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皇道派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苦難輝煌中狂飆國共抗戰之歌

     編者按20世紀,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蘇聯與共產國際、日本昭和軍閥集團這4大力量,在中國大地的舞台上激烈碰撞,錯綜複雜。上下兩冊共810頁《苦難輝煌》對此進行全景式剖析,是中共高層智囊金一南少將歷時15年力作,秋水堂書局出版。本書作者金一南將軍,大陸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兼職教授,同時也是《學習時報》的專欄作家和中國廣播電台《一南軍事論壇》的主持人。 \n 沒有想到宣布名單時,步兵科第九期第一名竟然是中國留學生蔣方震,天皇的賜刀被中國人拿走了! \n 1935年8月,相澤三郎中佐刺殺永田鐵山少將的行動,在日本軍界引起強烈震動。永田鐵山作為「三羽烏」的頭號人物,「一夕會」骨幹、統制派中堅,其作用與影響遠遠超過他的軍銜。 \n 皇道派將領、永田鐵山「一夕會」的同伴、陸軍省同事、給相澤引路的山岡重厚稱,殺死永田是為了反腐敗。山岡稱自己出任軍務局長時,從來不參加派閥政客的聚餐會,就是有木戶侯爵、近衛公爵那樣高名望人物參加的邀請,也不去參加。他說:「有事的話到陸軍省來好了。自己不是文官是軍人,不到那裡去。」他認為這種聚會是華族以及內務和大藏省官僚們的聚會,「現在政黨的力量處於不得勢之際,利用這個機會把軍部的有勢力者拉到一起引為同夥,利用軍部力量,以圖使年輕的官僚得到政治上的發。」 \n 皇道派遭重大打擊 \n 但永田鐵山去參加了。而且在他任軍務局長以前就多次去過。對政治表現出過分的熱心。所以山岡認為,永田鐵山「身為軍人竟加入了營私舞弊的政治團體,玷汙了軍譽」,導致他幫助相澤三郎將永田殺掉。 \n 山岡重厚不願說出來的原因,是皇道派將領與統制派將領互相清除的鬥爭都為了奪取日本軍部的策權。 \n 1934年則是皇道派遭受重大打擊的日子。這年1月,荒木貞夫大將「因感冒引起肺炎」被迫辭去陸相;真崎甚三郎大將由參謀次長轉教育總監;山岡重厚少將由軍務局長調為整備局長。皇道派3員大將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挫折。 \n 與此同時,統制派核心人物永田鐵山少將出任陸軍省最重要的軍務局長。 \n 1935年8月,皇道派也作出報復:用相澤之刀斷了統制派首腦永田鐵山。 \n 中國人拿走前三名 \n 說到荒木貞夫和真崎甚三郎這兩位皇道派的大將,不得不提一段插曲。荒木和真崎兩人都是1906年畢業於士官學校。在日本士官學校中,以步兵科最為重要。按照慣例,士官生畢業之時,該年步兵科畢業生成績第一名者,能夠得天皇賜予的軍刀。這是所有日本軍人夢寐以求的榮譽。此榮譽者,在日本軍界毫無疑問是前途無量的。荒木和真崎所在的步兵科第九期有日本學生300餘名,中國留學生4人,還有泰國等國留學生若干名。沒有想到宣布名單時,步兵科第九期第一名竟然是中國留學生蔣方震,天皇的賜刀被中國人拿走了! \n 當時主持畢業儀式的皇親國戚伏見宮親王,也自感十分難受,十分尷尬,只好悶著頭繼續往下念名單。結果又出現第二個沒想到:第二名還是中國人,名叫蔡鍔。 \n 這下全場開始騷動了,日本士官生們紛紛感到面子上實在難以忍受。於是公布名單的程式暫時中止,因為名單上第三名還是中國人張孝淮!惶恐之中的伏見宮親王覺得,照這樣下去難以向天皇作出交代,需要趕緊取緊急措施。已經宣布的難以更改,好在暫未宣布的名單上做文章:一是把名列第四的日本學生調為第三,但還不夠,因為張孝淮退到第四日本人面子仍然不好看;於是再調:把第五名的日本學生調為第四,這樣前四名中就有兩名日本人,上對天皇下對日本畢業生都可以交代了。 \n 中國留學生張孝淮就這樣,在暗箱操作中被從第三擠到了第五。 \n 名列第一的中國留學生蔣方震,就是後來民國陸軍大學校長、著名軍事家蔣百里。 \n 名列第二的中國留學生蔡鍔,辛亥革命後袁世凱稱帝,蔡鍔首先從雲南起兵反袁。 \n 四名中國留學生中唯一沒有獎的是許崇智,雖然據說聰明過人、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但不願努力,成績一般,最後也成為了孫中山麾下的粵軍名將。 \n 從第四名擠進第三名的日本學生,就是後來的日本陸軍大將、陸相荒木貞夫。 \n 從第五名擠進第四名的日本學生,則是後來的日本陸軍大將、台灣總督、參謀次長真崎甚三郎。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