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眼角膜灼傷的搜尋結果,共04

  •  「草蜢隊」成員自曝強光灼傷眼角膜 失明多日「每分鐘都害怕」

    「草蜢隊」成員自曝強光灼傷眼角膜 失明多日「每分鐘都害怕」

    由蘇志威、蔡一傑、蔡一智組成的「草蜢隊」出道35年,3人3年前曾獲邀來台參加金曲獎,掀起粉絲一陣懷舊風潮。最近蘇志威在直播中鬆口28年前3人曾發生一場事故,拍封面照時被強光灼傷眼角膜,3人回家後才發現眼睛嚴重受傷,失明多日,幸好沒造成永久傷害,幾天後眾人視力才逐漸恢復。 據《東網》報導,蘇志威最近和老婆劉小慧開直播,劉小慧提到40歲的姨甥兒因罹患白內障,差點瞎掉,蘇志威則說自己也一度以為此生毀了,曾飽受失明之苦,他透露當年拍《La La Means I LoveYou》封面時,3人在冬天被要求下水,上岸後火速跑到瓦數很高的燈光下取暖,當下覺得沒事,回家後竟出現失明情況,連導演也回報看不到。 後來草蜢隊3人和導演一起去看醫生,才得知眼角膜受到嚴重灼傷,醫師滴了眼藥水,發現眼角膜變綠色,證實受傷嚴重,蘇志威說,當時最怕的是不知道能不能好,「每分鐘都害怕,不知道下一分鐘會不會好」,所幸幾天後大家都康復了,從此之後他們更加重視視力,劉小慧也不捨說:「真的好可怕,我真的無法接受看不到」。

  • 電熱眼罩敷5天 女眼睛痛到睜不開

    電熱眼罩敷5天 女眼睛痛到睜不開

    現代人因為使用3C產品,常有用眼過度的狀況,因此會透過各種方式保養靈魂之窗。近期大陸湖北有一名李姓女子網購一個中藥款電熱眼罩,想要舒緩眼部疲勞,連續使用5天雙眼居然痛到睜不開,嚇得她急忙就醫,才知雙眼角膜已灼傷。 綜合陸媒報導,湖北武漢有一名35歲李姓女子是一名從事文書工作的白領,因為工作的關係每天盯著電腦,有時候更要加班到深夜,用眼過度也讓她眼睛常常有疲勞和痠痛的狀況,讓她很苦惱。 近期李女滑手機在微信朋友圈發現有販售一款附中藥的電熱眼罩,功能主打緩解眼部疲勞,她馬上買了一副;收到眼罩後,李女連續4個晚上戴著眼罩睡覺,也覺得有療效,但第5天晚上使用時眼睛卻突然有刺痛感,甚至痛到無法睜開眼睛,她的丈夫馬上將她送往醫院。 經醫師檢查後,李女確定雙眼眼角膜灼傷,而且因為電熱眼罩裡的中藥成分,她的雙眼也有過敏反應;醫師了解李女受傷原因後,呼籲打算使用電熱眼罩的民眾,一定要慎選眼罩材質,因為這種商品是直接接觸眼部,否則舒緩眼部疲勞不成,嚴重可能造成失明。

  • 紡織廠液態鹼灼傷4人 1命危

     苗栗縣年興紡織廠今天下午發生鹼性溶劑噴濺意外,4名作業工人遭灼傷送醫,其中1人全身大面積灼傷,有生命危險。  苗栗縣後龍鎮專門生產製造牛仔布料、成衣的年興紡織廠下午發生工安意外,3名本國籍員工和1名印尼籍外勞進行染劑調製作業時,疑似操作不慎導致液態鹼瞬間噴濺,造成4人分受輕重度灼傷送醫。  苗栗縣消防局獲報後,調派西湖、竹南、造橋等分隊救護車,分別將4人送往衛生福利部苗栗醫院及頭份為恭醫院急救。  4名員工分別遭一至二度灼傷,受傷面積、程度不一,其中53年次的張姓男子臉部、前胸、後背、上下肢、甚至兩眼角膜都遭波及,全身70%面積二度灼傷,送醫時仍有意識,但有失明及生命危險,已轉送林口長庚醫院;另外3人傷勢較輕。  廠方表示,員工當時正進行葡萄糖水溶液還原作業,以氫氧化鈉加入葡萄糖水溶液調製染劑,研判下料時速度過快,造成放熱劇烈反應,水溶液噴濺而出。  廠方指出,還原作業已操作1個多月都正常,今天也是同樣操作模式,將調查釐清意外發生原因,也會全力協助員工進行後續治療。1030409

  • 潑酸毀妻容「可整型」 判無罪定讞

     卅九歲王姓男子,因懷疑老婆有外遇,竟拿廁所清潔劑潑妻子,造成她上半身灼傷、毀容。檢方以家暴重傷害起訴,但法院歷審都認為,被害人的傷勢可經整型美容復原,只構成傷害罪,因雙方和解,最後判王無罪定讞。  判決指出,王男認為妻子許女有婚外情,心生疑妒怨恨,一百年五月四日,二人發生口角,王拿廁所內清潔劑,趁許女與家人講電話時,從背後潑灑。  許女受到潑酸攻擊,驚恐奪門而出,向路人求助,經送醫救治,頭皮、左肩受到三度化學性灼傷,深至皮下脂肪層,皮膚壞死需植皮;雙眼灼傷、眼角膜破皮。王男犯案後自首,檢方偵訊後認定,王潑酸讓妻子受到嚴重灼傷,造成重大難治的重傷害,因屬公訴罪,不得私下和解,將他以重傷害罪起訴。  王辯稱,只是想羞辱許女,讓許女狼狽難堪,不知清潔劑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勢;案發後,他與許女在同年十月十四日協議離婚,潑酸一事,也以二百萬和解。  一、二審都認為,現在的醫療技術,許女受灼傷的肌膚,治療後雖會留下疤痕,但可用衣物遮蓋,不致影響外觀;頭皮受損可使用組織擴張器,再長出頭髮。故認許女所受傷害,並沒有達到終身不能恢復的重大不治或難以治療程度,無法認定她受到「重傷害」。  合議庭也指出,王男如想要對許女毀容、重傷害攻擊,會從她的正面、頭部潑灑,高院因此變更法條以傷害罪論處。由於普通傷害罪屬告訴乃論,王、許和解後,檢察官依法不得起訴,高院因此判決全案「公訴不受理」。檢方不服上訴,最高法院昨駁回定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