現一個叫李世白的階級敵人情況異常後,就尾隨他。原來階級敵人要去炸毀一座橋樑。炸藥包已經點燃,千鈞一髮,劉學保奮不顧身與階級敵人展開搏鬥,並殺死了他。然後,抱起炸藥包扔出去,但炸藥包已經爆炸,劉學保為此失去了一條胳膊。 \n 「英雄」的事蹟傳到了北京後,1968年4月24日《解放軍報》刊登報導:《保衛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英雄戰士劉學保》,長篇通訊:《心中唯有紅太陽,一切獻給毛主席》,評論員文章:《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隨後《人民日報》、《甘肅日報》等報刊,紛紛在頭版頭條的顯赫位置全文轉載,一時風光無兩。 「文革」結束撥亂反正的時候,經過深入的調查瞭解,真相終於大白:劉學保為了爭當英雄,竟然不惜殺死李世白,自殘手臂,製造虛假爆炸案件。18年之後的1985年7月,中共甘肅省永登縣委才作出決定,為李世白徹底平反昭雪,恢復名譽。同時,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劉學保無期徒刑。 \n 政治恐龍劉文彩 \n 把「不光彩」的劉文彩放在這裡,並不是一時疏忽。確切地說,他也是一個典型,只不過是個反面典型。在樹典型方面,有被過度拔高的好人,自然也有被狠狠踩在腳下的壞蛋。壞典型劉文彩就是代表性人物。 \n 劉文彩的故事是一個舊時代官僚地主被妖魔化的故事。劉文彩出身農民,後經商發家又靠著弟弟四川軍閥劉文輝的勢力走出市井,橫跨黑白兩道,宦海沉浮幾十年,壞事確實也做了不少。在解放前夕大廈將傾時「幸運」地撒手西去。 \n 劉文彩的發跡被稱為「近代畸形中國所催生出的一頭強大的官僚地方恐龍,而官僚地主,並不是構成近代地方階層的主體」,但是為了階級鬥爭宣傳的需要,劉文彩在死去十餘年後「重生」了,並被迅速塑造成十惡不赦的典型,遭毀墓掘屍,屍首被拋出後,在風雨中腐爛得只剩幾根白根,被人悄悄掩埋在至今未披露的神秘之所。文革前和文革期間,四川大邑地主莊園陳列館裡的《百罪圖》、《收租院》泥塑群雕以及水牢等深惡痛絕地向人們展示這個惡霸地主的罪大惡極,其妻妾、後人遭到打壓。但後來水牢之類展示已被證明是子虛烏有。(詳情可參見笑蜀《劉文彩真相》一書》) \n 笑蜀用實際調查證明,所謂劉文彩許多罪名都是加油添醋的宣傳或是無中生有的捏造。1964年四清前後,當時大邑縣委和地委為了配合「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宣傳需要,將劉文彩莊園陳列館進行了徹底改造。縣委宣傳部長批示:「必須旗幟鮮明,對地主階級的揭露,沒有保留的必要。一事一物都要服從這一點。」地委宣傳部長的批示更直接:「現設計想法對,真人真事不必要。」(《劉文彩真相》) \n 國際友人白求恩 \n 白求恩不遠千里來中國抗日在搶救傷員時因感染而逝世,精神確也可嘉。儘管如此,在宣傳傳頌時還是對其進行了不少的藝術加工,將他無私無畏的形象拔高再拔高,於是在《紀念白求恩》我們讀到「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那麼白求恩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n 加拿大研究白求恩問題專家、歷史學家羅德里克‧斯圖爾特及其夫人莎朗合作編撰的《鳳凰傳奇:諾爾曼‧白求恩的一生》為確保該書真實、完整地再現白求恩的 \n (文轉B8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