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盧安達大屠殺的搜尋結果,共10

  • 終結盧安達大屠殺 強人卡加梅17年統治將續寫

    終結盧安達大屠殺 強人卡加梅17年統治將續寫

    據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報導,當年帶兵終結盧安達大屠殺(Rwandan genocide)、執掌國政已17年的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再次於近日的新一屆大選中,以橫掃的方式取得98%得票當選第三任期,這也意謂著卡加梅將成為,繼辛巴威的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和甘比亞的賈梅(Yahya Jammeh)之後,非洲另一位長年執政的「民選總統」。根據盧安達2015年修憲的結果,卡加梅不僅能繼續擔任總統,只要持續選上,就能繼續掌權至2034年為止,屆時他已經是77歲的老人了。 \n \n現年59歲的卡加梅,出生於盧安達南部一個圖西人(Tutsis)家庭,幼年因盧安達爆發嚴重革命和種族內鬥,隨家庭逃往鄰國烏干達(Uganda)避禍。在烏干達成為一名高階軍官,追隨前強人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Kaguta Museveni),並加入「盧安達愛國陣線」(Front Patriotique Rwandais),於1990年率軍從烏干達攻入盧安達,成為該國實質統治者,但卻在4年後因總統遇刺身亡,引發造成數十萬名圖西族遭胡圖族(Hutus)極端分子殺害的悲劇,史稱「盧安達大屠殺」,而此時已為軍方領袖的卡加梅,再次發動內戰來終結這場悲劇。 \n \n雖然是名軍人,但卡加梅從2000年當上盧安達總統後,大力推動國家發展計畫,要讓飽受內戰和屠殺衝擊的盧安達,能在2020年以前轉變成一個中等收入國家。仿效南韓和新加坡發展模式,主要指標是對於衛生保健和教育大力發展,讓盧安達的經濟成長多年來有7%的狀態。但卡加梅仍受到不少批評,包含國內反對黨指責他濫權、操弄選舉、鄰居剛果更指責他支持叛軍,可這些批評,似乎仍無法撼動他在盧安達的勢力,會不會真的像穆加比一樣掌權這麼多年,就看卡加梅自己的智慧了。 \n

  • 總統帶頭放下族群仇恨 打造非洲新加坡

    總統帶頭放下族群仇恨 打造非洲新加坡

    盧安達,是個距離台灣逾一萬公里遠的東非小國,在世界歷史上最出名的,就是寫下非洲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種族屠殺紀錄:1994年,短短100天內,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約80萬人死於殺戮。內戰重挫當地經濟,當時一度被聯合國評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n現在,它卻在全球經濟與政治領域,接連創造令人驚嘆的世界第一紀錄:連續14年GDP年成長率達8%,不僅全非洲無人能敵,更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它還是全球國會女性議員比率最高的國家,性別平權遠勝瑞士、丹麥、德國。 \n盧安達,離我們很遠嗎?其實,你走進好市多、坐進星巴克,都可以品嘗到盧安達最大出口農產品咖啡的香醇滋味。 \n世人能輕易接觸盧安達咖啡,背後最大推手,就是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他在2006年親自赴美國見好市多執行長,成功把盧安達咖啡推銷到好市多的貨架上,同年也打入星巴克。 \n從2000年上任至今的卡加梅,是目前全球各國在位最久的總統,他誓言將盧安達打造成「非洲的新加坡」,鼓勵創業與保護投資者等政策改革,政府清廉指數拿下東非第一。 \n身為在大屠殺中險遭滅族的圖西族後裔,卡加梅卻沒讓仇恨拖垮經濟,反而強勢將其扭轉成前進的動力,他如何做到? \n悲慘身世變前進動能 \n這裡曾屍橫遍野,如今馬路比台北平 \n從盧安達首都基加利機場驅車前往飯店,沿途柏油路寬廣筆直,路況比在台北市開車還平穩,丘陵地形綠意盎然,地上看不到任何一張紙屑,真有幾分新加坡花園城市的氛圍。眼前的畫面,很難與出國採訪前,在網路上讀到的一篇篇血腥歷史連結。 \n「22年前,整個城市、國家屍橫遍野,屍體當街被野狗吃掉,這是當時的景象,」卡加梅接受專訪時,如此形容當時街道上的慘況。 \n盧安達政府致力維護環境治安,在經濟體制上選擇以新創事業做為經濟發展主軸,是整個非洲最投入資訊科技的國家。在這裡,如果你沒錢,可以用臉書、Google出資提供的免費網路計畫上網;而這裡的網路費用,在政府的推動之下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 \n這些措施,源於補救大屠殺的遺毒:中產階級消失。戰後政府鼓勵生育,現在,盧安達有8成人口,年齡分布於25歲以下,這些生力軍是盧安達創業的來源,因為他們面臨畢業就是失業的壓力。 \n「只有2%的大學畢業生能順利就業,根本沒有工作,你必須自己創造,」教育機構Academic Bridge創辦人瑪甘格表示。 \n盧安達年均收入只有700美元,僅約台灣的三十分之一,我們訪問了六家盧安達新創公司負責人,每個年紀都不到30歲,年營收不過新台幣數百萬元,新創事業從公車悠遊卡、系統整合軟體到能源轉換技術都有,雖然創業技術或程度比不上台灣,但對這個走過歷史悲劇的國家來說,每一步都領先非洲各國。 \n「我們不想再回到過去,」這是訪談期間,幾乎每個盧安達人都說過的一句話。那段血淋淋的歷史,是這個國家所有人眼中的危機,也是轉機。 \n全民總動員,讓盧安達的經濟成長速度居全非之首,這個小國更逐漸成為非洲的經濟要角。「因為盧安達的過去,因此我們有壓力去改變這一切,雖然太沉重,但這也是非常有用的,迫使我們行動。」卡加梅說。 \n【 更多報導 】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n

  • 血海孤島!百萬人慘遭屠殺 全世界竟默不作聲

    血海孤島!百萬人慘遭屠殺 全世界竟默不作聲

    《盧安達飯店》是一部由英國、南非、加拿大和義大利四國於2004年共同拍攝的電影。該片取材於發生在1994年的盧安達大屠殺,以此為背景由真人真事所改編,講述了一位盧安達胡圖族飯店經理保羅·路斯沙巴吉那在種族仇殺中設法挽救1268位圖西族難民的故事。首先從歷史上來看,胡圖族和圖西族的分裂是比利時殖民時期的產物。影片中有一幕是外國記者詢問兩個種族的不同之處,答案讓人大跌眼鏡。兩者在血統和文化上並沒有區別,最初是殖民者選出了一些膚色較白,鼻樑較高的人作為統治階層,接著導致了種族權力分裂的出現。到比利時殖民者撤出盧安達之後,這個隱患爆發,可以說是必然的。 \n盧安達國由胡圖族人、圖西族人及少數的圖瓦族人組成。1961年盧安達獨立時,由胡圖族執政掌權,圖西族的高層領導人流亡到烏干達,他們雖身在異國,卻一直千方百計想打回本國,推翻政權。1994年4月6日,當時的盧安達總統、胡圖族人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因飛機失事而命喪黃泉。一些蠢蠢欲動的陰謀者就以圖西族暗殺總統為由,煽動胡圖族人,試圖以大屠殺的方式奪取盧安達政權。他們組織游擊隊,購買並分發槍械和砍刀,透過有力的宣傳機制使所有胡圖族人相信,圖西族人都是他們的死敵。 \n你無法想像,這是現代文明的20世紀末;你無法想像,一整個國家,法律、道德、秩序、人性完全喪失殆盡;你無法想像,一百天的時間裡,100萬人慘遭屠殺;你不能想像,面對這一慘劇,全世界竟然默不作聲。令人感到更諷刺的是,大屠殺發生後並沒有馬上引起世界的廣泛關注,直到2004年,電影《盧安達飯店》上映後,人們才意識到十年前發生的「衝突」曾有多麼嚴重。這次屠殺的被害者大多數是圖西族人,不僅如此,胡圖族屠殺者對主張民族和解的本民族同胞同樣濫殺。胡圖族人的流動團伙以集體攻擊的方式製造了這場大恐怖。圖西人不僅被殺害,而且被集體強姦,被傷殘、被折磨。 \n很快,盧安達這個綠色的小國屍橫遍野。圖西人前去尋求庇護的教堂也成了開敞的公共墓地,大屠殺的規模和其慘烈程度遠遠超過了人們可以理解的範圍。在1994年4月至7月的這次種族衝突中,共有近百萬人被害。這個數字相當於盧安達當時總人口的1/9,其中94%的受害者是圖西族人。此外,還有200萬人淪為難民。這也許是二戰結束以來,最純粹和慘烈的一次種族清洗事件。 \n在1994年之後的10年時間裡,世界各地的政客都曾前往盧安達表達對當初事件的懺悔,並發誓決不讓慘劇第二次發生,而在蘇丹、剛果等地,這種視生命如草芥的屠殺從來沒有停止過。歷史的傷痛仍在繼續,非洲大陸泥濘的和平之路還很遙遠。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曾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盧安達大屠殺1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指出,如​​果國際社會在1994年能及時派部隊前往盧安達制止種族衝突,盧安達大屠殺事件應該可以避免,這是各國永遠都不應忘記的教訓。

  • 盧安達大屠殺主謀 判刑30年

     盧安達國際戰犯法庭日前針對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主謀畢濟穆谷做出30年徒刑判決,但公訴人認為量刑太輕,應加重。 \n 南非新聞網站「時報即時消息」(Times LIVE)日前引述位於坦尚尼亞的盧安達國際戰犯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Rwanda,ICTR)法官梅隆(Theodor Meron)報導,畢濟穆谷(Augustin Bizimungu)獲判30年徒刑。當事人在場聆聽判決結果。 \n 1962年盧安達脫離比利時獨立,由胡圖族(Hutu)所領導的黨派主政。 \n 1994年4月6日,盧安達總統座機遭到攻擊墜毀,機上人員包括總統在內全部罹難。胡圖族懷疑是由圖西族(Tutsi)所領導的「盧安達愛國陣線」(Rwandan Patriotic Front,RPF)所為。當天深夜,身為胡圖族的畢濟穆谷指揮民兵,開始屠殺圖西族。 \n 隔天,畢濟穆谷發表激烈演說,煽動族人進行種族血洗行動。幾天後,他成為盧安達軍隊最高指揮官。隨後短短100天內,近100萬圖西族人遭到殺害,大約是當時全國人口的1/5。 \n 7月15日,RPF反攻成功終止大屠殺,並主政至今。目前盧國1200萬人口中,胡圖族占84%,圖西族占15%。 \n 現年62歲的畢濟穆谷曾於2011年上訴時表示,「當年高聲呼籲軍隊必須守紀律,尊重生命,可惜沒有成功」等語,但不被庭上所採信。 \n 報導指出,ICTR是專為審理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所設立的戰犯法庭,主要任務是釐清殘暴的大屠殺責任歸屬。現在它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 \n 其他曾經參與過大屠殺的平民百姓與某些官員,則在盧安達境內接受審判。1030702 \n

  • 盧安達大屠殺 難辭其咎 紀念會未邀法大使

    今年是盧安達大屠殺二十周年。盧安達政府認為法國必須為這場浩劫負部份責任,所以沒邀法國大使「傅烈石」參加紀念大會。 \n二十年前的四月開始,盧安達的「圖西人」和「胡圖人」相互廝殺,一共死了八十多萬人。盧安達政府正舉辦為期一周的紀念活動。 \n法國政府原來打算派法務部長出席。盧安達總統「卡嘎梅」稍早說,法國和比利時參與了屠殺的計畫也實際動手殺了不少人,這場災難,法、比兩國難辭其咎。 \n聽到「卡嘎梅」的說法以後,法國決定指派「傅烈石」出席,不讓法務部長去了。後來,「卡嘎梅」又通知「傅烈石」,他們不會邀請他。「傅烈石」說,沒獲邀,他很難過。

  • 盧安達大屠殺軍官 法國判重刑

     參與1994年盧安達毀滅性大屠殺的盧國前上尉軍官辛比肯瓦,日前被法國法院判刑25年。在大屠殺將於下個月屆滿20周年之際,此判決深具意義。 \n 南非新聞網站「新聞24」(news24)今天報導,55歲的盧安達(Rwanda)前情報局頭子辛比肯瓦(PascalSimbikangwa),在為期6周的審判過程裡,被指控籌畫大屠殺,導致近100萬無辜百姓枉死。 \n 盧安達1962年脫離比利時獨立,大約1200萬人口中,84%是胡杜族(Hutu),15%是圖西族(Tutsi)。 \n 1994年盧國爆發種族大屠殺。短短100天內,胡杜族殺害近百萬圖西族人。 \n 報導引述辛比肯瓦的律師艾普斯坦(Fabrice Epstein)表示,他將代表當事人繼續上訴,要求無罪釋放。而檢察官卻表示,25年刑期太輕,將上訴要求判決終生監禁。1030319 \n

  • 敘難民危機 直逼盧安達大屠殺

     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古特瑞斯今天表示,敘利亞內戰難民急遽增加,今年以來,每日平均有6000人成為難民,這是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難民危機。 \n 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說,敘利亞周邊國家黎巴嫩、土耳其、約旦、伊拉克、埃及和其他國家已有近180萬難民向聯合國登記,其中2/3是在今年逃離敘國。 \n 古特瑞斯說,黎巴嫩已接納逾60萬難民,伊拉克接納16萬難民,埃及9萬、土耳其和約旦共接納100萬難民。 \n 古特瑞斯說:「自近20年前的盧安達大屠殺以來,我們從未見過難民潮以如此駭人的速度增加。」 \n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對如何處理敘利亞危機意見分歧,高階官員呼籲安理會採取更強大行動,因應兩年內戰留下的後續效應。敘利亞內戰據信已造成多達10萬人死亡。 \n 聯合國人權事務助理秘書長席蒙諾維奇(Ivan Simonovic)在理事會會議上表示:「敘利亞現今的殺戮率極高,約達每月5000人,這顯示衝突已急遽惡化。」 \n 蒙諾維奇說:「現今的敘利亞,嚴重侵犯人權、戰爭罪行、違反人道罪成為律則。」1020717 \n

  • 盧安達健保大改革

     ■盧安達是出了名的非洲貧窮國家,不過大多數的窮人如今卻都能得到健康照顧與保險,這樣的成就不但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還促使哈佛大學特別在盧安達開設一門醫療教育課程。 \n ■Harvard is working with the Rwanda Ministry of Health to teach a course called Global Health Delivery. \n 1994年盧安達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這個非洲中部內陸國命運有夠悲慘,一場震驚全世界的種族大屠殺奪走逾50萬條人命,躲過浩劫的民眾性命同樣懸於旦夕,因國家幾無醫療服務可言。 \n 直到2005年,盧安達才開始重建其醫療體系,才短短幾年的時間就已獲致重大的成果,根據該國衛生部的資料,目前醫療照顧與保險服務的人口覆蓋率已超過9成,吸引全球各地的醫界領袖爭相到該國考察,就其成功轉型進行研究。 \n 如今,美國的一流學府哈佛大學也與盧安達的衛生部合作,在魯文卡瓦維(Rwinkwavu)部落開設一門全球健康照護傳遞(Global Health Delivery)的課程。 \n 「盧安達的的確確開始改變全球健康的面貌,」法瑪(Paul Farmer)博士說。法瑪是非政府組織健康夥伴(Partners in Health)的創辦人之一,也是哈佛大學醫學院全球健康和社會醫學系系主任兼哈佛非洲訪問學者團成員。 \n 今年2月非洲醫學界共30名的領袖齊聚在魯文卡瓦維訓練研究中心,與哈佛的訪問學者團針對資源貧乏健康照護傳遞所面臨的挑戰進行討論,當中有6名學員已受訓成為教官,將在往後的課程中擔任講師。 \n 在為期一周的課程中,學員與教授針對個案研究進行討論,並到盧安達各處進行實地訪問。由於學員全來自衛生保健業的工作人員,其中又以衛生部公務人員占大宗,因此可以立即將哈佛課程學以致用,對日常工作有相當大的助益。 \n 原本相關課程只開在哈佛美國的校區,修課的學生會針對國際醫療照顧服務傳遞面臨的困境進行個案研究討論。 \n 研討加入實際案例 \n 在盧安達,衛生保健的教授不但討論相同的個案研究,也會加入實際案例的探討,像是學員與教授實際向醫生、護士或是醫療保健工作人員進行訪談,詢問他們工作上所面臨的挑戰。 \n 「若要成為全球提供健康照顧服務的優秀國家,先觀察其他國家的經驗對學員來說有莫大的助益,」畢納瓦歐(Agnes Binagwaho)博士說。畢納瓦歐是盧安達的衛生部長,同時也是哈佛非洲課程的教學講師。 \n 由於看到在美國麻州校園外部開課的潛力,畢納瓦歐因此與健康夥伴組織合作,將哈佛課程引進到她的祖國。 \n 各國學員互相激盪 \n 她說:「我們希望學生可以來自全球各地,除了可以向教授請益外,學生彼此間也可以互相切磋,畢竟來自不同的國家,有很多可以做為借鏡的地方。」 \n 哈佛今年秋季還將增設一門全球健康傳遞的醫學碩士班課程,未來也計劃在盧安達提供類似的研究所課程。 \n 法瑪指出:「最重要的是,你需要有人實際從事醫療保健的傳遞,以解決問題,尤其是在非洲。因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到哈佛進修,因此我們有必要走出校園,將我們的師資與課程搬到有需要的地方。」 \n 哈佛是專門研究醫療保健傳遞所面臨挑戰的學術先驅,其課程鼓勵學生探討影響健康的政治、經濟與其他社會因素。

  • 國際法庭首判前女部長無期徒刑

     盧安達前政府女部長尼拉瑪蘇胡科(Pauline Nyiramasuhuko)(見圖,取自BBC),因涉及種族屠殺以及圖西族婦女、女童遭綁架強姦案,廿四日被聯合國「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判處無期徒刑,也成了該法庭定罪的第一位女性。 \n 同案的尼拉瑪蘇胡科之子恩塔霍巴利也獲判無期徒刑,另四名前地方官員則被判處廿五年至無期徒刑不等的刑期。 \n 一九九四年盧安達內戰期間,占人口多數的胡圖族民兵四處屠殺少數族群圖西族,有多達八十萬圖西族人及溫和派胡圖族人遇害。 \n 時任盧安達家庭事務暨婦女發展部部長的尼拉瑪蘇胡科,被控參與當時政府在全國成立胡圖族民兵的決策,並下令及協助在其南部家鄉布塔雷(Butare)實施種族大屠殺。同案的乃子恩塔霍巴利當年為廿歲初頭。 \n 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於二○○一年開審本案,歷經十年才作成判決,也創下該法庭審理最久的紀錄。

  • 外國貧童 感受台灣人情味

    外國貧童 感受台灣人情味

     包括來自亞美尼亞等五位台灣世界展望會資助貧童,廿一日到楊梅永平工商體驗台灣多元文化美食,他們與台灣學生一起製作咖哩餃,學習調配無酒精飲料,感受台灣濃郁人情味。 \n 「我的生命因你而豐盛─世界兒童攝影展」目前在中壢大江購物中心展出,這些照片都是來自歐、亞、非、拉丁美洲廿五個國家孩童,透過自己相機拍下生命感動,主辦的世展會也不忘邀請當中受資助對象,包括亞美尼亞、薩爾瓦多、盧安達及兩位原住民孩童,一起來體驗台灣生活。 \n 這群小孩出現在永平餐飲學校,受到熱烈歡迎,來自亞美尼亞的哈克伯(上圖,黃文杰攝),目前就讀八年級,驚訝台灣的職業學校很先進,他說在自己國家,學校設備雖老舊,但大家都愛上學,看了中西式甚至日式料理實習課程,覺得很豐富。 \n 來自盧安達的賈姬,在一九九四年種族大屠殺之後出生,從小面臨飢寒交迫,街頭四處乞討的苦難,對於食物很珍惜,動手包咖哩餃很興奮,她說未來想當醫生助人,來台灣最想謝謝資助人,因為有了台灣的關懷,「有了住屋也有一頭牛,供應我們牛奶」,還可以上學。 \n 薩爾瓦多的潔西卡,來台灣後聽聞日本發生重大地震與海嘯,覺得感同身受,並祈禱受災的家庭與孩子可以平安度過這場災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