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盧仝的搜尋結果,共03

  • 盧凱彤家人悲痛聲明:她選擇了離開 「希望記得她的勇敢」

    盧凱彤家人悲痛聲明:她選擇了離開 「希望記得她的勇敢」

    香港創作歌手盧凱彤今(5日)墜樓身亡,享年32歲,震驚娛樂圈,好友和粉絲都無法接受,稍早經紀公司發出哀悼聲明,而盧凱彤家人隨後也悲痛發聲,「今天她選擇了離開,我們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平安。」 \n \n盧凱彤所屬香港環球唱片沉痛證實噩耗,「香港環球唱片旗下歌手盧凱彤於8月5日離世,本公司仝人同感哀悼,對此深表惋惜和沉痛。我們向盧凱彤的家屬朋友致以深切慰問,請給予他們一點空間,感謝各界關心。我們將永遠懷念她。」 \n \n盧凱彤家人也透過她的臉書發聲,「盧凱彤是我們極疼愛的阿妹。過去幾年,她一直在打一場很艱難的仗,面對情緒病、躁鬱症的困擾。我們一直陪伴在她身邊,希望給她支持和力量。今天她選擇了離開,我們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得到平安」,並希望大家記得盧凱彤的勇敢,呼籲受情緒病煎熬的朋友,「要勇於面對,讓你身邊的人知道你的困難,讓別人幫助你。」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你知道嗎?隋唐時期抹茶是食用而非飲用

    你知道嗎?隋唐時期抹茶是食用而非飲用

    抹茶古時稱作末茶,起源於中國隋唐。將春天茶葉的嫩葉,用蒸汽殺青後,做成餅茶(團茶)保存。食用前放在火上再次烘焙乾燥,用天然石磨碾磨成粉末。唐代詩人盧仝有詩云:「碧雲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這就很形象地說明「抹茶」之「抹」是粉末,沖在碗裡的茶不是湯水,是凝面;抹茶是用來吃的,不是喝的。 \n進一步翻看,可「漲知識」了:抹茶的原料是一種沒有經過揉捻的小茶片,它的製作有兩個關鍵詞「覆蓋」和「蒸青」。春茶在採摘前20天必須搭設棚架,覆蓋蘆葦簾子和稻草簾子,遮光率要達到98%以上。日本學者竹井瑤子道:「覆蓋遮陰改變了光照強度、光質、溫度等環境因素,因而影響到茶葉香氣品質的形成。露天茶不含B-檀香醇,除低級脂肪族化合物的含量較高外,其他香氣成分的含量明顯低於遮陰茶。」 \n抹茶應是茶的另一秘境,通過覆蓋、蒸青、焙乾、磨粉、溫碗、調膏、點茶,最終把茶獨特而深沉的香氣全激發出來。據說盧仝的詩句讚美的是一級抹茶:顏色翠綠,泡沫濃厚,想想都要醉。人是何等的貪婪?要把茶釀就的蛋白質、食物纖維、茶多酚、維生素ABCD、鈣鐵鈉等全吸收了才過癮。而不管是抹茶還是葉茶,早已深入到人間的日常生活中,因而茶的後成長階段都是依從了人的力量。 \n茶是什麼時候走進了人類生活的呢?陸羽《茶經》云:「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而後,到了西漢初期,蒙頂山甘露寺普慧禪師開始人工種植茶樹。採其嫩葉,晾、炒,去其青澀;揉、搓,激其香氣。人們喝茶、吃茶成風,茶不僅僅可以生津止渴,祛病除疼,還帶給了人們心靈的治愈和精神的豐悅,有關茶的文化應運而生。從神農氏開始,就注定了茶的相容並蓄風格。 \n沈復夫人陳芸被林語堂稱為「中國文學中最可愛的女人」,沈復的《浮生六記》有一段文字記述了她的可愛:「夏月荷花初開時,晚含而曉放,芸用小紗囊撮條葉少許,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韻尤絕。」深秋時節,桂花飄香,桂花花瓣太小,一片茶葉都放不進去,但可以採下初開之桂花,置之於乾凈的盤子上、鋪開,於通風處放半天,然後把它們放進茶葉裡。泡出的茶一樣「香韻尤絕」,很美!如同那抹茶般的清雅。

  • 茶亦有道乎?

    七碗茶 \n九世紀初的唐代詩人盧仝,自號玉川子,寫過一首詩《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詩題不怎麼吸引人,不過是說動筆寫詩,感謝姓孟的諫議大夫寄了新茶來。可是,其中有幾句,倒是膾炙人口:「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勻勻清風生。」 \n這就是一般通稱「七碗茶」,不但古人詩詞常引做典故,現代更是普遍。在台灣,甚至有家連鎖快餐店以此作招牌,還把餐館的詩句製成布招,招徠顧客。有趣的是,快餐店不賣大碗茶,賣大碗麵,大概是希望顧客連吃七碗吧。人人都引「七碗茶」的後果,是一般人以為盧仝的詩題就是「七碗茶」,而全詩就是寫的連喝七碗茶,快活似神仙。 \n其實,這一段只是全詩的中間部分,固然生動活潑,並不能代表全詩的蘊意。全詩共三段,波折起伏,相當精彩,不但說了喝茶的樂趣,也反映詩人的人道關懷。 \n第一段寫詩人白天睡大覺,突然有人叫門把他吵醒,卻是孟諫議寄來的新茶。這就使得詩人聯想翩躚,想到驚蟄以後茶民入山採茶,上貢朝廷。「天子須賞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多麼大的威勢!這樣採下的嫩芽,當然是上好的茶葉,居然自己也得到饋贈,便高高興興煎來吃。 \n第二段寫的是連喝七碗的情景,簡直是飄飄欲仙了。可就在登仙羽化之際,詩人筆鋒一轉,在結尾一段問道:「安得知,百萬億蒼生,墮在顛崖受辛苦!便為諫議問蒼生,到頭合得蘇息否?」 \n這個轉折,使飄飄然的自我陶醉,回到了人間,想到億萬勞動的老百姓,為了採茶而在顛崖受辛苦。還盼望諫議大夫能有行動,使百姓得以蘇息。讀來不禁令人想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充滿了同情與愛心。毛姆有本小說,叫《茶與同情》,當然與盧仝無關,卻很貼切地形容了的詩。 \n西山碧螺春 \n在蘇州的南郊,過了木瀆鎮,就是煙波浩渺的太湖。東邊有半島延伸入湖,是洞庭東山;西邊遙遙相對的是個大島,即洞庭西山;其間還有一個小島,叫三山。一般總稱洞庭山,最有名的就春天旁的「碧螺春」茶,秋天旁的「洞庭紅」橘子。 \n凌濛初的《拍案驚奇》卷一,形容「洞庭紅」價廉物美,比福橘便宜,而另有風味。因此,這項特產至少在明末已經聞名遐邇了。「碧螺春」一名出現較晚,據說是康熙皇帝取的名,因為嫌土名「嚇煞人香」太俗氣,便想了個高雅的稱呼。現在已成為舉世聞名的高檔品牌了,各地效顰者不少,但最好的還是出在洞庭東山與西山。 \n我在清明前一日,和朋友到西山去賣茶。在鳳凰村一戶茶農家裡,看碧螺春炒製的經過,讓我大有啟發,想起了劉禹錫當蘇州刺史時(公元八三二~八三四)到西山試茶,寫的《西山蘭若試茶歌》;「山僧後簷茶數叢,春來映竹抽新茸。莞然為客振衣起,自傍芳叢摘鷹嘴。斯須炒成滿室香,便酌砌下金沙水。驟雨松風入鼎來,白雲滿碗花徘徊。悠揚噴鼻宿酲散,清峭切骨煩襟開……。」 \n我們看到剛採下的茶芽,嫩綠纖幼,真如鷹嘴雀舌一般。茶農就像劉禹錫見到的山僧,滿面笑容,說要炒茶給我們看,炒碧螺春的方法,是一個小炒焙,另一人添柴草管灶。茶農夫婦兩人頗有默契,隔著一面灶壁,炒起清明前一日的新芽。大約十五分鐘左右,經過翻炒,搓揉,碧螺春就製作完畢,滿室芳香。隨即在杯中沖上熱水,再投茶其中,就看到蜷曲的茶芽逐漸展開,還有雲霧一般的白色茸毛在杯中浮沉上下。輕啜一口,真是悠揚噴鼻,清峭切骨。 \n劉禹錫過訪的西山蘭若,應當是西山的水月禪院。題作陳繼儒的《太平清話》說:「洞庭小青山塢出茶,唐宋人貢,下有水月寺,即貢茶院也。」在唐宋期間,這種貢茶稱水月茶或小青茶,也就是「嚇煞人香」茶的前身,若是不管名稱,只讀實質,則劉禹錫在西山試的茶,就是碧螺春。(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