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百變能源村的搜尋結果,共12

  • 百變能源村》住戶自力救濟 點亮老社區

    百變能源村》住戶自力救濟 點亮老社區

     柏林圍牆倒塌後,東柏林許多老舊社區人去樓空,殘破不堪,吸毒犯罪幫派進駐,成為治安死角。有一群住戶共同成立合作社,貸款買下老公寓並加以修繕,成功翻轉老社區。Bremer Hohe住宅合作社理事主席赫特曼(Ulf Heitmann) 指出,「如今社區環境改善,供不應求。」 \n 德國國會議員敏德魯(Klaus Mindrup)曾住在東柏林Bremer Hohe社區,他協助整合住戶,成立住宅合作社,向政府、歐洲復興信貸銀行(KfW)申請貸款,辦理住宅修繕,經過3年整修,社區煥然一新,令他相當自豪。 \n 德國合作社有167年以上歷史,住宅合作社是非營利組織,主要提供中低價位房租,以及良好居住環境,社員經常舉行社區活動,凝聚社區意識。 \n 赫特曼回憶,早期這裡沒有電沒瓦斯,空屋率很高,大約有130戶沒人住,晚上黑漆漆,走在路上很危險。「整修完畢後,年輕人陸續進駐,目前460戶全住滿了。」 \n 赫特曼指出,申請加入合作社要繳股金5000歐元,成為社員之後,即可以享有低廉租金,以及社區各項公共設施如電力、暖氣系統等。以這個社區來說,房租是鄰近地區的一半,但各項設備都是新的,還有社區小公園讓兒童玩耍活動,非常便利。「最近有年輕夫婦來詢問,可惜沒有空屋可租。」 \n 赫特曼說,「社區與柏林能源局合作,在公寓頂樓安裝迷你型汽電共生設備,提供社區電力與暖氣系統,住戶享有較低廉的能源價格,比鄰近地區便宜一成。」 \n Bremer Hohe住宅合作社於2000年成立,當時社員僅51人,如今成長至710人。赫特曼說,「當初在很短時間內募集資金,同時要對外找金援,承擔很大風險。」最令他欣慰的是,在住宅合作社努力下,公寓大樓屋頂有太陽能板,頂樓也安裝迷你汽電共生設備,太陽能發電自用之外,多餘電力則賣給柏林能源局。 \n 隨著經濟成長,柏林到處大興土木。赫特曼說,「10年來,這一帶房價漲了7倍,精華區漲幅高達10倍。現在年輕人根本買不起房。」一個頹廢的老舊社區,透過住宅合作社自力救濟,成為綠能社區,提供低廉租金與能源費率,堪稱現代桃花源。

  • 百變能源村》小型、分散再生能源 成主流

    百變能源村》小型、分散再生能源 成主流

     「小型分散式再生能源為未來主流,沒人希望巨大風車在自家後院。」柏林能源局執行長蓋伯樂(Michael Geibler)分享德國的經驗指出,若要讓民眾參與發電,必須有分散式電網,隨時可將多餘電力上網;其次,新建公寓大樓或社區可使用分散式區域供冷系統,節能又減碳。 \n 蓋伯樂任職柏林能源局22年,喜愛中華文化,辦公室裡掛了一張書法,上面寫著「百忍成金」。他4月曾來台訪問,看到許多大樓外牆掛著冷氣機,直覺太沒效率,有很大改善空間。他說,希望未來有機會和台灣的能源科技公司合作,開拓亞洲市場。 \n 柏林能源局屬於公私合夥組織(PPP),四大股東分別是柏林市政府、歐洲復興信貸銀行(KfW)、電力與瓦斯公司,各占25%股權,這樣的組織形態很靈活,可以開發營運收入,主要提供各種創新節能服務,幫助客戶降低能源成本並減碳。蓋伯樂提到剛從墨西哥回來,墨西哥市為柏林的姊妹市,有1500萬人口,他看到龐大商機。 \n 蓋伯樂指出,德國與台灣有一點很類似,台灣電費太便宜,民眾沒有節電的誘因;德國天然氣價格很低,要鼓勵民眾節能,也不容易。不過,德國在節能減碳有較多經驗,柏林能源局主要任務就是提供民眾各種節能秘訣。 \n 再生能源的價格越來越低,蓋伯樂說,「從經濟的角度看,風力與太陽能取之不盡,成本越降越低,是必然的選項;目前要加強的是儲能系統與備援電力。其次,在策略上,提升能源效率很重要。」 \n 德國非常重視建築節能。蓋伯樂指出,「柏林能源局早在1995年開發出汽電共生系統,以較低費率提供272戶使用,這個案子很成功。如今迷你型汽電共生以天然氣為燃料,可用於社區公寓、學校、醫院的電力與暖氣系統;對台灣來說,社區開發區域供冷系統,可提升節能效率。」

  • 百變能源村》2030禁燃油車 朝電動車轉型

    百變能源村》2030禁燃油車 朝電動車轉型

     因應氣候變遷,巴黎決定在2030年之前將傳統汽、柴油車轉型為電動車,德國綠黨柏林邦議員特斯雀爾(Stefan Tascher)與德國經濟研究所能源部主任肯福特(Claudia Kemfert)均呼籲,柏林應向巴黎看齊,在2030年之前新車禁用內燃機引擎,全力發展電動車,加速推動能源轉型。 \n 德國自2000年施行《再生能源法》迄今,能源轉型成果非凡,不過,都市與鄉村間差異極大。特斯雀爾指出,綠黨最早提出能源轉型的主張,目前已成為政府的主流政策,民意對能源轉型的支持度相當高,不過,應該注意的是細節,即能源轉型的時間表,各政黨的政策大不相同。例如,梅克爾不敢對終結柴油車提出具體時間表;綠黨則主張應立法要求產業界配合,以2030年為期限,要求汽車產業在12年的時間內積極轉型,目前其他歐洲城市如巴黎已經這麼做了。 \n 德國有100多個能源村,多數分布在鄉間,城市要發展太陽能或風力發電,缺乏充足的空間,困難度較高。 \n 特斯雀爾指出,相較於郊區許多百分百再生能源村落,柏林的再生能源占電力比重僅1-2%,遠低於全國平均,部分原因是都市人口多,挑戰較高,另方面是先前市政府的態度不夠積極。目前綠黨關切的是,如何以創新方法在城市中發展綠能?可否透過共享方式,讓市民參與綠能?柏林新市長積極發展綠能,未來柏林的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高,希望做為其他大城市的典範。 \n 費爾得罕(Feldheim)能源村距柏林約70公里,本身電力需求不大,風力發電有99%以上支援鄰近城市。特斯雀爾指出,柏林可以與鄰近村落進行合作,提高再生能源的使用,不過,這種跨區合作必須由聯邦政府來協助。 \n 針對巴黎決定2030年之前禁燃油車,以符合《巴黎氣候協定》減碳目標,德國經濟研究所能源部主任肯福特(Claudia Kemfert)也認為,柏林應向巴黎學習,針對內燃機引擎定出落日條款,要在2030年之前禁止內燃機引擎,朝向電動車轉型。 \n 梅克爾任內,德國汽車業爆發廢氣排放檢驗造假醜聞,民眾希望新政府拿出魄力,對汽車業推動改革。肯福特指出,目前英、法等國家的許多大城市加速發展電動車,但德國卻遲遲沒有動作,落後這些國家太多。她批評,「外界以為德國在能源轉型方面已經達標,其實這是政治人物企圖營造的假象。」 \n 對於新聯合政府的組成,特斯雀爾認為,如果自民黨進入聯合政府,將不利能源轉型的繼續推動。不過,儘管美國總統川普反對《巴黎氣候協定》,但美國有許多州和城市堅持繼續推動氣候保護政策,以再生能源取代燃煤電廠,加州就是很好的案例。他強調,「有些人以為德國再生能源的發展超過既定目標,可以放慢速度,這是錯的,德國需要發展更多再生能源,降低對煤礦、石油的依賴。」(系列完)

  • 百變能源村》能源合作社 自己用電自己發

    百變能源村》能源合作社 自己用電自己發

     風車與太陽能板的設置,在台灣經常引發民眾抗爭,在德國也有類似情況。德國再生能源有半數來自一般民眾與能源合作社,過去10年來德國的能源合作社快速成長,從86家成長迄今逾千家,增幅10倍以上,成為社區再生能源主要推手,這是怎麼辦到的?未來又面臨那些挑戰? \n 綠能推手 10年增逾10倍 \n 據統計,德國能源合作社在2011年發展達到最高峰,當年新增167家。德國合作社聯盟(DGRV)主管魏格(Andreas Wieg)指出,「能源合作社大量成長,主因包括政府依《再生能源法》提供20年躉購制度,以及綠電先行,鼓勵有意投入再生能源的公司、合作社和個人,優先找到客戶,投資再生能源比銀行定存好太多,因此紛紛投入。」 \n 多數能源合作社位於鄉村,因為鄉村的閒置土地空間大,許多房舍閒置,屋頂可以安置太陽能板。法蘭克福南部的奧登瓦德(Odenwald)是一個成功案例。魏格說,當地足球俱樂部缺乏經費,能源合作社決定租用該俱樂部屋頂安置太陽能板,租期長達20年,足球俱樂部因此增加一筆固定收入,決定提供比賽門票做為回饋。 \n 這個溫馨故事說明,能源合作社不只是發展再生能源,更有助於凝聚社區意識。 \n 奧登瓦德能源合作社成立於2009年,把一個老舊啤酒廠整修為能源之家,提供民眾節能諮詢。魏格說,「這個能源之家曾舉行烤肉祭、古典音樂會,活絡整個社區,也有助能源轉型。」 \n 能源轉型 須有公民參與 \n 「能源轉型必須有民眾參與,否則根本轉不動。」魏格說,如果依賴大型能源公司來推動,那麼通常是在別人家後院,遇到的抗爭與阻力也大。 \n 由於再生能源發電比例超乎預期,德國聯邦政府今年採取競標新制,德國合作社聯盟理事主席歐特(Eckhard Ott)曾表示,「在新制下,能源合作社繁榮的年代過去了。」 \n 對於競標新制,魏格指出,以風力發電來說,一律要先取得核准,再參與競標,這對大型能源公司具有優勢,不利小型能源合作社。聯邦政府同意讓公民能源合作社享有特殊條款,免除第一道程序,只須申請第二道關卡。 \n 競標制度實施以來,發生一些亂象。德國經濟研究所能源部主任肯福特(Claudia Kemfert)指出,聯邦政府提供能源合作社特殊條款已產生不良後遺症,有些合作社背後有大型能源公司參與,主管機關原本要保障的是小型公民能源合作社,結果卻遭濫用,因此,她建議檢討再生能源價格競標與特殊條款新制,避免遭不當濫用。 \n 肯福特指出,「德國有上千公民能源合作社,因為政府採取躉購制度,提供20年保證收購,但這些是不夠的,必須有普遍的公民參與,這是非常關鍵的一步,民眾必須有管道參與能源轉型,可以自己發電自己用。」 \n 凝聚社區 化解鄰避效應 \n 對於台灣發展再生能源,肯福特指出,「由於綠電價格下降非常快,台灣可以採用市場價格加上一定比率補貼,讓有心投入者容易達到目標。德國在20年前發展綠能,做市場開發者,負擔的成本比較高,如今綠電價格大幅下滑,其他國家施行起來容易許多。」 \n 綜合德國經驗,小型公民能源合作社對社區凝聚力、發展地方經濟有幫助。太陽能或風機的設立,會產生鄰避效應,鼓勵公民參與能源合作社,讓獲利直接回饋給地方,有助化解抗爭。

  • 百變能源村》會呼吸的房子 變身藝文基地

    百變能源村》會呼吸的房子 變身藝文基地

     法蘭克福車站以西不遠處,一棟造型類似諾亞方舟的現代建築(Okohaus Arche),這是《德國能源之旅》介紹的知名景點,走進大門,小橋流水映入眼簾,由於採光通風良好,夏天不必使用空調,有如會呼吸的房子,成為許多非營利組織、出版社或藝文工作者辦公與活動據點。 \n 來自台灣的舞者楊育鳴,去年剛獲得瑞士青年編舞國際大賽首獎,目前就讀於瑞士伯恩大學舞蹈創作研究所,這學期剛好在法蘭克福上課,每個月有二個周末在此地上課。楊育鳴指出,這棟大樓展現生態、環保、節能等概念,吸引許多藝文工作者聚集舉行各種論壇活動。 \n Okohaus Arche管理員指出,這棟大樓有許多環保設計,例如雨水回收再利用,汽電共生系統供應暖氣與電力。大樓裡一間綠意盎然的餐廳,來自伊朗的大廚與德籍太太在此經營25年,為許多來此參加活動者提供精緻的餐點。 \n 德國發展綠能之際,更強調節能,因為節省用電等於發電。德國復興信貸銀行集團(KfW)新聞部主管史文科哈特(Wolfram Schweickhardt)指出,該銀行自2000年起發展綠色金融,提供環境與氣候保護所需資金,支持綠能、鼓勵節能並行,整體而言,節能專案規模高於綠能貸款。 \n 德國復興信貸銀行為國營金融集團,近70年歷史,史文科哈特指出,該銀行能源效率專案,企業可申請低利融資提升住宅或辦公大樓節能效率,非常有吸引力。 \n 德國提倡能源民主,民眾參與綠能有多元管道。綠色和平組織專員杜克爾(Henrik Duker)指出,民眾可以更換電力公司,把傳統電力改為綠電;其次,可以投資再生能源開發案;第三,可以在自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也可以參與能源合作社,成為社區電力公司的股東。

  • 百變能源村》新聞透視-打造公民電廠 力拚能源民主

    百變能源村》新聞透視-打造公民電廠 力拚能源民主

     德國20年來能源轉型過程中,電力市場自由化,政府提供足夠誘因,民眾積極參與,開創上百個能源村。今夏以來,台灣陷入嚴重缺電危機,企業界憂心忡忡。目前包括主婦聯盟發起台灣第一個綠電合作社,汗得學社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希望透過由下而上的公民參與落實能源民主。不過,要成功打造公民電廠,許多障礙有待排除。 \n 化解反彈 德國創造3贏 \n 德國能源轉型過程中,大型能源公司設立大規模風車、太陽能公園均遭到民眾反彈;電業自由化之後,許多小型能源合作社如雨後春筍成立,在20年躉購制度誘因下,偏遠村落家家戶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並開發小型風電、沼氣發電等,為社區帶來豐厚收益,地方政府增加稅收,同時活絡在地經濟,形成3贏。 \n 德國能源轉型成功經驗顯示,再生能源的發展有一半來自民眾參與,透過能源民主過程,讓社區、民眾與地方政府共同分享獲利,可以順利化解抗爭。然而,台灣的公民電廠剛起步,目前情況有如20年前的德國,公民團體與民眾碰到障礙特別多。 \n 設合作社 申請流程冗長 \n 主婦聯盟今年成立綠電合作社,希望透過眾人集資,投資綠電。由於申請流程冗長繁複,要蓋上百個章,頻頻補件。 \n 綠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指出,「台電要求提供未欠稅證明,但合作社成立未滿1年,何來未欠稅證明?」她認為,問題出在台灣電業自由化腳步慢,政府的管制心態濃厚。 \n 其次,經濟部公布明年再生能源躉購費率,小型太陽光電費率降幅達11.77%,而500KW以上大型太陽光電降幅1.89%,黃淑德批評,「這樣的降幅高低差很大,明顯不利小廠,很不公平。」 \n 德國汗得學社執行長韋仁正3年前與朋友成立「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發起一人一千瓦運動,這一千瓦相當1200度電,足夠一人一年所需,大約4片太陽能板的發電量。目前「一人一千瓦」,已完成3000瓩裝置容量,可供3000人一年使用。韋仁正指出,「台灣日照比德國多,民間資金與技術也不是問題,目前要突破的是冗長的行政申請流程。」 \n 德國發展合作社有167年以上歷史,聯邦政府提供20年躉購制度做為誘因,使得民間參與公民電廠風起雲湧,德國經驗對台灣適用嗎?留德的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書彬指出,德國許多能源村地廣人稀,地方居民加入能源合作社投資再生能源,報酬比存放在銀行好得多,還能活絡地方經濟,值得台灣偏鄉參考。至於都會區人口稠密,缺乏足夠空間發展再生能源,但有充分人才與資金,可以透過投資的方式支援偏鄉。 \n 創造誘因 找出台灣模式 \n 過去20年來,德國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從3%成長至35%,被視為成功典範。這些年來,德國曾遭遇反風車、反太陽能的抗爭,各地能源村發展模式也大不相同,而能源轉型過程遭各界批評,德國經驗也不斷從錯誤中調整。台灣與德國的社會文化差異大,不過,能源民主化是一條必須走的路,協助偏鄉發展綠能,活絡在地經濟,同時為地方創造稅收,台灣必須因地置宜,創造足夠誘因,排除層層障礙,找出自己的模式。

  • 百變能源村》迷你農村 再生能源百分百

    百變能源村》迷你農村 再生能源百分百

     很難想像一個小村莊生產的電力可達到需求的100倍。柏林南方約70公里的費爾得罕(Feldheim)為德國第一個自給自足的能源村,人口僅125人,所生產的再生能源99%以上供鄰近都市所需。世居費爾得罕的村民卡帕特(Siegfried Kappert)驕傲地說,「我們用行動證明,百分百再生能源是做得到的。」 \n 從柏林搭地鐵出城,轉搭安靜又平穩的電動汽車,大約1個半小時來到寧靜的費爾得罕,公路兩旁一片田園風光,遠處可見許多風車,蔚藍的天空與變化多端的白雲,讓許多來自都市的旅人驚嘆不已。 \n 77歲的卡帕特在費爾得罕土生土長,前東德時期,他擔任電器修理師;兩德統一後,經歷了一段艱苦時期。目前他擔任志工,負責接待各國參訪的旅客。他說,「自從發展再生能源以來,每年有來自各國約3500人參訪風電、沼氣發電與太陽能等設施,其中有不少來自日本、台灣。」 \n 費爾得罕將一棟餐廳整修改為「新能源論壇中心」,平時做為相關訓練課程或會議之用,牆上掛著許多發展再生能源的大型海報,門外設置電動車充電站,提供來此參訪旅客使用。 \n 費爾得罕地廣人稀,目前的風車總數達67支,比房屋還多。1995年,當時仍是工程系學生的瑞斯曼(Michael Raschemann)發現費爾得罕是絕佳風場,開始向農民租用土地設立風機。1997年,瑞斯曼與太太共同創業成立能源公司Energiequelle,隨後輔導當地農民於2008年成立能源合作社,投資沼氣發電,設立獨立電網連接風力發電廠。目前該村發電自用比例不到1%,其他99%以上供應鄰近都市,堪稱奇蹟。 \n Energiequelle迄今滿20周年,為德國前10大再生能源公司。由於太陽、風等自然資源取之不盡,瑞斯曼認為,「人人都應有機會參與再生能源,從消費者變成供應者。」 \n 再生能源為費爾得罕居民帶來好處,減少反對阻力。Energiequelle發言人弗若特(Werner Frohwitter)指出,「新型風機效率高,實地走近體驗,噪音已降到最低。由於再生能源需要維護人員,新能源論壇中心也要專人經營,可帶來工作機會;居民享有較便宜電價,平均為一般家戶的一半;對市政府而言,可帶來豐碩稅收;農民把土地出租,也增加租金收益。」 \n 卡帕特的太太曾擔任村長10年,兒子從事再生能源相關工作,全家都支持發展綠能。他說,「村子因為發展綠能,空氣變好,環境變乾淨,每年節省160萬公升暖氣專用的燃油,這是最大好處。」不過,今年政府對再生能源採競標新制,綠能榮景可以維持多久,他開始擔憂。 \n 沃爾夫哈根與費爾得罕均為《德國再生能源之旅》書中知名景點,發展再生能源為地方帶來收益,多餘電力則供應鄰近都市。德國合作社聯盟 (DGRV)主管魏格(Andreas Wieg)說,兩個能源村的發展模式大不相同,前者是由公民能源合作社主導,後者則是能源開發公司透過開發案協助偏鄉發展。 \n 由於太陽能或風機的設立,經常引發居民反彈,魏格認為,「鼓勵公民參與能源合作社,讓獲利直接回饋給地方,不僅為地方帶來新工作機會,發電收入也對社區有幫助。」 \n 回顧20年來費爾得罕與能源公司合作經驗,算是青年創業並協助偏鄉轉型的成功案例。

  • 百變能源村》童話村能源轉型 電翻全世界

    百變能源村》童話村能源轉型 電翻全世界

     編者按:暖化效應下,極端氣候頻率越來越高,台灣面臨嚴重的限電危機;八一五大停電之後,企業界對限電危機憂心忡忡。面對缺電問題,一般民眾如何化被動為主動,從能源的消費者轉為生產者?本報記者謝錦芳、鄧博仁走訪德國能源村,採訪產官學界與民眾參與能源合作社的成功經驗,做為國人借鏡。 \n 沃爾夫哈根(Wolfhagen)位於德國中部,小鎮廣場中央有一口古井,兩旁為大野狼與小山羊雕像,這兒為格林童話的發源地,近年由於推動再生能源有成,童話村變身能源村,成為各國能源轉型取經聖地。 \n 沃爾夫哈根屬於黑森邦(Hessen),人口約1萬3000多人,距離最近的大城卡瑟爾(Kassel)約30公里。小鎮群山環繞,居民多以農牧為主。為了活絡社區經濟,減緩人口外流,同時對抗氣候變遷,社區意見領袖主張發展再生能源,6年多前,有關發展風力發電的議題引爆正反兩派大論戰。 \n 推廣綠電 多元並進 \n 「你很難想像,綠黨人士居然反風車。」卡瑟爾能源局負責人、非營利組織「能源2000」執行長蕭伯(Manfred Schaub)指出,當年對於要不要發展風力發電,風車應該設立在那裡,引發許多討論。 \n 綠黨人士認為風車破壞森林、危害鳥類生存,同時破壞景觀,極力反對。有些居民認為,風電投資金額龐大,財務風險太高,因而反對。2011年選舉鎮長與議員,結果支持發展風力發電那一派贏了,因此,現在山坡上豎立許多風車。 \n 當時北黑森公共事業聯盟(SUN)與沃爾夫哈根能源公司執行長魯爾(Martin Ruhl)、蕭伯等人都是主張發展再生能源的要角。由於社區對於發展風電意見分歧,魯爾建議設立公民能源合作社,讓居民成為參與者,每股股金500歐元,最多可參與40股,但投票時每人都是一票,以落實能源民主。 \n 公民認股 創造三贏 \n 這項提議獲議會支持通過,2012年3月召開社員大會成立能源合作社,當時有265人參與,資本額為140萬歐元,如今成長至860人,資本額400萬歐元,吸收股金用於投資發展再生能源,包括太陽能、風電與沼氣發電。 \n 公民能源合作社理事伊麗思(Iris Degenhardt-Meister)指出,必須是能源公司客戶,才能成為合作社社員,合作社成立以來報酬率約3-4%,比銀行定存來得佳,盈餘也用於回饋社區,例如更換LED路燈,而且成立能源效率基金,補助社員購置節能家電、企業更新節能設備。「能源合作社的成立對鎮公所、能源公司與社區都有利,形成三贏。」 \n 由於沃爾夫哈根家家戶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供電,目前正在推廣電動車,居民可以填寫申請表試乘體驗幾天。蕭伯指出,沃爾夫哈根目前有4個公共充電站,未來可在超市或公共場所增加充電站,許多民宅有太陽能設備可供充電,有利於推廣電動車。下一步,則是推動汽車共享。 \n 同步減碳 扎根教育 \n 蕭伯從小在沃爾夫哈根長大,專長為工程師,參與能源轉型各項計畫逾20年。他所帶領的非營利組織「能源2000」發起多項計畫,與學校老師、居民們一起合作,此外也透過各種節能方式協助低收入家庭降低電費,而避免直接補貼電費。他強調,「發展再生能源,同時必須節能減碳,才有意義,而且從幼稚園開始教育。」 沃爾夫哈根原是格林童話中大野狼的故鄉,如今蛻變為能源村,創造了21世紀的傳奇。 \n 小檔案 \n 能源民主 \n 近年小型社區再生能源,成為各國再生能源的發展模式,強調社區參與,產權、利益共享,創造就業機會,活絡在地經濟,並促成能源永續。(資料來源:《公民能不能?能源科技政策與民主》,整理:謝錦芳)

  • 百變能源村》愛因斯坦諍言 宣胡博時時警惕

    百變能源村》愛因斯坦諍言 宣胡博時時警惕

     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為德國頂尖研究機構,創辦人兼所長宣胡博辦公室門上貼了一張海報,愛因斯坦睜大眼睛,上面寫著:「這個世界不會因為惡人做壞事而毀滅,而是因為有人眼睜睜看著,卻沒有採取行動。」 \n 宣胡博以此時時提醒自己,專研學術外,積極為氣候保護發聲,呼籲各界落實減碳。 \n 波茨坦曾是許多重要事件的發生地,1945年著名的波茨坦會議就在這兒舉行。波茨坦同時是德國的科學中心,距離柏林市中心約26公里,城內有30多個研究機構,匯聚許多重量級科學家。 \n 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為宣胡博所創立,138年前這兒曾是德國皇家天文台所在地,四周綠蔭環繞,景色優美,許多研究機構散布在此,形成一個學術重鎮。其中,有一座「愛因斯坦塔」(Einstein Tower)於1924年落成,愛因斯坦相對論曾經在這兒測試。 \n 知名科學家史瓦茲柴德(Karl Schwarzschild)曾在波茨坦測試愛因斯坦提出的相對論。史氏為愛因斯坦的好友,家住附近的愛因斯坦經常到波茨坦來拜訪友人,相互切磋。 \n 波次坦氣候影響研究所前一處公園命名為「愛因斯坦科學公園」,就是為了紀念愛因斯坦。

  • 百變能源村》我家後院有風車 屋頂有太陽能板

     沃爾夫哈根公民能源合作社理事伊麗思(Iris Degenhardt-Meister)住家後面山坡上有4根巨大風車,她說,當年鄰居們強烈反對風車,主要擔心房價下跌。經過大辯論之後,小鎮回歸平靜,伊麗思和家人經常帶著愛犬去後山散步。 \n 沃爾夫哈根地廣人稀,風車距離民宅有數公里遠。許多人擔心風車的噪音干擾,伊麗思說,由於距離相當遠,新型風機可以將噪音降至最小。當年鄰里間為了風車,曾引發激烈對立,雙方陣營甚至設計特殊貼紙,貼在自家車子上,互別苗頭。她說,「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因為反對派的力量讓我們更團結。」 \n 走進伊麗思的家,庭院裡五彩繽紛的花朵爭奇鬥艷,好像走進花園。她家屋頂上安裝太陽能板,大約可供應38%的電力,日照強烈時,她會把家中洗衣機、洗碗機等家電啟動,享有較低廉的費率。 \n 伊麗思拿出平板電腦,能源公司提供一種app,可以查詢每天再生能源供需情形,不同時段有不同費率,鼓勵民眾使用離峰時較低費率。透過不同時段費率,可抑制尖峰時段用電,讓再生能源供應較平穩。 \n 由於先生是工程師,懂得各種節能的方法,伊麗思全家都是綠生活的實踐者。女兒艾瑪從小跟著媽媽參加社區環保活動,成為綠色生力軍。

  • 百變能源村》風車顧人怨…一部電影解心結

    百變能源村》風車顧人怨…一部電影解心結

     沃爾夫哈根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當年風車設立引發居民強烈反對,鎮長尚柯(Reinhard Schaake)接受專訪時表示,「我們拍攝紀錄片,邀大家看電影,讓雙方充分了解各自立場。後來我當選鎮長,順利推動風電。」 \n 尚柯自1999年起擔任沃爾夫哈根鎮長,迄今18年。2011年鎮長選舉,他的政見以創新方式發展再生能源,同時達到減碳目標,成功贏得選戰,並推動再生能源,小鎮2015年達能源自主目標。 \n 尚柯指出,「全球暖化效應下,我們的資源有限,發展再生能源不僅是沃爾夫哈根的選擇,也是德國與全世界必須走的路。以該鎮為例,每年因風力與太陽光照不同,再生能源為小鎮帶來獲利在30萬至100萬歐元之間,創造許多財富與工作機會。」 \n 沃爾夫哈根5年前參與聯邦政府一項能源效率城市競賽,在眾多城市中脫穎而出,獲得500萬歐元獎金(相當新台幣1.8億元),用於推動提升能源效率提升的計畫。尚柯特別舉行「再生能源百分百」成果發表會,邀請研究機構、NGO、能源公司、大學教授與居民們參加,分享5年來的計畫成果,同時規畫下一步。 \n 尚柯指出,5年來最大成果是減碳。經發展太陽能、風電、沼氣發電等,目前已達百分之百供電,風力強大時,有時供電超過百分之百。 \n 沃爾夫哈根公民會議中,有鎮民建議,未來應該新設氣候保護經理,負責推動減碳政策。尚柯表示,「這項建議很好,由於沃爾夫哈根獲得能源效率城市獎,未來將向聯邦政府申請經費補助,有信心可以獲得支持。」 \n 沃爾夫哈根發展風電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尚柯指出,當年有很多人反對風車的設立,他聘專人拍《The Wind of Change》紀錄片,並邀民觀賞,當時電影院門口,正反意見雙方都有活動,非常熱鬧。經過投票,他贏得選戰,順利推動各項再生能源。

  • 百變能源村》德國總理梅克爾顧問-宣胡博給台灣綠電3箭

    百變能源村》德國總理梅克爾顧問-宣胡博給台灣綠電3箭

     德國總理梅克爾顧問、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PIK)暨全球變遷諮詢委員會(WBGU)主席宣胡博 (Hans Joachim Schellnhuber)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時指出,梅克爾若順利籌組新聯合政府,可為能源轉型提供新的契機;他同時為台灣能源轉型提供3項建議,包括推廣能源民主、加速轉換電動車,並提升冷氣效能,以對抗暖化的威脅。 \n 德國重量級物理學者宣胡博為2007年諾貝爾和平獎共同得主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重要成員,上月在東京獲頒有環境研究諾貝爾獎之稱的「藍色地球獎」,表彰他多年來在氣候科學的研究與貢獻。藍色地球獎遴選委員會主席、日本國家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Yoshihiro Hayashi推崇,「宣胡博開創了氣候科學的新領域,同時努力將氣候變遷的威脅廣泛傳達給各國決策者與民眾。」 \n 供電轉型 對抗暖化 \n 宣胡博於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接受本報專訪,他表示,有機會將來台灣看看老朋友。 \n 德國大選之後,梅克爾正在籌組新聯合政府,儘管外界認為由黑(基民盟/基社盟)、黃(自民黨)、綠(綠黨)組成的「牙買加」模式不看好,如果談不成,可能破局。不過,宣胡博認為「這是一個歷史契機,比現行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的組合來得佳。」 \n 宣胡博指出,梅克爾是二次大戰以來,德國表現最佳的政治人物。他期許新聯合政府組成後,梅克爾能夠有積極作為,在減碳方面獲得較大進展。過去4年來,她很難做,因為社民黨處處反對。 \n 德國訂定減碳目標,希望2020年以前比1990年排碳量減少40%,目前僅達27%左右,嚴重落後目標。宣胡博指出,「加速關閉燃煤電廠,很快可以達到減碳目標。」 \n 交通革新 力拚減碳 \n 對於德國能源轉型的下一個挑戰,宣胡博指出,「交通部門轉型非常重要,應以電動車取代傳統汽、柴油車。德國已經錯失先前油電混合車的轉型,現在要加速電動車發展。」 \n 宣胡博曾來台訪問,對台灣的摩托車在馬路上橫衝直撞印象深刻。他建議,「台灣應加速推廣電動車,政府可提供較強的誘因,鼓勵民眾以電動機車取代傳統摩托車,這樣空氣汙染可以降低,噪音也可以減少許多。」 \n 全民參與 凝聚支持 \n 德國能源轉型成功,公民參與是重要因素。宣胡博表示,「能源轉型必須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這是能源民主的實踐。」他建議,台灣應鼓勵分散式能源。他說,自己是柏林一個能源合作社的成員,只要繳交一定金額,可以成為社員,支持再生能源的發展。 \n 此外,冷暖氣系統轉型也可以產生極大減碳效果。宣胡博指出,「德國有近6成的暖氣是以傳統能源如燃油、煤做為燃料,應該轉型為再生能源,這對減碳會有很大幫助,也是龐大的市場。對於台灣而言,夏天冷氣用量高,如何提升冷氣效率,或改採再生能源,達到減碳目標,有很大改善空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