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盧安達的搜尋結果,共48

  • 調查報告:盧安達大屠殺 法國難辭其咎

    調查報告:盧安達大屠殺 法國難辭其咎

    非洲中部的盧安達1994年發生種族滅絕大屠殺。根據今天公布的報告,法國當年出於擔心失去非洲影響力與殖民心態,與發動大屠殺的胡圖族政府走得很近,需為屠殺負起龐大責任。

  • 「盧安達飯店」英雄將面臨最高刑期 25年監禁

    「盧安達飯店」英雄將面臨最高刑期 25年監禁

    盧安達檢方說,保羅‧魯塞薩巴吉納(Paul Rusesabagina)被認定涉犯恐怖主義、謀殺、串謀叛國,以及組建或加入一個非正式武裝團體等13項罪名,將面臨25年監禁。 魯塞薩巴吉納是盧安達1994年種族滅絕事件當中,拯救1200多名圖西族平民的飯店經理。2004 年,以此事件為藍本的美國電影「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上映,使魯塞薩巴吉納的事蹟為世界所知。 \n路透社報導,星期一,在基加利(Kigali)法院開庭,檢方提出的證據是魯塞薩巴吉納曾在YouTube上呼籲武裝抵抗政府。 \n盧安達檢察機關的發言人福斯汀·恩庫西(Faustin Nkusi)表示:「就他所涉犯的某些罪行而言,他可能面臨25年監禁,甚至有可能被判無期徒刑。」 \n魯塞薩巴吉納拒絕對檢方所有指控提出回應,法院將在星期四保釋。 \n他的案子引起了保羅·卡加梅總統(Paul Kagame)總統政府的關注,現任政府被人權組織批評,持續扼殺異議份子與打擊言論自由。 \n檢方表示,這不是政治案件……沒人可以因為表達言論自由和政治權利,就號召殺人、搶劫與劫持人質。 \n魯塞薩巴吉納的家人呼籲,應該進行國際審判,他們還指責政府否決了他選擇的律師。 \n他的家人還指控盧安達政府以非法手段綁架了他,他會出現在盧安達,本身就是政府的犯罪行動。 \n對此,檢方沒有說明魯塞薩巴吉納怎麼到盧安達的,僅說「我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但他在盧安達境內被發現,然後被捕。」 \n2004年的電影《盧安達飯店》,得到多項奧斯卡提名,也使魯塞薩巴吉納成為國際知物,但是盧安達的一些人,包括總統卡加梅(Kagame),都指責電影並不真實,魯塞薩巴吉納誇大了他自己,形塑成一個無私的英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一些經歷此事的人說,魯塞薩巴吉納只是個生意人。 \n那種動亂之後,魯塞薩巴吉納逃往比利時並得到國籍,之後又得到美國永久居留權,但是他持續評論盧安達時政,他主要是反對卡加梅總統的施政作風過於偏坦圖西族人。 \n盧安達主要有兩族,一群是膚色較深的胡圖族,人數佔了盧安達總數的80%,魯塞薩巴吉納就是胡圖族人;另一族是是膚色較淺的圖西族。在比利時殖民時代,比利時人認定圖西族比較高貴,因此大力提拔圖西族,引起兩族的階級仇恨。1994年的盧安達滅絕事件,是胡圖族人大舉殺戮少數的圖西族,而魯塞薩巴吉納以胡圖族身份,盡力保護了圖西族人,不管過程有什麼瑕疵,都是應該給予肯定的,絕對是了不起的勇氣。 \n

  • 「盧安達飯店」英雄被捕 遭指控恐怖集團首領

    「盧安達飯店」英雄被捕 遭指控恐怖集團首領

    2004 年,由唐奇鐸(Don Cheadle )主演的電影「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描述了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事件期間,一座3星級國際飯店的主館保羅·魯塞薩巴吉納(Paul Rusesabagina),如何拯救1200名遭迫害與屠殺的圖西族平民,這是個真實的故事。然而英雄人物魯塞薩巴吉納如今卻遭到盧安達政府的逮補,罪名是「恐怖組織首領」。 \n \n美聯社報導,在盧安達飯店事件後,魯塞薩巴吉納先是旅居比利時,之後取得美國永久居民身分,在德州生活過一段時間。不過1996年後,他經常返回盧安達老家,並且持續發表政治評論,對長期執政的盧安達卡加梅總統(Paul Kagame)也有不少批評,警方沒有說他是在哪裡被逮捕。 \n \n魯塞薩巴吉納的女兒說,父親是在上週在杜拜轉機時,遭到綁架並帶到盧安達,但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這一說法。 \n \n現年66歲的魯塞薩巴吉納,在星期一被警方押送到記者會上,他戴著手銬和口罩。他尚未在法庭上被正式起訴。 \n \n警方聲明中說:「透過國際合作,盧安達調查局希望告知公眾,魯塞薩巴吉納已經被捕。他涉嫌創建武裝暴力、極端主義恐怖組織,並且是領導人、贊助者和成員,比如盧安達民主變革運動(MRCD)就是他的恐怖組織,該組織在國內外各地開展活動,嚴重影響國家安全。」 \n \n魯塞薩巴吉納的女兒克蕾妮‧卡尼巴(Carine Kanimba)說,家人是在周一被告知父親已關押在盧安達,他們還沒有會見過父親。目前家人擔心,他的高血壓藥物可能吃完,會影響之後的健康。 \n \n27歲的卡尼巴希望,國際能夠援助她的父親,魯塞薩巴吉納是比利時公民,也是美國的永久居民,希望兩國能出面救援。 \n \n卡尼巴認為,她的父親之所以被補,是因為他長期以來,對於盧安達政府有所批評,至於什麼恐怖組織,那都是欲加之罪。 \n \n魯塞薩巴吉納一直否認他有支持盧安達叛軍。 \n \n魯塞薩巴吉納認為卡加梅政府過於為專政,卡加梅是人數佔比較少的圖西族人,魯薩巴吉納批評,卡西梅政府又回到少數菁英族群管理一切的情況,人數較多的胡圖族人在政府機關的佔比極低,他曾表示,長此以往,有可能發生再一次的種族仇恨。 不過卡加梅政府也有許多支持者,他們稱不管如何,卡加梅成功使盧安達經濟增長。 \n \n魯塞薩巴吉納贏得了眾多國際榮譽,包括美國小布希總統(George W. Bush)於2005年,授予他的自由勳章和2011年蘭托斯人權獎(Lantos Human Rights Prize )。 \n \n蘭托斯人權與正義基金會主席卡特里娜·蘭托斯·斯威特(Katrina Lantos Swett)表示:「我認為像魯塞薩巴吉納這樣的人權擁護者被捕,是一件愚蠢的行為,這將引起公眾的關注。」 \n \n不過,許多人也對魯塞薩巴吉納的英雄故事提出異議,比如盧安達倖存者組織伊布卡(Ibuka)的執行秘書納法塔爾(Naphatal Ahishakiye)表示,魯塞薩巴吉納並沒有電影呈現的那麼完美,能住在盧安達飯店是有代價的,他當時向人們收費,以便能夠在飯店生存,所以那只是一筆生意,他不是英雄。 \n \n不過,不爭的事實是,魯塞薩巴吉納是保議了1200名圖西族人。

  • 中時專欄:嚴震生》新冠疫情中的蒲隆地總統大選

    中時專欄:嚴震生》新冠疫情中的蒲隆地總統大選

    自今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因為擔心群聚感染,許多國家的選舉受到影響,有延後舉行者,也有暫時取消者,包括美國民主黨的初選、波蘭的總統大選、內閣制衣索比亞的國會選舉等,也有國家照常舉行,如南韓4月15日的國會選舉和蒲隆地5月20日的總統大選。蒲隆地的新冠疫情並不嚴重,全國近1200萬人口中,僅有42人感染,1人死亡,這或許解釋為何沒有任何理由延後或取消這次的總統大選,而是選擇如期舉行。 \n 蒲隆地現任總統恩庫倫齊札自2005年就在該國內戰結束後出任總統,接著連續在2010及2015年兩度連任成功,其中第二次的連任頗具爭議,因為該國的總統有兩任任期的限制。不過,恩庫倫齊札當時宣稱他第一次當選總統時是由國會間接選出,因此不應被計算在內,所以他的兩任任期在2020年正式結束。在抗爭及流產軍事政變後,恩庫倫齊札在2018年修改憲法,將總統任期由5年改成7年,仍然有兩任的限制。由於是新的憲法,因此過去的任期一筆勾銷,而恩庫倫齊札若是再連任,就可以一直做到2034年。 \n 在此情況下,觀察家咸認為蒲隆地的民主轉型將會是遙遙無期,也相信今年僅55歲的恩庫倫齊札,至少會擔任該國領導人直到70歲才有可能下台。沒想到他竟然在去年年底宣布不會參與今年的總統選舉,完全在意料之外。 \n 恩庫倫齊札這位獨裁者確實沒有眷戀權位,或許在成為蒲隆地愛國主義的最高領航者,他仍掌有相當大的權力。無論繼承者為何人,在國家安全和國家團結的議題上,都應移樽就教於他。這次贏得總統人選的恩戴伊許米耶自2016年起擔任執政黨國家捍衛民主委員會—捍衛民主力量(NCDD-FDD)的祕書長,過去也曾擔任過恩庫倫齊札總統的內政暨公安部長。NCDD是1994年在蒲隆地內戰中,叛軍成立的政黨,而FDD則是NCDD的軍隊。恩戴伊許米耶早年曾逃過蒲隆地圖西族(Tutsi)政府對胡圖族的種族滅絕,後來加入了NCDD-FDD的叛軍,並在2005年內戰結束、恩庫倫齊札掌權後進入政府,因此也算是後者的老戰友。 \n 過去,我們看到許多非洲領導人在下台前,找了自己最信任的副手或是心腹接班,一來可以繼承志業,二來則是希望下台後能夠免於被清算鬥爭。波札那前任總統卡馬提前1年下台,讓副總統馬希西繼承總統職位,以現任者的優勢競選個人的第一任期。然而,不到1年兩人就鬧翻了,卡馬甚至回頭參選總統,挑戰馬希西,但卻因為已沒有執政黨的資源,以大幅票數的落差敗下陣來。 \n 安哥拉的前總統多桑托斯,在長期執政近40年後,在2016年底宣布挑選國防部長暨執政黨副主席羅倫索為繼承人,將代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MPLA)參選次年的總統大選。羅倫索絕對是多桑托斯所提拔的接班人,但他贏得總統大選就任之後,我們看到了羅倫索對多桑托斯的女兒伊薩貝爾、也是非洲最富有、身價高達20億美元的女性,進行清算鬥爭,不僅除去她負責的國家石油公司職務,還凍結她在海外的資產,讓她僅能流亡在葡萄牙。 \n 恩戴伊許米耶當選總統後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各項數據在非洲都屬於後半段的蒲隆地能夠獲得實質的改善。與另一個殖民歷史、人口數目、土地面積、族群結構相類似,也同樣經歷過族群衝突與內戰的鄰國盧安達相比,蒲隆地的表現都落後很多:全球競爭力非洲排名前者11、後者34;非洲國家治理指標為8對43;繁榮指標為11對48;貪腐指標為4對46;其他一些盧安達相對中等、排在20多名的指標,蒲隆地同樣是排在40多名。兩國唯一類似的是自由之家的指標,兩國都屬於不自由國家。但如果威權統治的盧安達在國家治理上表現不凡,蒲隆地的不自由就沒有任何值得歌頌之處,這些或許是恩戴伊許米耶要努力的目標。畢竟如果盧安達能,為何蒲隆地不能?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n \n \n \n

  • 逃亡25年 盧旺達大屠殺要犯卡布賈落網

    逃亡25年 盧旺達大屠殺要犯卡布賈落網

    1994年4月至7月,盧旺達圖西和胡圖兩大部族發生大規模暴力衝突,共有50萬至100萬人慘遭屠戮。據最新消息,盧旺達大屠殺逃犯卡布賈(Kabuga)在法國被捕。 \n \n 大屠殺導火線是在1994年4月6日,載著盧安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和蒲隆地總統西普里安·恩塔里亞米拉的飛機在盧安達首都吉佳利附近被擊落,兩位胡圖族總統均罹難,是誰擊落客機原先不明,有傳聞指出是圖西族游擊隊,也有傳聞說是胡圖族激進份子,因不滿總統將與圖西族簽訂權利共用協議,而計劃了這件暗殺事件,後來在內戰的4年後,法國針對墜機事件展開調查,2006年當時的承案法官布魯吉爾(Jean-Louis Bruguière)指控圖西族領導人卡加米(Paul Kagame)是元兇,並下令逮捕了他身邊的數名助手。 \n \n 現年84歲的卡布賈(Kabuga)是盧旺達商人,此前借用假身份生活在塞納河畔阿涅勒的一間公寓裡,已被國際司法追捕25年,美國曾懸賞500萬美元緝拿他。 \n \n 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卡布賈被以「對1994年的日內瓦協定的嚴重踐踏,反人類罪以及種族滅絕罪」為罪名起訴,指控他涉嫌在1994年100天內屠殺了80萬盧旺達人,其中包括婦女和兒童。

  • 疫情過後  BBC點名這5國經濟能恢復得最快最好

    疫情過後 BBC點名這5國經濟能恢復得最快最好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為世界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在管控疫情損失應對這場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同時,一些經濟學家已經開始評估,在疫情獲得控制之後,哪些國家的經濟能恢復的最快最好。 \n \n 全球保險公司FM Global進行的2019年全球恢復力指數,評估了全球130個國家的經濟體質和恢復能力,綜合評估條件包括一個國家的政治穩定性,企業管理,風險控制,供應鏈和透明度。 \n \n 以上述的全球恢復力指數,加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各國採取的應對措施,BBC點名下面這五個國家維持穩定和恢復良好的機會很大。 \n \n *丹麥。丹麥在全球恢復力指數排名第二,主要歸功於政府腐敗程度低,供應鏈穩定等因素。丹麥應對疫情採取社交隔離措施動作很快,在確診病例只有少數幾個的時候,丹麥在3月11日就宣佈關閉學校,3月14日就關閉邊界。 \n \n 雖然丹麥政府早在3月14日就已宣佈金融援助方案,支付按小時計酬工人的90%工資,其餘員工75%的工資,但相關規定和資金仍沒有完全落實。儘管如此,丹麥政府的財政干預措施,仍然被譽為是全球的楷模,政府措施相當於凍結經濟,等到危機解除時再解凍,但代價不輕,估計財政干預措施耗費全國生產總值的13%。 \n \n *新加坡。全球恢復力指數排名第21的新加坡經濟力強,基礎建設穩固,政府腐敗程度低,政治風險低。新加坡也是疫情爆發後迅速採取應對措施,避免確診人數出現爆量的國家之一。 \n \n 新加坡國家小,要在危機解除之後恢復良好還必須取決於世界其他國家的恢復能力,但新加坡人對未來普遍樂觀。 \n \n *美國。美國的經濟實力毋庸置疑,商業環境風險低,供應鏈強勁穩健,雖然國土廣大,各地區實際狀況不一,但整體而言恢復能力良好。 \n \n 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金融機構預測美國經濟在這場疫情衝擊下會出現「V字形」的快速衰退和快速復甦,一些商業顧問和分析人士的觀點可能稍微保守一點,但整體而言仍是樂觀看法。 \n \n 美國經濟佔全球經濟將近四分之一,對世界經濟有重要影響力,全球經濟的恢復程度取決於美國的恢復程度。 \n \n *盧安達。可能有很多人不認為非洲國家盧安達能夠度過難關,恢復經濟,但事實上,盧安達在這波疫情中處於優勢地位。 \n \n 盧安達近年來經濟環境有所改善,在全球恢復力指數上排名第77名,上升了35名,在非洲排名第四高。2019年伊波拉疫情在鄰國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盧安達成功地將病毒阻擋在邊界外面,這樣成功的防疫經驗更有助於盧安達抵抗新型冠狀病毒。 \n \n *紐西蘭。紐西蘭在全球恢復力指數上排名第12,應對疫情反應快速,在3月19日就關閉邊界,3月25日開始封城,禁止不必要的外出。 \n \n 和其他國家相比,紐西蘭的反應大膽果斷,事實證明封鎖措施奏效,傳染病學家認為新西蘭是少數幾個「生活仍然正常」的國家之一。 \n \n 總體來說,新西蘭有很好的機會穩定復甦,政府債務低,量化寬鬆維持低利率。紐西蘭人對政府信任度高,從重大公衛經濟危機中恢復的基礎穩固。 \n

  • 慘遭鱷魚咬死! 封城禁足男偷溜垂釣遇劫難

    慘遭鱷魚咬死! 封城禁足男偷溜垂釣遇劫難

    全球各地受新冠肺炎(COVID-19)影響,有許多國家陸續頒布封城和禁足令,避免健康的民眾受感染。日前盧安達政府宣布封城2個星期,更對民眾下達「禁足令」,但有一名男子無視規定,偷溜到河邊釣魚,結果卻連家都回不去了! \n綜合外媒報導,位在非洲中部的盧安達為避免疫情擴散,當地政府早在3月22日就宣布全國封城2個星期,並且要求大眾只能待在家中,不許出門;豈料25日卡莫尼市出現一名男子不遵守規定,硬要隻身到尼亞巴隆果河釣魚,但垂釣過程中遭鱷魚攻擊,當場被活活咬死。 \n此消息曝光後引起民眾熱議,而市長艾利絲也證實這起荒唐事,但強調「該男是盧安達極少數不肯配合政府規則的人」,也向大家勸阻別任意出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雖然封城影響當地居民收入,但政府也表示會幫助這些失去經濟來源的人。 \n截至目前,盧安達新冠肺炎已有54例確診,尚未有因肺炎死亡的病患。

  • 非洲將會大流行? 納米比亞與盧安達出現病例

    非洲將會大流行? 納米比亞與盧安達出現病例

    星期六有兩個非洲國家通報新冠肺炎的案例,納米比亞與盧安達出現了確診病患,至今已累計19個非洲國家出現新冠肺炎。 \n根據路透社報導,納米比亞衛生部長尚古拉(Kalumbi Shangula)在記者會表示,該國境內今天首度通報有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一對西班牙夫婦3月11日入境國內後,兩人的冠狀病毒檢測都呈陽性且隨即展開隔離。 \n東非國家盧安達的衛生部同一天證實,境內出現首起新冠肺炎病例,這名患者是一名印度公民,3月8日從孟買抵達盧安達。這名男性患者入境時沒有任何症狀,但3月13日前往一處醫療院所就診時被檢驗出新冠病毒。 \n非洲的案例為各大洲中最少的,但許多國際醫療專家皆表示,資訊的不透明,讓人難以一窺非洲疫情的真實狀況。 \n上周二剛果民主共和國宣布確診首例,但該名病患的實際身分卻跟第一時間公布的大有出入。一開始,剛果衛生部官員告訴記者,該名病患是一名比利時人,在機場入境剛果時被驗出病毒,隨即送往金夏沙的醫院隔離治療。後來經過查證,衛生部又改口說,該名病患是一名剛果國民,從法國返回,入境時沒有任何症狀,兩天後身體不適自行聯繫醫療中心,確診之後被送往東部的城市N'djili隔離。 \n不只是此案例,往年的伊波拉疫情就有跡象顯示,非洲的疫情資料並不準確,國際醫療專家對非洲的真實疫情感到憂心。

  • 不是日本! 世界最乾淨國家竟是這

    不是日本! 世界最乾淨國家竟是這

    說到最乾淨的國家,很多人一定會想到日本或是新加坡,街道上幾乎沒有垃圾,且規劃整齊乾淨,但是世界上最乾淨的國家,不是日本也不是新加坡,而是非洲盧安達(Republic of Rwanda)。 \n世界變化之快,放下對非洲髒亂先入為主的印象,盧安達是非洲的淨土,曾被世界衛生組織點名表揚,非洲面積雖大,但能夠旅遊的國家卻不多,多數國家環境衛生差,或是治安不好,但在盧安達對環境的衛生有著嚴格的要求,還有當地的治安也受到政府的重視,這幾年盧安達更是成為熱門旅行的國家,觀光業更是當地經濟重要來源,因為這裡融合現代與原始風貌,且盧安達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個可以安全看到山地大猩猩的國家之一。 \n盧安達最出名的是當地人對環境的保護,遊客來到這裡不免都會讚嘆當地乾淨整潔的街道,有人甚至評論盧安達乾淨程度不亞於日本,為了讓居住環境更好,政府實施禁塑令也有很大的幫助,居民若是使用塑料,不但會面臨罰款,還會被監禁半年到一年,這也是居民不敢亂扔垃圾的原因之一。 \n為了保護環境不遺餘力的盧安達,將每週六設定為大掃除日,在這一天可以看到很多人都會在街道上打掃,現在國際上大型會議也在這裡舉行,越來越多人想到盧安達一探究竟,體驗最乾淨國家的魅力。

  • 伊波拉疫情升高 盧安達關閉與剛果民主共和國邊界

    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伊波拉疫情持續升高,在人口稠密的大城戈馬,近一個月來至少已有2人死亡,超過2700人感染,疫情堪稱該國史上最嚴重。去年的今天,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伊波拉疫情,一年來有超過1800人喪命。 \n \n這次疫情之所以日益擴大,主要是因為當地也是動亂頻繁的戰區,除了一般民眾遭病毒攻擊,連公衛醫療人員也難以倖免。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剛果民主共和國每天約有12起新增病例。 \n \n盧安達西部與戈馬相鄰的盧巴烏區(Rubavu)首長哈巴亞里馬納指出,關閉邊界主要是為了避免民眾「非必要」下前往戈馬。他說,盧國正密切關切戈馬的狀況,只要情勢改善,邊界可能隨時重新開放。

  • 陸傾聽非方聲音 盧安達總統:陸非交往是好事

    盧安達總統卡加梅日前在奧地利維也納出席歐非峰會期間接受奧地利媒體採訪談到中非合作和非歐關係。卡加梅表示,中國與非洲的交往是好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5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大陸願意傾聽非方聲音。 \n \n外媒報導,卡加梅表示,大陸在盧安達很活躍,但並非以不恰當的方式行事。盧安達知道自己的能力和應該接受大陸提出的哪些建議,以避免債台高築。這取決於非洲人自己,難道非洲人不知道如何與大陸相處?歐洲人的偽善令人震驚。 \n \n華春瑩表示,大家都知道,大陸對非洲合作秉持真實親誠理念和正確義利觀。近年來,陸非各領域務實合作取得豐碩成果。大陸人民對非洲人民的真情實意,非洲人民能夠感受得到;大陸對非洲合作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非洲人民也可以感受得到。陸非合作受到非洲國家和人民的真誠歡迎,也得到國際社會的積極評價,這是不爭的事實。 \n \n華春瑩表示,正如陸方一貫強調的,非洲國家和人民有權利、也有能力自主選擇他們的合作夥伴。國際社會各方開展對非合作時,應該更多傾聽非方的聲音、相信非方的智慧、尊重非方的意願。那些罔顧事實或出於政治目的對非方選擇指手畫腳、對中非合作說三道四的做法,注定得不到非方的認可和同意。

  • 中印領袖同日訪盧安達 陸:兩國在非洲是夥伴

    \n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3日訪問盧安達,兩國簽署15項雙邊合作文件。同時,印度總理莫迪率經貿代表團也抵達盧安達,與盧簽署雙邊合作協議。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24日表示,中印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發展中國家,都有意與非洲各國深化合作,「中印雙方在這方面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n \n習近平23日對盧旺達進行國事訪問,與卡加梅總統舉行會談。大陸外交部指出,兩國元首一致同意加強發展戰略對接,充分發揮互補優勢,推動雙方互利合作結出更加豐碩成果;兩國元首共同見證了關於「一帶一路」建設等多項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 \n \n同日,印度總理莫迪也抵達盧旺達訪問,與盧方簽署了一系列深化雙方貿易投資合作的協議。耿爽表示,中印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都有意在南南合作框架下幫助非洲加快工業化進程,實現自身發展,都有意與非洲各國深化各領域合作,實現互利共贏,「中印雙方在這方面是志同道合的伙伴」。 \n \n耿爽指出,中印雙方能按照兩國領導人達成的共識,積極探索「中印+1」或「中印+X」合作,實現中印兩國與其他國家的互利多贏,共同為促進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作出貢獻。

  • 盧安達的二手衣戰爭

    盧安達的二手衣戰爭

     為了保護國內成衣業發展,盧安達調高美國二手衣進口關稅,甚至打算全面禁止舊衣輸入,但此舉卻引來美國強烈反彈,雙方貿易衝突越演越烈。 \n ■The world's largest economy is harboring a disagreement with the landlocked African country of Rwanda over an unusual commodity - second-hand clothes. \n 正當中美貿易戰爭霸占媒體版面之際,美國與東非國家盧安達在二手衣市場的貿易衝突亦逐漸擴大。盧安達自2016年起大幅提高美國二手衣物的進口關稅,目的在於保護國內新興的成衣製造業,但此舉卻引發美國不滿進而取消對該國的貿易優惠。 \n 二手衣關稅 調高12倍 \n 2016年7月,東非4國決定調高美國二手衣的進口關稅,包括盧安達、肯亞、坦尚尼亞與烏干達。這些國家擔心,海外廉價的二手衣物恐威脅到國內成衣製造業存亡。據報導,盧安達甚至將二手衣關稅從每公斤0.2美元調高至2.5美元。 \n 事實上,早在2015年時,這些東非國家便曾考慮要在2019年前「完全禁止」二手衣進口。去年3月,美國二手材料暨回收紡織品協會(SMART)針對此事向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提出申訴,USTR因此揚言要將這4個國家從「非洲成長暨機會法案」(AGOA)成員名單中剔除。 \n 美國貿易代表署指出,若美國舊衣無法輸入至非洲,恐將衝擊美國當地4萬人的工作機會,而東非國家數以萬計的勞工也將因此失業。 \n AGOA是美國提供給非洲國家的貿易優惠措施,目的在於促進非洲出口成長與經濟繁榮。根據AGOA規定,會員國家能享有6,500種產品輸往美國零關稅的優惠。但若美方認定貿易關係不利於己,亦有權終止AGOA。 \n 為了繼續享受AGOA帶來的好處,肯亞、坦尚尼亞與烏干達決定放棄加徵二手衣關稅,只有盧安達堅持不肯退讓。美國於是在今年3月底時下達最後通牒並給予盧安達60天期限,要求該國在5月28日前調降美國二手衣關稅,否則將面臨嚴重後果。由於盧安達仍毫無作為,美國決定自6月起取消該國成衣產品出口至美國的零關稅待遇。 \n USTR在自家網站的聲明稿指出:「盧安達在消除美國貿易與投資壁壘的進展緩慢,因此不符合AGOA會員資格要求。」 \n 盧安達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指出,海外國家傾銷大量便宜的二手衣物,導致國內成衣業發展遭到扼殺。他於去年6月時表示:「儘管加入AGOA相當重要,但我們必須扶植自己國內產業。」 \n 立意良善 反傷二手衣產業 \n 雖然卡加梅支持國內成衣業的用意良善,但調高關稅卻對當地二手衣產業帶來極大衝擊。當地商家表示,美國二手衣關稅如今提高12倍、二手鞋關稅提高10倍,讓他們生意做不下去。有些店面索性改賣從中國大陸進口成衣,但這些衣服價格偏高、品質也不如美國二手衣。 \n 路透指出,美國二手衣產業規模龐大,產值接近10億美元。而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AID)調查則顯示,東非國家進口全球約8分之1的舊衣,其中絕大多數來自美國,而當地二手衣產業雇用約35.5萬名勞工,每年產值高達2.3億美元。 \n 而各大國際服飾品牌選在非洲設立生產重鎮,在當地製造衣物後再出口至美國,藉此享AGOA零關稅優惠。自AGOA於2000年實施來,非洲對美國出口額暴增4倍至逾10億美元。

  • 非洲盧安達軍演 陸外銷自走砲首曝光

    日前一張由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的官方攝影師所拍攝的實彈演習的照片,讓從未有外銷記錄的陸製SH3式自走砲首度曝光。 \n \n盧安達國防軍(Rwandan Defence Forces, RDF)於11月10日舉行代號「重擊II」(Hard Punch II)的實彈射擊演習,之後公開的照片首度讓外界得知該國擁有中國大陸製的SH3式自走砲。 \n \nSH3式自走砲是由解放軍自用的122公釐PLZ-89式自走砲所衍生的外銷版型號,戰鬥全重由PLZ-89的20噸提升至24.5噸,配備600匹馬力發動機,標準高爆彈的射程為17公里,亦可發射煙幕彈和照明彈。中國大陸過去從未公布過此款自走砲的外銷資訊,其製造商中國北方工業公司的官方網站亦未列出這款產品。 \n \n根據《詹式防衛》(IHS Jane's Defence Weekly) 的報導,依據中國大陸政府在2007年向聯合國秘書處傳統武器註冊處申報外銷6門「未公開型號」的大口徑砲兵武器推測,本次演習所曝光的SH3可能就是這批火砲。盧安達國防軍原已擁有俄製2S1型「康乃馨」(Gvozdika)自走砲,其配備一門122公釐D-30式榴彈砲,SH3與2S1兩款自走砲不僅口徑相同,兩者性能也相近。 \n \n依據中國大陸的資訊,自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於2003年上任後中盧軍事合作迅速增加,除了2007年引進SH3自走砲之外,2010年中國大陸幫盧國訓練海軍陸戰隊,並協助建造一座浮動船塢。除此之外該國還擁有「天龍50」型防空飛彈(霹靂12飛彈的陸射外銷版)、S-200型靶機、大約20輛ZFB-05式裝甲車等中國大陸製武器。 \n \n盧安達國防軍的戰力以西方國家的標準而言並不先進,但由於國防軍的前身是在1990年代血腥內戰中奪取政權的武裝勢力「盧安達愛國軍」改組而成,因此在經歷過1990至2002年間的各種軍事衝突後,是非洲少數「具有豐富實戰經驗」的軍隊。 \n \n盧安達國防部表示,在戰鬥訓練中心舉行的「重擊II」演習是展示「步兵師等級的軍事行動中不同的軍事能力的協同及同步」。鑑於該國的軍備現代化程度有限,因此這次演習中演練「步砲協同」,乃至遂行「師級」作戰對盧安達國防軍就具有相當的意義。 \n \n自2010年起,盧安達政治穩定,與歷史上素有恩怨的烏干達及剛果兩國和解,經濟發展速度也相當可觀,該國計畫在2020年成為「中等收入國家」(人均 GDP上限約為$12,735美元),建立現代化軍隊是盧安達愛國連線政府的目標,中國大陸製的武器對於像盧安達這類國防預算較不充裕的國家就相當有吸引力。 \n \n除了軍事合作之外,中國大陸援助盧國的專案有:水稻種植、公路、糖廠、水泥廠、體育場、運動員宿舍、農業獸醫學校、醫院擴建工程、縫紉工廠等。 \n

  • 終結盧安達大屠殺 強人卡加梅17年統治將續寫

    據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報導,當年帶兵終結盧安達大屠殺(Rwandan genocide)、執掌國政已17年的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再次於近日的新一屆大選中,以橫掃的方式取得98%得票當選第三任期,這也意謂著卡加梅將成為,繼辛巴威的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和甘比亞的賈梅(Yahya Jammeh)之後,非洲另一位長年執政的「民選總統」。根據盧安達2015年修憲的結果,卡加梅不僅能繼續擔任總統,只要持續選上,就能繼續掌權至2034年為止,屆時他已經是77歲的老人了。 \n \n現年59歲的卡加梅,出生於盧安達南部一個圖西人(Tutsis)家庭,幼年因盧安達爆發嚴重革命和種族內鬥,隨家庭逃往鄰國烏干達(Uganda)避禍。在烏干達成為一名高階軍官,追隨前強人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Kaguta Museveni),並加入「盧安達愛國陣線」(Front Patriotique Rwandais),於1990年率軍從烏干達攻入盧安達,成為該國實質統治者,但卻在4年後因總統遇刺身亡,引發造成數十萬名圖西族遭胡圖族(Hutus)極端分子殺害的悲劇,史稱「盧安達大屠殺」,而此時已為軍方領袖的卡加梅,再次發動內戰來終結這場悲劇。 \n \n雖然是名軍人,但卡加梅從2000年當上盧安達總統後,大力推動國家發展計畫,要讓飽受內戰和屠殺衝擊的盧安達,能在2020年以前轉變成一個中等收入國家。仿效南韓和新加坡發展模式,主要指標是對於衛生保健和教育大力發展,讓盧安達的經濟成長多年來有7%的狀態。但卡加梅仍受到不少批評,包含國內反對黨指責他濫權、操弄選舉、鄰居剛果更指責他支持叛軍,可這些批評,似乎仍無法撼動他在盧安達的勢力,會不會真的像穆加比一樣掌權這麼多年,就看卡加梅自己的智慧了。 \n

  • 肯亞中國製鐵路通車 一路富7國

    中國大陸和肯亞合作的旗艦項目——蒙內鐵路,5月31日正式通車,這條肯亞獨立百年以來建設的首條鐵路,是東非鐵路網的起始段,全長480公里,連通肯亞的港口城市蒙巴薩和首都奈洛比,設計運力2500萬噸,是一條採用中國標準、中國技術、中國裝備建造的現代化鐵路。 \n數據顯示,蒙內鐵路的修建為肯亞人民提供了累計超過3.8萬個工作崗位,當地雇員占總員工比例約90%。奈洛比鐵路車站這座「品」字型現代化建築,其內部結構與中國高鐵站頗為相似,行李安檢機、閘機等設備均由中國製造。5月31日,肯亞總統肯雅塔在蒙內鐵路移交儀式上對這個世紀工程給予了高度評價。 \n肯亞之前的窄軌鐵路還是興建於一個多世紀前的殖民地時代,全新的蒙內鐵路不但讓沿途的城市和地區煥發了新的生機,更將連接到東非和中非的烏干達和盧安達等國家,惠及多達3億的非洲各國民眾。 \n很多東非國家如南蘇丹、盧安達、蒲隆地、烏干達等都沒有出海口,他們貨物的出口都要通過蒙巴薩出海。所以蒙巴薩包括蒙內鐵路是未來東非物流核心所在,所以說這條鐵路是「一路富七國」(南蘇丹、盧安達、蒲隆地、烏干達、肯亞、坦桑尼亞、剛果)。

  • 總統帶頭放下族群仇恨 打造非洲新加坡

    總統帶頭放下族群仇恨 打造非洲新加坡

    盧安達,是個距離台灣逾一萬公里遠的東非小國,在世界歷史上最出名的,就是寫下非洲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種族屠殺紀錄:1994年,短短100天內,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約80萬人死於殺戮。內戰重挫當地經濟,當時一度被聯合國評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n現在,它卻在全球經濟與政治領域,接連創造令人驚嘆的世界第一紀錄:連續14年GDP年成長率達8%,不僅全非洲無人能敵,更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它還是全球國會女性議員比率最高的國家,性別平權遠勝瑞士、丹麥、德國。 \n盧安達,離我們很遠嗎?其實,你走進好市多、坐進星巴克,都可以品嘗到盧安達最大出口農產品咖啡的香醇滋味。 \n世人能輕易接觸盧安達咖啡,背後最大推手,就是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他在2006年親自赴美國見好市多執行長,成功把盧安達咖啡推銷到好市多的貨架上,同年也打入星巴克。 \n從2000年上任至今的卡加梅,是目前全球各國在位最久的總統,他誓言將盧安達打造成「非洲的新加坡」,鼓勵創業與保護投資者等政策改革,政府清廉指數拿下東非第一。 \n身為在大屠殺中險遭滅族的圖西族後裔,卡加梅卻沒讓仇恨拖垮經濟,反而強勢將其扭轉成前進的動力,他如何做到? \n悲慘身世變前進動能 \n這裡曾屍橫遍野,如今馬路比台北平 \n從盧安達首都基加利機場驅車前往飯店,沿途柏油路寬廣筆直,路況比在台北市開車還平穩,丘陵地形綠意盎然,地上看不到任何一張紙屑,真有幾分新加坡花園城市的氛圍。眼前的畫面,很難與出國採訪前,在網路上讀到的一篇篇血腥歷史連結。 \n「22年前,整個城市、國家屍橫遍野,屍體當街被野狗吃掉,這是當時的景象,」卡加梅接受專訪時,如此形容當時街道上的慘況。 \n盧安達政府致力維護環境治安,在經濟體制上選擇以新創事業做為經濟發展主軸,是整個非洲最投入資訊科技的國家。在這裡,如果你沒錢,可以用臉書、Google出資提供的免費網路計畫上網;而這裡的網路費用,在政府的推動之下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 \n這些措施,源於補救大屠殺的遺毒:中產階級消失。戰後政府鼓勵生育,現在,盧安達有8成人口,年齡分布於25歲以下,這些生力軍是盧安達創業的來源,因為他們面臨畢業就是失業的壓力。 \n「只有2%的大學畢業生能順利就業,根本沒有工作,你必須自己創造,」教育機構Academic Bridge創辦人瑪甘格表示。 \n盧安達年均收入只有700美元,僅約台灣的三十分之一,我們訪問了六家盧安達新創公司負責人,每個年紀都不到30歲,年營收不過新台幣數百萬元,新創事業從公車悠遊卡、系統整合軟體到能源轉換技術都有,雖然創業技術或程度比不上台灣,但對這個走過歷史悲劇的國家來說,每一步都領先非洲各國。 \n「我們不想再回到過去,」這是訪談期間,幾乎每個盧安達人都說過的一句話。那段血淋淋的歷史,是這個國家所有人眼中的危機,也是轉機。 \n全民總動員,讓盧安達的經濟成長速度居全非之首,這個小國更逐漸成為非洲的經濟要角。「因為盧安達的過去,因此我們有壓力去改變這一切,雖然太沉重,但這也是非常有用的,迫使我們行動。」卡加梅說。 \n【 更多報導 】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n

  • 美教授:黃熱病可能會是下個全球威脅

    美教授:黃熱病可能會是下個全球威脅

    雖然黃熱病目前只影響安哥拉、烏干達和剛果地區,但是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兩名教授認為黃熱病有可能會在全球大流行,呼籲世界衛生組織(WHO)舉辦緊急會議,並且即早補足疫苗。 \n \n根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美國喬治成大學全國和全球健康中心教授Daniel Lucey和Larence Gostin在美國醫學期刊JAMA上發表的文章指出,黃熱病疫苗的短缺可能會造成全球危機,尤其是黃熱病現在已經蔓延到了肯亞和剛果,考慮到它潛在的蔓延趨勢,盡速積極防禦黃熱病是首要之事。 \n \n這兩位教授尤其相當擔心黃熱病會蔓延到其他蚊子密度高的國家,他們呼籲WHO舉辦緊急會議,動員資金和其他國家一同製作疫苗來抵禦黃熱病蔓延。他們希望在緊急會議中,團隊成員可以直接向現任總幹事陳馮富珍提出相關建議。在WHO尚未宣布黃熱病蔓延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之前,就激發大眾討論大幅增加疫苗一事。 \n \n這兩位教授並呼籲WHO成立專門小組處理日漸增多、頻繁的傳染病威脅,因為目前都是由總幹事決定舉行緊急會議,國際反應速度若不夠快可能有毀滅系性後果,責任已不是一人足以承擔。 \n \n黃熱病早期徵狀不明顯,因此可以迅速傳播,散播它的病毒的蚊子和茲卡病毒是同一種,泛美衛生組織已在4月22日宣布拉丁美洲進入警戒狀態。今年一月在安哥拉首度通報有黃熱病病例後,立刻迅速蔓延開來。目前安哥拉已有2,267個可疑病例,其中696例為已被證實罹患黃熱病。證實病例中有445例都來自盧安達省,目前安哥拉總共已有293人死亡。剛果責發現了41起病例,幾乎都是從安哥拉傳染的,目前已經受到控制。烏干達也已證實有7起案例。 \n \n雖然盧安達省的人口幾乎都已經打了黃熱病疫苗,但根據WHO流行傳染疾病部門首長Sylvie Briand,這讓全球備用的疫苗所剩無幾,而且接種疫苗的速度太慢使得黃熱病病毒得以蔓延。許多其他非洲國家也沒有小孩子用的疫苗,例如奈及利亞在1980年代就多次受到黃熱病侵襲,目前仍然面臨很高的黃熱病風險。 \n \n黃熱病曾經大幅改變歷史,過去它的大流行曾延誤巴拿馬運河的工程,拿破崙也因此被迫放棄奪取北美洲的領土。 \n

  • 盧安達土石流吞噬數百房 至少49死

    非洲國家盧安達政府表示,北部地區週末期間大雨引發土石流,摧毀數百間房舍,至少造成49人喪生。 \n 官員表示,7日晚間至8日上午豪雨不斷,造成500間房舍毀損,並且破壞基礎設施,另外還有26人受傷。 \n 據Quint網站報導,政府官員表示,罹難者中有許多是兒童。 \n 東非國家今年雨季雨量都較多,許多國家將此歸咎於聖嬰現象。 \n 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4月29日有1棟大樓因連日大雨倒塌,迄今已知造成49人喪生。1050509 \n

  • 血海孤島!百萬人慘遭屠殺 全世界竟默不作聲

    《盧安達飯店》是一部由英國、南非、加拿大和義大利四國於2004年共同拍攝的電影。該片取材於發生在1994年的盧安達大屠殺,以此為背景由真人真事所改編,講述了一位盧安達胡圖族飯店經理保羅·路斯沙巴吉那在種族仇殺中設法挽救1268位圖西族難民的故事。首先從歷史上來看,胡圖族和圖西族的分裂是比利時殖民時期的產物。影片中有一幕是外國記者詢問兩個種族的不同之處,答案讓人大跌眼鏡。兩者在血統和文化上並沒有區別,最初是殖民者選出了一些膚色較白,鼻樑較高的人作為統治階層,接著導致了種族權力分裂的出現。到比利時殖民者撤出盧安達之後,這個隱患爆發,可以說是必然的。 \n盧安達國由胡圖族人、圖西族人及少數的圖瓦族人組成。1961年盧安達獨立時,由胡圖族執政掌權,圖西族的高層領導人流亡到烏干達,他們雖身在異國,卻一直千方百計想打回本國,推翻政權。1994年4月6日,當時的盧安達總統、胡圖族人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因飛機失事而命喪黃泉。一些蠢蠢欲動的陰謀者就以圖西族暗殺總統為由,煽動胡圖族人,試圖以大屠殺的方式奪取盧安達政權。他們組織游擊隊,購買並分發槍械和砍刀,透過有力的宣傳機制使所有胡圖族人相信,圖西族人都是他們的死敵。 \n你無法想像,這是現代文明的20世紀末;你無法想像,一整個國家,法律、道德、秩序、人性完全喪失殆盡;你無法想像,一百天的時間裡,100萬人慘遭屠殺;你不能想像,面對這一慘劇,全世界竟然默不作聲。令人感到更諷刺的是,大屠殺發生後並沒有馬上引起世界的廣泛關注,直到2004年,電影《盧安達飯店》上映後,人們才意識到十年前發生的「衝突」曾有多麼嚴重。這次屠殺的被害者大多數是圖西族人,不僅如此,胡圖族屠殺者對主張民族和解的本民族同胞同樣濫殺。胡圖族人的流動團伙以集體攻擊的方式製造了這場大恐怖。圖西人不僅被殺害,而且被集體強姦,被傷殘、被折磨。 \n很快,盧安達這個綠色的小國屍橫遍野。圖西人前去尋求庇護的教堂也成了開敞的公共墓地,大屠殺的規模和其慘烈程度遠遠超過了人們可以理解的範圍。在1994年4月至7月的這次種族衝突中,共有近百萬人被害。這個數字相當於盧安達當時總人口的1/9,其中94%的受害者是圖西族人。此外,還有200萬人淪為難民。這也許是二戰結束以來,最純粹和慘烈的一次種族清洗事件。 \n在1994年之後的10年時間裡,世界各地的政客都曾前往盧安達表達對當初事件的懺悔,並發誓決不讓慘劇第二次發生,而在蘇丹、剛果等地,這種視生命如草芥的屠殺從來沒有停止過。歷史的傷痛仍在繼續,非洲大陸泥濘的和平之路還很遙遠。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曾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盧安達大屠殺1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指出,如​​果國際社會在1994年能及時派部隊前往盧安達制止種族衝突,盧安達大屠殺事件應該可以避免,這是各國永遠都不應忘記的教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