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直木獎的搜尋結果,共31

  • 旅日作家李琴峰 入圍芥川獎

     日本文學振興會17日公布第161屆芥川、直木獎的候選作品。兩大文學獎今年共有11人入圍,其中台灣旅日作家李琴峰以《倒數五秒月牙》(暫譯)入圍芥川獎,作品描寫在日本工作的台灣女性與結婚後移居台灣的日本女性,在平成最後的夏季重逢的故事。

  • 台旅日作家李琴峰入圍芥川獎

    日本文學振興會17日公布第161屆芥川、直木獎的候選作品。兩大文學獎今年共有11人入圍,其中芥川獎首度入圍者是台灣旅日作家、曾就讀早稻田大學研究所的李琴峰,入圍作品是《倒數五秒月牙(暫譯)》。

  • 島本理生苦等18載 初戀奪直木獎

     日本第159屆芥川獎與直木獎得主名單19日揭曉,高橋弘希以《送火》獲芥川獎,島本理生以《初戀》得到直木獎。出道18年的島本入圍芥川獎4次、直木獎2次,這次終於如願得獎而感慨萬千。 \n 38歲的高橋和35歲的島本18日晚間在帝國飯店舉行的記者會上說出獲獎感言。第4次入圍的高橋表示:「聽說不能不參加記者會,所以被強拉來了」,接到獲獎通知時的心情則是,「高興是高興,但沒有做出高舉雙拳的勝利姿勢。小說不太會有勝利姿勢吧?如果是短跑就還好。」 \n 《送火》描寫和雙親一起搬到青森縣平川定居,進入明年春天即將廢校的初中三年級學生的成長故事。 \n 島本則和高橋形成對比,她難掩興奮之情表示,「真的釋然了。出道18年,入圍芥川獎4次,直木獎2次,等了漫長的18年。」 \n 島本的丈夫佐藤友哉也是作家,她說:「丈夫和作家朋友都傳簡訊來恭喜我,大家都為我高興,讓我很開心。」丈夫還說:「你今天可以喝點酒沒關係。」被問到得知獲獎時的心情時,島本說:「當我接到電話通知時,擺出了勝利姿勢(笑)。」引起現場一片笑聲。 \n 《初戀》是細膩地描寫微妙的性虐待和家人問題的長篇小說。放棄主播考試的女大學生涉殺父事件,臨床心理醫師探索她的心理問題核心。 \n 芥川獎和直木獎得主將各獲得100萬日圓的獎金及獎品,8月下旬在東京舉行頒獎典禮。

  • 芥川、直木獎得主揭曉 兩人都是多次入圍終獲獎

    日本第159屆芥川獎與直木獎得主名單19日揭曉,高橋弘希以《送火》一作獲奪得芥川獎,島本理生以《初戀》得到直木獎。出道18年的島本,入圍過芥川獎4次、直木獎2次,這次終於如願得獎而感慨萬千。 \n \n 38歲的高橋和35歲的島本18日晚間在帝國飯店舉行的記者會上說出獲獎感言。第4次入圍的高橋表示: 「聽說不能不參加記者會,所以被強拉來了」,接到獲獎通知時的心情則是,「高興是高興,但沒有做出高舉雙拳的勝利姿勢。小說不太會有勝利姿勢吧?如果是短跑就還好。」 \n \n 《送火》是描寫和雙親一起搬到青森縣平川定居,進入明年春天即將廢校的中學就讀的初中3年級學生的成長故事。 \n \n 島本則和高橋形成對比,她難掩興奮之情地表示,「真的釋然了。出道18年,入圍芥川獎4次,直木獎2次,等了漫長的18年。」 \n \n 島本的丈夫佐藤友哉也是作家,她說:「丈夫和作家朋友都傳簡訊來恭喜我,大家都為我高興,讓我很開心。」丈夫還說:「你今天可以喝點酒沒關係」。被問到得知獲獎時的心情時,島本說:「當我接到電話通知時,擺出了勝利姿勢(笑)。」引起現場一片笑聲。 \n \n 《初戀》是細膩地描寫微妙的性虐待和家人問題之長篇小說。放棄主播考試的女大學生涉殺父事件,臨床心理醫師探索她的心理問題核心。 \n \n 芥川獎和直木獎得主將各別獲得100萬日圓的獎金及獎品,8月下旬在東京舉行頒獎典禮。

  • 旅日台籍作家東山彰良的新作《我殺的人和殺我的人》連奪日本3大文學獎

    旅日台籍作家東山彰良的新作《我殺的人和殺我的人》連奪日本3大文學獎

    旅日台籍直木獎作家東山彰良的新作《我殺的人和殺我的人》(暫譯)繼去年奪得織田作之助獎後,又得到讀賣文學獎、渡邊淳一文學獎的肯定,同1部作品得日本3大文學獎實屬罕見!東山18日在渡邊淳一文學獎頒獎典禮上致詞時無奈地自嘲說: 「我讀高三的兒子跟我說,爸爸寫的小說引不起我想讀的興趣」,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n \n 東山彰良表示,「我寫小說今年正好進入第15年,做夢也沒想到會成為作家,剛開始的我只是很單純地想寫些有趣的故事,其實到現在也是如此並沒有變。」 \n \n 他說:「我得獎後曾去查渡邊淳一文學獎是怎樣的獎,維基百科上寫著,『這是針對超越純文學、大眾文學,且深入刻劃人類心理的小說』頒的獎。在我個人的定義裡,純文學看重真實,大眾文學多少會犠牲些真實,以娛樂效果為優先,我想大家想看的應該是介於純文學和大眾文學中間的作品,我今後應該會將兩者消化、融合,走中間小說的路線吧。」 \n \n 渡邊純一文學獎是集英社於2015年4月23日創設的獎,東山彰良是第3位得獎人。他在頒獎典禮前接受台媒採訪時表示,「如果翻譯順利的話,這本小說預定今年年底會在台灣發行中文版,明年2月我也會配合書展回台灣宣傳。」 \n \n 這本小說得到評審委員的一致好評,作家高橋信子在致詞時說:「東山先生的這本小說一口氣拿下了3個文學獎,這3冠我一個也沒拿過!」、「自己寫作已被各種文體所綑綁,今後要以東山為目標去寫才行。」 \n \n 評審之一的名作家淺田次郎則在選評中表示,「東山彰良的作品會將讀者吸引到很舒服的故事世界裡」、「純樸、易讀,充滿著暗喻和幽默,這種特長不是經由學習而來的,有別人所模倣不來的特色。」 \n \n 名作家小池真理子在選評大大稱讚指出,「很難得有真的好到讓人無可挑剔的作品,無論從哪個角度讀,都找不出任何一個缺點,甚至讓我忘了這是候選作品」。 \n \n 2015年以融合父親真實成長經歷的小說《流》,一舉摘下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的直木獎,成為繼邱永漢、陳舜臣後,第3位獲得直木獎的台灣人。

  • 日本直木獎台裔作家東山彰良獲頒讀賣文學獎  得獎作中文版可望年底在台發行

    日本直木獎台裔作家東山彰良獲頒讀賣文學獎 得獎作中文版可望年底在台發行

    日本文學大獎直木獎得主、旅日台裔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小說《我殺掉的人與殺掉我的人》(暫譯)奪得第69屆讀賣文學獎,21日在東京出席了頒獎典禮。他表示,得獎減輕了出書的壓力,這部小說可望年底在台灣推出中文版。 \n \n 繼直木獎的作品「流」之後,東山再次以描寫台灣的故事獲獎。《我殺掉的人與殺掉我的人》是描寫1980年代生長在台北的4名少年,因1984年暑假發生的事件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n \n 東山獲獎後表示,在日本及台灣讀者心目中,芥川獎可能是日本第一文學獎,可是很多作家認為,讀賣文學獎才是日本第一文學獎。 \n \n 他也透露,在日本寫小說其實很辛苦,得獎會讓心理壓力減少一些,由於自己的書不是很暢銷,得了這個獎之後,出版社可能比較好說服編輯來出這本書,也減少了許多心理壓力。 \n \n 針對得獎是否會對寫作造成影響之提問,東山表示,自己沒有為了文學獎而寫小說,所以得到這個獎,對他來說也很意外,不會因為得了這個獎,影響他的寫作風格。 \n \n 駐日代表謝長廷、駐日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等人20日也到場祝賀。謝長廷表示,讀賣文學獎已進入第69屆,過去得主包括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三島由紀夫、村上春樹等,所以東山彰良能獲獎很不簡單。 \n \n 謝長廷還表示,東山的作品以台灣為背景,讓人感覺很親切,也可讓更多日本民眾不知不覺地了解台灣。

  • 臺籍女作家溫又柔 入日本芥川獎候選名單

    臺籍女作家溫又柔 入日本芥川獎候選名單

    據日本NHK新聞網報導,被視為日本純文學最高榮譽之一的芥川龍之介獎(簡稱芥川獎)公布最新一屆候選名單,本次候選名單共有4名,除已入選2屆的今村夏子和古川真人外,另外兩人都是首次入選,包含曾以震災主題獲得日本文學新人獎的沼田真佑,以及曾獲昴文學獎的臺籍新人女作家溫又柔。從小旅居日本的溫又柔,本次入選的作品「真ん中の子どもたち」,透過自身的經驗,深入探討跨文化、國籍和語言對二、三代子女的衝擊議題。 \n \n現年37歲的溫又柔,出生於台北市,3歲隨父母親移居日本,畢業於法政大學國際文化學部,獲得碩士學位。2009年以《來福之家》獲得第33回昴文學獎佳作,開始其作家的職業生涯,此部小說亦翻譯為中文在台灣出版。散文集《我住在日語》(台湾生まれ日本語育ち)也於今年被介紹回台灣,透過祖輩被夾在歷史鬧劇中進退兩難的經驗,與讀者分享自身對中日台歷史和身分認同的想法。 \n \n從1935年開始,為紀念大正時代的文豪芥川龍之介而設立的芥川獎,成為日本鼓勵純文學新人作家的最高榮譽之一。每年分為上下兩個半年,由選拔委員會挑選該屆候選名單,並最終決定獲獎人選,得獎者能獲得一百萬日圓的獎金和懷錶一隻。此外,另一個頒給已出版通俗文學的直木獎入選名單也已出爐,今年由木下昌輝以「敵の名は、宮本武蔵」和佐藤巖太郎的「会津執権の栄誉」等4人入圍,兩大獎項將於下個19日晚間做出決定,屆時將能知道溫又柔能否突破重圍得獎。 \n

  • 第156屆芥川獎、直木獎出爐 得獎人皆為入圍常客

    日本文學振興會19日在東京築地召開第156屆芥川獎、直木獎的評選會,最後決定由山下澄人刊載在「新潮7月號」的《新世界》獲得芥川獎,恩田陸的《蜜蜂與遠雷》(由幻冬舍出版)獲得直木獎。 \n \n 山下1966年1月出生兵庫縣神戶市,畢業於神戶市立神戶商業高中。1996年起主持「FICTION」劇團,也演過電視劇。曾以發表在「平凡社」的《綠的逝去》獲得「第34屆野間文藝新人獎」。至今曾以『沙漠之舞』等作品3度入圍芥川獎。 \n \n 恩田1964年10月生於宮城縣仙台市,後居住在東京都港區,畢業於早稻田大學。1992年以《第六個的小夜子》一作入圍「第3次幻想小說大獎」,正式在文壇初試啼聲,其後以《夜晚的郊遊》(新潮社) 一作獲「第2屆書店大獎」和「第26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n \n 恩田過去曾以《蒲公英草紙 常野物語》、《夢違》等作品,5度入圍直木獎,這次第6度入圍終於得償宿願。 \n \n 芥川獎和直木獎創設於1935年。芥川獎是從在報紙、雜誌發表的純文學短篇作品中遴選,直木獎是從在報紙、雜誌、單行本等發表的短篇及長篇大眾文藝作品中遴選出最優秀的作品。

  • 東山彰良繼直木獎後 再獲中央公論文藝獎

    東山彰良繼直木獎後 再獲中央公論文藝獎

    旅日台灣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科幻懸疑小說《罪的終結》獲「中央公論文藝獎」他於11日攜家人一同在東京出席了頒獎典禮。 \n \n 這是東山繼去年獲得日本直木獎之後,再度以外國人的身分,獲得這項日本出版界的重要獎賞。 \n \n 東山11日在東京接受台灣駐日媒體訪問時表示,得到直木獎後,變得忙碌許多,稿約也多了起來,除了寫小說之外,現在還幫兩家報紙寫散文,在福岡的電台還有廣播時段。 \n \n 東山說明他的下1部小說是以1984年的台灣為故事背景,主要是延續上一部小說《流》。《流》是講述他的祖父、父親那個時代的故事,這本新作則是以他自己最熟悉的80-90年代的台灣和日本為背景。 \n \n 《流》在台灣獲得不錯的反應,東山表示,「感到很欣慰」。被問到是否有機會拍成電影時,他表示樂觀其成。 \n \n 至於期望由哪位導演拍,東山說:「李安導演的話,就太不敢想像了。」 \n \n 東山在頒獎典禮上獲頒100萬日圓獎金以及日本名珠寶品牌御木本(MIKIMOTO)的珠寶。

  • 旅日作家王震緒再獲頒中央公論文藝獎

    旅日作家王震緒(筆名東山彰良)去年以小說「流」榮獲日本文壇大獎直木獎,他的新作「罪的終結」(暫譯)再度榮獲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n 中央公論新社主辦的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於8月召開評審會,王震緒(東山彰良)的作品「罪的終結」(新潮社出版)獲獎。中央公論社今晚在東京新大谷飯店舉行頒獎典禮,王震緒獲頒獎狀、副獎御木本真珠、100萬日圓等。 \n 駐日代表謝長廷、駐日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都到場祝賀。朱文清並轉達文化部長鄭麗君的祝賀之意。 \n 王震緒這部得獎的作品是描述未來22世紀的美國,因小行星接近,導致氣候異常而引發糧食嚴重不足,觸犯社會禁忌的行徑橫行。作品描寫一位被視為淨化罪惡救世主的一生。 \n 中央公論文藝獎是為紀念中央公論社創業120週年於2006年創設的文藝獎項。本屆評審委員有淺田次郎、鹿島茂、林真理子和村山由佳。 \n 中央公論文藝獎評審會表示,「罪的終結」主題很駭人,但文中含有豐富的詩情,雖用的是翻譯風格的文體,但不會讓讀者厭倦。這是唯有以小說方式才能描寫得淋漓盡致的故事。 \n 王震緒現年47歲,來自台灣,父母都是台灣人,他曾就讀日本西南學院大學、西南學院大學研究所。目前他住在福岡縣小郡市。去年以長篇小說「流」榮獲直木獎。 \n 今晚的頒獎典禮同時也舉行第2屆谷崎潤一郎獎的頒獎及祝賀典禮。得獎的作品是絲山秋子的「薄情」與長(山鳥)有的「三的隔壁是五號室」(暫譯)。1051011 \n

  • 王震緒新作獲獎 評審:程度相當高

    旅日作家王震緒(筆名東山彰良)去年以小說「流」榮獲日本文壇大獎直木獎,新作「罪的終結」(暫譯)再度榮獲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評審鹿島茂稱讚他這作品程度相當高。 \n 中央公論新社主辦的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於8月召開評審會,王震緒的作品「罪的終結」獲獎。中央公論社今晚在東京新大谷飯店舉行盛大的頒獎典禮及祝賀會。 \n 中央公論文藝獎是為紀念中央公論社創業120週年於2006年創設的文藝獎項。本屆評審委員有淺田次郎、鹿島茂、林真理子和村山由佳。 \n 日本的法國文學作家鹿島茂今天上台講評「罪的終結」一書指出:「東山自己所設定的小說規則是難度很高的,程度相當高,而且他對於這設定的規則能盡可能守在這規則中,卻又能從中探索出新的點,所以在評分時,給予加分。」 \n 王震緒在致詞時表示,「罪的終結」一書是今年5月出版的,很幸運地獲得媒體報導,他也受訪,結果常被問到這部作品為何設定這個主題。他表示,起初自己只是隨心所欲地寫,沒想太多,這部作品的主題就是價值觀的總瓦解。 \n 他說,當作家當了13年,寫了這部「罪的終結」之後,首度發現到有自己今後能暫時與之為伍的主題。他說,或許這個主題早就是前人已掌握到的,現在他站在這個地方,也可能已留下前人走過的足跡。果真如此,這部「罪的終結」或許是他身為作家的立足點。 \n 王震緒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表示,「罪的終結」一書的舞台設定在未來。人類的文明漸滅之後,有個少年會在慢慢毀滅的世界,慢慢地神格化,內容講的是舊的價值觀和新的價值觀之間的一些掙扎。 \n 「罪的終結」的舞台設定在北美,因為他3年前推出的一本書「黑騎士」,舞台設定是在北美和中美。「罪的終結」是「黑騎士」的前傳,所以必須把舞台設定在北美。 \n 他說,中央公論文藝獎在評審期間,並沒通知他,是個在完全封閉的環境下的評審會,編輯突然打電話告訴他得獎了,讓他感到很意外。至於這本書是否翻譯成中文?目前還不太清楚,需跟他的編輯商量。 \n 王震緒透露,他下一部小說明年5月出版,是描寫1984年代的台灣跟現代的美國,這兩個時代來回穿梭。他表示,上一部小說「流」是以他父親做主角,時代設定設定是1975年,所以他想寫下一部、與台灣有關係的小說時,就想到1984年,主角的年紀當時13歲,與他本人較靠近。 \n 王震緒說:「我想說寫與戰爭、認同問題不太有關係的,比較單純的娛樂小說,我想那個時代的台灣畢竟是我的年代,我比較了解的,所以選這個年代。」 \n 王震緒透露,下個月將返回台灣聽朋友(伍佰China Blue樂團的鍵盤手)在高雄的演唱會。 \n 王震緒說,自從去年獲得直木獎之後,很難掌控自己的時間,跟寫作不太有關係的事情愈來愈多。他目前在「日本經濟新聞」也有散文連載。 \n 他說,正為一部卡通電影寫劇本,是科幻的卡通小說,是原創的小說。另外,他在福岡,從10月3日起,主持一個電台的節目,每週一晚上8點半到8點45分,就是聊聊天、放一些他喜歡的音樂,譬如藍調、搖滾音樂等。 \n 被問到小說「流」是否有人提議要拍電影?王震緒說,還不曉得,但如果有的話,他是希望台灣的導演來拍攝。被記者問「是否請李安拍」,王震緒說「那是最好的,那是好萊塢,不太可能吧。」 \n 今天的頒獎典禮和祝賀會,王震緒的妻子和兩個兒子也一同出席。他的妻子曾在華航福岡分公司服務,會講寫中文,還說好喜歡台灣,也愛吃台灣美食,像是臭豆腐、蚵仔煎等。1051011 \n

  • 旅日作家王震緒新作 再獲日文學大獎

    旅日作家王震緒(筆名東山彰良)繼去年以小說「流」榮獲日本文壇大獎直木獎,他的新作「罪的終結」(暫譯)昨天榮獲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n 頒獎典禮將於10月11日在東京都千代田區的新大谷飯店舉行。 \n 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中央公論新社主辦)昨天召開評審會,結果47歲的王震緒(東山彰良)作品「罪的終結」獲得中央公論文藝獎。 \n 王震緒的得獎作品是描述22世紀的美國,因小行星接近,導致氣候異常而引發糧食嚴重不足,觸犯社會禁忌的行徑橫行。內容描寫一位被視為淨化罪惡的救世主男人的一生。 \n 中央公論文藝獎評審會表示,「罪的終結」主題很駭人,但文中含有豐富的詩情,雖用的是翻譯風格的文體,但不會讓人覺得討厭。這是唯有用小說才能描寫得很淋漓盡致的故事。 \n 筆名東山彰良的王震緒來自台灣,父母都是台灣人,他曾就讀日本的西南學院大學、西南學院大學研究所。目前他住在福岡縣小郡市。去年以長篇小說「流」榮獲直木獎。1050826 \n

  • 旅日台灣作家東山彰良 再獲日本文學大獎

    旅日台灣作家東山彰良 再獲日本文學大獎

    台灣旅日小說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繼去年以小說《流》獲直木獎的肯定後,25日又以新潮社出版的《罪的終結》一作奪得中央公論文藝獎,將獲頒100萬日圓獎金。 \n \n 由日本中央公論新社主辦的第11屆中央公論文藝獎,25日召開了評審會,最後選出東山為大獎的得主。 \n \n 東山的得獎作品是以22世紀的美國為背景,當時因小行星接近,造成氣象異常、糧食嚴重不足,社會混亂,不合理的行徑橫行。故事是描寫被視為淨化罪惡的救世主的男人的一生。 \n \n 評審會指出,「駭人的題材中有豐富的詩情,雖然用的是翻譯調的文體,但不會讓人覺得討厭,很厲害。這是只有用小說才能描寫得透徹的故事」。 \n \n 頒獎典禮將於10月11日在東紀尾井町的新大谷飯店舉行。

  • 首度入圍 荻原笑傲直木獎 五度稱霸 村田直達芥川獎

    首度入圍 荻原笑傲直木獎 五度稱霸 村田直達芥川獎

     日本文學振興會19日公布第155屆芥川獎及直木獎的得獎名單,36歲的村田沙耶香首度入圍就獲得芥川獎,得獎作品為《便利超商人》,直木獎得主是60歲的荻原浩,作品為《可看見海的理髮店》,荻原是第5度獲獎。 \n 千葉縣出身的村田畢業玉川大學文學系,2003年以《餵奶》一作獲得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在文壇初試啼聲。2009年以《銀色之歌》(暫譯)獲野間文藝新人獎,2013年又以《白色的街的,那個骨頭的體溫》(暫譯)獲三島由紀夫獎,其他的作品還包括《殺人生子》等。 \n 芥川獎獲獎作品《便利超商人》,是描寫在便利超商打工達18年的36歲單身女性,她沒談過戀愛,也無法理解結婚、生子等大家認為理所當然的社會環境,而只能在便利超商中感受到生存的意義,直到某個男人出現,使她身陷危機。 \n 埼玉縣大宮市出身的荻原浩畢業於成城大學經濟系,曾在廣告製作公司任職,後來成為自由廣告創意人。1997年獲小說昴新人獎,2005年以《明天的記憶》獲山本周五郎獎,2014年以《二千七百的夏和冬》獲得山田風太郎獎。 \n 集英社出版的《可看見海的理髮店》,是描寫遠道而來的客人和理髮店主人一起度過的一段時間,係由6篇短篇組成的短篇集作品,以平穩的筆調,描繪出親子、夫妻間的喪失、錯過情景。 \n 日本文學振興會19日在東京築地的「新喜樂」料亭召開評選會,遴選出本屆芥川和直木獎的得主,預定8月下旬在東京舉行頒獎典禮,兩人將獲頒手表和100萬日圓獎金。

  • 日芥川獎直木獎揭曉 得主實力強

    日本第155屆芥川獎及直木獎得主今晚揭曉,36歲的實力派作家村田沙耶香以「超商人」(暫譯)榮獲芥川獎。60歲的荻原浩以「看得見海的理髮店」(暫譯)榮獲直木獎。 \n 日本文壇大獎芥川獎、直木獎的評選會今天在東京築地的高級日式料理店「新喜樂」舉行,結果芥川獎得主是撰寫小說「超商人」的村田沙耶香獲得。直木獎是由撰寫「看得見海的理髮店」作者荻原浩獲得。得主各獲100萬日圓獎金。頒獎儀式預定8月下旬在東京舉行。 \n 出生於千葉縣的村田沙耶香,大學時代起在文學學校拜師芥川獎作家宮原昭夫,學習寫小說,2003年發表的作品「授乳」獲得群像新人文學獎佳作。之後她的小說獲得野間文藝新人獎、三島由紀夫獎等,是位實力派作家,現在每週仍有3天在超商打工。這是她首次被提名芥川賞就得獎。 \n 得獎作品「超商人」是描寫1名36歲的單身女子自幼到大無法融入學校、社會,長達18年都在同一家超商打工。在凡事SOP化的超商當店員的她尋找自我,這與她周邊的人士期待她能結婚、成為正職員工有落差,她以交織獨特的幽默描寫社會強迫人變「普通」的風潮。 \n 直木獎得主是埼玉縣出身的荻原浩,曾任職於廣告製作公司,後來成為廣告文案人,也寫小說。1997年他以作品「虻田捕手」榮獲第10屆小說昴新人獎而踏入文壇。之後,他的作品被改編成同名的電影「明日的記憶」、「家,親愛的座敷童子」。這次是他第5度被提名直木獎。 \n 荻原浩得直木獎的作品是6篇以家庭為主題的短篇故事所匯集而成,包括描寫以為不會再與母親重逢的女性、失去唸國中女兒的夫婦等。題名為「看得見海的理髮店」作品則是描寫孤獨地在海邊小鄉鎮開理髮店的高齡老闆,持續對年輕男客訴說自己的半生。1050719 \n

  • 寫70年代外省人 流獲日直木獎

    寫70年代外省人 流獲日直木獎

     「一直想要寫祖父的故事!」身為日本直本獎百年來第三位台灣人得主,東山彰良的父輩於1949年從大陸舉家來台,而東山彰良5歲又隨著父母移居日本;對他而言,不論是大陸、台灣或日本,他都是局外人。 \n 本名王震緒的東山彰良,祖籍山東,也是筆名前二字「東山」的由來;母親則是台灣彰化人,因此他的筆名中又有個「彰」字。王震緒的祖父曾是1930年代國民黨遊擊隊員,父親是研究中國神話聞名的學者王孝廉,也是東山彰良得獎作品《流》的主人公藍本。首次將家族史寫成小說,東山彰良表示:「祖父的故事在心裡很久了!」且為了尊重歷史,過去作品從不給父親看的他,這部小說讓父親讀完首肯後才發表。 \n 意外獲日本讀者迴響 \n 雖說《流》帶著尋根的意識,但東山彰良也坦言,儘管至今仍保持著中華民國國籍,但對自己的意義「就單純是個台灣出生,日本長大的人」,無法去區分對哪裡的認同感更深。然而,帶著一些童年的記憶與距離感寫《流》,寫70年代在台灣的外省人,東山彰良表示,小時候居住在台北廣州街的記憶裡,外省人確實是少數族群,尤其上學後明顯感到這群少數人是同學們口中的「外省人」。「或許這樣的感受也投射到了書中」他說。 \n 以國共內戰與台灣歷史糾葛為背景,加上家族探索、青春迷惘、愛情故事為主旋律的《流》,史無前例地獲直木獎9位評審一致通過;此書也意外地獲日本讀者的迴響,東山彰良指出,小說中雖然幾乎沒有提到日本,但日本讀者在對此書描寫的台灣,反而產生了懷念之情,將不可能了解的台灣和從前的日本重疊。繁體中文版《流》近日在台出版,他反倒對台灣讀者將有什麼樣的反應感到不安。 \n 祖父故事 繼續寫下去 \n 「5歲移居日本後,我一度忘了中文怎麼說,這件事讓祖父母非常生氣。」後來東山彰良被父母要求每天要寫中文字、讀中文書籍,每年暑假也都會安排回台灣和祖父母相處,「我喜歡看電影,常去西門町一天連看好幾場;也被要求過不能走近紅樓戲院。」台北的街頭巷尾在他的書中真實呈現,此外如看電影前要先起立唱國歌等,也是他親歷的台灣回憶。 \n 得到直木獎,東山彰良表示自己其實並未感到太大的壓力,未來仍會以自己感興趣的題材來創作,「祖父的故事應該會繼續寫下去。」

  • 台灣之光-直木獎《流》中文版 近20家出版社競標

    台灣之光-直木獎《流》中文版 近20家出版社競標

     繼邱永漢、陳舜臣之後,百年來第三位獲得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獎的臺灣人東山彰良(王震緒)的青春娛樂小說《流》,中文版未出版先轟動,在近20家出版社激烈競標下,由圓神出版社勝出,首刷2萬本搶市,成為業界話題焦點。 \n 東山彰良也為首次在台推出繁體中文版青春小說特地返台,今(17)日將拜會總統蔡英文,伴手禮正是得獎小說《流》,據悉,總統蔡英文也將贈予《英派》一書。 \n 東山彰良指出,最初醞釀書寫《流》一書,是來自祖父過世後,周遭親朋好友開始談論祖父的種種事蹟,但要紀錄曾在1930年代中國大陸以國民黨游擊隊身分參戰的祖父的人生經歷,讓他對自己能否完成如此大格局的故事感到不安,於是他決定小試身手,先寫父親的故事,也就是這本《流》,讓日本讀者一窺他了解的台灣、度過幸福孩提時光的台北,以及他最愛的廣州街等。 \n 《流》故事設定為70年代台灣,那時台灣還嗅得到戰爭遺留下來的空氣,書中細膩刻畫大時代中小人物的生命臉譜,具有強烈的歷史價值,尤其是1975年老蔣總統過世,東山彰良無論如何都想把這件成為台灣歷史轉捩點的大事融入小說,藉此吸引日本讀者走進小說的世界。 \n 由於是第一次把家族史放入創作中,東山彰良透露,由於此書融合父親真實成長經歷為藍本,所以這也是他第一次先將書稿拿給父母親看,並將父親寫的詩放入。 \n 東山彰良5歲隨父親王孝廉(筆名王璇)自台北移居日本福岡,但在祖父母的要求下,每天寫字讀國語,也常回來台灣,筆名中的「東山」取自祖籍山東,「彰」字取自母親任教過的彰化中學。他以推理小說在日本文壇初試啼聲,作品呈現幽默、爽快、帶著異國風情的豐富樣貌,顛覆了日本文壇目前既有小說類型,也為文學界開啟一股新潮流,還曾撰寫《火影忍者》電影版劇本。 \n 2015年東山彰良以融合父親真實成長經歷的小說《流》,摘下日本直木獎,成為繼1955年的邱永漢、1968年的陳舜臣後,百年來第三位獲得直木獎的臺灣人,獲日本大師級作家東野圭吾、宮部美幸、北方謙三、伊集院靜、林真理子等九位評審一致好評。

  • 直木獎台作家東山彰良 小說寫沉重歷史

    台籍作家東山彰良去年以小說「流」獲日本「直木獎」,「流」的故事背景設定在70年代的台灣,談及國共內戰、戒嚴等沉重歷史,但東山彰良以有趣的青年成長故事,吸引讀者。 \n 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筆名「東山」取自祖籍山東,「彰」則來自母親曾任教的彰化,5歲時隨父母移居日本。東山彰良去年以作品「流」獲得日本「直木獎」,是繼1955年的邱永漢、1968年的陳舜臣後,獲獎的第三名台灣籍作家。 \n 對於「流」一書的成形,東山彰良說,他一直想記錄祖父曾在1930年代的中國大陸、以國民黨游擊隊身分參戰的人生經歷,但如此大歷史的書寫,他並沒有十足把握,因此先以父親的故事融入「流」,初試啼聲。 \n 「流」的年代設定在1975年,東山彰良當時7歲、曾短暫回台生活2年,而這1年,也正逢前總統蔣介石逝世,他因此決定將這個台灣歷史轉捩點寫入小說,並以自身童年的觀察、加上父親的人生經驗,作為書中主角葉秋生的原型。 \n 東山彰良說,「這本小說當初是為了日本讀者寫的,我想讓日本讀者看一看我所瞭解的台灣、我度過最幸福時光的台北、以及當時居住在廣州街大人們的回憶。」對於「流」中譯後在台發行,他則表示,「台灣的讀者比我更了解台灣,台灣讀者將如何評價這本書,我的內心充滿不安、卻也充滿期待。」1050616 \n

  • 國際文壇動態-東山彰良──台灣獲直木獎第三人

     日本文學獎眾多,大小約一千種。卻只有芥川獎與直木獎是日本各大電視台會以「速報」方式插播或打出字幕,讀賣、朝日、每日、日經、產經所謂五大報也都會報導的文學獎。其他獎,因各有立場,甲報主辦的文學獎,乙報不會報導,反之亦然。 \n 其實,兩獎的正獎只是時鐘一座,副獎日幣一百萬。就獎金金額而言,不算多,比一百萬多的文學獎不少,還有高達一千萬日幣的。但是,只有這兩個獎可以使作者改變一生,黑白變彩色。 \n 無論王震緒,或他的日本名字東山彰良,我想對大多數國人來說應是第一次聽到。獲直木獎的消息一傳開,台灣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冠上台灣之光,台灣獲直木獎第三人等標題,幾乎到了「舉國歡騰」的程度。 \n 王震緒作品不多,曾以推理小說得過大藪春彥獎。公布之前,沒有媒體或評論家看好的《流》,即使評審北山謙三也說「不知道東山先生的評審委員也很多。」 \n 這次直木獎候選作品六篇;其中三人是第一次,二次及三次各一位,還有六次被列為候選的馳星周。六次落選,大概平了直木獎落選次數最多的記錄。馳星周與東山彰良當然是記者提問的焦點。馳星周這名字,對喜好日本小說的讀者來說應不陌生,《不夜城》還改拍成電影,有不少影迷。 \n 記者會,對馳星周和東山的「評語」饒富趣味。一開始北山說:「東山先生的《流》,雖然有台灣的複雜性,卻是有汗味與血色,有光與熱,無缺點可找的青春小說。」 \n 然而當記者問道:「《流》是所有委員都打圈嗎?」 \n 北山回答:「是的。不過,評審會對所有作品『想說的都說了』。最後壓倒性決定以一部作品得獎。不是沒有缺點的小說。不過,缺點並不構成問題。」 \n 談到馳星周,北山回答:「他以《不夜城》出道,之後一直描寫不夜城式的世界。沒有一個「好人」出現,是所謂的黑色小說。這次作品沒有現實的真實感。寫的不是現實,而是小說的真實感。」點出馳星周小說不能得獎的原因。北山接下來的這句話頗耐人尋味,他說:「得獎是不可思議的命運。某評審委員說《流》要是閉上眼睛閱讀,不就是馳星周的作品嗎?(笑)。不過,獎就是這樣的東西吧!」 \n 如果東山彰良不是台灣人,這次可能得獎嗎?當然這是評審委員和相關人員才知道的。誠如北山說的「獎就是這樣的東西吧!」 \n 《流》獲直木獎之後根據7月28日公布的一項統計,已擠進暢銷書排行榜第五名,相信東山彰良轉為職業作家的日子不遠了。順便一提,排行榜第一名的是同時獲芥川獎的又吉直樹的《火花》;到目前為止已銷售161萬本,改寫芥川獎單行本的紀錄。 \n (本文為中華民國筆會專稿)

  • 獲頒直木獎 東山彰良:狂歡後續創作

    獲頒直木獎 東山彰良:狂歡後續創作

     旅日台籍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21日在東京帝國飯店獲頒象徵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的直木獎。東山自我調侃說:「我出道已12年了,過去一直是不賣的作家,若沒有至今一直有耐性出版我的書的編輯,今天我可能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n 日本文學振興會主辦的第153屆芥川獎及直木獎頒獎典禮21日晚間在東京帝國飯店舉行,以小說《流》獲得全體評審一致肯定的東山上台致詞時,首先感謝過去合作過以及今後想出他的書的編輯和出版社。 \n 今年47歲的東山還說:「得獎後經常在受訪時被問到,直木獎對我而言有什麼意義?最近我想了一下,在我平坦的作家人生中,就像是心律不整,而且是很棒的心律不整,若是不慢慢平靜下來,我的作家生涯就完了。所以今天就當作是個顛峰,今後要好好把心靜下來,然後腳踏實地回到我的作品世界裡。」 \n 他也開玩笑說:「因為今天是顛峰,所以還是要好好喝酒狂歡一下。」東山也是繼邱永漢、陳舜臣之後,第3位榮獲這項日本文壇大獎的台灣人。 \n 文藝春秋社長松井清人致詞時表示,東山的小說《流》獲得9位評審全體的一致肯定,予以高度評價,這是10幾20年來沒有過的例子,真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傑作。 \n 評審委員之一的日本名作家高村薰,則盛讚《流》是她10年來僅見的無可挑剔的最高傑作,她才讀了10頁就立刻進入小說的情境,差點忘記自己是評審。尤其書中對70年代台北城市的描寫,讓她印象深刻,雖然寫的不是日本的故事,卻感受到昔日日本景象。再者,東山透過17歲少年的角度來看日中戰爭、殺人、暴力等問題,也讓人感受到東山寫作的天賦與才能。 \n 芥川獎得主、搞笑藝人又吉直樹以描寫搞笑藝人青春友情故事的《火花》獲獎,這本小說大大暢銷,文藝春秋出版社表示,這本書在日本已銷售逾239萬本。 \n 又吉致詞表示,「很高興平時不看小說,覺得小說很難讀的人也看我的小說。」他說:「寫作讓我對藝人工作更具自信,因此藝人和作家兩者對我而言都是必要的。」 \n 以《除舊佈新》一作獲芥川獎肯定的小說家羽田圭介則表示,他寫小說是因為在小說裡可以用虛假的謊話,正確地寫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事。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