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碑的搜尋結果,共92

  • 夫妻橋墩下提水 驚見乾隆聖旨石碑

    夫妻橋墩下提水 驚見乾隆聖旨石碑

    許多人愛看古裝劇,對於宣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並不陌生。大陸湖濱新區一名居民,近日在農田附近的橋墩下,發現了不少石碑,上面竟刻著「奉天承運皇帝,制曰」、「乾隆十年」等字樣,驚覺這可能是清朝乾隆皇帝的聖旨。

  • 鄭文燦責請文化局協助保存廣福碑

    鄭文燦責請文化局協助保存廣福碑

     八德國中後方的廣福宮土地公廟保存乾隆年間石碑,見證八德地區早期移民信仰,廟前石碑文原本因八德擴大區段徵收案欲拆毀,經過市議員呂林小鳳與地方仕紳聯名陳情,才得以保留放在廣福宮旁鄰里公園。

  • 飯店山景觀改善 石碑添神祕

    飯店山景觀改善 石碑添神祕

     紀念碑之謎!苗栗通霄飯店山觀景平台旁有一座尖碑式紀念石碑,上刻「陸軍大尉大井確士之靈」,苗栗縣文觀局文資科考察,該紀念碑是表揚乙未戰爭頗具戰功的病歿士兵大井確士,不過也有文獻指出該紀念碑是1915年後由台人集資捐建,可能帶有政治教化意味。

  • 白沙屯飯店山海盡收眼底 保留歷史建築成賞景祕境

    白沙屯飯店山海盡收眼底 保留歷史建築成賞景祕境

    苗栗縣通霄鎮白沙屯東龍宮後方的飯店山,曾荒草遍野廢置許久,2年多前在立委陳超明促成下,國產署將地撥給鎮公所利用,觀光局「海岸觀光軸線環境改善工程計畫」另補助經費共1000多萬,經兩期工程整理,山頭煥然一新,不僅環境清幽,還多了木棧道、觀景平台成為當地人賞海景的祕境。

  • 金門400年石碑龜趺出土 鄉野奇譚為老聚落增添精采

    金門400年石碑龜趺出土 鄉野奇譚為老聚落增添精采

    坐落於金門瓊林古官道旁,至今已有近400年歷史的「蔡守愚墓道碑」,在地方耆老爭取縣文化局協助清理下,讓埋沒地下約50年的贔屭狀龜趺座出土,重現它悠悠的人文風華,故老口中「石龜精偷吃五穀」的鄉野奇譚也為600年傳統聚落增添精采。

  • 80年糖廠村石碑 重新豎起

     鄧麗君的故鄉雲林縣褒忠鄉田洋村旁有一個龍巖糖廠,糖廠員工及工人多達100多戶,是全台唯一的「糖廠村」,隨著50年前糖廠關閉,糖廠村也消失,行政區併回田洋村,四散在外地的龍巖糖廠子弟不捨家鄉消失,20日在路口重新豎立斷成兩截的80年「糖廠村」石碑,希望村名永遠不消失。 \n 龍巖糖廠是一部糖廠的興衰史縮影,1935年營運後,極盛期有員工125人、工人450多人,居民數百戶的「糖廠村」隨之誕生,宿舍、菜市場、五分車站、理髮廳、冰店應有盡有,連龍巖國小、龍巖教會都是因糖廠而存在。 \n 1968年因效益不高,遭台糖公司撤銷併入虎尾糖廠,成為最早被撤廢的糖廠,員工陸續搬離,糖廠村已不成村,1975年併入田洋村,目前僅剩5戶。 \n 糖廠村還在時,每年光復節平安吃拜拜是村中大事,村民表示是緣起於50多年前草繩工廠發生工安事故,此後在光復節謝平安,向糖廠內的3尊神明致謝並祈福。 \n 田洋社區理事長陳世宗說,原本有個台西客運司機蕭伯伯沒搬走,每年酬神邀大家回鄉吃拜拜,2004年去世才停止,2009年曾恢復一次,直到近3年才又連續辦桌,台北旅外村民也回來,首年席開18桌,今年12桌改在龍巖國小辦。 \n 昔日龍巖糖廠子弟20日又回鄉吃拜拜,感念糖廠村創造的美好回憶,特地找出20年前被撞斷的「糖廠村」入口石碑,重新在158甲縣道旁豎起,隆重揭牌,一邊是龍巖糖廠、一邊是糖廠村,希望糖廠村之名永遠在地圖上有個位置。

  • 80年石碑重新豎起   鄧麗君故鄉「糖廠村」回來了

    80年石碑重新豎起 鄧麗君故鄉「糖廠村」回來了

    \n 鄧麗君的故鄉褒忠鄉田洋村旁有一個龍巖糖廠,糖廠員工及工人多達100多戶,是全台唯一的「糖廠村」,隨著50年前糖廠關閉,糖廠村也消失,行政區併回田洋村,四散在外地的龍巖糖廠子弟不捨家鄉消失,20日在路口重新豎立斷成兩截的80年「糖廠村」石碑,希望村名遠永不消失。 \n \n 龍巖糖廠是一部糖廠的興衰史縮影,1935年營運後,極盛期有員工125人、工人450多人,居民數百戶的「糖廠村」隨之誕生,宿舍、菜市場、五分車站、理髮廳、冰店應有盡有,連龍巖國小、龍巖教會都是因糖廠而存在。 \n \n 1968年因效益不高,遭台糖公司撤銷併入虎尾糖廠,成為最早被撤廢的糖廠,員工陸續搬離,糖廠村已不成村,1975年併入田洋村,目前僅剩5戶。 \n \n 糖廠村還在時,每年光復節平安吃拜拜是村中大事,村民表示是緣起於50多年前草繩工廠發生工安事故,此後在光復節謝平安,向糖廠內的三尊神明致謝並祈福。 \n \n 田洋社區理事長陳世宗說,原本有個台西客運司機蕭伯伯沒搬走,每年持續酬神邀請大家回鄉吃拜拜,2004年去世才停止,2009年曾恢復一次,直到近3年才又連續辦桌,台北旅外的村民也回來,首年席開18桌,今年12桌改在龍巖國小辦。 \n \n  20日昔日龍巖糖廠子弟又回鄉吃拜拜,感念糖廠村創造的美好回憶,特地找出20年前被撞斷的「糖廠村」入口石碑,重新在158甲縣道旁豎起,隆重揭牌,一邊是龍巖糖廠、一邊是糖廠村,希望糖廠村之名永遠在地圖上有個位置。

  • 緣繫千年 錫蘭保有鄭和布施石碑

    緣繫千年 錫蘭保有鄭和布施石碑

     此次斯里蘭卡考古隊領隊陳傑日前表示,海上絲綢之路大致是從大陸東部沿海城市出發,途徑越南,到南海諸國,然後穿過印度洋,進入紅海抵達東非和歐洲的路線。從世界範圍看,在這條貿易道路上,斯里蘭卡處於非常重要的地位。 \n 斯里蘭卡舊稱錫蘭。中國和斯里蘭卡的交往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東晉高僧法顯曾到達斯里蘭卡,留下著作《佛國記》;唐代《大唐西域記》有若干關於斯里蘭卡的記載;明朝著名航海家鄭和率領龐大船隊七下西洋,歷時30年,曾經多次到過斯里蘭卡。斯里蘭卡也留下很多反映絲綢之路相關的遺跡和遺物。目前,斯里蘭卡發現與中國相關最早的一件文物是絲綢殘片,距今已有2000年歷史。 \n 永樂七年,鄭和第二次下西洋就在斯里蘭卡賈夫納(Jaffna)停留,留下《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該石碑正面從右至左、從上至下分別有中文、泰米爾文、波斯文三種陰刻文字,目前只有中文能夠清晰解讀。碑文記錄了鄭和、王景弘等人在錫蘭山佛寺,布施金銀、織金、寶幡、香爐、花瓶、燈燭、檀香等物品的經過。這個石碑在1911年被發現,現存放在斯里蘭卡國家博物館,體現中國和斯里蘭卡的交往歷史。 \n 其他與中國有關的文物還有瓷器、銅錢等。阿努拉達普拉、波隆納魯瓦、雅帕忽瓦分別是西元前6世紀到13世紀的斯里蘭卡王城,這些王城中都曾經出土過中國的瓷器和錢幣。阿努拉達普拉古城中的無畏山寺院,是法顯當時在斯里蘭卡的居所,也被記入了《佛國記》中。

  • 金門655年「元碑」風化  原狀保存不塗漆

    金門655年「元碑」風化 原狀保存不塗漆

    矗立於金門蔡厝古道頂端,至今已有655年歷史的「元碑」,字跡風化模糊難辨,地方居民建議塗漆美化。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與縣文化局實地勘查後,決定原狀保存,並循法定程序指定為古蹟。 \n \n簡稱為元碑的「浯洲場築寨砌路記事碑」是11年前金門文史工作者李秉鈞、陳長志2人登太武山時,在雜草叢生的密林中發現,後來經專家、學者考究先前並未見諸於任何文獻記載,一致認定為台澎金馬地區,目前發現年代最久遠的碑誌。 \n \n這方坐落於蔡厝古道頂端,鄰近太武山古剎海印寺,立於元朝至正23年(1363)的石碑,碑文內容記載浯州場司令陳元澤在太武山築寨、舖路之事,落款人還有鹽場僚屬和協助募款、監造者,為見證金門鹽業開發史的實證。 \n \n由於元碑歷經歲月更迭,文字已經風化模糊,地方居民屢有比照金門城國定古蹟「文台寶塔」、「虛江嘯臥碣石群」塗漆,讓石刻文字清楚易讀的建議。 \n \n金管處日前偕地方文史工作者黃振良、李秉鈞、董森堡和陳自強、林金榮等人,以及金門縣文化局、金門大學現勘,一致認為元碑石刻雖然明顯風化,但歷年來變化程度不大,仍以保持原狀為宜,同時也建議由地區文資法主管機關正式賦予石碑文資身份,並量測場域範圍,循法定程序指定為古蹟,以彰顯它的歷史意義及文化資產價值。 \n \n董森堡表示,元碑旁原有林木遮掩,但在2016年「莫蘭蒂」颱風襲境時,側邊相思樹傾倒,鄰近植被也受損,金管處將持續進行林木植被的維護,以減少石碑直接受風日晒。

  • 埔里迎賓看板 破壞烏牛欄橋石碑

    埔里迎賓看板 破壞烏牛欄橋石碑

     南投縣埔里鎮公所為在交通入口愛蘭橋頭設立電子看板,將鋼梁直接打進有80年歷史的「烏牛欄橋」石碑,地方文史工作者痛批藐視歷史資產。 \n 南投縣文化局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遺跡破壞不可逆,會協助保存。 \n 埔里鎮公所表示,包商施工時未回報該處有遺跡,會想辦法補救。 \n 埔里鎮愛蘭台地舊地名為「烏牛欄」,係平埔族巴宰族的「烏牛欄社」移居於此而命名,而1938年時,日本政府為打通台中州與埔里鎮的交通,興建了跨越南港溪的烏牛欄吊橋,民國50幾年興建愛蘭橋,舊吊橋拆除,獨留位於醒靈寺邊坡下方的「烏牛欄橋」石碑。 \n 近日有鎮民發現,埔里鎮公所在「烏牛欄橋」橋頭旁設置「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除遮蓋石碑外,固定看板的鋼梁竟就直接鑿進石碑,還以鋼板鉚釘固定。 \n 地方文史工作者鄧相揚表示,這是藐視遺跡的作為,公部門更不應帶頭破壞遺跡,應先做好勘查再施工。 \n 簡史朗也說,從醒靈寺原本可遠眺南港溪切割埔里3大台地遺址,如今卻被巨型看板遮蔽視線。南投縣文化局官員聞訊表示驚訝,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的確有歷史價值,文資一旦被破壞不可逆,會與文資委員討論,想辦法保存。 \n 埔里鎮公所工務課則指出,電子看板施工廠商在施做時並未回報工地現場有史蹟,經瞭解確定有破壞的情形,已請承辦人聯繫廠商想辦法補救。

  • 埔里公所設電子看板 破壞烏牛欄吊橋史蹟

    埔里公所設電子看板 破壞烏牛欄吊橋史蹟

    太扯!埔里鎮公所為在交通入口愛蘭橋頭設立「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將鋼樑直接打進有80年歷史的「烏牛欄橋」石碑,地方文史工作者痛批此舉藐視歷史資產,文化局回應遺跡破壞不可逆,會協助保存,公所回應包商施工時未回應該處有遺跡,會想辦法補救。 \n \n 埔里鎮愛蘭台地舊地名為「烏牛欄」,係平埔族巴宰族的「烏牛欄社」(原居於台中豐原)移居於此而命名,,而1938年時,日本政府為打通台中州與埔里鎮的交通,興建了跨越南港溪的烏牛欄吊橋,是埔里對外聯絡的重要入口,國民政府統治台灣後,當局認為「烏牛欄」閩南語發音不雅,而改名近似音的「愛蘭」,民國50幾年興建愛蘭橋,舊吊橋拆除,獨留位於醒靈寺邊坡下方的「烏牛欄橋」石碑,證明愛蘭台地與平埔族的連結。 \n \n 而二二八事件中,台中民眾組成二七部隊與國府軍隊對抗。最後退至埔里戰鬥,並展開激烈的「烏牛欄之役」,這是二二八事件中最後一場武裝抗暴行動,雖然前南投縣長林宗男有在愛蘭橋頭設立「圓而不圓」二二八紀念碑,說明烏牛欄會戰學生軍抗暴歷史,但係2004年設立,真正有見證到歷史的遺跡,是設置在台地邊緣的「烏牛欄橋」石碑。 \n \n 有鎮民發現,埔里鎮公所非但未維護「烏牛欄橋」石碑遺跡,設置在橋頭旁的「埔里鎮長周義雄歡迎您」電子看板還遮蓋石碑,更扯的是固定看板的鋼樑,就直接鑿進石碑,還以鋼板鉚釘固定,地方文史工作者鄧相揚表示,這是藐視遺跡的作為,公部門更不應該帶頭破壞遺跡,應先做好勘查再施工;簡史朗也說,從醒靈寺原本可遠眺南港溪切割埔里3大台地遺址,如今卻被巨型看板遮蔽視線;南投縣文化局官員聞訊表示驚訝,指出該石碑未登錄文化資產,但的確有歷史價值,文資一旦被破壞不可逆,會與文資委員討論,想辦法保存。 \n \n 埔里鎮公所工務課指出,電子看板施工廠商施做時並未回報工地現場有史蹟,經過瞭解確定有破壞的情形,已請承辦人聯繫廠商想辦法補救。

  • 消失一甲子!尋覓20年 第4塊臺灣關地界碑找到了

    消失一甲子!尋覓20年 第4塊臺灣關地界碑找到了

    消失一甲子,尋覓20年,第4塊「臺灣關地界碑」終於重見天日!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鍥而不捨的踏查,終於在打狗英領館官邸北側史溫侯登山古道旁的荒煙蔓草中,找到見證清末天津、北京條約簽訂海關的歷史,轟動文史界;距離第3塊石碑出土,已是20年後了。 \n \n 舊城文化協會史蹟探勘小組成員郭吉清、廖德宗、潘子如、洪偉庭。宋德威、陳佩琪、林財正,經常在柴山踏堪查察,1月20日,在一處廢棄哨所附近草叢中發現這塊與地貌不融合的石塊,深挖清理後,「臺灣關地界」字樣赫然現在眼前,大夥驚呼挖到寶了! \n \n 花崗岩材質的碑斷成兩截,長107公分、寬26公分、厚9.5公分、重70多公斤,成員協力把石碑揹下山交給文化局。 \n \n 文化局副局長林尚瑛聞訊大吃一驚,今年適逢打狗港開港155年,這不僅是高雄文史界大代誌,也是台灣的大代誌,因為目前台灣所能找到的清代海關界碑極其稀少,距離第3塊石碑出土已有20年,等同是東南西北界碑都齊了。 \n \n 林尚瑛表示,列強迫使清朝簽訂天津、北京條約敲開通商大門,設立通商口岸當然就有海關,「臺灣關地界碑」就是標示海關區域,就清代海關制度、台灣海關歷史皆具有重要歷史意義與價值。 \n \n 文資中心主任李毓敏表示,界碑出土位置未必是當年設界所在,以第4塊界碑出土地點在廢棄哨所附近,不無可能是後人不識是古蹟而被當做建材搬移至該處。未來,將交由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保存典藏,並進行後續碑體清理、維護修復、研究展示等。 \n \n 文化局23日公布古地圖,標示出四座台灣關地界碑發現的地點,說明界碑出土的歷程,1869年(清同治8年)海關官舍設置於哨船頭打鼓山麓,也就是目前的「高雄海關宿舍」位址,為安全考慮,建築外圍設有界碑,以防閒雜人等擅入。

  • 119年歷史!皇帝聖旨成了洗衣板 村民搓了50年:摩擦力佳

    古時候皇帝有如人民的天,說的話做的事都是最神聖的。大陸浙江溫嶺市的三房村有一塊石板,已被村民當作洗衣板使用4、50年,之後還拿去鋪路,到了不久前有眼尖民眾把石塊挖出,看到上頭寫著「奉天承運」、「光緒」等字;最後經過文史研究員鑑定,確認這塊石板是光緒二十四年(西元1898年)的石碑聖旨。 \n \n綜合陸媒報導,三房村村主任林菊明講到這塊石碑,「小時候就看過,原先放在村口池塘,上面有刻字所以摩擦力佳,許多村民就把它當洗衣板」;後來村口的池潭填平後,石碑也被拿去鋪路,林菊明稱「隔壁村發現一塊被證實是有歷史的刻字石碑,我才想起我們村裡也有一塊」。 \n \n林菊明找了村里幾名壯漢一起將石碑挖起,上頭的字雖然不是全部都看得懂,但仔細看能看出「奉天承運」、「光緒」等字;石碑也經過溫嶺市文保中心專家鑑定後,證實是當時的人接「聖旨」後,為表示隆重便將文字刻到石碑上。石碑文字經解析,應該是光緒皇帝寫下的表揚信,當地文史研究人員江文輝則稱,「這是典型的誥命刻紋,也就是『恩榮錄』」。 \n \n不過聖旨中表揚的御廚林修和他的祖父母,並未在當地相關紀載中找到,連林菊明也說了,「從沒聽過老一輩的人提過這個名字」。這個石碑聖旨上的故事也無從得知,但溫嶺博物館有意收藏,但據悉石碑目前只會暫時放在村里,供民眾觀賞。 \n \n

  • 立委張廖萬堅爭取石碑溪親水綠廊 提供完善休憩空間

    立委張廖萬堅爭取石碑溪親水綠廊 提供完善休憩空間

    位於台中新光三越對面下石碑溪岸邊,自98年完成下游段(台灣大道至福星路)景觀及人行步道舖面改善後,礙於經費未能完成上游段風貌綠美化。經過立委張廖萬堅積極與內政部營建署溝通,終於爭取到「西屯區下石碑溪親水綠廊營造及生態綠美化計畫」成功納入106年「城鎮風貌形塑整體計畫」,核定經費250萬元,提供當地居民更完善的休憩空間。 \n \n立委張廖萬堅表示,自民國91年擔任議員就積極與當地上德里長林其永向市府爭取下石碑溪景觀再造工程,總經費4000萬元,於民國98年已完成下游約一公里景觀改善工程,成為當地居民重要休閒區域;102年議會再度提案要求完成下石碑溪上游(櫻花福星橋以北)環境改造,歷經多年爭取,就任立委後終獲營建署核定,完成下石碑溪兩岸景觀綠美化風貌工程。 \n \n逢福里長張文平表示,相當感謝在立委張廖萬堅協助下,終於讓下石碑溪上游段能夠煥然一新,解決長期人行步道損壞和被垃圾丟棄的骯髒路段,為當地居民帶來更好的生活環境。 \n \n張廖萬堅強調,河堤風貌的改善能帶動整體景觀提升,綠美化的環境,能夠提供當地居民更優質的生活環境,期許未來台中市的每條溪流都能逐步改善,成為市民親水的最佳場所。

  • 左營舊城出土清代石碑文化局見城計畫推公眾考古

    左營舊城出土清代石碑文化局見城計畫推公眾考古

    國定古蹟左營舊城考古掘出清代石碑,證實舊城城內有清代文化層,高雄市文化局見城計畫將全面擴大考古試掘,並創全國首例,納入公眾考古觀念,帶領民眾進入歷史現場,共同發掘歷史痕跡,看古跡不再是走馬看花。 \n \n 土石碑額題「索老大爺德政碑」及碑文考證得知,索大老爺是清代南路營參將索渾,於西元1761年(乾隆26年)被舉薦派任至鳳山縣治掌理軍事要務。離職前,仕紳鄉耆感念他對地方的貢獻打造碑銘,這塊石碑等於是舊城於1722年首造土城後,安定的見證。 \n \n 文化局長尹立表示,過去辦理舊城相關調查研究,透過歷史地圖與日治、現代地籍資料套疊,初步推測出城內街道等生活空間所在。此次出土的石碑說明舊城地底下可能仍埋藏有許多歷史文物。 \n \n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許亞儒主任表示,過去史蹟與遺址保存常以復原與保存為策略,這次嘗試以「試掘即為展示」的概念,進行文化資產保存維護與展示教育。 \n \n 成大考古所所長劉益昌說明,左營舊城一大特色是在同一個地景場域上,不斷地變化族群文化主體,史前人群、原住民、漢人、日軍、外省軍眷等,這段過去對於當代社會的文化意義格外顯得重要。 \n \n 以舊城空間為考古教育環境,並順應國際考古趨勢納入公眾考古,以試掘即展示的概念,展演文化資產保存維護,同時講述舊城城內空間與常民生活日常的歷史記憶,這是在國內考古界的一大嘗試。 \n \n 他說,見城計畫將是國內首次以公眾考古國際趨勢來執行的遺址考古發掘展示工作,這將是台灣遺址保存的一大進程,可謂為公眾考古元年。

  • 建橋暫移除石碑 另設座保留

     清代時即興建用於灌溉的的石頭溪圳,在日治時期修改水路後留下了「石頭溪圳分水汴石碑」,市府興建三鶯二橋時因擋到遭到移除,經文化局召開保存審議會議後,決定將石碑挪移後興建廣場,保留這塊見證當地農業發展的重要歷史文物。 \n 石頭溪圳是柑園地區重要的灌溉水源,當地一度還曾以「石頭溪庄」作為地名,日治時期重新修築溪圳後,還在當地設立分水汴石碑,卻因位在三鶯二橋工程範圍內,如何移除、保存一度引發熱議。 \n 文化局審議認為,「石頭溪圳分水汴石碑」屬於重要歷史文物,局長林寬裕親自主持審議會議,會議決定既有水閘門配合計畫道路移設,並在挪移後設置平台,石碑再另設置埤座保護。 \n 市長朱立倫日前前往視察三鶯二橋施工狀況,工務局說明石碑保存方案指出,為依照文化局審議結果保存分水汴石碑,將在三鶯二橋三峽樹林端的人行道旁設置一個弧形小廣場,將石碑設置於廣場中央。 \n 新工處長詹榮峰表示,石頭溪圳汴石碑廣場已完成設計,可望與三鶯二橋同時完工,惟目前仍在與文化局及文史工作者研究碑文內容,讓民眾了解到石頭溪圳對當地的貢獻。

  • 福康安紀功碑  道出嘉義地名由來

    福康安紀功碑 道出嘉義地名由來

    嘉義古名「諸羅山」,清乾隆年間,台灣發生林爽文事變,乾隆皇派兵渡海平變,諸羅軍民因平變有功,獲賜改地名為「嘉義」,並由朝廷御製石碑褒揚戰功。 \n 位於嘉義公園入口處附近的「福康安紀功碑」就是記載清朝平定林爽文事變,以及乾隆皇為了表彰諸羅軍民、「『嘉』其忠『義』」所設的石碑。石碑基座以贔屭馱負,卻被誤為「巨龜馱碑」。 \n 事實上,馱負「福康安紀功碑」的贔屭,又名「龜趺」、「填下」,是龍生九子之一,屬於靈禽祥獸,由於性喜負重,外貌似龜,因此往往被認為「巨龜」或「神龜」。 \n 這座頗具歷史意義的石碑,源自清乾隆51年(西元1786年),台灣發生林爽文事變,隔年乾隆皇派福康安率領大軍渡海,敉平民變。 \n 當時,林爽文圍攻諸羅城,戰事慘烈;諸羅官兵因死守城門,因此獲皇帝賜改名為「嘉義」,並御製10座紀功碑石與基座,其中9座立於台南府城,1座立於嘉義公園內,成為見證歷史的古文物。 \n 林爽文事變平定後,朝廷在廈門御製10座紀功石碑,以褒揚福康安戰功,其中4座全刻滿文、4座全刻漢文,2座漢滿文合刻。立於嘉義公園的紀功碑,正是2座滿漢文合刻之一。 \n 根據文獻記載,清乾隆皇帝御賜的10座石碑及基座,是以花崗岩在廈門雕製,於乾隆56年(西元1791年)竣工、裝船運往台灣。 \n 但是,船隻航行至安平港時,其中一隻贔屭不慎落海失蹤,因此民間有「石龜脫逃」的傳說,於是當局臨時在台灣另以砂岩仿製贔屭一隻,置於嘉義。 \n 歷經120年之後,台灣已被日本統治,明治44年(西元1911年),落海的贔屭被漁民撈獲上岸,因此民間又有「石龜復活」的傳說,這隻贔屭目前奉祀在台南市保安宮,被尊稱為「白靈聖母」。 \n 嘉義公園內的「福康安紀功碑」,額刻「御製」,雙龍紋飾,碑文以「命於台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誌事」為題,左書漢文,右書滿文,滿漢文合併,在台灣甚為罕見。1060403 \n

  • 西湖斷橋殘雪石碑被潑漆 6小時才復原

    中國大陸浙江省杭州西湖景區的「斷橋殘雪」石碑28日遭一名男子潑紅漆。管理單位除譴責這是「不文明行為」,並委託專家連夜清洗,花6小時才恢復原貌。 \n 中新網報導,28日下午3時45分,西湖邊的「斷橋殘雪」石碑被一名男子潑上紅油漆。這名男子隨後被當地派出所留置,警方仍在調查具體案情。 \n 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岳廟管理處辦公室主任龔稷萍說,嚴厲譴責在石碑上潑漆的「不文明行為」,管委會已在第一時間聯繫石質文物保護專家,以便在第一時間清理並恢復石碑原貌。 \n 龔稷萍今天表示,經浙江大學文物保護材料實驗室的專家長達6小時的清洗,「斷橋殘雪」石碑已復原,重新開放。清洗過程使用專業試劑,石碑本身沒有任何損壞。 \n 「斷橋殘雪」屬於西湖十景之一,以冬雪時遠觀橋面若隱若現於湖面稱著。斷橋的東北有碑亭,內立「斷橋殘雪」石碑。 \n 對於不明男子對石碑潑漆,許多中國大陸網民認為破壞「國家文物」必須嚴懲。但有人呼籲先查明案情再作評斷,並說「文物倒不至於,那個好像是八十年代重修立的」。1060329 \n

  • 宜蘭光復國小施工 發現60年前石碑

    宜蘭市光復國小日前在進行校園工程時,意外挖出1塊在60年奠基的「宜蘭縣中正堂」紀念碑,縣府與文史專家還在查證它的來源。 \n 光復國小日前在進行風雨走廊排水溝工程時,施工人員意外挖出1塊長90公分、寬40公分,在民國46年奠基的「宜蘭縣中正堂」紀念碑,立碑人分別是當時宜蘭縣長甘阿炎、宜蘭縣議會議長吳佩馨、國民黨宜蘭縣黨部主委李守廉;立碑時間是民國46年10月31日,也就是已故總統蔣中正誕辰。 \n 為了解情況,宜蘭市長江聰淵今天前往校園視察。 \n 市公所說,宜蘭縣中正堂的前身,就是日治時期所興建的「武德殿」,地點位於現今新月廣場旁,過去是專供培訓警察人員武術的場所,戰後改為中正堂之後,主要提供集會使用,於民國80年代因年久失修,維護不佳而拆除。 \n 市公所表示,依地理位置判斷,紀念碑可能來自1公里外的宜蘭縣中正堂,但也有可能是附近昔日的國民黨宜蘭縣黨部辦公處,當時也稱為中正堂,縣府與市公所正在調查中。 \n 江聰淵表示,這塊石碑距今近一甲子,學校發現後立即通知縣文化局及市公所,感謝校方對於文物保護付出;未來石碑如何處理,仍待研議。1051219 \n

  • 約旦發現大量黑色石碑文 恐是「上古游牧文明」

    約旦發現大量黑色石碑文 恐是「上古游牧文明」

    考古學家日前在約旦的黑色沙漠中發現上萬個刻著類似文字符號的石頭,他們推測這些應該是距今2000多年以前留下來的遺跡。 \n \n據每日郵報報導,約旦沙漠散落黑岩石,因此有「黑色沙漠」之稱。由於該地貧瘠,連綠洲都沒有,因此鮮少有考古學家考察。近日考古學家竟發現這邊有上萬個岩石上刻有文字符號以及動物圖騰,如馬、駱駝,科學家雖然不了解文字意思,但由於數量龐大,考古學家表示「可知當時的人已精通語言文字」。 \n \n根據這些遺跡,考古學家推測這是「上古游牧文明」。考古學家也認為該處在2千多年前是一片綠油油,且有人類及動植物在此生活。考古學家還挖掘出燒過的木頭,「該處在當時應該水資源豐富。」 \n \n此外,這片沙漠日前更曾發現大片巨型輪狀圖騰,令考古學家對此處感到高度興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