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木欽的搜尋結果,共105

  • 石木欽案參審員遭聲請迴避 司法院:審判獨立不宜評論

    石木欽案參審員遭聲請迴避 司法院:審判獨立不宜評論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懲戒案,職務法庭日前開庭監察院代表一開庭就聲請2名參審員、3名職業法官組成的合議庭迴避審理,創下人民參審被聲請迴避的首例;司法院發言人張永宏20日記者會被問及此事時重申,基於審判獨立,司法行政不宜也不能對此事加以評論。

  • 聲請石木欽案合議庭全迴避 彈劾監委:審理背離公平法院原則

    聲請石木欽案合議庭全迴避 彈劾監委:審理背離公平法院原則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任最高法院法官期間,與涉訟當事人翁茂鍾不當接觸,還以妻兒名義買進翁的公司股票,去年遭監院彈劾移送懲戒法院審理。昨庭訊時,監院代表陳先成表示,本案5名合議庭成員有偏頗,當庭聲請迴避。對此,提案彈劾的監委王美玉、高涌誠今天說,該案審理背離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的公平法院原則,無法追求個案的公平與正義。

  • 監察院代表說參審員沒盡責 要聲請迴避審理

    監察院代表說參審員沒盡責 要聲請迴避審理

    石木欽懲戒案,由臨床心理師蘇淑貞、台大教授柯格鐘及3名職業法官,審判長吳景源、受命法官曹瑞卿、陪席法官林英志共同審理,但監院代表簡任調查官陳先成認為,包括參審員在內的合議庭成員,都沒有盡責,因此提出迴避審理的聲請。

  • 自訴司法院長誣告遭駁回 石木欽要提抗告

    自訴司法院長誣告遭駁回 石木欽要提抗告

     富商翁茂鍾引爆的司法醜聞案,遭移送懲戒的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自訴司法院長許宗力等人涉嫌誣告等罪,台北地方法院更一審認為,依據監察院對石的彈劾資料,司法院調查報告沒有憑空捏造為誣告或登載,裁定駁回石木欽的自訴。可抗告。

  • 告司法院長許宗力遭駁回 石木欽要提抗告

    告司法院長許宗力遭駁回 石木欽要提抗告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自訴司法院長許宗力、大法官呂太郎、政風處長沈明倫誣告、偽造文書等罪遭駁回,石的律師廖芳萱表示,台北地方法院未經審判程序,僅憑著未經調查的資料作成判斷,已經失去公平法院的資格,將提出抗告。

  • 石木欽告司法院長許宗力誣告 自訴遭駁回

    石木欽告司法院長許宗力誣告 自訴遭駁回

    富商翁茂鍾引發的司法醜聞案,遭移送懲戒的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自訴司法院長許宗力、大法官呂太郎、政風處長沈明倫誣告、偽造文書,台北地方法院更一審認為,司法院對石的調查報告不是明知不實事實而憑空捏造為誣告或登載,駁回石木欽的自訴。可抗告。

  • 石木欽懲戒案 下月視訊翁茂鍾

    石木欽懲戒案 下月視訊翁茂鍾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控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買股票賺錢,懲戒法院職務法庭29日因疫情關係,以視訊審理,石的律師辯稱,彈劾程序違法、應作成不受理判決;審判長諭知7月13日再開庭,將視訊另案在押的翁茂鍾等相關證人,釐清彈劾案的合法性。  石木欽的懲戒案,上屆監委未通過彈劾,但是去年監察院又召開彈劾審查會通過彈劾,懲戒法院職務法庭由3名職業法官與2名參審員組合議庭共同審理。  庭訊前,民間司改會向職務法庭「喊話」,宣稱石木欽案不得以逾懲戒權行使期間而為免議判決,且石木欽尚在偵查中的犯罪事實也須懲戒,有停止審理程序的必要,法官不得審結。  對此,審判長吳景源反駁「指導審判不是好現象」,他以1991年多名法官共同發表聲明要求「還我乾淨審判空間」為例,強調石木欽懲戒案是受矚目案件,呼籲各界應給予法官、參審員一個乾淨的審判空間。  石的律師表示,監察院第一次彈劾不成立後,由非原提案委員高涌誠提出再審查提案,程序明顯違法且有重大瑕疵,職務法庭應為不受理判決,況且本案追懲時效都已完成,不應彈劾。  審判長詢問監察院代表及石的律師後,整理出相關爭點,包括監院第一次彈劾不成立案,是否已確定,石木欽的違失行為有無逾懲戒權行使期間,及翁茂鍾記事本是否真實,與實際行程是否有出入?本件買賣股票是否為石木欽所有。  庭訊2小時後,審判長諭知為調查案情,下次開庭傳喚翁茂鍾、當時在場的律師,翁因另案在押台南看守所,合議庭將會以遠距視訊審理。

  • 遭監察院移送懲戒 石木欽:彈劾程序明顯違法

    遭監察院移送懲戒 石木欽:彈劾程序明顯違法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控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及買股票賺進逾2千萬遭監察院移送懲戒,懲戒法院職務法庭29日下午召開言詞辯論庭,石木欽未到庭委由律師表示,監察院所提之彈劾程序明顯違法,本案應為不受理判決,也請法官傳喚翁茂鍾等人查明事實原委。 石木欽委由律師發言指出,監察院第一次彈劾不成立後,由非原提案委員高涌誠提出再審查提案,此再審查提案程序,明顯違反監察法施行細則第9條規定,且有重大瑕疵,故本案彈劾移送程序違背規定,職務法庭應為不受理判決。 石木欽指出,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0條規定,最長時效10年,以監察院彈劾案文送達法院日回溯10年,其行為追懲時效均已完成,不應彈劾,至於時效問題,司法院在他之後的案件,也承認有追懲時效之適用。 他說,法官法在2012年7月6日才開始施行,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2012年以前的行為,應無法官法之適用;這些程序上及適用法律之重大瑕疵,明顯易見,然監察院視若無睹,而全體監察委員更無人敢言。 另石木欽也表示,監察院僅憑一本筆記本就看圖說故事,羅織彈劾事實,他故請求傳喚證人黃泰鋒、楊永成、翁茂鍾以查明事實原委。

  • 司改會要求石木欽案不得審結 審判長呼籲給「純淨審判空間」

    司改會要求石木欽案不得審結 審判長呼籲給「純淨審判空間」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控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案,司改會發表聲明表示,本案仍有偵查中的犯罪事實,有停止審理程序之必要、不得審結,對此,職務法庭審判長吳景源29日開庭時表示,民團指導審判並非好現象,希望還給法官單純的審判空間。 司改會28日以「法庭之友」的身分遞狀,認為本案不得以逾懲戒權行使期間而為免議判決,且應受懲戒之行為包含尚在偵查中之犯罪事實,有停止審理程序之必要;卷證尚未調查完備,合議庭應職權調取,並予雙方當事人充分表示意見。 審判長吳景源開庭時表示,近來有民團向懲戒法院遞狀,表達對石案的看法,試圖指導審判,「絕非好現象」,他還舉1991年後的法官發起的改革運動為例,希望大家記得當年,法官們曾為了捍衛審判獨立而發起抗爭運動。 當年一群台中法官們,包括現任大法官呂太郎、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台中地院法官張升星等人,發起的「箱子還你、獨立還我」運動,拒絕將裁判書送閱,引發後續的司法改革活動。

  • 石木欽懲戒案 司改會呼籲「不得審結」

    石木欽懲戒案 司改會呼籲「不得審結」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控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及買股票賺進逾2千萬,懲戒法院職務法庭由3名職業法官及2名參審員共同組成合議庭,29日召開言詞辯論庭以延伸法庭供旁聽;司改會發表聲明表示,本案仍有偵查中的犯罪事實,有停止審理程序之必要、不得審結。 石木欽29日不會出庭,他的代理人廖芳萱律師將當庭提出書面聲明,對於司改會的意見,她感到疑惑,法律不溯既往是最通常的原則,不明白司改會怎會認為要溯及,依法判決應該才是司改的本旨,司改會的行為有干預審判之嫌。 石木欽的懲戒案,上屆監委未通過彈劾,但去年監察院次召開彈劾審查會,以12比0票通過彈劾、移送懲戒,並依懲戒法院職務法庭新制,由3名職業法官與2名參審員共同審理。 對此石木欽曾表示,上屆監委就曾提案但未通過彈劾,本屆監委不顧他提出有利證據,只憑想像羅織,輕率通過彈劾,且對法律明文規定「從舊從輕」10年的追懲時效,置之不理,本案是「為了彈劾而彈劾」,新任監委淪為政治打手,他深感遺憾。 不過,司改會28日也以「法庭之友」的身分遞狀,認為本案不得以逾懲戒權行使期間而為免議判決,且應受懲戒之行為包含尚在偵查中之犯罪事實,有停止審理程序之必要;卷證尚未調查完備,合議庭應職權調取,並予雙方當事人充分表示意見。

  • 石木欽懲戒案  懲戒法院召開言詞辯論庭

    石木欽懲戒案 懲戒法院召開言詞辯論庭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被控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及買股票賺進逾2千萬,前年請辭,案經監察院彈劾後,懲戒法院職務法庭由3名職業法官及2名參審員共同組成合議庭,在本月29日召開言詞辯論庭,並配合防疫以延伸法庭供旁聽。 為因應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懲戒法院借用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專一法庭開庭,但不設旁聽席,另於司法院一樓多媒體簡報室設延伸法庭,開放記者旁聽席12席,民眾旁聽席8席,旁聽證依規定核發。 延伸法庭非經審判長許可,不得使用3C產品拍照、攝影、錄音、錄影;且旁聽者進入法庭大廈採實聯制,並應自備及全程佩戴口罩,入場前以酒精消毒,每人保持1.5公尺社交距離。 石木欽的懲戒案,上屆監委未通過彈劾,但去年監察院次召開彈劾審查會,以12比0票通過彈劾、移送懲戒,並依懲戒法院職務法庭新制,由3名職業法官與2名參審員共同審理。 對此石木欽曾表示,上屆監委就曾提案但未通過彈劾,本屆監委不顧他提出有利證據,只憑想像羅織,輕率通過彈劾,且對法律明文規定「從舊從輕」10年的追懲時效,置之不理,本案是「為了彈劾而彈劾」,新任監委淪為政治打手,他深感遺憾。

  • 翁茂鍾勾結警副所長 爽唬弄服社會勞動卻敗在這點

    翁茂鍾勾結警副所長 爽唬弄服社會勞動卻敗在這點

    富商翁茂鍾引爆史上最大司法醜聞,其所涉的相關司法訴訟因而重啟調查,而翁更被查出被判刑1年得易服社會勞動時,串通台南麻豆分局官田分駐所多位員警,造假出勤紀錄。據此,台南地檢署日前偵結,查出翁在該服勞動的時間,仍有使用信用卡、健保卡等紀錄,才使犯行見光。 檢方指出,翁茂鍾2012年間因涉及共同炒作股票及填製不實會計憑證,被高院判刑1年確定,經台北地檢署囑託南檢執行,經南檢准予易服社會勞動後,在2012年9月執行完畢。 台灣高等檢察署日前接獲檢舉,重新檢視此案後,發現翁茂鍾在2012年1月至9月間,若以每日8小時做計算,9個月無休息也不可能將2196小時的社會勞動執行完畢,疑似執行不實,經發交南檢偵辦後,分案由檢察官郭書鳴主辦。 南檢4月1日出動主任檢察官、檢察官會同30位檢察事務官在多處地點同步傳訊被告16人、證人1人,除翁茂鍾外,還有8名現職員警、5名退休員警;翁的祕書及南檢已離職及現職觀護佐理員各1人。 檢方查出,翁在工作日誌上所記載有勞動的時間中,仍有使用金融卡、信用卡以及健保卡等紀錄,顯示人並不在分駐所中勞動,罪證確鑿,犯行才因此露餡。 檢方偵查後,認定翁茂鍾涉嫌與官田所已退休的副所長楊博賢同謀,明知翁某些時間並未實際進行社會勞動,卻在相關督導與簽到表冊上不實記載,使翁得以提前將應執行的時數執行完畢,涉犯行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違法不執行刑罰等罪,將2人提起公訴,另林姓觀護佐理員及10名警員緩起訴3年,並應於2年內向公庫支付18萬元。

  • 諸慶恩案再審 女檢感傷「失衡的天秤」害人冤死

    諸慶恩案再審 女檢感傷「失衡的天秤」害人冤死

    司法風紀衍生銀行經理諸慶恩被控偽造定存單之再審案,高檢檢察署檢察官陳佳秀19日在法庭感傷地說,這起案件因翁茂鍾與司法人員不當往來造成「失衡的天秤」,諸慶恩遭判刑後含冤而死,她請求法官開啟再審,受公平及公正、透明的司法審判。 高院19日進行再審聲請的調查訊問,諸的家屬未到庭,檢察官陳佳秀有備而來,用投影片花了半小時講述這起冤案,並主張一審諸判無罪,二審改依偽造文書判刑4月,檢察官當時是為了諸的利益提上訴,因該部分不合法上訴遭駁回,符合聲請再審的要件。 陳佳秀說,翁茂鍾的怡華公司在1999年與百利達銀行(現改名法國巴黎銀行有債務關係,時任銀行經理的諸慶恩等人詢問過律師意見後,選擇用「自發自買」的方式處理債權,並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未料,翁與其律師竟找當時的北市調查處機動站主任秦台生、最高法院法官石木欽吃飯,之後,由一封匿名檢舉信立案調查諸慶恩等人,檢方起訴後,台北地院認為判諸男無罪,但台灣高等法院改判刑4月、緩刑3年,檢方及諸都提上訴,最高法院審理期間諸死亡。 陳佳秀感傷地說,2003年諸慶恩死亡前,司法人員在案件審理期間卻與翁茂鍾多次不當宴飲及打球,且高院判諸男有罪並未調查對他有利的證據等,希望高院再審庭可裁准再審,還給死者諸慶恩一個公道。 承審法官黃惠敏問及,當年檢察官是否針對諸男商會法不另為無罪部分上訴,要釐清是否符合再審的要件,檢察官陳佳秀解釋當初為了諸的利益,所以諸跟檢察官的上訴都因不合法遭駁回,案件有罪定讞而非公訴不受理,可以聲請再審。庭末法官諭知全案候核辦。

  • 監委挨告 法官要求別再匿名放話

    監委挨告 法官要求別再匿名放話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引發的司法醜聞案,監察院去年公布調查結果,一併揭露翁10年前炒股案的律師吳孟勳,也涉與石木欽不當接觸。吳認為與事實不符,怒告監院及監委高涌誠、王美玉。台北地院13日首度開庭,法官約法三章,要監院別再匿名放話,試圖操縱輿論。  法官開場表明,本件審理重點在監院及監委的指述,是否侵害吳孟勳名譽權,因已進入訴訟程序,要求雙方只在法庭答辯,別再出現像媒體日前報導「監院人士認為,可視為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與翁茂鍾集團勢力反撲的前哨戰」等匿名放話。  吳孟勳提告聲明有4,請求高涌誠、王美玉連帶賠償100萬元,監院國賠100萬元,刪除新聞稿不實內容及刊登更正聲明。  吳的律師團主張,監院去年8月14日新聞稿指吳與石木欽有「不當飲宴接觸」,2監委共同開記者會公布調查結果,王更口述點名吳說:「不應有一個見面」,但他實際上未與石會面,調查內容不實。律師團稱,2011年5月20日當天下午,翁到事務所交付資料後,吳就外出開庭,不知翁後來與石木欽會面;監委未向吳查證,吳兩度發函請求更正,監院也不理,吳身為律師的操守因此被外界質疑,真的很委屈。  代表監院出庭的調查官陳先成抗辯,新聞稿是客觀陳述石木欽違法失職的行為,調查對象非吳孟勳,未對吳直接評價,監委依職務而報告,是善意發表言論,有阻卻違法事由;律師跟非承審案件法官會面並不違法,揭露名字並不侵害其名譽權。監委的律師詹順貴則說,翁筆記本有記載吳的名字,監委已盡合理查證,非故意侵害名譽。

  • 翁茂鍾律師告監院首開庭 法官要監委別再匿名放話

    翁茂鍾律師告監院首開庭 法官要監委別再匿名放話

    監察院認定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開記者會說明彈劾理由時,一併揭露翁的律師吳孟勳也涉不當接觸。吳認為與事實不符,且影響他聲譽,怒告監察委員高涌誠、王美玉連帶求償100萬元,向監察院請求國賠100萬元,刪除新聞稿不實內容,並刊登更正聲明。 台北地院今(13)首開庭,法官開場就約法三章,表明本件審理重點在監院及監委指述吳孟勳的言論,不包括彈劾理由及石木欽、翁茂欽往來細節,要兩造不要偏離重點;法官更針對媒體日前報導:「監院人士認為,可視為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與翁茂鍾集團勢力反撲的前哨戰,不能掉以輕心。」要求監院只在法庭上答辯,不要再匿名放話,試圖操縱輿論。 吳孟勳的律師團今主張,監察院去年8月14日的新聞稿指「石木欽與翁茂鍾及委任律師吳孟勳不當飲宴接觸」,高涌誠、王美玉並在記者會上共同發布調查結果,簡報內容也有相同內容,王更口述「佳和炒股案審理時,石木欽及翁茂鍾還有一個辯護人,就是吳孟勳,也有不當接觸,我們都很清楚不管被告、律師、法官,都不應有一個見面」,但他並未與石會面,言論內容不實。 律師團說,監委所指的那一天是2011年5月20日,翁茂鍾下午拿了法院請假資料到吳的事務所,吳收件後就外出開庭,翁之後跟石木欽會面,吳沒參加,也不知情,監委卻未向吳查證,就發布不實報告;已兩度發函請監院更正,但監院置之不理,此事嚴重影響吳身為律師的名譽,還被律師公會、媒體、立委質疑操守,吳真的很委屈,不得已才提告。 代表監院出庭的調查官陳先成抗辯,由於調查對象不是吳孟勳,因此不必約談吳,而新聞稿主要是針對石木欽違法失職的行為客觀陳述,未針對吳有任何評價,監委依據職務而報告,是善意發表言論,也有阻卻違法事由。 高涌誠、王美玉的律師詹順貴也說,簡報未對吳孟勳直接評價,且翁茂鍾的筆記本確實有記載吳的名字,高檢署、司法院的行政調查報告也做出相同認定,可認已盡合理查證,監委非明知不實還故意引述損害吳的名譽。 法官問,既然本案未調查吳孟勳,而且還有其他相關人,為何只揭露吳的名字?陳先成先是想了一下,才回答說吳的部分有書證為證,且律師身為在野法曹,名字本就要寫在判決書上;法律對法官規範比較嚴謹,律師跟非承審案件的法官會面,並不違法,因此就算揭露吳的名字,也不會侵害其名譽權。庭末,法官諭知5月21日上午10點40分再開庭。

  • 律師告監委 石木欽案反撲前哨戰

    律師告監委 石木欽案反撲前哨戰

     監院調查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及買股案,引爆司法重大醜聞,翁委任律師吳孟勳認為監院的調查報告不實,造成他名譽受損,向監院請求國賠100萬。知情人士分析,吳孟勳明知難以舉證監委王美玉、高涌誠「故意」誹謗他的名譽,卻仍提告,目的在凸顯翁茂鍾筆記本不實,推測是石木欽的大戰略之一,可能是石木欽案的「前哨戰」。  吳孟勳為最高法院院長吳燦之子,日前他以監院報告不實,毀損其名譽,向監院請求國家賠償100萬。據悉,王美玉、高涌誠已收到法院通知書。  王美玉證實,4月13日將於北院開言詞辯論庭,吳孟勳以《國家賠償法》第2條,「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向監院求償100萬元,並要求登報道歉,監院已委託律師詹順貴出庭。  高涌誠說,一般提告國賠是告國家機關,不太會連同執行的公務員一併告,因為提告需負舉證責任,要舉證監委是「故意」誹謗吳的名譽,「報告提到好幾位律師,只有吳孟勳跳出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王美玉也說,「我沒有指他(吳孟勳)不當宴飲」,監院是針對公務員不當宴飲。  王美玉表示,吳孟勳會被寫在調查報告中的原因,完全來自於法務部最高檢移送給司法院,「這是法務部的公文書」,經過司法院通過人審會後,再送到監察院,「這何錯之有?故意在哪?這就是寫在公文書上。」  知情人士分析,內行人都知道吳孟勳提告不會贏,因為要負舉證責任,但吳仍提告,某種程度就是要凸顯翁茂鍾筆記本的不實,「明知不會贏,卻仍提告,只能認為是石木欽的大戰略之一,可說是『前哨戰』。」

  • 翁茂鍾委任律師告監院國賠 知情人士:石木欽案前哨戰

    翁茂鍾委任律師告監院國賠 知情人士:石木欽案前哨戰

    監院調查公懲會前委員長石木欽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及買股案,引爆司法重大醜聞,翁的委任律師吳孟勳認為監院調查報告不實,造成他名譽受損,向監院請求國賠100萬。知情人士分析,吳孟勳明知難以舉證監委王美玉、高涌誠「故意」毀謗他的名譽,卻仍提告,背後可能試圖欲打翁茂鍾筆記本不實,推測是「石木欽大戰略」之一,可能是石木欽案的「前哨戰」。 律師吳孟勳為最高法院院長吳燦的兒子,日前他以監院報告不實,毀損他的名譽,向監院請求國家賠償100萬。據悉,監院已收到監委王美玉、高涌誠遭提告的法院通知書。 王美玉證實,4月13日上午9點40分將於北院開言詞辯論庭,吳孟勳以《國家賠償法》第2條,「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向監院求償100萬元,並要求登報道歉,監院已委託律師詹順貴出庭。 高涌誠說,一般提告國賠是告國家機關,不太會連同執行的公務員一併告,因為提告需負舉證責任,要舉證監委是「故意」毀謗吳的名譽,另律師並非監院的調查對象,監院的職權也無法觸及律師,「報告提到好幾位律師,只有吳孟勳跳出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王美玉也說,「我沒有指他(吳孟勳)不當宴飲」,監院是針對公務員不當宴飲。 王美玉表示,監察院彈劾審查會是合議制,他們第一次提出調查報告時,彈劾審查會沒有通過,直到第六屆監委上任後,才通過彈劾,所有的彈劾跟調查報告都必須經過審查委員會審查,事後也未外公布,彈劾的是石木欽。 王美玉指出,吳孟勳會被寫在調查報告中的原因,完全來自於法務部最高檢移送給司法院,「這是法務部的公文書」,經過司法院通過人審會後,再送到監察院,「這何錯之有?故意在哪?這就是寫在公文書上的」。 知情人士分析,吳孟勳出來打訴訟,可能是幫翁茂鍾或石木欽打筆記本的不實,降低筆記本的真實性。但王美玉為了證實筆記本的真實性,和特地查閱20年前《工商時報》相關報導,結果是真的。 知情人士表示,內行人都知道吳孟勳出來告不會贏,因為要負舉證責任、證明王、高是「故意」毀謗吳的名譽,但吳仍提告,某種程度就是協助打筆記本的不實,「明知不會贏,卻仍提告,只能認為是石木欽的大戰略之一」,可說是「前哨戰」。 知情人士指出,石木欽與翁茂鍾近來動作頻繁,猜測石木欽一定會請翁來作證,難道懲戒法庭不需要在社會大眾檢視下進行?屆時應呼應外界要求公開的聲浪。

  • 石木欽告鏡週刊抹黑求償1000萬 當事人未到審判長不宣判

    石木欽告鏡週刊抹黑求償1000萬 當事人未到審判長不宣判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因不滿「鏡週刊」在司法院人審會召開前,發佈「六篇」嚴重斲傷他名譽的系列報導,會前尚未取得資料的人審委員受影響,他向週刊求償1000萬元並要求刊登道歉啟事,台北地院5點宣判,但因當事人未到,審判長不宣判。 石木欽委任的律師事務所有派代表到庭,但因審判長要律師出示委任狀,律師表示,只是要來聽宣判,審判長表示如果未委任未報到,就是當事人都不到庭,依民事訴訟法規定可以不宣判,因此未宣判。 審判長退庭後,才透過行政庭長室表示,「原告之訴及假執行都駁回」,駁回石木欽的請求。可上訴。 石木欽表示,請辭是自我道德標準的底線,不應成為劣質媒體抹黑的標的,不容假藉新聞自由,嚴重詆毀個人名譽,他依法提起民事訴訟,並批評週刊對於他請辭案的報導,對他應有的平衡及查證隻字不提,顯有故意或過失損害名譽。 石木欽指出,周刊以以貼標籤手法,扭曲抹黑,週刊以「司法醜聞豪門宴1至6」等六篇渲染文字為標題,並以「涉當財團法律顧問」、「司法界巴菲特」等不實標題惡意貼標籤,顯有故意或過失,且棄法院澄清於不顧,栽贓他替死人關說。

  • 翁茂鍾案 警政署:已將副署長函送檢方

    翁茂鍾案 警政署:已將副署長函送檢方

    在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案扮演關鍵角色的富商翁茂鍾,其日記牽扯多名檢警調、法官以及官員涉嫌與其有不當往來。立法院今天邀請司法院、法務部、警政署、調查局等單位針對翁茂鍾案進行報告。警政署在報告中指出,行政調查無從查明警政署副署長劉柏良、警政委員周幼偉買股及前偵查員徐綉岳未簽辦相關案件,已函送檢方偵辦。 警政署針對109年9月10日媒體報導及監察院新聞稿揭露「劉柏良及周幼偉為翁茂鍾座上常客,且購買翁茂鍾所控公司股票,另翁茂鍾記事本記載87年8月28日刑事警察局經濟犯罪組組員徐綉岳約談翁茂鍾兄弟後,當晚於頂上餐廳宴請刑事局高層及劉柏良與周幼偉等人」,對於有無涉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暨其倫理規範進行行政調查。 根據警政署專案報告,警政署陸續約詢劉柏良、周幼偉、周妻宣介慈、徐綉岳及翁茂鍾及翁茂欽等人。經約詢徐綉岳,得知他是因收受台灣證券交易所87年7月31日函刑事局,告發佳和公司股票交易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通知翁茂鍾及翁茂欽2人於87年8月28日至刑事局,案件確實由他承辦,但相關卷資已佚失,且他因中風後記憶力不佳,此事距今已久,詳情沒辦法確認。 警政署約詢翁茂鍾,翁稱他不識徐綉岳,當天他是趁到刑事局順道拜訪警界友人(劉柏良等人)並吃飯敘舊,晚宴除有劉柏良等人外,其他人員及談論事項已無印象;此外翁還說,曾於84年6月至92年10月任台南縣警察之友會理事長,他喜歡結交朋友,難以記得每次參加飲宴的官警姓名,且輪流作東,因時間已久遠,無法詳記。 警政署資料也指出,劉柏良於87年8月間任刑事局偵查第二隊隊長,非徐綉岳所屬隊長,而周幼偉時任鐵路警察局刑事警察隊隊長,非刑事局員警。翁茂鍾兄弟於87年及97年間前科素行資料,並無由警察機關偵辦或移送的刑事案件。 調查結果顯示,劉柏良、周幼偉涉及購買翁茂鍾所有佳和公司股票的部分,因相關匯款及資金往來明細,經向保有資料的機關調閱而未予提供及向相關金融機構調取,獲部分金融機構回復逾保存期限,無資料可提供,依行政調查程序無從查其購買股票詳細情形,是否涉有不法,「因此函送檢察機關偵辦查明。」 至於劉、周接受翁茂鍾飲宴及餽贈部分,警政署雖查出翁茂鍾曾任台南縣警察之友會理事長,雙方互有往來邀宴及有被動接受贈與襯衫,但飲宴次數及受贈襯衫件數「無資料可查」,難認有違反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之處,自無從以相關規定議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