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短微主義的搜尋結果,共02

  • 包中包 藏驚喜

    包中包 藏驚喜

     今年秋冬竄紅的PRADA Inside Bag迅速成為中外女星最愛,包括侯佩岑、吳辰君等兩位時尚阿母都常揹著它逛街,好萊塢女星凱特柏絲沃、席安娜米勒、人稱「千億媳婦」的香港豪門名媛徐子淇也是粉絲,PRADA乘勢追擊,除明年春夏已確定有印花、拼接新款問世,並推出Inside Bag動畫微電影《PRADA Inside Me》。 \n ■從打開包包始 無盡想像空間 \n 該系列共6部動畫微電影陸續於官網首播,每一部短片開頭都從打開包包那幕起始,如印象派主義的畫風,上演超現實與夢境之旅,其中一部《The Swimmer》描述在被水淹沒的都市中,女子在魚群與珊瑚間穿梭悠遊,《On the Beach》更有一段超現實邂逅,女子與太空人在海邊相遇,一幕幕如夢似幻情境,都因為這只Inside Bag而起。 \n 微電影請來與PRADA多次合作的知名導演詹姆斯利馬操刀,柔美的色調呈現無盡的想像空間,呼應PRADA Inside Bag的獨特結構,微電影成為精品行銷的重要媒介,堪稱打造形象與風格的利器,醞釀消費動機。 \n ■多層次收納設計 兼具實用搶眼 \n 打開Inside Bag的驚喜從觸感開始,內包為小羊皮材質,觸感溫柔,外包可選用如鱷魚皮、鴕鳥皮、蟒蛇皮等珍稀皮革或入門款的小牛皮,包中藏包的巧思,皮革用量是一般包款的兩倍,內部包款透過精湛工藝與外包連結,多層次收納設計,兼具實用與搶眼外型。

  • 新鮮世-短(微)主義

    新鮮世-短(微)主義

     簡訊所造成的一個無聲又高度資訊交換的新互動方式,它本身,伴隨著整體時代新趨勢,創造一種新的生活美學,我們姑且稱之為「短(微)主義」:在資訊爆炸資訊匱乏的21世紀,短(微)—短文、短詩、短句、微電影、微小說等盛行。 \n 社會學家布西亞(J. Baudrillard)說過「資訊越多,資訊越匱乏」的名言。許多人都有同樣的經驗,作為當代人,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床頭的3G智慧型手機裡有沒有簡訊,再上網看臉書與收email,並且封鎖臉書上的你不認識卻亂留言的人、刪除每天比正常收信還要多的簡訊與email垃圾郵件。當代資訊社會和過去的所有社會最大的差別,確實是有無窮無盡流動的資訊流無時無刻深入我們的日常生活,通過和自己貼身使用的手機,除非經過篩選,每分每秒都將陷入資訊爆炸後的資訊匱乏的存在焦慮感。 \n 後現代發信系統 \n 過多的訊息,譬如,讓被釘在辦公桌前盯著電腦的上班族每天朝九晚五(加班到八、九點現在都是常事)的路徑化生活不是過度緊張就是枯燥無味,而把手機設定為靜音傳簡訊,就成為一種能解悶的即時的、無聲的積極互動工具。傳簡訊以親朋好友為主,簡訊並且不用馬上回覆,它有點後現代的用筆寫信的味道,以前寫了信裝進信封,貼上郵票,滿懷希望地寄出,收到回信可能要過個幾個月或一年半載,那是一種等待的過程。現在智慧型手機的觸控面板讓傳簡訊也像手寫,也可以有收發時間縫隙的溝通方式,而且字句很短,言簡意賅,看到的人立刻明白會心一笑,繼續做他的工作,等有空再回就好。簡訊回覆通常短則幾秒,最長或許到隔天是人們能忍受的範圍;沒回簡訊不是你們情感早已破裂你自作多情,不然就會直接撥電話問:「你昨天為何沒回我簡訊?」對方說「手機沒電!」是最能被人接受(也無可奈何)的回答。 \n 簡訊已經成為當代人說話的方式,因為平時已經說話太多。簡訊的風行,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它直接改變了人們的互動方式,如一則最近台灣軼聞:一對新世代新人結婚,從頭到尾兩個新人沒有交談,一有機會就成為「低頭族」用簡訊互相傳遞愛意與婚禮安排,無聊時還可以上網或者玩最近最紅的Candy Crush遊戲,父母親除了搖頭地接受也莫可奈何。面對面交談,這本來是社會互動的無庸置疑的最直接、最基本的方式,逐漸地我們發現並不適用。而且傳簡訊並非我們想像中要花錢,簡訊,其興盛流行並且和資訊社會另一發明,那就是像APP、LINE這類免費通話的下載軟體有關。 \n 當代用字能力退化 \n 因為傳簡訊不用成本,又能夠和親朋好友隱密說話,這使得簡訊所造成的一個無聲又高度資訊交換的新互動方式,它本身,伴隨著整體時代新趨勢,創造一種新的生活美學,我們姑且稱之為「短(微)主義」:在資訊爆炸資訊匱乏的21世紀,短(微)—短文、短詩、短句、微電影、微小說等盛行。這顯示,一方面,忙碌的當代社會人們欠缺長篇大論的耐心,短(微)現象顯示當代文字語言使用能力的大幅退化,並且逐漸傾向於圖像式思考,所以APP、LINE上的表情符號被大量使用;另一方面,短(微)現象是當代人的資訊既爆炸又匱乏的生活裡的一種感覺活著的管道,一種感覺能透氣呼吸的新世界。曾經被德國選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馬克思用異化──工作場合的陌生化;和其後學盧卡奇用物化—日常生活的全面異化來形容他們所處的資本主義世界。但顯然,這些負面的描述並無法完全符合當代的「短(微)主義」苦中作樂的現實。 \n 當代的生活的「苦」完全被爆炸的資訊所沖淡,以致於「苦」本身導引的存在感成為微微觸動內心的靈光乍現,它被轉化為簡訊裡的吉光片羽,與親朋好友分享,將兩顆遙遙相望的心結合在一起,相互取暖,瞬間又分離,在仍然陌生化的世界裡高速傳遞過程中暫時隱藏,等待回音。「短(微)主義」因此是簡訊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的表徵,在更多創造發明的21世紀之後,它是一個不斷演化的現象,值得持續觀察與研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