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相思燈的搜尋結果,共04

  • 中市府採購魚目混珠 議員疑財產流向不明

    中市府採購魚目混珠 議員疑財產流向不明

     101年建設局發生公產堆置私人倉庫事件後,建設局提供路燈管理科現有倉庫,僅有兩處分別為崇倫公園及北屯山區暫時堆置處後,102年松竹路一段因排水不良淹水民眾陳情;市議員吳顯森今天於市政總質詢時提出撻伐,抨擊官商一家親,官員貪贓枉法。 \n \n 吳顯森指出,100年有民眾舉報,公務人員利用合併前後,管理較為鬆散的空窗期採購一批相思燈,以相思燈109型充當相思燈409型,其外觀一樣僅尺寸大小不同。 \n \n 吳顯森接獲舉報後,清查台中市政府自99年起至103年今,關於相思燈具購置型號為409型,分別於99年150只及101年100只,其99年與103年倉庫庫存資料顯示並無相思燈109型燈具存貨,目前尚有409型燈具94只。 \n \n 陳清龍、段緯宇質詢說,一個鬆散的單位如入無人管理的狀態,市府團隊僅是螺絲鬆動而已嗎?說一樣、改一樣的態度真不值得為人民的表率。3年來全都採貍貓換太子,官員貪贓枉法全是政風縱容,如果政風形同虛設,乾脆撤掉全部交給檢調處理! \n \n 市長胡志強說,市府不要逃避問題,面對真相直言無隱,我對貪污深惡痛絕!3年前議員檢舉全是行政處分,相關人員已向廉政署投案,一切交給檢調處理,一切秉持勿枉勿縱,究辦到底。

  • 三少四壯集-夜燕相思燈

    三少四壯集-夜燕相思燈

     唉,老來始悟,在都城覓食,無異蝙蝠,唯求飽腹。而,人性美醜見過千般,離合悲歡百味備嘗,燕去燕來數十春秋,卻是現實人生中何嘗巧遇什麼大福幸。 \n 人們對蝙蝠的觀感頗為分歧,既喜藉之象徵幸福,又往往厭恐其面貌醜怪。這是典型的東方式「表裡不一」矛盾,合理假設,蝙蝠若原名扁鼠,如今你就看不到以牠外形作藍本的吉祥圖騰。 \n 吉祥圖騰其實亦非寫真,人們要的畢竟是編福而不是蝙蝠。燕子築巢於人家簷下,通常頗受歡迎,蝙蝠則居留屋邊荒地也總招嫌,傳說牠們會吸取禽畜的血。然而巧奇,蝙蝠之雅稱是「夜燕」,我鄉的舊代斯文輩都習慣呼此號。幼時,老先生教我,「夜婆」俗名不確,宜書作「夜蝠」,蝠字發音短促若暴字。直至上大學,稍明古今聲韻流變,乃推敲之,可能就是「古無輕唇音」一例,如:蜂、放、芳、帆、飯、分、飛、婦……等,台灣語皆發重唇音(ㄅ、ㄆ),北京話則皆發輕唇音(ㄈ)。想來老先生懂得古韻,原欲請正,但所有長我兩代的漢學先生都早已做仙去了,惻哉,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 \n 台灣的福系粵系語言皆有式微現象,尤惻焉。你若聽人用台灣語「文讀」唐詩宋詞,方知閩南話客家話保存古聲韻之美,部分語詞甚至可以溯至周朝,乃珍貴的語言活化石。文讀與語讀不同音,例:雨,語讀近如「齁」,文讀近如「務」。部分不學無術之徒,輕視他人或自身的母語,顯然文化水準低,低於海平面至少五百英尺。憾哉,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 \n 燕子必一年一返,春夏之交,鄉市同見,鄉間又多於市區;黃昏時群燕覓食餵雛,似小型戰鬥機東西南北交錯飛行,仰升俯衝,從未互撞失事,真好功夫。蝙蝠覓食稍晚,以前,小鎮人家光源稀疏,夜市則燈火密聚,昆蟲趨亮處,集舞其四周,蝙蝠來了,全家闔族來了,來吃飯了;也是左右上下迅起突降,昆蟲們鼓翅撲復撲,蝙蝠們展翼掃復掃。你注視群蝠,此搶彼掠,即使路線重疊,亦從未失準碰擦,真好本事。 \n 平陽上,大型蝙蝠洞罕見,要觀光牠們的縣城府城,得爬山到偏村。我沒膽量離家那麼遠,聽漢藥店學徒說,山洞入口概約一人高寬,洞內寬高十幾倍。咦,蝙蝠數量呢?啊,像高雄人那樣多。小學校長說過,高雄有三十五萬居民。後來才曉得那學徒到過高雄,乃如此譬喻。 \n 我曾隨父母到府城台南,在一家大漢藥店買丸散,首見「夜明砂」,記得是深褐色、若穀粒或大或小。父親略知漢方,他自己常調劑,如挫傷瘀傷藥膏之類,但我不記得是否服用過蝙蝠糞便。 \n 深深記住的還是小鎮夜市。方位、範圍、平房、攤車、江湖賣藝人、代筆老先生、木材電線桿、鋁燈罩……等等;當然,還有滿天飛的蚱蜢螳螂金龜子毛角蛾、蝙蝠等等。每想起,印象都如發黃的黑白照片。唉,老來始悟,在都城覓食,無異蝙蝠,唯求飽腹。而,人性美醜見過千般,離合悲歡百味備嘗,燕去燕來數十春秋,卻是現實人生中何嘗巧遇什麼大福幸。於今,黑白照片裡面的人物時代都邈遠似夢矣,只能夢裡相思耳。

  • 鍵入相思

     2009年夏天,我與阿早重逢,她工作忙,又是沉默的人,我們同在台北,見上一面卻也不易,那時,除了夜裡寫電子郵件,就是傳簡訊。彼時我的手機有觸控筆,可以點選鍵盤,打字超快,也買了一台送她。我們倆的簡訊一點不簡短,白天夜裡兩人各在一處,找到時間就傳寫,簡訊一來一往,有時一篇我就可以打上五六百字。 \n 即使打字方便,依然比講話慎重,後來頗有寫文章的斟酌,臨睡前的小燈旁,靠著枕頭,一邊是書,一邊是手機,簡訊來到時會發出簡短的叮咚,那聲音真好聽。 \n 阿早把我倆來往簡訊轉檔到電腦,一個月竟有幾萬字,我們倆都驚嚇不已,那時現實世界被我縮小得只剩下一台手機,所有我想要的,等待的,思念的,都要靠那台手機傳達,我從未如此被一個小物捆縛,即使我知道束縛我的是愛情。 \n 後來同居了,陸續都換了智慧型手機,我沒能習慣手寫輸入,反而少發簡訊,連時下最夯的Line也只偶爾當免費電話講。 \n 想念的人就在身旁,訊息只剩下「我上捷運了」「買麵包與雞蛋回家」這種日常對話,某些時刻,我會在睡前的小燈旁,想起那些鍵入相思的時刻,小小觸控筆捏尖手指,點選著字,那份鎮重、忐忑、快樂,那聲叮咚。

  • 〈品牌台北〉系列二-互動家具 紀錄使用者心情

     從空間規劃設計師,一路玩進家具家飾世界,四一玩作的創辦人黃俊盈,就像個創意源源不絕的設計頑童,而家具創作就是他的遊戲。 \n 他認為,家具設計最重要的,就是呈現質材的自然質地並且貼近使用者的原始需求。過多的加工程序或雕飾,常常只會耗損材料造成浪費。「耐看」、「有趣」又具「設計感」,是四一玩作最大的特色。而多用途的概念,更讓四一的家具隨著使用者的心情,變化不同風情。 \n 像是可愛的ㄇ字型方几,橫放可以當書櫃,直放可以當椅子或茶几。而以香杉木製成的「童心玩趣」,最初的發想是幫自己的兩個小孩做一張好玩的翹翹板,但加入一些設計巧思,翹翹板翻個身就變成一張長椅,兩張長椅並排加上坐墊便是沙發,上下顛倒疊放則成了書架,還可以變化出床、隔間架…等各種創意組合。而每個排列組合,都是一段值得珍藏的歲月。 \n 除了像積木一樣的組合變化,黃俊盈的設計家飾更充滿童心與幽默。例如明明是花瓶,花瓶底座卻是鏡子,兩個花瓶一正一倒插上花,便成了「鏡花水月」,主人攬鏡自照,鏡中人霎時幻化為瓶中花。 \n 「玩作」兩個字,充分展現了黃俊盈的頑童性格,對他來說,創作就是遊戲,而作品既是家具,也是玩具。 \n 在「品牌台北」顧問的建議下,「四一玩作」中的四個「一」,分別代表了「一枝草、一點露、一輩子、一棵樹」,也代表四一玩作尊重自然的經營哲學。 \n 每一個生命,無論貴賤,老天都會賜與存活的條件,例如一滴露水的滋潤就能讓一棵小草展現生機。而黃俊盈相信,每棵樹材都是上天賜與的珍貴禮物,創作者有責任將它製成一件好家具,讓它可以從年輕到老,陪伴使用者一輩子。 \n 重視環保的黃俊盈,為避免破壞生態,多利用生長期短的人造林木材來做家具,避開使用生長期長的保育類樹種。在製作過程中也盡量使用最精簡的步驟與工法,減少生產時所秏費的碳排放量,並保留材料原始風貌,不使用對環境造成負擔的材料。 \n 此外,四一的實木家具為了保留自然的原味與原色,多不上漆,除了讓木頭的香氣能夠自然散發出來外,也絕對不含對人體有害的甲醛。他開玩笑說,他做的家具可以用、可以玩,還可以拿來啃。 \n 黃俊盈顛覆一般人對相思木裂痕「劣質」的印象,在他的創意之下,相思木的裂痕轉變成為感動人心的有趣元素。例如相思木做成的「燈几」,白天是茶几,晚上化身為一盞燈,其上的淡淡裂痕,會因為擺放的環境條件而產生變化,演化成各種有趣的紋理,彷彿木頭本身還有生命,也讓使用者與家具有了情感上的連結,並產生參與創作的樂趣。 \n 「相思Taiwan」作品結合相思的涵義與其特殊香氣,讓家具不只表達台灣土地的氣味與感動,更是一種文化歲月的延續。這個構思,讓不少設計專家都拍案叫絕。 \n (本文由甦活創意管理顧問公司提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