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百靈廟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陳誠回憶山西剿共與西安事變

     預定以綏遠的百靈廟為中心,建立一個所謂大元國,再以寧夏的定遠營為中心,建立一個所謂大夏國,使他們和滿洲偽組織一樣,同作日本帝國主義者的傀儡。 \n 自從去年春間中央軍入晉剿共以後,山西對於中央已有深刻的認識,並在共軍西竄以後,還一定要留中央軍4個師放在晉陝綏寧4省的邊區。同時中央對於山西,更是推心置腹,輸兵輸餉,唯力是視。 \n 視察晉綏國防 \n 因為中央及領袖的目的,一方面固在肅清西竄的殘餘共軍,實際上尤重在建設晉綏的國防,所謂「運用中央的力量以保晉綏,建設晉綏的防務以保西北」,這其中理由是一貫的。所以自從6月間晉陝綏寧4省邊區剿共總部成立以後,除在陝北設立清鄉善後委員會,辦理剿共善後事宜以外,唯一的任務,即在協同晉綏駐軍構築國防工事,修築必要公路。 \n 綜計中央用於晉綏國防工事的經費,第一期共約3百萬元,修成的公路,亦達1千餘公里。這種工作,這種用心,都是外間一般攻擊中央及領袖不抗日的人,所不及知的。 \n 10月初旬,余奉命赴香港,訪晤蔣光鼐、蔡廷鍇兩位,又赴廣西訪晤李德鄰〔宗仁〕、白健生〔崇禧〕兩位,商討協力抗日事件,於10月17日回到南京,向委員長覆命。當時因為個人經辦事項,大致告一段落,而年來精神體力,大家認為耗損過甚,正預備尊從醫生的勸告,到醫院裡作一番詳細的檢查,且謀一短期的靜養。 \n 不料綏遠方面偽匪竄擾,此時忽告緊張,且有日本直接進犯的風說,於是又奉委員長命,於10月23日離京飛晉,晉謁閻副委員長,視察晉綏國防,並與晉綏及中央軍將領作詳細之商討。預定一俟偽匪進擾,即行迎頭痛擊,並相度時機,收復綏北的百靈廟以及察北的商都和張北,以消滅偽匪進擾的根據,擊破日本軍閥囊括西北的夢想。 \n 是月底因委員長離京至陝,乃飛往西安覆命,旋又隨節同赴洛陽,這都是綏遠偽匪尚未進犯以前的事。 \n 日本帝國主義者覬覦我國西北一帶前後數十年,九一八事變後,經營更形積極。他的經營原則,就是挑撥我漢蒙回各族間的感情,收買或豢養各色各式的漢奸,實行以華制華的策略。 \n 至於經營的具體計畫,則是預定以綏遠的百靈廟為中心,建立一個所謂大元國,再以寧夏的定遠營為中心,建立一個所謂大夏國,使他們和滿洲偽組織一樣,同作日本帝國主義者的傀儡,而把中國弄得四分五裂。日本在百靈廟和定遠營,都設立著特務機關,都開闢有飛機場,都屯積有不少的軍用品和糧食。尤其是定遠營的日本特務機關,深入了中國西北的核心,若不從早撲滅,後患不堪設想。如果聽其坐大,一切都已準備完妥的話,恐怕以後百靈廟能否克復,都要成為問題了。 \n 日本特務機關 \n 11月4日,余隨同委員長在洛陽,臨時奉到命令,隨即飛往寧夏,與馬少雲〔鴻逵〕晤商一切,並將定遠營的政教領袖達王(其全銜為額濟納扎薩克達理札雅)請來,討論取消日本特務機關,驅逐日人出境的事。達王自幼生長北平,熟識國語,深明大義,當即表示贊成,但因本身力量不足,請求中央撥給若干經費、槍械和子彈,余秉承委員長的意旨,負責的答應了他。 \n 此外,達王又請求中央酌派部隊前往定遠營駐紮,余報告委員長,亦決定派關麟徵第二十五師前往,一面防止共軍竄擾,一面即作為達王的聲援。隨後不久,關師到達定遠營,達王實行諾言,驅逐日人出境,日本在定遠營的特務機關,就於暗中成立仍復於暗中取消。關於此點,處置迅速,我方固未向外公表,即日本亦復心照不宣,所以外間至今不知道去年11月間,曾在定遠營有過這麼一回事。 \n 自從定遠的特務機關強制取消以後,日本知道中央確有決心,態度漸漸強硬,乃決定先發制人,積極策動滿蒙偽匪進擾綏遠的戰事。11月11日余因事回武漢一行,旬日以後,復奉委員長電令,再飛太原,晉謁閻副委員長,決定對於綏遠進剿偽匪的具體計畫。中央除湯恩伯所部第四師及第八十九師,即由晉北開入綏東外,並令樊崧甫、萬耀煌兩軍準備入綏。 \n 痛斥西安叛變 \n 11月24日,我晉綏部隊按照委員長及閻副委員長核定的計畫,在傅宜生〔作義〕指揮之下,克復綏北的百靈廟,將滿蒙偽匪在綏北的根據地,以及日本幾年來花了5千多萬元的經營,一概予以根本的推翻,這是日本及滿蒙偽匪等所萬不及料,而是中央地方一致動作的統一抗戰的開始。 \n 27日,余自太原轉往綏遠前方視察,與前方各將領商定綏東察北的作戰計畫。12月2日,余回太原晉謁閻副委員長以後,復於5日,轉往西安報告委員長,因為那時委員長經張學良的敦請,已經由洛陽到了西安。委員長聽到前方情況報告之後,立刻決定把以前原定收復商都肅清察北的計畫付之實施,以斷絕日本及偽匪等進擾綏遠;且作為進一步肅清冀東,乃至今後收復東北失地的張本。並為準備與日本發生正面衝突起見,業已電調中央飛機壹百餘架至洛陽、西安、太原一帶備用。 \n 12月10日委員長已將西北剿共與綏遠抗戰的布置重新定好,余奉命仍赴綏遠,擔任指揮該方面的國軍,已定隨即北行。不意12月12日天尚未明的時候,忽然由張學良、楊虎城等發動空前的西安叛變;張、楊背叛黨國,劫持統帥,自屬罪不容誅,但祇就破壞收復察北的計畫這一點,也就夠令人傷心嘆息,憤激痛恨了。以如此叛國禍國的行為,還要假借名義,說是抗日,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有心肝!(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