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碑的搜尋結果,共92

  • 日本侵華 留證據「忠魂碑」

    山西省澤州縣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千年古廟東岳廟附近發現一座侵華日軍爲紀念同伴所立的「忠魂碑」,高2米,寬約0.8米,石碑上刻有繁體漢字。落款爲「昭和十五年十月十八日建之,笠原部隊、大野部隊」,石碑上刻有「陣歿者115人,陸軍少佐1人,大尉3人」等字樣。推測戰役可能發生在晋南地區。 \n據記載,1938年2月日軍占領山西晋城縣城,直到1940年4月,此間日軍大規模掃蕩多次,數萬名百姓被殺、數萬間房屋被燒毀。澤州縣地方文史委員會認爲,「忠魂」碑可能是侵華日軍敗退時所立。此外,澤州縣周村村內近日還發現一座刻于民國年間的石碑,碑文爲楷體竪書24個字:「晋城縣周村鎮地區警備隊長前田美大尉功德政去思碑」,此「去思碑」爲日本侵略者而立,如今成爲日軍侵華的證據。

  • 89年老石碑 大洲國小說歷史

    89年老石碑 大洲國小說歷史

    宜蘭縣三星鄉大洲國小校長劉文勝,3年前發現校園一處荒置空間,竟有2項老文物,一為校友縣長陳定南的題字,與斷成3截的「表彰碑」石碑,碑文已不清;近來因1篇大正年間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資料,校方才得知該石碑,已有89年歷史。 \n校長劉文勝指出,大洲國小前身為羅東郡大洲公學校,根據該報導,「表彰碑」主要紀念「故紳士楊埤、故學務委員壯丁團黃阿老、故學務委員陳俊英」捐地,民國7年,學校才得以從浮洲舊址搬來現址。 \n2年前校方把荒置空間,改建為「雨所在」空間,作為學生戶外閱讀場所,也將此2文物放置期間,校長劉文勝表示,將據此設計特色課程,讓學生知道學校的歷史故事。

  • 日百年石碑 觀音寺不送人了

    日百年石碑 觀音寺不送人了

     百年前日人豎立在圓山的「台灣神社鎮座紀念碑」,百年後卻離奇現身在林口的竹林山觀音寺廢料場中,原本「反日」立場鮮明、一度還要把石碑免費送人的寺方,卻在消息披露後態度丕變,表示將放在計畫興建中的紀念館展示,不會送給文化局。 \n 新北市文化局文資科長曾繼田表示,1多年前設立的台灣神社參道旁的「台灣神社鎮座紀念碑」,流落到林口竹林山觀音寺消息傳出後,他就和其他專家前往現場了解,發現石碑相當珍貴,且具有相當重要的歷史價值,希望廟方能夠贈與。 \n 曾繼田說,這塊安座紀念碑高逾2公尺、寬逾1公尺,正面書有「官幣大社臺灣神社鎮座紀念碑」,背面勒刻「明治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臺北眾紳民建之」,外觀大致完好,且日治時期的「明治」年號也未遭破壞,相當難得;台北市文獻會也在獲悉消息後,派員前來拓印碑文。 \n 據指出,鎮座紀念碑是明治34(1901)年10月27日舉行台灣神社鎮座祭時,豎立在現今圓山飯店下山向與中山北路交會口的參道旁,戰後台灣神社被拆毀改建為圓山大飯店,神社的犬白犬、水牛、馬等銅雕也都四散各地,但誰也沒想到,鎮座紀念碑會流落到毫無相干的林口竹林山觀音寺裡。 \n 原本曾表示這塊石碑沒有價值、「可以送給日本人」的寺方,也在消息披露後發現到石碑的重要性,婉拒文化局希望贈與的請求並表示將會尊重歷史,把這塊石碑保存在正在興建中的紀念館裡。

  • 后土石碑沒安置? 雙溪村死了10村民

    嘉義出現神鬼傳奇真實版!梅山鄉雙溪村,今年1月到5月,像是被詛咒般,10多名村民接連死亡,村人懷疑是因一塊出土的后土石碑沒安置好,人心惶惶,經村民集資30萬請地理師為蓋廟找地,說也奇怪,后土祠竣工啟用後地方真的平靜許多。 \n

  • 百年后土石碑作祟奪命?村民受託立祠安座

    嘉義縣梅山鄉雙溪村年初有居民挖出一塊刻有「后土」字樣的石碑,村民綁以紅綾,放置在村內土地廟前,不料從此開始,村內病逝和死亡意外不斷,只有一百多戶的小村落,四個月內就有十多人死亡。地方民眾不安驚恐,經請示神明後,趕忙為石碑另行建廟立祠,果然從此庄頭恢復平安,事件過程讓村民嘖嘖稱奇。 \n梅山鄉曹姓婦人今年初在雙溪村土地公廟「正皇宮」後山整地,挖出一塊刻有「后土」字樣,高二尺寬一尺厚五寸重約百斤的石碑。由於「后土」石碑一般都是立在古墓前,地方人士研判當地應有一門古墓,可能早以毀損,僅石碑留下。婦人於是將石碑綁上紅綾,先放置在正皇宮前天公爐旁。 \n不料,從此開始,梅山鄉雙溪村內突然接連發生許多禍事,不斷有村民受傷甚至身亡。鄉民代表何勝巡的兄嫂也發生車禍不幸一死一重傷,短短四個月內就有十多人過世,對於家戶數僅有百戶的小村莊來說,顯得極為異常,村民心情更是慌恐不安。 \n經多方擲筊請示神明,並透過乩身指示,這才得知「后土」神性與土地公類似,放在土地公廟前因一廟難容二神因而引起地方不安。同時身為雙溪村正武宮主委的何勝巡與地方人士於是請來地理師積極為這塊可能有神靈的「后土」石碑另尋好地理,並斥資三十多萬元在村內公墓旁空地興建「石碑祠」一座。 \n說也奇怪,自從為石碑建廟入火安座後,地方上果然又恢復平靜,整起事件引發地方討論,眾人嘖嘖稱奇,認為神鬼之事真是不能不信。

  • 全台幼教首學 遺址立石碑

    全台幼教首學 遺址立石碑

     1897年全台第1所幼稚園「台南共立幼稚園」,在國定古蹟祀典武廟內的六和堂火神廟創立。台南市教育會理事長沈銘賢積極爭取在遺址設立石碑,紀念台灣幼教百年歷史,經市府文獻委員會同意,10日石碑對外公開。 \n 文化局長葉澤山說,據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的「蔡夢熊與台南共立幼稚園」檔案記載,1897年2月日治初期台南城的紳士、學者成立台南教育會,由前清廩生蔡夢熊擔任幹事。 \n 蔡夢熊因曾赴日本京都、大阪遊歷,目睹當地專為兒童保育設立的幼稚園,發覺對兒童的成長助益頗大,回國後即推動在關帝廟內火神廳創立台灣第1所幼稚園,並定名為台南共立幼稚園。經學者專家多方考證後,確定就是設於現在的國定古蹟祀典武廟內。 \n 葉澤山說,國定古蹟台灣祀典武廟六和堂火神廟,在今年1月24日修復完工,「全台第一所共立幼稚園園址」石碑及解說牌也一併設立。市長賴清德將於29日揭碑,向全國公開宣布,此處就是全台幼教首學共立幼稚園的遺址。 \n 沈銘賢指出,共立幼稚園創設後,因學生來源多為當時的政府官員或富豪子弟,人數較少,導致經費入不敷出,加上師資難找,只營運3年,就在1900年宣布關園。 \n 不過,根據文獻記載,大陸第1所幼稚園是1903年在湖北武漢設立的武漢幼稚園,比台南共立幼稚園還晚6年。這是台灣非常重要的歷史資產,希望設立石碑及解說牌後,能吸引更多國內外的學者、觀光客。

  • 老樹被吹倒 日石碑意外現身

    老樹被吹倒 日石碑意外現身

     蘇力颱風為宜蘭帶來強勁風雨,五結鄉利澤的百年老榕樹被連根拔起,五結鄉公所派員剪枝、挖土再栽種,意外挖出一塊不完整的石碑,寫著「左衛門」、「派出所」等字樣,文史工作者推論應為日治時代警方所立的碑。 \n 這棵百年老榕樹位於利澤派出所內,為當地的地標,十三日凌晨被風雨吹倒,倒在圍牆邊、壓壞路燈,居民十分不捨,公所趕緊派員把老樹原地再種下,過程中發現一塊平坦石頭,上頭較清晰的字樣寫著「左衛門」、「派出所」,眾人議論紛紛。 \n 大家都感到十分驚奇,利澤村長林何良拿著相機拚命紀錄,專研利澤老街的文史工作者葉永韶推斷,此應為大正五、六年時,當時的宜蘭廳羅東支廳的警部浮邊八左衛門所立的碑,此碑並不完全,目前看到的部分內文的下端,其餘部分為碑的基座。 \n 葉永韶指出,大正五年為西元一九一六年,為日本政府在台廣設派出所的時候,推論可能是剛成立派出所或者建新建物而立碑,得再深入研究;蘭陽博物館研究典藏組組長邱秀蘭表示,縣內實體文物為蘭陽博物館保管,該石碑的價值與內涵,將經過文獻比對,下星期才能有答案。 \n 日本政府治理台灣,宜蘭地區於西元一八九七年,設「廳」脫離台北縣,宜蘭廳下管轄頭圍、羅東、叭哩沙(今三星)等支廳,羅東支廳之政務,幾乎均為「警政合一」性質;警部為日本警察官之階級之一,位於警視之下、警部補之上,其職位包括警察署之課長、派出所所長等。

  • 古突厥文石碑 蒙古東部出土

     日本媒體報導,大阪大學教授昨天宣布,8世紀古代土耳其(突厥)文石碑在蒙古東部出土。首度在蒙古東部發現的突厥文石碑,是探索游牧民族突厥國家體制的重要史料。 \n 大阪大學大學院(研究所)教授大澤孝研究古代土耳其史,他昨天公布,5月底至6月初與蒙古科學學院考古學研究所合作,在蒙古烏蘭巴托東南方約450公里處遺址,發現突厥文的大石碑。 \n 出土的石碑長3、4公尺,石頭角柱、圓柱上刻有部族徽章以及1字寬5公分、長7公分的突厥文字共20行,總計2832字(單字有646字)。堪稱是截至目前為止,出土的最大塊突厥文石碑。 \n 至於文字含意,多描述死者與家人或部下離別的感傷,像是「在褐色的我的土地上,啊」、「我的家,啊」等,推測可能是墓碑。 \n 大澤等研判,石碑出土地可能是毗伽可汗或是他的接班人登利可汗時代,在東方統治者的墓地。 \n 突厥與隋、唐代對立,又時而合作,支配著亞歐大陸,留下了獨自的語言與文字。 \n 考古學家曾在烏蘭巴托西方流域發現突厥文石碑,原以為烏蘭巴托東方沒有。1020717 \n

  • 蒙古東部發現突厥文石碑 珍貴史料

    日本「大阪大學」研究人員指出,在蒙古國東部的一處古蹟中,發現了寫有突厥文字的八世紀石碑。研究人員指出,這是第一次在蒙古的東部,發現突厥文的碑文,將有助揭開突厥這個遊牧國家,統治東方的經過。 \n「突厥」是歐亞大陸中部的草原地帶,最先發明文字的遊牧民族。研究人員說,這一帶遊牧民族的資料,在中文史料中相當缺乏,這些遊牧民族以自己的文字,紀錄自己的歷史,相當珍貴。 \n(圖:突厥文,取自網路)

  • 地方掃描-日據石碑現蹤 亟待鑑定

    三峽:三峽中山公園發現,日治時期所設立「表忠碑」石塊被埋沒於擋土牆地基下方,發現至今月餘但市府卻毫無作為,市議員陳世榮要求文化局應盡速邀集文化資源審議委員至現場鑑定。

  • 鎮煞石無效? 南投縣府移除

    鎮煞石無效? 南投縣府移除

     南投縣政府去年十一月初,在大門左側樹立巨石,詎料,剛立碑縣府就遭檢方搜索,縣長李朝卿月底被羈押;鎮煞石變成壓龍首的石釘,引發質疑;十三日上午,石碑突遭移除,民眾圍觀還是議論紛紛。 \n 昨天上午,工程人員在縣府前作業,還出動二部吊車、二輛大卡車,經過五小時,才將八十噸重的巨石懸吊上卡車,其間,巨石一度傾倒,發出轟隆巨響,枕木碎裂、地面凹陷,令人心驚。 \n 甫立碑 縣府遭搜索縣長羈押 \n 據了解,巨石是一名法師所贈,但法師也是受贈於他人,因此不知價值多少錢?李朝卿則請書法名家簡銘山,揮毫寫就「和」字,並雕刻在巨石上,凸顯南投以「和」建縣傳統,旁邊還種植二棵松樹。 \n 前縣長彭百顯興建縣府大樓時,就在原址設置一方「奠基石」,接任的前縣長林宗男,則將奠基石移到虎山;李朝卿又在同一位置立碑,究竟是擋煞碑或升官墊腳石,引發揣測? \n 而且,石碑剛樹立,南投檢、調就大軍壓境,一個月內兩度搜索縣政府,李朝卿因涉嫌經辦災修工程收取回扣被羈押禁見。 \n 當時,有人認為擋煞石根本擋不住,也有人認為樹立的時機太遲,應該「觀其後效」;但更有人質疑,大門左青龍、右白虎,巨石碑壓住官府龍頭,首長怎能不出事?建議盡速移除。 \n 復職未果突遭遷移 引發聯想 \n 李朝卿羈押近四個月後,日前被起訴隨即交保,但他申請復職被中央駁回,內政部長李鴻源批示「繼續停職」成為地方自治史上首例!巧的是,就在無力回天之際,縣府決定移除巨石碑;而且,懸吊巨石碑的吊車臂上標名「中央」,場景更是詭譎,憑添各種想像。 \n 縣府官員則表示,因為立碑後眾說紛紜,原物主覺得不堪其擾,因而上周表示要把石頭搬回去,縣府也尊重對方意願,且立碑和移除費用都由物主負擔,沒有使用公務經費,也與縣長所涉案件無關。

  • 高句麗石碑 引中韓領土爭議

    高句麗石碑 引中韓領土爭議

     中國大陸過去是北韓的主要盟國,但近期對北韓的態度卻轉趨冷淡。《紐約時報》中文版指出,北韓與韓國都存在憂慮,認為驅動中國改變立場的原因,跟東北亞領土主張有關。 \n 《紐約時報》指出,中國與北韓傳統上被形容為「唇齒相依」,但實際上,兩國關係可能沒有想像中這般友好,尤其中國宣稱「高句麗屬於中國」,引發北韓和韓國的敏感神經。 \n 中韓2004年就曾因領土之爭交惡,當時新華社稱高句麗是「受中原王朝制約和管轄的地方政權」;由中國政府支持的「東北工程」小組,也發表論文稱高句麗為中國的諸侯國。此舉引發韓國抗議,北韓對中國這種主權宣示也相當敏感,因為兩國都認為高句麗王朝是朝鮮民族的祖先。 \n 2012年在吉林集安發現的第3塊高句麗石碑,更在東北領土之爭上扮演關鍵角色。《韓民族日報》指出,這項工程存在爭議,因為它扭曲了高句麗的歷史,中國可能利用這塊石碑的研究結果,主張高句麗屬於中國。 \n 近期,中國學界已認定集安高句麗碑是現存最古老的高句麗石碑,並計畫發表16篇論文,顯見其在相關領域的研究遠遠領先於北韓與韓國。

  • 雷劈玉山主峰石碑將修復

    雷劈玉山主峰石碑將修復

     玉山主峰頂的地標「玉山主峰」石碑和基座,日前遭雷擊,造成石碑傾斜、基座破損;玉管處表示,將盡速做簡易修復,未來再以專案處理,恢復原貌。 \n 玉管處秘書林文和指出,久旱後,連日春雨,玉山群峰卻是風狂雨驟,雷電交加;四月四日有登山客發現玉山主峰三角點遭雷擊破壞,排雲山莊工作站主任吳萬昌,隨即派員上山勘查,發現主峰石碑傾斜、花崗岩英文解說牌斷裂,基座毀損,及鏈條支柱傾斜鬆動。 \n 林文和表示,雷擊是不可預見的緊急事故災害,為維護玉山山頂容貌及登山安全,已洽請包商估價,就局部損壞部分改善。 \n 玉山是台灣的聖山,萬眾矚目,主峰頂的設施稍有更動,就會引發議論;原本石碑下還有一方石碑,寫著「心清如玉,義重如山」,就被批評為特定公司打廣告,因而撤除;後來設置的英文版石碑,也曾引發爭議,可謂動輒得咎! \n 林文和說,「玉山主峰」石碑,已經成為主峰頂的地標,登頂成功的人都會在石碑旁拍照留念,紀錄象徵勇士的圖徽,多數民眾都能夠接受,因此,玉管處將會讓石碑依原狀修復。

  • 日據2警墓碑 鼓山公園留念

    日據2警墓碑 鼓山公園留念

     旗山區鼓山公園景觀改善工程今年一月完工落成,施工人員整修期間於靖國神社附近挖出一塊卅三士石碑及一名日本警察墓碑,公園整地恢復原貌意外找到兩座石碑,市府接納地方建議,留下石碑當作歷史見證。 \n 旗山文史工作者曾茂源表示,日本占據台灣初期,因旗山土匪太多因此出動軍警鎮壓,一共死卅三名軍警故立碑紀念,原與招魂碑一起立於鼓山最頂端,後因前旗山鎮長郭錦河於墓地建設一座咖啡屋遭夷平。 \n 他說,在討伐靖亂十年期間,日本軍憲警為捍衛地方安寧不幸殉職卅三人,每年四月卅日立祠祭祀,在靖國神社祭拜英靈,二座被找到石碑,其中卅三烈士之一的警部石井定隆之墓,石碑記載於明治卅年一月卅日戰死;另一石碑則是巡查武野廣吉政之墓。 \n 前旗山鎮長邱武良到中山公園視察園內公共設施,發現一塊「駐軍紀念碑」字樣長形石碑臥榻荒蕪雜草中,認為該日治時代遺物是紀錄旗山區重要歷史文獻,於是重修屹立公園一隅。 \n 鼓山公園內還有日治時代遺留同心赴義碑、鼓山公園碑、靈鼓山招魂碑、精忠護國與駐軍紀念碑,隨者公園整建恢復自然景觀,也讓鼓山公園原貌再現百年山城風華。

  • 地方掃描-卅三士石碑 留存鼓山公園

    旗山:鼓山公園景觀改善工程今年一月完工落成,施工人員整修期間,於靖國神社附近挖出一塊卅三士石碑及一名日本警察墓碑,市府接納地方建議,留下石碑當作歷史見證。(林雅惠)

  • 牧師墓誌銘 智慧二維條碼留傳奇

     墓碑也吹QR code(二維條碼)風!奇想創造事業創辦人謝榮雅的父親謝連富十日過世後,為感懷父親一生奉獻於宣揚基督教福音,在墓碑上設計二維條碼,期讓擁有智慧型手機的朋友能透過拍照、連線方式,分享謝牧師傳教近半世紀傳奇。 \n 據悉,謝榮雅在亡父石碑上刻上二維條碼,應算是全台首座具有QR code的墓碑。身為奇想創辦人暨執行長,謝榮雅近年來為台灣爭取近百座國際設計大獎,不僅被外界美譽「設計金童」、「台灣之光」,還曾獲頒「特殊貢獻獎」,因此家人對他的創新概念一點都不意外。 \n 謝榮雅的哥哥謝聖雅,任教嘉義市林森國小,他表示父親是基督長老教會退休牧師,傳教四十二年,曾駐任過全台十一所教會,並協助建設、創辦多所教堂與幼稚園,擔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彰化中會第廿屆議長期間,還曾接受李登輝前總統的召見。 \n 十年前謝連富退休後轉赴台南關子嶺溪邊經營「楓玲山莊」民宿,晚年因心臟疾病多次進出醫院,日前因突感不適自行前往嘉醫急診,十日病況急轉直下、搶救仍回天乏術,今下午在新營長老教會舉行告別禮拜,隨即安放嘉義市公墓。 \n 為感念父親一生成就,加上科技人背景,謝榮雅預期後代子孫必定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遂萌生將亡父精彩一生利用QR code刻在墓碑上,一來不像傳統方式得在石碑上刻的密密麻麻,再者利用二維條碼還能儲存更多資訊,創新極具巧思,科技來自人性,家人也深表贊同。

  • 龍潭福德祠 土地公顯靈出主意

    龍潭福德祠 土地公顯靈出主意

     龍潭鄉黃唐村民宅旁的一座百年磚造福德祠,因年久失修,屋瓦龜裂漏水,信眾葉文光有感於土地公自幼就護守村里,進而發起動新建祠堂計畫,豈料土地公三度藉著托夢、透過顯神蹟要求拆除、改正,工程竟因此提前完工,居民無不嘖嘖稱奇。 \n 原本僅以百年石碑豎立福德正神字樣的磚造土地公廟,在葉文光、葉文本兄弟及園藝造景師羅鴻琪等人歷時一個月整建,如今從裡到外煥然一新,而土地公也從石碑升級,有自己樣貌的神尊。 \n 葉文光表示,開工期間,土地公以托夢或通靈人士傳達訴求,三度變更設計圖,還留下「根基裸露無靠山,龍頭無珠變蛇頭」的句,提醒建造人以此為主體造型。 \n 「舊有香爐全數保留」羅鴻琪說,狀似搭載方型錢幣的船型天空爐,象徵滿載金銀珠寶,土地公指示保存;特製的鐵製圓頂金爐,則被祂譏為斗笠,要求改回如大學士方型帽的舊型金爐,就這樣拆了又蓋,蓋了又拆。 \n 第一次參與建廟葉文光也頗感訝異說,只要不符土地公的意思,就打掉重建,沒想到還提前一個月完工。

  • 尋根撲空 台北…原來是台灣北港

    尋根撲空 台北…原來是台灣北港

     福建省石獅市容卿地區柯蔡族人,在宗廟石碑上發現台灣族人曾於清道光與民初兩度捐款整建,由於落款是台北,石獅宗親到了台北,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最後才發現台北是「台」灣「北」港的簡稱,十九日組團到北港,回贈一百九十萬元整建北港柯蔡宗廟。 \n 時空的變遷,阻隔不了宗親的向心力!兩岸開放探親後,掀起一股尋親追根熱潮,北港地方文史工作者蔡相煇,利用到中國大陸學術交流機會,多次尋問北港柯蔡宗親發源地「洋坑」,但一直沒有收穫。 \n 直到七年前,參加一場福州的學術研討會,聽及「洋坑」應該就是現今的「容卿」,於是利用空檔到「容卿」實地訪查,才證實原來長輩口中經常提及的「洋坑」,就是現在的「容卿」。 \n 另一方面,福建石獅市容卿地區柯蔡族人,在宗廟石碑上發現台灣族人蔡慶宗與蔡培東,分別於清道光十七年與民國十一年捐款整建宗廟,石碑上記載兩人籍貫分別是「台笨」、「台北」,於是多次來台到台北地區尋訪,但毫無所獲。 \n 直到一年前,蔡相煇到福建參加兩岸論談,發表北港柯蔡宗親與「容卿」地區淵源演講,福建省柯蔡委員會副祕書長蔡清水才恍然大悟,原來「台笨」、「台北」是指「台灣笨港」、「台灣北港」,相隔一百七十餘年的宗親情,在因緣巧合下得以再次連結。 \n 蔡相煇表示,蔡慶宗是清朝年間北港地區貢生,曾集資興建文昌祠並附設學堂,後再設聚奎閣講學,栽培無數文人;蔡培東是北港地區士紳,樂善好施,當時日本據台無法出國,於是委託菲律賓族人到福建代為捐款修建宗廟。 \n 蔡清水說,此次特地前來捐款整建北港柯蔡宗廟,主要是感念北港族人慎終追遠,兩度跨海整修容卿柯蔡宗廟,同時也希望藉由宗親的交流溝通,讓兩岸民眾彼此更加了解。

  • 《歷史豐碑》反諷 找197人抹泥漿仿古

    《歷史豐碑》反諷 找197人抹泥漿仿古

     中國當代藝術家王慶松的影像「長卷」《歷史豐碑》,呈現對「歷史」的懷疑態度,在這件四二○○公分長、一二五公分高的作品中,動員一九七位真人擔任模特兒拍攝,所有影像輸出在一捲完整相紙上。畫面之間沒有拼接,堪稱是目前世界上單幅尺寸最長的當代觀念攝影,即日起在台北當代藝術館戶外廣場展出。 \n 《歷史豐碑》二○一一年完成,近二百位模特兒全身裹上髒淤泥似的泥漿,飾演古今中外文化史上的代表角色,如毛澤東、秦俑、埃及法老和自由女神等,分成十五個場景,透過「八乘十」底片的大型相機分別記錄,之後將影像銜接起來,再經由整捲相紙沖印輸出。 \n 「豐碑」意指高大的石碑,比喻不朽的傑作。自古以來,紀念性的石碑都委由一流藝術家或匠師負責製作,王慶松說,每隔一段時間,中國人便喜歡總結歷史,「但我認為歷史本身是混亂的,今日覺得有問題的,過兩天又認為它是好的。所以我沒賦予它豪華的顏色,而是臭泥漿的顏色。」 \n 王慶松一九六六年生於中國黑龍江省,創作橫跨攝影、雕塑與繪畫等媒材,內容多探索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現實,以編導手法和荒誕詭譎的混搭場景,展露幽默、調侃與反諷風格。

  • 藉古隆中喻今 兩岸發展需智慧

    藉古隆中喻今 兩岸發展需智慧

     在探訪武當山、爬上「金頂」後,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昨日到襄陽市的「古隆中」,據說這裡就是三國時代諸葛亮的故居,林中森說,諸葛亮是臥龍、謀國的忠臣,並以智慧幫助國家,「兩岸一定要有智慧,才能和平穩定、繁榮發展」。 \n 明朝永樂年間的「北建故宮,南修武當」中,玉虛宮為當時武當山皇家廟觀中最大的廟宇,林中森昨日參訪並再度為兩岸祈福;林中森擔任海基會董事長以來,常被外界以「白紙」評論,但在湖北的行程,多半是文化、道教題材,林中森在高雄扎根甚久,面對宗教議題顯得相當從容。昨日在古隆中景點,也頗有以古喻今意味;襄陽市委常委、高新區黨工委書記李述永表示,諸葛亮是三顧茅廬請來的,林中森這次是第一次來到襄陽,希望至少能來3次,親眼見證這裡文化、經貿上的發展。林中森表示,諸葛亮是以智慧幫助國家的忠臣,兩岸間一定要有智慧,才能和平穩定、繁榮發展。 \n 有趣的是,當地展示著一塊由蔣介石撥款修建,刻著青天白日旗幟的隆中石碑,在文革時完全未受破壞,當地導遊表示,在打砸群眾進來時,這石碑恰巧自行倒了下來,文字面朝地,所有人走過去都沒發現這塊石碑,近年再度整理園區時,才發現它的存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