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齊評的搜尋結果,共15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世紀戰略超級比一比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世紀戰略超級比一比

    中、美兩國雖已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貿易戰也總算暫時偃兵息鼓,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在最新報告中指出,華盛頓還是需要制訂一套「對華大戰略」,全力遏制北京在經濟、外交、技術和軍事各方面的擴張,以免對美國在亞洲及全球的利益造成危害。

  • 齊評天下:石齊平》台灣未來取決於時間站在哪一邊

    齊評天下:石齊平》台灣未來取決於時間站在哪一邊

    2020台灣大選結果,綠大贏,藍大輸。對照前年11月的九合一選舉,盤面幾乎徹底翻轉。前後14個月,何以顛覆若此?

  • 齊評天下:石齊平》龍鷹鬥,然後呢

    齊評天下:石齊平》龍鷹鬥,然後呢

    前不久我寫了〈龍與鷹的世紀之鬥〉一文,分析美國作為550年來西方最新及最後的一個霸權,面對了一個沉寂500年、近200年國運更急轉直下、卻又在過去40年重新強勢崛起的中國,雙方勢將在21世紀上演一場「龍鷹鬥」。這是從歷史發展的趨勢與規律所做出的判斷。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避戰需智慧與奇蹟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避戰需智慧與奇蹟

     中美兩強在新世紀的全球霸主之爭,看來是一個越來越明朗的大勢所趨。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在2017年出版的《注定一戰: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一書中,總結回顧了人類過去500年歷史,一共有16對老大老二關係,其中12個案例以戰爭收尾,只有4個得以倖免一戰。艾利森的研究很有價值,但他似乎未能進一步總結出戰與不戰的邏輯,只是含混地以「倖免於戰爭的4個案例,是因為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都在行動和態度上做出了巨大且痛苦的調整」一語帶過。 \n 作為500年來17對的中美博弈,結局又將如何?我在這裡願意對艾利森的研究提出一種方法論上的補充,即中美之前的博弈如僅止於競爭性質,或可免於一戰;若走上鬥爭之路,則難免一戰,除非雙方都願意做出「巨大且痛苦的調整」。 \n 中美之間的競爭,現在幾乎已無所不在了:GDP,中國老二,美國老大,10年後或將互易其位;產業上,中國在製造業稱雄,美國在金融業稱霸;軍事上,美國在航母、隱轟、海外基地上遙遙領先,中國則在高超音速導彈、量子衛星上獨領風騷;太空領域,美在火星上領先,中在月球背面扳回一城;全球定位,北斗與GPS已平分秋色,凡此,均為競爭,你勝或我勝,勝出者非全勝,被勝出者亦非全敗。要之,競爭者,「非零和」的概念也。 \n 與競爭不同,鬥爭的屬性是「零和」的,其結果是贏者可能全贏、輸者可能全輸。中美之間,目前似乎已經有3個場域,其發展趨勢,鬥爭的概率或將大於競爭: \n 一、5G之爭。自美國以洪荒之力攻打華為以來,5G之爭,全球矚目。美國之所以不顧形象,以各種不入流的手段把華為往死裡打,是因為美國知曉其中得失關乎全局,正所謂「得5G者得天下」。5G成功,則物聯網從設計到製造通路,從家居到教育到醫療,從科研到軍事到太空,都將因生產力的倍數爆發而取得絕對性優勢。如果5G之後,中國在6G上持續取得領先,必將對美國霸權地位構成巨大挑戰與威脅。 \n 二、虛擬貨幣之爭。以區塊鏈及密碼技術為基礎發展的虛擬貨幣,將對所有主權貨幣構成挑戰,此所以美國執政當局對臉書之欲推出Libra深感左右為難的原因。長期以來,全球所有國家都在美元霸權的擠兌下無可奈何,歐、日作為大國,推動歐元及日圓國際化,也難以根本扭轉此等劣勢。中國則另闢蹊徑,以本身的規模、技術投入及移動支付優勢,積極研發全球第一個主權虛擬貨幣,推出之後,也將對美國霸權地位構成巨大挑戰與威脅。 \n 三、台灣之爭。在地緣上,台灣位於美國西太平洋第一島鏈樞紐,絕不可失。另一方面,台灣作為中國領土與主權不可分割的部分,對北京當局而言也是志在必得。台灣之於中美雙方,都是零和概念,是鬥爭而非競爭。 \n 是以就邏輯而言,中美的世紀大博弈最終之走向戰爭,並非沒有可能。當然,希望能有智慧及奇蹟出現。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國夢vs.美國夢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國夢vs.美國夢

    美國共和黨大老、眾議院前議長金瑞契近日為新書《川普vs.中國: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出版接受訪問,坦言自己過去「誤判」中國,以為中國將更開放、更自由,與全球規則融合,孰料中國實際上卻採「獨裁擴張策略」,呼籲美國人認清現況。金瑞契直言,習近平的「中國夢」和川普的「讓美國更加偉大」,相互排斥,兩種願景的競爭不可避免會有勝負。 \n 長久以來,一直有一種「美國夢」的說法,意味著所有到美國這塊新大陸,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都懷抱著一種信念: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出人頭地。曾幾何時,這樣充滿憧憬的「美國夢」近年來卻異化成了歐巴馬總統的「美國將繼續領導世界100年」,及川普總統的「美國第一」。 \n 美國領導人一再強調美國是全球老大,美國將繼續領導世界,折射的就是美國日增的焦慮,越來越擔心美國老大地位的動搖。美國的焦慮是可以理解的,不僅在GDP中國作為老二與老大美國的差距一年比一年縮小,連從來是美國強項的科技,也出現被中國追趕,甚至某些已被超越的現象。金瑞契舉例,華為在5G上的進展,可能是美國遭遇的第一個重大戰略失敗。看來金瑞契所謂的「誤判」,更多地是沒料到中國崛起如此之速。事實上,讓美國感到霸權地位受到挑戰威脅的,何止是GDP與科技而已,製造業、軍購、太空、國際影響力等不同領域也都存在同樣現象,但所有這些,說到底,都是「競爭」,美國再不濟,也就是把老大位子讓給中國(比如5G?)罷了。真正讓美國感到巨大壓力的,恐怕是一種「鬥爭」──中美在西太平洋、在第一島鏈、在台灣的世紀大博弈。 \n 這就與「中國夢」有關了。習近平2012年11月中共18大就任總書記後,正式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願景。據了解,習當時也向黨內同志誓言,會讓解放軍在2020年前做好跨海攻台的準備。 \n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應該作如何理解,需要滿足哪些條件?就字面上解讀「復興」,應是指讓當代中國的地位重新恢復到3000年歷史長河中最光輝的時代。最光輝,肯定是指綜合國力位居世界前段或第一,也同樣意味著國家治理對內上軌道,對外(國際)有影響力,這兩條,目前都在接近或實現之中,但偉大復興肯定也必須以國家領土主權的完整作為前提,這就與台灣有關係了。 \n 2019年7月,中共發表最新版的國防白皮書,指出「 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是以解決台灣問題,完成兩岸統一,是實現「中國夢」的必要條件。 \n 誠如金瑞契所言,習近平的「中國夢」跟美國領導人強調的「美國優先」,是牴觸衝突的。對美國而言,台灣位處第一島鏈樞紐,絕不可失;對中國而言,台灣事關偉大復興,志在必得。台灣一子,牽動中美兩強的大夢與大局。何其幸也,何其不幸也。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曇花一現的民國1.0

    齊評天下:石齊平》曇花一現的民國1.0

    台灣政壇最近有關「中華民國」概念的政治口水,讓我聯想理解到了中華民國成立迄今108年,其實已可概略分為3個階段了。從1912年1月1日建立至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建立,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是1.0階段;1949年10月1日至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在台灣去世,中華民國人代表中國,但嚴格說只能代表一部分的中國(而且還不為新中國及多數國際社會所接受),是2.0階段;1988年李登輝上台之後迄今約30年,中華民國自我異化,從離中國化到去中國化到反中國化,未來歷史學家即使因其名而仍視為民國的話,也只能視之為3.0階段了。 \n 我此刻要談的是海內外均無爭議的「民國時代」,及1.0階段的民國。這一段民國史,短短38年,放在有史可徵(自商代以來)3700年的中華民族歷史中,僅為1%的表度,但由於各種政治因素,其精彩璀璨之處,多被有意無意地漠視甚至遮掩了: \n 一、大師輩出,空前絕後。不久前北京大閱兵震懾美俄的東風17,這款列裝全球唯一的高超音速導彈,其學理依據是錢學森在1940年代提出的滑翔彈道,僅為例子之一。這批菁英人才1949年之後留在大陸的不論,單是隨國民黨政府遷台的,就對台灣戰後所以能創造亞洲經濟奇蹟成為四小龍之首,做出了最大貢獻。 \n 二、教育發達,開放自由。蔡元培任北大校長,可以把陳獨秀、李大釗、胡適、錢玄同、辜鴻銘,從左派、自由派、復辟派全都請為教授;浙江紹興的春暉,以一民辦中學而能在白馬湖畔請到弘一法師(李叔同)、豐子愷、朱自清、夏丐尊的世界級的大師為青年學子傳道,說空前絕後,也不誇張。 \n 三、經濟上,上海、天津是亞洲第一、第二大城市,其繁榮程度僅紐約、巴黎、倫敦堪可比擬;上海也是全球資本冒險家的天堂,羅斯福家族、香港的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全都是在上海發的跡。政治上,有1927年至1937年國民黨黃金10年的勵精圖治(也因而招致日本恐懼,先發制人,全面發動侵華戰爭),連一般多被負評的軍閥,其實不少他們的修養氣度,恐怕都遠在當今政客之上。 \n 讓人好奇的是,如何解讀這樣的「民國現象」?我以為,跟3個解放有極密切的關係: \n 一、政治社會解放。兩千年的帝制及封建一下子進入了歷史,人人平權,追求自主,個性充分發揮,多元受到包容,整個社會力獲得充分的釋放,朝氣蓬勃。 \n 二、思想文化解放。束縛中國約兩千年的獨尊儒術、開科取士,也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被徹底地顛覆了,中華民族迎來了自春秋戰國之後又一次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時代。 \n 三、視野格局解放。是明、清以下的閉關鎖國,到1840年鴉片戰爭戰敗後的屈辱自閉,在不平等條約逐步取消後,終於又開始勇敢地、自信地面對世界,懂得取人之長補己之短了。 \n 曇花一現的「民國時代」(1.0),相信必將受到更客觀地評價與欣賞,且其影響亦將細水長流,澤被後代。

  • 齊評天下:石齊平》話說天下大勢

    齊評天下:石齊平》話說天下大勢

    大勢,指的是一種現象或趨勢。大勢之所以值得觀察、玩味與推敲,是因為其中往往存在著許多被忽視的邏輯與規律。 \n 不妨從大、中、小3個層次試做分析。 \n 大層次,最著名的當然是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的開卷語:「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句話看似感慨,其中卻有邏輯。邏輯即影響及決定分與合的3種作用:經濟、社會與政治。從經濟角度看,一般多傾向於合,因有規模之利;從社會角度看,則傾向於分,因嚮往自主與多元;於是如何斟酌考量經濟與社會兩股傾向的妥協與平衡,就決定了一個政治體制的分與合。了解了這樣的邏輯,就容易看懂上世紀下半葉的全球化大勢,進入新世紀後何以轉為「反全球化」。至於透視歐盟何以從分到合,從合又可能走向分,就更不在話下了。 \n 中層次,表象也是一種規律,即老大、老二之間的矛盾,如今有學名曰「修昔底德陷阱」。這其中的邏輯分兩方面看。老大要對付老二,是天經地義,否則其霸權地位不保,老大之所以能成老大,也正因為它總是能打敗老二。另一方面,老二則有兩種情況,一是衝到老二之後鐵了心要取老大而代之,這當然會有矛盾與鬥爭;一是作了老二之後,繼續「韜光養晦」,一門心思安於作個老二已足,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它終於發現這是一廂情願,因為老大非打趴老二不可,終究還是跳不出「修昔底德陷阱」。 \n 提出「陷阱」一詞的美國哈佛大學教授Allison在其新作《終將一戰乎》中,整理出人類近代史500年間共有16對老大老二矛盾,即為史證。 \n 小層次,也很有趣,又可有3種不同情況的觀察。 \n 首先,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種風水輪流轉的規律,普遍表現在許多方面:如近600年,全球氣運主要由6個西方霸權即葡、西、荷、法、英、美主導,大約均各領風騷1世紀。接下來極可能從21世紀開始,全球氣運又將轉到東方或亞洲。類似現象或也見之於台海兩岸,就不在話下了。 \n 其次,風水輪流轉的邏輯,則見諸甘迺迪名著《大國的興衰》或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核心要點是,其興也必有一股動力追求擴張,若規模擴大後不懂持盈保泰繼續擴張,從而出現國家財力與治理能力難以支撐的情況時,即由盛轉衰,盛衰於焉形成規律,中外古今,史不絕書。 \n 第三、中國歷史長,主要見諸中國史,特別是見諸每一朝代的開始階段。規律是開朝者打天下,如漢高祖、唐高祖、明太祖、清太祖、毛澤東,打完天下後,繼任者開始治天下,如漢高祖之後有文景之治,唐高祖後有貞觀之治,清太祖之後的順治理政等,治天下有道凡一、二朝,綜合國力開始茁壯,再繼任者如雄才大略,則多有盛世,如文景之後的漢武帝,唐太宗貞觀之後有唐玄宗的開元盛世,清順治之後有康熙偉業。以此觀當代,毛澤東開國之後,歷鄧、江、胡3代,或可稱之為小平之治,凡30餘年,國力迅速累積,今之接任者是否循此規律與邏輯,開展新時代的中國盛世,不妨拭目以待。 \n \n \n(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交鋒,從西太到南太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交鋒,從西太到南太

    中美兩強的太平洋大棋局正式進入中盤。 \n 9月16日,太平洋島國索羅門宣布與台灣斷交,20日,吉里巴斯跟進。此一事件,可以有3個觀察角度: \n 第一,也是最非關鍵的,是兩岸角力的角度。蔡英文上任以來,這是第6與第7個斷交國,與台有邦交的剩下15國。兩岸不和,對立升高,從經貿到軍事到國際,絲毫不讓人意外。令人關注的是,會否繼續出現骨牌效應。 \n 第二,是太平洋大棋盤上的中美博弈,已短兵相接。我之前以「河海之爭」為喻,海,指的是長期以來美國把整個太平洋打造成了她的內海,內海的兩側直抵中國家門口的四(黃、東、台、南)海,中國隨著國力崛起,決心首先要把美國勢力驅逐,將第一島鏈之內的四海打造成中國的護城「河」。 \n 「河海之爭」,交鋒當然先從西太的第一島鏈開始。習近平上台之後,先建立「東海防空識別區」,繼之以對釣魚島常態性巡航,又繼之對台灣繞島巡航,接著在南中國海吹填造島,把9段虛線實化;與此同時,積極強化針對美軍介入西太的「反介入」手段,包括東風21D、26、17各型反航母導彈。美國除了表面上時不時仍派機艦到南海刷存在感,告訴一眾周邊小老弟我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外,暗中早已把美軍在第一線(琉球)的主力逐步向後(第二島鏈的關島)撤了,這就要談到索羅門了。 \n 索羅門群島面積2.84萬平方公里,人口60萬 ,面積雖然略小於台灣,卻比台灣在南太僅存的所有邦交國總和還要大。由於地緣和歷史因素,澳洲一直主導南太事務,也是眾多島國最大金主。近年來由於國際經濟不景氣,眾島國發展乏力,中國趁機擴大對當地投資,推動基礎建設,增加進口當地貨物,雙方關係大幅進展。索羅門2018年GDP僅14億美元,與中國貿易即達7.5億美元,其中中國進口6.3億美元。 \n 索羅門與萬那杜、斐濟、吉里巴斯等均處於美國對中國進行地緣戰略圍堵的第二及第三島鏈之上。1942年美日在索羅門激戰後美國取勝,奪下了南太平洋制海權,足見戰略地位重要。如今中國連下兩城,無異迅速下了兩子,在原屬美國的棋盤大空中直接「打入」,完全不排除日後出現骨牌效應後,中國擴大圍空就把此一區域「做活」了,甚至還有可能在區域內建立中國首個軍事基地。把視野進一步拉大,若中國在南太平洋的第二、第三島鏈打下了基礎,那麼對美日原本控制的第一島鏈,無異形成了腹背夾擊的壓力,這當然造成了美、澳、日的巨大不安。 \n 於是,就有了第三個角度的觀察。與以往所有斷交事件不同,對於索羅門之可能與中國建交,美、澳均積極介入,尤其是美國。美國從國務卿蓬佩奧到副總統彭斯,甚至到總統川普,可謂精銳盡出,使了洪荒之力,結果完全徒勞,氣得彭斯取消了原本美國主動邀約與索羅門總理在聯合國大會的會晤。從幾年前美國力阻一眾國家參加中國主導的亞投行而無功,到拚命反對中國南海造島而無效,再到此番索羅門事件力挽狂瀾而失敗,中美太平洋博弈氣勢之消長,所謂一葉知秋已不足以形容了。 \n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美國的2020台灣牌局

    齊評天下:石齊平》美國的2020台灣牌局

    「美國之台灣牌局」,指的是美國對台灣政局之影響與介入。美國的台灣牌怎麼打,基本上視中美關係而定,後者服從於美國的國家利益,至於國家利益如何考量則與時俱變,主要受全球權力格局所影響。 \n 中美自1979年1月1日建交以來,迄今40年,雙方關係略可分為5個階段:一、從1979年到1991年,美國要打中國牌來對付蘇聯,兩國關係處蜜月期;二、從1991年到2001年,蘇聯解體,中國牌失去意義,不再蜜月,但中美關係也無明顯惡化,只是時不時會因為經貿或人權問題而生齟齬,可視為磕碰期;三、進入新世紀之後,小布希已因中國快速崛起而心生警惕,故從2001至2009是警惕提防期,但因911事件,不得不全力反恐,而無暇對付中國;四、2009年歐巴馬上台,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成全球老二,中美正式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美國重啟「重返亞太」戰略遏制中國,直到2017年,是遏制(中國)期;五、2017年川普上台,見中國崛起勢頭未減,甚至開始挑戰美國霸權地位,因此進入加碼遏制期。 \n 40年前中美建交初期,雙方訂有三個公報(上海公報、建交公報、817公報),外加美國自訂一個《台灣關係法》,這些就成了美國以「台灣牌」對付中國大陸的主要籌碼。其操作方式就是在抽象的「美國的一中政策」下,彈性處理美國與台灣的互動關係,後者具體體現在:一、軍售;二、政治參與與介入;三、台灣之外交空間,3個方面。比如說,在雙方蜜月期1979至1991,美國討好中國都來不及了,當然遵守雙方簽訂的三個公報,此時《台灣關係法》備而不用;但進入到接下來的3個階段(即從1991到2016),隨著中美關係從磕磕碰碰到警惕提防、開始遏制,三個公報即開始鬆動了,真正起作用的反而是《台灣關係法》。儘管如此,美國至少在口頭上還能做到虛與委蛇。現在,值得關注的是,中美關係已正式進入到第5個階段了。 \n 從2017年川普上台後開始的第5階段,本質上就已是一個中美世紀全球霸權之爭的時代了。川普一上台,就意識到美國百年霸權正開始面對中國挑戰的嚴峻形勢,所以強調「美國優先(第一)」。讓美國深感壓力甚至吃驚的是,來自中國的挑戰幾乎是全方位的,從產業到科技、軍事,從太空到國際影響力,但所有這些領域,中美雙方競爭雖激烈,卻都不至於發展到全贏或全輸的局面,但台灣及台海例外。台灣位處美國西太平洋島鏈中樞,美國絕不可失,中國也志在必得。 \n 回到台灣政局。在過去的3到4個階段,由於中國大陸尚無能力強取台灣,所以美國在台海所求者就是「不統、不獨、不武」,從李登輝到陳水扁、馬英九皆如此。然當前形勢已變,台灣一子牽動到整個中美大棋盤的盤勢甚至勝負,可以想見,美國設定之理想的台灣牌局很可能是經貿上能擺脫對中國大陸的依賴,政治上形成與中國大陸的對抗,軍事上不但能守,必要時還能守中帶攻。從川普通過一系列《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等可知,所謂三公報早已形同虛設矣。由此亦可推論美國對2020台灣大選的腹案了,當然美國算計能否得逞,關鍵還在台灣選民。

  •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紐約到深圳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紐約到深圳

    「從開封到紐約」,是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克利斯多夫2005年5月22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的文章,副標題是「輝煌如過眼雲煙」。 \n 作者在文中指出,1000年前的開封(當時叫汴京,北宋時期的首都)是全球第一大城市,車水馬龍,萬商雲集,人口超過100萬人(倫敦當時約5萬人),其繁華風流猶如當代的紐約。然而一如文題所示,「輝煌如過眼雲煙」,如今安在哉。紀思道(作者自譯之中文姓名)先生用心良苦,想以此文勸喻趾高氣昂的美國人、西方人,不要太不可一世,驕傲自滿,當年的開封有如過眼雲煙,焉知今日的紐約不會成為昔日的開封。 \n 感謝北宋宮廷畫師張擇端給我們留下了時間的印記。《清明上河圖》5米的長卷,精準寫實地描繪了1000年前中國京城,老百姓從農村到市集的生活面貌,旁證的紀思道所言之不虛。 \n 人類歷史發展的邏輯之一,是時間的壓縮與時間成正比,意思是,隨著時間進展,速度越來越快,如今是10倍速時代,相信無需多久,就是百倍速的時代。當代全球城市發展最新的奇蹟是深圳,1980年將深圳列為「特區」時,是一個人口僅2萬多的小漁村,快速發展40年後,如今常住人口2100萬,2018年GDP 2.46兆人民幣,首度超過香港。這麼一個年輕的城市(才40歲),人口更年輕(平均才32.5歲),充滿了活力,更多的是創新力、科技力。全市高科技產業對全市GDP貢獻32%,華為、騰訊、大疆、比亞迪、研祥等一批世界級企業群聚於此,這不能不說是鄧小平深圳實驗的巨大成就。在這樣的實驗1.0基礎上,中國執政當局決定下一個30年要啟動實驗2.0了。 \n 中共中央及國務院8月18日發布《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提出19項要求,涵蓋經濟、法治、文化、民生、環境等領域,目的是要透過各種先行先試的制度創新與政策實驗,分三階段(2025、2035及2050),最終在2050年要把深圳建設成一個無論在競爭力、創新力及影響力均卓著的「全球標竿城市」。 \n 必須指出三點:一、與實驗1.0階段僅側重於經濟改革示範區的做法不同,未來30年的實驗2.0,目的是要搞一個「綜合」改革示範區。 \n 二、中國大陸的改革,植根於中國大陸之內,是在中國大陸體制之內進行的改革,絕不照搬任何外國模式,但也不意味排斥外國模式,只是會做擇優式、有機式、創新式的學習整合。 \n 三、對深圳的新定位,無關香港政局。「先行示範區」戰略思維的源頭在中共十九大的報告。值得關注的是,作為示範,其針對的對象,首先當然是全中國大陸除了深圳以外的所有城市與地區,其次,也針對香港、澳門,甚至台灣,甚至全球,因其終極目標是發展成一個「全球標竿城市」。莫謂絕無可能,從開封到紐約,900年;從紐約到深圳,超過10倍速的時代,70年,何嘗不能!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南中國海到中國南海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南中國海到中國南海

    8月6日媒體報導,美國航母雷根號穿越南海爭議性水域,再次展示軍力。稍早,5月22日,美軍驅逐艦普瑞布爾號及補給艦狄爾號,從南海自南向北穿越台灣海峽,報導指出這是今年第5度。5月6日,美軍艦普雷布爾號及鐘雲號駛入南海,並從中國控制的赤瓜島12海里內經過。這些報導,現在都算不得是新聞了。 \n 幾乎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國防部長艾思培訪問澳洲,與澳洲外長及防長舉行會談後表示,「美澳兩國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作為感到擔憂。」 \n 我曾以「河海之爭」比喻美中兩強新世紀在西太平洋海的地緣大博弈。整個太平洋大棋盤,美國因取得先機,今約1個世紀左右的開拓與部署,在上世紀二戰後,幾乎全成了美國的勢力範圍:北至北冰洋,南至南極洲,東從加州外海,西到亞洲大陸東緣,全是,形同美國「內海」。這個內海範圍甚至覆蓋到了中國家門口的4個近海,即黃、東、台、南四海。美軍勢力在中國家門口自由航行,耀武揚威,甚至更過分地抵進偵查,自然為中國難以接受。因此,一個快速崛起的中國勢必要把美國的勢力從這個範圍驅逐出去,第一步,要把美國勢力由內向外推出第一島鏈,也就是要把在第一島鏈中之四海中的美國勢力清空,此即我所謂的「護城河」概念。中美本世紀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博弈,也是中國護城河與美國內海之間的較勁,是謂「河海之爭」。 \n 南中國海作為「河海之爭」的第一步,是因為他是中國出兩洋(太平洋及印度洋)的南大門,也同時是美國扼控兩洋通道包括麻六甲海峽的戰略要衝,是雙方兵家必爭之地。 \n 中國基於歷史原因,在南中國海一向有11段線(中國說法是9段線)的主張,唯從不為域內諸國及域外國家如美國所承認,事實上,由於近代中國勢弱,南中國海原本為中國主張及管控的島礁,不少也被越、菲等域內國家所竊占,所謂的11(或9)段線果然是虛線,虛有其表。 \n 而隨著中國快速崛起,不再坐視此等須有實無情況繼續存在,正在從3個方面積極努力: \n 一、強化海軍實力,打造航母艦隊,並以南海三亞為基地,藉由艦艇、潛艇、艦載機及海底監測網絡,對整個南中國海之海上、海平面及海下進行有效控管。 \n 二、以巨大的工程技術能力與財力,把南沙中的7個礁填成了7個島,總面積已達10餘平方公里(原本最大的太平島為0.5平方公里),其中3個島各有長達3000公尺跑道一條,在增建各種軍民設施如雷達、油庫、反艦、反潛、防空導彈之後,無異是幾艘不沉的航母。 \n 三、今年6月底7月初在南海進行東風21D(一說是東風26)兩種陸基反艦導彈的試射,導彈設程從中國大陸發射,足以覆蓋第一島鏈至第二島鏈(關島)所有海域。在這樣的新形勢下,一貫強調自由航行在全球耀武揚威、目無餘子的美國,關鍵時刻是否真有膽像現在一樣,以刷存在感來壯自己威風,恐怕是很值得懷疑的。畢竟,「南中國海」越來越成了實質上的「中國南海」。

  • 齊評天下:石齊平》如何思考台灣的未來

    齊評天下:石齊平》如何思考台灣的未來

    台灣社會目前普遍陷於一個思考如何選擇的沉重課題之中。這篇文章不是為已做出決定的堅定獨派及堅定統派的讀者而寫,主要目的是在談如何思考。 \n 台灣處在兩(或兩個半)大之間,如何親、如何友、如何抗、如何疏?都要先清楚認識兩個形勢: \n 首先,是思考空間的問題。台灣的思考空間,也就是能自我作主決定的空間相對很小。美國曾一度很大,幾乎可以為所欲為,但現在已不是。台灣的思考空間,可能不比新加坡大多少,因此,台灣應更多地關注非自己能主導影響的各種大形勢與大趨勢,一如下文所述。 \n 其次,是思考邏輯也就是如何思考的問題,可以從6個角度觀察: \n 一、經濟體量之比較。經濟體量的具體內涵包括GDP、市場規模、人口、產業規模與結構等,按大小順序排列,有些(如GDP),是美、中、日、台。有些(如市場規模),是中、美、日、台。對台灣而言,不存在排他性的為難選擇,值得注意的是相對變化的趨勢,例如中國大陸2010年GDP超過日本,10年後的今天,日本GDP僅相當於中國的4成而已。 \n 二、軍事體量之比較。將各軍種(陸、海、空、導彈及太空)實力綜合來看,強弱順序的排列無疑是美、中、日、台。 \n 三、社會體量之比較。社會體量具體是指「對外」立場的凝聚力,再具體一點說,針對兩岸關係這一課題而言,中國大陸的凝聚力很高,台灣則相當分疏,至於日本、美國,並不明確。 \n 四、趨勢。更值得關注的還有以上3種體量綜合起來變化的趨勢,大致看來,中國大將持續變強,美國、日本則不變或相對變弱,台灣想維持不變,但顯得吃力。 \n 五、空間距離。這是影響台灣未來相當關鍵而又難以改變的因素。台灣距中國大陸近,日本離中國也不遠,美國則與西太平洋的中國大陸、日本及台灣甚遠。這樣的地緣戰略形勢,明顯地在面對及處理台灣問題時,更不利於美國,更有利於中國。 \n 六、台灣在中、美、日博弈三方中的「價值」定位。很明顯,台灣之於中國大陸的價值,涉及主權與領土,甚至還有地緣戰略,是「目的性」的,很堅定;台灣之於美國與日本的價值,主要在於制衡中國或必要時與中國交易,因此是「工具性」的,有彈性,也很不確定。 \n 這6項指標或形勢,應是台灣各界在思考台灣未來的基本邏輯跟參考座標,必須看到,其中有些是不變的,如空間距離與價值定位,有些則是與時俱變的,如經濟、軍事及社會3種體量,在變與不變之間,如何審時度勢,這是對台灣人民,尤其是為政者道德與智慧上的最大考驗。 \n 齊宣王問孟子:「交鄰國有道乎?」孟子對曰:「有。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又說「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以小事大,古有勾踐事吳,今有新加坡周旋於強鄰之間。台灣的未來,取決於智,而非匹夫之勇、煽情之勇。 \n 新加坡「畏天」,台灣亦能「畏天」乎? \n \n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河海博弈開始叫牌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河海博弈開始叫牌

    大陸國防部14日公布,解放軍近日於台灣海峽的東南沿海進行軍演。大陸官媒引述消息人士稱,這次軍演可能5大軍種(陸、海、空、火箭車、戰略支援部隊)全部參演,並由相當高級別(戰區、甚至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組織。稍早,7月初,解放軍在南海試射東風21或東風26反艦導彈。更早,6月10日,解放軍遼寧艦編隊自青島母港出發,通過黃海、東海,通過宮古海峽,續往東,經過沖之鳥礁,逼近美屬關島之後才轉向西南,行經菲律賓南部西里伯斯海進入南海,再航經南沙各人工島、西沙永興島後,抵海南三亞軍港整補,25日北上穿越台灣海峽返回青島母港。 \n 在中美關係日趨複雜、台海風雲詭譎的形勢下,相關訊息備受關注:一、即將進行的聯合軍演,是5大軍種首次聯合參演;二、首次公開試射的反艦導彈,射程可以覆蓋西太平洋第一及第二島鏈;三、遼寧號航母戰鬥群的航線極為特殊,除與以往一樣也繞經台灣東部,卻在穿越第一島鏈後更前進逼近第二島鏈(關島)後折返,相當於把黃海、東海、西太平洋、南海、台海,然後又是東海、黃海,以台灣為中心的、大範圍的圈繞了1遍。這讓我想起了鄧小平。 \n 1979年8月2日,鄧小平登上中國第1艘導彈驅逐艦濟南艦,視察渤海海峽,登艦後寫下了「建立一支強大的、具有現代戰鬥能力的海軍」的題詞。隨後登上了指揮塔,拿起望遠鏡極目遠眺之餘,講了「有了這樣的導彈驅逐艦,中國就可以出大洋了」的話,片刻之後又說了「在太平洋,中國要有發言權。」 \n 鄧小平這兩句話的潛台詞是,一、中國海軍只能在近海,甚至近岸活動,出不了大洋;二、中國在太平洋沒有話語權。歸納言之,鄧小平的戰略觀是中國海軍必須能出太平洋。 \n 40年前,中國當時的現實是:中國面對的太平洋整個都是美國的內海。美國自1899年美西戰爭打敗西班牙,取得關島和殖民菲律賓後,經過1個世紀的努力逐步把一個偌大的太平洋,北自阿拉斯加,南至澳洲,東自加州海岸,西到亞洲東緣,都變成了她的勢力範圍,直抵中國家門口的黃、東、台、南4海,這當然不能為崛起復興中的中國所接受。 \n 中國作為的第一步首先就是要把美國勢力推出第一島鏈,把黃、東、台、南4海打造成中國的護城河,然後再把美國勢力推出200浬的專屬經濟區。這即是我所謂的中美在新世界的「河(護城河)海(內海)之爭」。 \n 這一次東風反艦導彈的試射,5大軍種聯合軍演,及遼寧號航母戰鬥群的航線,從第一島鏈到第二島鏈,從黃、東、南海,經台海返東、黃海,大約就是一個「護城河」的概念範圍。美軍當然也不甘就此退讓,一早就宣稱要把美國全球軍力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除把關島打造為美國海外最強大的海空軍事基地外,還時不時派遣艦機穿越南海、台海刷存在感,極力維護其「內海」勢力範圍不出現缺口。 \n 從地緣形勢看,中、美兩股勢力必將擠撞於第一島鏈,現在雙方開始叫牌。台灣恰位於第一島鏈的中央,福耶禍耶,既取決於勢,更取決於智。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G20邁向G2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G20邁向G2

    大阪G20峰會落幕了。從任何角度看,全球最聚焦的還是那一場「川習會」,換個方式講,這個在11年前為了合力對付世紀金融海嘯而成立的「20國集團峰會」(G20),本質上正逐漸向一個G2的權力格局演進之中。 \n 全球權力框架從來就是一個既穩定而又會持續演變的概念。二戰結束後初期是G5(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1970年代後,G7浮現;1990年代到本世紀初,一度有個G7+1;之間還有一個短暫的G1;接著就是2008年成立的G20;然後,很有可能朝G2演變而去。是什麼因素決定了這些「G?」的變化? \n 二戰後出現的G5,是軍事戰爭的勝負決定的,歐洲加亞洲戰場上的5個戰勝國(中、美、英、法、蘇),都擁有安理會否決權。之後,全球的形勢由軍事轉到側重經濟與金融,於是1970年代全球7大經濟體或工業國建構了G7(美、英、法、德、加、日、義),共議全球經貿大事;1991年,蘇聯解體,西方陣營為籠絡俄羅斯,在G7峰會時偶然多加個椅子,即所謂的G7+1,但7與1始終難真正融合,於是到2014年俄入侵克里米亞時,雙方也就分道揚鑣了。蘇聯解體後,G7中的美國直飆而上,大約有10年光景(上世紀末10年)直有「周天子號令諸侯,誰敢不從」的架勢,此即為一個短暫的「一超多強」(G1)階段。 \n 一進入21世紀,美國國力卻因兩場反恐戰爭而走緩,2008年的世紀金融海嘯更令美國灰頭土臉,所以才有G20的順勢而出。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而成全球第2大經濟體,到目前,中國,在貿易、出口、製造、外匯儲備各方面全成了世界第1,如無意外,2030年之前GDP將超過美國成全球最大經濟體。與此同時,科技、軍事及國際影響力等也直追美國,因此在G20中隱然浮現出G2,也不讓人意外。 \n 在關注「G?」是如何形成的同時,也不妨探究一下個別國家的興衰又是如何決定的。有一種說法,大國之爭「10年看領導,50年看戰略,100年看文化」,其中道理頗值得玩味深思。 \n 「10年看領導」,在中國大陸,前有鄧小平,後有習近平,此言不虛。在美國有雷根,在英國有柴契爾,在德國有梅克爾,在俄國有普丁,均為佳例。 \n 「50年看戰略」,意思是領導之外還要有戰略,因為戰略必來自領導,一個最佳的例子就是新加坡。新加坡1965年獨立,到2015年李光耀去世正好是半個世紀,短短50年,從1個蕞爾小國發展為1個耀眼於全球的閃亮之國,當然與領導人李光耀密不可分,但也必須看到李氏的治國之道,對內靠法家(依法治國)、道家(市場經濟)、儒家(社會主義),對外展現的是縱橫家,此即為戰略。 \n 再看當代中國,自1979年迄今也已40年,從崛起到邁向復興,除了出色的領導人鄧小平、習近平之外,戰略也是關鍵。鄧時代,對內是改革開放,對外是韜光養晦,都是大戰略;正在開展中的習時代,對內是全面深化改革,對外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及「一帶一路」,也是大戰略。 \n 至於「100年看文化」,全人類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例子當然就是中國了。 \n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大博弈 台灣大風險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美大博弈 台灣大風險

    前不久,聯合國國際法院做出判決,指稱英國對於印度洋中部的查戈斯群島的占領為「非法」,必須盡快歸還毛里求斯。據了解,美軍在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亞軍事基地即位於查戈斯群島,CNN因此引述分析稱,倘若該島嶼歸還毛里求斯,後者或將把這一極具戰略價值的軍事基地租售給中國。這則消息很自然讓人聯想到中美兩強在印度洋剛揭開序幕的大博弈。 \n 6月1日,美國國防部發布《印太戰略報告》,以「修正主義大國」指涉中國,意謂中國將以各種手段來修正長期以來由美國主導建構的世界秩序。川普2017年上台之後,即提出了印太戰略,修正或延伸了他的前任歐巴馬提出的「重返亞太」戰略,將針對中國的地緣戰略包圍圈,從太平洋延伸到了印度洋。至於歐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則是他2009年甫上任未久,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躍居全球老二之後旨在遏制中國的大戰略。那麼,川普為什麼要棄「重返亞太」而另起爐灶提出印太戰略呢?這就跟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有關了。 \n 歐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由3個部分組成:一是建構一個孤立中國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二是建構一個針對中國的「O型」地緣政治包圍圈;三是把美國全球軍力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這就像美國的黑子將持白子的中國設下的重重包圍。中國的白子作為因應,除了要努力「做活」自己(即「全面深化改革」)外,還得想法衝破包圍,大方向不外有三,即出太平洋、出印度洋及出中亞。 \n 2013年習近平出任中國領導人,即對內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對外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者並輔之以「亞投行」的建立。美國的重返亞太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博弈的結果,幾年下來,前者並未占到上風。好不容易搞定的TPP,川普卻認為美國吃了虧,一上台就退出了;美軍在西太平洋的部署也遭遇到中方越來越大的「反介入」能力的推拒;美國傾全力反制的亞投行,最終竟在英國率先不甩美國壓力宣布加入後,迄今已有80餘國參與。正是這樣的形勢下,川普另闢蹊徑,推出了印太戰略。 \n 美國推出印太戰略,以因應中國的一帶一路,比較如下: \n 一、兩者均為地緣大戰略,但印太戰略有思維,卻缺乏具體手段。一帶一路,陸路也好,海路也罷,都有亞投行及中國國企作為後盾推動的基礎建設,公路、鐵路、網路與港口。一務虛,一務實。 \n 二、印太戰略基本為海權思維,從太平洋到印度洋;一帶一路則既是海權也是陸權思維,一帶一路合起來即是「世界島」的概念。 \n 三、海權與陸權的博弈,必有交會之處,也因此將是兵家必爭之處,主要有三:一為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亞,一為印度洋與太平洋的交會、擁麻六甲海峽的新加坡,一為西太平洋第一島鏈中央的台灣。 \n 迪戈加西亞非必然即為迪戈加西亞,也可能為馬爾地夫或塞席耳,折射的是中美在印度洋棋盤上的交手已然開始。新加坡最近已表態呼籲中美兩強要合作別鬥爭,以免讓一眾小國選邊為難。至於台灣當局,似乎吃了美國派的定心丸,一個勁抱著美國大腿。福耶?禍耶? \n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