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省商業會的搜尋結果,共68

  • 觀念平台-台灣經濟穩健成長的解讀與擔憂

     最近,主計總處公布今年台灣經濟成長預測指出,受到美中貿易爭端帶來轉單,加上台商回台投資生產等因素加持,民間投資實質成長可望達到7.61%,上調2.6個百分點,創下2014年以來新高。亦即今年以來,台灣經濟呈現「穩健」成長狀況,已扭轉過去數年台灣經濟成長始終不如全球的現象,再度將今年8月所預測的2.46%上調至2.64%;同時,將明年經濟成長預測從8月的2.58%上調為2.72%。

  • 專家傳真-與其爭辯回流投資金額 不如聚焦隱藏問題

     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鳴槍起跑,成為民進黨認為執政最重要政績的台商回流投資金額即將突破7,000億元,不但是其最常宣揚的政策,而且是爭取選民支持的論述。不過,最近經濟部次長在立法院接受國民黨委員質詢時坦承,截至目前為止,海外台商尚未匯回任何投資金額。此一訊息公布之後,立刻引發社會各界譁然。雖府院馬上澄清,已經審核投資金額接近7,000億元,台商回流投資並非未來式,而是進行式,但與過去的論述,卻又呈現南轅北轍。

  • 觀念平台-台灣突破區域經濟整合的選擇與路徑

     依據國際新聞報導,東協國家於11月3日在泰國曼谷舉行領袖高峰會議,從此次會議聚焦的議題加以觀察,其核心仍然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之發展。在歷經多年協商後,除了印度有所疑慮選擇退出之外,其他15個成員4日宣布完成談判、初步預定明年2月簽署,使得全球規模最龐大區域經濟組織的RCEP未來影響,更是受到國際社會矚目。

  • 專家傳真-青年族群年均所得新高的是與非

     隨著2020總統大選日益升溫,為能爭取更多青年選票支持,如何協助國內青年擺脫長期薪資偏低議題,不但是朝野政黨辯論攻防的主軸焦點之一,甚至已成為未來左右大選勝負之關鍵。

  • 專家傳真-喜迎台商回流勿忘區域經濟整合趨勢

    專家傳真-喜迎台商回流勿忘區域經濟整合趨勢

     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鳴槍起跑,從最近許多公開場合中可以發現,朝野政黨無不將致力改善投資環境,促進經濟持續成長作為爭取選民支持的重要論述之一。尤其是面對美中引發的貿易爭端迄今未歇,加速跨國企業轉單,導致全球投資區域位移及產業生態體系重組之下,如何排除投資障礙,積極協助台商回流,藉以加速產業結構轉型,進而再造台灣經濟體質,勢必成為總統大選之中朝野政黨所聚焦的核心議題。

  • 專家傳真-促進老人就業法制的憧憬與未逮

    專家傳真-促進老人就業法制的憧憬與未逮

     隨著平均餘命延長,台灣人口結構逐漸呈現老化現象。其中,65歲以上老年占比,從民國93年12月跨過7%的「高齡化社會」門檻之後,快速大幅上揚,107年3月達到14%邁入「高齡社會」,同時預估114年可以超越25%成為「超高齡社會」。此一趨勢之下,15~64歲工作人口於104年達到高峰1,736.8萬人後,開始逐年下降;此外,加上退休年齡提前,使得老人勞動參與率僅有8.6%,不及日、韓、美等國家,使得活絡老人勞動力已成為刻不容緩的議題。

  • 觀念平台-連結回流中小台商 協助青年創業

     依據經濟部投資台灣事務所資料統計,累計今年八月上旬核准通過台商回台102家,投資金額5,047億元,提前達成5,000億元年度目標,未來將會創造4.39萬個本土工作機會;同時,在年底前若各項投資能夠如期到位,則可以落實全年投資金額超過1,600億元。此一訊息似乎顯示,在政府所推動的「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誘因,以及《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加持下,提高台商回台投資意願。

  • 觀念平台-正視台灣政經陷入發展停滯危機

     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來臨,雖朝野競爭格局尚未明朗,但從去年以來的社會氛圍,明顯感受民眾對於現況的不滿與未來之憂慮。此一狀況比較之前冷漠現象,是否正意味著,台灣政治承蒙解除戒嚴之後的洗禮,並未與時俱進邁入成熟階段,經濟歷經高度成長之後的轉型,忽略審慎時勢建立自主模式,讓民眾從徬徨無助至焦躁不安的悶困,顯示台灣政經陷入發展停滯危機。 \n 誠如諾貝爾經濟獎得主道格拉斯.諾斯(Douglass C. North)在其《制度、制度變遷與經濟成就》著作中指出,部分新興國家政經發展過程之中,其領導者在國家治理上經常假藉推動改革名義,從事所得重分配而非生產性向上活動,製造壟斷地位而非促進競爭,限制發展而非增加機會,最後導致改革呈現自我困境。此外,加上這些領導者較少對可以增加生產力或效率性的教育,進行前瞻規劃及長期投資,造成中產階級比重大幅降低,使得其發展受到限制。 \n 無獨有偶,其實全球不少先進國家政經發展過程亦不例外。亦即這些先進國家,由於執政當局在國家治理過程中,採取霸權思維處理政治權力的分贓及經濟資源之配置,使得其政經陷入發展停滯不前現象。換句話說,任何國家政經發展良好與否,其重要關鍵並非在於整體開發程度的是否完善,而是在於領導執政理念之是否無私。 \n 在此同時,從經濟指標的數據比較顯示,儘管台灣已經跨越世界銀行依據國民所得毛額所定義的先進經濟體門檻,或是達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按照開發程度所提出的已開發群體標準;但是近年以來,我們在政經上卻又陷入前所未有發展停滯危機。探究其原因,個人認為除了受到外在因素影響之外,其實來自內部因素糾葛,這些魔咒或許可以從兩個層面的現象發現其端倪。 \n 先從政治層面來說,台灣值得作為學習典範的是,在經濟快速成長的同時,實施政治民主。然而,隨著民主自由開放,部分公共政策在法制過程中,並未經由公開程序達成結果,反而採取密室協商取得共識,使得法制淪為民粹化、利益化;尤其最近三年以來,憑藉完全執政優勢,忽略在野政黨理性建議,採取多數暴力強渡關山,例如:退休年金改革的轉嫁污名、勞工休假制度的僵化複雜等,罔顧社會公平正義,導致各種亂象叢生。此外,加上在「一中」政治圖騰下,引發藍綠政黨統獨對立,陷入意識型態糾葛,造成許多法制延宕,例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後續協議的杯葛、兩岸監督條例之擱置,完全忽略產業需求,嚴重阻礙國家發展。 \n 再就經濟層面而言,台灣過去以來很幸運地在多數官員夙夜匪懈、勇於任事下積極努力,許多經濟政策從規劃至執行過程,均是以國家的生存發展與民眾的幸福安定為出發,其負責的態度與清廉之風氣,讓台灣社會資本累積成為進步發展的力量。然而,近年以來部分經濟政策從醞釀至提出過程,不但宏觀的前瞻思維並不多見,而且創新之突破作法亦是有限。尤其是許多公共建設的推動,並未從「需求者」的生活福祉作為前提,而是從「供給者」之政黨利益加以考量,在造成資源浪費的同時,徒增政府財政赤字負擔,甚至不慚透過數據統計迷惑,利用公開場合宣揚各項經濟表現,掩飾執政無能。 \n 俗云:「悶」久必病,「困」久必亡。雖目前台灣在政經發展上面對的問題是,歷經日積月累所造成的宿疾,但這些卻又是未來數年之內,迫切需要突圍難以迴避之挑戰。然而,更加重要的是,台灣在外在環境上,除了面對來自中國大陸「一中」原則之下採取各種手段達成政治統一的威脅之外,必須迎接已逐漸形成的區域經濟整合之壓力,兩者相互交錯糾葛。 \n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無論2020年大選結果如何,台灣未來若要持續發展,除了期待政府能夠擺脫上述魔咒,以及更加謙卑關懷態度瞭解民眾需求之外,必須儘速凝聚民間活力,藉以促進經濟升級。此外,面對美中兩國貿易爭端未解,陷入混沌不明之下,更加需要積極尋求促進兩岸關係朝向和平穩定發展,同時借力使力充分發揮位置「大國」旁邊取得最佳利益,藉以從悶困環境中走出,進而為台灣之未來發展打造美好願景,別無其他選擇。

  • 觀念平台-自由貿易是國際貿易的金科玉律

     2019年20個國家集團(G20)領袖高峰會議,甫於不久之前在日本大阪順利閉幕。在此次峰會中,除了聚焦美中兩國領袖再度會談之後,雙方同意暫停貿易爭端、重啟貿易談判之外,最為受到重視的是,G20各國認為必須努力達成市場開放,實現自由、公平、具透明度與可預測性投資環境,以「促進自由貿易」是讓世界經濟持續成長的重要引擎,作為共同宣言。 \n 儘管,此次共同宣言似乎是反映去年G20領袖峰會於共同宣言中,因美國反對首次將「對抗保護主義」的文句刪除,而提出更加具有積極性、避免針對性讓美國反感之替代方案。然而,無庸置疑的是,去年三月以來所引發的美中貿易爭端,雙方在採取相互提高關稅作為貿易談判武器的同時,甚至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為理由,更進一步延伸至「科技」領域,不但波及全球經濟成長,而且衝擊國際貿易動能。 \n 回顧二戰之後,全球經濟遵循以規則為基本架構的經濟秩序,國際貿易則是依據此一基礎之下建立以世貿組織(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系,藉以促進各國之間開放合作、共同發展。尤其是在進入21世紀之後,在經濟全球化闊步向前、貿易自由化高歌猛進下,讓全球許多國家帶來經濟繁榮、產業創新、財富激增、生活水準大幅提高之結果。 \n 換句話說,美國曾經是推動建立全球經濟秩序與多邊貿易體系的倡議者;然而,面對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貿易逆差摩擦,卻又選擇迴避WTO爭端解決機制,已成為破壞全球經濟秩序及損害多邊貿易體系之主導者,不但讓全球經濟秩序受到踐踏摧殘,造成經濟活動陷入動盪不安,徹底撕毀各國共同建立的經濟發展利益,而且讓國際保護主義再度死灰復燃,導致自由貿易體系陷入烏雲籠罩,嚴重衝擊廠商合作打造的產業供應鏈結。 \n 依據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最近所進行的研究報告顯示,美中兩國相互加徵關稅結果,恐將導致美中貿易成本至少上升一成,全球GDP將可能被拉低1.4%。誠如許多學者專家指出,如果全球其他國家因此選擇不再與美國進行任何議題的合作,將會使得全球經濟共同利益逐漸消失,國際貿易體系陷入瀕臨崩潰,屆時「美國優先」可能淪落為「其他國家」的最後,「美國再次偉大」可能陷入為「國家治理衰退」之困境。 \n 事實而言,歷史殷鑒不遠。1930年美國國會通過「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針對高達2萬餘項進口產品提高關稅,不但未將美國經濟從金融危機中加以解決,反而引發各國接連提出更高關稅壁壘、嚴格進口規定、複雜結算協定、多重貨幣管制等保護主義措施,使得國際貿易受到重創,從1929年的686億美元下降至1933年的242億美元,全球工業生產降幅達到30%,最後導致各國景氣惡化,造成全球經濟蕭條。 \n 無庸置疑,目前全球產業供應鏈結狀況遠比20世紀早期更加複雜,許多產品或服務必須透過委外製造或進口始能完成。亦即全球任何國家,尤其經濟大國藉由提高關稅採取保護作為手段,最後所可能造成的結果,並非僅有減少產品供應、降低服務需求,而是目前全球產業之間因供應鏈結相互交錯關係而受到損害,在導致國際貿易結構重組的同時,將會波及各國就業機會減少和工資增加停滯,進而對全球的經濟成長造成嚴重衝擊。 \n 很顯然地,去年三月以來美中之間貿易摩擦,除了嚴重侵蝕全球經濟成長空間之外,更加重要的是,如果兩個經濟大國因貿易歧見日益深化未解,或是排斥雙方透過協商達成共識意願,而選擇對促進全球經濟成長承諾義務的背棄,甚至採取對國際貿易發展基本原則的挑戰,其對全球經濟結構所帶來的威脅性,以及對國際貿易體系所造成之碎片化,不容小覷。 \n 畢竟,面對經濟全球化趨勢之下,國與國之間的關係脣齒相依,貿易自由化是難以阻擋的時代潮流,其既是各國促進經濟持續成長的必然結果,也是各國推動產業創新轉型的必經之路。亦即在此一金科玉律下,各國之間投資的流入和技術之引進已成為促進彼此經濟升級、貿易合作的引擎;尤其新興市場國家和落後國家,其對經濟的全球化具有極強烈的需求,使得未來如何推動貿易自由化更進一步持續發展,顯得格外重要。

  • 專家傳真-借鏡日本掌握稀土戰略資源

    專家傳真-借鏡日本掌握稀土戰略資源

     最近,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視察江西稀土生產基地之後,據悉,其發改委配合指示特別召開稀土產業專家會議,擬妥完善稀土出口審查計畫,藉以加強稀土管制出口工作。此一措施,讓過去一年以來美中兩國之間的貿易糾葛,從製造產品加徵關稅的報復,升級至科技智慧產權保護之歧見,是否更進一步延伸為礦物資源管制的衝突,再度受到國際社會重視。 \n 儘管,國際社會認為中國大陸實施管制稀土出口措施目的在於,反制美國總統川普在美中貿易談判接近達成共識的前夕,5月5日於推特(Twitter)上宣布,自10日零時起正式對中國大陸輸美的2,000億美元產品,恢復加徵25%進口關稅;然而,卻又無法忽略其背後的真正意涵是,由於稀土被廣泛應用於高端及國防相關科技產業領域,作為製造需要超硬質與耐高溫的鋁合金、鈦合金不可或缺之材料,屬於國家層級戰略資源,使得許多蘊藏稀土資源國家將其實際數量的多寡列入最高機密。 \n 依據美國地質調查(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USGS)資料顯示,目前中國大陸稀土蘊藏超過全球三分之一,是稀土生產數量最多的國家,占比高達七成以上,同時為稀土出口數量最大的國家,占比至少二成。過去數年以來,中國大陸除了針對稀土生產訂定相關法規,實施開採數量管制措施加以保護之外,透過外資以合資或合作之方式共同推動稀土較高層次開採、冶煉、分離、提純等技術發展,使得中國大陸已經構築頗完善的稀土相關產業體系,甚至建立其在全球稀土市場上所扮演的主導地位。 \n 因此,在中國大陸揚言透過管制稀土出口反制美國加徵進口關稅後,國際社會馬上指出,全球稀土礦物供應鏈結恐將因中國大陸實施管制稀土出口,而使得全球科技相關產業發展受到相當程度影響;尤其是對缺乏稀土蘊藏,卻又需要大量進口的日本之衝擊,更是不容小覷。換句話說,長期以來日本是全球許多高端或國防相關科技產業關鍵零件的製造國家,每年稀土需求超過三萬公噸,成為全球稀土進口數量最大國家;其中,超過八成以上來自中國大陸進口,如果稀土無法充分供應,將會對其科技相關產業之發展造成嚴重威脅。 \n 不過,值得我們作為借鏡的是,雖日本缺乏稀土蘊藏,但卻是全球在稀土儲存戰略思維上最具有遠見的國家。其實,日本早自1983年訂定7種稀有礦產戰略儲存制度,2006年再行針對包括稀土在內3種稀有礦產納入儲存項目;同時,在經濟安全戰略考量下,配合稀土元素特性,將進口稀土儲存於海底,推估其儲存數量至少可以供應20年以上需求。 \n 同時,近年以來,隨著全球電子、資訊、通信、汽車等科技相關產業高度發展衍生對稀土之需求與日俱增,在缺乏自給自足條件下,除上述既有稀土儲存制度外,2012年日本政府特別訂定「稀有金屬保障戰略」。至於其戰略構想,大致可以分成: \n 其一,透過探勘擴大稀土供應來源與儲存管道,其具體作法包括:透過日本石油天然氣體金屬礦產資源機構(JOGMEC)提供融資保證,鼓勵日本企業進行國外包括稀土在內稀有礦產開採投資。目前除了各大商社與中國大陸之企業進行合作或合資,共同發展製造稀土應用相關加工產品之外,前往越南、蒙古、印度等國家進行探勘;此外,則是加強其周邊海域調查與開發,積極尋找可能蘊藏地區,作為儲存長期需求。 \n 其二,積極進行稀土廢棄物品回收與替代材料開發,其具體作法包括:在短期策略目標上,採取多元處理電子、資訊、通信、汽車等廢棄金屬物品之內含有稀土金屬材料回收;至於在長期策略目標上,則是加強投入稀土金屬相關替代材料開發。 \n 在此同時,雖目前台灣對稀土之需求不若美國、歐盟與日本等國家,每年進口僅有3,000公噸,但若從國家經濟安全戰略考量來看,稀土所應用的領域頗廣,包括:電子、資訊、通信、電機等許多屬於高端與國防相關科技產業,尤其政府正在積極推動綠能產業及重要關鍵材料發展,其中稀土是製造需要超硬質與耐高溫的鋁合金、鈦合金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很顯然地,稀土供應來源掌握穩定與否,將攸關著未來台灣重要產業發展,政府主管機關必須密切注意其後續動向,同時未雨綢繆提早加以因應。

  • 專家傳真-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似近猶遠

    專家傳真-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似近猶遠

     蔡總統最近透過媒體報告其執政三年表現,在提及增修勞基法訂定「一例一休」制度時特別指出,非常重視勞基法增修之後勞工薪資成長狀況。蔡總統表示,這段時間以來在視察地方時,中、南部很多勞工不斷反映,由於「一例一休」限制加班時間關係,導致所得收入不如過去。此一問題成為其「心中的痛」,未來將會鼓勵企業增加提供加班機會,甚至承諾在法令中找出調適空間,避免造成勞工所得收入減少。 \n 從上述蔡總統談話中可以發現,「一例一休」制度一年之內經過兩次增修,不但帶給社會相當衝擊,而且造成企業無所適從;尤其勞工加班費用計算方法頗為複雜,加上人事支出增加幅度偏高,使得許多企業面對需要加班狀況之下,與其選擇鼓勵勞工加班,不如採取其他策略加以因應,讓許多勞工本來可以利用加班機會能夠有一筆所得收入發生減少的現象。 \n 其實,蔡總統亦不諱言指出,在勞基法兩次增修的這段時間之中,雖不斷遭受來自勞資雙方頗嚴苛的批評,甚至於去年地方選舉時流失許多選票;但政府在短期內將不致於再度進行勞基法增修,而是將會針對現行「一例一休」制度實施狀況,務實深入了解勞資雙方真正需求,透過行政命令完善相關配套措施,讓勞資雙方均能達到平衡的結果。 \n 不過,國內許多勞工團體卻又直言指出,政府迄今始終「沒有真正掌握勞工問題」,並非勞工喜歡加班,而是實質薪資成長陷入長期停滯,加上現行租稅制度勞工頗為不易同步分享經濟成長果實,必須透過加班費用增加所得收入;尤其實施「一例一休」制度以來,已呈現許多扭曲正常加班之事實。 \n 舉例來說,在「一例一休」制度中,其極不合理勞工加班費用計算公式,為全球先進國家之首見。部分企業,尤其中小企業面對需要加班之下,為了減少高昂加班費用,甚至成立兩家公司輪流聘僱員工,讓員工平時以一家公司的名義聘僱,若需要加班,則讓員工以其他一家公司的名義聘僱,除了擺脫頗複雜的加班費用計算方法之外,甚至降低經營成本。相對勞工而言,則是在相同雇主兩家公司分別採取不同工時計算下,不但難以取得理應屬於正常加班費用,反而因所得收入減少而被迫需要增加工時彌補,造成勞工工時不減反增。 \n 另一方面,「一例一休」正式上路之後,在現行極不合理加班費用計算公式下,此對大型、跨國企業來說,僅是增加人事成本支出;相對員工人數、資本規模較小,尤其是屬於勞力密集生產的小型、微型企業而言,一旦提高勞工加班費用,其所增加的支出對公司之正常營運產生或多或少障礙,甚至造成許多廠商不敢過度承接訂單。 \n 很顯然地,政府希望企業提供更多「加班空間」,不但與「一例一休」兩次增修的初衷有所矛盾,而且不易解決勞工長期所存在的低薪困境。誠如政府認為,逐年調漲勞工基本工資,可以擺脫「22K」魔咒,甚至有效根治低薪病灶,其實僅是治標而非治本之道。再者,若經濟景氣低迷、環境不佳,或是企業生意衰退、訂單萎縮,則更加難以迫使企業提供更多「加班空間」。 \n 由此說明,勞工是否可以增加加班機會,並非憑藉勞工逕自決定,而是端視企業經營狀況決定,尤其與經濟景氣的變化,更是息息相關。在此同時,隨著總統選舉即將來臨,任何政黨若要在選舉中獲致勞工更廣泛地支持,則應在勞工政策規劃上,並非增加勞工「加班」機會,而是提高勞工「加薪」空間。也就是說,若勞工實質薪資能夠不斷成長達到相當水準,則多數勞工理應不致因需要獲致更多加班費用,而願意犧牲休假。 \n 坦然而言,面對勞工長期低薪困境之下,個人認為政府迫切需要解決的是,積極縮短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此一願景,必須從經濟基本面、產業結構面等提出更具體、有效的策略,包括:改善國內經營環境,促進民間投資意願;加速產業升級轉型,提高企業盈餘空間;更加重要的是,透過租稅措施,讓有盈餘的企業願意與勞工共同分享利益。唯有如此,始能促進勞資關係更加和諧,以及避免勞工過勞,達到真正協助勞工「加薪」目的。

  • 觀念平台-擴大內需先行提振民間經濟前景信心

     中華經濟研究院最新公布2019年第二季台灣經濟成長數據指出,因第一季出口表現不佳,故從之前預估的2.18%微幅下修為2.15%。不過,在政府積極推動擴大內需相關政策支撐下,預估將會逐季呈現成長趨勢,今年台灣經濟成長可以達到「保二」水準。 \n 在此同時,國家發展委員會則是表示,由於國內股市逐漸回溫、房市明顯復甦、綜合所得減稅及去年受僱員工每月實質薪資平均提高等因素,加上5+2產業創新計畫推動、台商回台設廠增加、前瞻基礎建設實施、都更危老重建等政策,這些將有助於促進消費增加或投資成長。亦即在擴大內需相關措施加持下,今年台灣經濟可以維持成長格局。 \n 儘管,政府部門或經濟研究智庫不約而同認為,今年台灣經濟在消費增加與投資成長等兩大引擎拉抬內需下,其狀況有如倒吃甘蔗,將會朝向逐季回溫走勢。然而,在高喊擴大內需的同時,尤其面對全球貿易掀起逆風,造成全球經濟陰霾籠罩,導致主要國家經濟成長呈現下滑現象之下,其實更加需要透過具體行動提振民間對經濟前景的信心,始能讓擴大內需成為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的重要動能,否則流於空談。 \n 依據英國市場調查機構IHS Markit統計資料顯示,由於全球貿易情勢迄今仍存在著許多不太明朗因素,包括:美中、歐中、美日等地區國家之間因貿易爭端,而影響全球經濟成長動能,2019年預估全球經濟成長僅有2.8%。無獨有偶,國際主要經濟預測機構針對今年全球貿易成長也是再三下修,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所公布的研究報告,更是將全球貿易成長的數據從去年9月預估的3.7%,下修至今年4月的2.6%。 \n 無庸置疑,台灣是屬於國內市場規模有限的小型經濟體系,外需拓展對台灣經濟成長的影響,既深又重;尤其面對全球經濟轉為疲弱狀況之下,擴大內需已成為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的引擎。然而,在推動擴大內需上除了政府部門需要提高採購或加強公共建設投資之外,民間部門無論是消費增加抑或是投資成長,其關鍵其實在於民間對經濟前景的信心。這些或許可以利用消費信心指數及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等兩項先行指標數據之變化,發現其端倪。 \n 先從消費信心來說,依據中央大學所辦理的消費信心指數(CCI)進行觀察,這項調查針對未來半年包括:國內物價水準、家庭經濟狀況、國內就業機會、國內經濟景氣、投資股票時機、購買耐久財貨時機等指標。去年3月這項指數達到2015年7月以來最高分數87.86之後,呈現逐月下滑至去年12月的79.74,創下15個月以來新低分數。今年元月之後轉為回溫,其指數微升為3月的84.36,與其信心標準的100.00明顯差距。不可否認,雖提高家庭經濟或投資股票最重要動能的受僱員工每月實質薪資平均逐年提高,但扣除物價上漲幅度之後,其實已陷入19年的停滯,使得消費信心轉為保守。 \n 再就投資信心而言,若以國家發展委員會所公布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加以分析,去年7月指數仍呈現代表景氣擴張的50.0以上之56.1,之後持續下跌至去年12月的44.8,創下2015年9月以來最差狀況。今年元月之後稍顯回溫,其指數微升為3月的48.8,與其代表景氣擴張的50.0略有差距。雖政府宣稱台商回台投資承諾金額迄今超過1,200億元,但是否真正到位則是需要時間加以觀察。其實,台灣經濟研究院曾經預估今年投資成長將會達到4.40%,高於去年3.55%,其動能主要來自政府與公營事業投資成長達到10.23%,比較去年增加一倍以上;相對民間投資表現,卻如去年持平狀況,顯示民間對未來景氣擴張信心的不足,導致投資成長呈現遲緩現象。 \n 很顯然地,民間部門無論是消費的增加或投資之成長,均與其對為未來經濟前景的信心具有絕對關係。換句話說,若消費者認為未來經濟前呈現充滿希望,則將不吝於消費;若企業家認為未來經濟前景將會帶來利潤,則將絡繹不絕於投資。相對而言,若消費者擔心未來面對失業、減薪恐懼,則自然能省就省;若企業家擔心未來面對環境不佳、社會動盪風險,則勢必導致投資心態漸趨保守。因此,政府期待未來透過擴大內需,藉以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其關鍵之舉其實在於提振民間對經濟前景的信心。

  • 觀念平台-提振台灣經濟的政策迷失與選擇

     中央銀行今年第一季理監事會議認為,目前全球經濟受到美中貿易爭端造成全球貿易失序、中國大陸經濟走緩程度超過預期及英國脫歐協議迄今無法達成共識等環境因素威脅,提高景氣下行風險,除了宣布採取適度寬鬆貨幣政策,包括:維持重貼現率1.375%、擔保放款融通利率1.75%、短期融通利率3.625%,連續11季度不變之外,將今年台灣經濟成長預估調降為2.13%,不但低於今年2月主計總處所預估的2.27%,甚至不如國內經濟智庫預估數據。 \n 雖中央銀行此次在貨幣政策選擇或經濟成長預估調降上,或多或少參考不久之前美國聯準會議共識;但無庸置疑的是,台灣是一個國內市場規模有限的小型經濟體系,任何來自內、外在經濟情勢變化風險,尤其國際貿易環境是影響經濟成長表現的重要因素。亦即台灣經濟成長長期依賴出口貿易,既深且鉅,所以目前占台灣GDP六成的出口暢旺與否,將會直接影響經濟成長表現。 \n 依據資料統計顯示,台灣今年至2月止訂單共計負成長8.1%,3月訂單初步統計仍是負成長,已無疑地將影響之後出口之表現,預估4月和5月出口難以轉正。其實,從去年11月起迄今出口表現非常疲弱,除今年1月屬於正成長外,進口連續負成長,意味今年上半年出口應該呈現負成長,即使下半年出口轉為正成長,主計總處預估今年全年出口成長僅有0.2%。 \n 面對去年年底以來出口陷入低迷狀況之下,使得民間消費與投資所帶動的內需擴張,不但成為拉抬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無法忽略的動能,而且更是政府在政策上可以選擇作為加強力道之不二法門。然而,若以最近以來政府希望透過內需擴張促進經濟成長所採取的作法加以觀察,似乎顯得背道而馳。 \n 先從民間消費來說,其最重要的動能在於每月經常性薪資。依據主計總處國內受僱員工薪資統計,2018年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新台幣4萬980元,年增2.57%,是2001年以來的最高增幅;不過,扣除物價上揚幅度之後,每月實質薪資平均僅有3萬8235元,不及2001年水準。再者,依據中央銀行民間消費預估數據,今年其成長僅有2.08%,雖略高於去年的2.05%,但隨著總統、立委選舉來臨,在政治紛擾及社會不安影響下,勢必波及民間消費信心。 \n 換句話說,若以國內受僱員工實質薪資持續停滯和民間消費信心不足狀況來看,從政府稍早之前調整老農津貼,至最近推動旅遊、家電換購、計程車輛汰舊等各項補助方案,在短期內是否受到社會各界支持,讓這些立意良好的政策構想能夠真正以蒼生為前提,不致淪為「政策買票」,進而達到促進民間提高消費意願,恐將有如「水中撈月」。 \n 再就民間投資而言,因應美中貿易爭端衍生海外台商移轉經營基地潮流,政府特別訂定「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希望透過補貼措施,吸引台商回台投資。不可否認,採取補貼政策促進投資,除了貢獻經濟成長「數字」之外,也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是最為簡單與最受廠商歡迎的模式。不過,值得反思的是,在吸引台商回台投資的同時,是否讓這些廠商需要付出代價或機會成本?是否讓這些廠商具有壓力進行產業升級或生產具有附加價值產品? \n 此意味著,政府在鼓勵台商回台投資設廠時,雖需要協助解決水、電、土地、資金及勞工等基本問題,但並非毫無選擇一味迎合廠商需求。尤其更要避免利用政府極有限的資源,採取沒有上限補貼政策,否則此一作法恐將導致擴大回台廠商與本土廠商的市場競爭地位更不公平,最後甚至與長期追求「創新、就業與分配」的社會正義理念漸行漸遠。 \n 很顯然地,由於全球市場需求減弱,導致經濟成長走緩,已成為今年各國政府的隱憂;此對長期以來以出口驅動經濟成長的台灣而言,其所受到的衝擊更加深刻。在此同時,我們希望政府在提振經濟政策上,並非以選舉為考量採取撒錢換取短暫政治利益,而是從建立競爭優勢的思維規劃未來長期發展路徑。因此,在刺激消費上,必須從如何解決低薪困境的角度,重塑民間消費信心;至於在鼓勵投資上,則是必須從國家迫切需要哪些投資的立場,促進產業創新轉型。唯有如此,始能實現以內需擴張達到驅動經濟成長的目標。

  • 觀念平台-薪資再創新高的虛幻與解方

     隨著杜鵑花盛開、鳳凰花待放,每年此時此刻是數以萬計青年學子即將步出校門、邁入社會的季節。在勞動市場結構急劇變化下,近十餘年以來這些年輕族群所面對的「低薪」就業困境,以及如何創造「高薪」就業機會,勢必再度成為社會各界所聚焦的議題。雖執政當局定期透過統計不斷指出,國內受僱員工每月薪資平均再創新高;但迄今社會各界並未因其所公布的亮麗數據而產生共鳴,許多民眾反而感覺日益淪為貧窮階級。 \n 溯及上述,政府每次提出薪資再創新高論述,為何始終難以獲致社會各界產生共鳴?究竟是統計方法的盲點,抑或是民眾認知的歧見,始終難以呈現交集。在此我們從「薪資十等分位」及「每月實質薪資平均」等兩項指標的變化進行解讀,或許可以釐清其事實真相。 \n 先從「薪資十等分位」來說,主計總處去年12月25日採取十等分位針對2017年756萬名受僱員工(不含軍警公教)薪資進行統計,整體年薪平均60萬元,代表中產階級的第5分位為47萬元,兩者差距從2012年的11萬元逐漸增加至2017年的13萬元。再者,此一期間代表高薪階級的第9分位以上之年薪成長9.76%,相對中產階級僅有成長7.81%,前者薪資所得為後者的2.32倍,是2012年採取十等分位薪資統計以來的最高差距。 \n 再就「每月實質薪資平均」而言,主計總處今年2月19日公布2018年國內受僱員工薪資統計,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為新台幣4萬980元,年增2.57%,是近18年以來的最高增幅;如果加上年終獎金、加班及其他酬勞,每月薪資平均再創新高為5萬1,957元,年增3.94%。不過,上述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扣除物價上揚幅度之後,受僱員工每月實質薪資平均僅有3萬8,235元,不及2001年水準,說明受僱員工實質薪資持續低盪。 \n 上述統計數據,不但釐清國內受僱員工薪資再創新高背後所呈現的虛幻,而且更加說明其因薪資逐漸M型化而淪為貧窮化,其實已意味著薪資成長空間難以追上物價上揚幅度,最後被迫陷入貧窮循環,已成為近十餘年以來國內受僱員工揮之不去之夢魘。 \n 無庸置疑,近年以來由於國內產業結構轉型緩慢,加上職業價值觀念修正,使得受僱員工年齡分布與就業型態呈現明顯的連動變化,許多年輕族群不願投入薪資較高、卻又辛苦的製造業,寧願選擇薪資偏低、樂活的服務業。此外,加上許多廠商為了降低勞動成本負擔,以及因應景氣惡化風險,在追求維穩經營考量下,採取「低底薪、高獎金」制度,無形之中也拉低了整體薪資水準。 \n 很顯然地,雖政府自2010年起頻繁透過調整基本工資,將「22K」送進歷史灰燼,或是利用時間序列統計,以薪資再創新高自我催眠;但這些文青模式政績宣傳,既蒼白又無力,更是與民眾的實際感覺不同。在此同時,政府唯有掌握「低薪」就業癥結,同時對症下藥加以解決,別無他途。 \n 首先,教育政策必須以培育學生技能為核心。亦即從國中時期起開始實施分流教育,協助其瞭解工作性向與建立職業價值,尤其面對少子來臨導致許多學校陷入經營危機之下,是整合教育資源重新定位的良機,尤其需要加強透過技職教育管道,疏導年輕族群投入製造領域相關產業。亦即與其在課綱調整上淪為意識型態糾葛,不如從培育學生技能的思維進行改革。 \n 其次,產業政策必須以創造高薪就業為前提。台灣屬於小規模開放經濟體系,在全球化潮流下,雖難以成為重要產業的主導者,但卻又勝任技術創新之先驅者。尤其面對美中貿易糾葛衍生國際產業供應鏈結重組,以及海外台商回台投資升溫之下,除了落實「5+2產業」之外,必須積極推動例如:高附加價值產品、關鍵性零組配件、國際供應鏈結關鍵產業、自有品牌國際行銷產業等,與創造高薪就業機會相關之重要產業。 \n 坦然言之,這些均是「猶言在耳、老生常談」,卻是最易忽略、未能落實之處。因此,政府在解決低薪就業上,除加速創新教育政策外,必須提出標本兼治政策,以防止受僱員工陷入貧窮之暈染。亦即如果貧窮現象不斷惡化,在重創台灣社會凝聚力量的同時,將會波及經濟成長動能。若我們再三迴避此一事實,則屆時恐將在台上演鄰國日本「失落20年」故事。

  • 專家傳真-兩岸關係維穩 始能重拾小龍之首榮光

    專家傳真-兩岸關係維穩 始能重拾小龍之首榮光

     高雄市長韓國瑜曾感嘆:台灣過去曾為四條小龍之首,如今完全沒有任何進步,已經「鬼混20多年」。此話隨即在台灣社會上掀起許多正反解讀,甚至引發海外學者以GDP的曲線指出,新加坡從1960年起超越香港後,四條小龍排名一直是新加坡、香港、台灣、南韓的狀況,否定台灣從來不是亞洲四條小龍之首,同時批判此為意識形態所製造出來的謠言。 \n 其實,韓市長論述旨在,由於兩岸關係陷入對立糾葛,造成近20多年來台灣不論經濟成長、貿易或者投資、薪資等指標表現,呈現鈍化現象,已經從亞太四條小龍競爭中後退。亦即說明1990年代中期之後,全球開始轉型進入知識經濟社會時代,台灣在經濟政策規劃上,不但忽略利用所具有的優勢條件,讓缺乏比較利益產業「西進」甫剛實施改革開放的中國大陸進行布局,藉此加速推動經濟升級,而且採取「鎖國」政策,避免產業受到磁吸。 \n 此一思維,除了讓台灣經濟的美好前景被迫逆轉之外,讓台灣社會的「中等所得陷阱(middle income traps)」,加速提早來臨。尤其在進入21世紀後,更是在意識型態糾葛下,造成政治紛擾不窮,甚至導致台灣經濟陷入泥沼難以自拔。儘管,2008年5月之後,兩岸關係較為緩和;但是,由於朝野政治紛擾持續,使得兩岸在推動經濟合作路途上,再三受到意識型態衍生許多障礙。 \n 尤其是2014年3月18日,假借公民力量以「仇中」、「排中」為底蘊,突如其來的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太陽花學運,讓台灣的經濟再度受到重創。雖之後朝野協商同意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列為優先審議立法之重要法案,以作為處理兩岸ECFA後續相關協議之依據,但隨著2016年5月政權三度輪替,在藍綠政黨對「九二共識」認知之歧見下,上述法案立法迄今始終聞到樓梯響卻未見到人下樓,更加造成台灣快速沉淪為困頓的孤島。這些因素,已無疑地是近年以來台灣經濟逐漸從亞太四小龍競爭中落後之根源。 \n 換句話說,在「民粹」民主肆無忌憚暈染下,兩岸經濟合作被迫轉折,讓台灣經濟的未來似乎已進入一個未見春暖之持續冬蟄階段。亦即公民民主已儼然成為台灣社會的高調時尚,與兩岸經濟合作相關的公共政策領域,在「傾中」、「反中」意識型態下,根本毫不重要。此一結果,不但造成兩岸服貿協議立法遭到打入冷宮,而且使得兩岸貨貿協議談判被迫擱置,讓台灣經濟在參與國際競爭上陷入形同停滯之格局。 \n 相對此一期間,中韓FTA生效,2018年中國大陸與南韓的貿易金額達到3000億美元,直追中國大陸與日本的3400億美元,南韓樂觀推估在五年內,中韓雙方貿易金額可以增加超過4000億美元,甚至大幅領先日本。相對兩岸而言,曾經讓南韓夜不成眠的『ChiWan』,迄今反而讓台灣在兩岸經濟合作上僅能撮取「早收清單」之蠅頭小利,2018年兩岸貿易金額不及2000億美元,顯然未來南韓已無疑地將台灣遠拋在後頭。誠如是龜兔賽跑之中,一隻先行起跑卻又因認為領先在前,而選擇中途休息,導致最後抵達終點的兔子。 \n 坦然言之,與其爭辯台灣是否曾經為亞洲四條小龍之首的事實,不如重新拾回台灣許多民眾已淡忘在1970、80年代中,曾經被國際社會讚譽為經濟發展成功典範之榮光。因此,我們期待政府在處理兩岸關係上,切忌沉迷於太陽花「反服貿」學運採取包裹台灣國族主義互為表裡精神脈絡中,假借國族主義意識型態堅持「仇中」、「排中」立場;然而,更加重要的是,在主張與美國價值鏈結的同時,必須與時俱進加速再啟之前曾經建立卻又被割斷的兩岸經濟合作臍帶,讓台灣經濟在日益複雜急劇變化的全球經濟中,找到最佳定位。 \n 畢竟,經濟是台灣追求生存發展無法取代的重要命脈。在中美貿易爭端是否達到真正和解結果對台灣經濟的未來影響難以預估之下,面對近年以來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與產業持續轉型,正在從製造「大國」打造成為製造「強國」的關鍵時刻,如果台灣在布局全球策略思維上,寧可陷入意識型態糾葛,採取仇視或排斥與位置相鄰最重要貿易夥伴的合作關係,最後恐將導致台灣產業喪失許多機會,甚至更進一步造成經濟走向閉關自守窮巷。

  • 觀念平台-持盈保泰從陰霾中找出成長動能

     今年1月22日國際貨幣基金(IMF)組織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Madeleine Odette Lagarde)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WEF)中指出,全球經濟經歷過去兩年穩健成長之後,正在朝向快速放緩,相對則是風險大幅上升。雖此一現象並非代表全球經濟邁入衰退近在眼前,但各國政府需要針對全球經濟可能「嚴重放緩(serious slowdown)」加強準備。 \n 事實而言,在此之前,依據1月上旬IMF所公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去年以來因國際貿易緊張情勢急劇升高,使得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存在許多風險,而將今、明兩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分別下修為3.5%、3.6%,比較2018年10月預測,分別減少0.2和0.1個百分點,是IMF最近三個月之內兩度下修世界經濟展望預測之數據。 \n 亦即過去數年,由於美國景氣轉為復甦、歐盟國家逐漸擺脫債務危機、中國大陸經濟持續維穩,新興國家經濟表現耀眼,使得先進國家及新興國家難得同步成長。不過,卻又在全球經濟朝向樂觀發展的同時,隨著美國貨幣政策調整,配合量化寬鬆退場,從2015年12月起開始升息,造成部分新興國家因資金撤出而面對緊縮問題。此外,加上英國可能採取「硬脫歐」危機,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放緩陷入「軟著陸」困境;尤其2018年3月所引發的美中貿易爭端迄今未熄,讓全球經濟的前景,在這些不利因素圍繞下籠罩陰霾。 \n 儘管,美中貿易爭端在蝴蝶效應下牽動各國投資與消費;然而,依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資料顯示,2017年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約19.39兆美元,中國大陸約12.01兆美元,雖兩國國內生產毛額(GDP)合計占全球的比重達到40.5%,但2017年兩國之間貿易金額合計僅是占全球的3.2%。因此,個人認為美中貿易爭端對全球經濟的延伸效應,除了顛覆全球貿易秩序,破壞產業供應鏈結布局之外,在於其已嚴重地衝擊各國對未來經濟前景之信心。 \n 換句話說,面對國際經濟整體環境不太穩定背景之下,雖去年台灣經濟成長2.68%,但如果以生產總值來計算,亦即國內生產總值增加超過四千億元,此意味著國內財富持續成長。不過,因長期租稅制度的扭曲,讓經濟成長之果實,未能反映全民共享。亦即若要讓全民有感,則需透過分配手段讓這些所增加的財富能夠落實全民共享,藉以實質改善生活,進而刺激消費成長,達到促進經濟成長形成良性循環。 \n 再者,過去幾年,政府積極推動「5+2產業創新計畫」、「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藉以加速產業升級轉型、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誘發內需成長,以及配合全球市場多元布局,達到分散貿易戰風險。亦即將危機轉換為轉機,利用台商分散投資,降低風險心理,吸引回台投資。然而,若要真正吸引台商回台投資,則需落實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尤其有效解決已存在多年的「五缺」問題,協助台商完成鮭魚回流願望。 \n 此外,美中貿易爭端對台灣經濟造成的衝擊不容小覷。其實,去年以來國內、外許多研究機構先後指出,由於美國與中國大陸都是台灣的主要出口市場,同時是投資的集中地區,若美中貿易爭端持續延燒,則台灣所受到的衝擊也將擴大。雖去年G20高峰會議之後,美中兩國同意貿易糾葛再度重啟貿易諮商談判,但其未來是戰是和,在最後結果未定前,台灣必須以可能最壞的狀況,未雨綢繆進行最完善之準備。 \n 另一方面,則是台灣是全球排名20名左右的貿易大國,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超過六成,貿易對台灣經濟的重要不言可喻。雖台灣在國際經濟上具有相當實力,但在國際政治上卻又因「一中」原則而受阻;不過,考量台灣長遠經濟利益,在與經濟大國簽署FTA不易下,加入區域經濟組織是不二之解方。因此,若要取得其他方式保障出口利益,尤其在「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正式成立下,尋求加入CPTPP是最佳的管道。 \n 坦然言之,台灣經濟面對國際經濟環境急劇變化之下,今年將迎接的挑戰均非易事。若希望有如過去不斷克服險阻成功屢創奇蹟,則其關鍵在於在,治理上必須捨棄政黨利益為優先的意識型態,再讓全民「重新凝聚團結」,持盈保泰從陰霾中找出成長動能。否則,台灣經濟在「內耗」中極易被邊緣化,產業在「自鎖」中加速被空洞化,最後淪為國際社會孤兒。

  • 專家傳真-與其陷入糾葛 不如重塑「兩岸共識」

    專家傳真-與其陷入糾葛 不如重塑「兩岸共識」

     一元復始、金豬迎福,兩岸關係發展卻陷入前所未有的對立糾葛。亦即在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出席「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大會中提出「習五點」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之同時,總統蔡英文先行提出「四個必須」作為兩岸關係朝向正面發展的前提之後再度表示,我們並不接受北京當局所定義的「九二共識」作為推動兩岸和平發展之條件,讓2016年5月以來兩岸關係的僵局似乎再度籠罩更令人憂慮之陰霾。 \n 回顧兩岸「九二共識」來龍去脈,其實可以溯及1980年代之後,隨著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政策,開啟兩岸互動交流,帶動兩岸投資貿易日益蓬勃發展的同時,雙方為了避免因長期隔閡而造成誤解,1992年11月1日以擔任雙方窗口的台灣「海基會」與中國大陸「海協會」針對文書認證相關行政事務,分別代表兩岸政府舉行首次香港會談。其中,特別針對「一個中國」意涵進行協商,卻又因各自立場,而並未達成共識。 \n 不過,在香港會談結束後,11月3日「海基會」依據1992年8月1日「國家統一委員會」對一個中國意涵之解釋以新聞稿的方式建議「海協會」,各自採取「口頭」表述解決歧見。該日,「海協會」則是透過電話「口頭」答覆海基會表示,「充分尊重」及接受貴會新聞稿建議,世界僅有「一個中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此乃1992年兩岸兩會以「口頭」之方式,各自定義「九二共識」始末。 \n 很顯然地,迄今為止兩岸在「九二共識」上,針對「一個中國」意涵,究竟是「一中各表」抑或是「一中架構」?並未加以明確定義,雙方僅有透過「口頭」方式,同意各自對「一個中國」意涵之認知,而且沒有簽署共識協議。亦即兩岸在「九二共識」意涵上,台灣始終認為其屬於「一中各表」,相對中國大陸則是一直堅持其屬於「一中架構」,形成各說各話。 \n 雖兩岸透過「口頭」方式各自表述「九二共識」意涵,但個人認為中國大陸必須尊重台灣所定義的「一中各表」,同時台灣需要理解中國大陸所堅持的「一中架構」。換句話說,兩岸在「九二共識」意涵上,與其各有各自政治立場,不如同意「九二共識」包括「一中架構」及「一中各表」兩個層面,雙方在求同存異下致力促進兩岸關係發展。 \n 事實而言,1990年代以來兩岸憑藉「九二共識」政治基礎,除了1993年4月27日舉行兩岸分治以來首次代表官方身分的新加坡「辜汪會談」之外,2015年11月7日更進一步舉行具有國際承諾高度之新加坡「馬習會談」,可以說是兩岸擺脫「一個中國」意涵歧見,突破政治對立糾葛史無前例的重要一步。 \n 再者,則是此一期間兩岸在此一政治基礎下,致力加強經濟交流合作,達到包括:2008年12月15日解決已隔閡50餘年通商、通航、通郵的「兩岸三通」,以及2010年6月29日完成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更是兩岸擱置政治對立糾葛,建立經濟互動往來前所未有之重要里程。 \n 從上述的事實顯示,讓兩岸關係發展陷入對立糾葛的根源在於,雙方以「口頭」的方式各自定義「九二共識」,造成對其意涵認知的歧見;不過,兩岸關係卻又在此一政治基礎下持續發展迄今。是故,中國大陸必須承認的是,若無中華民國存在,則難維持現狀。相對而言,台灣若是希望未來兩岸朝向正常良性互動往來,則需擺脫「中國大陸必須提出更多惠台措施」幻想,俾讓兩岸關係在「對等」、「尊重」為前提之下持續更加深化。亦即唯有重塑最妥適的「兩岸共識」,兩岸始能真正朝向和平發展之路。 \n 然而,更加重要的是,隨著兩岸經濟互動往來日益熱絡,尤其在難以擺脫的周邊「大國」磁吸之影響下,使得兩岸經濟已逐漸形成區域整合的發展型態。因此,面對目前兩岸關係呈現危機時刻之下,兩岸政府未來在「政治符號」上應該各自相互節制,避免無謂爭議,先行構築改善兩岸關係更友善的「橋樑」。畢竟,此一友善橋樑,是未來扮演促進兩岸更進一步朝向和平發展的媒介,其功能發揮與否,相對橋樑名字來得務實。

  • 專家傳真-與其爭取國假 不如要求改善報酬

    專家傳真-與其爭取國假 不如要求改善報酬

     隨著執政黨在此次九合一地方性選舉中慘敗,最近勞工團體指出,過去《勞動基準法》所規定的19個「國定假日」是勞工的勞動條件之一,逕向勞動部爭取回復之前配合實施「一例一休」制度已遭到刪除的7天國假;不過,行政院賴清德院長則是表示,在追求法律穩定為前提之下,新版《勞動基準法》從今年3月1日起上路迄今實施不及一年,加上希望排除各個職業類別休假制度差異,在短期內沒有再度啟動修法考量。 \n 無庸置疑,「一例一休」制度實施因忽略個別產業特性需求而過度僵化,使得勞資關係陷入嚴重糾葛,導致一年之內被迫進行兩度修正,是兩年以來執政黨在推動改革過程中最為受到社會各界非議批判的政策之一,除了讓廠商尤其中小企業在經營上頗為安定的人力安排受到影響之外,而且讓其在運作極為和諧的勞資關係造成衝擊。 \n 然而,個人認為「一例一休」制度實施迄今造成餘波盪漾核心癥結,其實並非在於勞工7天國假遭到刪除,而是在於勞工報酬並未能夠隨著制度實施大幅提高,反而造成許多勞工被迫需要投入更多時間從事兼職工作,始能維持與過去相同的所得水準。這些在勞工報酬上所呈現的糾葛,或許可以從其相關的統計資料發現端倪。先從受僱勞工薪資成長來看,近年以來國內受僱勞工薪資佔GDP的比重,並未因經濟持續成長,而呈現逐漸提高趨勢。 \n 依據主計總處統計資料顯示,受僱勞工薪資佔GDP的比重,從1991年的51.9%逐年下降至2016年的43.8%;相對同一期間,企業盈餘佔GDP之比重,則是從29.8%提高到34.6%。 \n 由此說明,政府追求社會公平積極推動歷次租稅改革,其結果卻又因改革方向朝向廠商傾斜而難以反映受僱勞工同時受惠,使得長期以來經濟成長所帶來的企業盈餘,並非讓受僱勞工能夠共同享受經濟成長的果實,而是讓資方獨自占有分配企業盈餘之權力,此乃近20年來造成國內受僱勞工薪資陷入成長停滯現象的原因之一。 \n 再就受僱勞工薪資動向而言,依據11月29日主計總處所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今年五月國內受僱勞工平均月薪38,500元,比較去年增加2.11%,是近20年來的最大增幅。其中,月薪不到三萬元的受僱勞工之人數或占比持續五年減少,目前共計301.6萬人、占全部的33.28%,比較去年同期減少3.5萬人及0.68%。 \n 雖此一數據為近18年來的新低,但卻是近年逐步調升勞工基本工資,加上廠商較為積極調薪,其實毫無值得論述之處。 \n 不過,值得我們警惕的是,從上述調查報告中發現,國內臨時性或派遣性的非典型就業者之人數卻呈逐年成長現象,今年五月非典型就業者已經達到81.4萬人、占全部的7.13%,再創歷年新高。由此顯示,近年以來國內許多廠商除了因應環境調整雇用型態之外,實施「一例一休」制度之後,在避免增加成本支出考量下,採取更加多元雇用型態,此乃近年以來導致國內受僱勞工持續低薪問題的原因之一。 \n 雖我們無法驗證「一例一休」制度糾葛,是造成執政團隊在此次九合一地方性選舉中遭到慘敗的原因之一;但從上述中似乎可以發現,由於法令的傾斜或制度之扭曲,例如:企業盈餘分配比重的缺乏公平合理、企業非典雇用待遇之未能給予保障,讓國內的受僱勞工無法隨著經濟成長或就業型態調整,同步獲致其應取得的薪資水準。此外,加上其他福利項目,包括:生產假、育嬰假、子女教育補助、購屋貸款利率、退休所得替代等條件,也呈現了受僱勞工不如軍警公教族群,這些現象卻又是我們難以否認之事實。 \n 在此同時,解鈴人仍是需要繫鈴人,誠如已耳熟能詳的「勞工是政府心中最軟的族群」名言,更加說明政府在解決受僱勞工已偏低的報酬上是責無旁貸之任務。 \n 是故,在追求法律穩定前提,以及朝向各個職業類別休假制度統一原則下,執政團隊與其讓勞工團體持續陷入7天國假遭到刪除的歧見,不如從現行勞工相關法令的增修或制度之調整,藉以要求資方積極改善受僱勞工報酬。唯有如此,始能解決實施「一例一休」制度所延伸的糾葛。

  • 觀念平台-「三三現象」讓民眾對政府作為無感

     年底地方選舉倒數計時,隨著「北漂」、「老窮」議題發酵,除讓本來頗為冷淡的選舉氛圍瞬間掀起熱潮外,更進一步引發民眾對台灣經濟狀況及未來發展的關心與重視。其實,不久之前領導當局在接受國內媒體訪問時,曾經意氣風發指出,目前台灣是「20年以來經濟最好」的狀況;無獨有偶,最近執政團隊利用各種公開場合,更是大肆宣揚去年各項經濟指標表現頗為亮麗,許多項目均是創下「歷史新高」。 \n 尤其在全球各國因美中貿易爭端持續、地緣政治衝突未歇等負向風險因素,而先後調降經濟成長幅度下,我們則是因美中貿易爭端所延伸的訂單移轉、台商回流等帶來正向現象,而微幅調升。此外,配合之前政府推動「5+2產業創新、四年4,200億元前瞻基礎建設、減稅加薪、長期照護2.0公共計畫」等政策加持,顯示台灣經濟結構型態正在逐漸脫胎換骨,民眾對政府積極從事改革與推動創新的作為理應有感。 \n 儘管政府認為台灣經濟已經脫胎換骨,然而從選舉氛圍中卻又發現,民眾似乎對政府的作為無感,甚至可能是反轉勝負結果的關鍵因素。為何如此?個人認為,或許可以將其原因歸納為三個「三」種現象: \n 第一個「三」是經濟的「三溫」,其所呈現的包括:「外熱內溫」,出口貿易熱絡暢旺、內需消費卻又溫和保守;「大熱小溫」,大型企業經營獲利很好、中小企業經營卻又生意慘淡;「北熱南溫」,北部的服務業撐得住、南部的服務業卻又上不來等現象。 \n 第二個「三」是社會的「三M」,其所呈現的包括:「所得M型化」,中所得階層加速沒落、低所得階層則是大幅增加;「工時M型化」,高薪行業工時短縮、低薪行業工時則是不斷延長;「薪資M型化」,高新科技薪資上揚、傳產零售薪資則是長期停滯等現象。 \n 第三個「三」是族群的「三立」,其所呈現的包括:「統獨對立」,兩岸關係調整陷入意識型態,導致企業降低投資、青年出走就業;「勞資對立」,一例一休修正忽略工作多元,造成勞方未蒙其利、資方先受其害;「世代對立」,年金改革淪為民粹思維,引發年輕族群相對剝奪、高齡長者極端不安等現象。 \n 也就是說,政黨輪替完全執政兩年以來,政府面對內、外在極錯綜複雜的環境之下,在處理經濟議題上,其接觸的是個別表面假相,根本沒有深入探究找到整體脈動趨勢,加上政策越走越短期、措施越來越媚俗,導致難以掌握上述所呈現的現象及對症下藥加以解決。此乃迄今為止,為何政府在經濟議題上所指出的各項指標數據或所推動的許多政策願景,均讓民眾對政府的作為無感,甚至遭到社會各界批評原因所在。 \n 舉例來說,最近出口創下兩年以來新高,加上美中貿易爭端延伸訂單移轉及台商回流;但是,令人納悶的是景氣上揚,為何股市卻從10977高點持續下跌?再者,依據中華經濟研究院定期所公布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和非製造業經理人指數(Non-Manufactoring Index)調查,其中前者10月下滑至51.8%,創下30個月以來最慢擴張速度;至於後者也是持續下跌至49.9%,跌破50%榮枯界線,去年3月以來首度轉為緊縮。由此顯示,未來半年台灣經濟景氣混沌,已呈現提前反映之現象,不容輕忽。 \n 很顯然地,政府兩年以來在治理思維上,並未將經濟議題核心聚焦「民之所欲」為優先,而是利用民粹主義以政黨利益為前提。再者,在處理過程中,缺乏理性溝通,甚至無視社會氛圍,加上採取先射箭、再畫靶作法,使得部分政策藍圖模糊、程序暴衝。這些背離現象,在無形中不斷暈染,導致民眾對政府的所作所為無感,甚至對政府的執政信心下降。 \n 誠如《經濟學人》曾經在一篇文章中指出:「若欲將更繁榮的經濟歸納為政治人物的功勞,則其政策必須取得民眾有感」。在此同時,我們期待領導當局或執政團隊如果希望台灣經濟能夠脫胎換骨,尤其面對最近數年已不如鄰國的經濟成長數據,並非自以為是認為「方向正確、表現亮麗」,而是必須透過專業、自省能力檢視、省思既有各項政策,是否有所不足或錯誤需要調整、修正之處。唯有如此,始能引發民眾真正有感。

  • 觀念平台-推動地方創生 猶待克服三大挑戰

     隨著年底「九合一」地方性選舉即將來臨,推動「北漂」年輕族群返鄉就業文宣,在成為朝野政黨希望取得年輕族群青睞支持的同時,讓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之中,或許受到產業布局偏差、資源配置扭曲等政策影響,近年以來許多地方因呈現老化衰退現象,而造成工商活動停滯、就業機會減少、人口不斷外移等城鄉失衡日益嚴重問題,再度為社會重視的焦點。 \n 面對地方老化衰退造成城鄉失衡問題,政府特別借鏡日本推動地方創意、創新、創業促進地方創生經驗,於不久前提出「地方創生」政策構想,希望藉此吸引年輕族群返鄉就業,同時將今年定位為「地方創生」元年。亦即透過地方文化、歷史、特產、觀光等元素連結,利用設計工具加值,在專業團隊輔導下,協助其重新形塑新生命、新活力,進而創造地方繁榮。 \n 檢視日本推動地方創生經驗,其實可以緣起泡沫經濟幻滅。亦即1990年代之後,日本政府為能持續經濟活力與落實人口均衡,自1998年起開始推動地方創生政策,希望藉此擺脫經濟長期低迷困境及人口過度集中都市壓力。至於在推動上,除加強與地方團體及住民溝通外,其政策並非一步到位,而是先從推動都市更新及機能活化切入;歷經四年調整,2002年再行利用特區制度鬆綁法規,從加強地方經濟與產業的活化著手;接著,先後於2013年訂定「國家戰略特別區域法」,以及於2014年制頒「城鎮、人才、工作創生法」作為執行法源依據,從國家長期發展的角度,採取循序漸進推動地方創生政策。 \n 無庸置疑,目前台灣許多地方在發展上正面對著城鄉失衡問題;不過,我們發現,長期以來政府在處理地方老化衰退問題上,卻又採取「福利政策」加以因應,不但難以解決地方轉型困境,甚至造成地方人口外移更加嚴重。換句話說,政府希望從經濟、產業政策的角度切入調整推動「地方創生」模式,藉此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吸引年輕族群返鄉,以達到緩解人口過度集中都市,落實城鄉均衡發展之目的。 \n 儘管,政府透過推動「地方創生」政策改善城鄉失衡問題方向極為明確;但是,迄今經常被認為其與過去實施的「社區總體營造」、「地方特色產業輔導」、「形象商圈改善」等計畫之發展模式頗為雷同,加上配套措施不夠完整,似乎並未引發地方積極投入參與意願,甚至淪為知易行難地步。茲將推動「地方創生」政策猶待克服挑戰歸納如下: \n 其一,明確發展定位。雖政府將「地方創生」作為落實城鄉均衡發展的重要政策之一,由於在推動上涉及中央及地方政府相關單位權責,其究竟是屬於產業發展、國土配置、區域規劃、環境保護等國家整體政策規劃的一環,抑或是屬於新增計畫或創新方案等業務延伸之項目,其實需要參考日本法制訂定台版地方創生法案,但迄今卻未見政府將其發展明確加以定位。 \n 其二,整合公私資源。在推動地方創生的初期,除必須透過政府給予經費補助或相關支援外,如何整合公私資源,例如:成立創生基金及提供租稅優惠,以及產業相關公會、協會等團體資源,協助地方產業自立經營,進而促進城鄉、人才、工作等良性循環,是檢視政策推動成效的關鍵指標。否則,恐將成為政府投入大量政府資源行銷點綴,卻成曇花一現短暫政策成效。 \n 其三,形成共同意識。雖推動地方創生目的旨在,希望連結地方元素或活化地方資源,藉以引進產業、創造就業機會,但在實施過程上,若未集思廣益針對如何帶來地方繁榮及住民幸福,先行建立認同感、歸屬感,進而與地方形成共同的生命意識與價值理念,極易因地方團體(例如環保)或住民產生少數人士獲致利益誤解,而引發非理性或盲從式抵制,最後功虧一簣。 \n 畢竟,推動「地方創生」是未來國家追求長期生存、城鄉朝向均衡發展的重要理念與價值。尤其是在生於斯、長於斯,以及與自幼熟稔的環境、土地上成家立業,達到人生夢想,甚至頤養天年。因此,政府在推動台版「地方創生」政策上,不宜將其簡化為促進地方產業發展或創造年輕族群返鄉回流人數作為成效指標,而是需要更深入理解地方轉型及返鄉生活的意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