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粥的搜尋結果,共07

  • 單親母年前遭解雇 三餐只有白粥配肉鬆

    單親母年前遭解雇 三餐只有白粥配肉鬆

    年節將至,然而對於許多因突然遭逢重疾或意外變故的打擊,導致家庭經濟與生活陷入困境的特殊景況家庭而言,「過年」反倒帶來莫大的壓力。如小學四年級的阿翔媽媽帶著孩子離開酗酒的丈夫,擔任食品廠作業員維持家庭生計,但在去年10月遭老闆解雇,突然失業的衝擊,首先影響孩子們的三餐及落腳處,心急如焚的母親為此焦慮不已,所幸展望會提供扶助金,得以度過難關。

  • 稀飯配啥最銷魂?老饕狂推神級美味

    稀飯配啥最銷魂?老饕狂推神級美味

    常見於華人社會的白粥,最受到老一輩青睞,冬天來上一碗更是暖胃,日前就有網友好奇「吃稀飯配什麼最對味呢?」貼文一出,不少老饕紛紛狂推自己心目中的神級美味,掀起熱議。 \n原PO日前在PTT「八卦板」PO文指出,經常看見電視廣告上都說吃稀飯要配筍絲、脆瓜、鮪魚等罐頭,但他認為,那只不過是廣告手段的一種,廠商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因此他不禁好奇詢問網友,「如果說自己選擇的話,會比較偏好配什麼呢?我個人覺得加肉鬆不錯,即使整個攪糊在一起也很好吃,後來覺得配鹹蛋苦瓜也很對味。大家吃稀飯偏好配哪些料呢?」 \n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指出心目中的無敵配菜,「必須要有豆棗」、「瓜仔肉」、「菜圃蛋」、「鹹鴨蛋」、「半熟荷包蛋」、「肉鬆是唯一正義」、「醃蘿蔔,目前還沒遇過更好的」、「唯一推薦麵筋」、「只有豆腐乳沒有其他」、「海苔醬,沒有之一」。 \n另外也有老饕分享少見的銷魂組合,「鮪魚罐頭+豆腐乳+醃小黃瓜」、「小時候選海苔醬,長大換肉鬆,加一點鹹蛋」、「沙茶醬、蔥花、辣椒再一點醋」、「蛋酥花生!當兵時的神物」。

  • 為性侵案受訊準備 鈕承澤自煮白粥果腹

    為性侵案受訊準備 鈕承澤自煮白粥果腹

    被控性侵的鈕承澤,今早首次赴台北地檢署出庭應訊;據了解,鈕庭訊時,情緒已沒有上週五警詢時激動,情緒平穩,對於檢察官提問,有問必答;據指出,鈕為了今天長時間偵訊,早上出門前,還自己煮1碗白粥果腹。 \n \n據悉,鈕承澤今早自行煮了1碗白粥當早餐,粥裡的配料不多,但他家中擺滿了各式洋酒,他因喝酒後,才惹上性侵風波。 \n \n鈕承澤上週五頂著光頭,前往北市警大安分局接受警詢,檢察官原傳喚當天下午4點,赴台北地檢署複訊,但他以身體不適、情緒激動等為由請假未到,北檢改於今早9時30分傳喚他應訊。

  • 地瓜、白粥禁吃!改善胃食道逆流 醫生大推5樣食物

    地瓜、白粥禁吃!改善胃食道逆流 醫生大推5樣食物

    傳統觀念認為,腸胃不好就是要吃稀飯、牛奶、地瓜、豆漿等對腸胃好的食物,減少消化負擔,但這種想法在醫生眼裡根本適得其反,更容易脹氣拉肚子! \n \n胃腸肝膽科醫師張振榕表示,大腸激躁症患者最需注意的是避免脹氣,地瓜、豆漿、大蒜、洋蔥等高產氣食物,絕對不行吃。而胃食道逆流的患者,吃了牛奶、鳳梨食物會等增加胃酸分泌,使逆流現象增加;白粥因為含水量多,會不自覺吞下過多空氣,導致腹壓升高,加重胃食道逆流症狀。 \n \n因此張振榕在臉書《張振榕醫師的健康相談室》指出,想有效改善腸胃,應該要吃木瓜、秋葵、南瓜、紅藜、低脂牛奶這5樣食物。 \n1.木瓜 \n有豐富的木瓜酵素,且果寡糖含量、纖維質含量較低,不易脹氣、好消化,適合改善腸胃的不適。 \n2.秋葵 \n也是不易脹氣、低果寡糖含量的食物,還能修復腸胃黏膜,穩定血糖效果,常推薦給有腸胃道疾病的病人食用。 \n3.南瓜 \n南瓜為低產氣食物,富含能保護胃的纖維質,以及黏液蛋白。 \n4.台灣紅藜 \n台灣紅藜的植物性蛋白質含量較高,是低產氣食物以外,還有大量的膳食纖維,適合取代豆漿等豆類製品。 \n5.低脂牛奶 \n因為全脂牛奶的脂肪含量高,會讓賁門打開,而鈣質又使得胃酸增加,胃食道逆流也隨之加重。因此,選擇油脂低的牛奶,讓賁門關緊。就算胃酸增加了,食道逆流的症狀也較輕。 \n

  • 專訪/莫文蔚結婚7週年紀念日 外籍老公上網學做白粥

    專訪/莫文蔚結婚7週年紀念日 外籍老公上網學做白粥

    莫文蔚為期一年的「絕色莫文蔚25周年世界巡迴演唱會」,日前上中天《17金麥克》錄影受訪時表示,為了能全心投入演唱會,這段期間除了少不接工作外,也盡量不跟朋友聚會,「因為聚會地方很吵,大家講話又很大聲又high,擔心自己很難投入,後來乾脆不去」,連與老公Johannes也聚少離多,對此她也說:「犧牲真的蠻多!」,夫妻倆每天靠視訊「見面」,老公想她時也會當空中飛人,從英國飛到各地看她。 \n \n莫文蔚經常工作在外,夫妻倆結婚至今,經常相隔兩地,與老公Johannes結婚10月邁入第7週年,回憶剛結婚時,老公還完全不會說中文,但這幾年竟也開始學起中文,之前莫文蔚帶他去KTV唱歌,老公還現場點唱〈他不愛我〉,讓她也覺得很開心。 \n \n而莫文蔚也為了與老公一起度過結婚7週年紀念日,她也趁演唱會空檔飛回英國家中,沒想到在結婚紀念日當天,因身體不舒服沒胃口吃東西,一整天都在家中休息,老公晚上下班回到家,知道她完全沒吃東西,感到很心疼,便親自下廚煮了一碗白粥給她喝,讓她很感動,她說:「老公不愛喝粥,也不會煮粥,為了煮粥給我喝,還特別上網找影片,看白粥怎麼煮,喝下去第一口就覺得特別好喝。」 \n \n出道至今邁入25年,莫文蔚表示,從2歲5個月開始就想當藝人,小時候看到演員在電視機裡唱歌跳舞的畫面,讓她下定決心長大後要像她們一樣當個出色的藝人,當時媽媽在電視台任高層,「偶爾我都會跟哥哥去電視台上綜藝節目,但6歲那年,媽媽為了我們的課就沒再讓我們去。」一直到大學時莫文蔚突然跟媽媽聊天,說自己想當藝人的意願,媽媽聽到時還有點嚇到說:「不會吧!」

  • 一碗白粥

    一碗白粥

     那碗素淨的白粥,只要四時未失序、人心未失衡,總也信守承諾般地,在每個大清早,暖和村裡忙活兒的大人與小孩的胃。 \n 那天,跟六、七十個四、五年級的新住民孩子,在一堂四十分鐘的活動中,一起分享與探討我們日常生活中,吃的早餐議題。 \n 在說到小時候,一早吃母親煮的那碗白粥、或地瓜粥,偶而配一小碟土豆、或一小盤菜脯蛋等的早餐經驗時,也跟孩子們說,當說起那碗讓晨曦的我有份滿足感的白粥,腦海就會立刻浮現那碗溫暖的白粥畫面,還有母親在熱氣蒸騰的灶前煮著白粥的身影。 \n 只見一個單親的孩子輕輕地附和說:「阿嬤有時候也會煮給我吃,真的蠻好吃的。」卻見另一個孩子馬上回說:「稀飯有什麼好吃的!菜脯蛋還差不多。」 \n 聽著不知是因生活經驗的差異、或是其他原因,所引發的對話,當下並未對此反差的回應進一步探討,只跟孩子們說:「真的差這麼多嗎?回去不妨請家人多煮幾回吃吃看,說不定能吃出不同的味道來吧。」就繼續往下一個既定的流程進行了。但孩子那「稀飯有什麼好吃的!」話語,卻於活動結束後在心裡起了某種發酵作用般,時不時地迴盪於耳際。 \n 倒也不是因為孩子未跟著讚一聲,反封殺那碗溫熱的白粥,而有些惆悵。讓我想了又想的是,生活在這世間才約莫十年的孩子,怎麼這麼快就對白粥關閉那扇門了? \n 是因為物資充裕、選擇多元化的年代,不花俏的白粥,相形之下,簡直單調到不起眼,才讓處於五花八門、聲光繁複的科技光世代的孩子,單從視覺上就判定出局的嗎?或者,曾有怎樣的味覺經驗、或事由,才讓那孩子出現棄若敝屣般的反應?還是,那孩子也跟一位同事一般,曾經歷過:「小時候,每天一早總是面對桌上那碗同樣的稀飯,真的食之無味!」的乾枯經驗嗎? \n 關於食物,誠然,除了火候、調理的步驟,會影響到食材是否提味與入味外,若能兼顧視覺,多點色調上的變化,的確也有帶動食慾的效用。正如為滿足口腹鼻舌,不斷講求食不厭精、燴不厭細的色香味現象。只是,這恐怕得在時間與食材皆充裕的那一刻,廚房裡的母親們才有餘力進一步花心思講究的吧。要不就得花銀子到外頭覓食了。同事,在沒得選的當時,也就只好悵然地吃了。但不知那看來圓潤、白淨的孩子,又是在哪種狀況下出現排拒的?不過,白粥之於我,卻是光想起,就是令人眉開眼笑的食物。而這大約跟自己生長在鄉僻之地的生活經驗有關。 \n 小時候,村子裡的大人就彷彿農業初民般,通常在「明星有爛」,滿天猶遍佈星光之際,就起身到田裡、灶腳等水裡、火裡忙活兒了。 \n 至於村裡的小孩也沒閒著,像查某囝仔的我,大清早,跟二姊到含著露水的樹林草叢邊覓拾蝸牛、撿柴火;跟母親到菜園裡摘番薯葉、鵝仔菜,再剁來餵豬鴨。打掃屋子內外後,到後園餵雞;再跟二姊一起把母親、大姊在水邊石板上洗淨的衣服晾掛到竹竿上,則是每早等著小女孩去完成的事。包括編織草帽、穿羽毛球拍等等,也是每天上學前、放學後,小孩們少不了的手工活兒。村裡,不論查埔囝仔的小男孩、或查某囝仔的小女孩,自然也都有家裡、田野裡的粗活得忙。 \n 當晨起空腹做著這些日常的活兒時,就算還沒吃到那碗鍋裡溫熱的白粥,可鼻舌間,早在不知不覺中,隨著灶腳隱約傳來的,淡淡的、薄薄的稻粥香反覆嘖舌多回了。幸運的是,在租來的、或尚在還租中的土地裡,孕育出來的那碗素淨的白粥,只要四時未失序、人心未失衡,總也信守承諾般地,在每個大清早,暖和村裡忙活兒的大人與小孩的胃。 \n 而那碗在胃裡散發溫暖的白粥,也彷若靜靜的瀅瀅微笑般,就這麼自幼年起,陪伴我走在時光步道上。如今想來,依然是盈盈在目,叫人打心裡歡喜。 \n 更不用說,當後園的母雞下蛋了,母親也沒要留著孵小雞時,一碗溫熱的白粥,就著滑嫩的荷包蛋、或越嚼越香的菜脯蛋吃,那簡直就是奢華的早餐了。特別是小女兒的我,總是能在母雞下蛋,也不留著孵小雞時吃到蛋。而一隻母雞,一天也就那麼一顆蛋哪! \n 當想起村子裡,幾代人滋味無窮的白粥經驗;並有感於父疼母愛、兄護姊讓,兼覺受之有愧的這段屬於自個兒的往事時,小時候,感冒、病了,吃不下東西的情景,也跟著浮現。 \n 在愁著臉,喝過苦口的土方煎的湯藥後,母親總會端來一小碗慢火細熬的熱稀粥,要生病的我們趁熱喝上幾口。至於為什麼要熱熱地喝幾口稀粥?不識字的母親說不上其中的道理,只說不識字的外婆以前就是這樣照顧她們的,外婆還說,趁熱喝,可逼出體內的汗,腹內也可存點五穀氣。 \n 待精神好些時,小小腦袋瓜裡,對於苦口的湯藥、稀稀的熱粥、與病痛之間的關係,總不免起了一些問號。而問號,也許是那一夜,阿嬤就僅僅那麼一回,帶著堂兄姊跟我,一起到村裡的城隍廟,看一年一度的廟前歌仔戲後,才漸漸尋到一些線索,稍解迷津的吧。 \n 雖然,那回戲台上搬演的忠孝節義的角色走位與戲文內容,如今已模糊、斑駁;雖然,鄉僻小徑,總冷不防地閃現令人驚怖的黑白分明的雨傘節、吐著蛇信的飯匙倩畫面,反倒依舊清晰、深刻,但是愛盯著戲台看歌仔戲的種子,似乎在那夜於心裡播了種,也漸漸發了芽了。 \n 儘管真正在戶外看戲的次數,連幾根手指頭都扳不完,可後來,每當電視上有歌仔戲播出,總會好奇那戲文與演員是怎麼詮釋一齣齣的忠孝節義的故事的。往往戲文裡出現一些迂迴曲折處,總要為之多思量一會兒。其中,緹縈救父的戲,就有幾則令我思之再三的情節。也正是這戲曲,確切地說,是這戲曲在心裡埋了個線頭,後來才會在看書時,特別留意有關緹縈的父親淳于意的描述。 \n 當在書裡看到西漢的淳于意先生用火齊粥治齊王的病,還記載著,粥「可實五臟六腑之氣,且能逐熱」的話時,好像恍然大悟的我,那時才意會到,原來外婆傳給母親的喝幾口熱粥,可逼出汗、存五穀氣的經驗,說不定早在淳于意先生於民間自由行醫後,就開始一傳十、十傳百地,在民間代代口耳相傳到現在的。這樣算來,母親始終說不上所以然的那幾口熱稀粥的功效,至少已經流傳二千年的歷史了吧。 \n 之後,又斷斷續續在書上看到,「空腹食之為食物,患者食之為藥物」,等等有關「藥食同源」的相關記載後,才知道史料記載的五、六千年前已發展的簡單農耕;或晚近根據新發現的遺跡所推論的,也許在更早的八千年前,人類就學會種植的稻米,在經過幾千年的米飯白粥的飲食歷史中,人們也從日常的實踐過程,逐漸發現並歸納出,能暖胃飽腹的白粥和其他食物,也同時存在著不同的醫療功效。也得知,比淳于意先生更早之前的二千七、八百年前,白粥就已實際用於療癒人們的病痛、或保健養生上頭了。 \n 可雖更加明白那碗樸素的白粥,原來是那麼有意思的物件,但苦口湯藥後,趁熱喝幾口稀粥的情景,會不會僅是鄉下人的我、與母親輩、及先人們,幾千年來的共同經驗與記憶了?因為日新月異的醫學製藥與科技,早已在這個世代不斷推陳出新,註明各種營養素的沖泡或顆粒或液體之類的物品,取代「實五臟六腑之氣」、護「營衛氣血」之效的米穀白粥了。 \n 只不過,村子初民長大的我,心裡總盼著,在強調科技、便利、快速、多元的替代品中,是否也能保留母親、或照顧者那碗慢火細熬幾千年的溫熱稀粥,繼續靜靜地滋潤、撫慰、與陪伴病弱中的腸胃與心情流動?但不知這會不會是在快節奏的科技世代裡的一廂情願或殘夢? \n 像小時候,村子的大人們總是一身縫了又補的粗布衫,一年忙過一年。小孩兒,自也是大哥大姐穿不下的舊衫褲,在母親們東補西縫下,繼續捱到弟妹都穿過後,那滿滿補丁的舊布衫才鞠躬盡瘁身退而去。也因此,當日後讀到「物盡其用」一詞時,體會也來得特別深刻。可儘管日子這麼拮据,每隔一段時日,母親們也總會想辦法,將溪流裡洗淨的被單,放入特地省著喝,所留下來的那一大杓粥湯裡漿洗、浸潤片刻。經一日冬陽、北風的吹曬,夜裡也就有一床暖和平整的被單,伴我們過一季寒冬了。 \n 可村子的母親們,雖總巧妙地善盡身旁物件的功能,讓小小孩的我們體會到艱困的日子裡自也有溫暖的光輝在,但清澈溪流裡飄洗被單的畫面、被單迎風飛揚於藍天的情景、泛著淡淡粥湯香的被單等等經驗,也已是生命中的往日美好了。 \n 只不過,不論時代如何更迭、或派得上用場否,白粥還是白粥吧。 \n 只見早在幾萬年前,或更早的年代,就安靜地生長在大地上的五榖等作物,當人類懂得用火,也脫離「稻稗莫辨」、「菽麥不分」的時期,並將五穀當作主食後,五穀之中的稻米便也恰如其分地,與生活在地質、氣候適宜米食的人們,共同敘說了幾千年如老酒般醇厚的「安土敦仁」的飯粥故事;一旦人們真的遺忘了曾經的滋味,稻禾想必也仍是繼續靜靜地於適合的大地上,怡然地自開自落吧。 \n 但不知瞧也不瞧的孩子,會不會回過頭來細細品嘗那份淡淡稻粥香的滋味?或者,生活在多元繽紛年代的孩子,若有機會重新認識,既不喧嘩也不落寞地靜立於天地之間的白粥後,會不會也將敘說出屬於他們世代的平淡中見風華的白粥故事來呢?

  • 單親媽養5子 吃白粥配鹽巴

    單親媽養5子 吃白粥配鹽巴

     「我生的,一定要自己養!」何秀琴的丈夫3年前車禍過世,她獨力撫養5個子女,3個兒子分別有智能障礙、過動症、情緒障礙,家境生活困苦,曾經只能吃白粥配鹽巴,但何秀琴堅持靠自己力量帶大孩子,正面態度獲選家扶自強家庭。 \n 何秀琴與丈夫之前打零工為生,夫妻3年前下班回家途中發生車禍,丈夫當場死亡,她則在大腿、頭部留下長長地疤痕,癒後更因甲狀腺亢進、心臟疾病無法工作,只能靠低收入補助養活5個孩子,生活相當困頓。 \n 何秀琴大兒子小安輕度智能障礙、二兒子小寶過動症、沒想到小兒子小麟也是自閉症加情緒障礙,只有大女兒小琪、二女兒小婷正常發展,她說最安慰的就是5個孩子都很乖,儘管曾經窮到只能吃白粥配鹽巴、醬油,孩子們卻從未嫌過。 \n 小琪展現異於同齡的成熟,國中開始打工貼補家用,今年考上技術學院,她也選擇每周只上1天課,其他時間在家附近的飲料店當正職員工,除了上課之外每天工作10小時,現在月薪2萬多元,小琪說:「只要能幫到媽媽,我就覺得很滿足!」 \n 夫家小叔曾提議收小安當養子,但何秀琴堅持5個孩子1個都不能少,一定要自己撫養,親子間緊密感情也令長期協助何秀琴的家扶社工感動不已,今年推薦他們參加自強家庭選拔,最後順利獲選,將於5日公開表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