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鳥的搜尋結果,共15

  •  日本最狂越獄王!他只用味噌湯就逃出大牢

    日本最狂越獄王!他只用味噌湯就逃出大牢

    日本人喝味噌湯是日常,但拿來當逃脫工具可大大不尋常,也唯有日本越獄大王才想得出這秘技。白鳥由榮是日本百年來傳奇人物,為反映獄中不人道的狀況,他曾越獄4次,而其中最為人稱道的逃脫術,竟是用味噌湯卸下手銬腳鐐,成功逃出日本最牢不可破的「網走監獄」。 \n \n綜合日媒報導,白鳥由榮生於1907年東北青森縣,他因出生就孤苦無依,被寄養在親戚家,終至走上歧途,開始賭博與偷竊,後來還殺了人,畏罪潛逃,成為亡命之徒。他在關押監獄的一生中,為了反映獄中不人道的狀況,曾11年間成功越獄4次,他的作案手法、技術、耐心及膽識,為他博得「越獄王」的封號,也由於他的越獄行徑太過傳奇,日本還將他的故事拍成電視劇《破獄》。 \n \n白鳥由榮的越獄,從後人的角度來看,他的越獄工具極其有限,卻能化腐朽為神奇,用味噌湯越獄的行動,就是後人難以企及的經典。 \n \n話說1944年,白鳥由榮在二度越獄後,選擇自首回到牢裡,這次被關押的地方是位於北海道的網走監獄。這裡堪稱是日本最嚴密監控的大牢,獄方用20公斤重的手銬、腳鐐將白鳥牢牢定住,但這一年8月26日又創下奇蹟,第三次越獄成功了。 \n \n原來他每天省下牢飯的味噌湯,利用湯裡頭的鹽分,慢慢地讓鐵製手銬腳鐐上的螺絲腐蝕掉,接著運用他可以自由脫臼的靈活關節,從視察窗的縫隙裡逃了出去。 \n \n這次的味噌湯越獄還有件趣事,他原定8月25日行動,但考量25號的獄卒待他不薄,在不想給獄卒添麻煩的情況下,便順延一天逃出大牢,這樣的行事作風也算是日本人獨特的人情義理了,值得後人記上一筆。 \n

  • 我見我思-如果一隻白鳥不死

     法國哲人盧梭曾表示,如果有人用木樁圈起一塊土地並且說「這是我的」時,「你千萬不要聽信這個騙子。如果你一旦忘記了土地的果實屬於我們大家,而土地本身不屬於任何人,那你就完了。」 \n 前不久《無垢舞蹈劇場》的新作《潮》上演,終於為藝術總監林麗珍咯血而作的三部曲添加了終部曲,並將未完成的三部曲予以真正的完成。在此之前,三部曲的第三部《觀》對我個人而言,是無垢舞作中最令人驚心動魄的1部;甚至可能是我看過的舞作中最直逼天人之際的一部。在《觀》這部作品中,1對鷹族的兄弟原先立誓要共同守護白鳥─也就是大地之靈的化身─但弟弟卻愛上了白鳥而與兄發生衝突,最終導至大地沉淪,而白鳥也被埋葬於千尋的冰川之下。這樣的結果可說是無比接近真實,然而卻讓觀者在觀後不免期待另一種可能,即使是烏托邦式的可能。 \n 而《潮》就是對這個巨大期待的回應。這個回應我稱之為「如果一隻白鳥不死…」。從《醮》、《花神祭》、《觀》到《潮》,林麗珍提出的問題始終是:愛是不是一切?而她的答案則令人驚訝地是否定的。然而如果看過無垢系列的舞作就會知道:她所質疑於「愛」的,並不是愛的本身,而是一般人對愛的了解以及實踐。 \n 西方中產階級式的「愛」,摘除了浪漫的面紗後其實只是商業邏輯:其根本的問題在於將「愛」視同「私有」。於是,在「私有」有理的前提下,人類讓愛失控成了無法收拾的私欲宣洩。因為愛,我們把大自然變成私有資源;因為愛,我們改造與我們不同的人類;因為愛,我們發動戰爭。於是而衍生出了各種以現代性為名的剝削與傷害。希特勒的所有行徑都出自現代的國家民族之愛,而當代的種種崩壞,包括開發過度、生態汙染、藥物濫用、地球暖化等,何者不曾「以愛之名」遂行其私欲? \n 但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理解愛? \n 這就是為什麼無垢的舞作中充滿了各種前現代的元素,有來自漢人的傳統文化者,也有來自原住民的傳統文化者,其所共有的便是以「慈悲心」來解放被中產價值扭曲的「愛」,也就是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來取代「己所欲務施於人」。但舉一例,蘭嶼達悟族在造舟之前,一定會以特定儀式取得樹木的諒解,因為他們將樹木視為與自己有同等生命價值的存在,而不是可資利用的「資源」。唯有如此,白鳥(大自然)才不會因「愛」而死,而人類才能永續存在。 \n 故《潮》的結論應是「如果一隻白鳥不死,種子也將不死」。但前提是,如伏爾泰在《戇弟德》一書中的結論所言:「我們必須耕耘我們的花園」,種子才會發芽。但是,如果萬一不幸那隻白鳥死了,地球還是會繼續旋轉,她並不會因你我的滅亡而消失,只是會顯得冰冷而已。 \n (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 我見我思:廖咸浩》如果一隻白鳥不死

    法國哲人盧梭曾表示,如果有人用木樁圈起一塊土地並且說「這是我的」時,「你千萬不要聽信這個騙子。如果你一旦忘記了土地的果實屬於我們大家,而土地本身不屬於任何人,那你就完了。」 \n 前不久《無垢舞蹈劇場》的新作《潮》上演,終於為藝術總監林麗珍咯血而作的三部曲添加了終部曲,並將未完成的三部曲予以真正的完成。在此之前,三部曲的第三部《觀》對我個人而言,是無垢舞作中最令人驚心動魄的1部;甚至可能是我看過的舞作中最直逼天人之際的一部。在《觀》這部作品中,1對鷹族的兄弟原先立誓要共同守護白鳥─也就是大地之靈的化身─但弟弟卻愛上了白鳥而與兄發生衝突,最終導至大地沉淪,而白鳥也被埋葬於千尋的冰川之下。這樣的結果可說是無比接近真實,然而卻讓觀者在觀後不免期待另一種可能,即使是烏托邦式的可能。 \n 而《潮》就是對這個巨大期待的回應。這個回應我稱之為「如果一隻白鳥不死…」。從《醮》、《花神祭》、《觀》到《潮》,林麗珍提出的問題始終是:愛是不是一切?而她的答案則令人驚訝地是否定的。然而如果看過無垢系列的舞作就會知道:她所質疑於「愛」的,並不是愛的本身,而是一般人對愛的了解以及實踐。 \n 西方中產階級式的「愛」,摘除了浪漫的面紗後其實只是商業邏輯:其根本的問題在於將「愛」視同「私有」。於是,在「私有」有理的前提下,人類讓愛失控成了無法收拾的私欲宣洩。因為愛,我們把大自然變成私有資源;因為愛,我們改造與我們不同的人類;因為愛,我們發動戰爭。於是而衍生出了各種以現代性為名的剝削與傷害。希特勒的所有行徑都出自現代的國家民族之愛,而當代的種種崩壞,包括開發過度、生態汙染、藥物濫用、地球暖化等,何者不曾「以愛之名」遂行其私欲? \n 但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理解愛? \n 這就是為什麼無垢的舞作中充滿了各種前現代的元素,有來自漢人的傳統文化者,也有來自原住民的傳統文化者,其所共有的便是以「慈悲心」來解放被中產價值扭曲的「愛」,也就是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來取代「己所欲務施於人」。但舉一例,蘭嶼達悟族在造舟之前,一定會以特定儀式取得樹木的諒解,因為他們將樹木視為與自己有同等生命價值的存在,而不是可資利用的「資源」。唯有如此,白鳥(大自然)才不會因「愛」而死,而人類才能永續存在。 \n 故《潮》的結論應是「如果一隻白鳥不死,種子也將不死」。但前提是,如伏爾泰在《戇弟德》一書中的結論所言:「我們必須耕耘我們的花園」,種子才會發芽。但是,如果萬一不幸那隻白鳥死了,地球還是會繼續旋轉,她並不會因你我的滅亡而消失,只是會顯得冰冷而已。 \n(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 白鳥回來了!林麗珍再創心靈震顫之作《潮》

    白鳥回來了!林麗珍再創心靈震顫之作《潮》

     睽違8年、無垢舞蹈劇場再創心靈震顫之作《潮》正式登場。今(8)日記者會上演出精華片段,飾演自冰川大地掙脫而出的白鳥舞者,以頭部畫圓的方式堆疊能量,連續甩頭長達半小時之久,共計600多次,直至用盡全身氣力,其哭泣、尖銳的悲鳴聲,有如冰川大地也將為之融化,震撼人心。 \n \n 藝術總監林麗珍看完演出激動落淚,久久才得以平復心情,她表示,原本非常擔心自己無法完成這次的創作,「我在上一部《觀》的時候,感覺自己已達顛峰,但是這次完成《潮》,有破繭而出、回歸初心的感覺。」 \n \n 林麗珍表示,《潮》是自《觀》延伸而來,由於先前劇中鷹族少年Samo和白鳥間的感情並沒有完全解決,令她在睡夢中看見白鳥受困冰封大地、痛苦掙扎無法脫身的畫面,醒來後難以忘懷,決心再透過作品,圓滿這段關係,「這次白鳥會帶著離開時所帶著的種子,掙脫冰川,再次回到和Samo相遇的地方,種下種子,長出新生命。」 \n \n 飾演白鳥的舞者吳明璟,是無垢舞蹈劇場首席舞者,林麗珍表示,無垢舞蹈劇場的舞者,在心性和肢體多有鍛鍊,才得以展現無垢舞蹈劇場長年來的美學特色,就是必須由內而外,將真實感受傳遞給觀眾,「這支舞沒有一個假動作,是舞者發自內心的感受,而白鳥的尖叫和哭泣聲,也都是出自於真實的情感,無法用演戲的方式表現,她是用她的生命力量在舞動。」 \n \n 「白鳥代表著每個人內在最為純粹的靈性,那是平常碰觸不到的地帶,一碰就會爆開,有如潮水湧出。」林麗珍表示,為了展現純粹、素樸的質地,舞台設計也回歸純粹,以千碼白布象徵著冰封大地。除此之外,舞台上也有以種子布置的儀式圈,作為祈願和祝福,音樂則是由鼓手賀毅明擊鼓、音樂家吳宗憲演奏梆笛和歌手徐景淳現場演唱。《潮》今起至12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英文課「走鐘」變鬧劇 棉花糖女星渡邊直美代表作

    英文課「走鐘」變鬧劇 棉花糖女星渡邊直美代表作

    網路發達的世代,人人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巨星,在競爭激烈的偶像明星中,諧星更是條未知的不歸路,更何況是女諧星呢!但日本有位重量級女諧星卻殺出重圍,就是棉花糖女孩新代表渡邊直美,她討喜的外表及樂觀的個性,更把握每一個機會,讓她在日本闖出一片天,更讓網友找出當年與伊藤英明一起合作的單元劇,從那時候就可以看到她遮不住的明星光環。 \n \n可以說是已經站上日本首席女諧星的渡邊直美,除了已經為了像自己一樣的棉花糖女孩打造自創品牌,讓6L的女孩也能夠像她一樣穿得很時尚有自信。近期不少渡邊直美的粉絲也找出不少當初女神的各種影片,尤其是打開她知名度2010年開播的《Picaru的定理》單元劇-白鳥美麗物語,渡邊直美在單元劇中化身為大家眼中的女神,引起不少大牌參與演出,特別是跟伊藤英明合作的「LOVE英文課」,更被堪稱是經典中的經典,影片裡的畫面真的讓人印象很深刻。 \n

  • 暌違7年 白鳥再甦醒 無垢新作《潮》 舞出種子生命力

    暌違7年 白鳥再甦醒 無垢新作《潮》 舞出種子生命力

     「2009年的《觀》是引領我走向藝術生命的高度之作,《潮》則是我在邁入70歲之前,一股湧現的喜悅。」醞釀多時,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暌違7年,將推出全新長篇舞作《潮》,這也是明年台灣國際藝術節重要演出。 \n 「一顆種子,經過大海的洋流,最後抵達終點,到各地落地深根發芽,多麼不容易。」林麗珍以「漂流種子」為概念,「人的內在情感,像是埋藏於身體裡的潮流,這些有形的、無形的潮水流動,將透過舞者的意識和內在力量表現出來。」 \n 無垢舞蹈劇場從「天、地、人」三部曲的《醮》、《花神祭》到《觀》,現年66歲的林麗珍,總是慢工出細活,《潮》是創團21年來的第4部長篇舞作。林麗珍在舞作裡融入民間祭典和儀式,發展獨特的身體美學,展現對生命與土地的關懷,舞者緩慢而充滿耐力、定性的肢體表現,獲得國際讚譽。 \n 手中捧著苦心蒐集而來的種子,有橄欖、黃花夾竹桃、蓖麻、稻穗等,林麗珍說,植物是夫婿陳念舟的專長,植物和大自然,給了林麗珍大量的創作養分。 \n 新創作《潮》也預計使用多樣種子作為道具、樂器和祈福儀式用的工具,「種子讓人看見植物的生命力,特別是在發芽階段,當新芽突破重圍,慢慢長出來時,這過程令我著迷,我們應該要把種子的生命力帶回身體,感受生命有多麼不容易。」 \n 林麗珍表示,每一部作品都是生命的進程,「原本以為自己完成《觀》之後,感覺人生無憾了,但我深刻地感覺到,《觀》裡面的白鳥還在呼喚我,我必須繼續創作,讓白鳥再一次甦醒。」 \n 林麗珍表示,白鳥在《潮》裡面也會再度現身,「白鳥代表著每個人內心最純粹的那塊靈性,但願白鳥隨著潮水回來,但願觀看此作的觀眾,也能感受到靈性共振的瞬間。」 \n 《潮》將在2017年3月9日至12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台日混血女星玩直播 泡澡露屁屁吸睛

    台日混血女星玩直播 泡澡露屁屁吸睛

    日台混血女星渡邊直美,雖是肉感身材卻能歌善舞,因模仿碧昂絲爆紅,隨後在搞笑劇扮演「白鳥美麗」一角,人氣更是大增,個性自然不做作,獲得許多觀眾喜愛。日前日本「Ameba」網站找她做24小時直播,睡相、素顏甚至連洗澡都入鏡,吸引超過300萬人收看。 \n \n渡邊直美以精湛誇張的模仿演技在演藝圈走紅,製作團隊看準她的高人氣,找她擔任直播主角,並約定好,如果觀看人次破300萬,將會送她香奈兒包,破500萬則會送她洛杉磯來回機票。這次直播她一天的生活,更是展現她活潑自然的樣貌,連泡澡都大方露出屁股給看,觀眾看了直呼又更喜歡她直率的一面。目前她已成功得到香奈兒包,直播結束後,不少觀眾還是希望能繼續看她直播,期待能幫忙她順利拿下洛杉磯來回機票。

  • 落跑吧愛情 舒淇加持澎湖新景點

    落跑吧愛情 舒淇加持澎湖新景點

    報導/洪釧瑜 \n雖然占地有限,但積極推動觀光的澎湖縣仍不斷推陳出新,不管是和電影合作,保留拍戲場景供民眾追星;還是將既有的水產種苗繁殖場與青灣仙人掌公園建設得更完善、規畫更多新設施與活動,在在都讓人們看到澎湖多元誘人的風貌。 \n電影追星朝聖地 \n說到赤崁碼頭,你一定知道這裡是澎湖本島前往北海的吉貝、姑婆嶼、險礁、目斗嶼、鐵鉆嶼等島嶼的主要搭船地點,但你可能不知道,這裡的明媚風光,吸引了演而優則導的藝人任賢齊,找來舒淇與他搭檔男女主角,在此搭景拍攝電影《落跑吧愛情》,並希望藉由這部片子行銷澎湖。 \n北海旅客中心左後方沙灘上搭建的白色木屋,就是戲中主場景的「澎湖灣民宿」,電影殺青後劇組決定保留並交由澎湖縣政府管理,勢必將吸引許多追星族來此朝聖,一窺戲中男女主角生活的場景。INFO:景點名稱:赤崁碼頭地址:北海遊客中心(澎湖縣白沙鄉37之4號)旁親近海生零距離 \n澎湖縣位於台灣海峽寒暖流交會之處,海洋生物資源多樣豐富,為了讓更多人能接觸並瞭解澎湖水族特色,澎湖縣水產種苗繁殖場便籌畫了種苗生產暨海洋生態教育大樓,並將2樓規畫為展示、體驗、觀光的空間。 \n108公尺長的參觀走道,設置了17個水族箱、19燈箱,都設有QRCode可查閱詳盡解說,就算沒有專人導覽,也能從中認識包括青嘴龍占魚、遠海梭子蟹、象牙風螺、紫菜等澎湖特色水產;還規劃了5個可親自觸摸水中動物的水池,讓大小朋友都能和海星、海膽等近距離接觸。INFO:景點名稱:澎湖縣水產種苗繁殖場地址:澎湖縣馬公市蒔裡里66-6號電話:(06)995-1065 \n開放時間:09:00~12:00、14:00~17:00,周四休海島古蹟新風貌 \n台日攜手整頓的「青灣仙人掌公園」,位於廢棄的青灣營區內,而青灣營區為日治時期在澎湖最早興建的軍事設施,因此包括用玄武岩砌成的碉堡、大山砲台軍事遺跡等,都保留成為古蹟;加上原本遍地可見的仙人掌、瓊麻、天人菊等地方特色樹種植群,以及全新規畫的「趣味冒險體驗區」、「溫室植栽展示區」、「花園眺景區」等,甚至將結合藝術文創產業,賦予廢棄營區嶄新風貌。 \n此外,園區內還能欣賞到特殊的柱狀玄武岩景觀,並可眺望青灣情人玻璃沙灘、馬公市區岸景、虎井嶼與桶盤嶼等地,可說是觀賞海景與夕陽的極佳之地。 \nINFO:景點名稱:青灣仙人掌公園地址:澎湖縣馬公市蒔裡里蒔裡300號電話:(06)995-3308開放時間:09:00~18:00澎湖藝術之美 盡在澎湖福朋喜來登 \n澎湖當地畫家鄭美珠,別名「白鳥美珠」,白鳥有純真與自由的意義,羽+白=習=白鳥精神,故也傳遞要時時學習、再學習的意涵。創作素材多以家鄉「澎湖」有關,部分涉及台灣與歐洲旅行的題材,可說是澎湖的「國寶」。 \n10月即將開幕的「澎湖福朋喜來登酒店」,未來將與鄭美珠在策展、教學、及畫作藝術品擺設上合作,讓遊客不需遠求,就能接觸、欣賞澎湖藝術之美。 \n

  • 《暴風雪中的白鳥》 雪琳伍德莉顛覆甜美形象

    《暴風雪中的白鳥》 雪琳伍德莉顛覆甜美形象

    有「明星推手」之稱的名導葛瑞格荒木先是以《神秘肌膚》捧紅男主角喬瑟夫高登李維,讓他一躍成為好萊塢當紅小生,現在又以新片《暴風雪中的白鳥》徹底改造雪琳伍德莉以往清純甜美的演出,找她來詮釋性慾萌芽騷動的青春少女。 \n \n常在媒體面前感謝師恩的喬瑟夫高登李維日前也為《暴風雪中的白鳥》站台,現更傳出將和雪莉伍德莉合演史諾登傳記電影,也讓葛瑞格荒木開心不已,表示分別跟他們合作時都感覺得到他們身上有無限潛能,現在2人有機會同台演出,相信激出的火花絕對令人驚艷。 \n \n《暴風雪中的白鳥》改編自作家蘿拉卡西斯契科(Laura Kasischke)同名小說。葛瑞格表示,讀完原著後便立刻愛上,決定要改編成電影。還表示,「雪琳伍德莉在劇中扮演一個什麼都不知情、被蒙在鼓裡的局外人,我希望加強那種有點暗鬱卻又很酷有個性的氣質。」該片6月18日在台上映。

  • 《暴風雪》攜手 雪琳伍德莉、伊娃葛林搞神秘誘惑

    《暴風雪》攜手 雪琳伍德莉、伊娃葛林搞神秘誘惑

    《神秘肌膚》名導葛瑞格阿拉奇情慾新作《暴風雪中的白鳥》,改編自作家蘿拉卡西斯契科(Laura Kasischke)同名小說,導演葛瑞格阿拉奇看見雪琳伍德莉的鄰家女孩甜美氣質,簡直是女主角的復刻版,而伊娃葛林與生俱來的神秘性感魅力,更讓她成為飾演母親的不二人選。 \n \n該片以獨到影像美學打造少女探索性愛萌芽的旅程,加入母親失蹤的懸疑劇情,過程彷彿就像少女情懷的青春騷動,讓雪琳伍德莉和伊娃葛林演出互相較勁的母女,片中情慾無邊、胴體滿溢,令觀眾充滿綺麗幻想。 \n \n導演葛瑞格阿拉奇以《神秘肌膚》一片聲名大噪,廣獲影迷和影評推崇,擅長處理如詩如畫的美學影像,及關於青春與情慾錯綜交織的故事情節,鮮明風格早已累積許多支持粉絲。《暴風雪中的白鳥》6月18日在台上映。

  • 無垢舞蹈劇場《觀》舞者「白鳥」頭飾

    無垢舞蹈劇場《觀》舞者「白鳥」頭飾

    以「空緩美學」享譽舞壇的無垢舞蹈劇場將於8月8至10日在台北實驗劇場演出無垢藝術總監林麗珍的新編作品《觸身.實境》,並將於9月19至21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醞釀9年而成的經典舊作《觀》。 \n繼《醮》、《花神祭》後,無垢藝術總監林麗珍醞釀9年而成的「天、地、人」3部曲終章《觀》可謂編舞家林麗珍舞蹈美學的巔峰之作,在靜、緩、沉、遠之間,回歸林麗珍完整之「圓」的舞蹈美學,宛如「十年磨一劍」的《觀》經歷5年的國際巡演,9月中將重回台灣國家戲劇院演出,講述的是大地靈魂的悠長記憶,藉由蒼鷹之眼映照神性、人性、魔性共存一心的掙扎,提醒人類珍惜守護大自然。 \n台北記者會中,林麗珍特為即將演出的雙舞作編創祈福儀式,地上舖的是《觀》2009首演時的稻穗,並展示《觀》舞者身上的配飾;其中飾演主要角色「白鳥」舞者的頭飾,林麗珍表示這是古老的銀飾,也是老鷹與白鳥的圖騰,是第3隻眼的象徵,與《觀》的主題相呼應。

  • 抗暴政 卡薩爾斯奏《白鳥之歌》

     藝術家不一定都是關在象牙塔裡的自戀狂,有些藝術家一生堅持理念,甘冒生命危險,勇敢對抗暴政,人格與音樂一樣完美。上個世紀的西班牙大提琴巨擘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就是這樣的人。 \n 卡薩爾斯以大提琴演奏及作曲家身分聞名歐陸,但西班牙內戰期間,他卻到處義演籌措物資,支持同胞對抗獨裁的佛朗哥政權。他在每場音樂會必定加演故鄉民歌改編的《白鳥之歌》,感動各國樂迷,一九五八年更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他的傳記作品《白鳥之歌》中文版,本月正式在台發行。 \n 藝術家 帶頭捍衛公義 \n 卡薩爾斯說:「有些人認為藝術家應該活在象牙塔裡,與其他人的掙扎和苦難隔絕,這個觀念我無法認同。對人性尊嚴的冒犯,就是對我的冒犯,而抗議不公不義,是良知問題,人人都應負起責任。對藝術家而言,捍衛自由、追求真相,遠比創造力還更重要。」 \n 卡薩爾斯一八七六年生於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十一歲首度聽到大提琴演奏,決定專攻大提琴,隔年前往巴塞隆納接受科班訓練。由於他的琴藝精深,很快受到注意。他在同胞作曲家阿爾班尼士的推薦下,受到西班牙皇家重用,至法國、美國等地演出,活躍樂壇。 \n 獨裁統治者 想殺了他 \n 不過一九三六年西班牙爆發內戰,以佛朗哥將軍為首的長槍黨取得政權,展開長達卅六年的獨裁統治。包括卡薩爾斯、畢卡索在內的許多藝術家都離開祖國,表達對獨裁政權的唾棄,卡薩爾斯更以義演的方式募款,支持反對陣營。他演奏結束後都會加演家鄉的歌謠《白鳥之歌》,表達對苦難同胞的想念。 \n 卡薩爾斯的名頭愈響,就愈凸顯佛朗哥政權的不公不義,佛朗哥曾公開表示:「我如果抓到他,會砍掉他的雙臂,把他折磨至死!」 \n 奮鬥一生 獲諾獎提名 \n 一九五○年,卡薩爾斯在法國普拉德舉行音樂節,專門演奏巴哈的音樂,所有收入均資助難民醫院;一九五五年則在母親的娘家波多黎各創辦卡薩爾斯音樂節、波多黎各交響樂團及音樂學院。 \n 只要西班牙未能脫離獨裁統治的一天,卡薩爾斯的戰鬥就不會停止。只可惜一直到他一九七三年過世為止,都未如願看到佛朗哥政權倒台,遺體暫時葬在波多黎各,直到一九七九年西班牙實施民主,他的遺體才遷回家鄉。他一生熱愛藝術,為自由公義奮鬥的行動,受到西班牙人及全球樂迷一致的肯定。

  • 魚鱗癬畫家鄭美珠 圓夢沾到邊了

     曾獲頒總統教育獎,國內知名的身心障礙畫家鄭美珠,今年考上大同大學設計科學研究所博士班,許多人都為她喝采。鄭美珠的人生有三個夢想,「拿到博士學位、舉辦海外畫展,以及成立白鳥美術館園區」,目前均有進展。她笑說:「沾到邊了!」將繼續努力,珍惜上天賦予的繪畫才能。 \n 鄭美珠罹患魚鱗癬症,視力、聽力亦不佳。不過,充滿自信的她,並未讓這些先天限制,阻止她在藝術領域奮鬥,並朝學術研究發展。拿到碩士學位、又確定考上博士班後,鄭美珠興奮地在其個人網站及臉書上分享好消息。今年四十五歲的她更許下願望,希望在五十歲以前拿到博士學位。鄭美珠是澎湖人,但未考慮搬到本島定居,打算每周澎湖、台北兩邊跑。旁人佩服她的毅力,她淡淡地笑說,念碩士班時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且澎湖是她的故鄉,「我還是想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n 自封「白鳥美珠」的她,在澎湖成立「白鳥美術館」,開班授課,教授兒童美術與大人油畫。鄭美珠迄今已在國內舉辦過四十一場畫展,目前已在接洽至馬來西亞、廈門辦展,讓她距離夢想又更進一步。

  • 書故事-少年醫學生出場 海堂尊再揭巨塔陰暗

    以《白色榮光》(高寶)等系列醫學小說鵲起文壇的日本醫師作家海堂尊,近日又有新的中譯本問世,《少年醫學生的反擊》(究竟)同樣處理醫學倫理問題,旨在揭露醫界的黑暗內幕,但採取少年小說的筆法,顯現作者開擴讀者群的野心。 \n現年50歲的海堂尊是千葉大學醫學博士,現職病理醫師,除了寫作外,還擁有劍道三段的資格。海堂小學時代就曾嘗試創作小說,但直到44歲才有正式作品問世。系列醫學推理小說不僅獲獎連連,市場銷量也一路長紅,其中處女作《白色榮光》是最受歡迎的一部,屢被搬上大小銀幕,今年4月即將推出日劇第二季。 \n《白色榮光》場景設於虛構的櫻宮市東城大學附設醫院,故事環繞在近年來話題性頗高的「巴提斯塔」心臟外科團隊上。由於以醫界為題,常被人與另一部醫學小說經典《白色巨塔》(麥田)相提並論。 \n海堂擅長從底層人事往上看,描繪連護士也有階級之分、不中用的醫生也會被護士看不起這類醫療生態,瓦解醫療機構的巨塔形象。他的文字簡潔風趣,人物生動個性鮮明,尤以田口公平和白鳥圭輔這對「偵探」搭檔最受歡迎。《白色榮光》之後,包括《南丁格爾的沉默》(高寶)、《染血將軍的凱旋》、《無罪游擊隊的祝祭》等作品,都以田口‧白鳥搭檔為核心人物。 \n雖然曾經將醫院裡的死亡案件指為「密室殺人」,但海堂作品裡並沒有本格派的精巧詭計,而更接近社會派推理小說,關照現實與正義的糾結。也因此,解謎的剎那很少讓人額首稱快,反倒常引起一陣唏噓。新作《少年醫學生的反擊》場景仍設在東城大學。平凡又怠惰的中學生陰錯陽差被拉進醫學院從事最先進研究,甚至號稱研究出諾貝爾獎等級的大發現。故事在少年天真的眼光中逐步推展,學術研究的權謀私慾將臨床醫學扭曲成荒謬的現實。這部少年小說的情節較前作簡明輕快,但海堂尊意欲糾舉的權力問題,則同樣沉重且充滿衝突和無奈。

  • 國際專欄-倉本聰的生命禮頌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最近從台灣去北海道旅遊的人數減少了?」再度來訪的佐藤千歲不解地詢問,「金融海嘯的影響,應該不是問題了,是不是台灣人對北海道的熱度已消退?究竟原因出在哪呢?」她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姿態(見圖,美聯社)。 \n黑白琴鍵交錯的歌聲,在昏黃的燈光下緩緩流洩,眼前的佐藤迫不及待地想完成她此行的主要任務。截稿前夕,從東京捎來的一封信,只約略表達希望能在台北見面的要求,待落地約好時間,她開門見山就談:「除了旅遊問題,我們還計畫探討北海道與亞洲的關係,台灣當然是重點之一」。 \n我沒能解開友人的疑惑,但嘗試提供她另一個觀察點,「妳不妨從日劇的角度切入,因為那是許多台灣人認識或了解日本文化、思惟的窗口,例如被視為『北海道代言人』的劇作家倉本聰,他一系列以富良野為背景的電視劇,在此地就擁有不少粉絲。」 \n我向佐藤提及《來自北國》,這部前後橫跨二十一年之久的戲劇影集,堪稱是倉本聰的代表作。以婚姻失敗的父親,帶著一對稚兒幼女返鄉起頭,倉本聰那平易近人的風格,細膩寫實的筆觸,以及對大地之母的禮讚、對自然萬物的觀照,充滿著濃厚的人文省思和生命疼惜,使得《來自北國》成為日劇迷心中的經典作品。 \n導演柯一正有回在偶像劇宣傳的現場,與我聊起《來自北國》的心得,他說:「每天都想看,卻又只想一天一集慢慢的看,就怕太快看完」,一語道出他的喜愛程度。另一位導演吳念真也有相同感受,他從不諱言,倉本聰是他的偶像,因為倉本在劇作上的深厚功力,著實令他心嚮往之。 \n其實,柯導、吳導那種愛到心坎裡的心情,是多數倉本迷都有過的深刻經驗,但令人意外的是,來自東京的佐藤,卻沒有看過這齣看似小品實則宛若史詩般壯麗的日劇,可能她太過年輕了,不過佐藤倒是知道富士電視台去年慶祝開台五十周年的大作《風之花園》,這部對生命死亡展現豁達、對親情包容刻畫動人、對鄉土關懷表露無遺的作品,故事拍攝地點也是在富良野。 \n前述兩部日劇,連同描寫父子情的《溫柔時刻》在內,構成了倉本聰的「富良野三部曲」。我告訴佐藤,富良野並不是只有薰衣草而已,透過戲劇的拍攝與影集的放送,人們還可看見富良野四季更迭之美,假使能夠結合日劇的景點,或許更可吸引粉絲去體會旅遊的深度與精緻。 \n今年五月底,位在富良野市王子酒店內的「風之花園」對外開放,就是具體的例子。這座佔地七百坪、與日劇同名的庭園,即是白鳥琉衣(黑木美紗飾演)和白鳥岳(神木隆之介飾演)姐弟攜手守護的花園,現實世界裡,日劇舞台則成了觀光景點。園內有三百六十多種、為數約二萬株的花草,開放期從春天到秋天均勻分布,一如劇中爺爺白鳥貞三(緒形拳飾演)創作的花語,隨著四季時序轉變的各式各樣花草,不僅象徵人生百態,也呼應生命循環與大地輪迴。 \n佐藤贊同我的論點,事實上,就在她抵台當天一早,我剛好和韓教授聊到倉本聰,而《來自北國》理所當然地成為我向他推薦的日劇。曾經負笈東洋的韓教授,對日本政經、社會及文化都極為熟稔,我跟他詳述倉本聰作品的內涵,有著台灣電視劇看不到的人文素養、生活哲學和鄉土情懷。「就像吳念真常說的,我們只重視劇情,卻忽略細節」,我下了一個這樣的註腳。 \n當晚佐藤還問了其他問題,而我也一如過去盡力為她解說,但儘管如此,我卻滿腦子停留在倉本聰的腳本上,那個以黑板五郎(田中邦衛飾演)一家的成長為主軸的感人故事,在編劇生動細膩的描繪下,土地如同母親一般,以寬容接納了受傷返鄉的孩子,而「家」則成了家人受到挫折或者疲憊時的避風港。 \n與佐藤道別後,我忽然想起自己整晚像個倉本迷,向一個任職於《北海道新聞》的友人推薦一齣以北海道為經緯的電視劇。何其有趣的安排,她來問我台灣事,而我回說北國情,在台灣與北海道之間,除了旅遊人數的消長之外,應該還有更深層的東西蘊藏其中。 \n這是倉本聰的魅力,因為他對生命的禮頌、對土地的歌詠、對情義的闡釋,深深地感動了我,在他決定封筆的此刻,我竟成了「北海道之歌」的追隨者與「富良野之美」的傳教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