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皇家寺院的搜尋結果,共06

  • 皇城文脈之大清第一「避暑山莊」

    皇城文脈之大清第一「避暑山莊」

    長寧寺,建于後金天聰年間,初名御花園,位於今瀋陽皇姑區境內。這裡地處瀋陽的北郊,樹木蔥郁,環境幽雅,是一座藏傳佛教的皇家寺院,也是皇家避暑休假的勝地。 在創業建基的大清初期,這裡是殿宇巍峨、古樹參天、護軍林立的皇家殿堂,呈現出一種皇家氣魄,很多檔、詔書起於此地。據史料記載,清太宗皇太極曾在此處下一詔書以警下屬及後人厲行節約、以絕荒度的事件。在皇太極時代,因為當時的疸症十分猖獗,但又沒有有效的方法治療,為了躲避痘症,皇太極一到夏天就帶著後妃和阿哥們到御花園裡來,既避暑又避痘。 清廷入關後,這裡歸留守的內務府管理。順治十三年(1656),御賜這座美麗的花園改名為長寧寺。寺院山門坐北朝南三楹,門前立旗杆兩根,寺內門旁兩棵古松參天,從山門到正殿間一條石徑相連,路邊有康熙二十六年(1687)設的玉龍馱碑一座,上由滿、漢、蒙古三種文字寫成,記載著相關內容。寺內有東西配殿各三楹,東配殿內藏經書一百一十部,西配殿旁掛大鐘一尊,高約五尺,每逢初一、十五寺內清晨撞鐘,聲傳十餘裡。正殿三楹,青磚黃瓦,簷下高懸乾隆皇帝禦書「一心為宗」橫匾一面。正殿當中立一香案供奉「聖宗佛」一尊和長壽佛、三象長壽佛、八方菩薩、白度母、藥王佛、無量四尺紙佛、綠豆銅佛、三世銅佛、宗喀巴木制佛像、釋迦銅像。牆上畫滿佛家壁畫佛像,殿內有太宗皇帝用過的寶座1個,弓箭1副(一弓三箭);清太宗皇后用過的肩幡5件及親手制的簡幡2條,歡幔1件、龍冠1頂、龍袍1件、大小蟒緞褥5個,蟒靠背3個及乾隆四十五年製造的小銅佛塔8座,銅色小木塔、大木塔各1座,銀色小木塔1座,嘉慶年間禦制詩文1軸,殿內共藏佛像710尊及1座純金寶塔,正殿西側設客房1間,供香客遊人暫居。西側1座連院,其中有僧房若干間,是供本寺喇嘛休息處。還有經樓1座,是本寺喇嘛念經拜佛之地,全寺院內有殿堂兵房等屋宇47間,喇嘛多至27人。 在盛京,長寧寺屬於皇家廟宇,所以歷代皇帝東巡都要到長寧寺禮佛。清朝初至中期皇帝東巡多次拜謁祭祀於長寧寺,於是寺內留下許多碑文匾額及詩賦。乾隆三十一年(1766),乾隆帝東巡至長寧寺留下碑文: 盛京長寧寺佛像先是我皇祖太宗文皇帝嘗致禮焉,尋命恩噶王羅輔臧德爾登、各隆喇嘛即寢園之旁,庀材結宇移像於其中,我皇孝世祖仁皇帝因于其南更營為寺昌之今名以其地近弓劍之藏故殿堂之設金碧之輝、匪徒為觀美也,朕曩巡舊邦惟列聖雨風之鄉,經營之跡無小無大鹹足永視後人即此寺立我皇考仁考之恩,亦於是乎宜有記碑寺久而傅故考,其所有自始而辭諸石。 乾隆皇帝又用詩詞對長寧寺加以讚頌,詩中唱道:「蘭若靜朝暉,苔侵碑篆古,冷冷水到階,落落松當戶,龍鱗儼欲張,虯技自撐住,譙邑多古跡,愛此琳宮宇,依稀梵唄聲,仿佛天花雨,意香參即離,靜室坐久許,適然獲長寧,頓忘安心所。」由帝王詩詞中可見長寧寺是何等幽邃靜閑,否則怎會引起帝王的騷情文瀾呢! 嘉慶皇帝也有詩句寫于黃絹中,詩中唱道:「寺額長寧開世祖,花宮昔日御花園,旛幡巍煥寶蓮坐,冠服瞻依奕葉孫,博頻寬衣豈可效,櫛風沐雨感貽存,臥碑垂訓昭悠久,萬世遵循大本敦。」這裡又道出嘉慶皇帝對長寧寺的頌揚之聲,如果說乾隆皇帝的詩詞是描寫長寧寺外景的幽美的話,那麼嘉慶皇帝卻著重于長寧寺寺宇內的描繪。雖不是一個時代,卻對長寧寺的內在與外表,都描寫得生動微妙,令後人叫絕。 皇帝東巡以外,每年農曆四月初一,長寧寺都要大擺筵席,宴請本城的顯貴們。每年農曆六月,長寧寺還要把存放在這裡的皇太極的衣物寢具拿出來晾曬,俗稱「曬龍衣」。農曆七月十五日是鬼節,盛京城內的各廟喇嘛都要齊聚長寧寺念經拜佛,同時舉行廟會。 長寧寺還有一項民俗活動,就是「跳牆」。在瀋陽民間,誰家生下孩子後,不論男女都要在腦後留一縷頭髮,據說這樣可以避邪。等孩子長到6歲的時候,家長便把孩子帶到長寧寺,送上香火錢,請專職的剃頭喇嘛剃頭。 有清一代,長寧寺備受尊崇,但清末遭遇日俄戰爭浩劫,先後被沙俄、日本軍隊洗劫,參天古樹及窗櫺門板亦被當柴燒。金佛經書、匾額等亦被掠毀損。民國期間,寺廟尚存,但寺內唯一的一座純金寶塔,被寺內喇嘛送到首飾店化成金元寶就地私分。寺內文物佛像遣散各處。新中國成立後,長寧寺的大喇嘛曾進北京雍和宮,後曾任雍和宮住持喇嘛。可見,長寧寺的宗教地位一直很高,與北京雍和宮僅次於北京皇寺一樣,長寧寺的地位僅次於盛京皇寺。再後來,寺廟動遷建房,山門被毀,寺地被占。據傳,原址地下還有一塊清代石碑,若能使石碑早見天日,會提供有價值的歷史資料。 石爛松枯,鬥轉星移。曾經草木葳蕤的皇家殿堂,而今灰飛煙滅,時間抹去了一切痕跡,唯有這段歷史永不能磨滅。

  • 帝王加持-廣德寺皇家禪林自古有名

    帝王加持-廣德寺皇家禪林自古有名

     建立於唐朝的廣德寺因為曾受到唐、宋、明帝王的敕封,而被譽為皇家禪林,尤其在明代達到極盛,僧人有上千名,當時雲南、四川、貴州的寺院都屬廣德寺管轄,勢力非常龐大,因此還被稱為「西來第一禪林」。  宗教局長指出,廣德寺的開山始祖是克幽禪師,他乃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當他圓寂後,信徒在他圓寂的池子中找到了寫著「觀音大士」的骨頭,因此確立遂寧是觀音菩薩道場的地位。此外,宋真宗還賜給廣德寺一枚「觀音珠寶印」,明確的點出該寺院和觀音菩薩的連結。  歷代帝王的題詞、尊貴的玉璽、緬甸來的玉佛、獨特的碑文,展現廣德寺在歷史上的重要性。儘管寺院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建,目前喪失了一些古意,但關於觀音的傳說,讓每年的觀音生日都聚滿了信眾在此祈福。

  • 宋代皇家寺院

     大相國寺,相傳為戰國時期魏公子信陵君的故宅。北齊天保六年(西元555年)始建寺院,原稱建國寺。唐延和元年,唐睿宗李旦為紀念他由相王即位當皇帝,遂欽賜建國寺更名為相國寺,並親筆書寫了「大相國寺」的匾額。  北宋時期,大相國寺已深得皇家尊崇,成為歷史上第一座「為國開堂」的「皇家寺院」。全寺占地500餘畝,養僧千餘人,四海高僧雲集於此。寺院主持由皇帝冊封,皇帝平日巡幸、祈禱乃至進士題名也在此舉行。大相國寺成為皇室進行佛事、慶典活動的重要場所。  每逢海外僧侶來華,皇帝多詔令大相國寺接待。四方使節抵汴,必定入寺巡禮觀光。日僧成尋率弟子前來巡拜,日本佛教界出於對大相國寺的傾慕,在京都也設立了相國寺,承中土佛教之風。

  • 香港文匯報-大相國寺 佛樂千年不絕

     2010年清明節,宋代手抄密譜排練的曲目在河南省開封大相國寺之中演奏,被視為千年大相國寺佛樂的回歸。大相國寺的國樂,2007年列入大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大相國寺自寺院開山之際,便有佛樂的記載。至北宋年間,大相國寺佛樂名滿天下,乃至成為皇家佛樂,被用作國儀。佛樂隨寺院幾度沉浮,在千年後,依然被後世珍視,並在多方努力下,古音重續。  梵音迎客 歷朝代滄桑  大相國寺佛樂自唐代已有記載,至北宋年間,寺院受皇家尊崇,大相國寺佛樂也因此發展至鼎盛。據記載,當時每逢大型慶典,寺院主持會向各個寺院發出邀請,800名樂僧心懷虔誠,聚集在一起協同演奏,笙管齊鳴,從清晨到日暮綿延幾日餘音繞樑。而在元宵節、端午節等民間節日裡,寺院樂僧也會演奏梵樂,普天同慶。  在皇室的支持下,寺院有龐大的樂僧團,並修建了演奏佛樂的專門場所「維摩院」,並在大殿前修建專供香客欣賞佛樂的「樂棚」。為配合皇室禮儀的需要,佛樂團所演奏的佛樂,也因此更加高超與莊嚴。以佛樂迎四海香客,千年前,這裡已是氣勢恢弘、天下無雙。  歲月流轉、王朝興替,寺院與佛樂也伴隨著走過一路滄桑。明崇禎年間,大相國寺在一次人為的黃河決口中被大水淹沒。清代兩次由皇帝下詔重修,乾隆帝欽賜匾額,佛樂也重現繁華。至1927年,馮玉祥主豫,廢寺逐僧,致使佛毀僧散樂譜盡失。大相國寺佛樂在其後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靜止,一度瀕臨失傳。  (文轉B9版)

  • 西安之美-大慈恩寺 玄奘法師宏揚佛法

    大慈恩寺的首任上座住持就是由印度取經回來的「玄奘法師」出任,法師在此翻譯佛經十餘年,使大慈恩寺成為四大譯經坊之一。 大慈恩寺是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六月,太子李治為了追報亡母「長孫皇后」的養育之恩,在長安城東南的晉昌坊、名勝曲江池西北邊、隋代「靜覺寺」遺址上,營建的大型寺院,是一座典型的皇家寺院;落成之時,建有房舍一千八百九十七間,可見其規模之宏偉。 香火鼎盛 媲美印度那爛陀寺 根據記載,玄奘法師入寺時,唐太宗舉行了盛大的儀式,安排了一千五百多輛軒車、二百多幅刺繡佛像、五百多幅以金線刺繡的經幡;送行的高僧,分乘五百輛莊嚴寶車送玄奘法師入寺。此後,大慈恩寺成為唐代長安的四大譯經坊之一。 玄奘法師主持大慈恩寺時,寺院香火鼎盛,法師翻譯佛經之餘,「每日齋訖、黃昏二時講新經論,及諸州聽學僧等恆來決疑請義」。佛學研究風氣,可與印度的佛教最高學府-「那爛陀寺」媲美。 大慈恩寺也是漢傳佛教「法相宗」的發源地,是法相宗的祖庭所在。這個宗派是玄奘法師與弟子窺基法師,依據印度「大乘瑜伽唯識學說」所創立。因為剖析一切事物(法)的相對真實(相)和絕對真實(性),所以稱為「法相宗」;也因為強調「沒有心外獨立之境」,所以稱為「唯識宗」。 唐高宗永徽三年,玄奘法師為了存放他從天竺帶回來的梵文佛經以及佛像,打算修建一座石塔,但是唐高宗考慮工程浩大,恐怕難以速成,命他改為磚塔;於是六十高齡的玄奘法師親自設計、監工,建成磚表土心、高180尺的四面五層佛塔,也就是今天廣為人知的「大雁塔」。 唐朝法門寺 出土佛陀指骨舍利 最初的大雁塔是西域式佛塔,武后長安年間,武則天與王公們佈施金錢,改建為七層的中國式佛塔;後來又經過玄宗天寶年間、後唐明宗長興年間幾次整修,才變成今天我們所見到的形狀。這座塔與大慈恩寺,已經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了。 自從在法門寺發現了地宮中供奉的佛陀指骨舍利之後,這座一千七百多年歷史的古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1981年,法門寺真身寶塔年久失修倒塌,意外發現了建在寶塔底下的地宮。1987年,正式展開考古發掘,出土了佛指骨舍利及一大批唐朝稀世珍寶。此一發現轟動國內、外,被認為是繼中國秦朝兵馬俑坑之後的又一重大考古發現。 法門寺初建於北魏,全盛於唐朝;從貞觀年間起,唐朝政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對法門寺進行擴建、重修,規模愈來愈龐大,最後形成了擁有二十四個寺院、僧眾五千多人的「九經十二部總傳道場」。 (文轉B5版)

  • 大慈恩寺 玄奘法師宏揚佛法

    (文接B4版) 當時法門寺住持由皇帝任命,寺院裡小乘、大乘各宗兼弘,顯教、密教圓融;法門寺是唐朝規模最大的皇家寺院,也是大唐佛教文化中心。貞觀五年,唐太宗第一次開塔迎佛骨入長安,掀起了皈依熱潮。此後,唐高宗、武則天、唐肅宗、唐德宗都曾經迎佛骨。 唐憲宗元和十四年再次迎佛骨,當時「百姓有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極其勞民傷財;刑部侍郎韓愈上奏勸諫,結果憲宗大怒,韓愈「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被貶到廣東去寫祭鱷魚文。 迎佛骨古俗 供奉唐珍貴寶物 唐懿宗時第七次迎佛骨,當年懿宗逝世,次年爆發黃巢之亂;年底,僖宗將佛骨送回法門寺。唐朝皇帝七次迎佛骨,每一次將真身舍利送返法門寺地宮,皇帝、皇后、王公貴族及士庶供奉的大量金銀器、琉璃器、絲織品、法器……等,也一起送入地宮供養。第七次將佛骨送回地宮之後,佛指舍利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地宮所藏供養器物也成了千古之謎。 唐代之後,政治、經濟重心東移,長安再也不是首都,法門寺地位今非昔比,真身舍利和大批珍寶逐漸被世人遺忘,同時也奇蹟似的沒有被盜掘。 1987年4月,封閉一千多年的神秘地宮之門打開,從地宮發掘了四枚佛指骨舍利,其中三枚是仿製品。一枚置於嘉陵頻伽紋壺門座銀棺中、一枚置於雙鳳寶蓋紋銀棺中,還有一枚置於唐懿宗供奉的套裝八重寶函中。但是真正的佛指骨真身舍利卻在最後一進地宮牆腳壁洞裡面發現,秘藏在一個普通的鐵函裡。 1988年11月9日,法門寺開放民眾參觀。地宮裡安放著佛祖真身舍利,供信眾朝拜。寺院西側新建了法門寺博物館,展示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唐朝珍寶。 唐朝時,長安少陵原、神禾原畔由東向西有興教寺、興國寺、華嚴寺、牛頭寺、雲棲寺、禪定寺、弘福寺、觀音寺等八座著名的寺院,合稱「樊川八大寺」。 唐朝興教寺 玄奘法師長眠之地 順著少陵原而建的「興教寺」,正是樊川八大寺院之首,這裡也是玄奘法師的長眠之地。玄奘法師圓寂之後初葬於「白鹿原」,唐高宗總章二年遷葬樊川風棲原,並且修建了五層靈塔,塔為方形五層磚結構,高約21公尺,是早期樓閣式塔的典型作品。次年因塔建寺,唐肅宗題「興教」二字,從此取名興教寺。玄奘法師靈塔兩側還有它的弟子窺基、圓測的兩座靈塔,這兩座塔都是方形三層塔,高7公尺左右。 興教寺坐北朝南,門內鐘鼓兩樓夾道對峙、氣象莊嚴;可遠眺終南山,峰巒疊嶂、景色秀麗。今天的興教寺由殿閣、藏經樓和塔院三部分組成。大雄寶殿正對山門,殿內供奉明代銅佛像和緬甸贈送的白玉石刻彌勒佛像各一尊,還有彩色宗教故事的壁畫。殿後是講經堂。藏經樓在東跨院,一層陳列玄奘大師的畫像和書畫,樓上珍藏《藏經》、《大藏經》等數千冊經書及用巴利文書寫的《貝葉經》殘片。西跨院又稱慈恩塔院,就是玄奘及其弟子圓測和窺基遺骨安葬之地。 興教寺自建成至今已經一千六百多年,期間幾度枯榮,歷盡滄桑。1983年,興教寺被定為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