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社會網吧的搜尋結果,共02

  • 投書-國退,民方能進

    「階級鬥爭」的話語統治了1949年之後的中國。「強大政府,弱小個人」的局面變得不可避免,在「計畫經濟」下,政府管理著人們的衣食住行,「社會主義思想」的空氣則瀰漫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直至「改革開放」,人們的精神面貌才得以煥然一新,中國被壓抑已久的能量才有了驚人釋放的機會。 如今,儘管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只有個人權利與自由得到尊重和保障,國家才可能更好地發展,「大社會,小政府」應該且必須是中國未來發展的圖景。可「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對不少人而言,要想一下子放棄「一切都是政府說了算」的思想,認同建立公民社會需要「政府逐漸後退,市民逐漸前進」的理念,依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政協委員嚴琦「關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的提案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招來許多質疑和批評,認為該建議荒唐的人不在少數。雖然她的建議不是全無道理,但「因噎廢食」的做法,很難不讓人想到「關閉網吧」背後的意思其實是──「只有政府才能管理好市民」。 政府扮演看不見的手 而且,嚴琦似乎不清楚網民對自由瀏覽網路的強烈願望,也沒有意識到「孩子流連於網吧」這一問題的癥結,是在相關法律不完善、監管體制不健全和監管力度不夠,而不是在「社會網吧」與「政府網吧」的區別上。 真正需要政府做的,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政府退居幕後,做一隻「看不見的手」,讓出社會空間,鼓勵市民積極參與各種社會活動。因為只有出現市民個人的身影,政府施政不足之處,才可能得到彌補,社會才會完整;與其千方百計加強政府的能力,倒不如多找幾個幫手,所謂「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公民社會也將在這國「退」民「進」中逐漸形成。 周洋獲得冬奧會金牌,媒體和市民沒有把關注點放在比賽本身,而是爭相討論她「這枚金牌可以讓我的爸媽生活得好一點兒」的得獎感言上,讚揚她說了真心話。可體育總局副局長于再清卻給市民澆了一盆冷水,他認為:「感謝你爹你媽沒問題,首先還是要感謝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別光說完感謝父母就完了。」這番話自然把他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鼓勵人民說出真心話 在我看來,感謝國家與否,應該由運動員自己決定,因為只有他們最清楚。于先生把國家放在第一位,卻忘記「違心話」對國家只有害處絕無好處。政府常鼓勵市民說真話,但如果不尊重個人自由,還硬要人說些好聽但無用的陳腔濫調,那麼,即使人們說的是真話,可有多少人還會相信?這樣做,對國家有何益處?即使不感謝國家,只要運動員的話出自真心,就可以給滿分了。因為在中國,說真話實屬不易,需要莫大的勇氣,它本身就是尊重國家、把國家放在相當重要位置上的表現。 「八股感言」令人生厭,它是「階級鬥爭」年代的產物,早應丟進歷史的垃圾堆。「關閉社會網吧」的提議令人發笑,它與「政府包辦一切」的思想是同路人,卻與公民社會的精神背道而馳。無論是「八股感言」或「關閉社會網吧」,都可以用這樣一句話來回答與質疑:國不退,民焉進?

  • 投書-政府豈可接管社會網吧?

    全國政協委員、陶然居飲食集團董事長嚴琦語出驚人:關閉所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他還將在兩會期間提交相關提案。網絡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無需一再贅言,因此,2006年9月20日,山西方山縣委書記張國彪才會鐵腕關閉全縣網吧。假如嚴琦的建議付諸現實,網吧經營壟斷、政府管理效率等新問題同樣會冒出來,況且政府接管後,誰也不能保證網吧出於利益誘惑不會故技重施。 當下網吧之所以愈來愈成為社會公敵,除了一些黑網吧的唯利是圖,有的合法網吧實際上對有關規定禁令要麼打擦邊球,要麼根本就無視規定的存在。 但另方面,很難說監管部門對於網吧生態的惡化總是被蒙在鼓裡。在網吧市場牌照一再飆升的利益面前,到底有多少合法網吧因違規而被嚴厲懲罰呢?記得方山縣網吧被關時,有位業主就道出網吧生存的「潛規則」,即如果不允許未成年人進入,網吧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既然當下監管部門本就乏力,即便政府收編社會網吧,除開徒增公共財政成本和有可能形成新的壟斷等問題不談,沒有理由讓人相信,置於政府麾下的網吧,定會受到「同行」管理部門更為嚴厲地監督。 青少年網癮問題應引起社會高度重視,網吧監管不力的問題納入討論確有必要,但青少年網癮簡單封堵未必奏效,假若網絡成本足夠低廉,青少年不用跑到網吧,更多地在家長指導監護下上網,還會滋生這麼多的網癮現象嗎?讓政府接管社會網吧,這個真的不可以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