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碑的搜尋結果,共92

  • 97年前日皇紀念碑 被當石椅坐

    97年前日皇紀念碑 被當石椅坐

     基隆市暖暖老街上被人當石凳坐了卅多年石椅,當地人發現上頭刻有「大正御大禮記念樹」石碑,經當地文史工作者王振帙追查,證實是九十七年前暖暖國小,紀錄日皇登基植樹紀念碑,頗具百年樹人紀念意義,建議納入暖暖在地文化財。 \n 暖暖小鎮是基隆早期發展的區塊,擁有豐富人文歷史資源。日前暖暖街十六巷四十七號院子內,有一張坐了幾十年的石椅,九十二歲的林清水和九十七歲的陳添火,發現石椅上好像有刻字,請來常與他們話家常的社大茶道與廟宇文化古蹟老師王振帙來瞧瞧。 \n 他們仔細一看,上頭刻著「大正御大禮記念樹」,背後有「大正四年十一月十日暖暖公學校」等字。王振帙翻查歷史,他說,大正四年正是明治天皇駕崩,大正天皇守孝三年後登基,為了紀念天皇登基,當年的暖暖國小植樹立碑紀念。 \n 暖暖公學校在一八九九年創校,民國卅年改為暖暖國民小學,校園內原本有三至四棵百年老樹,如今只剩下校門口一棵百年茄冬樹,是否就是當年立碑所在,已不可考。 \n 擁有石碑的莊姓人家,根本不知石椅就是歷史文化,市議員鄭怡信希望能與住戶商量把石碑捐出來,物歸原主。王振帙建議,可以與安德宮古媽祖廟的古今名人碑林,早期同治年間留下來的石刻、石柱等彙整成一起,作為暖暖在地文化財。

  • 3名潑漆哥 夜襲日本交流協會

    3名潑漆哥 夜襲日本交流協會

     台中日三方最近為了釣魚台主權爭議,關係緊張,位在慶城街的日本交流協會,昨晚遭不明人士潑漆;石碑上被油漆印上「慰安婦紀念碑」的字樣,路過民眾通知大樓保全,交流協會才發現被攻擊,因事涉敏感,警方已調閱沿路監視器追緝三名「潑漆哥」。 \n 遭人潑漆的石碑,位在日本交流協會大樓旁的花台上,上頭原本刻有日本交流協會等字樣。警方調閱大樓監視器畫面,發現昨晚約九點廿分,有三人坐在花台上,隱約可以看到其中一人有所動作,然後三人分頭離去,因鏡頭距離太遠,畫面實在太模糊,無法看清三人容貌,警方調閱沿路監視器,追查三人身分。 \n 警方到場採證,發現石碑上先被人以橘色油漆印上「慰安婦紀念碑」,再以透明膠膜貼上這幾個字,然後將整桶的橘色油漆潑在石碑上,地面上還滿是碎裂的安全玻璃,現場並遺留一個灰色提袋及油漆空桶。 \n 警方發現,歹徒破壞的過程極為複雜、細緻,研判應是預謀犯案,盡管只是潑漆毀損,但由於案發的時機及地點都相當敏感,警方不敢輕忽,刻全力偵辦中。

  • 捍衛獨島主權 韓立標誌石碑

    捍衛獨島主權 韓立標誌石碑

     日、韓的獨島(日本稱竹島)領土爭議再度升級!韓國廣尚北道政府19日上午正式在獨島東島望洋台舉行「守護獨島標誌石碑」揭牌儀式,以具體行動宣示島嶼主權。韓國行政安全部長官孟亨奎、廣尚北道道知事金寬容等人士一併出席揭牌儀式,石碑上則是由韓國總統李明博親筆鐫刻的字句。 \n 刻獨島、大韓民國等字 \n 根據韓國官方通訊社韓聯社報導,廣尚北道為了紀念古代新羅異斯夫將軍進入于山國(曾位於現郁陵島的小國)1500周年和面對日本挑釁,展現守護獨島的強烈意志,像韓國政府提議設置守護獨島石碑,並於日前獲得批准,19日正式採取行動。 \n 這也是韓國對獨島宣示主權,第一次由總統李明博親自寫了字句刻在石碑上。碑石前面和後面分別用韓語刻有「獨島」和「大韓民國」字樣。側面則用韓語刻有「二千十二年夏總統李明博」。這塊碑石以黑曜石製作,高115公分,橫豎各30公分。 \n 宣示獨島屬韓領土 \n 19日的立碑儀式上,行政安全部長官孟亨奎致詞表示,獨島標誌石碑展現韓國捍衛獨島的強烈意願,這也是韓國主權象徵,發揚守護獨島的精神;廣尚北道道知事金寬容則說,期待以設置守護獨島標誌石碑為契機,向外界宣布獨島屬韓國領土。 \n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17日就李明博訪問獨島及要求日本天皇道歉事件,向李明博總統發送了信函,表達了遺憾。事後,韓方政府則發出回信反駁日方的觀點。 \n 一位韓國政府官員19日表示,對日本首相的信函不予回應,或反送信函都不太合適,需要向日方發送回信。另一位韓國政府官員也認為,日方已向韓方發信函是一種外交措施,不能不予應對。而韓方終於在19日採取明確行動,此一行動很可能進一步刺激日本政府,讓雙方在獨島爭議上再度升級。

  • 捍衛到底 南韓明在獨島立碑

     南韓與日本為獨島(日方稱竹島)的主權歸屬相持不下,導致兩國關係惡化,南韓十七日更悍拒日方所提,把該島爭端訴諸聯合國國際法庭之議,並將於十九日在獨島舉行「守護獨島標誌石碑」的立碑儀式。 \n 南韓國營「聯合新聞通訊社」報導,獨島所屬的慶尚北道政府原訂於八月十五日南韓光復節立碑,但因天候惡劣,船隻無法靠岸,典禮遂延至十九日上午十一時,行政安全部長官孟亨奎、慶尚北道知事金寬容等中央和地方官員都將出席儀式。 \n 慶尚北道為展現捍衛意志,決定在獨島警備隊駐紮處樹立石碑,並從一個月前開始打造。碑高一二○公分,正面和背面分別鐫刻「獨島」與「大韓民國」等字樣,側面刻上「二○一二年夏總統李明博」。

  • 韓明在獨島立碑 日取消首腦會

     南韓總統李明博日前搭船登上獨島(日本稱竹島),造成日韓關係趨緊張。日本將取消原定9月在俄羅斯海參崴舉行的亞太經合會期間的日韓首腦會議。但李明博繼10日登獨島後,又將於15日光復節在獨島上立石碑。 \n 日方為表示不滿,原訂8月中旬舉辦的日韓高級官員對話也會延期。如果再加入中日釣魚台主權爭執升溫,中國、日本和南韓原定本月底舉行中日韓自由貿易協議談判副部長級會議,中韓兩國考慮日本可能會提出取消。 \n 獨島位於北韓半島東部海域,總面積大約0.18平方公里。南韓、北韓和日本均宣稱對這一島嶼擁有主權,但南韓實際控制該島。對於南韓總統首次訪問獨島,日本媒體認為,此舉將導致日韓關係陷入長期的深刻對立。 \n 為表抗議,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召見南韓駐日大使申玨秀表示嚴重抗議,並急召駐韓大使武藤正敏回國。 \n 南韓媒體指出,刻有李明博親筆書寫的韓文「獨島」、「大韓民國」的石碑將於15日南韓光復節,也就是南韓脫離日本殖民的紀念日在獨島舉行揭碑儀式。 \n 報導指出,李明博10日登獨島,成為南韓第一位登獨島的總統,緊接著要在獨島立碑,目的是想讓南韓民眾看到他努力爭取獨島主權。石碑上刻有「2012年 夏」字眼,強調是李明博在總統任內所立的石碑。

  • 日贈俳句石碑 高科大打造詩文之道

    日贈俳句石碑 高科大打造詩文之道

     高雄第一科技大學舉辦「國際詩文大會、日本石碑藝術展」,由日本詩文作家打造的二八六件的藝術石碑,安置在外語學院長一五○公尺的人行步道兩側,成為「詩文之道」,由學校永久典藏展示。 \n 促成這項活動的應用日語系教師林根藤表示,「詩文大會」前兩屆在日本仙台及京都舉辦,每年都從日本國內募集俳句、短歌、川柳及書法四類作品。今年第一次跨海舉辦,日本全國共收到五千多件投稿,並從中精選出二八六件,由作者自掏腰包刻成長寬約三五公分至四○公分的藝術石碑,空運到第一科大展示。 \n 負責主辦的日本國民未來出版社長小林義隆表示,現場有許多石碑寫著「絆」、「愛」,其中「絆」在日本象徵人與人情感間的連結。因為去年三一一震災後,台灣是全世界募款最多的國家,詩人們特別以此表達心裡謝意。 \n 每座石碑的造價約日幣十萬元以上,校方坦言,開放空間,因此防君子無法防小人,但相信參觀者,不論是校外人士還是學生,應該都有國民素養,不致於抱走石碑或惡意破壞。 \n 日方表示,去年曾相中東海、靜宜及第一科大做石碑展示地點,最後由第一科大中選。

  • 搶救成功 「李公」石碑失而復得

    搶救成功 「李公」石碑失而復得

     「李公」石碑找到了!內惟李家古厝宗祠發生「李公」石碑竊案,經媒體報導後,昨天清晨被鄰居發現突然出現在古厝旁的小巷內,李家趕緊搬回來好好保管,不敢再隨意放置了。 \n 「李公」石碑原放置在鼓山區內惟百年李家古厝宗祠供桌下,在四月六日被李家人發現不翼而飛,李家後代的李育嘉博士報警後,日前,特地買來多件休閒衫在衫後畫寫上「還我李公」字樣,送給搶救李家古厝志工穿上,意在告知大家「李公」碑遭竊,請協助尋找。 \n 這起事件前天見諸媒體後,昨日一大清早,就有李家古厝鄰居在古厝旁的小巷內看見「李公」石碑,被人放在一棵樹下的牆邊,發現的人告訴里長,里長再轉告李家人,「李公」碑失而復得,李家人趕緊搬回來妥善保管,不敢再隨意擺放。 \n 李育嘉表示,該塊「李公」石碑年代不可考,只記得從小就有,一直放在祠堂供桌下,記憶中好像是先人的墓碑。 \n 「搶救李家古厝聯盟」的戴傳宗表示,仔細審視,「李公」碑應該是咾咕石,如此大而平整的咾咕石相當少見。 \n 李家百年古厝宗祠位於內惟路旁,因道路開闢面臨被拆除命運,但在文化界及李家後代李育嘉博士等人積極搶救出現轉機,古厝保存已露曙光。

  • 內惟百年李家古厝 李公碑遭竊

     面臨拆除文化界搶救的內惟百年李家古厝,祠堂供桌下有一塊百年以上歷史的「李公」石碑,該碑日前卻遭竊。石碑失竊,李家後代的高雄大學教授李育嘉耿耿於懷,特地將「還我李公」畫寫在衣衫上來尋找「李公」石碑。 \n 因道路開闢面臨拆除、文化界積極搶救的高雄市內惟百年李家古厝,在各界的聲援下,「李家古厝搶救聯盟」不斷舉辦活動,盼將「搶救文化」的訊息遠播,引起各界關注、支持保護「李家古厝」。 \n 熟料,在李家古厝打開知名度後,前來關心、參觀的人潮一波波,可能因此有人看到李家古厝正廳祠堂的供桌下,放有一塊寫有「李公」歷史長遠的石碑,並觀察到該祠堂的門在晚上只是虛掩無上鎖,該「李公」石碑便成為竊賊覬覦的對象。 \n 日前,李家古厝的後人無異中發現「李公」石碑怎麼不見了呢?經四下詢問、尋找,這才確定石碑被偷了。 \n 「李公」石碑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歷史,「李公」碑的失竊,李家後代的高雄大學教授李育嘉耿耿於懷,除報警緝賊外,從網路「人肉搜索」上生出靈感,想出另類的尋找方式。 \n 李育嘉買來多件休閒衫,在衫後畫寫上「還我李公」,分給聲援搶救古厝的朋友們穿上,讓眾人知道「李公」碑失竊並協助尋找,同時盼達到竊賊銷贓困難的效果。為搶救「李家古厝」,「搶救聯盟」不因「李公」碑失竊而氣餒,將持續籌辦活動喚起官方對文化的重視。 \n 鼓山分局指出,已將「李公」石碑竊案列為重大竊案,目前已調閱到可疑的竊賊影像,正布線緝賊中。

  • 都會掃描-饅頭山古石碑 十二月修復

    新北:座落在中和、板橋交界處的「饅頭山」,山內有一座石碑,是日治時代擔任板橋街庄長的山本義信,在交界處建造配水池,將乾淨的飲用水配送到板橋,這個紀念碑是居民因感念而設置的。因年久失修,經中和自強國小師生探索,並請託市議員邱峰堯陳情,文化局照辦,預計十二月初修復完工。

  • 新聞辭典-滿洲開拓團石碑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方正縣的「中日友好園林」內,一座刻有日本「滿洲開拓團」逝者名字的石碑被立於「日本人公墓」旁。公墓內埋葬了戰敗後在回國途中死亡的「開拓團」成員。 \n 石碑由方正縣投資約70萬元人民幣建成。碑上刻有通過日方提供的信息等途徑已確認身分的250名逝者。 \n 據方正縣透露,在日本關東軍補給基地所在的該縣遭到前蘇聯軍隊攻擊後,來自日本各地的開拓團成員準備回國,但約5000人由於饑寒和傳染病死亡。中方於1963年將屍骨埋葬並建成公墓,但由於不少開拓團成員無法確認身分,墓碑並未刻上其姓名。

  • 日媒:立碑獲陸外交部同意

     日本共同社在第一時間報導方正縣砸碑事件,稱破壞行動為「反日團體」所為。報導說,這一石碑在7月間立起,獲得中國外交部同意。日前,日駐瀋陽總領事松本盛雄等相關人士才前往墓前獻花。 \n 共同社說,松本盛雄一行是於7月28日前往獻花。方正縣政府外事辦公室主任王偉新表示,和所屬國家無關,死去的日本人也有他們的名字,該縣還將繼續調查開拓團成員的姓名並將之刻上石碑。另外,刻有在華日本遺孤養父母姓名的石碑也在該友好園林建成。

  • 寶島之美‧旅行台灣-靜物──重返安平古堡

    把記憶往盡頭推去盡頭處是城堡石階 石牆 石碑 石柱赤銅的加農炮赤銅的榕靜物一樣沒有變老只變得抽象彷彿神諭故鄉在盡頭盡頭處有一艘船木麻黃的浪濤木麻黃的雨你說就讓這石柱讓石柱見證最古老的等待一會兒就要出海是誰下了指令所有揚起的帆都朝向日落所有防風的騷動都平息只有雨這世襲的雨還在羅織傳說的游絲潮汐裡如何能聽清彷彿靜物赤銅的榕赤銅的加農砲石階 石牆 石碑 石柱木麻黃交錯如船桅佇立如我們古城盡頭最古老的等待

  • 南角石碑 喚醒樟腦戰浴血史

    南角石碑 喚醒樟腦戰浴血史

     座落在桃園復興鄉境枕頭山西峰平台上「南角隘勇監督所」石碑,最近被文史工作者找到了,一段塵封許久的「樟腦戰爭」歷史被喚醒,日本人當初為了搶奪樟木樟腦資源,發動了理蕃戰爭,死傷慘重,枕頭山是泰雅族與日本軍警浴血戰鬥的古戰場。 \n 桃縣府兩蔣文化園區導覽員王閩雄指出,依據史料可知,枕頭山「南角隘勇監督所」成立於明治四十年(一九○七年)八月下旬,建置時間緊著角板山「枕頭山事件」之後。 \n 他說,重新建構的插天山方面隘勇線,包括改組阿姆坪隘勇線為舊柑坪隘勇線,新增枕頭山〈南角〉隘勇線之外,還有角板山隘勇線等處,此〈南角〉石碑淹沒在荒野雜草中被找到,史料獲得印證,是臺灣史日據隘勇線實物,應列為文化資產與保護。日本據台之初時,台灣的山地區尚未被統治,治理臺灣需要大量經費,然而山上的當時珍貴樟腦群樹大都在日人所謂未統治生蕃之地,在角板山行館「百年見真樟展」,僅輕描淡寫而已,南角石碑有幸重見光明,讓「理蕃史上最初的大激戰地」枕頭山之役再度受矚目。 \n 王閩雄說,當年日本指揮官早川源五郎,役前期陣亡,此役桃園廳前進隊死亡一百一十七人、負傷兩百卅九人,泰雅族群死傷雖無紀錄,但為臺灣寫下一頁可歌可泣的抗日歷史。

  • 台灣愈變愈長 地理中心變動無常

    台灣愈變愈長 地理中心變動無常

     宗教界或五行八卦異士指台灣五月將發生大災,建議或不建議至「台灣地理中心」埔里鎮避難,對此內政部國土測繪中心及地方文史工作者指出,台灣島型不規則,無所謂的「絕對地理中心」,僅有地理座標測繪起算點,埔里被稱為地理中心,是文化、情感或國人看地圖的直覺使然。 \n 國測中心副主任劉正倫指出,日治時代地籍圖的起算點選擇在台中公園,陸軍軍事地圖起算點選擇埔里鎮虎頭山,起算點或原點的選擇,是根據使用目的作為依據,民國六十五年時重新測繪地圖,也選擇虎頭山為起算點,九二一地震該起算點毀損失去基準功能。 \n 前埔里鎮長蔡和憲在虎子山腳下設立「台灣地理中心」石碑,很多觀光客將石碑所在當成地理中心;石碑後方是民國六十八年設立的「山清水秀」碑(見圖,廖肇祥攝),上方豎立金屬地球桿,也有遊客把金屬桿當成地理中心。劉正倫表示在測繪實務或學術研究中,並無「地理中心」這樣的名詞。 \n 文史工作者潘樵指出,日本人曾選擇虎頭山及位於中寮鄉的中央山作為測繪的中心點;台灣經歷多次地震、西部海岸土地因地層下陷或海沙流失,台灣形狀愈變愈長,所謂「中心點」是不斷變動的,埔里是台灣地理中心,是國人一廂情願的說法。

  • 赤嵌樓墓碑地板打哪來 估四○年代都更遺留

    赤嵌樓墓碑地板打哪來 估四○年代都更遺留

     國定古蹟赤嵌樓日前被民眾爆料竟以墓碑舖設地板供遊客踩踏,引發各界嘩然;台南市文化局調查發現墓碑地板早在民國八十一年修復前即存在;市府推估,可能是四○年代大規模都市更新時,開路、拆屋收集而來,被當時施工單位「廢物利用」為填地的石板。 \n 據查,墓碑發現的地點,位於赤嵌樓內普羅民遮城遺跡的東北棱堡殘跡,該處平日並未對外開放,但仍有少數遊客違規擅入。 \n 文化局日前派員開挖清理時,意外發現四十多塊地板石材中,竟有二塊墓碑及一塊刻字石碑,工人先將墓碑移至一旁,卻被闖入民眾看見,認為市府竟拿墓碑鋪設步道,消息傳開引發爭議。 \n 據查,三塊刻字石碑中,有一塊是橫刻「林公」兩字,研判應非墓碑;另兩塊墓碑字跡也因年代久遠不易辨識,但一塊隱約可見「道光庚寅臘月」,即西元一八三○年,其餘字樣均不清楚;另一塊則似「朱門陳氏墓」,子孫姓名及年代亦不清晰。據文獻記錄,赤嵌樓附近未曾作為墓地,因此可以確定墓碑應屬外來物,目前市府已將挖起的墓碑移至延平郡王祠鄭成功文物館存放。 \n 文化局查閱民政局移交的資料,顯示民國八十一年赤嵌樓修復工程之前,石地板就已經存在,但被雜草及泥土覆蓋;當年主持修復工程的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孫全文也指出,為了尊重遺跡,修復期間並未進行石板重鋪或搬動,因此墓碑來源已經不可考。 \n 文資處長林韋旭認為,民國四○年代,台南市展開都市更新,為了開闢道路,曾大規模拆除舊屋、舊廟甚至墓地。當時,蒐集到的無主墓碑或石碑,就堆積在公有古蹟內,尤其以赤嵌樓及延平郡王祠最多,可能部分墓碑就被施工單位拿來「舊材再利用」。

  • 梅荷園 公廁變酒吧

    梅荷園 公廁變酒吧

     晚上9點在位於涵碧步道入口旁的「梅荷園」喝小酒,吃點心,不少遊客散步到此詢問:「那個五星級公廁怎麼不見啦?」別驚訝,公廁變酒吧了。 \n 解說志工蘇健輝表示,過去這裡是老蔣行館涵碧樓的憲兵警衛室,並以憲兵梅荷精神徽章命名為「梅荷園」,由於位處制高點,方便監控往來人車與船隻,可以想見景致有多棒,蔣公果然是眼光獨到的「觀光部長」。 \n 台灣解嚴後取消崗哨,風管處把梅荷園改建為公廁,提供日漸增加的遊客「方便」,這幾年,周邊陸續蓋了大型公廁,梅荷園的使用頻率減低,風管處於是將空間釋出委外經營開放式輕食酒吧,讓遊客在晚上仍有空間活動、聊天,而不只是早早待房裡。 \n 值得一提的是,玄光寺「日月潭」石碑太多大陸遊客到此一遊拍照留念,擠不到的台灣遊客不要失望,偷偷告訴你,這裡也有一塊石碑,雖然有點退而求次的感覺,起碼還是有大大的「日月潭」三個字。 \n 賞遊日月潭 INDEX \n ★交通/從埔里進入日月潭之後右轉往水社碼頭 (台21線)、水里方向續行過水壩頂左邊就可達行政中心。 \n ★向山行政中心/南投縣魚池鄉水社村中山路599號/049-2855668 \n ★日月潭大飯店/南投縣魚池鄉水社村中山路419號/049-2855151 \n ★梅荷園/南投縣日月潭中興路民勝街口/049-2856525 \n ★九族文化村/南投縣魚池鄉大林村金天巷45號/049-2895361

  • ◆吧哖歷史僅見石碑 地方爭設紀念館

    ◆吧哖歷史僅見石碑 地方爭設紀念館

     台灣史上最慘烈抗日「◆吧哖事件」,發生在台南山區,玉井雖有◆吧哖公園,卻僅陳列幾塊石碑,地方盼歷史獲得重視,爭取設立三合一紀念館;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廿五日南下現勘,盛主委支持設立紀念館,初步決議由市府規畫評估,再進行後續設計。 \n 玉井出身的立委王幸男,昨天邀集文建會主委盛治仁、文化局長葉澤山、台灣歷史博物館長呂理政等人,會勘吧哖公園。 \n 王幸男說,這段歷史漸被世人遺忘,有愧先人,他希望能在紀念公園現址興建紀念館,結合遊客休息站和農產品產銷中心多元化經營,讓民眾認識這塊土地的歷史,領略和平可貴。 \n ◆吧哖紀念公園於九十年由營建署補助設立,現由玉井區公所代管,位在台廿線及台八十四線快速道路交會處,是玉井重要門戶,可惜,公園只有幾塊石碑記錄歷史,一般遊客只會留意公園內巨型愛文芒果地標,鮮少留意隱沒其中的紀念碑,遑論認識歷史。 \n 王幸男說,◆吧哖事件即將屆滿百年,有必要積極投入文史研究,籌設國家級紀念館,他建議,山區往來遊客及車輛眾多,可在現址規劃紀念館結合休息站、農產品產銷中心,也能帶動地方產業發展。 \n 盛治仁支持設立紀念館,但前提是須評估可行性,莫讓紀念館淪為蚊子館。他也指示文化局長葉澤山評估設館可行性、效益及現有史料文物的質量規畫評估,興建經費將依中央六成、地方四成分攤。 \n 出身玉井的南仁湖集團總裁李清波,身兼國內高速公路服務區、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等OT案的經營翹楚,他坦言,學者規劃的紀念館和市場需求存在落差,很難引起年輕人興趣,未來新設紀念館,須從多方面角度著手,才不至辜負地方期待。 \n 長期關注台灣史的成大台文系教授吳密察表示,◆吧哖事件是日本統治台灣期間所發生規模最大的一次漢人武裝抗爭事件,死亡人數達數千人,持續時間長、影響範圍大,卻因缺乏相關研究,知名度不如霧社事件。 \n 他建議蒐集史料、文學、影像及口述歷史,以豐富紀念館展示內容。葉澤山也坦言,◆吧哖文物貧乏,多為口述史料,如何生動呈現,將是關鍵。

  • 東漢石碑 將改寫漢代思想史

     大陸四川成都天府廣場11月17日出土兩塊保存完整的東漢石碑,引起考古專家的強烈關注,經初步鑑定,這兩塊石碑雖然記頌的是東漢兩太守功績。但碑文內容所透漏的思想可能一改我們對漢武帝「獨尊儒術」的了解。 \n 負責兩塊東漢石碑挖掘工作的謝濤表示,大碑正反面共1400多字,小碑正反面共800多字。大碑碑文的內容,就是記頌一個在東漢陽嘉年間在蜀郡任父母官的裴姓太守的功德,他成功抵禦外蠻有功,同時在文化科教方面也有重要貢獻。而小碑的主人公為一個叫李君的太守,他治理蜀地很有成效,在文化、教育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 \n 儒家墨家相提並論 \n 學者指出,雖然碑文部分受損,以及有模糊不清的地方,再加上很多字都發生了演變,確認需花費很大功夫。但並不影響對碑文整體解讀的一致。 \n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何崝表示,這兩塊碑文有三個重要意義:第一、對這兩塊石碑碑文的研究,在思想史上有著重要意義。小碑正文中在表彰李君的功績時有這樣的句子:「同心齊魯,誘近儒墨。」這句話看似簡單,卻內涵極大。因為以前華人有一個固定觀念,認為漢武帝以後,就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墨家已經消亡。而儒家和墨家相提並論,這對以往的觀念是個不小的衝擊,「也許我們之前對漢代的思想史要重新考慮了。」 \n 第二,小碑碑文中有「蜀……徑狹路遠,蔽於高山,前有相如,嚴平子雲,後難庶幾,名滅不傳。君乃發賓,六行撰其音文」,顯示李君召集人手,把將失傳的司馬相如等人文章重新蒐集,終能流傳後世,太守李君對此功不可沒。 \n 第三,何崝強調,兩塊碑文上,都是四言韻語,而且這些韻腳與唐宋以來的韻腳都不一樣。這對於之前都是根據口頭傳下來的語音進行押韻,但大家都知道,語言在流傳的過程中,一般會與當時的原貌有一定的距離。而這兩塊東漢石碑的發現,對於漢代的語音研究也會有重大的幫助。

  • 香港文匯報-濟南孟廟碑林 古樹、碑碣林立

    香港文匯報-濟南孟廟碑林 古樹、碑碣林立

     在山東濟南孟廟東路啟聖門至啟聖殿通道西側,碑碣林立,為孟廟各類石碑存放之處,稱為「孟廟碑林」,保存孟廟歷代碑碣280多塊。廟內共有各種樹木多達430多株,多為古老的松檜和側柏,已有近900年的歷史。 \n 走進啟聖門,兩旁皆是歷代皇帝、王公、文人墨客留下的碑刻,彷彿還散發著古代的墨香。奇怪的是,這些碑刻似乎是隨意錯落排開,很難單純以時間、職位或其他順序加以排列。細問之下方才知曉,原來這些石刻皆是自古傳承,後世為保持其原貌一直不曾加以移動,才形成如今看似錯落的獨特格局。 \n 元代石碑 尤為醒目 \n 啟聖殿前碑石林立,「古木參天繞舊祠,遍地豐碑滿壁詩」,正是孟廟碑石林立、檜柏環繞的生動寫照。這些碑刻時間跨度大,從宋、金、元、明、清至今,歷經800餘年,內容豐富,有詔封、祭祀、拜謁題詠、捐資紀德、歷次維修等。 \n 碑刻之中,一副元代石碑尤為醒目。碑文中上半部分刻有蒙文,下半部分乃是漢文,其蒙文是較早的蒙古文獻稱其「八思巴文」。這副碑刻名曰《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聖旨碑》,記錄的乃是一道聖旨,頒布於元文宗至順元年(公元1330年)。在聖旨中,文宗皇帝稱孟子為「百世之師」,讚譽孟子「有功聖門,追配神禹者」,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至此,「亞聖」成為孟子的專用封號, \n 人們把至聖孔子與亞聖孟子合稱為「孔孟」,孟子名正言順地成了繼孔子之後的第二位聖人。在眾多的碑刻中,歷代題詠者不乏其人。有皇帝三人:南宋理宗趙昀,清代愛新覺羅·玄燁、弘歷;宰輔九人,其中有與范仲淹齊名的韓琦,有以變法著稱的王安石,還有大學士劉墉、阮元等。其中還有三位安南國使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安南國正使丙辰科進士、刑部侍郎陳輝泌攜兩位副使「捨舟登陸」來鄒拜謁孟子,留詩五首,內容充實,感情真摯,可見孟子思想在當時就對東南亞各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n (文轉B9版)

  • 金門廢宅古碑 證實禁丐幫討錢

    金門廢宅古碑 證實禁丐幫討錢

     日前在金門城一幢廢宅內發現的古碑,經當地文史工作者葉鈞培,陳長志等人拓碑鑑定,證實是清同治十三年,古賢堡士紳代表立石碑嚴禁流丐強行討錢、滋擾地方。顯然當時有一群「丐幫」為害地方,歷史紀錄斑斑可考,提供金門地方發展史可貴資料。 \n 這塊在碑首有「奉憲立石」大字的石碑,十月一日被當地民眾發現,但不知典故。經中國時報獨家報導之後,縣府文化局和文史工作者介入調查,經鑑定是清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九月所立,至今已有一三六年歷史。 \n 內容主要是古賢堡一帶,有「丐首」歐芳帶領一群徒子徒孫,向當地民眾強行討錢,每逢廟會和結婚喜慶,行徑尤其惡劣,鄉親不堪其擾,因此立石明白禁止,並要求歐芳好好管束跟隨的遊民、無賴,再有滋擾地方情事,即將他扭送官府究辦。 \n 字跡有些風化的石碑,還可看出自道光以來,就存在流丐為害地方,且曾經立石示禁,但「丐幫」顯然不聽,因此在同治年間再次立石禁止,但此時也有較具人情味,息事寧人的「公約」作法,如嫁娶可給乞丐們八十文錢,免得流丐糾眾作怪,難看又觸霉頭。 \n 陳長志說,古賢堡涵蓋今天的金門城、水頭、謝厝、古崗、珠山、東沙、賢庵、歐厝、古區、官路邊等十座聚落,可見當時這一帶生活不差,才會引來流丐聚集。至於「丐首」歐芳到底是金門本地人,或來自對岸大陸,則有待進一步考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