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砷中毒的搜尋結果,共09

  • 砷中毒 皮膚、膀胱癌機率高

     台灣西南沿海早年盛行烏腳病,但慢性砷中毒不只導致烏腳病,奇美醫學中心皮膚科醫師鄭百珊針對1979到2007年烏腳病盛行區展開調查,證實砷中毒與皮膚癌高度相關,鱗狀細胞癌達4-6倍、基底細胞癌3-4倍,而且還會提高膀胱癌、肺癌、周邊神經病變機會。  「為什麼沿海地區老人罹患皮膚癌相關機率高?」這樣的疑問觸動鄭百珊半年前開始投入研究。她說,門診常遇60到80歲長者就醫,皮膚問題不一,但共同特徵就是住北門、學甲一帶,在沒有自來水年代生長,飲用水含過量「砷」。  她指出,慢性砷中毒最為人熟知的症狀就是烏腳病,沿海居民從1920年代開始飲用這些無色無味、含過量砷的深井水,隱藏殺手在接下來數十年造成居民身體病痛。據統計,體內慢性「砷」累積會造成較高癌症死亡率,尤其是膀胱癌與肺癌。  住學甲的78歲老翁軀幹長年布滿紅色、褐色及白色斑塊,但這些無症狀皮疹不痛不癢,也就不以為意,直到一處紅色斑塊越來越厚甚至凸起形成腫瘤、碰到也易流血,才到醫院就診。  鄭百珊說,經切片診斷,老翁軀幹紅色腫瘤為皮膚鱗狀細胞癌,軀幹出現所謂「雨滴打在泥土上」變化,紅棕白黃色斑點參雜。老翁從小喝深井水,「慢性砷中毒」罹癌而不自知。

  • 一級致癌「無機砷」 糙米、嬰幼兒米食將訂限量標準

    屬於一級致癌物的「無機砷」,過去礙於檢驗技術,限量規範都是以「總砷量」為主,近來檢驗技術突破後,才陸續訂定無機砷的限量。衛福部食藥署今再次預告《食品中污染物質及毒素衛生標準》,新增糙米、以及嬰幼兒食品的原料米,其無機砷限量值分別為0.35和0.1ppm,該預告時間為60天,期間將蒐集各界意見,預計明年年中前公告上路。  無機砷就是坊間俗稱的砒霜,過去過去礙於檢驗技術,對食品中的砷含量限制,只能以總砷含量為主;食藥署食品組科長高怡婷說,近來檢驗技術突破,開始就屬於一級致癌物的無機砷,訂定限量標準。  食藥署今日預告的《食品中污染物質及毒素衛生標準》,當中就數量食品訂出無機砷限量標準,包括糙米為0.35 ppm、白米0.2ppm、嬰幼兒食品的原料米0.1ppm、藻類0.1ppm,貝、魚、甲殼類等水產動物均為0.5ppm。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表示,無機砷屬一級致癌物,會增加罹患膀胱癌、肺癌與皮膚癌風險,也會導致肝、腎功能異常,烏腳病與神經血管疾病;且無機砷會污染到地下水和泥土,讓接觸到的稻米遭受污染,確實應該訂定食用米的無機砷限量標準。  顏宗海補充,無機砷屬水溶性,民眾若有疑慮,洗米時可至少洗3次,此外,他門診目前仍可見到砷中毒的患者,多是因飲用生水、吃到來路不明草藥導致。  食藥署過去曾預告,擬將柴魚的多環芳香族碳氫化合物「苯駢芘」(BaP)限量、仿照歐盟標準,但此次預告《食品中污染物質及毒素衛生標準》則將其取消。高怡婷解釋,歐盟是針對燻鮭魚做出此規範,但柴魚與燻鮭魚製程不同,若採用歐盟標準「將沒有柴魚可以吃了」,所以仍維持現現狀,要求業者必須設法降低含量在30ppb以下,「根據評估,30ppb已算相當嚴格,且不會造成人體健康的危害」。

  • 震驚!大家習慣的煮飯方法 竟讓砷中毒機率大增

    震驚!大家習慣的煮飯方法 竟讓砷中毒機率大增

    身為以米飯為主食的東方人,就算沒煮過飯,一定也看過別人煮飯!但是大家能想像,平時習慣的煮飯方式,竟然會讓砷中毒的機率大增嗎? 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的馬哈爾格教授(Prof Andy Meharg),在BBC電視節目《相信我,我是醫生》(Trust me, Im a doctor)中比較三種煮飯方法。 第一種:兩杯水煮一杯米,把水與米留在鍋裏或電鍋煮至所有水分乾透; 第二種:五杯水煮一杯米,當米飯煮熟後,把多餘的水分倒出; 第三種:將一杯米用水浸隔夜,第二天把水倒掉,然後用第二種方法煮熟。 結果顯示,第一種方法煮熟的米飯中,砷殘留物最多,第二種方法煮熟的米飯,砷殘留物減少至43%;最後一種方法煮出來的米飯,砷殘留物減少至18%。 由於砷是存在於泥土和水源的自然物質,它會出現在食物中,但通常分量微少,對人體影響有限。 不過,米飯的砷含量比其他穀物類高10至20倍,主要原因是稻米普遍於水田中種植,這樣使砷容易進入米飯。 科學界對砷的安全標凖有不同看法。歐洲聯盟則把無機砷(inorganic arsenic)列為第一級致癌物質。 近十多年有關米飯的砷含量過高的研究或報道不時出現,因此BBC節目《相信我,我是醫生》找來專家探討這個食物安全疑慮。 馬哈爾格教授研究米飯和米飯產品數十年,他經常進行測試,他在節目中講述有關他的觀察:印度香米(或稱巴斯馬蒂米 Basmati rice)的砷含量比其他種類。糙米(Brown rice)比白米含有更多砷,因為糙米帶殼。 《相信我,我是醫生》節目認為,減少人體吸收砷的物質,可用第三種煮米飯的方法。而嬰幼兒方面,由於米漿經常用於製造嬰兒食品,英國食物標凖局(Food Standards Agency)建議家長不要給五歲或以下幼兒食用米漿代替奶品。

  • 冬蟲夏草驗出砷含量超標 長期食用恐有害健康

    新春佳節來臨,冬蟲夏草可能是不少民眾的拜年禮品。但近日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指出經檢驗,冬蟲夏草產品中的重金屬砷含量過高,若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及其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並可能在人體內積聚,存在較高風險。而香港衞生署稱,已即時聯絡中國當局,了解受污染蟲草的產地、批次及含砷量,以及是否供應等相關措施。 而中國國家食藥監局近期展開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的監測檢驗。檢驗的三種產品中,砷含量為每公斤4.4至9.9毫克,比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的砷限制最多超標了9倍之多,而標準中的值量則是不多於每公斤1.0毫克。 該局提醒,冬蟲夏草屬中藥材,不屬於藥食兩用物質,亦不宜長期食用,否則會過量攝入砷,影響健康。據悉,急性砷中毒的早期病徵包括嘔吐、腹痛和腹瀉,隨後會四肢麻痺和刺痛、肌肉痙攣,在極端情況下可致命。

  • 真有那麼神嗎?古裝劇中七大毒藥的真實樣貌

    古裝劇裡用來毒害對手的毒藥,出場頻率最高的莫過於鶴頂紅、砒霜、斷腸草等,服用後往往四肢抽搐、陷入昏迷,或是口吐白沫,甚至吐血而亡,令人印象相當深刻。不過那些出現在古裝劇中的毒藥,在現實生活中真的存在嗎?以下就來看看吧! 鶴頂紅 自古以來,丹頂鶴頭上的丹頂常常被認為是一種劇毒物質,稱為鶴頂紅或丹毒,一旦入口便會置人於死地無可救藥。其實鶴頂紅不是動物學毒藥, 而是礦物性毒藥,和砒霜是同一類毒藥,是不純的三氧化二砷。不過砒霜是白色粉末,而鶴頂紅是紅色晶體或粉末,又叫紅礬。鶴頂紅中的砷進入人體後,會和蛋白質的硫基結合使蛋白質變性失去活性,可阻斷細胞內氧化供能的途徑,使人體器官缺少能量供應而死亡。 砒霜 知名度最高的傳統毒藥大概要數砒霜了。砒霜是一種礦物毒藥,是中國古代煉丹術士煉取所謂長生不老丹藥的副產品。它的化學名稱是三氧化二砷,是一種白色粉末狀藥物。外形很像冬天早晨草地上的霜,急性中毒者會出現噁心、嘔吐、腹痛等症狀,大便有時混有血液,四肢痛性痙攣,少尿無尿,昏迷抽搐呼吸麻痹而死亡。長期少量攝入砒霜會導致慢性中毒,消化系統和肝腎受損,皮膚色素沉澱,或疣狀增生以及多發性周圍神經炎,還會導致肺癌和皮膚癌。 斷腸草 無論是在正規的中醫藥詞典裡,還是在民間傳聞中斷腸草都不是指一種草藥。在古代,人們往往把服用以後能對人體產生胃腸道強烈毒副反應的草藥,都叫作斷腸草。根據現有的資料,斷腸草至少是10種以上中藥材或植物的名稱,而非專指某一種草藥。在10多種斷腸草中,名氣最大毒性最強的要數葫蔓藤。葫蔓藤是一年生的藤本植物,整個植株都有毒,毒性最強的是葉片。成人吞食少量幾片就可能致命。它是一種強力的神經抑制劑,會抑制中樞神經和運動神經中毒後的心跳和呼吸會逐漸減緩,肌肉也逐漸失去控制,並因此失去語言能力,最終因為呼吸系統麻痹死亡,所以大家千萬不要輕易嘗試。 鴆酒 《洛神賦》中曹丕聽信讒言,賜給宓鴆酒。「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的紅顏不再。「飲鴆止渴」也是說這個毒物,那麼它到底是什麼?成語中的鴆指的是一種名為鴆酒的毒酒,用鴆鳥的羽毛製作而成。鴆鳥是一種傳說中的猛禽,古人認為鴆鳥的羽毛有劇毒,用它的羽毛在酒中浸一下酒就成了鴆酒,毒性很大,幾乎不可解救。 然而經生物學家考證,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實中,都沒有什麼鳥的羽毛是有劇毒的。 夾竹桃  《甄嬛傳》裡,齊妃擔心莞嬪的孩子和三阿哥搶皇位,聽信安陵容放了夾竹桃的花粉進行毒害,不過最後未得逞還賠了夫人又折兵。夾竹桃原產印度阿富汗伊朗等地,在15世紀就作為一種觀賞樹引入中國,有抗煙霧抗灰塵抗毒物和淨化空氣的作用,桃被稱為環保衛士。然而不少人並不知道,夾竹桃也是一種致命毒藥。夾竹桃之毒是隱性的,一般性觸摸並不會導致中毒。夾竹桃的莖葉花朵都有毒,其中的有毒物質是乳白色汁液中的夾竹桃苷, 因此夾竹桃的莖葉和花朵要吃到胃裡才會引發中毒。夾竹桃毒性很強,乾燥的葉片3克就能令人死亡 。 馬錢子 馬錢子是一種常綠喬木,其毒性來源於種子其中含有神經劇毒。馬錢子的中毒症狀是最初出現頭痛、頭暈、煩躁、呼吸增強、肌肉抽筋感、吞嚥困難、呼吸加重、瞳孔縮小、胸部脹悶、呼吸不順、全身發緊,然後伸肌與屈肌同時作劇烈收縮,對聽視味感覺等過度敏感,繼而出現昏厥症狀,最後因呼吸肌僵直而導致中毒者窒息而死。 曼陀羅 不光武俠小說,凡是古裝電視劇,有採花大盜的橋段,必有這個東西。沒錯,它就是傳說中用來製作各種迷藥、催情藥、蒙汗藥的主材。曼陀羅全草有毒,以果實特別是種子毒性最大,嫩葉次之,幹葉的毒性比鮮葉小。曼陀羅中毒,一般在食用後半小時,最快20分鐘出現症狀,最慢不超過3小時,症狀多在24小時內消失,嚴重者在24小時後進入暈睡、痙攣,最後暈迷死亡。

  • 湖南雄黃礦 4成居民砷中毒

     亞洲最大雄黃礦-湖南石門雄黃礦曾為當地創造驚人財富,但因嚴重汙染而關閉礦區。目前約有4成居民砷中毒,甚至1家7口罹癌死亡。  法制晚報今天報導,石門雄黃礦有1500餘年歷史,被譽為亞洲最大的雄黃礦。  磺廠社區書記龔亞東說,石門雄黃礦從建廠開始,社區醫院、學校、澡堂等基礎設施都配套齊全。廠區24小時運作,社區還建有歌舞廳和老年活動中心,供職員和家屬娛樂消遣。  他說,當年這裡繁華熱鬧,燈火徹夜通明,被人們稱為「小香港」。  當年豐富礦產資源帶給職員和國家豐厚的經濟效益,當地民眾卻在環保意識薄弱情況下埋入「砷中毒」的種子。  前雄黃礦礦長楊振凱說,「從前山清水秀的原始森林如今變得寸草不生,只怪那時候光顧著發展生產,環保意識太差!」  由汙染太嚴重,雄黃礦廠2011年被依法關停。  石門縣政府公布,當地3000多居民中,1200餘人檢測出砷中毒。  當地磺廠醫院統計,從1971年到2013年1月,雄黃礦罹患砷中毒的職工中600多人已經去世,其中400餘人死於癌症。  報導說,甚至有1家7口均罹癌而死。目前石門河水仍是砷超標數倍。當地民眾已不吃當地種的蔬果,只買外地運來的蔬果。  石門雄黃礦生產砒霜、硫酸和用來製造鞭炮、藥材的雄黃粉,曾是大陸國家5大汙染源之一。礦區因嚴重汙染關閉後,礦區附近居民、職員都面臨無力就醫的問題。  雄黃,是二硫化二砷的俗稱,加熱到一定溫度後在氣中可以被氧化為劇毒成分三氧化二砷,即砒霜。  砷中毒俗稱砒霜中毒。生產加工過程中吸入粉末、煙霧或汙染皮膚會引起中毒。1030413

  • 磺礦4成民砷中毒 逾1成罹癌亡

    據大陸湖南石門縣政府披露,當地磺廠社區3000餘居民中,超過1200人檢測出砷中毒。當地磺廠醫院統計,自1971至2013年1月,雄黃礦患砷中毒職工已有600多人去世,其中超過400人死於癌症。 《法制晚報》報導,此一具1500年開採歷史的亞洲最大雄黃礦、曾繁榮一時,因人們環保意識薄弱,如今苦嘗「砷中毒」的苦果。 日前68歲的磺廠社區居民朱春然向媒體表示,岳母一家7口人全部患癌先後死亡,其中5人已證實因砷中毒引起,年齡最小僅37歲。如今獨居的他,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砷斑,週遭鄰居幾乎也都有不同程度砷中毒。

  • 螃蟹炒番茄有毒? 陸專家闢謠

     最近有媒體流傳螃蟹炒番茄會中毒?引發大眾熱議,說者振振有詞,也有不少人信以為真。不過,經過專家實驗後發現,中毒說法純屬子虛烏有。專家甚至強調,這項誤傳的中毒說已有好幾年,也不斷闢謠都沒用,市面上照樣流傳這種不實的講法。  《現代快報》報導,有媒體指出螃蟹與番茄共同食用,會產生類似砒霜的毒素,將會危害人體。其實,這項說法早在好幾年前就在市面流傳,聽信者還不少,也有不少餐飲業者指出,螃蟹最好不要與番茄、茶水、冷飲等食物一起食用,否則很容易過敏。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安全專家范志紅公開質疑指出,如果螃蟹裡的砷不是超標幾百倍,就不可能中毒。這個謠言流傳已久,「我們花了幾年時間來闢謠,但還是架不住謠言繼續。」  食品安全專家朱毅也在微博評論道,在實驗室裡,維生素C有可能使五價砷轉變為毒性很強的三價砷,但在飲食上不容易。  還有人更直接地強調,這不是2種元素加在一起就能生成第3種元素,這不是「1+1=2」的化學實驗。  雖然「三價砷」和「五價砷」都是無機砷,「兩兄弟」一個有毒一個無毒。傳言中,維生素C和蝦蟹同食,能夠將無毒的五價砷轉化為有毒的三價砷,而三價砷如果達到了一定的量,將會危害人體。  為了讓民眾了解這項不實說法,有陸媒乾脆直接找上專家進行實驗。江蘇省理化測試中心的專家表示,根據實驗,至少可以判斷,維生素C對於五價砷與三價砷的轉化,幾乎是不起作用的,即使有作用,也只是抗干擾的掩蔽劑作用。所以,網路傳言中,維生素C不能和蝦蟹同食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

  • 成大理學院 誕生首位外籍博士

    成大理學院 誕生首位外籍博士

     「我的祖國孟加拉,有上千萬人因為飲用遭汙染的地下水而砷中毒,我很感謝簡老師給我機會參與研究。」國立成功大學理學院創立五十四年來,首位博士外籍生最近誕生。來自孟加拉的雷希林本月取得地球科學博士學位後,預定返國從事教職及砷研究。  孟加拉知名拉沙赫大學碩士畢業的雷希林表示,選擇到成大攻讀博士學位的原因,除了指導教授簡錦樹專攻水文地質學、研究領域與個人興趣相符外,還因成大提供優厚的獎學金、資源與儀器設備以及較多的英語課程。  另外,南台灣與孟加拉同樣都飽受砷中毒的困擾。砷不但在台灣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公共健康問題,曾導致許多人罹患烏腳病;在他的祖國孟加拉,甚至更有上千萬人,因為飲用遭汙染的地下水而砷中毒。  雷希林還說,在成大攻讀博士學位的四年期間,簡錦樹教授不但讓他參與「砷在台灣與孟加拉全新世沖積含水層的富集與移動」研究的機會,還提供研究團隊互相扶持的理想環境,每位學生更可以充分使用尖端材料與一流設備的實驗室,讓他覺得收穫豐碩。如今完成博士學位後,預計返回孟加拉的母校擔任副教授。  雷希林指出,孟加拉是一個未開發的國家,相較之下,台灣的儀器、設備、資源與資金更充足。在地下水汙染與砷中毒研究的領域上,台灣都有許多值得孟加拉學習的地方。  雖然在孟加拉已有專門過濾砷的設備,但這些設備仍然過於簡陋,無法完全清除水中的有毒物質。他希望借鏡台灣數十年的經驗,提升孟加拉清除地下水含砷的技術,幫助家鄉人民免於生命的威脅。  除了做研究外,雷希林對台灣也有深刻的體驗。他認為,台灣食物與孟加拉非常不一樣,剛抵達台灣的第一個月讓他有些不適應,但後來逐漸喜歡上台灣的各種小吃與零嘴,特別是芒果乾,同時,台灣民眾濃厚的人情味,這些記憶都將讓他日後懷念不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