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相親節目的搜尋結果,共57

  • 《婚姻保衛戰》成當紅商機

     繼選秀、戀愛、相親等流行潮過後,大陸電視圈最近掀起一波「婚姻熱」,從電視劇到綜藝節目,製作內容都以夫妻、婚姻關係為主題,甚至連網路遊戲、生活用品廣告都被入侵。 \n 電視劇《婚姻保衛戰》播出後,為聯播的北京、深圳等5家衛視取得高收視率,網路也創下在最短時間突破2億次播放紀錄,因而在大陸電視圈掀起流行潮,電視台製播更多關於「80後婚姻觀」的電視劇,也趁機推出以夫妻及婚姻為主題的綜藝節目。 \n 結合家庭倫理劇的故事性,以偶像劇手法製作的《婚姻保衛戰》,主要演員包括黃磊、袁莉、佟大為、馬伊琍、孟廣美、于娜等俊男美女,被認為是今年最具觀眾緣的電視劇,而討喜逗趣的劇情、女強男弱的角色模式,及劇中提出「夫聯」、「婦解」等名詞新解,也成為網路熱門話題。 \n 這波熱潮帶來的商機,讓電視台見獵心喜,綜藝節目主題也由未婚男女轉為已婚夫妻,江蘇衛視日前一口氣推出《老公看你的》與《歡喜冤家》等專門鎖定素人夫妻當來賓的綜藝節目。 \n 妻爭婦解 老公組夫聯 \n 在北京、浙江、天津、雲南、深圳五大衛視聯播的《婚姻保衛戰》,以3對夫妻、5個不同類型的家庭,探討大陸社會上,男、女在婚姻關係中的角色與地位改變現況。 \n 該劇描述李梅和蘭心、楊丹3位好友在大學畢業後,不僅成為職場女性,也先後結婚。但當婚姻進入「七年之癢」時,她們也面臨事業與家庭衝突的問題,分別因另一半的態度而做了不同的選擇:楊丹離婚,李梅在成為女強人的路上,與老公對夫妻角色在家庭生活中的改變爭執不斷;蘭心的丈夫則自願分擔家務,支持老婆在外衝刺事業。 \n 隨著劇情演變,劇中台詞與名詞新解紛紛成為網路當紅用語,如早年女性擺脫男性社會束縛的「婦女解放」,變成妻子爭取工作權的「婦解」。 \n 因老婆爭取「婦解」,被撇在一旁的老公們,只好組成「夫聯」,彼此幫忙,解決完全不熟悉的家務瑣事,漸漸化身新好男人。 \n 廣告詞 引用TV劇名 \n 從《蝸居》、《媳婦的美好時代》到《婚姻保衛戰》,都因劇情探討80後夫妻與新型態家庭關係演變、反映大陸社會真實生活現象,收視表現極佳。 \n 以《婚姻保衛戰》為例,不僅催生80後「新好男人」標準,更成為時尚廣告名詞,從廚具、鍋具到清潔用品到新上市的車款,都強調是「《婚姻保衛戰》時尚『夫聯』最佳幫手」。 \n 在這個熱潮下,電視台樂得不斷推出以80後婚姻為題材的電視劇。連台灣武打小生吳奇隆正在籌備的新電視劇《完美丈夫》,就是以家庭婚姻生活中的各種「疑難雜症」為內容,提出一些過來人才知的感受與解決之道;中秋節剛在中國教育台1頻道首播的《不能沒有她》,更號稱「都市婚姻大百科」。 \n 綜藝主題 瞄準夫妻 \n 相親節目因炫富、來賓談話游走情色尺度邊緣,遭大陸廣電總局發文要求整頓後,收視率大跌,電視台不得不改絃更張,推出新節目取代,江蘇衛視即在20日宣布推出《歡喜冤家》、《老公看你的》,接替具爭議性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 \n 《歡喜冤家》是買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婚姻裁判》(The Marriage Ref)版權,重新製作的節目,號稱是大陸第一個婚姻幸福秀,邀請在日常生活中常有小摩擦的夫妻當來賓,透過VCR呈現2人發生的問題,並由3位明星「專家婚姻評審團」,10對夫妻檔「婚姻裁判」解讀、辯論,解決來賓的問題。 \n 《老公看你的》是考驗夫妻默契的益智遊戲節目,每集邀請4對夫妻參賽,由妻子進行益智問答,老公比拼體力,優勝者可以獲得一些獎品。 \n 不論參加節目的夫妻是否可藉由因此解決婚姻生活中的問題,或反而讓摩擦變得更嚴重,江蘇衛視的確跟上流行,也再度炒起話題。

  • 三少四壯集-普通觀眾

     農民登大雅之堂唱歌劇,孔雀哥哥要為真愛而開屏,悵然看著電視機,就算知道這就是煽情,但是心中仍有個小聲音在說:要是這是真的呢? \n 這一段播衣香鬢影、咬文嚼字的新版紅樓夢,下一台是收視率更高的「娘家的故事第二部」,台灣國語都配上了普通話口音,看得讓人嘖嘖稱奇。又來到抗日勝利的上海,演到聶耳的「義勇軍進行曲」就快變成了國歌,接著趁廣告空檔想瞧瞧相親節目是否配對成功,途中不小心轉到依舊玉女的周慧敏,她正在「說出你的故事」……這個晚上沒人和我搶遙控器,只有我自己忍不住在和「看電視」較勁兒。 \n 沒有裝衛星,我家的電視連鳳凰衛視都沒有。當整點新聞變成了新聞連播,當TVBS、東森、中天變成了央視、央視還是央視,剛開始我是抱著「算了,再也不電視」的心態。那些浙江青海安徽湖南天津台更都看不上,嫌其意識形態和包裝太老土。但作為一名普通的觀眾與老百姓,我的笑點和哭點都很低,某日在朋友家作客,他的電視屏幕開著,話說一對小姊弟千方百計的撿破爛攢錢,如何從四川山裡跑到東北去找媽媽,因為弟弟得了白血病無論如何想看到媽媽最後一面,這種結合「愛心」、「萬里尋母」和「咪咪流浪記」的超強組合,一下子就動搖了我不電視的決心。 \n 從此打開電視機,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這才方知節目名稱冠上「法治」的,多半都有點那個社會追緝令和天眼,而東北方言小品的形式與幽默,其實與餐廳秀巧妙差不多。若有機會隨意轉到哪個頻道就看看,唯有每年夏末秋初總會推出的各類海選節目,我以為這是當季流行已經非看不可。去年有「快樂女聲」,今年是「中國達人秀」,一關又一關PK到最後,最大的賣點就是參加比賽的人,都是沒沒無聞的小老百姓,有可能就是身邊的你和我。 \n 鎖定「中國達人秀」,這是今晚最後的重頭戲。胖妹唱歌,走的是蘇珊大媽路線,小妹妹和爸爸跳舞,走的是快樂親子路線,但接下來這段,就開始要起雞皮疙瘩了。難免有編劇過的嫌疑,當然也有可能是演的,但是你看他唱到情深無怨尤,滿頭大汗終於拼裝出一整首義大利原文的「女人善變」。那歌聲確實善變,換氣生澀甚至有些上氣不接下氣,花音嘹亮卻從頭到尾都沒對上配樂。但這是一位來自安徽鄉下的農民,他的偶像是義大利的帕華洛帝,他一邊下田一邊聽卡帶學歌劇,於是這一曲怎麼唱聽起來都很傳奇。 \n 接著上來的是「孔雀哥哥」,他一身孔雀羽毛裝,開屏後上面全是LED的彩色小燈泡,音樂響起舞步卻笨拙又怪異,他是根本不會跳舞的。我推薦大家去找找「中國達人秀孔雀哥哥」的視頻,原來他這樣搞笑是為了刺激癱瘓的妻子,住在內蒙的孔雀哥哥利用各種破爛做發明和道具,跳舞唱歌姿勢難看,但只要能逗太太笑他就開心。我和節目現場的觀眾一樣,大家聽完都笑了又哭了,難分難解那是旁觀他人痛苦的眼淚,或是自然流露的真情。 \n 農民登大雅之堂唱歌劇,孔雀哥哥要為真愛而開屏,悵然看著電視機,就算知道這就是煽情,但是心中仍有個小聲音在說:要是這是真的呢?我突然懷念起台灣的綜藝節目,那種因為太好笑直接飆淚的生理反應,或是千年氣質也不變的各款名嘴開講、命運好好玩、哪裡有問題,還有我看不懂的保齡球或麻將,這才是一名健健康康的普通觀眾應該收看的節目吧?

  • 大陸選秀素人爭當明星

     選秀節目當道,素人參賽者一夕爆紅不是夢,造成大陸80後、90後年輕人爭當明星,怪象頻生。 \n 從蕭敬騰、李宇春到林育賢,兩岸選秀節目已成懷抱星夢的年輕人成名捷徑,卻也因此引發各種怪現象,如19歲少女逼母親拿10萬元(人民幣,下同)「投資」她參賽、跳水金牌奧運選手桑雪打著「選秀掙錢救母」苦情牌等,令各界側目。 \n 怪現象最多的當屬湖南衛視《快樂男聲》,不僅出現女性打扮的「偽娘」選手,還有許多「明星臉」,如廣州「鄭伊健」、長春「潘瑋柏」及「山寨版」的吳尊、陳冠希、謝霆鋒等;最引人注目的是南昌賽區的嚴少辰,長相酷似李宇春外,穿著打扮和表演風格也類似,成了最佳炒作話題。 \n 掙錢救母 桑雪博同情 \n 《法制晚報》、《長沙晚報》報導,剛開播不久的浙江衛視選秀節目《非同凡響》,23日播出的節目中,入圍15強之一的桑雪,居然是2000年在雪梨奧運與李娜合作、拿下女子雙人10公尺跳台跳水金牌的前國家隊選手,更傳出她是母親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醫藥費龐大,想當明星賺更多錢。 \n 「選秀救母」消息傳開後,即使桑雪強調「沒有拿母親生病的事情來炒作。」但仍有部分網友質疑桑雪打「苦情牌」,博取評審、觀眾的同情票,更有網友抨擊:「有必要拿母親生病的事兒來炒作自己嗎?」 \n 報導指出,桑雪曾於2006年唱片公司簽約,也出過單曲,但公司不久後解散,對剛踏入歌壇的桑雪打擊很大。桑雪表示:「會唱的新歌很少,聲樂方面也沒有受過專業培訓,對於參賽特別沒自信,是伍思凱老師推薦我的。他聽過我的單曲,又找到我,讓我清唱了幾句,覺得我有潛力可挖。我覺得他們最看重的是我的體育精神,我不怕苦,敢拼搏,既然來參加了節目,就要努力走下去。」 \n 圓明星夢 逼母投資 \n 網友抨擊最厲害的,就是東方衛視《幸福魔方》的19歲參賽者小曼(化名)。《錢江晚報》報導,為了當明星,小曼16歲就休學,參加上百場選秀活動、謊報年齡參加相親節目,最近還為了參加《幸福魔方》,向沒工作的母親要10萬元「包裝費」,母親拿不出來,她就絕食、哭鬧,逼母親籌錢。 \n 面對評審質疑,小曼毫不在乎地表示:「我從來都不相信自己選不上,之前沒成功可能是因為沒有盡全力。」對小曼的行為偏差,大陸輿論強烈抨擊,指出選秀活動創造「醜小鴨變天鵝」的遠景,強烈震撼著年輕人稚嫩而充滿幻想的心,誘導了他們不屑學業、幻想一夜成名的急功近利心態,強烈地凸顯年輕人價值的迷惘。

  • 美媒譏低俗 小沈陽不在意

     大陸演藝圈在2008年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竄紅的藝人小沈陽,因其以男扮女裝、娘娘腔的表演方式,改編東北傳統「二人轉」表演為喜劇,被美國《新聞週刊》扣上「The Dirtiest Man in China」(最低俗的中國人)的大帽子,網友對此反應兩極化。 \n 《新聞週刊》文章提到,從外型看來,小沈陽一表人才,很難想像他化著大濃妝、帶著頭套、穿禮服在台上喝啤酒、講低俗笑話、活蹦亂跳、大喊大叫的樣子。對此,小沈陽則回應:「我不知道什麼東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觀眾喜歡我的表演。」顯示他對週刊的批評毫不在意,對自己的表演形式並不羞愧。 \n 小沈陽的自信不容置疑,據傳成名後的演出費用是成名前的百倍,就是因為民眾喜愛接受這類「俗」的節目,就連大陸媒也體爭相對「俗」字做解釋。《瀋陽日報》就提到:「大俗是種境界,也是一種極善的俗」,與新聞週刊報導的「Dirtiest」(最低俗)不一樣,只是《瀋陽日報》在文末還是對小沈陽表演打了問號。 \n 不同於媒體們的專論文章,網民的表達就直接許多:「為什麼外國一句挑唆話能讓這麼多中國人內訌啊。國外有多少不入流的東西他們不會讓你看到。中國的很多東西到他們嘴裡就變味了。我認為小沈陽的表演是適合大眾的。」 \n 毒蛇派網友也隨周刊大肆批評:「終於有人批判小沈陽了,真不應該再讓他出現在舞台上表演低俗的節目摧殘觀眾的眼睛了。舞台在觀眾的眼睛裡是個神聖的地方,如今小沈陽這麼俗的人都能出現在舞台上,真讓人覺得不舒服。」 \n 網民反應兩極,就連其他知名相親節目的「鳳姐」、貪官當道現象通通被扯進來,藉此突顯小沈陽只不過是個表演者而已。兩邊擁護者各執一詞,表演藝術的道德的判定最後究竟如何,宛如一座沒有標準的天平搖擺不定。

  • 陸相親節目變身水上競技

     大陸廣電總局通知各衛星電視台要整頓相親節目,不少衛視把收率大戰的重點,轉移到適合在高溫炎夏觀賞的水上競技遊戲節目,但因其中也融入男、女選手告白,甚至有80多歲老翁在節目中徵婚,有網友質疑這些新節目根本是相親節目的變形。 \n 各衛視主推的水上競技節目,其實是以前台灣《百戰百勝》、《百戰大勝利》的翻版,利用大型遊戲器材、賽道,由參賽者闖關,比體力、耐力,製造驚險刺激的場面,吸引觀眾的好奇心。 \n 據《楚天時報》、《京華時報》、新浪網等媒體報導,水上闖關節目單集成本低於一般娛樂節目,但收視率一樣好,而且較不會觸及敏感問題,更沒有相親節目的「風險」,因此,多家衛視轉做水上闖關遊戲節目,目前已有6、7個類似的節目,依然是湖南、安徽、浙江等3家衛視呈「三足鼎立」之勢。 \n 忙比賽 不忘告白 \n 在這波新電視大戰中,湖南衛視《智勇大衝關》原本主打素人闖關,7月7日進入第4季後,不僅更新主持群,由大陸新一代年輕主持人李銳、孫驍驍、王歡、KK等人入主,也大幅修改賽道設計,提高闖關難度,更邀請當紅的《快樂男聲》的人氣選手、草根選手、泳裝美女加入闖關行列。 \n 浙江衛視的《衝關我最棒》則推出升級版,邀請情侶闖關;而安徽衛視停播《周日我最大》2周後,直接取消《緣來是你》的單元,5日推出全新戶外競技真人秀節目《男生女生向前衝》。 \n 由於安徽衛視的《男生女生向前衝》分設男女分賽道,還允許男選手若看上女選手時,可在闖關前向她告白,一旦挑戰成功,女生也認可男生的表現,男生就有機會抱得美人歸。 \n 因此,網友質疑《男生女生向前衝》實質上還是相親節目,只是地點從攝影棚搬到戶外,不特別強調「相親」這個議題而已,「換湯不換藥」。

  • 電視交友節目煽情 民眾反感

     根據調查顯示,大陸近8成受訪者表示身旁有人在相親,年齡以80後居多,由此可見中國人的婚姻觀已隨著世代演進大幅改變。其中湖南衛視《我們約會吧》、江蘇衛視《非誠勿擾》,都是以男女交友為主題的相親電視節目。 \n 中新網8日指出,電視交友節目引起的風波不斷,在高調宣揚尋找愛情的背後,內容煽情暴露,雖引發極大的娛樂效果,但明顯地已踩到道德標準紅線。 \n 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節目中,男來賓提出「你願意經常跟我一起騎自行車嗎?」,女孩回答一句:「我寧可坐在寶馬裡哭」,如此「拜金」話語,讓全國譁然。 \n 除此之外,就連「性」方面也大談特談,毫不遮掩,節目中男方提出「檢驗對方性能力」的要求,女方竟然當場欣然接受,雖節目以娛樂為上,但如此這般地把隱私當噱頭,拿肉麻當可愛,以無恥為榮耀,徹底顛覆了大陸社會的榮辱觀念,激起眾多民眾強烈反感。 \n 湖南師範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魏劍美說,「這些相親節目滿是作秀的痕跡,來賓之間互相謾罵、羞辱,似乎成為節目最大看點。」湖南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丁加勇指出,在中國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社會,都沒有把美貌和金錢當成是婚姻組合的唯一衡量標準,而在相親節目上卻充斥著赤裸裸的金錢愛情觀,負面社會影響不容小覷。 \n 女作家葉細細提醒適婚男女,嫁得好但最後被拋棄的例子比比皆是。「婚姻不該把錢放在主導地位,除了看經濟狀況更應該注重人品。只有雙方平等,婚姻才更容易為愛、為對方的優秀品質而長久。」

  • 大陸相親秀拜金 登上TIME

     大陸相親節目刻意渲染拜金、炫富的怪現象,已經引發外國媒體關注。最新一期美國《TIME》雜誌,即以《大陸電視相親節目:為錢還是為愛?》(China's TV Dating Shows:For Love or Money?)為題,探討大陸年輕一代拜金主義與炫富的現象。 \n 這篇報導是由《TIME》雜誌上海特派員Justin Bergman所寫,文章一開頭就寫說:「在今日的大陸,對一群少數但越來越高調的年輕女性來說,真正的愛情是與『數字』有關。一位潛在的男性求婚者,他或許有良好的幽默感與端正好看的外表,但如果他擁有一幢公寓,以及這幢公寓有多少平方公尺大小,才是真正重要的;當然,龐大的銀行存款數字也是必要的;有些人還認為必須擁有一輛豪華的車。」 \n 文章指出,近年拷貝自美國電視真人實境秀與《American Idol》的大陸相親節目,擁有數百萬觀眾群,但是也引發輿論抨擊,學者專家指出,節目對大陸都會年輕人宣傳負面、違反中國傳統價值的觀念。 \n 男多女少 找伴困難 \n 報導直指大陸最新的真人秀電視醜聞,即是江蘇衛視最紅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節目中的1名女性來賓、22歲、來自北京的模特兒馬諾,她在節目中傲慢地拒絕1名男性來賓提議騎自行車載她,還以嘲諷的口吻表示:「我寧願在寶馬(BMW)上哭,也不要在腳踏車後座笑!」有人說馬諾的言行,已體現大陸80後年輕人的唯物主義價值觀。 \n 馬諾的例子反映大陸年輕人越來越憂慮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與社會價值觀,尤其是在一個男性比女性多的國度裡,要找到1位伴侶越來越困難。(大陸獨生子女政策,造成無數的家庭寧可流掉女性胎兒,擁有1個兒子;預計10年後,大陸男性要比女性多24萬人。) \n 不過,7月1日馬諾為宣傳主演的舞台劇,接受電視台訪談時卻大吐苦水。鳳凰網報導,馬諾表示,「在寶馬車裡哭」只是在節目中阻擋男性來賓的藉口,經過剪輯和處理,內容被無限放大,甚至被電視台利用為炒作話題,被觀眾曲解,她覺得非常無奈,唯一的感想就是:「社會險惡,人心複雜,凡事小心。」 \n 中央整頓 收視不減 \n 作者也在文中提及,目前大陸正處於聲討拜金者的潮流中,馬諾不是唯一被批評的目標,飽受指責的還有聲稱有20萬元財產(人民幣,下同)才能握手的「拜金女」朱真芳,以及吹噓自己有600萬元以及3輛跑車的「炫富男」劉雲超。 \n 報導中也剖析大陸民眾的心態,表示觀眾對部分相親節目參加者的拜金言論表示「噁心」,但是他們依然虔誠地守在電視機前觀看這些節目。 \n 文章最後引用百合網副總裁慕岩的話:「在大陸的相親節目中,至少你能用錢買來1個約會,但可能買不到真愛。」

  • 廣電總局緊盯 婚戀節目淨化

     大陸電視相親節目為提高收視率,來賓話題尺度大開,「寶馬女」、「富二代」等拜金、炫富內容成了主流,迫使大陸國家廣電總局在6月2日及8日發出2次淨化通知。 \n 因此,江蘇衛視在6月27日晚上播出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進行開播以來最大的整頓改革,不僅邀請來自黨校的心理學女教授黃菡和原來的評審樂嘉一起分析參加節目的男、女來賓,節目中也不再談論「物質話題」。 \n 《新京報》報導,廣電總局6月上旬公布通知,要求相親節目整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的婚戀觀。」「不得選擇社會形象不佳或有爭議的人物擔當主持人。」也就是說,不能以婚戀的名義羞辱人或人身攻擊,甚至討論低俗的涉性內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的婚戀觀,並且要求不可以現場直播,要嚴格執行播前審查和重播審查制度。 \n 新規定公布之後,最新一集的《非誠勿擾》節目內容,已從刺激型轉向溫情型,並邀請來自江蘇省委黨校行政教研部教授管理心理學的黃菡擔任專家,在節目中以女性角度,與原固定班底樂嘉,提供參加來賓不同的意見。

  • 名家-娛樂至死 還是個案管制?

     繼「超女」選秀後,大陸又火了電視「相親」節目,其中最火的還要算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幾位參與的女嘉賓(多為平面模特),身價一時大增。尤其是馬諾,那個面對「你喜歡和我一起騎自行車逛街麼」問題時,以「我還是坐在寶馬裡邊哭吧」作答的拜金女,據說身價直逼國內二線女星。 \n 他們不是來相親,而是來進行表演,並將這種表演視為成名的良機。這的確是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 \n 判別綜藝節目的價值觀 \n 綜藝節目所標榜的價值觀有很強的傳播效應,這無可否認。問題是我們如何認識它。大陸的解決辦法是,鑑於相親類節目中存在造假、過度炒作、宣揚拜金主義等不健康價值觀等現象,由主管機關國家廣電總局下發通知,進行整治。相親節目可以繼續播放,但要避免不健康的價值觀傳播,這是大陸的管理模式,和台灣有很大不同。 \n 在台灣,綜藝節目開放得多,有更多不健康的價值觀在傳播,但行政權力一般不敢介入,因為有違「政治正確」。 \n 在大陸,知識分子的主流當然也是反對政府干預的。理由眾所皆知:觀眾有自我過濾的能力,並且我們要忍受自由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應,因為相較於管制,這是次優選擇。我當然也是在這種理念下熏陶成長起來的,但近來多了更深一層的省思。 \n 首先,所謂觀眾的自我過濾能力,是否是一個被過度塑造的神話?誠然,馬諾等人受到輿論的諸多批判,但依我的觀察,更多人在潛意識中受到馬諾的示範效應影響──拜金又如何?馬諾反而更紅了。這是榜樣的力量,對價值觀正在形塑期間的青少年,影響尤其大。 \n 以台灣綜藝節目為例,明星們對性愛、金錢及權力的態度,事實上也沒有經過觀眾的過濾,在這種節目浸淫中成長的青少年,其價值觀將會越來越接近這些明星。 \n 分析自由與管制的利弊 \n 其次,自由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應,是否一定較管制更少?在共產極權專制所導致的陰影尚未褪去的語境中,知識精英很容易成為「自由」的堅定捍衛者。 \n 但事實是,在絕對自由理念下,如果民間社會又缺乏基本的倫理底線,那麼我們幾乎沒有辦法對不健康價值觀輸出做出有效應對。基於對人性的瞭解,涉及性與金錢的不健康價值觀反而更有傳播力量,這也是出現醜聞的明星為什麼反而更紅的原因。 \n 讓我們做個假設,若干年後,共產極權的陰影已經成為淡薄的歷史記憶,就如同資產階級危機只是一百年前的故事而非當下的時代主題;彼時,新的最大社會矛盾體現在慾望的無止境釋放後,倫理底線的喪失和自然環境的崩潰。就如同共產左翼早已失去吸引力一樣,自由的負面效應到底是大還是小,可能同樣會被重新評估。 \n 未經反思地將「自由」或「共產管制」預設為普世價值,可能都會遮蔽對問題的真正透視;自由和管制都可能帶來災難,兩者間需要平衡。自由與管制的利弊,可能要就個案做具體分析。 \n (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

  • 相親節目拜金 大陸下令淨化

     大陸電視相親節目光怪陸離,「寶馬女」、「富二代」等拜金、炫耀財富內容,成了主旋律,逼得大陸國家廣電總局祭出兩道淨化通知;新華社、人民日報打蛇隨棍上,日前不約而同發表「嚴打」文章。大家都在等著看,廿六日江蘇衛視最新一集的《非誠勿擾》,到底會淨化到什麼程度? \n 清一色都是所謂富家子弟、留學碩士、模特兒級美女參加,聊的不是興趣談心,而是床上功夫、有沒有錢、胸毛很性感的大陸相親節目,大陸官方終於看不下去。 \n 廣電總局六月初連發兩道通知,具體明確要求:「嚴禁偽造嘉賓身分,欺騙電視觀眾」、「不得以婚戀的名義對參與者進行羞辱或人身攻擊,甚至討論低俗涉性內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的婚戀觀」。 \n 兩份文件一出,原本熱鬧非凡的相親節目,忽然冷卻下來,半個多月來,大陸收視第一的《非誠勿擾》已見收斂,未來還將大幅度調整;浙江衛視的《為愛向前衝》更因此喊停。 \n 前天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也發文《收視率誘導逐利亂象相親節目低俗化當止!》,同日,直屬國務院的新華社,指出要「堅決驅除低俗風」,兩大國家級媒體,同日對相親節目表達相同態度,實屬罕見。 \n 一名參加過相親節目的女子說,上節目前編導問她如遇到沒錢男來賓怎麼辦,她回說還是能聊聊,立即被編導斥責,直到她被引導說出:「你給我下去!」編導才說,能上節目了。一名剛回國任教的大陸留美博士說,東方女性不是較含蓄嗎,怎麼劈頭盡問:「有沒有錢?」 \n 《新華社》指出,互動交友類節目保持生命力靠的是誠意二字,作假作秀也許能獲得一時的高收視和火爆話題,但真正傷害的是普通人群交友的熱情。

  • 操弄辛辣話題 全為收視率

     男男女女排排座,透過亮燈來表示好感,利用連串發問來了解對方,在台灣早褪去流行的相親交友節目,近來繼選秀節目後,風靡全大陸。女來賓言論之下流、節目幕後操弄之明顯,宣揚拜金貶貧價值之赤裸裸,令人瞠目結舌。 \n 以目前大陸綜藝類節目收視第一的江蘇衛視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來說。之前著名「拜金女」馬諾,看到中年男子示好,劈頭就是一句:「如果知道你來,我就讓我媽代替我來了!」當一位男來賓問她,願意與她一起騎自行車嗎?馬諾答道,「我寧願在寶馬(BMW)車裡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 \n 當有男性請她形容自己身材,他給了「肉肉的,我男朋友說口感很好!」的答案。遇到醜男,馬諾一句:「我希望導播能給我們放一首解脫,然後讓他下去就算了」就打發。 \n 廿一歲的閻鳳嬌則參加到一半,卻爆出了「艷照門」事件。網上突然瘋傳其不雅照片,而且一波接一波,閻鳳嬌一再說遭脅迫,但網友爆料稱,她本來就是人體模特兒。另名女來賓謝佳,參加到一半被爆料稱是女同志,她與閻兩人後來都退出節目,卻因此走紅通告接不完。大陸媒體更披露,兩人根本就是製作單位的伏兵,用來炒作收視率。 \n 男來賓也不遑多讓,自稱富二代的劉雲超,自稱個人銀行存款有約三千萬元台幣,擁有三輛跑車。節目中,他多次炫富,甚至挑釁地對「拜金女」馬諾說:「你不是想坐到寶馬裡哭嗎?來我的寶馬裡吧。」 \n 但劉雲超後來遭踢爆,本名叫劉雲零,是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的學生,他的同學說:「身上穿的是卅五元的T恤,怎麼就有三輛跑車了?」大陸媒體稱,相親節目根本是一齣最爛肥皂戲。

  • 時代周報-非誠勿擾與虛弱的中國人

     評論解讀金錢、性和張狂,加總一起可一窺大陸社會全民運動似地向物質、金錢頂禮膜拜,整體的渴求和貪婪。相親並不是婚姻的過程,也不是組成家庭的途徑,更多的是由此透露出一種扭曲的價值觀,這種變態觀點以直言高論呈現,就可以「雷人」並得到收視率。 \n 選秀類電視節目衰退的時候,相親節目異軍突起,引發了又一場慘烈的收視大戰。打開電視機,以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為龍頭,撲面而來的是千篇一律的各類相親節目;非誠勿擾,誠在出名,並不在找對象。 \n 這些被設計的雷人言辭無非是抓住了兩個關鍵詞:金錢和性,如果還有催化劑,那就是張狂。看看這些年的網路新聞和論壇,沾上這三點,哪有不火的? \n 模特和演員在節目中的身分卻是「煤老闆的女兒」;有人出名關鍵詞是「寶馬」和數不清的男友;另一位以「貌醜」和「牽手要20萬」當關鍵詞。「富二代」、「豪宅」、「跑車」、「拜金」、「不雅照」,說到底都是金錢與性。 \n 女拜金、男拜性,《非誠勿擾》抓住了今天中國社會最敏感的神經,甚至引發了一場關於價值觀的火熱討論。很多觀眾痛批節目和嘉賓們傳遞了赤裸裸的拜金主義的價值觀。但也有人覺得這種直白的表達很真實。 \n 即便拜金成了一種真實表達,這也絕不等於說拜金就不再是庸俗的價值觀,更不代表電視節目的低俗就由此獲得了合理性。女拜金、男拜性。不管他們態度上顯得多麼張狂,但那些言辭的背後,其實是一種缺乏人的尊嚴的虛弱,是當今人們生活狀態和精神狀態的一種折射。 \n 金錢的特殊意義 \n 在中國年輕人找對象,收入狀況、家庭條件、學歷、職業等是最先考慮的要素,金錢在擇偶中的重要地位更是日益凸顯。 \n 或許有人認為中國人拜金是因為貧窮,認為發達國家的人富慣了所以不那麼愛錢了。真正的奧妙可能在於金錢對於國人有一些特殊的意義,涉及基本的權利與尊嚴。在一個法治健全的國家,即使是窮人,其基本權利和做人尊嚴,在法律面前的地位,與富人並沒有多少差別。不管他多窮,住的房子有多破,法律依然保護他的基本權利不受侵犯,保護他的破房子「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富人不能為所欲為,窮人也不是一無所有。富人有金錢不能逾越的邊界,窮人有自己的尊嚴和快樂。 \n 如果一個社會法治缺失,那就有可能導致這一局面:有錢的可以為所欲為,沒錢就沒有權利和尊嚴的邊界。「寧願坐在寶馬裡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後面笑」,這種極端的表達可能源自她的生活觀察:坐在自行車後面是不太可能笑得長久的。 \n 女人拜金 \n 相親節目中的拜金女經常表現得很張狂,要跑車、要豪宅、要鴿子蛋大的鑽戒,不然就讓男人滾一邊去。這種表面的張狂和偽女權背後,實際是一種自賤和虛弱,是標準的色厲內荏。 \n 中國人拜金,源於弱者害怕權利受侵害的不安全感。而相親中拜金女更多,源於她們比男性更缺乏自信和安全感,更依附金錢的保護。 \n 對於那些出生於普通人家的女性而言,她們無法選擇出身,但她們還有一次機會向上一階層流動,那就是通過婚姻。顯然,不少國人越來越缺少這種對未來的自信,拜金女更是一種代表,公眾在痛斥她們拜金的同時,是否應該反思一下,造成這種思潮的社會環境? \n 男人拜性 \n 中國男人大多不喜歡女強人,甚至不喜歡和妻子處於一種平等的狀態,他們更喜歡自己是家庭的主宰者,以女性保護者的姿態生活。這或許也源自於社會生活中的人格不獨立和自卑。這些人往往希望在家庭生活裡,找到主宰和尊嚴的感覺。 \n 個人尊嚴普遍得到確立的社會,男人不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彰顯存在的意義。他們更需要的是自由人的自由聯合,獨立尊嚴的個體之間的平等交流。 \n 很多中國女人說,她們喜歡和外國男人在一起,因為「感覺好」,因為他們給中國女人平等和尊重。中國男人常講,如果你想追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首先要打掉她的驕傲。這樣的比較,中國女人怎能不「棄暗投明」? \n 如果一個社會的男性擇偶,過於重視外表和性,其實是一種生活要求低下的表現,因為他們還在拚命地尋求最基本的生物需求的滿足。女拜金、男拜性,其實都是一種無力的嘶喊。張狂的背後,其實虛弱得很。 \n (摘自《時代周報》2010-6-17,作者李鐵)

  • 社會研究所-絕對權威的廣電總局

     大陸的相親交友類型節目成為新一波的熱點節目類型,不過,其中也因來賓的拜金言論引起廣泛的討論。這些拜金言論當中,女模特兒出身的馬諾便是一個代表,當男性來賓問他是否喜歡一起騎自行車逛街時,她的回答是:「我還是坐在寶馬裡哭吧。」 \n 當這樣的言論出現並且引起廣泛討論之際,廣電總局終於出手了。對於媒體生態的審查管理,兩岸的機制相當不同。在大陸,廣電總局扮有絕對權威的角色,一紙公文就能決定某個時段該放那種類型的節目,某些節目的尺度甚至是那些明星能否上電視。與之相較,台灣的國家通訊委員會像是法院一般的審理機制,並不主導媒體發展與媒介內容的方向。 \n 這兩種不同機制背後是不同的文化觀。在大陸,文化被認為是應該由一定的價值判斷所主導;在台灣,文化被認為是自由的,除非超越羶腥色的界線。

  • 電視婚戀節目 大陸重拳整治

     由於許多相親節目中,男女來賓赤裸裸大談低俗性話題或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的婚戀觀,大陸廣電行政主管部門迅速重拳出擊,決心整治電視婚戀情感類節目低俗醜陋之風。 \n 拜金女言論惹人厭 \n 新華網報導,大陸收視率頗高的電視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中,「你願意經常跟我一起騎自行車嗎?」一位男嘉賓問女嘉賓馬諾,馬諾笑著用一句「我寧願坐在寶馬裡哭」的回答,讓無數電視機前的觀眾為之譁然。另一對男女來賓在節目中的對白更令人感到驚愕:女賓問一位男賓:「你家有錢嗎?」男賓直接宣布:「我家是開廠的,在上海有3套房子。」 \n 馬諾所代表的「物質女孩」,尋求的愛情充斥著金錢、地位、權力和享樂至上,引起社會對節目中盛行的畸形「婚戀觀」的批評。 \n 江蘇衛視《非誠勿擾》創下收視冠軍,廣告激增刺激下,各省級衛視爭相推出相親節目,螢光幕裡遍布「剩男剩女」,「拜金女」「富二代」等相親話題人物輪番登場。 \n 大陸國家廣電總局12日通報,2日和8日總局先後公布管理通知,要求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不能由演員、模特兒、節目主持人、「富二代」、「成功人士」等身分的來賓占據;不得選擇社會形象不佳或有爭議的人物擔任主持人;不得以婚戀的名義羞辱或人身攻擊參與者,甚至討論低俗涉性內容,不得展示和炒作拜金主義等不健康、不正確婚戀觀。 \n 播前審查 重播重審 \n 「婚戀交友類電視節目要把好嘉賓關、主持人關、話題關、內容關、審查關、播出關。」所有交友類節目均不得現場直播,要嚴格執行播前審查和重播重審制度,對有問題的內容和錯誤的觀點必須刪除。 \n 面對電視上大談拜金、享樂的相親男女,各大媒體也給予嚴厲批判。11日晚,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深度報導《讓婚戀情感類電視節目健康發展》,嚴厲批判有些婚戀交友節目「嘉賓身分造假、出語低俗、公開討論涉性內容、宣揚拜金主義、混淆是非善惡。

  • 外媒批來賓膚淺

     繼選秀節目之後,大陸正流行電視相親。但因來賓身分假造、虛報年齡、以性話題挑戰廣電法規尺度,不僅造成話題,也成為國際矚目焦點。 \n 大陸電視相親節目的收視率大戰,已進入白熱化,各家衛星電視台為了搶收視率,不擇手段的製造禁忌話題、以來賓身分背景炒作新聞、設計來賓以輕蔑態度批評被選擇的對象,掀起一股流行風潮,甚至引起外國媒體注意,美國的《USA Today》即在日前以大篇幅報導,讓這波電視相親話題延燒到國際。 \n 《USA Today》在報導中指出,《非誠勿擾》引發對中國年輕一代拜金主義、許多怪異現象的熱烈討論,例如女選手的裸照,被人惡意張貼在網上散布,諸如此類的話題新聞層出不窮,引人側目;另方面,節目也展現了一個觀點:在人口眾多的中國,找一位合適的伴侶,比什麼都困難。此外,這類真人秀節目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是中國有1.8億單身人士,他們與其父母對婚姻大事都憂心忡忡。 \n 收視大戰 競爭激烈 \n 《今日早報》、《揚子晚報》等媒體報導,這波電視相親節目的「開山鼻祖」是山東衛視的《愛情來敲門》,因為是素人徵婚,節目缺乏話題,也沒有值得窺探的祕辛,節目播出後並未引起太多注意。 \n 直到今年江蘇衛視推出《非誠勿擾》,大打俊男美女牌,並「放任」這些俊美的來賓以嚴苛的言詞批評參加相親徵選的對象,每集都能挑起話題,再加上湖南衛視推出同類型節目《我們約會吧》的同時,也向法院提出告訴,指江蘇衛視涉嫌抄襲,爆發「誰取得節目原型《Take me out》版權」之爭,新聞性十足,觸發觀眾好奇心,收視族群瞬間爆增。 \n 電視相親節目爆紅,也引發連串跟風,浙江衛視《為愛向前衝》、安徽衛視《周日我最大-緣來是你》(簡稱《緣來是你》)陸續開播,6月4日東方衛視也以《百里挑一》節目加入戰局。 \n 同類型節目增多,各家衛視備感競爭壓力,為搶收視率,各家電視台必須各出奇招,不是設計禁忌話題、特別炒作來賓背景,來賓又敢言、直言,再加上好奇網友「人肉搜索」,一一戮破來賓謊言,幾乎天天都有話題炒作、內幕爆料登上媒體,不但節目收視率飆升,話題來賓也成為媒體寵兒,身價飛漲。﹙文轉B11版﹚

  • 外媒批來賓膚淺

     ﹙文接B10版﹚ \n 拜金主義 橫行 \n 這波爆紅的話題來賓,以《非誠勿擾》的女主角馬諾最紅。她最早是以漂亮素人寶貝身分登場,隨即被網友查出她原來是平面模特兒,也是製作單位安排的暗樁,刻意用來創造節目話題,形成造假;接著馬諾又以「寧可在BMW車上哭,也不要在自行車後笑」的言論,挑起拜金話題,引發社會撻伐。 \n 這些負面新聞反而讓馬諾一夕爆紅,雖然江蘇衛視礙於輿論,不得不讓馬諾「徵婚」成功,與男性來賓張弘凱手牽手離開節目,但馬諾隨即與安徽衛視的相親節目《緣來是你》簽約擔任主持人,身價直逼二線藝人。 \n 從馬諾的例子,不難發現電視相親節目,主軸已不再是「相親」,而是來賓們出人意料的言論、生猛的禁忌話題,才是製作單位吸引收視率的妙招。 \n 如《非誠勿擾》的朱真芳語出驚人地表示「非豪宅男不嫁」;浙江衛視《為愛向前衝》的來賓也不毫遜色,除自稱是富家女的盛淩雲,發出「要『娶』男人」的女王言論外,還有女性來賓揚言「我怕洞房花燭夜時還要我教你」,「中性女」NANA更直言喜歡大胸肌男。種種言論,挑戰廣電總局的忍受度。 \n 以「狙擊《非誠勿擾》」為口號的《為愛向前衝》,除放任女性來賓大談禁忌話題,還把收視率高的男性來賓「豹哥」的相親過程,製作為140分鐘「黃金加強版」播出。事實上,「豹哥」也是拜金主義的代表人物,他是溫州小老闆,月入百萬。由於僅160公分高,剛出場時遭到大部分女性來賓嫌棄。 \n 但當「豹哥」大方表示誠意,公開自己帶了鑽戒以及杭州市鬧區一幢房子的房產證、Lamborghini車鑰匙外加單身證明來參加節目後,現場一片嘩然,女性來賓對他的態度馬上改變。例如其中一位女性來賓樓姚,在「豹哥」提出試婚、考驗性能力等要求時,沒有絲毫不願意或被冒犯的表情,因而被網友抨擊為「拜金」的另一個實例。 \n 此外,浙江衛視還趕搭「偽娘」流行潮,找來中性打扮的男性來賓擔任徵婚主角,果真又引發話題。 \n 來賓爆紅 隱私曝光 \n 不過,節目走紅,來賓受矚目也不見得是好事,例如6月1日有「小姚明」之稱、身高218公分的浙江籃球隊員張大宇參加《為愛向前衝》,並成功帶走一名叫做亦薇的女孩時,張大宇不僅因為是大陸首位參加相親類節目的籃球運動員而受矚目,也因為他在節目中自稱現年21歲,被網友發現與其在籃協註冊年齡19歲不符,引發爭議,有可能再度掀起「男籃球員虛報年齡」風波。 \n 而另一位《非誠勿擾》參加者閆鳳嬌則因為在節目中走紅,卻被網友搜索到一堆裸照、豔照;原先閆鳳嬌自稱是被脅迫拍攝,後來又承認是自己接的人體模特兒工作所拍攝的照片,原先同情她的觀眾態度因而轉變,閆鳳嬌的星途也可能成泡影。

  • 無關愛情 相親一場戲

    繼選秀節目之後,大陸相親節目爆紅,不僅引發電視台收視大戰,更傳出作假,成為網友熱烈討論話題。 \n大陸電視圈最近掀起相親節目熱,以湖南衛視《我們約會吧》和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競爭最激烈;為搶收視率,節目尺度越來越開放,相親男女毒舌批評,也傳出製作單位作假,來賓都是事前安排好的。 \n《新快報》、《中國青年報》等媒體報導,舒淇、葛優主演的電影《非誠勿擾》,描述葛優與不同女性的相親過程,造成轟動;電視台趕搭風潮,開闢相親交友節目。 \n馬諾拜金引爭議 \n由於同類型節目漸多,製作單位為搶收視率,不惜讓來賓毒辣互批,更傳出製作單位是叫來賓照劇本演,對話才會那麼精采。 \n以《非誠勿擾》爭議人物馬諾為例,她曾說「我寧可坐在寶馬(BMW)裡哭!」被網友口誅筆伐,說她拜金,也導致社會上出現「寧嫁富二代」的說法。雖然馬諾否認指控,但她被罵得越凶,節目就越紅,許多觀眾是先知道「拜金女」馬諾,才看節目。 \n參加來賓炒作知名度 \n有網友質疑這些來賓志不在相親,只想炒作個人知名度。例如《非誠勿擾》的男性來賓劉雲超,一上台就炫富,自稱「富二代」;但網友爆料,說他不是富二代,上節目穿的衣服是價值30元(人民幣,下同)的T恤。 \n劉雲超則回應:「從來沒說自己是富二代,是網友說的,但也不窮,爸媽給了60萬元的啟動資金,我自己炒股、做汽車配件生意、開飯店積累了一筆財富。現在走紅自己也沒有料到,剛開始上節目真的是為相親。」 \n另一個話題人物沈勇,參加浙江衛視《相親才會贏》,因事事先問媽媽而走紅,被調侃為「小蝌蚪找媽媽」。後來他參加《非誠勿擾》,選女伴時,沈母卻爆出:「農村的不好,今天舅舅來了,後天哥哥來了…家要變旅館了。」被指為歧視農民。 \n沈母也不甘示弱,透露是製作單位設圈套騙她這麼說,而且上節目的24位女來賓,都是拿錢參加的。 \n湖南衛視副總編輯、新聞發言人李浩和《非誠勿擾》製片人王剛都不否認節目有作秀的成分,坦承與突顯相親男女「真誠」交友的節目主旨完全不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