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雪公主的搜尋結果,共98

  • 藏家周伯通出書 最愛它圖案精美

     一張六點五公分長、四公分寬的小畫卡究竟魅力何在,讓大人也瘋狂?擁有三百七十張畫卡的收藏家周伯通(筆名)說,「小時候念書之外最重要的事,就是收集白雪公主泡泡糖畫卡,它們是童年最重要的玩伴。一方面好玩,另一方面是被精美的圖案吸引。」二○一○年他出版《白雪公主泡泡糖三國誌畫片的故事》一書,細數泡泡糖畫卡歷史。 \n 也因為他對畫卡愛不釋手,意外讓畫師金良知的名號揭露於世,而謎樣的金良知竟然是大學同窗金華國的父親!一連串的巧合也為「白雪公主泡泡糖回顧展」創造不少驚奇。 \n 五十六歲的周伯通,從小學二年級到初中期間,收集了三國誌畫卡達九十八張,「差兩張就全了。」這批寶貝卻因升學壓力被遺忘,最後不知去向。十多年前費盡心思再獲一批畫卡,才又開啟他的收藏熱情。一次比對畫卡版本時,偶然發現其中一張左下角屬名「良知畫」,「四百張畫卡中唯一出現關於畫家的蛛絲馬跡」,而吳芯茜僅知畫師姓金,「猜測畫師名為金良知,但不知他是何許人?是否有後代?」 \n 二○一一年二月周伯通參加大學同學會,畢業三十多年同窗難得一聚,他提到泡泡糖畫卡一事、也提到金良知之名,沒想到金良知竟是大學同窗金華國的父親!金華國說,當時不知道父親是泡泡糖畫卡畫師,只知道家中常有免費的泡泡糖可吃。奇妙的巧合讓白雪公主泡泡糖的歷史拼圖,經過半世紀後再度鮮活了起來。

  • 美夢成真 迪士尼特展亮相史博館

     國立歷史博物館即日起至101年3月14日展出「美夢成真:迪士尼經典動畫藝術」特展,除了多部過去從未公開的經典動畫幕後手繪作品、介紹製作過程,現場還播放7部動畫片段。 \n 策展人Lella Smith表示華特.迪士尼動畫研究圖書館收藏近6千萬件作品,記錄迪士尼動畫自1928年以來的演進史。由於通常取材自大眾熟悉的童話或民間故事,所以製作團隊更能把重心放在營造笑點上。隨著時代改變,迪士尼也在作品中加入了新的特色,例如女生變得更為積極、獨立自主;也加入了黃種人或黑人面孔的角色,向多元文化邁進。她更透露迪士尼接下來將推出改編自電玩遊戲的一部作品。 \n 且看白雪公主經過哪些版本最後定裝、「野獸」如何從豬臉進化成鬃獅頭、小美人魚剛開始竟有雙丹鳳眼……《魔髮奇緣》創作者曾在亞洲目睹天燈點點的景象,所以在這部片中也安排了主角搭船看天燈的畫面。展覽中許多水彩概念圖稿之精緻度與設計感,獨立出來成為海報或繪本一點也不為過。此次特展呈現的600餘件作品,包括素描、概念設計圖、故事板、場景畫、角色設計、模型、手稿、動畫精選短片及實際工作檯的展示;從手繪到數位,囊括《白雪公主》、《仙履奇緣》、《睡美人》、《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公主與青蛙》、《魔髮奇緣》等展品。

  • 從白雪公主到魔髮奇緣 迪士尼動畫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麗的公主,名字叫白雪,她的繼母王后非常嫉妒她的美貌。一旦提起白雪公主這個童話故事,不少人腦海浮現出的是迪士尼動畫《白雪公主》中,那位皮膚白皙、櫻桃小嘴、黑短髮、別著蝴蝶結緞帶並穿著蓬蓬袖與飄逸長裙的小美女。這部製作於一九三七年的《白雪公主》是迪士尼第一部動畫長片,無論是白雪公主、壞心腸王后,甚至是搶戲的七矮人,形像至今仍深植人心,成為迪士尼童話王國的共通語言。 \n 為了揭開迪士尼動畫幕後製作的神祕面紗,國立歷史博物館十二月十日起,舉辦「美夢成真:迪士尼經典動畫藝術」特展,六百多件包括素描、設計圖、場景畫、角色設計、雕塑、手稿與七部動畫精選短片,都是迪士尼動畫經典,如一九三○年代《醜小鴨》、《白雪公主》,一九五○年代的《仙履奇緣》、《睡美人》,一九八○、九○年代《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和二○○○年後的《公主與青蛙》、《魔髮奇緣》等。 \n 史博館館長張譽騰表示,「美夢成真」展品從美國華特.迪士尼動畫研究圖書館的六千萬件珍藏精選而出,五年前在美國紐奧良美術館首展,之後移師澳洲澳大利亞動畫中心、韓國首爾展出,台北是第四站。「廿、卅歲以上台灣人的童年回憶裡,少不了迪士尼動畫的影子。藉由動畫,迪士尼傳遞堅持夢想、邪不勝正、良善品格、創新等永恆價值。」 \n 「美夢成真」特展規畫從一本巨大的童話書開始,道出以「很久很久以前」開端的膾炙人口童話故事,並開始依年代序看到不同階段的代表作。華特.迪士尼動畫研究圖書館創意總監蕾拉.史密斯表示,迪士尼的祖母愛在爐邊念童話故事給他聽,讓他充滿想像力和童話的魔幻色彩,一九二八年他成立迪士尼工作室。一九三○年代,由於預算與時間有限,多出品六至九分鐘的動畫短片,「主要散播歡笑和娛樂,而非訓示和啟發。迪士尼利用世人熟知的故事題材,無需鋪陳複雜的情節,藝術家便創作出有趣的情境。」 \n 一九三七年的《白雪公主》是迪士尼第一部動畫長片,製作困難也考驗觀眾耐心,這部動畫讓迪士尼獲得一九三八年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由這次特展的手稿可知,光是白雪公主的長相和髮型就有許多不同版本,影片中最精采的則是壞心母后喝下魔藥、變成醜陋老太婆的變身片段,藝術家們不僅得掌握人性與情緒,更必須透過精湛的繪畫技巧表現出來。 \n 史密斯表示,「迪士尼曾說過,七、八歲以下的小孩不適合觀賞《白雪公主》,因為小孩還無法分辨良善與邪惡。」此外,迪士尼自己最愛的是《仙履奇緣》裡仙杜瑞拉身上破衣裳變為華麗晚禮服這場「變身秀」。 \n 由於每一秒動畫需要廿四張圖稿才能表現出動作,動畫藝術家得繪製成千上百張的圖稿。一九五九年《睡美人》手稿更是展現無比細緻的畫風,融合中古時期刺繡、繪畫、紡織等風格,讓這部動畫破紀錄耗時六年才完成,畫稿量是過去動畫的兩倍。一九九一年的《美女與野獸》更是首部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動畫長片。 \n 史密斯說,迪士尼動畫從經典童話故事取得靈感,同時加入現代社會元素,最明顯的是女主角形象的轉變。「女主角經歷數十年演變,從《白雪公主》受難型角色,《小美人魚》勇於追求愛情,《美女與野獸》機智勇敢的貝兒,到了《公主與青蛙》中的蒂安娜是黑人女性,夢想是開餐廳,反映現代女性角色的變化。」

  • 白雪公主泡泡糖 畫卡召集令

     四、五年級生照過來!還記得小時候吃過的「白雪公主泡泡糖」(見左圖,吳芯茜提供)嗎?在一盒長五公分、寬二點五公分的黃底彩色印刷盒裡,放了一塊粉紅色泡泡糖,散發出似香蕉、又似鳳梨的香氣,可嚼上一整天,還能吹出大泡泡。 \n 但比泡泡糖更誘人的是,糖盒裡藏了一張彩色精美畫卡,上頭繪有《紅樓夢》、《西遊記》、《封神榜》和《三國誌》共四百位角色人物畫像,曾在一九五○、六○年代掀起畫卡收藏熱潮。但隨著時代更迭,「白雪公主泡泡糖」也被遺忘在人們記憶深處。 \n 明年一月十日起,國父紀念館將舉辦一場饒富趣味的展覽「白雪公主泡泡糖畫卡回顧展」,展出周伯通、劉保台、方仁猷與金華國等四位藏家提供的畫卡近四百張,以及「白雪公主泡泡糖」創始人吳枚家屬提供的原始畫稿等珍貴文物,細數當年「白雪公主泡泡糖」趣味故事。 \n 「白雪公主泡泡糖」對於台灣四、五年級生來說,並不陌生。當年一盒五毛錢、能嚼上一整天的泡泡糖是很新奇的玩意兒,也是小朋友的「夢幻零食」。吃到沒甜味了也捨不得扔,還有人小心翼翼包起來,隔天繼續嚼……然而,最吸引人的還是泡泡糖附贈的精美畫卡,分別繪製中國四大名著裡的百大人物,集滿完整一百張就能兌換大獎─腳踏車一部。 \n 這個創意點子來自華懋化工公司負責人吳枚過人的生意頭腦。吳枚一九二一年生於浙江溫州,富商吳百亨之子,曾就讀廣東中山大學主修化學工程,戰亂期間吳枚與妻子來台避風頭,沒想到就此回不了大陸,留在台灣謀生。 \n 一九五三年「白雪公主泡泡糖」上市,為了促銷產品,吳枚想出結合中國文學和收藏樂趣的行銷手法,邀請工筆畫家金良知繪製中國古典名著百大人物,果然造成轟動,為了收集畫卡,有人可是吃了一個又一個泡泡糖。吳枚的泡泡糖事業版圖一度跨及香港、新加坡等,惟有台灣發行畫卡。一九八六年「白雪公主泡泡糖」結束營業,走入歷史,二○○四年,吳枚夫妻相繼過世。 \n 為了籌辦「白雪公主泡泡糖畫卡回顧展」,吳枚家屬與收藏家彙整當年發行的四百張人物畫卡,發現《封神榜》、《三國誌》兩套畫卡完整,但《紅樓夢》少了編號七十一、八十二號畫卡,《西遊記》則缺「太上老君」畫卡,因此發出「召集令」,急尋擁有這三張「絕牌」者屆時能共襄盛舉,讓四百位畫卡人物齊聚一堂。

  • 金良知 畫出4大名著人物

     半世紀前台灣流行的「白雪公主泡泡糖」雖是零嘴,卻因結合中國古典文學畫卡的發行,讓民眾在嚼泡泡糖的同時,還能「寓教於樂」、認識古典名著角色。吳枚發行畫卡的靈感,其實來自民國初年中國大陸流行的「煙畫」。 \n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張世宗指出,民初大陸流行的「煙畫」,是廠商為了促銷香菸的包裝之物,「前身可追溯至十九世紀下半葉,上海茂生洋行代理美國紙煙而傳入中國的煙畫卡片。」他說,一開始煙畫卡片是為了保護紙煙、免於折斷,「而後中國商人加上民間耳熟能詳的四大名著角色繡像,結合序號成套發行之後,成了廣告的促銷手法。」而這也提供消費者學習古典文學的非正式管道。 \n 「白雪公主泡泡糖」包裝盒上的白雪公主畫像,是吳枚親自設計繪製,至於名著百大人物畫像主要出自畫家金良知之手。金良知一九○七年生於浙江青田,從小具有繪畫天份,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後就此定居,以美人圖廣告享譽上海坊間,一九五○年來台之後定居三重逾卅年。 \n 金良知三子金華國表示,父親的工筆畫作「主要承襲五代鐵線描古風,因此為泡泡糖繪製的四大名著人物畫像生動傳神,且典雅備至。」金良知一九八○年過世,臨終前囑咐家人,不許留下平生物品,因此他的照片、畫稿、手澤等家屬遵囑一概予以火化。

  • 特色店家-花田花草集 現代童話版

    特色店家-花田花草集 現代童話版

     門口很低調,愈裡頭愈精采,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樣,走進「花田花草集」,彷彿跌入童話故事裏。 \n 愛夢幻的老闆娘巫淑美,連續3年參加北投農會地景設計比賽,每次都設定一個童話,從白雪公主、仙履奇緣,到去年底拿下冠軍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把店裡布置成童話世界。 \n 她還準備道具,免費讓客人變裝,穿上白雪公主或灰姑娘的美麗衣裳,大玩角色扮演。當天有一群熟女造訪,每個人都像回到小女孩時代,玩得好瘋。 \n 巫淑美熱愛布置,盡量使用回收素材,城堡是汽油桶,粉紅木椅是廢棄的保齡球道,連蕾絲也是客人送的,「客人給我什麼,我就想怎麼用來布置,所以常常更換,每次客人來,都會看到不一樣的變化。」 \n 沒有餐飲,提供飲料與點心,周一至周五是巫淑美忙著整理庭園的日子,不營業,只有周六日才開門。

  • 東協筆記-你的數學,靠白雪公主過關嗎?

     根據「國際學生評估計畫(PISA)」二○○九年針對全世界六十五個經濟體所作的調查顯示,泰國學生的素質在世界的平均水平以下,半數以上的學童欠缺基本的閱讀、數學技能。 \n 更令人憂心的是,跟該組織於二○○○年所發表的報告比較起來,泰國學生的素質是呈現下降的趨勢。 \n 對於泰國學生素質的低落,我的一位朋友倒是有親身的體驗。 \n 朋友於六年前在曼谷觀光夜市裡開了一間小店,由於自己泰文不行,就請了位泰國小姐來幫忙看店。 \n 她說自己是大學畢業。這一點都不奇怪,在泰國,許多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當店員的不在少數,甚至還有不少被外商包養呢。 \n 她來上班不久,朋友就發現問題大了,因為她英文不通。她自己後來也對朋友說,「剛上班的時候,我見到外國客人進來,簡直不知該如何是好,心裡一直暗叫,『趕快出去,趕快出去』」。 \n 呵呵,請了個希望客人趕快出去的店員。 \n 不過這是朋友自己的疏忽,也怨不得別人。她原先是在斜對面的服飾店工作,招呼客人有模有樣,所以朋友才在她的老闆決定收攤後「挖角」,卻忽略了服飾店基本上是泰國本地客,而朋友的客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外國遊客。 \n 可是既然請了,也不能這樣就解雇。所以朋友乾脆送她去語言學校「深造」,可是上了不到一個月的課,她就不肯再去,因為課堂老師老是愛點她問問題,她又老答不出,甚至認為老師故意出她洋相。 \n 朋友跟她說老師的用意應該是鼓勵甚至逼迫她更加努力,可是她說什麼都不肯再去,急得甚至哭出來,朋友也只好作罷。 \n 好在,朋友也在店理的時候,經常逮住有客人互動的機會進行機會教育,教她一些簡單的應答,這麼多年下來,她在英文方面大體上都可以應付了。 \n 她告訴朋友大學時英文經常考零分,但朋友也一直沒問她是怎麼畢業的?直到最近才知道。 \n 因為不久前店裡進來一位法國客人,她衝著對方說了句,「Bonjour」。她看到朋友驚訝的樣子,於是說,「我只會這一個」。 \n 原來,她在大學時還修過法文。 \n 她說她的法文跟英文一樣,幾乎每次都考鴨蛋,結果老師把她叫去,告訴她去找一套《白雪公主》的光碟。她說,「我找了好多地方終於找到,還滿貴的」。 \n 結果,她的法文成績最後得到「A」。 \n 朋友還笑著說,有次他把店裡的計算機換了一個,卻沒想到店員愁眉苦臉。 \n 原來,先前的計算機有設定好的百分比計算法,但是新的計算機沒有,必須用簡單的算數去算出來,但是這位大學畢業的店員不會,給客人折扣時,她硬是算不出來究竟應該是多少錢? \n 朋友無奈之餘,只好再換回原先的計算機,「我跟她說,妳在大學裡的數學,莫非也是靠《白雪公主》過關的嗎?她一直傻笑」。 \n 有那樣的老師,學生的素質怎麼會好?

  • 縱橫天廈 時尚跨界極品

     身為台灣第一位國際級時尚服裝大師,吳季剛給台灣的第一份時尚獻禮不是自己的服裝品牌,而是更超乎預期的,把全球第一座時尚跨界建築獻給台灣。 \n 這一座完全顛覆建築思維,以服裝立體剪裁概念設計的時尚建築「縱橫天廈」,由時尚大師吳季剛與哈佛建築碩士姚嘉志跨界攜手,建築大膽選用純白色彩,氣質優雅,姚嘉志建築師以「台北市的白雪公主」形容脫俗不凡的美。 \n 在「縱橫天廈」身上,不只看到吳季剛首度以布的流線飄逸,軟化現代建築的幾何直線,串起整座建築的大創意。更看到雕塑藝術家楊柏林為縱橫天廈創作「如意回家」雕塑,打破思維,融入布的柔軟、流動,凌空4米5高處揚起15米橫幅巨觀。以世博台灣館揚名全球的燈光藝術家袁宗南,在「縱橫天廈」施展光影魔法,讓建築閃耀絲織光澤與點點細鑽。 \n 「縱橫天廈」一座華裔時尚大師與台灣國際菁英大師群的跨界創作極品,是建築更是藝術,是時尚更是品味。首度公開,正式預約典藏鑑賞。敦南遠企正對面,80~160坪,一層一邸。鑑賞專線:(02)2755-6777。

  • 學童唱跳搶答 安徒生展氣氛High

    學童唱跳搶答 安徒生展氣氛High

     「愛漂亮的國王有沒有穿衣服?」「有人在很冷的下雪天裡賣著一根根小火柴,這是安徒生的哪一個故事?」由國立中正紀念堂、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主辦,合作金庫銀行贊助的「神奇帽子在說話:安徒生童話世界特展」昨天正式開幕,東森幼幼台超人氣的香蕉哥哥和蜜蜂姊姊,在現場舉辦一場熱鬧非凡的唱跳見面會,小朋友們卯足勁跟著哥哥姊姊扭腰、擺臀,搶著舉手回答童話問題,氣氛熱烈。 \n 今年升小三的張小妹妹說,她最喜歡安徒生的《醜小鴨》童話,因為小鴨「很有勇氣,一直支撐到最後。」不過,也有小朋友大聲說,最喜愛的童話故事是《白雪公主》,這下可傷了安徒生的心,因為《白雪公主》出自德國的格林童話,並非安徒生的作品。 \n 這項展覽以安徒生的童話故事結合他的生平,除了展出他的剪紙作品集、陪伴他多年的旅行箱與高帽子等文物外,並以《小美人魚》、《國王的新衣》、《打火匣》、《飛天箱》、《影子》等五個故事串起安徒生的創作歷程,搭配剪紙投影機、拓印、故事屋等活潑互動的設計,讓小朋友藉由趣味的遊戲認識安徒生,在生動的情境下閱讀他的故事。 \n 現場也有一群由教會團體帶領來參觀的小朋友。其中升小五的翁小妹妹說,展覽很好玩,「可以把自己當作故事裡的角色。」曾先生夫婦則帶著今年升小一的兒子來看展覽,他們認為展覽的重點設計、動線都很棒,深具教育性,對小孩來說也不會太冗長,能成功引起學習興趣。如曾小弟弟便一邊逛展覽,一邊好奇地發問:「安徒生是誰?他現在在哪裡?」 \n 除了親子檔,現場也有不少青少年或上班族。大學生余小姐說,因為從小就讀遍安徒生,所以對他充滿熟悉和好奇。這是台灣第一次有安徒生特展,她便邀同學一起來,深入認識這個陪伴他們長大的作者。 \n 「神奇帽子在說話:安徒生童話世界特展」即日起展至十月三日。

  • 林書煒5歲娃口出狂言 要送媽白雪公主衣

     林書煒7日擔任「多多星任務」小童星甄選主持人,但沒帶女兒泠泠來參加,她說,「我女兒愛彈鋼琴、繪畫,但她很謹慎,不敢在大家面前表演。」她說,想當星爸、星媽的父母,不要給孩子太大的壓力,讓孩子順著天分、志向發展最好。 \n 林說,5歲的女兒說母親節要送她一套白雪公主禮服,母女要穿著禮服去逛街,「這禮物太可怕了!我只希望她畫張卡片跟我說『我愛妳』,然後平安、健康、快樂成長,我就開心了。」 \n 而弦子因在台灣宣傳唱片,無法返回大陸廣西陪媽媽,雖電話中媽媽說沒關係,但仍能感到媽媽的落寞。她親手設計一個音樂盒做禮物,裡面不但有全家福人偶,還有一棟大房子及生日蛋糕,禮物雖不貴重,但挺有意義。

  • 學童心中理想媽媽:白雪公主

    學童心中理想媽媽:白雪公主

     心目中最希望媽媽形象是什麼?市議員鄭光峰針對全市國小高年級及國中學童問卷調查,學童喜歡媽媽是「溫柔體貼白雪公主」,其次是「深知我心的心靈捕手」;不過,學童最不喜歡媽媽的行為是「嘮叨瑣事」,肯定媽媽的辛勞,給媽媽平均分數為八十五點五分。 \n 這分問卷調查一一五五人,有效問卷一○五八分,鄭光峰說,調查結果反映母子間互動及各星座孩子討厭事項,可做為親子相處時參考。 \n 最不喜歡媽媽「嘮叨瑣事」 \n 「你『非常不喜歡』媽媽的行為」項目,第一名是「嘮叨瑣事」近六成,其次依序是跟家人吵架、打小孩、看私人物品信件、安排補習、檢查功課問成績、干涉交友、限制零用錢。 \n 隨著年齡增長,國中小學生看法出現差異,近四成小學生討厭補習,國中生只有二成四,鄭光峰認為,應與國中生補習情形普遍有關。四成二國中生討厭交友,小學僅有一成四,他認為,應是國中生進入青春期,重視隱私權。 \n 「常常告訴媽媽心理想法或跟媽媽聊天討論事情」項目,國中與小學反映也不同,四成三小學生經常會,國中生僅有二成七;幾乎沒有的,國中生二成六,小學生一成四。「最常和媽媽分享的事」,人際關係及朋友居冠,其次是學校功課、休閒娛樂。 \n 如果要學童給媽媽打分數,平均給媽媽八十五點五分,顯示肯定媽媽的辛勞。 \n 肯定媽媽辛勞 平均給八五.五分 \n 問卷也分析不同星座學童心情,水瓶座最怕嘮叨、天蠍座討厭補習、處女座則希望媽媽別跟家人吵架、雙子座怕被打、白羊座則講究隱私。 \n 出席記者會市議員林瑩蓉也為母親們打氣,職業婦女很辛苦像女超人,也是孩子們最好的心靈導師。 \n 市議員周玲妏說,英國歌手寫一首RAP描述母親嘮叨,生活大小事在歌詞中。後來應聽眾要求寫爸爸,結果歌詞只有一句「問你媽」。她說,這道盡媽媽不但要照顧孩子,連爸爸嘮叨也交給媽媽,媽媽真的很辛苦。

  • 藝企合作-國際企業被台灣藝術家激到!

    有沒有覺得這幅插畫(右圖)似曾相識?裡面有1個、2個…,共7個老人加上1個女性,沒錯,他們是白雪公主和七矮人,但多了「台灣特色」! \n這是台灣插畫家鄒駿昇之前為美商迪士尼創作的實驗性案子,命題就是創作具台灣特色的白雪公主,畫裡的白雪公主有著台灣女性的樸素氣質、帶有中國國劇臉譜的妝容,以及腳踩在日式榻榻米上,反映台灣多元的文化,並用來激發迪士尼創作團隊。 \n又在去年底,鄒駿昇連同2位外國的攝影師、藝術家,受邀到日商Yamaha在歐洲的創意中心,接受來自日本、義大利Yamaha創意主管的面試,詢問他們對Yamaha的看法,進一步為品牌的精神、定位、形象做創意思考。 \n從激發創作團隊到思考行銷課題,據鄒駿昇的觀察,國際企業透過這類藝企實驗性案子對外開一扇窗,引進外部刺激,進一步跟產品、文化、形象連結,值得台灣企業參考,台灣社會經常可見「鐵皮屋」文化,延伸到企業,變成只想把產品做得快又便宜,不會壞但也不好看,將不利品牌發展。 \n另個台灣當代藝術家王俊傑也有同感,他發現國內企業贊助藝文,多數看重短期目的或社會回饋,且容易受景氣影響;反觀國際企業著眼品牌建立是長期工程,會建立一套藝文贊助回饋機制,有計劃地連結藝文活動。 \n例如「格蘭菲迪藝術家駐村計畫」,這個從1963年開始訴求單一純麥的威士忌品牌,為了解決品牌老化課題,不僅開放酒廠,1年吸引7萬人次參觀,也自2002年起推動10年藝術家駐村計劃,去年邀請王俊傑等兩岸共7、8國當代藝術家到蘇格蘭酒廠創作,今年再邀印度、越南等地藝術家,都只要求他們留下一件作品讓格蘭菲迪藝術基金會收藏,部分並陳列在酒廠旁展覽中心。 \n格蘭菲迪藝術家駐村計劃專案負責人Andy Fairgrieve指出,藝術來自生活,容易引起共鳴,企業邀請藝術家創作,除了提供創作舞台,也希望透過量身創作的當代藝術影響觀者,去連結當代、柔軟、參與感的品牌形象,隨著亞洲市場崛起,國際企業將有更多跟在地藝術家合作的實驗性個案。

  • 性感《白雪公主》 挑逗七矮人

    性感《白雪公主》 挑逗七矮人

    在古典芭蕾雙人舞的框架底下,法國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的《白雪公主》,卻以親密挑逗的抬舉、大膽露骨的翻滾等愛慾流動肢體,將經典童話裡公主與王子的相親相愛,變得春意盎然。 \n法國編舞家普雷祖卡(Angelin Pre ljocaj)對於古典芭蕾的解構,加上服裝設計師高堤耶(Jean Paul Gaultier)的前衛大膽,將一個清新《白雪公主》是普雷祖卡編創於二○○八年、首演於里昂的作品,去年獲得法國晶球獎(Globe de Cristal)的肯定,三月四日起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舞團行政總監撒伊德(Nicole Said)表示,三年前普雷祖卡走進她的辦公室,說他有一個大計畫,想要作一檔現代芭蕾舞劇,但主題不是灰姑娘、睡美人,而是白雪公主。普雷祖卡表示,在《白雪公主》中,「我所要作的是保留格林童話故事的忠實,加入我個人現代的對於童話象徵的註解。」 \n普雷祖卡所編創的《白雪公主》,故事發展雖然不脫離原有走向,卻特意將後母與公主的對立,轉塑成「邪惡與清純」的嫉妒衝突;將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美滿,變成纏綿性感;將公主和七矮人的互動,轉化為橫流的情慾曖昧。

  • 現代《白雪公主》 舞動情欲性感

    文學界一直都出現針對童話故事進行延伸解讀的「成人版」、「情欲版」改編作品,在舞蹈界也有法國編舞家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以獨特的叛逆解讀角度,加上設計師高堤耶(Jean Paul Gaultier)的前衛風貌下,揭開經典童話《白雪公主》純真背後,原來是赤裸的人性情欲。 \n一九五七年出生的普雷祖卡,擅常結合古典芭蕾與現代舞的表現,融入大量的新奇創意,首演於二○○八年的《白雪公主》即是代表作之一,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將在三月來台於國家戲劇院演出這隻舞作。 \n在普雷祖卡《白雪公主》舞作中,他使用古典芭蕾舞劇的群舞排場,彰顯場面的盛大,普雷祖卡也以雙人舞表現情感交會,但是舞者的肢體表現方式則富含了現代舞的語彙。 \n普雷祖卡編創的《白雪公主》,故事發展雖然不脫離原有樣貌,但在高堤耶的服裝之下,隱隱將「後母與公主」的架構轉塑成「邪惡與清純」的衝突之戰,然而,卻同時又指涉著,不管邪惡與清純,其實共有著情欲與性感。 \n公主穿上了純白低胸、兩側高叉開襟的特製洋裝,側面看起來性感嫵媚,正面的下擺收覆卻設計得像包著紙尿褲的兒童。後母則以緊身黑衣登場,網狀的袖領與高跟鞋配襯,展露火辣豔麗的樣貌。 \n特別的是,劇中的七矮人化身為動作敏捷的攀岩高手,與公主的互動群舞可以見到曖昧的舞動展現情欲流動。 \n至於後母的下場,普雷祖卡則挪用另一則童話《紅舞鞋》,讓後母穿上火燙紅鞋不停獨舞。

  • 觀念平台-米老鼠也使壞

    不久之前,曾有澳大利亞的啤酒廣告把迪士尼動畫人物白雪公主情色化,讓半裸的白雪公主與七矮人同床,還一邊吞雲吐霧。清純的白雪公主被置換成蕩婦,自然讓迪士尼公司大為震怒,然而有趣的是,迪士尼這廂忙著捍衛白雪公主的形象,那頭卻準備讓他們的另一個招牌米老鼠改頭換面,開始使壞! \n《紐約時報》最近報導指出,在迪士尼明年預計推出的米老鼠電視遊戲中,玩家將可選擇任由米老鼠變成梟雄甚或所謂的「鼠輩」,除此之外,迪士尼更打算重新包裝米老鼠,雖然不至於讓它變成到處殺人的邪惡角色,但確實正研擬讓米老鼠全面拋棄過去的可愛形象,變得更難搞、更自私、更狡猾一點。 \n習慣了米老鼠可愛形象的人,恐怕不免詫異於迪士尼的大動作。拿米老鼠那對經典的大耳朵來說,就不知喚起了多少人的青春夢─以米老鼠耳朵為特色的帽子一直都是迪士尼主題樂園的熱銷商品,彷彿一戴上,不同年齡層的遊客都會變得像它一般天真可愛。這樣的米老鼠怎麼可以變壞呢? \n但只要熟悉米老鼠歷史的人都知道,米老鼠初登場時就已開始使壞。打從「出道」的第一部影片「蒸汽船威利號」起,米老鼠就是個「無樂不作」的狠角色:把母牛的牙齒當成木琴來敲打、乳房當成風笛來演奏,把火雞的尾巴擰下來替代失事飛機的機尾,或是不顧米妮的推拒總想霸王硬上弓…,這種施虐當有趣的表現自然引起了法蘭克福學派的阿多諾大加撻伐,但當時為米老鼠卡通辯護的德國思想家班雅民,卻有很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米老鼠所提供的這個集體夢境不但紓解了觀眾的壓力,在迪士尼創意的呈現中,更可以看到科技與自然結合的可能。 \n班雅民為使壞的米老鼠背書,自有他的歷史因素:一次大戰帶來的創傷,讓經驗累積或文明傳承的那套說法變得不值得信賴,相對的,不按牌理出牌的米老鼠卡通反倒成為寄託所在─如果卡通裡主角的手臂可以被偷走、樹上的水果可以像充氣球似的瞬間圓熟、米妮的燈籠襯褲可以變成救難降落傘,還有什麼不可能呢?只要願意跳脫傳統經驗認知的侷限從頭來過,美好的願景還是可能實現! \n而今天米老鼠又要使壞了,這次,有什麼好理由嗎?依《紐約時報》的看法,恐怕單純是市場考量下的結果:迪士尼主題樂園即將進駐上海,看似商機無限,但迪士尼公司卻發現年輕世代並不鍾情於米老鼠,周邊商品的銷量也一直下滑,為了讓人氣不再的米老鼠東山再起,才有了大改造計畫。雖然變身後的米老鼠若是能讓人們小小的施虐慾得到替代性的滿足,未必是件太糟的事,但米老鼠要變壞才有看頭,是否也是某種警訊,透露出消費者追求感官刺激的胃口已被媒體以各種方式養大,以至於只會繼續朝著越刺激越好的方向發展?這個標榜「壞壞惹人愛」的時代,不免仍讓我產生這種時下認為過氣的、阿多諾式的喟嘆與不安。 \n(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 白雪公主穿旗袍 迪士尼中國化

    「您好!」當二○一四年走進甫開幕的上海迪士尼樂園時,看到穿著高叉旗袍的白雪公主,用中文向你打招呼,可別驚訝,因為在中國要求下,迪士尼將本土化,米老鼠也會操一口上海話。全球最大迪士尼樂園落戶上海,為杜絕大陸不扶植本土卡通的批評,迪士尼卡通人物也將上海化及中國化。 \n上海《解放日報》報導,根據以往經驗,凡在美國本土以外的迪士尼樂園,皆會依當地文化融入本土元素,進而打造各個樂園的獨特性,並開發限量產品。例如,香港迪士尼樂園就引入珠寶零售,包括與著名首飾品牌周生生共同推出一系列的迪士尼黃金飾品。 \n迪士尼樂園登陸 米老鼠說上海話 \n所以,屆時在上海迪士尼中,一定會有很多中國元素、上海元素,遊客們可嘗到上海小籠包,能看到白雪公主穿旗袍,能聽到米老鼠用上海話跟遊客問好。 \n此外,有別於全球其他迪士尼樂園的高檔消費,知情人士透露,上海迪士尼門票可能定價在三百元人民幣(下同),朝平民消費路線經營。 \n儘管佛羅里達州、東京、巴黎都走高檔消費路線,但知情人士透露,比起其他各地,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門票價格只要三百元。雖然該消息未獲證實,但○八年以來,金融危機使全世界民眾的荷包大幅縮水,各地迪士尼樂園的營運情況強烈感受到壓力,因此,上海迪士尼的消費極可能朝平民路線設定。 \n消費走平民路線 門票約300人民幣 \n目前,香港迪士尼的門票價格是全球最低的,為二九五港元,佛羅里達州的門票價格最高,約四六六港元。東京和巴黎則在三八○元港幣左右。 \n另外,上海迪士尼園區將比香港大四倍,是否會搶走許多客源?香港迪士尼回應稱,香港迪士尼擁有眾多東南亞旅客,兩者客源不同,彼此不是競爭對手,反而有互補作用,目前園方正在規畫擴建工程,並推出全新節目與活動,相信遊客數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 白雪公主賣酒 迪士尼氣炸了

    澳州釀酒業者「The Foundry」最近以迪士尼動畫人物白雪公主與七矮人為雛形,推出限制級的覆盆子啤酒廣告,激怒娛樂業巨擘迪士尼公司,不過經國際媒體爭相報導,卻也達到廣為宣傳的目的。 \n英《每日電訊報》十七日報導, Foundry以《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人物為本,設計覆盆子啤酒「Jamieson’s Raspberry Ale」廣告,用意是要告訴消費者,這種水果口味的啤酒「絕不是甜的」(anything but sweet)。 \n廣告中的女主角取名為與Snow White相近的「Ho White」,而英語俚語中,ho有whore、hooker與prostitute等語意,也就是妓女。廣告畫面裡半裸的Ho White與七矮人同床共枕,Ho White手上拿著菸,正在吞雲吐霧(見上圖,摘自每日電訊報網站)。 \nThe Foundry宣稱已就此事與迪士尼聯繫過,對方未回應。不過The Foundry該網頁已無法連結。澳洲「美食周報」(Food Week)網站表示,可能是因為該廣告有侵犯著作權之虞。

  • 童話含情色? 雄中校刊惹爭議

    高雄中學校刊一○六期「雄中青年」刊載原始版格林童話,市議員王齡嬌抨擊內容有如黃色小說,認為學校未盡把關責任。雄中表示,內容是原創性文學題材應尊重學生,並強調對學生創意一向採取肯定多於限制態度,不應以有色眼光視之。 \n王齡嬌昨天在市議會召開記者會,出示第十六頁至第卅頁的內容,有「國王強暴了白雪公主」情節,根本就是亂倫,成年人都看得臉紅心跳,「雄中青年」變成黃色期刊,學校應該道歉。 \n校方:文章沒問題 用字不周延 \n她說,文中格林童話的白雪公主,不論是故事、導讀與剖析都與大家熟悉的童話不同,盡是不雅、變態,甚至有亂倫情形。 \n雄中學務主任吳榮發轉述設計這期格林故事剖析的學生說法,參考網路最夯「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巫婆一定得死嗎?」、「公主幸福嗎?」、「百變小紅帽」等格林童話為題材,希望透過校刊呈現不同看法,介紹給同學。 \n吳榮發說,整篇文章沒有太大問題,但有些用字確實不夠周延。不過,雄中是民主開放校園,尊重學生自主管理。 \n教局:了解兩版差異 也是教育 \n蔡姓指導老師也認為內容無傷大雅,只是出刊時間倉卒,故事出處、前言、背景交代不夠完整。校方計畫在一○七期校刊中,針對格林童話故事的剖析,再做完整引述與討論。 \n雄中國文科老師主席陳玉蕾表示,刊物未指出故事內容出處是有疏漏,但她認為故事剖析不是呈現情色,而是在解析故事的真相,揭開很多看似美好故事的假象。 \n教育局長蔡清華受訪時表示,校刊登載故事、導讀、分析,讓學生了解原始版及新版差異,也是一種教育,應該沒有關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