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的黎波里的搜尋結果,共15

  • 利比亞GNA重挫叛軍 重奪的黎波里國際機場

    利比亞GNA重挫叛軍 重奪的黎波里國際機場

    國際多數國家承認的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NA)的部隊,在得到土耳其和卡達的支持後,成功從從哈夫塔爾元帥(Khalifa Haftar)的叛軍手中,奪回了的黎波里國際機場的控制權。 防衛世界(Defense World)報導,GNA軍事發言人穆罕默德‧肯努(Mohammed Kanunu)週三表示,他們發起的攻勢取得進展,奪回了距離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21英里(33公里)外的國際機場。 肯努在一份聲明中說:「機場已經完全解放。我們的部隊正在追擊敗逃的叛軍,往向卡斯爾·本·加希爾鎮(Qasr bin Ghashir)的方向追趕。 奪回機場的意義重大,因為哈夫塔爾的部隊,一直以機場為基地,集結部隊向外開展行動,並且也利用機場收運重要物資,可以說機場是哈夫塔爾部隊,在利比亞西部的最重要據點,在此之前,的黎波里一直處於3面受敵(的黎波里北面靠海)的完全不利局勢,因此取回機場,至少有機會把戰線回推,達到東西平分的狀態。GNA就表示,下一個目標就是收復西部最後一個被哈夫塔爾佔領的省份。 自2014年以來,國際機場已完全禁止民航使用,取而代之的是Mitiga軍用機場在代替民航工作。 不過,俄羅斯已經介入利比亞戰事,並且支持哈夫塔爾一方,日前被美國偵察衛星拍攝到,至少有Su-35 、Su-34、MiG-29多種戰機抵達哈夫塔爾控制區。假如俄羅斯選擇繼續支持,可能之後會發生GNA與俄國部隊的衝突。

  • 利比亞GNA部隊擊敗叛軍奪回空軍基地

    利比亞GNA部隊擊敗叛軍奪回空軍基地

    被國際所承認的利比亞全國協議政府(GNA)部隊,剛剛從叛軍「利比亞國民軍」(LNA) 的手上奪得戰略性的艾爾-瓦迪亞空軍基地(Al-Watiya)。LNA 部隊忠於前利比亞陸軍上將哈夫塔爾(Kalifa Haftar),該部隊在2019年4月舉起叛旗。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報導,GNA軍事發言人穆罕默德‧古努(Mohamed Gnunu)在周一的Twitter上說,GNA成功佔領了突尼西亞邊境附近的整個基地。 利比亞薩拉傑總理(Fayez al-Serraj)也宣布,這是在長達一個月的反攻戰鬥之後,GNA部隊成功的將哈夫塔爾的部隊,趕出了利比亞大部分的西海岸。 分析人士說,GNA新取得的瓦迪亞空軍基地 ,地位相當重要,此基地距離西部鄰國突尼西亞約25公里,這將使GNA的部隊,能夠完全集中力量擊退LNA在的黎波里以西、以南的佔領區,使得的黎波里原本東西南面三面受敵不利局勢得以化解。 利比亞的衝擊,自2011年開始,當時長期統治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被各方的起義勢力推翻,然而起義勢力在隨後就分為兩個對立的政府:的黎波里的GNA,和與忠於哈夫塔爾的LNA,大本營在東部大城班加西。 LNA在2019年4月發動突然襲擊,取得大多數的利比亞東部,並朝的黎波里進軍,在兵鋒最盛時,佔領了除黎波里之外,80%的區域。 土耳其則表態支持GNA,並且提供武器與資源,於去年11月與GNA簽署了一項條約,作為對利比亞准許進入地中海氣田的回報,土耳其一直向GNA提供軍事支持。 不過,利比亞的局勢仍不明朗,哈夫塔爾仍然可以使用第二個空軍基地-米蒂加(Mitiga),對的黎波里進行致命的攻擊,星期一從那裡繼續對的黎波里發動攻擊。 這場戰爭還沒有完。

  • 無色覺醒》賴岳謙:利國內戰北約出局?俄土代理人再交鋒?

    無色覺醒》賴岳謙:利國內戰北約出局?俄土代理人再交鋒?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581集播出,由主講人賴岳謙為觀眾分析:「利國內戰北約出局?俄土代理人再交鋒?」 利比亞內戰耗費多時,至今仍未平息,還恐更加嚴峻。利比亞國民軍總司令對外聲稱,空軍對首都的黎波里機場空襲,成功摧毀一架土耳其客機。日前國民軍才傳摧毀一艘裝載武器彈藥的土耳其商船,這次的空襲行動,無疑是再次向土耳其提出嚴正警告。 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2011年倒台後,利比亞就陷入群雄割據的局面,分別是以控制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並獲西方國家扶持的全國團結政府(GNA)以及與自封利比亞國民軍(LNA)的軍閥哈夫塔結盟的圖卜魯格政府(Tobruk)兩方勢力,而圖卜魯格政府為親俄政權。 利比亞8年來飽受戰火無情之苦,不僅國內經濟受挫、百姓流離失所,民不聊生。但是由於英美法為首的西方國家只著眼於的黎波里政府所掌有的石油利益,恢復利比亞內部的秩序既無利可圖,英美法也就無心作為。的黎波里政府只能轉以資源探勘為籌碼,邀請土耳其勢力介入利比亞內戰。 土耳其對石油依賴性高,為把握這大好機會爭奪能源,其組織敘利亞僱傭兵和武器彈藥,以海運的方式投入利比亞戰場。隨著俄國重新站穩利比亞,當地便淪為土耳其與俄羅斯兩股新興力量的競逐之地。而土俄軍力懸殊,土耳其則盡量避免直面攻擊俄軍,以免擦槍走火徒釀損失。 克里米亞半島回歸俄土,而土耳其在利比亞也不成氣候,俄國的黑海艦隊將更無所畏懼的馳騁地中海,以拓展軍事影響範圍。想當初美國亟欲將俄國勢力從地中海剔除,誰知卻偷雞不著蝕把米,不但讓俄羅斯重回地中海,還占領了更多的勢力範圍……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 柏林峰會將登場 列強討論結束利比亞危機之道

    利比亞兩大敵對陣營今天將與他們的外國支持者出席德國柏林峰會,討論如何結束奪取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及這個產油國家的代理人戰爭。 利比亞內戰至今導致14萬人流離失所,全國原油產量現在更已減少一半以上。 德國與聯合國希望說服俄羅斯、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讓他們敦促敵對雙方陣營就的黎波里永久停戰達成共識。的黎波里政府是獲得國際認可的政府。 先前幾次嘗試都破局之後,柏林這場為期一天的峰會焦點,將放在4月開始攻打的黎波里的利比亞東部指揮官哈夫塔(Khalifa Haftar)身上。利比亞敵對雙方停火已持續一週,西方強國希望此次峰會能對哈夫塔施加壓力,讓他繼續停火。 哈夫塔13日中途退出俄羅斯與土耳其的峰會,敵對方利比亞全國團結政府(GNA)總理沙拉吉(Fayez al-Sarraj)則簽署了兩國領袖提出的永久停火提案。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歐洲和阿拉伯多位領袖也將出席今天這場峰會,峰會不會嘗試斡旋出哈夫塔與沙拉吉的權力分享協議,而會把焦點放在永久停火以重新展開談判方面。

  • 哈夫塔爾承的部隊承認遵守利比亞停火協議

    哈夫塔爾承的部隊承認遵守利比亞停火協議

    位在利比亞班加西的東部部隊「利比亞國民軍」(LNA)宣布,他們將遵守由俄羅斯和土耳其促成的停火協議,該協議將於週日開始,暫時不對首都的黎波里發動攻勢,這將是利比亞內戰幾個月以來,首次的停戰,也是國際首次介入。 美聯社報導,利比亞前陸軍元帥哈利法‧哈夫塔爾(Khalifa Hifter)領導的「利比亞國民軍」(LNA)表示,停火將從周日初開始生效。發言人艾哈邁德·莫斯馬里(Ahmed al-Mosmari)說,要是他們的戰鬥人員私自違反停火規定,將遇到嚴重處理。 不過,LNA的部隊已經進佔的黎波里,目前尚不知他們的停火,是指在現有戰線下不再往前,還是同意從首都撤軍。與LNA競爭的是法耶茲·薩拉傑總理(Fayez Sarraj),屬於聯合國所承認的黎波里政府,他手上的部隊被稱為全國協議政府(GNA),是由不同的民兵勢力組合成而成。 哈夫塔爾的LNA部隊,於4月份發起了一次新的攻勢,攻占部分首都,引發了國際社會出面制止。 本週早些時候,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和俄羅斯總統普(Vladimir Putin)在伊斯坦堡舉行的會議,要求1月12日休戰後發表了聯合聲明。 聯合國和平單位對此表示歡迎,一份聲明中表示,希望所有各方當事者能夠表現出完全遵守停止戰爭的協議。聯合國和歐洲大國以及利比亞在該地區的盟友,一直在呼籲今年年初能在柏林舉行一次和平首腦會議,希望敵對的雙方都能派出領導人參加。 利比亞的局勢從2011年發生巨變,以東部班加西為主的革命軍,驅逐並殺死了長期獨裁者格達費(Moammar Gadhafi)以後,利比亞就等於一分之二,西部的的黎波里與班西加分屬兩個陣營。東部的夫塔爾到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法國和俄羅斯的支持,而名義上的首都政府,的黎波里西方政府,則是有土耳其、卡達與義大利的援助,同時在聯合國的立場上也是支持西方。

  • 利比亞LNA警告 若民航機運武器就直接擊落

    利比亞LNA警告 若民航機運武器就直接擊落

    利比亞東部的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 ,LNA)表示,他們已經監視了一架波音747-412型客機,他們認為這架飛機從伊斯坦堡飛往利比亞,而且夾帶了一批準備提供給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GNA)的軍事武器,LNA將視之為軍機,可以擊落。 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報導,LNA陣營發言人米斯馬里(Ahmed Mismari)警告,軍火運輸商不要試圖利用民航機來運輸武器,他說「本陣營將擊落並打擊任何攜帶武器的飛機,如果證實民航機有軍事用途,那麼它的平民身分就會消失。」 米斯馬里還在周日發布的影片中說,LNA對米斯拉塔(Misrata)的武裝部隊下達最後警示,他們必須立即撤出米斯拉塔,不然他們就會發動攻擊。米斯拉塔的部隊與首都的黎波里的GNA 是同一陣營,目前國際上普遍認可GNA,但是LNA也有一些國家支持。 自今年4月以來,利比亞陸軍元帥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組成LNA,並且發動內戰,目標是奪下首都的黎波里,而首都的GNA,是2016年由聯合國達成協議成立的,被視為合法政府。 土耳其是支持GNA的,也提供GNA武器。因此LNA與土耳其的關係相當緊張,上週六LNA在利比亞海岸附近,扣押了一艘懸掛格瑞納達國旗的船,認為該船替土耳其運送武器給GNA。

  • 利比亞叛軍米格23 遭肩射飛彈擊落

    利比亞叛軍米格23 遭肩射飛彈擊落

    利比亞內戰仍持續。一架屬於利比亞國民軍(LNA)陣營的 MiG-23ML戰機,在12月7日被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NA)的部隊,以俄式肩射飛彈所擊落。LNA承認失去戰機,但他們的說法是機械故障。 航空學家(the aviationist)報導,據推特的照片,被擊落的MiG-23戰機編號是26144,這架戰機屬於利比亞東部班加西的LNA陣營所有,飛行員可能是經驗豐富的準將,名叫阿邁爾‧艾爾-加甘姆(Aamer Al-Jagam),將軍在被擊落前彈射成功,可能被GNA陣營所逮獲。 網路上還有GNA部隊拿肩射飛彈(MANPADS)瞄準並射擊MiG-23的畫面,雖然影片品質很差,但片段仍然看的出來,該型肩射飛彈似乎是俄製的9K32 「飛箭2式」(Strela-2),北約稱此型飛彈為薩姆7型-聖杯式(SA-7, Grail),是蘇聯第一種低空紅外線引導的人員攜行飛彈,射程在50~3700公尺。中國大陸也有此型飛彈,並且自行仿製成功,稱為紅纓6型(也稱飛弩6型,FN-6)。 在今年4月14日,GNA也用肩射飛彈擊落LNA的MiG-21戰機,據稱當時使用的是大陸製造的紅纓6型,所以航空學家並不確定這一次擊落MiG-23的飛彈,倒底是俄製的,還是大陸製的。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1日,一架的美國無人機在利比亞墜毀,在前一天,義大利空軍的無武裝的MQ-9A掠奪者B( Predator-B)無人機也在的黎波里附擊遭到擊落。美國在昨天判斷,無人機是被俄式防空系統所擊落的。 今年4月,利比亞爆發格達費死後最大的內戰,駐地在班加西的陸軍元帥哈利法‧哈夫塔爾(Khalifa Hifter),在4月以LNA的名義,對首都的黎波里發動突然襲擊,但是的黎波里的合法政府,則很快得到 GNA的支援,這幾個月的戰鬥,雙方持續僵持,仍看不出明顯的優劣。 MiG-23是蘇聯時期的俄式戰機,採用可變翼設計,可調整在16°、45°、72°三個角度,極速可達2.3馬赫,是1970年代第三世界相當受歡迎的戰機,全球產量達到5千架。

  • 利比亞首都軍從叛軍奪得美製與陸製武器

    利比亞首都軍從叛軍奪得美製與陸製武器

    利比亞官員周六表示,政府軍與親政府的利比亞民族協定(GNA),在上週與利比亞東部部隊攻奪一個城鎮後,找到了一些美製武器以及中國大陸製的火箭彈以及無人機,來源是支持利東部隊的阿拉伯國家。 路透社報導,星期三,的黎波里部隊收復了首都南部的蓋爾揚鎮(Gharyan),此處是原陸軍上將哈夫塔爾(Khalifa Hifter)的東部軍(或稱利比亞國民軍,LNA)的主要物資供應基地,原本LNA多以此鎮為據點,攻擊首都的的黎波里,如今此鎮被拔除,對政府軍來說絕對是士氣大振。 官員們向記者展示他們奪鎮之後得到的戰利品,至少抓捕150名戰俘,也包括許多東部軍的武器,其中就包括美製標槍反裝甲飛彈(Javelin missile),以及許多大陸製的雷射導引砲彈,還有數架戰鬥無人機。 聯合國先前的報告曾提到,阿聯和埃及自2014年以來,一直在支持哈夫塔爾的利比亞國民軍(LNA),但細節尚不清楚。 以色列安全分析師兼副首席情報官歐戴德‧貝克維茲(Oded Berkowitz)表示,這是第一次在利比亞衝突中看到標槍飛彈。 貝克維茲說:「武器本身非常先進,但應該不會改變利比亞局勢,真正的政治遊戲改變者,是美國這樣的大國,這可能會推動美國反對阿聯,因為他們被抓到證據支持LNA。」 利比亞現在陷入東西內戰,一邊是西方的政府軍,也就是的黎波里派,另一邊是以東邊大城班加西為總部的反叛軍。4月4日,原利比亞陸軍上將哈夫塔爾,以「利比亞國民軍」的名義,從班加西派部隊對首都黎波里發動攻擊,令聯合國感到驚訝。原本聯合國一直在籌備利比亞全國會議,試圖舉行大選,希望結束自2011年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垮台之後的混亂局面。 據外交官稱,土耳其為的黎波里部隊提供無人機和其他軍事裝備。

  • 最大貨機An-124 在利比亞遭火箭彈擊毀

    最大貨機An-124 在利比亞遭火箭彈擊毀

    利比亞航空貨運公司(Libyan Air Cargo)的一架安東諾夫(Antonov)An-124貨機,原本停在的黎波里國際機場(Tripolis-International Airport),結果這架飛機遭到交戰雙方的火箭彈所擊毀。 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從4月起,利比亞爆發內戰,掌握東部班加西的軍事強人哈夫塔將軍(Khalifa Haftar)率領的利比亞國民軍(LNA)叛亂,對首都的黎波里發動進攻,他的軍隊要強於利比政府軍,很快就打到的黎波里週邊,不過忠於政府的利比亞民族協議(GNA)也團結抗敵,機場成為主要爭奪點,之後就一直拉鋸,在此期間,原本國際機場的航運,大多數轉移到米蒂加國際機場(Mitiga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不過,註冊號5A-DKN的An-124貨機,早在2010年就因零件缺乏而失去飛行能力,一直停在的黎波里國際機場,結果就6月22日被火箭彈所擊毀,目前並不知道是哪一派造成。 An-124是世界最大的飛機之一,最大載重達到驚人的120噸,最大起飛重量405噸 ,比美國的C-5銀河運輸機還強大。在格達費時代,比亞共擁有20多架il-76和il-78加油機,兩架An-124,是北非運輸能力最好的國家。然而在苿莉花革命爆發後,格達費被殺利比亞政局混亂,這些飛機也就難以照料了。其中飛到烏克蘭的An-124一直停在當地,沒錢修理也沒人出管理費,不過至少還完整;然而在的黎波里機場的An-124,最終就落的因內戰而遭擊毀的命運。 至此,利比亞航空貨運公司失去了全部的兩架An-124,只剩下一架il-76,目前公司業務處於徹底停擺狀態。

  • 利比亞再爆發內戰 美軍退出不介入

    利比亞再爆發內戰 美軍退出不介入

    美國高級軍官表示,利比亞爆發內戰,首都的黎波里也在爭奪,美國決定暫時從利比亞撤出一些部隊,原因是當地的安全狀況不確定。 美聯社報導,目前利比亞駐有一小批美軍,主要是協助當地部隊打擊IS武裝團體與基地組織這類的恐怖分子,並保護美國外交人員,然而現在利比亞當地的安全不穩,局勢日益複雜也不可預測,打算機動調整,以維持現在的美國戰略。 美國非洲司令部負責人-海軍陸戰隊的湯瑪斯‧沃得豪瑟(Thomas Waldhauser)沒有說明撤軍的美軍人數,也沒有說還留下多少美國人。 新聞畫面已出現兩艘美國海軍運輸船,從的黎波里以東的詹澤(Janzour)海灘登陸,載運美軍部隊離開,運輸船是氣墊式的,發出龐大的水霧。 除美軍以外,印度也撤離了一小批維和人員。印度外長表示,該國在的黎波里有15名中央後備警察部隊維和人員從周六撤離,因為「利比亞局勢突然惡化」,戰鬥已進入首都。 現年75歲的陸軍元帥哈利法‧哈夫塔爾(Khalifa Hifter)領導「利比亞國民軍」(LNA)上週發動突然攻勢,使利比亞再陷內戰。自2011年起義,推翻獨裁者格達費以來,利比亞的局勢一直不穩。近年來,該國處於東部與西部分裂的情況,西部是首都的黎波里,而東邊則有另一支武裝團體,不過名義上仍以的黎波里做為中央政府。 名義上的利比亞國家元首,法耶茲·薩拉傑總理(Fayez Sarraj)指責哈夫塔爾背叛國家,他說:「我們已經伸出雙手希望走向和平,但在哈夫塔爾的部隊居然對首都宣戰,並且隨即發動侵略。」 根據聯合國的說法,薩拉傑和哈夫塔爾曾於2月底,在阿布達比舉行會談,這是他們自2018年11月以來的首次會議,當時他們同意利比亞應該舉行全國選舉。然而在聯合國主持的下週會談之前,哈夫塔爾打算先佔領首都,並奪取全國的軍權,使自己的談判更為有利。 聯合國利比亞問題特使葛哈桑‧薩拉米(Ghassan Salame)表示,聯合國決定舉行因應利比亞局勢的會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敦促利比亞各派重返談判,稱「利比亞衝突沒有軍事解決方案」,他說:「我們已經明確表示反對哈夫塔爾的軍事攻勢,並敦促立即停止攻打的黎波里。」 目前距離的黎波里市中心約24公里的國際機場,雙方正在進行攻防戰。該機場先前在2014年的一次民兵戰鬥中被摧毀,之後又重建。哈夫塔爾說他的部隊已經在的黎波里郊區發動針對敵對民兵的空襲;聯合國支持的全國協議政府(GNA),背後的民兵宣布將努力保衛的黎波里,誓言重新奪回哈夫塔爾部隊佔領的所有地區。 GNA部隊發言人穆罕默德‧葛諾諾(Mohamed Gnounou)表示,反攻將會像憤怒的火山,會清除所有進犯利比亞城市的非法侵略勢力。 雙方報告說,自星期四以來,至少有35人在戰鬥中喪生,其中包括平民。聯合國移民局表示,戰鬥已使數百人流離失所。聯合國駐利比亞代表團週日要求在的黎波里部分地區停火兩小時,以撤離平民和傷員。 雖然聯合國傾向支持GNA,然而LNA有中東國家的支持,比如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甚至還有法國和俄羅斯的支持,他們與聯合國支持的政府不和。

  • 利比亞首都約400名囚犯趁戰亂集體越獄

    據利比亞司法部消息,約400名囚犯2日從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郊區一所監獄越獄。目前,政府正在搜捕這些逃犯。 司法部聲明說,由於利政府軍和其他武裝派別在的黎波里的武裝衝突不斷升級,位於的黎波里南郊的艾因紮拉監獄一個監區發生上述越獄事件。這個監區關押的囚犯罪行較輕。目前,利國政府正在搜捕越獄者。 據悉,當天監區附近發生衝突,監區內被關押人員沖出監區大門。為避免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監獄看守並未阻止。 8月下旬以來,利國政府軍和其他武裝派別在的黎波里南部地區發生武裝衝突,目前已造成41人死亡、123人受傷。 9月2日,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宣布,由於政府軍和其他武裝派別近日在的黎波里的衝突不斷升級,自即日起的黎波里進入緊急狀態。 聲明說,在的黎波里發生的武裝衝突破壞了首都的安全,需要政府採取各種措施以保障民眾利益。

  • 利比亞客機遭劫機 的黎波里當局證實

    利比亞政府證實,劫機犯劫持了利比亞國營航空的一架客機,並中途改道轉降地中海島國馬爾他。 法新社報導,利比亞團結政府不願具名的消息來源向記者說,這架利比亞非洲航空公司(Afriqiyah Airways)客機正由利比亞南部城鎮薩巴(Sabha)飛往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途中被要求改道,並轉降馬爾他首都法勒他(Valletta)。 消息來源說:「目前已展開斡旋,以確保所有乘客安全。」此外,並未透露由誰代表談判。 馬爾他政府消息來源說,這架客機載了118人,包括7名機組人員。 利比亞非洲航空公司消息來源說,2名劫機犯手握爆裂裝置,有可能是手榴彈,威脅機長改道,由原先預定降落於黎波里的米提加(Mitiga)機場,改降馬爾他。1051223

  • 利比亞敵對派系 挑戰聯合國支持政府

    反對聯合國支持政府的1個利比亞派系,占領位於的黎波里的國會總部,且要求籌組新政府,挑戰西方國家撮合對立武裝團體團結的計畫。 路透社報導,利比亞受國際承認的政府,在行使權力,讓敵對派系聽命行事上一直搞不定。他們譴責這次占領行動,破壞了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北非成員國利比亞終結權力鬥爭的努力。 2011年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倒台後,由反對格達費的前叛軍組成的各個團體,為了爭奪掌控權,漸漸彼此撕破臉,使利比亞陷入派閥戰鬥。 全國團結政府(GNA)的總統委員會3月抵達的黎波里,希望讓敵對派系融於一爐共治,這些敵對派系2014年以來各自在首都的黎波里和在利比亞東部成立自己的政府打對台。 前的黎波里政府領袖昨晚表示,他們已占領位在的黎波里的瑞克索斯飯店(Rixos Hotel)。瑞克索斯飯店早已遭向他們效忠的武裝團體掌控。 前總理格威利(Khalifa Ghwail)在聲明中表示:「總統委員會多次拿到籌組政府的機會,但都以失敗收場…因此已變成非法行政機關。」 格威利呼籲籌組新政府,由前的黎波里政府及東部的對立政府合組。東部的強硬派系也反對聯合國支持的政府。(譯者:中央社陳昱婷)1051015

  • 槍手闖利比亞電視台 和平轉移恐落空

    當掌控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的反對派要求稍早抵達的準總理離開之際,數名槍手今天晚間闖入當地電視台總部,這對利比亞政權和平轉移的希望不啻是一記重擊。 法新社報導,利比亞Al-Nabaa電視台的2名記者說,數名歹徒持槍闖入位在的黎波里市中心的衛星電視台Al-Nabaa,切斷轉播訊號,並驅逐工作人員。 這家電視台與掌控的黎波里、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反對派勢力關係匪淺。 Al-Nabaa記者說,槍手似乎是聯合國支持的聯合政府的支持者,而準總理薩拉吉(Fayez al-Sarraj)今天則在反對勢力憤怒下,抵達的黎波里。 Al-Nabaa的1名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一群持槍歹徒,其中有些人面容憔悴,有些穿著便服,闖入我們的辦公室,將所有工作人員聚集在一室。」1名員工指出,電視轉播被迫暫停,所幸無人受傷。 薩拉吉今天稍早在海軍與數名閣員護送下,由海路抵達的黎波里。經過聯合國居間協調,利比亞境內敵對勢力去年12月敲定權力分享協議,新政府將由商人出身的薩拉吉帶領。 但的黎波里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反對勢力則要求他離開首都,或是「自首」。 控制的黎波里的首腦格威爾(Khalifa Ghweil)發表電視演說指出:「那些非法且秘密到來的人必須自首或離開,在確保自己家園命運前,我們不會離開的黎波里。」 早在薩拉吉到來之前,的黎波里政府就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武裝團體今天晚間封鎖了數條主要的高速公路,他們有些穿制服、有些是平民穿著。1050331

  • 利比亞客機墜毀 男童奇蹟生還

     利比亞「泛非航空公司」(Afriqiyah Airways)一架空中巴士客機,十二日自南非飛返利比亞,於首都的黎波里機場降落時墜毀。機上除了一名咸信是荷蘭籍的八歲男童(亦有報導稱十歲)奇蹟般的幸運生還外,其他一○三名乘員,包括六十一名荷蘭籍旅客,全部罹難。  泛非航空這架航班編號8U771的客機自南非約翰尼斯堡起飛,今天清晨六時(台灣時間正午十二時)許降落的黎波里機場時失事意外墜毀,客機殘骸散落在一片廣大的弧形區域內。  機上一百零三人全罹難  根據泛非航空提供的資料,這架A三三○─二○○型客機載有九十三名乘客和十一名機組人員。而倖存的男童已被送往的黎波里附近一家醫院救治。利比亞電視台畫面顯示,這名深色頭髮的男孩頭上包著繃帶,臉上有瘀傷,戴著氧氣罩,躺在醫院病床上,顯然還有意識。  醫師說,男孩雙腿有幾處骨折,正接受加護治療,但情況穩定。荷蘭駐利比亞大使館準備派員前往探視,以確認其身分。  荷蘭旅遊局網站公布的資料,罹難者中有六十一名荷蘭人。荷蘭總理巴克南德說,這麼多荷蘭人罹難,是件令人哀傷的事,他對此感到震驚和悲痛。  初步排除恐怖攻擊可能  出事班機的「黑盒子」已經尋獲,失事原因尚待調查,唯利比亞當局已排除恐怖攻擊的可能。利比亞官員說,這架班機的乘員(含機組人員)中,只有廿二名為利比亞人,其餘皆為外國人,但他們未做進一步說明。  去年六月卅日,葉門航空公司一架空中巴士A三一○─三○○型客機於飛往印度洋西部島國科摩羅首都莫羅尼途中,因天候惡劣墜毀於科摩羅群島附近海域,機上一五三人只有一名十四歲少女奇蹟生還,其餘全罹難。 楊明暐/綜合的黎波里十二日外電報導  利比亞「泛非航空公司」(Afriqiyah Airways)一架空中巴士客機,十二日自南非飛返利比亞,於首都的黎波里機場降落時墜毀。機上除了一名咸信是荷蘭籍的八歲男童(亦有報導稱十歲)奇蹟般的幸運生還外,其他一○三名乘員,包括六十一名荷蘭籍旅客,全部罹難。  泛非航空這架航班編號8U771的客機自南非約翰尼斯堡起飛,今天清晨六時(台灣時間正午十二時)許降落的黎波里機場時失事意外墜毀,客機殘骸散落在一片廣大的弧形區域內。  機上一百零三人全罹難  根據泛非航空提供的資料,這架A三三○─二○○型客機載有九十三名乘客和十一名機組人員。而倖存的男童已被送往的黎波里附近一家醫院救治。利比亞電視台畫面顯示,這名深色頭髮的男孩頭上包著繃帶,臉上有瘀傷,戴著氧氣罩,躺在醫院病床上,顯然還有意識。  醫師說,男孩雙腿有幾處骨折,正接受加護治療,但情況穩定。荷蘭駐利比亞大使館準備派員前往探視,以確認其身分。  荷蘭旅遊局網站公布的資料,罹難者中有六十一名荷蘭人。荷蘭總理巴克南德說,這麼多荷蘭人罹難,是件令人哀傷的事,他對此感到震驚和悲痛。  初步排除恐怖攻擊可能  出事班機的「黑盒子」已經尋獲,失事原因尚待調查,唯利比亞當局已排除恐怖攻擊的可能。利比亞官員說,這架班機的乘員(含機組人員)中,只有廿二名為利比亞人,其餘皆為外國人,但他們未做進一步說明。  去年六月卅日,葉門航空公司一架空中巴士A三一○─三○○型客機於飛往印度洋西部島國科摩羅首都莫羅尼途中,因天候惡劣墜毀於科摩羅群島附近海域,機上一五三人只有一名十四歲少女奇蹟生還,其餘全罹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