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碑的搜尋結果,共92

  • 埃及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 上面寫著...

    埃及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 上面寫著...

    埃及吉薩高原的人面獅身像和金字塔群一樣舉世聞名,而鮮為人知的是,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上面記載著法老的一個神秘的夢。這位法老名叫圖特摩斯四世,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第八位法老。他是已知最早提出崇拜阿頓神的埃及法老。但這個十八王朝目前最著名的法老不是他,而是其之後的圖坦卡蒙。 \n \n圖特摩斯四世在沒成為法老之前,有一次外出打獵,打獵累了,就在被黃沙埋至脖子的人面獅身像頭下休息。他很快的睡著了,並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人面獅身像跟他說如果他能清除黃沙並進行修復,他將成為下一任法老。 \n \n圖特摩斯四世聽從了獅身人面像的建議,在完成了對獅身人面像的修復工作後,他在後來真的就成為了法老。圖特摩斯四世將這件事刻在石板上,樹立在了獅身人面像的雙爪之間。這個石碑也因此被稱為記夢碑。記夢碑高144公分,寬40公分,長70公分。石碑的上半部分成兩部分,展現了圖特摩斯四世(右邊拿著焚香,左邊拿著奠酒,可能是酒,也可能是水裝在壺裡)向荷魯斯(以人面獅身像代替)獻上祭品的場景。 \n \n顯然,如果故事是真的,那麼人面獅身像真的就太神奇了。歷史學者認為,記夢碑是圖特摩斯四世玩的花招,目的是宣揚自己繼承神聖王權的合法性。 \n \n原來,圖特摩斯四世是阿蒙霍特普二世與提婭所生,但他並不是阿蒙霍特普二所選定的皇權繼承者。因此一些學者認為,圖特摩斯驅逐了他的兄長以篡奪王位,並用記夢碑來證明他這齣出乎意料的王權的合法性。 \n \n圖特摩斯四世當上法老後,究竟統治了多久,目前還沒有確切答案。大部分學者認為他統治了埃及10年,從公元前1401年到公元前1391年。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成都7旬翁 半世紀守護千年石碑

    成都7旬翁 半世紀守護千年石碑

     四川成都泉驛區山泉鎮大佛岩有座石佛寺,寺廟後方有1400多年前的石刻「北周文王碑」而名聞遐邇。為了守護珍貴的歷史文物,73歲老人蕭太發奉獻了2/3的人生。 \n 老人家守了48年的「北周文王碑」,是北周孝閔帝元年(西元557年)命人在天然岩石上,以楷書陰刻1310餘字的碑文,敘述奠定北周政權、西魏實際掌權人「大丞相」宇文泰的生平事蹟、魏晉南北朝的史事,以及立碑緣起,高2.44公尺,寬1.24公尺。 \n 陸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n 歷史記載,宇文泰掌權但沒有篡位稱帝;宇文泰死後,侄子宇文護擁宇文泰第三子宇文覺為帝,改稱西魏。翌年,宇文護殺宇文覺,立宇文泰的庶長子(第一個兒子,但生母非正妻)宇文毓為孝閔帝,同年孝閔帝在當時繁華的成渝古驛道上,立碑記錄父親宇文泰的功績。 \n 「北周文王碑」是目前長江流域發現最早、保存最為完好的南北朝碑刻,也是唯一以碑文的形式記錄北周時期史事及為宇文泰歌功頌德的石刻,對北周時期政治、軍事等制度提供文字佐證。2013年被大陸國務院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n 早在大陸官方重視石碑前,蕭太發已當了數十年守護人。1986年,蕭太發是當地民兵連長,有天上級命令他保護「北周文王碑」,他立刻趕去查看,正好有幾名年輕人在石碑上刻字,蕭太發立刻喝阻,及時保住石碑。 \n 舖稻草當床 日夜守著 \n 為防止再有人破壞,蕭太發在石碑前舖稻草當床,只靠廟方在岩石上蓋的屋廊遮風擋雨,一住就是半年,日夜守著石碑,即使冬天雨水打過來,打溼被子也沒讓他退縮。 \n 1989年,蕭太發乾脆把家搬到石佛寺,每天整理石碑前的雜草,打掃寺廟,度過48年。隨著越來越多大陸國內外歷史、考古學家對「北周文王碑」感興趣,書法名人喜愛碑上的楷書,石碑的價值逐漸被世人了解、重視。 \n 蕭太發說:「這些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如果破壞了就再也沒有了……我百年之後,還有我兒子來守,兒子之後還有孫子。」

  • 古墓發現怪異石碑 揭露沉睡千年強族

    古墓發現怪異石碑 揭露沉睡千年強族

    西元1922年,一個比利時的傳教士,在一個荒涼的、被盜空的古墓裡,發現了一塊怪異的石碑,石碑上的文字符號猶如天書,當這些符號公布於世的時候,誰也無法說清楚,這些天書究竟代表什麼?專家進行考證,說這是沉睡了千年的契丹文字,因為這座墓就是千年前的契丹人的葬墓。 \n80年代在中國內蒙古,發現了一座契丹公主葬墓,出土了大量的陪葬品,這無疑是打開契丹文明的一扇天窗。一個消失的王朝,漸漸浮出歷史的冰層。契丹的名字是「堅固」的意思,翻譯成漢語是「鑌鐵」,驍勇善戰的契丹出了一位大英雄,名叫耶律阿保機,他統一了契丹,建立了契丹國,改國號為遼。 \n西元947年,半壁江山被大遼雄霸,疆域直抵貝加爾湖、庫頁島,與北宋形成南北分治的局面。當時通往歐亞大陸的路當時被契丹切斷了,以至於歐洲人以為中國由契丹統治,所以馬可波羅在遊記裡,稱呼中國為「契丹」。時至今日,在斯拉夫語國家中,仍然稱中國為「契丹」,可見其當時的影響力。 \n大遼經過與宋朝平分天下的一百多年後,被女真人完顏阿骨打給打敗,倖存的契丹人在耶律大石的帶領下,被迫西遷建立西遼,但是最終卻遭遇成吉思汗。契丹王朝處於一個非常特殊的歷史時期,短短300多年,遼、北宋、西夏、金、南宋、元代或對峙或更迭,但文化卻進一步融合或更替。 \n金人取代契丹人後,就大肆殺戮,不僅僅是為了剿滅反抗者,還想剿滅殘餘在人們頭腦中的文化,所以契丹文化在那時被遺棄。但是金人沒有自己的文化,只好使用漢字和契丹字,等女真人決定使用漢字後,皇帝便下令廢除契丹文字,契丹文字自此失傳。再之後,契丹文化漸漸衰落,這個民族也走向末路。 \n契丹文字其實源於中華文化,是耶律阿保機命人仿照漢字造的,有大字和小字之分,他們覺得漢字筆劃繁多,所以儘量壓縮筆劃和字數,但是大字的筆劃對於他們還是太多了,所以他們創造了400多個拼音一樣的符號,被稱為「原字」。到契丹文字被女真人廢止,這些文字僅存在了300多年。 \n契丹為什麼最終消失了呢?他們走向是哪裡?遼滅亡後還有契丹人留了下來,一部分追隨契丹末代皇帝,一部分聚居在南京附近。如今,契丹人的歸宿究竟在何方?生活在大興安嶺處的達斡爾人,則被認為是契丹人的後裔。因為在幾百年前,有一支契丹軍隊到當地駐紮下來,首領叫薩吉爾迪漢,就是達斡爾的祖先。 \n但是,儘管專家從生活、習俗、語言等大量證據顯示,說達斡爾人就是契丹民族的後人,但仍然有許多不同意見。與此同時,在雲南施甸縣,發現了一個仍在自己祖先的墳墓上,使用契丹文字的特殊族群,統稱「本人」他們在牌匾上面篆刻著「耶律」二字,說這是為了紀念他們的先祖阿蘇魯,並表明他們契丹後裔的身份。 \n耶律阿蘇魯當時投靠了蒙古,但漠北和雲南路途遙遙,怎麼能證明耶律阿蘇魯的後人就生活在雲南呢?為此,專家利用DNA技術,到四川樂山取了契丹女屍的腕骨,到內蒙古取了契丹人的頭骨,終於得出了準確的結論,雲南「本人」擁有契丹血統,很可能就是蒙古軍隊中契丹民族的後裔。 \n元朝時期,蒙古人橫跨歐亞大陸,建立蒙古帝國,而善於打仗的契丹人無一不被錄用,他們被分散到各地,有的群族比較強大,如達斡爾族,就會被保存下來,成為一個民族,有的則在征戰過程中被同化,融入蒙古血統或者當地其他民族的血統。中國雖然有56個民族,但契丹卻消失不存在了,想來令人遺憾。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川普墓碑作者找到了 墓誌銘:讓美國恢復仇恨

    川普墓碑作者找到了 墓誌銘:讓美國恢復仇恨

    《紐約時報》報導,紐約警方已找到紐約中央公園中,川普墓碑的製造者和發想者是誰了。報導表示這座刻有川普生日、名字和墓誌銘的花崗岩是由布魯克林第三代石碑經銷商佛蘭克‧卡撒拉(Frank Cassara),應一名男子布萊恩‧懷特利(Brain A. Whiteley)要求所製造的。 \n這座在3月27日開始就擺放在中央公園,並以「讓美國恢復仇恨」為墓誌銘的墓碑,在隔天馬上就招來了群眾激烈的反應。有人在Instagram上說:「雖然這樣有點變態,但還蠻好笑的。」、還有人說:「看到這個,讓他一整天的心情都變好了。」 \n文中稱,警方是從公園監視攝影機裡面循線找到卡撒拉一家。佛蘭克向警方表示,他們在幾個月以前接到一名年輕顧客的電話,要求他們製作他親人的墓碑。在知道名字後,卡撒拉並沒有拒絕該名男子,並聲稱他和很多名藝術家合作過,也做過不少道具,因此他沒有理由退縮。 \n警方最後依循著卡撒拉給出的訊息找到了布萊恩‧懷特利,但他拒絕向警方透露任何評論,只表示他想透過此方式提醒川普,他將給後世留下甚麼遺產。

  • 昭和碑 連結宜蘭中山國小百年史

    昭和碑 連結宜蘭中山國小百年史

     宜蘭中山國小2年前在校園內整地時,發現一塊日治時期紀念碑,上頭刻印著「創校滿三十周年紀念」,時間註記「昭和」,校方將之珍藏於校長室,宜蘭市公所日前得知如獲至寶,撥款製作石碑底座,深埋地底超過一甲子的石碑,昨首度再以豎立姿態亮相。 \n 2年前中山國小為了興建體育館,在學校後操場與昔日校長宿舍舊址附近大興土木,校園職工張明金除草整理空地時,赫然發現一個黃色長條狀石塊,好奇地徒手挖出。 \n 「想不到是昭和時期的古物!」張明金說,昔日有許多紀念碑都是黃色岩質製成,挖出後粗略擦拭碑上的泥土,隱約可見「昭和、創校滿三十周年」等字樣,張明金趕緊通報校方保存。 \n 中山國小校長陳銘珍表示,中山國小前身為「宜蘭國語傳習所」,創設於1896年,1898年更名為「宜蘭公學校」,是宜蘭首間現代形式學校,今年已邁入創校120年,這座石碑蘊含的歷史意義非凡。 \n 這座石碑高約80公分、寬約20公分,碑文已有風化痕跡,仍依稀可辨別「創校滿三十周年紀念」、「昭和三年十月一日同窓(窗的古字)會員手植」等字樣,陳銘珍認為,這應是當年日本校友於30年校慶植樹時設立的紀念碑。 \n 宜蘭市長江聰淵聽聞校方保存一座珍稀歷史石碑,撥款替此碑製作固定底座,讓這座長年深埋地底的古物,再次以昂首之姿展現於世人面前。江聰淵說,宜蘭市少有歷史文物留世,古城門石碑也僅存「兌安」與「坎興」,未來將向校方借展這座石碑,與其他文物一同展出,讓大家進一步認識地方歷史。

  • 中山國小創校古石碑亮相 見證宜蘭興學史

    中山國小創校古石碑亮相 見證宜蘭興學史

    宜蘭中山國小2年前於校園內整地時,意外發現一塊日治時期紀念碑,上頭刻印著「創立滿三十周年紀念」,時間註記「昭和」,校方將之珍藏於校長室,宜蘭市公所日前得知此一文物,如獲至寶,撥款製作石碑底座,深埋地底超過一甲子,今(7日)再以豎立姿態亮相。 \n \n 中山國小校長陳銘珍表示,學校前身為「宜蘭國語傳習所」,創設於1896年,1898年更名為「宜蘭公學校」,是宜蘭首間現代形式學校,這座石碑蘊含的歷史意義非凡。 \n \n 宜蘭市長江聰淵聽聞校方保存一座珍稀歷史石碑,撥款替此碑製作固定底座,讓深埋地底多年的歷史文物,再次以昂首之姿豎立於世人面前。 \n \n 江聰淵說,宜蘭市是古城卻少有歷史文物留世,古城門石碑也僅存「兌安」與「坎興」,未來將向校方借展這座石碑,與其他文物一同展出,讓大家進一步認識地方歷史。

  • 宜蘭中山國小創校紀念石碑 見證發展史

    具有120年歷史的宜蘭市中山國小,在2年前進行整地時,意外發現一塊約90年之久的石碑。校方今天把它豎立在校史步道上,盼歷史文化繼續傳承下去。 \n 創立於1896年的宜蘭市中山國小,前身在日據時期為宜蘭公學校。2年前,校方進行體育館興建工程整地時,職工張明金意外發現一塊高約80公分,寬約20公分,上有「昭和」、「創校滿三十周年紀念」等字樣的石碑,直覺挖到寶,主動向校方通報。 \n 市公所後來得知校方挖掘出珍貴的歷史石碑後,派員前往勘查,最後確認是極具文化保存價值的宜蘭公學校時期文物,經過經費補助設立底座後,今天在市長江聰淵、校長陳銘珍等見證下,正式豎立在校史步道上。 \n 江聰淵表示,未來舊宜蘭縣議會展示空間完成後,將向中山國小借這具石碑展出,希望讓更多民眾參觀。1050407 \n

  • 廈門大橋石碑離奇斷裂 官方:別傳謠言

     大陸國家前領導人江澤民題詞的廈門集美大橋石碑日前離奇斷裂,由於廈門曾是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從政之地,此事引起網民熱議,官方因此下令要求別過度解讀、更不能散布政治謠言。 \n 綜合香港明報新聞網及微博消息,集美大橋出島方向寫有「集美大橋」的石碑2月29日斷裂,半塊碑石砸落草地,壓壞欄杆並占據右側半個車道。 \n 報導引述當地媒體指出,石碑斷裂時間約凌晨3、4時,當時最大風速為每秒1.9公尺、風力為2級,不足以吹斷石碑。官方初步判斷石碑屬於自然斷裂。 \n 「集美大橋」四字由大陸國家前主席江澤民題寫,大橋於2008年通車,連接廈門與集美半島。 \n 此外,現任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1985至1988年擔任中共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此事因此引起熱議。面對議論,中共宣傳部門要求,不可過度解讀石碑斷裂一事,更不能散布政治謠言。1050301 \n

  • 日人追思先人 訪古坑找石碑

     日本人來台找人尋根的不少,但罕見有人來找石碑,追思先人在台的付出。70多歲的山本厚秀帶1張照片和碑文到古坑,尋找90年前設立的「水道紀念牌」,原本不可能的任務剛好遇到貴人,在一棵相思樹下找到斷成3截的石碑。 \n 3日中午,來自日本群馬縣高橋市的山本厚秀,搭公車到古坑公所,公所人員看他手拿資料有口難言,拜託熟稔日語的前鄉長兒子黃仁勇當翻譯。 \n 山本厚秀出示1張大正10年(民國10年)在古坑拍的照片,一群人站在紀念牌前方,模糊的碑文只剩關鍵字:斗六郡、瀧野平四郎、古坑庄長吳義陣、水道紀念牌。山本厚秀說,受瀧野平四郎後代之託來台找紀念牌,聽說他在台時曾改善民生用水,研判是當年取水工落成時所設立,雖然可能找不到,但眼見為信。 \n 農經課長孫旺田研判取水口在大湖口溪畔,帶他找永光村民,幸運問到曾在石碑旁玩耍過的男孩黃炳煌(現年50多歲),不到1小時就在1棵相思樹下找到湮沒在雜草裡、已經斷成三截的石碑,只剩正面可見「崁頭厝」3字,背面碑文看不到。 \n 孫旺田說,找到的那一刻,山本雖有點遺憾看不到照片裡的碑文,仍高興找到了!相約明年還要回來,希望到時它已立起來。 \n 孫旺田說,興建於清乾隆年間的崁頭厝圳,日據時代仍沿用,可能颱風豪雨導致砂石埋入進水口而重修,是這塊石碑無誤。 \n 他說,看到日本人來古坑找當年水道紀念碑,但古坑人已不記得水從何處來,「飲水思源」4字當下體會深刻。

  • 日人來古坑找石碑 探索那些年在台灣的日子

    日人來古坑找石碑 探索那些年在台灣的日子

    日本人來台找人尋根的不少,但罕見有人來找石碑,追思先人在台的付出。70多歲的山本厚秀帶一張照片和碑文到古坑,尋找90年前矗立的「水道紀念牌」,原本不可能的任務剛好遇到貴人,在一棵相思樹下找到斷成三截的這塊石碑。 \n \n 昨天中午來自日本群馬縣高橋市的山本厚秀,搭公車到古坑公所,公所人員看他手拿資料有口難言,拜託熟稔日語的前鄉長兒子黃仁勇當翻譯。 \n \n 山本厚秀出示一張大正10年(民國10年)在古坑拍的一張照片,一群人站在紀念牌(石碑)前方,模糊的碑文只剩關鍵字:斗六郡、瀧野平四郎、古坑庄長吳義陣、水道紀念牌。 \n \n 山本厚秀說,受瀧野平四郎後代之託他來台找這紀念牌,聽說他在台時曾改善民生用水,研判是當年取水工落成時所矗立,雖然很可能找不到,但眼見為信。 \n \n 農經課長孫旺田研判取水口在大湖口溪畔,帶他找永光村民,幸運極了問到曾在石碑旁玩耍過的男孩黃炳煌(現年50多歲),不到一小時就在一棵相思樹下,找到湮沒在雜草裡,已經斷成三截的石碑,只剩正面可見「崁頭厝」3字,背面碑文看不到。 \n \n 孫旺田說,找到的一刻,山本雖有點遺憾看不到照片裡的碑文,仍高興找到了!相約明年還要回來,希望到時它已立起來。 \n \n 孫旺田說,興建於清乾隆年間的崁頭厝圳,日據時代仍沿用,可能颱風豪雨導致砂石埋入進水口而重修,是這塊石碑無誤。 \n \n 他說,看到日本人來古坑找當年水道紀念碑,但古坑人已不記得水從何處來,「飲水思源」4字當下體會深刻。

  • 大自然的可怕!花蓮「人定勝天」石碑被摧毀

    大自然的可怕!花蓮「人定勝天」石碑被摧毀

    花蓮石門洞穴的「人定勝天」的石碑,是為了紀念台11線開路時,當地阿美族部落青年手工一錘一釜開鑿岩石,才把岩壁鑿穿而成今日之道路,因此特別立下人定勝天碑,是當地的景點之一,今日經過蘇迪勒颱風連夜強風豪雨,網友Torres Lee今早‎發現「人定勝天」的石碑已被摧毀,道路也嚴重變形,災情嚴重。 \n中颱蘇迪勒挾強風豪雨襲台,根據最新氣象資料顯示,第13號颱風過去3小時強度略為減弱,目前其中心在雲林縣,向西北移動,各地風雨持續中。據統計,蘇迪勒強大的威力目前已釀4死1失蹤28傷。

  • 北京現日本侵華新證 石碑上有皇紀字樣

    近日,中國北京豐台區群眾在東營裡小區5號院內,發現了一塊帶有「皇紀二千六百年紀念碑」字樣的石碑。 \n \n《北京晨報》報導,據豐台區文物所相關負責人介紹,「皇紀」為日本紀元,始自神武天皇,「皇紀兩千六百年」即1940年,當時正值侵華戰爭僵持階段,日本政府為炫耀所謂威武以鼓舞國民士氣,大肆操辦了皇道紀元2600年大典慶典長達一年,同時還修建了北京神社等。 \n \n據瞭解,自1935年日本憲兵強佔豐台火車站後,日軍在豐台火車站旁設立警察署、日本憲兵隊,同時不斷擴建兵營。據推測發現,石碑的地方應該是當時日本軍營所在地。 \n \n目前,該石碑已被豐台區文物所妥善保管,更多的歷史內涵有待專家進一步考證。此次發現的日本紀念天皇紀元紀念碑為研究豐台地區抗戰歷史提供了新資料,也是日本侵華無法否認的又一鐵證。

  • 林口國小尋根 找到創校石碑

    林口國小尋根 找到創校石碑

     林口國小為迎接百年校慶,全校師生總動員展開「尋根」之旅,盼逐步找回日治、台灣光復後的在地文物,校慶前夕竟意外在圖書室角落發現日本大正時期遺留的「菁埔公學校」創校石碑,校方如獲至寶,未來也將作為鎮校之寶。 \n 林口國小創立於日本大正年代,創校時無校舍可用,便以大眾廟、茶葉傳習所授課,舊校址為現今世大運選手村預定地,光復後遷校至竹林路現址,當時還因軍營不足借用校區,竟在大樹上掛上一床床吊船,宛如「軍校」一般。 \n 校長蔡佩芳說,百年來自然、人文環境變遷,如今校園裡難見傳統氣息,全校師生總動員蒐集舊照片、老制服,進度仍稍嫌落後,其中,以日治照片、制服、畢業紀念冊最為難找,盼鄉親協助達成「不可能的任務」。 \n 蔡佩芳也說,創校石碑的發現以「意外」來形容最貼切,志工整理圖書室時,在書籍、雜物的下方找到長1.3米的石塊,欲將其丟棄時,一將石塊轉過正面,竟看到漆色斑駁的「菁埔公學校」5個大字。 \n 廟方查證後發現,遷校時將石碑擺在圖書室中,伴隨著時空物換星移,師生日漸淡忘其存在,校慶前夕重大發現,讓校方驚嘆「命中注定」,未來將保存在3月底開幕的校史室,作為鎮校之寶;蔡佩芳也說,歷史價值「無價」。 \n 蔡佩芳說,為歡慶百年,除校樹選拔、百年紀念牆外,21日舉辦「千人健走」繞行林口老街,了解在地史;校慶下月25日有25組三代同堂校友返校「新拍舊照」,重現影中人動作、神色。

  • 「台灣啊,要永遠幸福」 日文石碑超催淚

    「台灣啊,要永遠幸福」 日文石碑超催淚

     最感人肺腑的日文石碑現身北投!台灣今年天災人禍不斷,有部落客探訪北投丹鳳山區的石碑,上面刻有「台湾よ、永に幸なれ」(中譯為「台灣啊,要永遠幸福」),並發文感嘆在不平靜的甲午年,該石碑顯得格外有意義,文章吸引2萬多名網友按讚,直呼感人。 \n 知名部落客「六肆零 」(劉士銘)日前在「赤子之心闖世界 」部落格發文,指出2年前就聽聞該石碑但遍尋不著,上月從奇岩路登山口出發,在弘法大師岩附近草叢就發現寫著「台灣啊,要永遠幸福」的日文石碑。 \n 他並感慨表示,甲午年的台灣相當不平靜,從太陽花學運、澎湖空難到高雄氣爆,各界祈禱天佑台灣,該石碑的祈願力量同樣的熨貼人心,是「一塊有溫度的石頭」,網友也大讚感人。 \n 該石碑發現者、北投文史插畫家楊燁說,丹鳳山舊稱大師山,弘法大師岩一帶是北投首處日本宗教場域,他10年前在該處進行文史調查時,意外發現這塊石碑,當時上面佈滿蕨類,清理後才發現上頭刻有「台灣啊,要永遠幸福」字樣,讓他感到很稀奇。 \n 後來他向日本朋友請教,得知該石碑日文文法並不正確,也沒有其他相關佐證資料,因此無法確定是日本人或台灣人所刻下的文字,只能從附近的宗教遺跡研判,應是在日本時代的文物。 \n 楊燁說,當初他曾部落格分享該石碑,吸引不少人去參觀,他憂心石碑遭破壞,還一度將該石轉個方向藏起來;如今石碑暴紅,他也呼籲遊客走訪時觀賞拍照就好,不要動手觸摸或破壞,保存難得一見的文物。

  • 萬華分局大樓石碑 文史者盼保留

    萬華分局大樓石碑 文史者盼保留

     位於北市桂林西園路口的萬華分局辦公大樓暨桂林路派出所,預計明年底拆除改建,派出所門前的「辦公大樓落成記」石碑,少見地記錄下60年代推行的「萬大計畫」歷史流變,地方文史工作者盼望未來改建時,能將石碑一併保存,見證歷史時空故事。 \n 電影《艋舺》中兩方人馬在華西街觀光夜市上演全武行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鄰近夜市的萬華分局桂林路派出所,則被視為艋舺天下第一局派出所,見證老城區百年來的時空變遷與移轉。 \n 萬華分局前身為北市警察局第二分局,成立於38年,北市升格為直轄市後更名為龍山分局;張豐緒接任市長後為均衡市區發展,62年推行萬大建設計畫,龍山分局配合計畫從桂林路舊址遷到現址,占地210坪,於65年落成;往後陸續因分局合併與行政區調整,遂改名為萬華分局迄今。 \n 因萬華分局辦公大樓老舊不敷使用,於去年10月暫遷至附近的龍山寺附設圖書館舊址,預計明年拆除原有建築物,並於原地興建地下3層、地上10層的鋼骨構造建築物。 \n 世居萬華的文史工作者高傳棋指出,距今近40年前推行的萬大計畫,包含萬華雙園區、龍山區以及大龍峒一帶的道路整建,現少有談及萬大計畫的歷史碑文,希望未來重建時,能將該碑文留下;另此基地是中萬華境內最大的待改建公有地,他也盼日後用途更多元。 \n 萬華分局長王嘉衡說,明年萬華分局辦公大樓將與隔壁的龍山消防隊一併拆除改建,派出所後方的「艋舺義倉舊址」碑確定會留下,而門口的「辦公大樓落成記」是大理石材質,歷史雖不久,若地方人士認為需要保存,他樂觀其成,也會向市警局反映。

  • 陸清華石碑篆刻 難倒地產大亨

     北京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園內的一塊石頭上刻著四個古體字,難到了大陸地產大亨潘石屹,他在微博上承認自己一個也不認識,引發上千網友熱議並幫忙猜字。 \n 北京青年報報導,大V(身份獲認證的微博意見領袖)潘石屹昨天在自己的微博上貼出了在清華大學內拍的一張照片:一塊大石頭上刻著四個字,這四個字瞬間也難倒了很多網友和粉絲。 \n 潘石屹在微博上說:「走進清華,一塊石頭上刻著四個字,一個字也不認識。忽然感到了差距。」 \n 這塊石頭立於清華經管學院園內,是該院EMBA某屆學員十年前送給母校經管學院建院20周年的紀念品。 \n 石頭上刻的四個字是「天馬無羈」,字體是拓自近代藝術大師齊白石1937年74歲高齡時寫下的篆書四言聯:「陽春有腳,天馬弗羈。」因此還被選入了「清華大學碑碣匾額拓片集」。 \n 從字面內容看,「弗羈」出自唐代司空圖的「二十四詩品」中的「惟性所宅,直取弗羈。控物自富,與率為期。」 \n 古文獻專家、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研究員李均明說,這四個字屬於變體篆書。「天馬」在古文獻中出現很早,多為星辰的名字,漢武帝時稱西域汗血馬為「天馬」。 \n 「天馬無羈」的大意,就是才高藝大的人天馬行空,不受羈束。書畫界的一些人認為,齊白石先生的原文應該是「天馬弗羈」。 \n 不過,李均明表示,「弗」是「?(無)」字的繁體,所以譯為現代簡體字應該是「天馬無羈」。 \n 而潘石屹「一個也不認識」引發了眾多網友的吐槽。多數網友坦承「我也不認識」或「我只認識『馬』字」,還有少數網友調侃潘石屹「不認識也不影響賣房子」。 1030524 \n

  • 西鄉廳憲德政碑 百年新風貌

    西鄉廳憲德政碑 百年新風貌

     鄰近宜蘭市西門橋、近百年歷史的西鄉廳憲德政碑,常有日客前來參觀,但因附近景觀髒亂,令日客頗有微詞,縣府半年前爭取經費,融入日式木屋的概念,替百年石碑換上新風貌,日人為了表示感謝,特別訂作解說牌,預計16日來台致贈,此事躍上NHK新聞。 \n 曾任宜蘭廳首屆廳長的西鄉菊次郎,出生日本鹿兒島,是大將軍西鄉隆盛之子,任官期間,因為興建堤防,解決宜蘭河汛期氾濫的問題,為了紀念西鄉德政,由宜蘭鄉紳共同捐資,以花崗石打造高155公分、寬83公分的「西鄉廳憲德政碑」。 \n 宜蘭縣文化局13年前指定石碑為歷史建築,吸引西鄉後代子孫及日客前來參觀,卻因周遭環境不佳,甚至有民眾隨意便溺,引發部分日客不滿,縣府工旅處接獲反映後,半年前向中央爭取300萬經費,以鹿兒島在地木作屋舍為概念,建造木質平台、木椅等設施。 \n 歷經近百年歲月的石碑,被賦予不一樣的風貌,日方獲悉後,為了表達謝意,鹿兒島西扶輪社特別訂作中、英及日文解說牌,準備在16日參訪宜蘭行程中贈送,象徵台、日關係友好,日前更獲日本NHK新聞台報導,躍上國際媒體。 \n 縣府工旅處遊憩規畫科長池騰聯表示,16日當天日方除了贈送解說牌外,還將轉交鹿兒島縣知事的親筆函,而西鄉菊次郎的孫子西鄉隆文,也將一同赴宜蘭參訪,身為陶藝家的西鄉隆文,將會送上個人作品感謝。

  • 道路拓寬 1甲子石碑現蹤

    道路拓寬 1甲子石碑現蹤

    桃園八德市崁頂路舊名福德路,日前因計畫拓寬,民眾整地發現一塊立於荒草1甲子石碑,上面書寫近百人名,當地人士走訪耆老,得知石碑是為紀念早期闢建福德路時「以穀代金」出資者,當地人士認為石碑具歷史意義,盼將它遷往鄰近象福宮,傳承地方的歷史記憶。

  • 九江發現落款「孫文」石碑  疑國父手書

    九江發現落款「孫文」石碑 疑國父手書

    一塊刻著「國事」二字、落款為「孫文」的石碑,近日在江西省九江市能仁寺被發現,有專家推測,當時有可能是應民眾之邀,孫中山先生手書題寫這塊石碑。 \n \n這塊石碑保存完好,長約1.5公尺,寬約1公尺,厚約10釐米的石碑中間,刻著正楷的「國事」二字,碑上落款「孫文」,還有字體為隸書的孫文印章。 \n \n石碑頂部,還殘留著一半文字,但難以辨識。文物人員推斷,原碑應是由兩塊同樣大小的石碑連接在一起的,兩塊石碑上一共刻了四個字。不過,目前另一塊石碑還沒被發現。 \n \n文物人員推測,從現存孫中山先生書法作品來看,石碑上的字與現存作品風格相差較大,難證實是孫中山先生手書。 \n \n不過也有人推測,石碑仍有可能是孫中山先生手書,可能當時應民眾之邀,題寫這塊石碑。因為當時的九江一家醫院「生命活水」醫院(現九江市第一人民醫院)和「同文書院」(現九江市同文中學)院名就是孫中山先生題寫。

  • 山西現日軍忠魂碑 見證日侵華

    山西省澤州縣旅遊文物局14日表示,在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千年古廟東嶽廟附近發現一座侵華日軍為紀念同伴所立的「忠魂碑」,見證日本侵華歷史。 \n澤州縣旅遊文物局文物科科長王鵬飛介紹,從去年開始對東嶽廟進行修繕的過程中,發現許多保存完好的石碑。該石碑是對東嶽廟周圍的房屋進行拆除時發現的,目前,文物部門正在對石碑上的文字進行查看,並進行保護。 \n中新網報導,該石碑質地為石灰岩,高2公尺,寬約0.8公尺,石碑上刻有繁體漢字。落款為「昭和十五年十月十八日建之,笠原部隊、大野部隊」,石碑上甚至刻有「陣歿者115人,陸軍少佐1人,大尉3人」等字樣。 \n王鵬飛稱,從碑上提及的文字來推測,這場戰役可能發生在晉南地區。記載稱,山西晉城為通往晉南的交通要道,日軍佔領晉城期間,在此駐紮的中國軍隊對其進行奮力抵抗。 \n據悉,1938年2月日軍佔領山西晉城縣城,直到1940年4月,此間日軍大規模掃蕩多次,數萬名百姓被殺、數萬間房屋被燒毀。澤州縣地方文史委員會認為,「忠魂」碑可能是侵華日軍敗退時所立。 \n此外,王鵬飛介紹,在澤州縣周村村內,近日還發現一座刻於民國年間的石碑,碑文為楷體豎書24個字,「晉城縣周村鎮地區警備隊長前田美大尉功德政去思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