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瞿海源的搜尋結果,共28

  • 放任狡辯厚顏發言 郝明義等人再批前瞻

    放任狡辯厚顏發言 郝明義等人再批前瞻

    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瞿海源今天上午召開記者會,就前瞻基礎建設條例推動「請政府謹守民主法治國家的治理原則」,提出請政府勿放任狡辯為能、厚顏為長的發言,誤導社會視聽,破壞法治基礎等五項重點。呼籲大家共同出來發聲。瞿海源表示,昨天他也利用司法國是會議跟蔡總統提到他們五項建議,蔡總統也表示肯定。 今天上午記者會除了郝明義、瞿海源,郝明義表示,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也同意他們的呼籲內容,但是沒有出席。 郝明義指出,這次前瞻計畫,因為看到時過一年之後,主政者治絲益棼,行政失序、國家治理失靈的問題在一路更加惡化而非改善,因此不得不發聲建言。 但根據我個人過去近兩個月時間的體會,目前對政府的批評與建議稍多,光寫文章,已無作用;發言聲量稍大,就有可能被冠以「另有政治意圖」,或甚至有行政院「高層」以謠言進行污名化。   他說,因此需要社會上有更多的人共同發聲,才「或許」可以讓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及民進黨立法委員,比較可能佇足聆聽。因此並他們三人在事情還沒有繼續進一步惡化前,共同對政府提出呼籲。 郝明義表示,呼籲的「請政府謹守民主法治國家的治理原則」,共有五個重點,一. 以「前瞻條例」發生立法沒有落日條款的惡例,訴求立法院進行修法。並提醒政府首長及社會各界,任由此事繼續存在的惡劣影響。二. 提醒行政院以充分的準備時間,並與民間進行討論、納入公民意見,來準備新版「前瞻計畫」,以免重蹈覆轍,有利施政。   他說,第三是,請政府勿放任狡辯為能、厚顏為長的發言,誤導社會視聽,破壞法治基礎。四. 提醒蔡總統以「前瞻而民主的方式」,聆聽民意以修正施政方向。五. 請政府依法回應人民應有之回應,並呼籲更多公民關注並監督政府的施政。   郝明義表示,他們相信,如果主政者誠懇聆聽、回應,這可以不只對民主法治的國家體制有利,對主政者也有利。反之,不只接下來施政會更加窒礙難行,對國家諸多緊急情勢也更有不利影響。如何推動、監督政府前行,是每個人的責任。

  • 瞿海源寫信慰留陳重言 無回應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先後有台大教授林鈺雄、律師陳重言宣布退出,召集人瞿海源今日表示,兩人未正式請辭,第三分組仍視同兩名委員沒有退出。瞿也透露,曾寫電子信件慰留陳重言,但陳迄今沒有回信。 瞿海源說,第三分組召集人沒有權限接受辭職,林鈺雄、陳重言也未向第三分組正式提出口頭或書面辭職,他曾在公開場合透過媒體向林委員說明其疑慮,希望他能回來,也寫信勸過陳重言,稱讚陳表現非常優異,對會議進行、改革方案都很有幫助,但陳沒回信。 瞿海源表示,沒有立場接受兩人的辭職,視同沒有退出,因此分組會議實際上少了兩個人,仍以原配置的20人計算表決門檻,導致議案通過的難度提高。

  • 不滿瞿海源 律師陳重言走人

    不滿瞿海源 律師陳重言走人

     司改國是會議風波不斷,爆出籌委會與總統「密會」,引發「黑箱」質疑,第三分組委員律師陳重言繼台大教授林鈺雄後,昨也聲明退席。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轉述總統看法表示,國是會議並不是委員們的閉門辯論,而是一個向人民說明及對話的過程,所呈現的議題必須清晰,並呼應人民的感受,這樣司法改革才會有感。  法官單挑瞿 要他辭委員  第三分組召集人瞿海源日前公開表示密會內容「永遠不公開」,引發不少檢察官、法官在內部論壇紛紛留文批評。前司法院資訊處長、高院法官何君豪昨更在法官論壇具名發文單挑瞿海源應辭司改委員,否則法官代表應全部退場,「不能讓全民把法官看衰小」。  何君豪說,如果是瞿個人暴走,司法院要出面向總統表達要瞿走人的決心,以讓法官代表順利協助總統和司法院完成司改。  陳重言一早就發表退席聲明,強調他完全認同林鈺雄退席理由,並批評會議發生黑箱疑雲、議題超載、籌委會無理由片面刪除最重要議題、分組內無真正溝通意願立場各自表述、第三分組決定維持檢察官之司法屬性,竟然他組委員提案欲重複討論,難脫特定委員為貫徹特定立場而濫用議事規則嫌疑。  陳強調,他屢遭非留學德國的非法律專家一再質疑,深覺專業已無用武之地。他雖然決定退席,但會以其他方式繼續參與司法改革及監督改革成效。  風波不斷 總統出面喊話  面對司法國是會議接近尾聲,但外界都聚焦在委員吵架、拍桌、退出或是定位的紛擾上,據了解,蔡總統會突然表達看法,主要是希望能重申司改會議功能跟任務,也不希望再有委員出走。  邱太三:批「黑箱」太沉重  林鶴明轉述,總統認為,在討論的過程中,或許委員們有各自的立場,但這是民主社會的正常現象,既使不舉辦國是會議,相關的爭辯也會在制定改革方案或國會立法時出現,無法迴避。個別委員的意見也都應該要被尊重,所有的討論都有其意義。  對於檢改會等批評司改國是會議「黑箱」疑雲,法務部長邱太三昨回應說,以「黑箱」形容司改會議過於沉重,但他也認為對於外界質疑,籌委會應適時、詳細地公布說明,以釋眾疑。  此外,「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四組昨天針對「公開透明的司法」議題決議,未來《刑事訴訟法》採起訴狀一本制度後,起訴書應於起訴公告或公布後即時上網公開;在採起訴狀一本制度之前,起訴書應於一審判決後上網公開。  但如經被告要求,或檢察官已將起訴事實提供媒體報導,或媒體已主動報導者,則應「立即」上網公開。

  •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會議 委員揭總統密會 瞿海源怒拍桌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會議 委員揭總統密會 瞿海源怒拍桌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宣布退出,引發軒然大波。分組召集人瞿海源昨在媒體前表示會誠心誠意請求林委員留任,場內卻被籌備會委員政大教授楊雲驊爆料瞿曾批林態度傲慢。瞿更因不滿楊不聽制止,執意揭露籌委與總統開會內容,氣得拍桌宣布散會,讓第三分組再度上演火爆場面。  曾為變更議程拍桌嗆辭  瞿海源事後解釋,417與總統召開的閉門會議,因內容涉及個人隱私,經總統指示並協議不得公開,但楊雲驊不聽制止才宣布散會,並無太大衝突。  事實上,瞿海源在上次分組會議中,就因不滿法務部參事陳瑞仁提案優先討論檢察官定位議題,兩度拍桌怒嗆「你要變更議程,我辭職不幹!」讓陳瑞仁急撤案,連同昨日,瞿已二度拍桌。  昨日引發瞿拍桌的導火線,是起因於司改國是會議的籌委會,在本月17日於總統府召開3小時會議,內容引發許多委員好奇。也是籌委會委員的楊雲驊,昨在第三分組會議尾聲主動提及會議內容,表示當天談及死刑存廢等問題,瞿海源隨即出聲制止,表示當天屬閉門談話會,內容不得對外公開。  批辭委員的林鈺雄傲慢  楊雲驊則回稱當天未表決,議事規則也未規定不能公開,加碼爆料當天還談司改委員到司法機關遊說不要掙扎抵抗,以及司改委員在電視、報紙亂放話等倫理問題。瞿海源見狀再度制止,隨後拍桌宣布散會,楊則欲罷不能,爆料瞿海源在閉門會中提到台大教授林鈺雄態度傲慢,會議在眾人都覺尷尬下結束。  而在昨日會議開始時,法務部長邱太三曾就林鈺雄退出會議之事,表示期待所有參與者相忍為國,共同繼續努力;陳瑞仁也說,收到林稱「本人因故將不出席」的簡訊,認為林應只是不出席,還不到辭職,會努力勸說重返會議。

  • 透明的司改會議 為何見不得光?

    透明的司改會議 為何見不得光?

     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楊雲驊昨企圖揭露本月17日籌委會內容,遭召集人瞿海源拍桌制止。據悉,這場原為例行的籌委會,卻臨時改成不記錄談話會,會中瞿狠批分組委員林鈺雄傲慢、居心不良,還三申五令不得公開,籌委會成批鬥大會,籌委嘴巴被貼上封口令,司改透明淪為口號。  據了解,籌委會定期舉行例會,討論議事進度等問題。17日的會議由蔡英文親自主持近3小時。小英多半聽籌委討論,並未多作指示,只透露現在讓她頭痛的是年金改革,而非司法改革,希望司改國是會議順利進行。  但會議召開前,籌委臨時接獲通知17日籌委會將改為談話會,到場後發現沒有錄音、錄影與記錄,與過去會議完全不同,詭異氣氛已在席間蔓延。沒想到,瞿海源以第三分組召集人身分報告會議進度時,突將炮火鎖定不在場的分組委員林鈺雄。  瞿海源大吐苦水,表示議事頻受干擾、運作不順暢,點名林鈺雄發言傲慢、盡搞破壞司改的事情、居心不良,還質疑到底是誰推薦林鈺雄擔任委員,應該要好好管一管。在場的法務部長邱太三為林緩頰,表示林是獨立個體,沒有人有資格管他。  據透露,在場有籌委質疑籌委會蒐集各界意見階段,明知有人建議死刑存廢應列入議案,為何對外宣稱無人建議?但副執行祕書林峯正仍堅稱無人建議,死刑存廢議題仍不了了之。  不少籌委認為,這場首開先例沒有記錄的籌委會實在太詭異,籌委會每次都是在討論司改國是會議的問題,過去都有記錄,為何唯獨這次不敢留下白紙黑字,瞿海源更是再三提醒不得對外洩露會議內容,令人感覺彷彿在開國安會議,而非標榜透明的司改籌委會。  瞿海源聲稱,是經總統指示、在場籌委協議決定不公開,但在場人員表示,總統根本沒指示要開閉門會議,籌委也未進行表決。瞿聲稱透明不是全身脫光光,但歷次會議都有記錄,為何唯獨17日突然變成談話會,為何不敢記錄?為何不得公開?難道是為了方便籌委黨同伐異?  籌委感慨,當標榜透明的司改國是會議,不明究理將籌委會改成談話會,毫無依據地對籌委下封口令,放任強大的、情緒性的偏見在籌委會中流傳,如何期待真正透明、客觀的司改會議。

  • 林鈺雄退出司改會議 瞿海源:誠心請求留任

    林鈺雄退出司改會議 瞿海源:誠心請求留任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昨宣布退出,第三分組召集人瞿海源今在會上呼喚林鈺雄重回委員會,針對林提出的多點質疑,瞿海源也再度表示,國是會議的性質是「諮詢」,但定位根本不是問題,絕對不會做非法的事,議題也不會超載,96個議案將會全部討論完畢。 瞿海源希望林鈺雄不要退出國是會議,繼續貢獻所學,也透露林鈺雄今日曾傳訊給其他委員,表示只是不參加今日的會議,並非全面退出。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林達則表示,今日討論檢察官定位重要議案,林鈺雄教授正是國內檢察官論的真正權威,不能出席討論,令人覺得相當可惜。 針對國是會議定位爭議,瞿海源會後表示,1990年國是會議是成功典範,1999年的全國司改會議雖不盡理想,但部分決議也已執行,當時無人爭論定位問題。瞿認為,定位根本不是問題,總統有心舉行國是會議,「不是假的!不是演戲!都要執行!」 瞿海源也表示,國是會議不是放天燈、不是開玩笑,總統府必須責陳各院部規劃、處理、推動,經過合法程序、在既有體制內逐步推動,總統有決心採納國是會議意見,但總統也不敢僭越立法權,不可能做非法的事情,「請林委員與各界不要再質疑國是會議的定位,不要再唱衰國是會議。」 至於林鈺雄質疑議題超載,瞿海源解釋,不是每個委員就每個議案都想發言,但想發言的委員絕對有充分的時間,頂多加開一次會議,就可以討論完所有議題,議題雖吃緊但沒有超載。 外界也質疑為何司改國是會議不討論死刑與食安問題,瞿海源說,食安不純粹是法律問題,國是會議的目的是討論司法制度與組織改革,而非特定法律的修訂,事實上有委員提案討論死刑但未獲通過。 瞿海源還說,「大家忘了我是廢死聯盟的理事長嗎?怎麼會不希望討論死刑問題呢?」

  • 國是會議不歡而散 楊雲驊:瞿海源批林鈺雄態度傲慢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今日再度上演激動場面,籌委會委員、政治大學教授楊雲驊在會議尾聲,主動提及4月17日舉行的籌委會內容,卻遭召集人瞿海源制止,進而拍桌宣布散會,楊爆瞿海源在籌委會中批評退出的林鈺雄態度傲慢,會議不歡而散。 楊雲驊表示,籌委會本月17日在總統府開了3個鐘頭會議,談及死刑存廢等問題,事後許多委員都會關心談了什麼;瞿海源卻出聲制止,表示當天屬於談話會,內容不得對外公開。 楊雲驊反擊,當天並沒有表決,議事規則也沒規定不能公開,口口聲聲說司改要透明公開,3個鐘頭談了很多種議題,包括司改委員去司法機關去遊說不要掙扎、抵抗,包括司改委員倫理問題,有些司改委員在電視上、報紙上亂放話。 瞿海源則要楊雲驊不要再說,只總統指示、大家約定是閉門會議,隨後拍桌宣布散會。 楊雲驊則欲罷不能,爆料瞿海源會中還提到林鈺雄態度傲慢,會議則在言詞交鋒中尷尬結束。

  • 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邱太三期許相忍為國

    林鈺雄退出司改國是會議 邱太三期許相忍為國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昨日宣布退出,分組召集人瞿海源今日上午會前表示,「我們會盡全力、誠心誠意說服林委員繼續留任,和我們一起討論司改議題。」法務部長邱太三則說,「期待所有參與者相忍為國,共同繼續努力。」 瞿海源表示,國是委員聘任、辭職非分組及召集人的職權,是籌備委員會跟執行祕書即總統府祕書長的職權,要由他們處理,目前會議運作不受影響。 針對林鈺雄質疑會議資料太多,瞿海源說,分組委員很認真,資料的確是太多了一點,但重要的部分應該都看得完,而且法官、檢察官、學者都是專業人士,文章雖多可是一看就知,應該都消化得了。 瞿海源也解釋,所有討論案都是先由提案人說明清楚,再由委員會討論,最後進行表決,而非直接表決,應該有充分的討論時間,而重要的議案今日應該會通過,接下來會議速度可能會快一點,對日後的會議進度樂觀看待,應可順利完成。 法務部參事陳瑞仁則說,林鈺雄只是不出席,希望國是會議定位問題解決後,能看到林鈺雄出席會議。媒體追問,司改國是會議是否仍模糊?陳瑞仁則回稱「是!」 邱太三表示,司改國是會議深受人民期望,希望能針對過去累積的問題,提出未來改革的方向,期待所有參與者相忍為國,共同繼續努力。 至於司改國是會議定位究竟為何?邱太三則說,決議內容未來一定可以作為相關主管部門,推動法案與政策重要的參考跟依據。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林達說,「當然希望林老師可以參加,不過他有他的想法,他對諮詢跟效力有所質疑,也許他到現在還沒有得到他的答案,所以我們也只能尊重。」林達也表示,確實資料非常多,看完很辛苦。 律師陳重言則認為林鈺雄應該只是不出席,尚未辭職,是否有後續效應?還不確定。

  • 司改委員欲變更議程 瞿海源爆氣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今天在廉政署舉行第四次會議,副召集人陳瑞仁提議變更議程先討論檢察官定位,當場引起召集人瞿海源動怒揚言不幹召集人,後來陳瑞仁撤案,會議繼續進行。 陳瑞仁會後接受訪問表示,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在3月22日就排入議程,但至今都沒有討論,他認為檢察官的定位關係著國家未來,應儘快討論,將問題做個結論,後續議題才能繼續討論,另怕被認為突襲,今天開會前,先以電子郵件告知其他委員,他的想法,並在今天會議開始後,提臨時動議,要求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做為今天第一個討論議題,但瞿海源反對,他予以尊重。 瞿海源會後記者會表示,對於陳瑞仁的提議,他當場動怒生氣,因為議程已排定次序,他不能接受調動議程,如果調動,他就不能再做召集人,因為會做不出成績,後來陳瑞仁不再堅持並撤案,他就沒有理由繼續生氣;他說,司改國是會議是公開的,晚上會議影片上傳,大家就會知道他多麼生氣。 瞿海源表示,今天後來是討論法官、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功能的檢討部分,做出重大決議,包含人民將可以直接請求進行評鑑(現況人民不得直接請求),評鑑結果應予懲戒時,直接送職務法庭,不用送監察院審查(現況須送監察院審查),檢評會可以就個案立案主動調查(現況不能主動調查)。 此外,委員林鈺雄表示,議題多的情形下,委員討論及閱卷時間不足,已超出負載,認為司改國事會議分組做出決議應只是諮詢性質,沒有拘束力,今天再次呼籲應先把司改國是會議的定位說清楚,否則他要退出。 瞿海源則說,司改國是會議的定位,總統蔡英文會去考量,他曾提醒蔡總統應要具體規劃出來;舉例分組會議做出的決議是否就是鐵定政策?他認為不完全是,有些是大方向,仍須執行機關去細部規劃,因有可能遇到現實上無法執行的情形,但絕對不會讓司改國是會議像是一個大拜拜,開完沒事。1060412

  • 司改會場面火爆 瞿海源二度拍桌

    司改會場面火爆 瞿海源二度拍桌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今日上演火爆場面!召集人瞿海源不滿法務部參事陳瑞仁提案變更議程優先討論檢察官定位問題,兩度拍桌、一度撥麥克風,怒嗆「你要變更議程,我辭職不幹!」還對著法務部長邱太三說,「你們法務部推薦的人一直在杯葛嘛!」會場一度又火爆又尷尬的畫面,隨著影音上網全曝光。 陳瑞仁會後說,尊重召集人,但強調檢察官定位關係國家的未來,法務部非常願意與各界一起討論、盡快討論,其他議題才能繼續討論,趕快把這不安定因素確定下來;至於瞿海源有無拍桌,陳笑笑地要記者自己看影片。 瞿海源、陳瑞仁分別為第三分組正副召集人,瞿會議一開始表示,如果今天上午11時還不能討論完檢察官、法官評鑑案就要辭去主席,「這表示我無能主持會議!」 陳瑞仁隨後提出臨時動議,表示外界質疑有人故意拖延檢察官定位的議題,但法務部很早即表態3月22日一定要討論,但迄今都還沒討論,如果今日會議仍未討論到,第三分組的緊張關係會一直存在,提議先行討論檢察官定位問題。 瞿海源聞言激動地說,「已經拜託你不要再提動議了,我們會議無法進行下去,你這樣做我沒辦法做主席,我剛已經事先跟你拜託不要再提動議跟變更議程,你要變更議程我辭職不幹!」還往桌上一拍表示憤怒。 陳瑞仁緩頰說,「只是要化解我們的緊張關係」,瞿海源立即反嗆「你不是在化解,是在製造問題!」 陳瑞仁尋求在場委員覆議,瞿海源二度拍桌,怒嗆「反正辭職不幹!」隨後起身對著陳瑞仁說,「你們這個會到底要不要開下去?你口口聲聲說外面怎麼說,不怕錄影啊! 我希望你撤動議啦!」 瞿海源還氣得撥動麥克風,轉對一旁的邱太三說,「你們法務部推薦的人一直在杯葛嘛!」陳瑞仁隨後說,「既然召集人這麼堅持,我就撤回!」瞿海源仍持續抱怨小組會議非常不順,「這個小組從組成就有問題!」稍後片刻才平復心情繼續主持會議。

  • 司改會議陳瑞仁臨時動議 瞿海源拍桌嗆:不幹了

    司改會議陳瑞仁臨時動議 瞿海源拍桌嗆:不幹了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組今日召開第四次會議,副召集人、檢察官陳瑞仁提議變更議程,先行討論檢察官定位,但召集人瞿海源不滿拍桌,要求陳撤案否則將辭去召集人一職。最後陳選擇撤案,會議持續進行。 瞿海源會後表示,當時的確動怒,實在是因為心急,希望會議順利迅速進行。 法務部參事陳瑞仁在會議正式召開前提案,希望先討論檢察官定位,不料此話一出令瞿海源不滿,要求陳瑞仁撤案,否則將辭去召集人。 今日議程排定先行討論檢察官、法官多元晉用,法官、檢察官評鑑,檢察官定位則排在第三討論議案,但檢察官定位部分,僅由法務部完成報告,將留待下次會議討論。

  • 馬英九遭起訴事前沒風聲 瞿海源肯定

    台北地檢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今天起訴,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被問到,檢察官起訴前,未走漏風聲,算不算一種進步?瞿海源說,若真是這樣,值得肯定。 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教唆洩密案,認為馬英九涉犯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等罪,也逾越司法與政治應有分際,今天依法起訴。 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今天接受「POP搶先爆」廣播節目主持人黃光芹專訪談司改國是會議。會後,媒體詢問瞿海源,外界前一天都不知道檢察官今天要起訴馬英九,這算不算是一種進步? 瞿海源說,假如是這樣的話,他覺得值得肯定,「也許我們司改國是會議有一些作用,前一陣子還說偵查不公開等等,這樣的話,我想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瞿海源指出,檢察官就是偵查不公開,法官就是不要未審先判或者是還沒有審就在那邊放風聲,這是不對的,「我們用無罪推定原則」,事情還沒搞清楚前就不可以對外公開,案件對外公開,它本身有一個必要的機制,偵查過程中本來就不能公開,而檢察官要起訴之前,也不能去跟媒體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一次(沒有先洩密的情況)」。1060314

  • 司改國是會議 達成環保偵審程序共識

    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今日召開第二次會議,就環境案件偵查與訴訟程序檢討達成共識,將由專案小組提出正式完整的改革方案。但國是委員、台大教授林鈺雄仍對議題遴選仍有疑義,質疑為何民眾關心的廢死或食安問題未列入議題,並表示分組會議討論議案太多、資料太多,平均下來一個議題只能討論14分鐘,14分鐘解決法官年金的命運「非常荒唐!」 召集人瞿海源則回應,分組會議時間的確很緊湊,但會很努力讓每案獲得充分討論,不排除加開會議並提早開會,不過每個議題複雜程度不同,花的時間長短不一,分組委員會全力以赴談個徹底。 瞿海源也表示,議題已經超載,來不及討論的部分,可建議總統府相關單位召集特別會議討論;年金改革議題部分,法務部、司法院會先與年金委員會協商,若無結論則會列入本分組討論議案。 瞿海源表示,今日除討論「環境案件偵查與訴訟程序檢討」,並交由孫一信、陳重言、楊永年、林達組成的專案小組,於下次會議提出完整的改革方案,另由司法院、法務部就「檢察官法官多元進用」提出報告,並經由委員初步討論,由於討論尚未完成,將留待下次會議繼續討論。

  • 瞿海源:司改會議不可能馬上通過陪審制

    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將「陪審制」納入討論,不過,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認為,「不可能馬上就通過陪審,那整個就大地震了」,他預判很難會通過陪審辦法。 瞿海源今天接受廣播專訪,他說,陪審本身是一個很精緻、人民參與最深的制度,陪審制只有少數國家在做,很多國家是做參審制。 他說,陪審、參審的議題,放在國是會議第四分組會議討論;過去民間司改會,甚至司法院都曾舉辦過很多研討會,討論很久,沒有定論;從民調來看,民意也沒有顯示出支持陪審制的人較多。 瞿海源說,很多人是從電影看到陪審制,但執行陪審制的國家比較少;陪審制與台灣現有的司法體制吻合度很低,「那變成是革命了」。 主持人追問他是不是反對陪審制?瞿海源說,他不是反對,而是覺得,這本身是很大的議題,不能一下子決定,這次司改會議,他的預估是,這一塊不可能有結論,「不可能馬上就通過陪審,那整個就大地震了,我的預判是很難會通過陪審的辦法」。 他說,國是會議是諮詢的作用,不是一個實質的機構可以做決定的,之後這個案子沒結束,國是會議會建議再繼續討論,成立一個特殊委員會。 另外,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二分會議昨天通過要「建立裁判之憲法審查制度」。 主持人今天問到,這個制度會不會被說成要救扁?瞿海源說,「還有別人可以救啊,不是救阿扁而已」;司改籌備會一成立就說不處理個案,對於制度,則是看合不合理,每一個分組討論的決議案,會送到大會,若這段期間大家討論認為有不對的地方或很多人反對,大會可以翻案。 瞿海源認為,以他非法律人、長期參與司法改革的人來看,「我覺得是一個進步的決議」。 瞿海源會後受訪指出,現行的司法體制,執行過程裡面確實有些問題,「至於哪些個案,我也不清楚,知道是陳水扁、郭瑤琪等等,我想不只這些」,人民經過審判被不當判決,不是沒有,但是是極少數,「是救濟這種狀況,而不是救濟陳水扁」。1060307

  • 司改會通過陪審制?瞿海源:不會有結論

    司改國是會議將「陪審制」納入討論,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剛剛表示,陪審本身是一個很精緻、人民參與最深的制度,過去無論是司改會或司法院都有很多的討論,所以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因此,這次司改會在這一塊不會有結論,「不可能馬上通過,不然那就是大地震了」。 司改國是會議第四分組會議,主要討論「人民參與司法:不起訴、審判之參審制與陪審制」議案。其中,關於「陪審制」,各界立場迥異,司法院長許宗力就說,陪審制的判決是不附理由的,除非透過修憲,否則這樣的判決在正當程序面前站不住腳,因此,「陪審制有嚴重違憲之虞」。 對此,瞿海源剛剛接受廣播主持人周玉蔻專訪時,被問到陪審制議題時表示,陪審制是放在第四組的討論,但民間司改會甚至是司法院,都曾舉辦過很多言討論討論陪審制與參審制,到現在一直沒有定論;況且,從民調來看,也沒有調查出支持陪審制的人比較多。 瞿海源說,可能有很多人是從電影上看到陪審制,覺得很精彩,但是真正執行陪審制的國家比較少,因為,這項制度與現有體制的吻合度很低,所以,「這就變成是一個革命了」。 主持人追問,這是否代表反對陪審制?瞿海源說,他沒有反對,而是認為這是很大的議題,所以,這次司改會,他認為這一塊不會有結論,不可能馬上通過陪審,不然這就是一個大地震了。他也說,陪審本身是很精緻、人民參與度最深的一個制度,因此,「我預判是很難通過的」。但他說,這個案子若沒有過,國是會議會建議成立「特殊委員會」繼續討論。 被問到,對於陪審制等重大制度的改革,是否要先與蔡英文總統討論?瞿海源說,蔡英文對司改國是會議很重視,不是表面擔任召集人,也會主持會議,隨時與他們討論,但是蔡英文對所有案子都沒有自已的立場。

  • 女模命案逆轉 瞿海源:司法系統出問題

    陳姓外拍女模命案,昨天出現大逆轉。司改國是籌備會議副召集人瞿海源今天說,過程中違反了偵查不公開原則,是最嚴重問題,另外,從檢察官到法官,整個系統、過程都出問題。 陳姓外拍女模命案,原遭檢警羈押的死者閨密梁姓女子昨天被撤銷羈押。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今天接受廣播媒體專訪,被問及對此事的看法。他說,這是司法改革可能會關心的議題,但是,是「議題」而不是「個案」,這個個案目前還不宜評論,因為正在偵查中,還未起訴。 他指出,裡面的問題不在於這個人是否冤枉,而在於過程中,報紙怎麼會知道這些事?偵查不公開,這麼細節的事都出來了,誰洩漏的?偵查不公開是最嚴重的問題,一方面可能是偵辦的系統出了狀況,第二個就是媒體拼命去挖、渲染說故事。 瞿海源認為,從檢察官到法官,整個系統、過程都出問題了;整個法官、檢察官的行為,有沒有被監督,事後有沒有被評鑑;現在有評鑑制度,經過那個程序,若認為要被評鑑,就可以送評鑑。1060307

  • 談司法敗類 瞿海源:司法問題不牽涉藍綠

    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的「司法敗類」說,引爭議。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認為,這是未審先判;「藍的有敗類,綠的就沒有敗類嗎?這個話講得太快」,司法的問題不要牽涉藍綠。 陳師孟日前說,監察權是讓「司法敗類」退場的唯一機制;這席話被司法院指為傷害司法。 瞿海源今天接受廣播訪問,他認為,陳師孟的發言「沒有傷害啦」,因為只是發言而已,不過,陳師孟講的所謂司法敗類,敗類是什麼?「這樣的發言太直接了」,發言要有證據、要慢慢調查。 瞿海源說,「無罪推定嘛,你即使懷疑那個人,不要用你的立場說他錯了、不應該、他很壞、是敗類,這是未審先判,本身要對那個案子深入了解,去調查,再看有沒有問題」。 對於陳師孟主張法官民選、採取陪審制以及以「除垢法」清除惡質法官。 瞿海源表示,這次司改國是會議雖然沒有將法官民選列入議題,但贊成陪審制的人士將會提出,這兩者是連在一起的;至於「除垢法」,他認為這個用詞太重,其實目前就有評鑑制度作為退場機制,只是評鑑制度有些問題,比如有時效等問題,還需要修改。 瞿海源會後受訪,媒體詢問,陳師孟說要除掉辦綠不辦藍的法官,這類的發言是否會造成對立? 瞿海源說,「師孟兄有點操之過急,他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但司法的問題不要牽涉藍綠啦」。 他說,監委就像法官、檢察官,甚至更要獨立超然,必須有證據才去辦案,監委可以去調查哪個案子如何,「司法敗類這個名詞也不太好」,如果違反一貫的公平正義或者法官判的顯然是錯的,那可以去調查、罪證確鑿之後再去處理。 瞿海源說,現在突然講是司法敗類,「你知道司法敗類是誰?又牽涉藍綠,藍的有敗類,綠的就沒有敗類嗎?這個話講得太快」,他認為,陳師孟在做監委後,會很慎重、獨立地去調查處理這件事。1060307

  • 裁判憲法審查制度為救扁?瞿海源:也有別人可以救

    前總統陳水扁、前交通部長郭瑤琪被依貪汙罪重判定讞,但如今,司改國是會議提出「裁判憲法審查制度」,疑似是為特定政治人物量身訂做,讓扁、郭翻案。對此,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上午表示,司改會提出的是方案,而不是要對個案怎麼做,而且就算這個方案通過了,屆時能不能回頭,還要有相關法律的修訂。 只是,被問到如果連不當黨產都可以回頭溯及既往,那麼,這套制度會不會被說成是要救阿扁?瞿海源說,「那也有別人可以救啊,不是只有救阿扁而已」。 司改國是會議第2分組會議作成重要決議,未來將建構「裁判憲法審查制度」,經立院修法後,被判決確定案件的被告或當事人,都可以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審查法官的裁判理由是否違憲,大法官審理案件門檻將大幅放寬。 對此,瞿海源今天上午接受廣播主持人周玉蔻專訪,針對「裁判憲法審查制度」,被問到如果連不當黨產都可以回頭溯及既往,那麼,這套制度會不會被說成要救阿扁?瞿海源說,「那也有別人可以救啊,不是只有救阿扁而已」,因為他們是要對原則討論,從制度來看是否合理,每個分組的決議案都還要送大會,如果有很多人反對,大會可以翻案。 被問到「裁判憲法審查制度」是不是進步的?瞿海源說,根據他的經驗,以非法律人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這是一個進步的決議」。

  • 挺殺人律師當司改委員 瞿海源:成佛很不容易

    曾以32刀砍死女友、遭判刑的律師劉北元,如今成為司改國是會議的司改委員,引發社會輿論抨擊。對此,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昨天為劉北元表示力挺態度,強調坐過牢的人,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成佛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覺得他比一些人更適合做委員」。 瞿海源昨天接受廣播主持人周玉蔻專訪,被問到司改國是會議的成員中因為有殺人犯,引發社會質疑一事,他緩頰說,中國有句古話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成佛不是說說就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這位「劉先生」本身犯過最、判過刑,但後來深切懺悔,也積極推動司法正義的事情。 但周玉蔻追問,所以這些人被嘲諷也不會怎樣?瞿海源說,他覺得這些人比一些人更適合做委員,「因為他(劉北元)有經驗,而且他有懺悔。」

  • 陳師孟要辦扁法官下台  瞿海源:這是未審先判

    陳師孟要辦扁法官下台 瞿海源:這是未審先判

    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日前表示,在廢掉監院前要做到三件事,其中包括把辦阿扁總統、交通部長郭瑤琪等人的恐龍法官,以「除垢法」清除掉。對此,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副召集人瞿海源剛剛表示,這樣的發言要考慮,因為作為監察委員,就像法官,有證據嗎?縱使懷疑,也不能用自已的立場就說誰很壞、是敗類,這就是未審先判。 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日前在「找回監察院的存在感---從司改國是會議說起」座談會提到,在馬英九時代,司法單位辦綠不辦藍,所以要把辦扁、郭瑤琪的恐龍法官,用「除垢法」清除掉,否則讓人死不瞑目。他還說,監院要發揮監察權,利用糾舉、彈劾,讓黨國思想的法官不能再無法無天,對「失控的法官」做亡羊補牢的工作。 對此,瞿海源剛剛接受廣播主持人周玉蔻專訪時,被問到陳師孟近來的發言是否恰當時,瞿海源意有所指地說,「師孟兄的發言沒有傷害」,但陳師孟本身說的內容,是針對一些他所謂的司法敗類;而敗類是什麼呢?就是對有些案件做了不對的審判。 瞿海源進一步說,陳師孟要做這樣的發言要考慮,因為作為監察委員,就像法官,要先對案子有深入了解與調查,不能一下子就說你犯罪了,這樣有無罪推定嗎?就算有懷疑,也不能用自己的立場說他很壞、是敗類,這就是未審先判。 瞿海源也表示,「除垢法」這個字用得太重了,因為現在有評鑑制度,功能是一樣的;只是,現在的評鑑法有些問題,還需要修改,才能讓真正該被評鑑的人被評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