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磚房的搜尋結果,共21

  • 基隆文化局挖到日治時期TR磚 將採現地保存

    基隆文化局挖到日治時期TR磚 將採現地保存

    基隆市定古蹟要塞司令部修復工程屢獲成果,文化局於11日指出,近日修復工程中,竟發現日治時期生產的TR磚,並經確認後應為廚房右側建物的磚牆,並表示,這棟建物為鋼構磚牆,大部分使用的磚塊為新磚,僅有一小部分是TR磚,應為軍方依現況就近取材,已保留部分殘缺的TR磚,作為未來現地展示使用。 文化局指出,基隆要塞司令部於2010年受指定為基隆市定古蹟,建物包含古蹟本體一棟、步哨所兩處、防空洞一組及一些不具文化資產身分的軍營建物,在2012及2013年,文化局依文資委員意見,對軍補庫房進行木構件拆解保存工程,並運到倉庫來做後續保存,文化局並期望能進一步重組軍補庫房,將之重修再現,文化局說,「TR磚」為日治時期的紅磚,由「台灣煉瓦株式會社」所生產,磚面上的TR字母,為其公司名稱的縮寫。 針對外界誤解文化局輕易的將一棟可能是由TR磚建造,其價值無法估計的軍舍拆毀,對此,文化局長陳靜萍第一時間前往確認,並指出,除現在已確定的文資身分古蹟外,光復樓、C棟建物及廚房右側建物,都不具有文資價值,另外,大禮堂則在指定古蹟前,就已被拆除。 陳靜萍說,目前大基隆歷史場景計畫有5處文化資產已相繼開工,而文化局在工程人員嚴重不足下,仍要確保工程品質,對此,市長林右昌也特別自工務處調派人力支援,以期讓修復再利用的工程,能如期、如質完工。 陳靜萍指出,對於工地現場,未來將加強人員管理以及隱蔽處現況確認即時通報等,確保文化資產價值與工程品質能同步並行,期望能回應民眾熱切關心基隆文化資產,並邀請大家一同參與歷史建物修復完成後的再利用討論,一同讓文化資產厚植基隆文化。

  • [員林市]合陽建設 「合陽尊峰」

    [員林市]合陽建設 「合陽尊峰」

    文章來源為【宅精新村】2019.07.25 由合陽建設所投資興建的「合陽尊峰」,地點位於橋愛路及橋愛七街交會口,基地部分鄰接橋愛八街,占地約1800坪,建物循著基地形狀呈L型排列,概略分為3大棟,統一為地上13樓、地下2樓,標準層除A棟為3併,其餘皆為雙併格局,共計住宅197戶、店面8戶,全坡道平面車位203個,每個售價95~110萬元。 「合陽尊峰」所處的184重劃區屬北員林地區,於2014年完成重劃,當地建商仍偏重透天住宅個案,不過總價門檻稍高,3樓半無電梯、建坪80~100坪的產品,總價約落於1700萬元左右,若有電梯,總價至少2000萬元起跳,外地建商則多推總價相對親民的大樓個案,且隨著供給量逐年放大,市場接受度也跟著打開。 員林現設籍居民約12萬多人,不過商圈發展卻極為成熟,特別是站前的中正路、中山路更是機能核心,就本案相對位置,機能主要仰賴北側的中山路、大同路一帶,包括星巴克、風尚人文、特力屋、麗禧酒店等都坐落在此,車程約3分鐘可達,而南側的光明商圈店家密度更高,往返車程約7~8分鐘。 除了市內既有平面道路,本案連外交通向北往花壇方向可接中彰快速道路,往南穿越市區可上76號快速道路銜接中山高鹽埕交流道,兩者車程約略都在10~15分鐘;學區方面,歸屬橋信國小及大同國中,步行距離稍遠,家長需開車或騎車接送。 有「員林秋紅谷」之稱的圓林園滯洪生態公園,與本案僅隔三條街廓,直線距離約200米,加上目前(2019.7)除幾棟透天住宅外,其他建地尚未投入開發,因此中高樓能暫時享有很好的棟距視野。 社區大門及車道皆設於橋愛七街方向,結構罕見使用「雙壁基礎工法」,除兩側的連續壁,另在筏式基礎下增設4道厚度約50cm的地中壁,兩者深度皆達20米,至於後方規劃堪稱現階段184重劃區最具特色及質感的中庭花園。 除景觀噴泉外,另有戶外兒童遊戲區,而各項公設都以廊道連接,讓住戶移動時免於日曬雨淋。 其餘公設項目包含挑高6米迎賓大廳、健身房、媽媽教室、閱覽室、表演室等,公設比約32.8%,管理費訂於每坪50元。 另一方面,本案公共開放空間劃設理想,兩個端點各設置一座造景藝術,搭配景觀及燈光計畫,晚間呈現極佳的街廓氛圍。 住宅房型規劃2~4房,2房權狀坪數32~34.69坪,3房40.35~41.68坪,4房48.89~53.55坪,室內高度3米1,相較時下常見的2房格局坪數,「合陽尊峰」2房坪數明顯放大,若是34.69坪的格局已可做到2+1房,而現場以權狀33.72坪的D1戶別施作實品屋,為了不影響公領域採光條件,透過開放式手法騰出部分客廳空間打造休憩場域,且考量到員林當地客層喜好,規劃獨立隔間廚房、避免烹煮油煙困擾。 衛浴間採分割空間規劃,以面盆為中軸,右間如廁、左間沐浴,這般規劃在目前許多2房格局中相當常見。 因權狀來到近34坪的坪數標準,使得兩個房間都能輕鬆地以雙人床房型表現,就主臥室來看,對外窗面積足、採光條件佳,於旁規劃妝台及簡易休憩沙發,若需增加衣物收納空間,不妨將簡易休憩沙發置換為斗櫃。 次臥室在坪數占比及採光面同樣理想,實品屋以雙人床房型裝潢,居住動線不壓迫,如果做為小孩房使用,或可改為單人床房型來增加活動空間。 權狀40.9坪的C2戶別,屬正3房房型並規劃前後陽台,公領域採客、餐廳相連,面寬約5米5,此單位設定偏重房型舒適,1/3的公領域坪數占比,使得三個房間都能納入一般尺寸雙人床。 兩間次臥室都以雙人床房型呈現,實品屋裝潢提供讀者參考。 4房單位的D2戶別,權狀坪數51.2坪,平面格局採公領域居中、左右各配置兩個房間,虛坪走道比例低,使得室內使用坪效優異是顯著優點,客、餐廳雖相連但機能獨立,實際面寬超過8米(從大門計算),空間尺度大器。 主臥室坪數占比得宜並採用低檯度窗,用以提升房內採光,且由實景照片可見,留有相當餘裕的行走動線,具備良好的居住舒適度。 此外,主臥室入口旁規劃有一處通排空間,實品屋以書櫃表現,或可改為系統衣櫃,更有助於實際居住面。 主臥室衛浴間有對外窗,採乾濕分離淋浴間、無浴缸配置。 D1這個戶別單位,所有房間皆能合理規劃雙人床房型,其中兩間實景照片提供讀者參考。 另外,實品屋將其中一個房間打造為書房,實際空間就如前文所述,做為雙人床房型不成問題。 標準建材部分,包含60x60cm拋光石英磚、櫻花牌雙口瓦斯爐、抽油煙機、烘碗機、HCG/Derek/美標衛浴系統(主衛附免治座)等,現場開價每坪18~19萬元,雨遮計坪不計價,合理成交價應落於每坪16~17萬元,本案已成屋。

  • 巷道堆磚挨罰 建商不服提告

    巷道堆磚挨罰 建商不服提告

     民眾投訴1名建商以大型水泥磚,占用苗栗縣頭屋鄉獅潭村紙廠後方通往露營區的現有巷道,損害公眾通行權,公所勸導無效,6月12日上午會同警方及縣府人員處理,因建商不願配合移除,警方先依法開罰,公所再清除水泥磚。不過該建商後續又把水泥磚擺回,甚至開挖滯洪池破壞道路,引發民怨。  受影響民眾7月中旬遞交陳情書,范姓露營區業者指出,該6米寬道路擁有公用地役關係,縣府認定為現有巷道,但地主卻稱私有產權擋路,遊客不得其門而入,露營區因此6月底宣布歇業,包含先前投資損失約5、600萬元。另一名楊姓民眾說,原取得建照在附近蓋房,工程做一半也因施工車輛進不來而停工。  張姓建商回應,該現有巷道位於他購得的土地範圍,去年8月取得縣府核發的建照,現準備蓋房,道路擺放的水泥磚是工作物,且中間有留行人及機車通行的空間,沒有違反公眾通行義務,反而公所強制清除私人土地的工作物涉及瀆職已提告,罰單也在申訴中。  開挖滯洪池經縣府函文限期改正,7月14日已回填完畢。頭屋鄉長徐鑫榮回應,民眾的不滿公所概括承受,由於地方的自治條例沒有明確規範「現有巷道」的管轄單位,鄉公所上周已函文地檢署及縣警局告發建商擋路涉犯刑法。苗栗地檢署表示,目前已收到公文分案偵辦中。

  • 磚房加天井,打造城市中的休憩綠洲

    磚房加天井,打造城市中的休憩綠洲

    為了讓這個連結兩棟新舊建築的天井區域看起來更為明亮開闊,建築師在前院的一側增建了擁有大開口的橢圓形天井,並在天井周圍延伸出一個露天的陽台空間,原本沿著舊磚房延伸的石造牆面被拆除,改而以透明的玻璃牆面替代,讓視野更為通透,也讓陽光能透過玻璃牆面滲入更多的光線。 在原本的舊磚房區域內,保留了原本的紅磚瓦片屋頂,搭配改裝過厚的白色牆面與大面積玻璃,映襯出新舊交融的視覺趣味,也稍稍減弱了白色牆面原本予人蒼白無生氣的感覺;而後方舊有的四層樓鋼材建築,因應橢圓形天井所產生的空中空隙,在一樓地板鋪設了一個與天井同樣形狀的景觀池造景,池水周圍則運用白色瓦片堆疊成一道弧形的穿孔牆,成為室內空間與外圍道路絕佳的緩衝區域,上層的露天陽台空間則運用鑿孔的白色格柵讓植物有伸展的空間。 從最高層樓往下俯視,可以看到往後縮退的陽台,擺放了綠意盎然的植栽,並在磚瓦屋頂的掩映之下,增添了幾許古拙之感,誠如建築師所說:「面對身處都市中心的喧囂忙亂,House D運用空間減法設計讓建築本身融入城市環境之中,也讓經過的人群有個可以暫時自城市中逃離的喘息之地。」 撰文者 - DECO 居家雜誌 攝影者 - Oki Hiroyuki 圖片提供 - Kientruc O(www.kientruco.com)

  • 布袋戲為特色大師旅店起死回生

    布袋戲為特色大師旅店起死回生

    布袋戲也能成為旅店特色!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營的飯店閒置多年,一群年輕人感念大師為虎尾留下許多美好,希望重現風華,腦力激盪將飯店大改造,融入布袋戲元素,戲台進大廳,住房以生旦淨末丑角色設計,十分有趣又典雅。  已被改造完成9成的「虎尾春秋布袋戲文創設計旅店」,前身是「金夜大飯店」,原業主就是黃俊雄,後結束營業閒置多年,一群旅外年輕人返鄉,見蘊藏著在地故事的樓閣荒廢,覺得可惜,集思廣益以新手法延續老故事。   經營汽車租賃公司的周伯良是靈魂人物之一,從小看黃俊雄布袋戲長大,布袋戲是他最快樂的童年回憶,直到現在,他和弟弟及兒時玩伴,一碰面依舊三句話不離布袋戲。  團隊中最年輕的留英碩士周子芸才25歲,她從行銷專長觀點出發,主張把布袋戲有趣化、可愛化、生活化,,擺脫像走入博物館的沈重感,才讓老少咸宜,於是依著生旦淨末丑5種不同角色的主題客房躍然成形。  丑為布袋戲中的甘草人物,房型以人偶輸出為特色,並以交錯的鏡面表現出活潑、逗趣的意象。末為老男人,房型以大量的暖黃色系來體現老年徐緩無爭的意象。淨在角色中被俗稱為花面,通常是武將角色,臉譜精美,房型以高聳的隔柵代表武將威猛英勇,並以細緻的馬賽克呼應花面的精緻。旦是女角,房型以溫柔的木色為主,佐以復古花磚以表女性古服的柔美,並以金屬磚做點綴,如同胭脂點亮女性妝容。生是男角,房型使用風格強烈的鐵件帶出男性風格,佐以雲朵形花磚帶出文生文質彬彬的意象。服務大廳則委請布景大師陳明山操刀,畫了精美的戲台,仰首轉身,盡是布袋戲,煞是有趣。  該旅店預計2月10接受訂房,不少偶迷已躍躍欲試。

  • 23歲小鮮肉天天搬磚 煉成了「肌肉男神」

    來自湖北的一名23歲男子石神偉原本身型瘦削,近年每日跟隨叔父到地盤工地搬磚,把工地棚架作練身房,最終鍛鍊成「肌肉男神」。石神偉把「搬磚練肌神功」直播上網,被一票網友稱為「搬磚小偉」,至今有逾百萬粉絲「追隨」,單是每月的廣告收入已上看數萬元人民幣。 石神偉是名建築工人,每天利用午間休息時段,錄製健身過程上傳網路,而他的健身「器材」就是建築工地的鷹架。「當其他人在吃飯、唱卡拉OK的時候,我在全心全意地做我想做的事。」石神偉說,他正在福建南部修建一間寺廟,兼職錄製健身影片,目前石神偉在某影音平台,已有近120萬名「粉絲」。 小偉來自湖北的龍角山村,該村村民多以外出修建仿古建築為業。小偉的父輩在各地修建著各種寺廟、牌坊,全他當年因癡沉迷網路遊戲沒考上高中,之後他加入了叔伯輩的施工隊。當時工地的工作強度讓他有些吃不消。「我那時候體力太弱了,手無縛雞之力。」他說,健身給他的打工生活帶來了改變。 「透過健身,我找到了另外的自我,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內心的力量。」石神偉說,「網路遊戲從來不會給我這種感覺。」石神偉坦言,現在他一個月在工地能賺到70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3425元)左右的工資,但社交網路平台上的廣告已為他帶來數萬元的收入。

  • 轟!磚房氣爆 6旬兄妹成焦屍

     台南市善化區溪美里溪尾部落一棟磚造平房,22日晚間突然傳出「轟!」的一聲巨響後,隨即陷入火海,消防隊獲報趕往現場灌救,30分鐘內撲滅火勢,但進入火場搜索時,在客廳發現兩具焦屍,初步清查是年逾6旬的王清郎、王玉梅兄妹。消防局初判疑因瓦斯氣爆引發火警,兄妹因逃生不及慘遭火舌吞噬。  昨晚8時12分許,善化區溪尾部落附近民眾剛吃完晚餐,突然聽到「轟!」的一聲巨大爆炸聲響,嚇得奪門而出,只見暗夜天空竟冒出熊熊火光,消防局獲報出動11部消防車與17名警消趕赴現場灌救,不到半小時撲滅。  此時,鄰居向消防員表示,住在該棟磚造平房裡的六旬兄妹不見人影,可能受困其中,消防員前往屋裡搜索,在客廳發現兩具焦屍,其中一人仰躺,一人倒臥,距門口僅2.5公尺,可能因火勢太過猛烈,兩人來不及逃出而被大火吞噬。  消防局調查,屋主王清郎(66歲)與妹妹王玉梅(64歲)都未婚,父母過世後兄妹兩人住在祖厝裡相依為命,王清郎是鐵工,王玉梅無業,且因有糖尿病行動不便。  親友接到惡耗趕到現場指認時,見平房燒到連屋頂都不見,兄妹倆燒到面目難辨,痛哭失聲。

  • 農民拆磚建房 長城三成已消失

    農民拆磚建房 長城三成已消失

     號稱人類文明七大奇觀的萬里長城,保存狀況堪慮,大陸學者調查,至少有30%的長城已經不存,部分結構體的大磚塊,甚至被附近農民拆走蓋房屋;許多地段的長城則乏人看管,任遊客爬上爬下。  許多台灣人到大陸觀光,都曾經登上八達嶺長城、居庸關長城,見龐大的磚造建築,順著山脈稜線延伸而去,景色壯闊。事實上,除了少部分保存良好的明代長城,還有很多地段的土造長城,先受風沙侵蝕,後來又遭到人為破壞。  《京華時報》報導,河北省境內許多段的古長城,受風雨侵蝕、樹木撐壞牆體,稍微碰觸城牆,就會有薄土落下,不少烽火台的磚瓦脫落,部分牆體傾斜。  大境門段坍塌36公尺  2014年中國長城學會調查顯示,明代長城的牆體只有8.2%保存狀況較為良好,74.1%的保存狀況較差,最差的地段甚至只剩下地面基礎。有三成的長城已經快找不到存在痕跡。  2012年夏天,強降雨造成河北境內的萬里長城大境門段出現36公尺長的坍塌,山海關城牆出現漏雨,烏龍溝段敵樓坍塌;撫寧縣板廠峪、董家口等地段,城牆縫長出樹,甚至長到敵樓上。當地民眾表示,樹根經過雨水滋潤,生命力強勁,繼續下去能將牆體撐開,撐裂城樓。  撫寧縣長城保護員張鶴珊指出,天然災害之外,人為破壞也是一大威脅。在河北盧龍縣劉家鄉東風村,村裡房屋多用青灰色長厚磚,村民坦然表示,早年村民比較窮,都是拆長城磚來蓋房。  長城磚村後隨意撿  東風村後方的長城,有一種特殊的文字磚,磚上刻有字,不只能用來砌牆,還能當作文物轉賣,市場價每塊能賣到40、50元(人民幣,下同)。一村民就跟記者說,家裡尚有文字磚,刻著「左、中、右」等字,如買,可便宜至30元一塊。另一位婦女表示,可以去村後的長城撿,「管得不算嚴」。  罕有人至的破落長城,一般稱為野長城,許多人喜歡到這類地點探祕。多名長城保護員表示,近年到野長城旅遊探險的遊客越來越多,這股野長城熱,也造成很大的破壞,遊客頻繁踩踏,磚石鬆動,長城更容易損壞。  小 靈 通萬里長城  台灣以前的教科書內容,指萬里長城是秦始皇建的,東起河北省山海關、西至甘肅省嘉峪關。但真正長城不是只有一條,從東周末年一直到明朝,歷代各有增建,現分布在15個省區,沒有全部連成一線。  大陸2009年統計,現存以明朝長城最完整,總長8851.8公里;2012年宣布的各朝代總長城遺蹟長度是2萬1196.18公里。  萬里長城是全球古文明七大奇觀之一,曾有一種說法,指太空人在月球都能看到長城,後經查證不正確。  長城不全然是磚造,不同朝代有不同建築工法,頗多地段是以夯土或土磚建造。台灣觀光客最常去的北京八達嶺段,是保存相對良好的磚造長城。(洪肇君)

  • 萬里長城減3成 窮人拆磚蓋房

    萬里長城減3成 窮人拆磚蓋房

    中國大陸萬里長城人工牆體長達6000多公里,但已有30%消失,原因有常年風吹雨打,還有農民因為太窮,拆長城磚蓋房,或低價賣出磚體。 大陸《京華時報》今報導,明代萬里長城全長約8850公里,扣除2000多公里自然天險作為牆體的部分,其中人工牆體長度為6260公里。據大陸國家文物局資料顯示,長城6000多公里的人工牆體中,已有1960公里已消失,消失的比例達30%。 《東網》指出,大陸記者查訪河北盧龍縣劉家營鄉東風村,發現不少村民拆長城磚來蓋房。另外,長城上有一些特殊文字磚,容易被偷走。據了解,文字磚在黑市價格多約50元人民幣(約240元台幣)一塊,最便宜30元人民幣(約146元台幣)一塊。

  • 大茉莉農莊 紙磚蓋房真環保

    大茉莉農莊 紙磚蓋房真環保

     報紙也能蓋房子?這可不是開玩笑!大茉莉英文環保教育園區位在屏東里港郊區,沒有交通指標、路有點難找,但朝聖人潮不斷,因為加拿大籍建築師男主人John,十多年前來到台灣,遇到真命天女Shelly,開啟了在台蓋報紙屋的緣份,也教人如何DIY做紙磚。  John非常幽默,不喜歡做重覆的事,蓋房子對他而言是創作,而不是像建商一樣蓋出一棟棟相同的屋子。因此當他知道美國有人用紙蓋房子時,激起了他的興趣,他自己上網找資料、研究紙屋結構,為了製作紙漿,用廢棄輪胎、塑膠桶等自己做一台特製紙漿機。  他蒐集了上千公斤的報紙,打成紙漿,用1:1:5的比例,將報紙、水泥和水做成紙磚,並在紙磚裡放入保特瓶,環保又實用。因為使用特殊塗漆,不用擔心下雨,隔音、隔熱且防震效果好,報紙屋的整體結構和蓋一般房屋一樣,堅固耐用,「只是報紙怕摳,不能剝,會損壞紙磚。」  Shelly坦言,蓋報紙屋不難,但很花時間,向他們學的人很多,John也從不吝嗇分享,但至今沒有人真的落實蓋起。他們則慢慢蓋了六棟,第一棟做教學解說,第二棟日本厝,是用日式老屋的門和窗,與紙磚結合回收再利用;第三棟餐廳腹肚厝,是用酒瓶做報紙屋的裝飾,第四棟蒙古屋則是和遊客合力完成,第五棟是無障礙空間廁所,第六棟是鐵結合紙磚屋,每棟都有不同特色。  遊客可體驗報紙做磚DIY或窯烤Pizza DIY,園區還有、手工麵包、香草茶和咖啡等,可到此享受下午茶,也可在屋外池上划船,非常優閒。  INDEX  ★大茉莉英文環保教育園區/屏東縣里港鄉載南路19巷12弄20號/0925930989/園區低消150元,紙磚蓋房DIY含午餐每人400元,10人成行;Pizza DIY含午餐每人400元,3人成行,周三公休

  • 女兒回娘家 撞塌兩間房

    女兒回娘家 撞塌兩間房

    7月16日下午5時許,家住浙江省溫州平陽的葉女士吃完晚飯,開著新買的北京現代轎車,載著丈夫和孩子高興地回娘家。葉女士的娘家,離她家僅有20多分鐘的車程。但她萬萬沒想到,她開的這輛車居然給娘家帶來了「塌房」之劫,車子撞塌了兩間房,一間是她母親的,一間是她哥哥的。 房子被撞塌後,二樓房間裡的空調、窗簾、天花板、磚頭都掉了下來,砸中車頭。所幸房內沒人,坐在車裡的葉女士一家也沒有受傷,車損約1萬餘元。 據《溫州晚報》報導,當時葉女士準備停車,車速不快,她打算把車子往前開一點再停下,結果她沒踩煞車,車子就直接撞上了兩間房子中間的立柱,磚頭製成的立柱一下子就被撞倒了,兩間房子也瞬間塌了!房子是兩層樓的磚房,已有40多年歷史,可能是因為房子比較老舊,所以一撞就塌了。 這起事故也跟葉女士的開車技術很有關係,她的駕駛證是去年12月才考取的,之後也很少開車,而這次開的又是新車,對性能不是很瞭解,才會造成這次事故。

  • 放鬆情報-EB SPA進駐艾麗 按摩體驗打7折

    放鬆情報-EB SPA進駐艾麗 按摩體驗打7折

     佳麗寶化妝品集團旗下Espace Beaute玩美會所EB SPA進駐台北信義區艾麗酒店,開幕當天吸引不少名流捧場,包括寒舍集團董事長蔡伯府等人,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之妻賴英里以副董事長身分出席,為全台首間擁有空中花園與無邊際泳池景觀的奢華SPA空間揭幕。  融合現代簡約與古典風雅,EB SPA位居台北樞紐,卻仍保有靜謐,每個房型各有特色,不只景觀出眾,也有以專為品牌設計燒製的義大利進口馬賽克磚,拼貼出藝術感牆面的絕美房型,結伴同行亦有雙人房可享受。  療程除英式皇家正統芳療、日式頂級精緻護理外,更自北京取經,引進熱門的中式經絡深層護理,在一般頂級SPA中較少見,所有療程都會先由理療師進行專業諮詢,針對賓客的身心狀況評估建議芳療產品或按摩力道,即日起至3/16日,新客體驗價7折,兩人同行65折。

  • 陜西磚房拚加蓋 3樓變8樓

     大陸西安的南窯頭東、西區,出現一股像疊疊樂一般的「加蓋風」,原本整排整齊的3層樓房上,出現如蛋糕般,以紅磚一層一層往上疊的加蓋樓層,最高加蓋到8層樓高。  華商網報導,現居的南窯頭村民於2003年才剛被安置於此,去年聽聞高新區管委會即將再度對南窯頭村進行「改造升級」,擔心房屋被拆遷後,流離失所又沒有穩定收入來源,於是瞬間掀起一股「加蓋風」,將原本整齊劃一的3層樓住房升級到6、7層樓,有的居民甚至加蓋到8層樓高。  當地加蓋戶表示「先蓋再說」,如果真的拆遷了,即便對加蓋樓層不賠償,樓層建好後也能先收房租多賺點收入。南窯頭所屬的丈八街辦負責人10日證實,高新管委會先前確實對南窯頭村有一個改造項目,但目前拆遷計畫已暫停。

  • 農民工當房奴 返鄉分期蓋屋

    農民工當房奴 返鄉分期蓋屋

     大陸各大城市房價高漲,年輕人慨嘆這輩子必然成為「房奴」,而農村的狀況也差不多,農民工進城掙錢,首要之務就是回鄉蓋房,一磚一瓦見到自己的辛勞成果牢牢釘在土地上,就是畢生的夢想。  《蘭州晨報》昨天一篇農村房奴的專題報導,獲得大陸上百家媒體熱烈轉載,內容是農村人外出打工,幾百幾千元(人民幣,下同)的寄回老家,今年建一堵牆、明年添一層樓,耗費數年分期建起自己的家園,「房奴」情節不輸給城裡人賺錢交銀行分期付款。  互相幫忙不拿酬勞  報導指出,就在甘肅省臨夏縣農村,中學生趙永平的父親趙成柱外出打工,他與母親張桃梅、80歲奶奶住在老家。家務都是奶奶在操持,張桃梅日日在村子幫人蓋房子。「因為平時村子裡都沒有男人,只有到年底,外出打工的人才會回來,所以整個村裡蓋房子的人家都很集中。」張桃梅說。  中國農村農忙時節互相義務幫忙的傳統,也體現在蓋房子這件事情上,張桃梅幫完東家幫西家,拿不到一分錢酬勞,在農村,這叫「變工」,為的是等自家蓋房子的時候,同樣得到其他村民的免費幫助。  臨夏縣屬國家貧困縣,趙家位於紅台鄉王堡社,三間堂屋將近20年了,還沒有翻修,但其他廂房已全部翻新,土坯房蓋成磚瓦結構,牆面也貼上瓷磚。這樣的房子,在王堡社說不上好,也不算太差,過去幾年間,趙成柱與輟學的女兒趙紅萍,省吃儉用把錢帶回老家,就是為了蓋房子。  趙成柱每年夏收的時候回家割幾天麥子,然後又出門,一直到年底才回家過年。運氣好的時候可以掙多一點,運氣不好的時候一年還掙不回來1萬元,錢全部投在房屋的更新上頭。女兒則在餐廳擔任服務員,月薪1500元。  房子空著出外打工  「對農村人來說,沒有比蓋房子更大的事情。」至少張桃梅是這樣認為,為了完成這件重大的事情,一家人年年的勞作和所得,全都被綁在蓋房子上。  蓋好的房子常年空置,因為房子的主人不得不繼續外出掙錢,然後用掙來的錢蓋更好的房子。  附近三大灣社的李祥林搶在2012年最後一場雪到來之前,將堂屋頂棚換成pvc板,還掛上1700多元的新窗簾,地板全鋪上地磚,成為三大灣社最亮麗的一戶人家。  李祥林常年跟著一位四川老闆在西寧搞建築。由於不是正規的建築工地,工作時沒有任何安全保障,不管是多高的樓層都不搭施工架子,直接從窗戶翻出去,懸在半空中作業。因為風險大,李祥林工資比正規工人高出近一倍。  「因為我有兩個兒子」,李祥林不無自誇的表示,雖然大兒子才12歲、小兒子8歲,但他必須給兒子備好新房,日後才確保兒子娶得到老婆,李家人能在村子裡讓人看得起。

  • 一根老煙囪 見證龍潭紅磚奇蹟

    一根老煙囪 見證龍潭紅磚奇蹟

     民國七○年代,「逐土而居」的製磚業,在北市松山、內湖及北縣林口地區的紅土相繼開採完後,南移落腳於同樣盛產紅土的龍潭銅鑼圈台地,半數居民靠製磚貼補家用,甚至有人靠著一塊塊紅磚發跡致富,蓋起一座座洋樓,形成近十年光景的「紅磚奇蹟」。  台灣早期建築大多由紅磚所蓋,製磚業因此蓬勃發展。銅鑼圈曾是磚窯業的一處落腳地,最盛時有廿多家窯廠,日產量達四十萬塊磚,為龍潭寫下一頁光輝紅磚史。  隨著磚窯廠煙囪陸續矗立,銅鑼圈居民農忙之餘紛紛前去磚廠打工掙錢,但有更多人由中南部北上奮鬥打拚,住在由磚廠提供不到五坪的矮瓦房內,製磚工一家老小在房內炊煮,盥洗則使用公廁及澡堂,不少嬰孩就在房內呱呱墜地,因父母忙於工作,許多小孩甚至連戶口都沒報。  銅鑼圈磚窯廠廿幾支煙囪,當時吹起的裊裊黑煙籠罩天際,工人廿四小時分作二班輪流上班,雖辛苦,但也攢了不少錢。  製磚卅六年的磚窯廠長徐政源,津津樂道地說,當年一碗麵約五元,一個製磚工月收入可達三萬五到四萬,不少人因此蓋起洋房牌樓,前龍潭鄉代吳連發就是靠製磚發跡;也有人因製磚好賺,吃喝嫖賭大肆揮霍,最後一事無成的,也大有人在。  當地高平村長黃玉琴,十歲時就幫忙蓋磚窯打工,他說,當時千餘居民有半數以上,加上外地人,共有近三千人靠磚掙錢,許多婦女挑碗粿、米苔目等米食到磚廠賣,附近商家荷包滿滿,帶動不少就業機會,形成銅鑼圈紅磚經濟奇蹟。  製磚會揚起塵土,影響茶葉品質,引起茶農反彈,加上政府禁止濫挖山坡地,當地磚窯廠八○年代一間間迅速收廠,如今銅鑼圈煙囪仍在,只是不再冒煙,昔日磚業榮景僅能追憶。

  • 《人間好文》藍藍綠綠

     二號水族箱長了黑毛藻,他照小宋所說,加了一百CC漂白水,生物俱滅,一切歸零,修剪根部,重新再種,小宋來時,黑木蕨冒芽長新葉,死而後生,更透明翠亮。他還炫耀細葉水芹,「昨天睡覺前才看到冒芽,今天早上就長七、八公分了!你看那嫩葉!」小宋大為讚賞四號水族箱。他說:「我去公賣局路上有一家水族館魚缸很漂亮,我每次都去看,不過這個是拷貝我下雨天晚上做的夢!」  小宋帶來加工製作的編織草皮和浮球,示範一手夾浮球一手用剪刀修剪冒出絲網的綠鬚。小宋說:「你要是有長方形的大型魚缸,我可以重現我參加比賽的作品!」「等我買豪宅!」范先生說。  收到幾乎全新的五號水族箱,范先生在月曆上作記號。凌晨十二點十五分,小宋來了,帶著一大袋鹹酥雞,炸物應有盡有。范先生開了一瓶啤酒。  「我辭職了!」小宋說,「這樣賺太慢了,跟我女朋友去溫泉區的精神療養院工作!」  五號水族箱遲未美化,范太太催促范先生,「那邊撈魚或蝦過來啦,阿慧也說,沒魚,蝦也好,作生意,都沒有,不吉利!」  「那又怎樣?」范先生變本加厲愛頂嘴,見范立回來,忙扭下一條香蕉給他。  「有一隻螺你沒看見?」范立說著往房底鑽。  范太太臉貼水磚瞧了又瞧,背著范先生拿湯瓢剷沙,跑進房底問范立:「哪有?」  「上次爬到這上面!」范立說著將水族箱上的燈管往後仰。  母子倆把倚放水族箱的柱子打柱腳找起,頭仰到最高,又遍尋周邊的零食架,終於在柱子後面的米袋邊發現斑馬條紋的小螺,螺肉萎縮,好像掛了。范立拿近鼻孔嗅了嗅,沖沖水,盛放在一隻淺水盤,端進冷氣房伺候。  范太太午睡醒來一身潮熱,像是那些年那些個低落的午後,渴望懷孕而又發現月經來了。她坐在櫃台吃了一個蔥麵包和一條香蕉,感覺著太陽在西下,夏天在消融,冒汗的身體忍受著生活。范先生出門載麵包,女傭從她運行的軌道迅速切入,天熱麵包剩得多,抓了三個便收手。范太太懶得開口,盯著她精瘦的背影上坡奔向路口。路的另一頭她的公公喃喃自語提著一只小鍋走來,到她面前反而不說話,鑽進店內陳列架間逐行繞了一周,回頭說:「孩子不多生幾個,魚越養越多,生意還做不做?」  范太太掀開小鍋,吸上一口辣味心都開了,突然辣氣緊鎖嗆起人來,「花多少錢,等多少年,才有范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養魚他高興就好,生意!生意!生意能有什麼影響!」  公公囁嚅:「水淹死他弟弟,他忘了嗎!」(3)

  • 拆魯迅北京故居 官方受質疑

    拆魯迅北京故居 官方受質疑

     坐落在北京西城區磚塔胡同西頭84號院,是文學家魯迅昔日創作《祝福》而聞名的故居,日前卻遭張貼拆遷通知,近期將改建回遷樓和學校,引起大陸網友以及學者一陣緊張,呼籲保存。  老屋外牆,明顯的一個「拆」字,木門上貼著一張某房地產公司署名的「豐盛危改小區西區C區項目定向房配售辦法」,上面寫明:該區定向房的配售房源位置為豐台區張儀村。磚塔胡同84號院正處配售範圍。  翻修?文保愛好者心急  《新京報》報導,一位70多歲居民6日佇立門外張望,「這是魯迅先生住過的院子,不能保護嗎?」另一名文保愛好者聽聞磚塔胡同內被塗上了「拆」字,焦急地強調「磚塔胡同有胡同之根的稱號,拆之可惜。」  現住磚塔胡同84號院50餘年的王女士指出,院子裡北側的一間房屋便是魯迅故居。她翻開家裡相簿,指著一張泛黃的照片說,這是1976年前,日籍魯迅研究者來參觀時拍下的。當時窗戶是用紙糊上的,屋簷也是老式的。  西城區金融街街道辦磚塔社區岳姓書記表示,豐盛危改小區西區C區拆遷所涉及的磚塔胡同84號院,並無文物身分或掛牌保護院落。這一說法也得到西城區文委證實。  官博:非受保護院落  西城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6日指出,磚塔胡同是北京最老的胡同之一,目前雖胡同兩側建築已面目全非,但胡同肌理尚存,不可能拆除。  微博表示,此次準備拆遷的80、82、84、86號院部分在規畫中是綠化用地。稍後微博再次發布消息補充說,磚塔胡同為實現風貌協調區規畫需拆除的80、82、84、86四個門牌號,均非文物或掛牌保護院落。  魯迅文學院研究員王彬受訪說,1912年到1926年,魯迅在北京生活了14年。其間,曾在北京紹興會館、新街口公用庫八道灣11號、西四磚塔胡同61號和阜成門三條21號居住過。王彬強調,在磚塔胡同84號院,魯迅創作了著名的《祝福》,「其他3個地方都在保護中,如果磚塔胡同84號院被拆,意味著研究魯迅在北京活動和創作的地點就斷了線。」

  • 金良興 入窯坑做門牌

    金良興 入窯坑做門牌

     當年921震垮無數房屋,卻也因此短暫解除了磚瓦業者的不景氣危機。苗栗苑裡金良興窯業解說員黃心怡說:「當時天天都生產不及,建築業者就在窯外等待,一出爐、磚頭還是溫的就趕緊抱走,非常誇張。」  台灣磚瓦業始於日據時代日本人引進登窯,在此之前,各地幾乎都是土角厝;民國5、60年代台灣經濟逐漸起飛,建築業興起,當時全台約有900多家磚窯廠,是全盛時期。隨著後來股市與房市蕭條,加上鋼筋、水泥、鋼骨等新建材興起,磚窯廠就此一路下坡,至今只剩40家左右。  ■窯火正熄 參觀好時機  金良興窯業就是在建築業剛剛起飛的民國62年間成立,由於苗栗擁有天然氣,苑裡附近又有火炎山的風化頁岩土,是製作紅磚極好材料,當時曾聚集了10多家磚窯廠,現在只剩金良興1家。  黃心怡說,金良興的隧道窯全長162公尺,紅磚從砂土攪拌、擠壓成形、陰乾到入窯窯燒,期間大約1個星期;162公尺的隧道窯可容納47台台車,每台台車可堆放17層共16120塊紅磚,每個小時燒1台,1天產量可高達10多萬塊,非常驚人。  金良興目前仍維持傳統噴煤方式燒窯,每年從3月中點火後就不間斷,一直燒到隔年1月中,目前正值每年熄火維修期,是唯一可以進入窯坑內參觀的好時機。  紅磚曾經是最主要的建築材料,雖然曾被忽略,但近年復古風吹起,沒有燒痕的「清水磚」開始大受歡迎,接近煤炭噴口、帶著黑色燒痕的「火頭磚」更成為許多室內設計師最愛的建材,雖盛況不如往年,卻也不再是寒冬。  ■彩繪杯墊 磚雕門牌  金良興從民國92年開始轉型觀光工廠,並提供磚雕與杯墊彩繪兩種DIY活動,遊客可用磚土雕出獨一無二的自家門牌例如「吳宅」、「張寓」、「貓屋」、「狗房」,也可雕出公司招牌,是極好的居家美化材料。其中DIY磚雕350元,雕好後需等待2到3個禮拜窯燒完成再宅配到家,杯墊彩繪150元,畫完後可立即帶走。  若想委託專業技師代製門牌,價格約800到1千元,如要購買磚頭,普通紅磚每塊1.7元,火頭磚與清水磚都是每塊6元。到金良興聽解說、DIY、看磚窯,是極為有趣的體驗,約預留2小時左右較適當。

  • 磚雕無師自通 房耀忠刻畫鄉土情

    磚雕無師自通 房耀忠刻畫鄉土情

     房耀忠只有國中學歷,卻無師自通成了磚雕藝術家,他傳承父親的木工手藝、利用母親娘家花壇鄉特有的磚土,雕作出一件件讓人驚豔的作品,各地展館頻頻邀展,他說,會投入磚雕藝術,除了興趣,也是對鄉土的一分愛。  四十三歲的房耀忠,父親是卅八年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老兵,母親是來自花壇鄉的農村婦女,父親退伍後從事大木作,精於木工建築,從小耳濡目染,小學時期就對雕刻很有興趣。  家境貧困,是房耀忠兒時的記憶,當國中畢業時,父親的年紀也已老邁,為了幫忙承擔家計,他選擇放棄升學,當起餐廳的學徒學做早餐生意,但始終不忘情,拿把雕刻刀雕畫自己的夢想天地。  民國八十八年,實在是太喜歡雕刻的他,因為與賢內助蔡文娜經營的泡菜生意已經步上軌道,才真正的全心投入雕刻創作,因為是無師自通,所以便挑選最容易下手、也是來自母親故鄉花壇的磚土作為雕作素材,果然雕出一片天地。  房耀忠自己摸索磚雕的手法,不論是窯前雕、或窯後雕,都能輕鬆應付,其中窯前雕是在磚土入窯前就要進行雕琢,一支雕刻刀就能創作,而窯後雕則因磚土硬度高,要動用電鑽,這都難不倒他。而他手上的雕刻刀,竟然是把木工刀。  一塊方方正正的磚塊,在房耀忠手下,可以變化多端變成小飾品、也可以是栩栩如生的動物、甚至是頑皮的尿尿小童,大件的創作,更可以是展館門前的意象創作、或是房屋建築的裝飾,琳瑯滿目。  要創作出巧奪天工的作品,房耀忠說,有愛、有心,就雕得出來。

  • 三少四壯集-黃豆芽

    那些龐大祖產也從此變成了父親行囊中的一堆廢紙;我父親就靠著他那一份薪水,養活了一家八口。當然,就像當時眷村其他多數家庭一樣,我們家的生活也靠母親在借錢/標會/還錢的惡性循環中周轉苦撐。難怪我到現在也都不愛吃黃豆芽,原來是有歷史的。 看過六十多年前賣房子的契約是怎麼寫的嗎? 「○○○今因正用,願將祖遺市房一所共○進○間,上連天空椽瓦,下連磚石地井,以及後面餘地四面出路陰溝天井樹木一切在內,共計官地○畝○分,坐落○縣○鄉,央中說合賣與○君為業,時值公估議定價銀○○元正,當日收訖無誤。自賣之後,任憑買主收冊過戶,完糧營業,拆卸改造陰陽兩用,永與出賣人無涉。此屋是出賣人自己名下之產,日後如有房族人等爭執混鬧,當由出賣人承當,不涉買主之事。此係兩願,各無翻悔,恐後無憑,立此出賣市房杜絕契存執為憑據」。 這份契約內容寫在我父親一甲子前的一本隨身小冊子上,冊中另有「賣田契」與「出典田契」文字,內容與賣房契雷同,都是銀元計價,也都有「祖遺」、「央中說合」與「杜絕文契」等字眼,但不像賣房契竟然細到連「天空椽瓦」、「磚石地井」、「四面出路」、「陰溝樹木」,也要一清二楚詳列其中。 我父親老家是鎮上地主,田多屋多店也多,按照我母親說法,「有田的地方就有房子,店面好幾間,米店、布店、五金店,都開在鎮裡的大街上」。但我父親從沒種過田也沒開過店,抗戰後他雖曾一度繼承家業,但也祇負責收租,每年早稻、晚稻各一次,到「典主」家中收取租金。 小冊子上雖然抄寫了賣田與賣房契約,但我父親始終不曾賣過祖遺的一分地或一間房,那些一筆一劃抄寫的契約文字,顯然是備而不用,「你爸那個人是老古板、死腦筋,他哪捨得賣家產?」 我母親最常講的一個故事是:他們抗戰回鄉後,時局仍動盪不安,她曾勸我父親把比較偏遠的幾塊地賣掉,身上多放點錢多一份安心,「但你爸卻把眼睛一瞪:『哪有人當敗家子把祖產賣出去的?』」八路軍快要打進鎮上前,我父親雖然早已密謀離家逃亡,「但他口風緊得很,事前連我也沒告訴」,讓她更生氣的是,「既然已經決定要走,但走之前他還是連一塊地都不賣,要不是我早藏了幾十塊大洋在身上,我們怎麼逃得到上海?」 逃到上海後,地主之子又穿上了軍裝,他在老家的那些龐大祖產也從此變成了他行囊中的一堆廢紙;六十年人事全非,如今更不知落入何人之手,有次我母親跟我開玩笑:「你去跟共產黨問問看,看他們願不願意把那些家產還給你們王家?」我也開玩笑回他:「哪天等我碰到胡錦濤時一定問他」。 關於我父親的老古板,我母親另有一個故事:到台灣前幾年,我父親被派到海軍供應總處(其後改制為司令部)任職,負責倉庫管理,當時大批美援物質來台,從軍用品到民生物質應有盡有,項目多到可以讓管理倉庫的人任意上下其手,祇要少填幾個數字,美援物質即可據為私有或盜賣。 有些人即因戰亂而起盜心,也慫恿我父親有樣學樣,但他不為所動,「還好你爸不愛錢,雖然不願同流合污而被別人排擠,但他說我們寧可討飯,也不能拿那種錢,否則早就跟那些人一樣被抓去坐牢了!」 我父親在他任職供應總處時寫過一篇自傳,其中有段話:「余素尚誠實儉樸,自認未曾沾染惡習,每每看到虛糜浮華之現象與貪污瀆職之情形,無形中生憎恨,殊覺可恥」,這段話看似八股文章,但他卻信之行之不疑,也是那個年代軍中貪瀆氾濫的佐證。 我父親就靠著他那一份薪水,養活了一家八口。當然,就像當時眷村其他多數家庭一樣,我們家的生活也靠母親在借錢/標會/還錢的惡性循環中周轉苦撐。我們兄弟姐妹那時不當家,當然不知也不記其苦,但我母親卻難以忘懷:「你忘了我們家以前最常吃的菜是什麼?蘿蔔白菜黃豆芽,變來變去就這幾樣,害得我到現在看到黃豆芽還怕!」 難怪我到現在也都不愛吃黃豆芽,原來是有歷史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