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社會平均工資的搜尋結果,共41

  • 陸去年平均薪資出爐 9行業年薪超10萬人幣

    陸去年平均薪資出爐 9行業年薪超10萬人幣

    大陸國家統計局19日公布數據顯示,2020年全大陸的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薪資為9萬7379元(人民幣,下同),比上年增加6878元,名義增長7.6%,但增速比2019年回落2.2個百分點。分行業類別來看,城鎮非私營單位有9個行業的年平均工資超過10萬元,其中IT業的年平均薪資已連續5年「霸榜」,在2020年首度超過17萬元。 而9個平均薪資超過10萬元的,分別是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11.67萬元,年增率8.3%;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10.06萬元,增長3.7%;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17.75萬元,增長10.0%。 還有金融業13.34萬元,增長1.5%;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13.99萬元,增長4.8%;教育10.65萬元,增長9%,衛生和社會工作11.54萬元,增長6%;文化、體育和娛樂業11.21萬元,增長4.1%;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10.45萬元,增長10.7%。其中新晉10萬元大關的3個行業是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教育,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 此外,在城鎮非私營單位中,IT業年平均工資於2016年首次超過高富帥行業金融業之後,已連續5年「霸榜」,在2020年首度超過17萬元,增速排名居第3位。 另對於金融行業收入,根據中新經緯引述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表示,要分具體情況,證券行業收入比較高,但銀行業這些年面臨的競爭壓力比較大,所以收入相對不靠前。

  • 深圳成本飆 企業創新逆轉勝

    深圳成本飆 企業創新逆轉勝

     深圳經過40年的蛻變,不管是廠租或工資的成本不斷飆升,可是仍有不少企業選擇留在深圳打拚,深圳除了擁有完善的產業聚落以及便利的海陸空交通外,更靠著積極推動轉型升級贏得逆轉勝,深圳的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發揮助力,成為經濟實現V型反轉的重要引擎。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最新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底,深圳就業人口規模1166.64萬人,比2015年末增加191.95萬人,增長19.7%。同時,深圳2019年社會平均月薪為1萬646元(人民幣,下同),居廣東省首位。雖然目前工人工資和廠房租金都在上升,但有企業透露,不會將廠房搬遷至周邊城市。  產業升級 估需20年  深圳經濟發展、產業升級影響著企業未來,並帶來好的變化。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分析,深圳目前有3000個重點產業園區,國家級園區有10多個。而整個產業轉型升級需要20年左右。事實上,企業選擇留在深圳繼續發展,與當地完善的產業聚落有關,同時陸海空交通便利性也功不可沒。  根據統計顯示,2019年深圳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突破1兆元。深圳市發改委最新數據也顯示,2020年上半年,深圳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增加值4498.16億元,成長率較上季回升8.7個百分點;全市共新登記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17234戶,年增38.5%,成為推動深圳經濟實現V形反轉的重要力量。  空間有限 必然騰籠換鳥  第一太平大衛斯深圳產業地產部董事龔勇高認為,城市的空間相對有限,把附加值低的產業騰挪出來給一些附加值高的產業預留更多的發展空間,是產業轉型升級和城市發展的必然表現。  龔勇高表示,產業是城市發展的主要驅動力之一,產業的發展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吸引了人才的聚集,帶動了城市經濟的成長,對城市發展的驅動作用十分明顯。但是,不同類別產業創造的價值是不一樣的。以往以勞動密集型為主的產業可替代性強、產業競爭力有限、產業附加值較低。而技術和人才密集型的高新技術產業和高端服務業的附加值更高,有利於吸引更多高素質人才的聚集、提高城市產業在世界的競爭力,從而支撐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 工商社論》大陸工資水平須全面重新整理

    工商社論》大陸工資水平須全面重新整理

     大陸經濟飽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當前政策面正在全力提振產業活力,以維護社會穩定。就此,主政者已特別強調「穩就業」的政策方針,然其對於配套的工資政策則尚著墨不多。事實上,為了穩就業,大陸官方實須對社會工資水平作全面重新整理,以讓其切實反映疫情衝擊下的產經新形勢;因而有必要叫停延續多年的工資快漲趨勢,甚至可以引導個別企業減薪、不裁員,俾有效控管全社會失業率。  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積地阻斷大陸人員流動,導致多數行業營運冷卻或停頓。疫情初發及上升的今年1、2月,整體經濟成績單已揭曉,其內容可說是一片慘淡;消費、投資、出口皆有2位數年減幅。因而今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頗被看衰,海內外專業機構對此的預測值,皆顯著低於去年的實際增長6.1%,其中預測值為「腰斬」(僅增長約3%)或更低者,亦不罕見。  大陸經濟疲軟的負面效應不勝枚舉,惟北京主政高層最不願看到者,是失業率躥升,因那會讓社會動盪不安。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坦然表示,無論如何都要全力以赴穩住就業,只要就業穩住了,經濟增長率高一點低一點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由此可見,穩就業是當前大陸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  然而,大陸穩就業政策方針若要奏效,必須同步在工資政策方面下功夫;也就是要讓全國平均工資水平合理因應當前產經形勢,才能為社會保住或新創就業機會。勞動力價格決定勞動崗位數量,這是硬道理。  因此,大陸官方有必要總結近年整體工資變動情況,並重新作政策性相關安排。在這個事項上,首應檢討的,是近年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漲的趨勢。因它已讓中外廠商壓力沉重,亦使不少台商視大陸投資為畏途。  原來,自2008年大陸實行「勞動合同法」後,勞資政策向勞方大幅傾斜,導致全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幅上漲,各年漲幅比當年經濟增長率大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到去年依然如此。這種趨勢,今年勢必要有所調整,否則必然不利於大陸經濟之抗疫及穩就業。  因此,大陸官方今年發布「最低工資(基本工資)」及「工資指導線」時,有必要考量整體經濟增長率大幅下挫態勢,給出一個能讓廠商甘心接受的水平;也就是新公布的上述工資年上漲率,應顯著低於今年經濟增長率預測值,甚至,若能採取「工資暫停上漲」政策,則其對廠商激勵作用更大。其實這也不脫市場經濟規律;即經濟疲軟了,則官定工資基準相應縮小漲幅甚或凍漲,誰曰不宜?  除此之外,大陸官方也可以指引個別企業,自行採取「以價保量」的用工辦法,也就是鼓勵一時經營受困企業,各自在內部採取程度不同的減薪辦法,以求儘量保住原本的所有工作崗位。如果受困企業都能這麼做,避免走到裁員之路,則大陸社會整體就業形勢即能維持穩定,不會出亂子。而官方對這種企業,可給予稅務、金融支持,以助其走出經營困境,來為社會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這也是一種「社會共享就業機會」的辦法,具有社會主義色彩,在大陸不是離經叛道之事。因中共建政以來,在就業政策上經常有「人為平均化」思維和作法,目的在讓民眾都能有工作,不要做無業遊民;主要是在經濟動盪的非常時期,藉政策促成企業、機構以多人「共用」較少的工作崗位,但每人工資相應縮減,俾保各人基本生活無虞;大陸這方面有留下「兩個人的飯三個人勻著吃」的歷史名言。  當前大陸經濟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無疑是處於非常時期,外國一些專業機構預測,今年大陸失業人口會激增。在這種情況下,大陸主政者只要妥善統籌配置全社會就業機會,就會讓外國的預測失去準頭。其實,當前大陸企業界總的家底已相當深厚,個別企業須要減薪保崗位者並非多數,因而整體平均工資水平仍有上漲動能;惟其今年最好通過政策指引,暫停上漲,以助大陸經濟復甦。  果能如此,則台商在大陸當可暫時擺脫工資支出激增壓力,而在經營上重新布局再出發。等疫情過後,台商須衡酌大陸經濟與市場新形勢,作再次轉型升級;如大陸工資能平穩下來,台商即更有餘裕去聘用管銷人才或生產線職工,而增強發展潛能。相信這也是大陸政府所樂見。

  • 大專生薪資 餐旅學門最差僅3萬出頭

    大專生薪資 餐旅學門最差僅3萬出頭

    勞動部今天公布近5年大專畢業生就業狀況及薪資行情,發現平均勞退提繳工資住宿及餐旅業僅有2萬9983元,也是唯一勞退平均提撥不到3萬元的行業;若以畢業學門來統計,餐旅及民生服務學門則以3萬0131元墊底。 據統計指出,近5年大專畢業生全時工作者人數共96.3萬人,人數最多的前3大行業依序為製造業22.2萬人、批發及零售業17.3萬人、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11.3萬人;勞退提繳工資平均為3萬7764元,以金融及保險業4萬6441元、製造業4萬1842元、出版、影音製作、傳播及資通訊服務業4萬1545元較高。 統計發現,物理、化學及地球科學學門最高達4萬8150元最高,工程及工程業學門達4萬3988元次之。

  • 基本工資今審議 青年團體:29972元一次漲足

    基本工資今審議 青年團體:29972元一次漲足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將於今天舉行。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聲明指出,經比較OECD各國的基本工資調幅後,蔡政府大力張揚的基本工資調漲,不僅難以彌補經濟果實長期被資方拿走的藍綠共業;與國際數據相比,調幅實際上仍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應一次漲足至29972元。 據其資料顯示,台灣基本工資漲幅世界倒數第八,對於勞工來說,真相是這二十多年來,經濟成長的果實大多被資方奪走直至2007年後,基本工資恢復調漲,與OECD國家相比,台灣的平均年漲幅仍是世界各國裡頭的後段班。 高教工會青年委員會表示,基本工資調整為23.1K後,總統蔡英文表示照顧勞工是她「做總統每一天的目標」。但是,如果比較蔡英文總統執政時期的各國基本工資調幅,就會發現台灣的調幅僅為二十九個國家中的第十四名,並且仍低於世界平均5.16%。在凍漲十年、基本工資調幅遠遠追不上經濟成長後,蔡政府向社會大眾宣揚的「年年調漲」的政績,其實仍難以彌補經濟果實多數被資方奪去的錯誤,而且與其他OECD國家的調幅相比,都還有相當程度的調漲空間。 青年委員會認為,若蔡政府真要落實「經濟果實由勞資共享」,應該在平衡物價漲幅、反映勞資均等分配的精神下,應回溯至開始凍漲的1997年,基本月薪和時薪應該調漲為29972元、191元,將經濟成長的果實還給勞工。

  • 北京四川上調最低工資 全大陸8城破2000人幣

    大陸北京市與四川省29日雙雙宣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宣布最低工資標準將從每月2000元(人民幣,下同)調整為每月2120元,並從9月1日起實施;四川省人社廳同日也宣布從7月1日起,將每月最低工資分別上調至1550元、1650元、1780元,調幅各為23%、19.6%、18.7%。 根據中新經緯不完全統計,截至6月29日,大陸今年已有北京、四川、廣東、遼寧、新疆、江西、西藏、廣西、上海、雲南和山東等11省市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而就薪資標準來看,目前已有上海、深圳、北京、廣州、天津、杭州、寧波、溫州等8個城市的每月最低工資標準突破2000元關卡。其中以上海月最低工資標準2420元為全大陸最高。 另隨著最低工資標準提高,除了收入面的增加,具體影響也包含跟大陸勞工相關的「五險一金」。大陸一般在最低工資標準出爐後,相關部門會再考慮職工個人繳納社會保險、住房公積金、職工平均工資水平、社會救濟金和失業保險金標準等,並對此進行必要修正。

  • 台灣要汗顏了 北京平均年薪41萬

    台灣的薪資水準倒退,物價卻不斷高漲,大陸的平均薪資卻是年年調高。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最新公布:2017年北京市職工年平均工資為101599元(人民幣,下同。約合新台幣416175元),月平均工資為8467元(約合新台幣39680元)。 比照2016年度的數據,2017年度北京職工月平均工資增長了761元,增長比例為9.88%,較之去年的8.75%的增速,有所上揚。如果相比於1995年的8144元,則增長了12.5倍。相較20年前1998年的12285元,也增長了8.27倍。 不過大陸的社會保險等稅金也相當重,稅前月薪一萬,稅後到手多少?粗略估算,在7500元左右。 年薪10萬的北京人民,是不是過著揮金如土的土豪生活呢?也不是。據大陸磐博人力資源曾做過北京的生活成本調查,並得出一個結論:在北京「勉強生存」,你需要拿到年薪13~16萬元(約新台幣70萬元到75萬元),大約月薪在10000~12300元(4.7萬到5.76萬元)之間;在北京「享受生活」,你需要拿到年薪41~44W(約新台幣192萬到206萬元),大約月薪在31000~34300元(約新台幣14.5萬到16萬元)之間。

  • 最低工資上調 上海月薪最高 北京時薪最好

    新華社報導,截至9月13日,全大陸已有江蘇、上海、天津、山東、遼寧、重慶、海南、河北、北京等9個省份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在11%左右。 目前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是上海的月薪2190元(人民幣,下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是北京的21元。 根據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統計,「十二五」期間,大陸最低工資每年平均成長率為13.1%,專家認為,因為今年GDP成長放緩,物價水準也比去年回落,所以今年漲11%左右還算正常。

  • 陸上半年最低工資增幅11.1%

    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資料顯示,截至6月底,全國共有6個地區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增幅度為11.1%,這一幅度與5年前相比幾乎已腰斬。 專家認為,最低工資增長必須建立在經濟效益提高的基礎上,雖然增幅與前兩年相比稍微有所降低,也是合理的。 人社部新聞發言人李忠表示,月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是上海的2190元(人民幣,下同),每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是上海的19元。此外,9個地區發布了工資指導線,基準線在8.5%左右。 從最低工資標準調整趨勢來看,增幅收窄的趨勢十分明顯,與5年前相比,增幅近乎腰斬。2011年全國有24個省份調整,平均增幅達22%;2012年有25個省份調整,平均增幅下滑至20.2%;2013年,全國有27個省份調整,平均調增幅度僅為17%。2014年全年有19個省份調整,平均增幅降至14.1%。2015年共有27個省(區、市) 和深圳市調整,平均增幅約14%。 2010年到2014年,全國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實際工資的增長率分別為8.5%、9.1%、7.3%、7.1%。2016年上半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957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5.8%;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050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7%。

  • 台灣的選擇-基本工資的測不準原理

     量子力學裡著名的海森堡不確定性原理(Heinsberg's Uncertainty Principle),也有人稱它是「海森堡測不準」原理,該原理認為,一個粒子的位置和它的動能是不可能同時被確定。這個概念,也適用在現今基本工資公式問題的爭議上。  目前勞動部委託智庫探討,能否有一基本工資調整公式,可做為日後勞、資、政三方共識與決策的基礎。猶記得在二十多年前的勞委會就曾有此議,當時,也有學者提出:生產力增加率及通膨率各占一半,即可作為基本工資調整公式。而其主要論述是,勞工對生產力的貢獻,可暫以二分之一計之。同理,通膨的上升,資方也要為勞工分擔一半。然而,即使這樣的一個「簡單」的公式在當時也沒有得到共識,這是因為,在那生產力頗高的年代,此一公式的調整,會迫使每年須在早已墊高的基礎上不斷地再往上調,而有可能使基本工資調整呈「脫韁」之勢,而會背離現實。  上述情形,它與「海森堡測不準」原理其實是很相近的:粒子的位置或可比喻為各相關的經濟指標,如生產力、通膨率等。而粒子的動能則可比喻為總體的經濟動能如失業率、失業期間長短等。若想「同時地」決定(即測出)經濟指標與經濟動能這是不可能的,此乃因他們彼此間,有因果關係、是相互影響的,且必有調整上的時間差(time lag)。  另由經濟學原理可知:我們一旦選擇價格(工資)後,就須由市場決定它所對應的交易數量(失業率);或是選擇交易數量(失業率),而由市場決定它所對應價格(工資);任何政策制訂者或是管制者都要切記:我們是人不是神,我們是無法同時決定市場上的價格(工資)與交易數量(失業率)。任何人妄想扮演神的角色都會被市場狠狠地修理,此理,古今皆然,沒有例外。  如何才能避免公式被訂出再起爭議?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任何基本工資公式它無法預測及掌握未來一、二年的經濟景氣變化,它非但無法做為一個領先指標,它也不能承載這麼多人不同的期待。  在此困境下,解決之道可能有三:其一,維持現狀,任憑一方漫天開價,另一方就地還錢。其二,行禮如儀地訂個「公式」後,旋即質疑、並棄置其計算結果,而再起爭議,致使公式毫無公信力可言。上述兩項是目前實情的寫照。其三,是大家先聚焦,先吵出一個基本工資相對於「平均工資」的比率,之後,再依此比率來決定來年基本工資是否應調?又該調多少?  在上述三種可能的方法中,我一向都建議採第三種方式為之,其理由至少有四:其一,整個社會的平均工資水準,是由市場決定的,當然是最具公信力的統計。其二,不論生產力、通膨、基本生活開支等相關經濟因素有多重要、它的對應權數又應如何?其實,答案早已在市場的工資決定的過程中考慮進去,並做出回應,我們實不可不察。其三,若以上述市場工資作基準時,我們較不會發生「測不準」的問題而背離現實。若此,我們只要在現行市場工資下,找出與它對應「合理」的「基本工資水準比率」就可以了。其四,上述合理的「基本工資水準比率」為何?國際間實有相當多、且相當穩定的統計資料可供參考。以2011年的統計為例,較低水準比率的國家有:美國的38%,日本的35%,韓國的30%,也有如英國的57%等超高的水準,台灣多年來的比率約在41%至42%之間。故我們只須經過客觀論辯,即不難找出一個適合台灣「實情」與「國情」的基本工資水準比率,之後,就可化繁為簡地釘住該比率,從而決定下一年的調幅,即無大不適矣。  我承認,上述的「公式」它一點兒都不炫,表面看起來也沒啥學問似的,然它在政策上的寓意卻值得重視:一、以法則代替權衡,免去各方政治算計。二、長時期下,基本工資的調整不會背離現實,故有其穩定性。三、基本工資的調整不致引發高失業率。四、基本工資的調整如水電油價調整般,它是落後指標,不是領先指標,杜絕政客關說與利益團體炒作。五、與國際接軌且又不失台灣的競爭力。  吾人若想另訂其他「公式」為之時,建請依上述五個標準來檢驗它的優越性與合理性,即可得到答案。

  • 陸12省市漲最低工資 平均增14%

     今年上半年,大陸北京、上海等12個省市,調高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幅為14%,是近4年來最低的調整幅度。大陸勞動力專家認為,最低工資調整應該秉持著「慎重適度」的態度,防止因為快速調升最低工資,對經濟、社會層面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大陸《經濟參考報》指出,包括重慶、陝西、深圳、山東、北京、上海、天津、山西、甘肅、青海、雲南、四川等12個省市,都調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幅為14%,近期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將提出最新的統計數據。  在經濟成長和CPI快速增加的影響下,大陸各省市近年來紛紛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每年調整幅度都在20%左右。統計顯示,2011年到2013年,大陸各省市調整最低工資幅度分別為22%、20.2%、17%,尤其以沿海省市的調幅最高,內陸地區跟著調升。  大陸廉價勞動力的優勢已經逐漸消退,提高最低工資雖然有助於改善基層勞工所得,但調整速度過快,也對經濟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大陸勞工專家認為,現在年均最低工資調整幅度,已經超過經濟成長率,2008年到2013年扣除價格因素後,實際工資成長率達到11%,高過於人均GDP成長速度,是產業發展的隱憂。

  • 2013北京平均月薪 5,793元人民幣

    法制晚報報導,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北京統計局昨日聯合發佈資料顯示,2013年全市職工平均工資為69,521元(人民幣,下同),月平均工資為5,793元,同比增長10.9%。 此處所指的工資是單位支付給就業人員的勞動報酬。包括基本工資、績效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加班工資以及以實物形式支付的工資,還有單位從個人工資中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住房公積金和社會保險基金個人繳納部分等。 資料顯示,去年全市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48,027元,同比增長12%;而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93,006元,同比增長9.8%。 為反映不同崗位的工資差距情況,還針對全市16個行業門類的3.5萬家法人單位的不同職位元工資情況進行調查,並首次發佈分職位元平均工資資料。 資料顯示,從崗位工資統計總體情況看,單位負責人的年平均工資為235,094元,生產運輸設備操作人員及有關人員年平均工資為53,374元。 北京市統計局相關負責人分析稱,就業人員工資水準保持增長,其基礎是2013年北京市經濟「穩中有進」。同時,企業普遍通過提高工資、改善福利待遇等手段緩解「招工難」現象,也是工資水準提高的一個重要因素。

  • 7省市漲最低工資 上海最高

    7省市漲最低工資 上海最高

     截至今年4月1日,大陸已有重慶、陝西、深圳、山東、北京、上海、天津7個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最低工資標準漲至每月1,820元人民幣(下同),成為中國每月最低工資標準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最高地區。  專家認為,若按國際慣例推算,中國的最低工資標準還有調漲空間。而持續調漲的最低工資,也加大企業的經營成本。  截至今年4月1日止,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7個地區,已分別調漲最低工資標準。從絕對數上看,上海月最低工資標準為每個月1,820元,調幅約12.3%;小時最低工資標準為17元,兩項數據均為大陸全國最高。  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則由每月1,400元調整為1,560元,調幅約11.4%;天津最低工資標準由1,500元調整為1,680元,調幅約12%。  根據大陸「最低工資規定」,最低工資標準一般採取月最低工資標準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的形式。每月最低工資標準適用於全日制就業勞動者,小時最低工資標準適用於非全日制就業勞動者。各地區的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要調整一次。  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1年大陸有24個省份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為22%;2012年有25個省份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20.2%;2013年有27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增幅度則是17%。  部分專家擔心最低工資不斷調高,將加大企業的負擔,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都陽指出,社會的整體工資決定機制還是由市場發揮作用,這與最低工資標準的漲幅沒有直接關係。前幾年工資增長比較迅速,最主要是由於勞動力市場短缺,企業必須漲工資才能招到人。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動關係系主任喬健指出,從目前勞動力市場的總體情況來講,中國正在從過去「人口紅利」的絕對供過於求,轉向供求均衡,甚至在一定區域和產業內,出現了嚴重的用工短缺。  喬建認為,按國際通行慣例,最低工資標準一般應當是社會平均工資的40%至60%,「坦率地說,目前中國還沒有一個省區市達到40%,說明中國的最低工資標準仍有相當大幅度的上調空間。」

  • 陸7省市上調最低工資 專家稱仍有空間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4月1日,全國已有重慶、陝西、深圳、山東、北京、上海、天津7個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調整到1820元,為全國月最低工資標準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最高地區。 今年以來,多地上調最低工資標準。調整的幅度如何?標準制定的依據是甚麼?怎麼調、調多少更為合理?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動關係系主任喬健表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海和北京上調後的最低工資標準都是剔除了『三險一金』後的淨收入,力度還是很大的。」 喬健指出,按照國際通行慣例,最低工資標準一般應當是社會平均工資的40%至60%,「坦率地說,目前我國還沒有一個省區市達到40%,這說明我國的最低工資標準仍有相當大幅度的上調空間。」 據2004年大陸施行《最低工資規定》要求,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

  • 去年陸27地區調漲 最低工資均漲17%

    《新華網》報導,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新聞發言人李忠24日指出,2013年,全國有27個地區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增幅度為17%。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24日召開新聞發佈會,介紹2013年第四季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作進展情況。 李忠稱,大陸將深入貫徹新修訂的勞動合同法,全面開展規範勞務派遣專項行動,出臺經營勞務派遣業務行政許可辦法。協調勞動關係三方機制逐步健全,和諧勞動關係創建活動全面深化。加強企業工資分配宏觀指導調控,2013年,全國有27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增幅度為17%。

  • 今年陸27省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平均增幅17%

    新華社報導,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今日表示,今年全大陸共有27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平均調增幅度為17%;有17個地區制定了工資指導線,基準線普遍在14%左右。 另外,大陸已連續第九年調整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調整後每月人均基本養老金近1,900元人民幣。

  • 陸13省漲最低工資 漲幅16.9%

    陸13省漲最低工資 漲幅16.9%

     大陸基本工資步步高。2013年以來有13省(市、區)調漲最低工資標準,上海市以每月1620元(人民幣,下同)壓倒深圳居各地區之冠;江西省則調漲41.4%為幅度最高。按大陸官方規畫,2015年前最低工資每年平均須調漲13%。  中新網報導,大陸已有上海、廣東、天津、浙江、北京、山東、山西、河南、江西、廣西、甘肅、陜西及貴州等13個省(市、區)調漲最低工資標準。調整後最低工資標準都在千元以上,平均漲幅為16.9%。  上海1620元 壓倒深圳  上海以每月1620元刷新今年3月深圳每月1600元的紀錄,成為大陸最低工資標準最高地區;而此波漲幅最高的則是江西省,達到41.4%,明顯高於其他地區。  中新網以「漲聲一片」形容這波調漲,北京、浙江、河南、陜西、貴州等5省市先前在1月1日起調漲,4月1日起更多地區加入調漲陣容;山西省月薪最低標準分4檔,最高檔由1125元提高到1290元;甘肅省從980元提高到1200元。  報導指出,除廣東為5月1日執行外,其餘地區新標準均已實施;福建、安徽、遼寧等省市日前明確表示2013年將適時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收入分配改革加速度  據了解,大陸國務院今年提出的《關於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見》明確表示,絕大多數地區最低工資標準至2015年須達當地城鎮從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0%以上。  另據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部門制定的《促進就業規畫(2011-2015年)》,聲稱要積極改革工資收入分配制度,並提出2011年至2015年最低工資標準年均成長要高於13%;往後大陸各地最低工資標準將持續看漲。  2012年大陸總計24個省(市、區)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平均提高22%。

  • 兩岸工資 陸漲2成 台灣只給茶葉蛋

     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下稱人社部)昨天表示,2012年大陸共有25省市調高最低工資,平均漲幅高達20.2%;無獨有偶,台灣主計總處日前也公布2012年台灣人均薪資卻呈現負成長,並已倒退到14年前的水準,兩岸「薪」情的確大不同。  人社部昨天在新聞記者會上透露,2012年共有25省市調高最低工資,平均調幅為20.2%,另有23個省市發布了工資指導線,其基準線普遍在14%左右。  針對大陸農民工近期頻頻出現討薪事件,大陸人社部則表示將加強專案檢查的執法力度;另外,對於工資爭議案件將建立綠色通道,對相關案件快立、快調、快裁,以保障農民工的權益。  相對大陸去年工資漲逾2成,根據台灣主計總處統計,2012年1至11月的人均薪資為4萬5721元(新台幣,下同),扣除期間物價因素,實質平均薪資呈負成長1.98%,倒退到14年前的水準。  事實上,行政院勞委會已公布自2013年起,台灣的基本工資由1萬8780元調升為1萬9047元,但由於漲幅僅有1.42%,也就是調薪僅增加267元,平均一天加薪8.61元,大約相當於一顆茶葉蛋的錢,讓部分勞工團體對於此次的調薪感到相當不滿意。

  • 調升最低工資緩貧富差距 學者:還不夠

     中共十八大報告中提及,到2020年將讓大陸「居民所得倍增」。對於此舉是否會減緩大陸的社會貧富差距問題,昨日受邀在政大國關中心進行學術講座的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李路路說,「有助於提升(減緩差距),但還不夠」。  居民所得倍增是未來大陸領導者的民生目標。而提高最低工資,成為讓居民收入倍增的重要手段。  大陸國務院今年2月曾公布「促進就業規畫(2011-2015年)」,提出「十二五」期間,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將達13%以上,並在2015年讓絕大多數地區的最低工資標準,都能達到當地平均薪資的4成以上。  但此舉是否能幫助減緩大陸社會的收入差距問題?李路路直言:「有助於提升,但還不夠」。  他說,當一個人對社會的衝突感越強,代表著公平感越弱。  他以3年前廣東頻頻出現的罷工案為例,在許多外資廠商罷工的勞工,他們的薪資福利待遇,平均比其他工人好,但他們並非從自身和其他工人來比較,而是指責老闆的實得及應得收入不對等。  他更以富士康為例說,富士康的跳樓事件,根本不是經濟待遇的問題,而是「勞動過程」、工廠體制的問題,而非簡單的收入差距。  李路路表示,大陸社會的貧富差距之所以引發民眾強烈關注,主因是「不公平」。不公平來自於某些階層拿到的,遠遠超出他們應該拿到的。  因此他強調,要讓中低階層的實得高於應得,且還要讓社會群體的收入來源「變得更公平」。

  • 江蘇政府效率 蟬聯大陸第一

    江蘇政府效率 蟬聯大陸第一

     北京師範大學管理學院與政府管理研究院日前在北京發布《2012年中國省級地方政府效率研究報告》,結果江蘇蟬聯冠軍;首都北京屈居第2,但較去年上升1名;去年的亞軍上海,則跌至第6名,被山東取代。此報告顯示,大陸政府效率由高到低呈現「東部—東北部—中部—西部」區域分布。  最後10名均來自西部  此報告排名前10名分別為:江蘇、北京、山東、浙江、遼寧、上海、廣東、天津、河北、黑龍江。根據結果可分析出四大特色:第一,省級地方政府效率標準化值排名由高到低,大致呈現出「東部—東北部—中部—西部」階梯型分布趨勢。排名中,前10名除東北部的遼寧和黑龍江外,其餘8個均來自東部,排名最後10名均來自西部。  第二,省級政府效率排名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具有一定正相關性。在顯示居民經濟生活水準的「居民經濟福利」一項中,北京排名第一,第二、三名分別是上海和天津。前10個省基本大部分是傳統經濟大省,排名後10名的基本都處於中西部欠發達地區。  第三,與上一年相比,政府效率總體趨好,大多數省級政府效率有所提升;省級地方政府效率變化的區域特徵減弱,中部6省政府效率提效率表現尤為突出,西部12個省級地方振幅效率有待進一步提升。  第四,2012年政府效率排名上升最多的是湖北省,政府效率下降最多的是青海省。山東、遼寧、安徽分別是東部、東北部、中部效率提升較快的政府。  收入差距有擴大趨勢  此報告同時指出,收入差距正呈現全範圍、多層次的擴大趨勢,城鄉居民收入比已達到4.6倍,而國際上最高在2倍左右;行業之間職工工資差距也很明顯,最高的與最低的相差15倍左右;不同群體間的收入差距也在迅速擴大,上市國企高管與一線職工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是社會平均工資的128倍。前400名富豪的財富占GDP的比重在2010年就已經達到10.45%。而美國前400名富豪占GDP的比重到2011年才超過10%。  報告指出,中共改革開放30多年來,追求高增長與高效率,取得矚目成就。但與其同時,社會發展不平衡,社會鴻溝也有所加深。北京師範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長唐仁武表示:「如何消除鴻溝,將成為一個決策層所需面對的最主要主題,這也是十八大及今後10年中國決策層所需面對的最主要挑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