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知識分子從政的搜尋結果,共04

  • 我見我思-知識分子之舞

     大陸的《南方人物周刊》,以十六頁的封面人物專題,介紹台灣的文化部長龍應台,整個專題環繞的焦點,就是知識分子從政的問題,此一專訪在這個時機之所以切時,正因為這也是馬政府的特殊現象,或者是特殊難題。

  • 學者都該以薩伊德為標竿

    有政壇朋友問我,「你們學者三人常有四種意見,有人講A學說、有人講B學說,叫政治人物做政策決定時好生為難」。坦白說,這樣的辯解往往是遁辭。政治人物通常是先有策略盤算,在若干學說中相中某一種(例如A說),再設法誇大、美化A說的合理性,甚至動員周邊敲鑼打鼓、做置入性行銷。就算A說在學理上與實證上完全站不住腳,政客也不在乎,硬要弄成ABCD四說平分秋色的假象,然後再把責任推給看似意見參差的學者。不只社會科學如此,「全球暖化」等自然科學議題,不也是這樣?

  • 論述空洞化?找回知識分子的熱情

    如果政黨輪替是度量民主的一項指標,至今二度輪替的台灣,完全民主了嗎?如果沒有,知識分子還能如何使力?進一步問:台灣的知識分子在哪裡?中研院副研究員錢永祥由「論述」談起,扣連到台灣知識分子應該扮演的社會角色,引發其他與會者相互思辯。

  • 一地散落的珠子

    原本就是源自西方的「知識分子」一詞,因人因時有著不同解釋,然而基本上總是注定了與人類的道義責任密不可分。從「知識越多越反動」的階級鬥爭年代,到各種職業意義上的知識分子因技術和收入而抬頭,可以發現「精英」不一定等同知識分子,而九○年代以來,一個精神上相對獨立的知識分子群體也漸漸浮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