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祖魯族的搜尋結果,共13

  • 15年前結緣  南非祖魯族女孩今從慈大畢業

    15年前結緣 南非祖魯族女孩今從慈大畢業

    慈濟大學107學年度畢業典禮今(2)日在花蓮靜思堂舉行,共有來自13個國家地區,772位畢業生完成學業。來自南非的祖魯族女孩林琪蘿(Lungelo Thabethe)、何嫣達(Mazibuko Nondumiso Ayanda),在86位應屆畢業外籍生中相對顯眼。 \n \n 這兩位來台就學的祖魯族女孩林琪蘿與何嫣達,與台灣的因緣來自一個情牽15年的台灣之愛,要從南非一位曾是台灣老師、也是慈濟師兄的何堂興說起。 \n \n 1988年,擔任高中教師的何堂興在友人建議下,帶著妻兒移民到萬里之遙的南非打拚。他作夢都沒想過,會從「台灣人」變成「非洲人」,更從一個「老師」搖身成了一個鞋廠的「老闆」。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工廠成立了一個全是祖魯族小孩的合唱團與樂隊,為了教他們,何堂興又從「老闆」兼任「老師」。 \n \n 1996年3月,南非慈濟志工意外發現一間沒有牆、沒有課桌椅的學校,學生都是站著上課,開始了慈濟志工興建學校的念頭。1997年南非第一所慈濟小學落成,因為工廠就在學校附近,何堂興和廖紹利夫妻利用時間到慈濟小學課輔,教他們簡單中文、學唱歌曲等。 \n \n 廖紹利師姊回憶,當時南非經濟很不好,很多家庭沒水沒電。小朋友放學後便到工廠來吃晚餐,吃不完還可帶回家,且都是洗完澡、洗完衣服才回去。 \n \n 2004年,南非慈濟志工帶著南非慈濟第一小學16人參加慈濟教育志業的校慶,何嫣達和林琪蘿那時就在現在畢業典禮的舞台上表演。 \n \n 當年這群南非祖魯族孩子有著與生俱來的律動舞蹈及音樂細胞,加上何堂興等人不斷的教導,這群孩子首度在花蓮靜思堂表演,台下近千位觀眾包括慈濟證嚴法師在內,幾乎都看得非常入神與感動!入神之處是,他們竟然會用中文的慈濟歌選「想師豆」,整齊的比劃出歌詞的含意。感動之處是,來自萬里之外的他們,竟然能用閩南語介紹自己及陳述著台灣的美好。 \n \n 林琪蘿與何嫣達結束台灣之旅回到南非後,並未忘記在台灣的美好回憶。在她們分別完成中學學程後,2013年又一起踏上台灣這塊土地。先學兩年中文之後,林琪蘿如願申請進入慈濟大學公衛系,何嫣達則進入慈濟大學醫技系就讀。 \n \n 兩人來到台灣不僅認真求學,更積極參加志工服務。2019年3月伊代風災侵襲東非,原本就衛生不好的災區,瘧疾等傳染病疫情加劇。當地志工也聯繫林琦蘿,請她在台灣學到的公衛專業,提供災區救災的防疫建議。 \n \n 林琪蘿說:「15年前,真沒想過能有機會就讀大學,也沒想過,2019年6月2日的今天,在台灣,正式成為慈濟大學的畢業生。」林琪蘿表示,讀大學對很多非洲孩子來說,是個無法實現的夢想。但在她的人生中受到慈濟幫助,給她這麼好的禮物,這個因緣一定會永遠珍惜。

  • 傳承母語文化  高雄寶來國中發族語畢業證書

    傳承母語文化 高雄寶來國中發族語畢業證書

    高雄市寶來國中今年畢業典禮別出心裁,全校共有19位畢業生,所有孩子將領到2張畢業證書,除學校畢業證書,還有一張是家長特製給孩子的母語畢業證書,有布農族語、拉阿魯哇族語、印尼語,部分家長甚至感性地寫上鼓勵的話,要孩子勇敢走出部落,下山去闖闖,成為親子都難忘的溫馨畢典。 \n \n校長蔡嘉興表示,母語畢業證書的構想,主要是來國中因設立了六龜數位機會中心,平時深耕居民數位能力,趁畢業典禮到來之前,邀畢業生的爸媽,參與「眼前最美的風景photocap雷雕編圖」課程,由家長操刀編排族語證書,最後請託鹽埕區的忠孝國小,以雷射雕刻機把證書印製出來,每張畢業證書都是獨一無二,滿載父母對孩子的愛。 \n \n蔡嘉興說,寶來國中是多元族群的學校,除閩客、平埔族,新二代及原民族的布農族和拉阿魯哇族皆占1/3,為了呼應108新課綱對本土語教學的重視,以學生母語編寫的畢業證書,不僅可以做為孩子成長的紀念,還能學習母語深耕族群文化。 \n \n田燁祖是這屆唯一的拉阿魯哇族畢業生,拉阿魯哇族是原民族第15族,文字語言就連自己族人都不見得會讀、會寫;他說,能收到族語畢業證書份外感動,也希望學弟妹能夠認真學習族語,讓瀕危的拉阿魯哇族語能夠傳承下去。

  • 邵族拉魯島求巫儀式順利 產生新任祭司

    邵族今天登日月潭拉魯島進行求巫儀式,各遊艇碼頭配合儀式封閉禁航,因祭儀順利產生新任「先生媽」祭司,碼頭提早開放。 \n 邵族人今天在日月潭拉魯島進行求巫儀式,新任「Shinshii先生媽」邵族女祭司候選人搭乘小船,登族人聖地日月潭拉魯島,為尊重原住民傳統文化,原定上午9時到中午12時封閉日月潭碼頭禁航,不過儀式過程順利,上午10時10分就提早開放碼頭。 \n 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表示,先生媽候選人上午9時登拉魯島進行儀式,上午約9時50分,邵族祖靈與先生媽產生靈動感應,求巫儀式宣告圓滿成功,一行人回程環繞拉魯島,再經石印、土亭仔返回伊達邵部落,碼頭上午10時10分便開放航行。 \n 南投縣政府文化局表示,鞦韆祭屬邵族春季最大祭典播種祭一部分,非年年舉辦,今年鞦韆祭一大重點為邵族相隔9年後,產生新任先生媽,這是邵族近年最重要大事。候選人搭小船登拉魯島,途中不能回頭或返航,在島上透過與祖靈對話、示意,選出新任先生媽。 \n 文化局表示,「盪鞦韆」在邵族代表意義是祈求稻穗豐收富足、平安過一年,族人盪得越高,象徵稻穗作物將來長得茂盛飽穗,但祭典不對外開放、鞦韆也不能開放給外人玩,族人也會輪班看守鞦韆,因此盼透過宣導讓民眾知曉,以免前往而造成對立。1060401 \n

  • 邵族「先生媽」求巫拜師 日月潭4/1上午禁航

    邵族「先生媽」求巫拜師 日月潭4/1上午禁航

    日月潭邵族Shinshii(邵族女祭司、先生媽)將於4月1日舉行求巫儀式,考量航行安全及順利圓滿,南投縣政府依據《南投縣日月潭水域載客船舶營運管理自治條例》規定,公告當天上午9時至12時,日月潭船舶全面停航,請船家、旅行社及旅客調整遊程。 \n \n 南投縣政府28日下午邀集遊艇公會、邵族文化協會及相關單位協調;邵族議員石慶龍表示,邵族傳統祭儀,感謝各界的支持與體諒。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台電及消防局均表示,可提供必要之協助。遊艇公會理事長黃禹諺表示,雖然禁航多少影響船舶業者生意,但仍會支持當地族群文化。 \n \n 邵族文化協會表示,在部落長達9年盼望下,新任先生媽候選人終於出現,依照傳統,先生媽們只能搭乘傳統小船至Lalu(邵族最高祖靈聖地,拉魯島)進行求巫拜師儀式,途中不能回頭或返航,全程需給祖靈安靜無干擾的湖面與環境,讓先生媽觀察水象(例如潭水冒泡)),與周遭環境現象(例如昆蟲異常舉動)等,來與祖靈對話,等待祖靈示意,因此需要船家們配合停航。

  • 拉阿魯哇族聖貝祭 祭拜祖靈

    拉阿魯哇族聖貝祭 祭拜祖靈

     台灣原住民第15族拉阿魯哇族,也是台灣唯一以「貝殼」為神的原住民族,26日舉辦「聖貝祭」。雖然族人不到400人,是原住民中的少數民族,高雄市長陳菊仍前往參加,讚美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也希望各族群間互相認識欣賞。 \n 陳菊表示,透過拉阿魯哇族族人努力及各界的重視,市府大力支持原鄉建設、產業發展及語言文化,保存珍貴的傳統祭典儀式和母語。期盼藉由聖貝祭的儀式,表達對祖靈的敬重,也祈求各族群和諧平安。 \n 拉阿魯哇族人現今主要聚居在桃源區高中里、桃源里及那瑪夏區瑪雅里,相傳族人原居地在東方hlasunga,曾與矮人共同生活;矮人視「聖貝(takiaru)」為太祖(貝神)居住之所,每年舉行大祭以求境內平安、農獵豐收、族人興盛。 \n 傳說族人離開原居地時,矮人贈以一甕聖貝,族人亦如矮人般舉行「聖貝祭」。祭儀最重要的部分是「聖貝薦酒」儀式,將聖貝浸在酒裡,察其顏色變化,如果變成紅色則表示太祖酩酊之狀,意味祭典圓滿成功。 \n 拉阿魯哇族在日治時代被政府歸類為鄒族至今,和卡那卡那富族合稱「南鄒」,經過正名運動,在103年獲頒布為原住民第15族。 \n 至今年1月底,在桃源區完成拉阿魯哇族登記有165人,尚未族別變更者約80人。為提供在外就學就業的族人方便登記,民政局「行動戶政所與走動式充電站」服務站,也專程到場提供服務。

  • 拉阿魯哇「聖貝祭」 25日高雄桃源登場

    拉阿魯哇「聖貝祭」 25日高雄桃源登場

    台灣原住民族「拉阿魯哇族」將於連假期間25、26日在高市桃源區高中里美蘭部落及桃源里四社部落,盛大舉行全臺唯一以貝殼為祭典主體的「聖貝祭」,以召告祖靈、祈求族群平安。 \n \n祭儀活動由高雄市拉阿魯哇文教協會主辦,高市原民會協辦,祭典主體的聖貝共有12個,各別代表不同的神祇,用於祭儀最重要的一環-「聖貝薦酒」,除象徵祭祀祖靈的目的外,更為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為拉阿魯哇族最重要且最獨特的祭典。 \n \n原民會主委谷縱.喀勒芳安表示,拉阿魯哇族為台灣原住民第15族,目前人數約500人,由排剪、美壠、塔蠟、雁爾等4個社組成,又稱四社群,主要聚居在高雄市桃源區高中里、桃源里以及那瑪夏區瑪雅里,為原住民中之少數民族。然而在各界的大力推動支持及拉阿魯哇族人的努力不懈下,聖貝祭一年比一年規模更大,也使更多的族人及民眾瞭解此傳統祭典之美及其重要文化意涵,相信在將來可成為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裡的一個嶄新亮點。 \n \n活動為期2日,分別於兩個不同的祭儀場舉行,其中之一位於高中里美蘭部落,前往祭儀場的途中,除可欣賞沿途風光外,將經過桃源區重要地標-全國最長的車行吊橋「索阿紀吊橋」,是假日觀光出遊景點的好選擇。 \n \n原民會表示,桃源區除了原住民特有的祭典文化外,每年舉行的洗愛玉及梅花季賞梅活動也備受矚目,另有以布農族為主體的「天籟布農系列活動」更是不容錯過。期待這個重新點亮的「聖貝祭」傳統祭儀活動可以永續流傳下去並廣為人知,歡迎民眾沿台20線往甲仙方向走訪桃源區高中里美蘭部落,及桃源里四社部落,感受自然美景的薰陶及原民文化的無窮魅力。 \n \n以上相關活動資訊上的問題,歡迎洽詢「拉阿魯哇文教協會」07-6881574、0919882732郭先生,或可洽詢桃源區公所07-6861132。

  • 是不是「處男」?祖魯人看噴尿就明瞭

    祖魯人是被譽為「南非象徵」的第一大黑人民族,祖魯人只要有足夠的牛當聘禮,就可以娶不只一個妻子。但在享受這種「豔福」前,要經受一番「貞操檢查」。在祖魯語中,「祖魯」是「天堂」的意思,祖魯人聚集在南非的誇祖魯納塔爾地區。如今總人口約1000多萬的祖魯族,近800萬都聚居在這裡,其它主要分散在南非其它幾個省和鄰國。 \n祖魯人和南非其它黑人長相並無區別,外人很難判斷。但是許多南非朋友都說,他們一眼就能看出對面來的人是不是祖魯人。原來,許多祖魯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走路從不左顧右盼,眼睛只專注於前方。 \n祖魯人被公認為南非最英勇善戰的民族,他們的標誌性武器是野牛皮盾牌,傳說以前的祖魯男孩長到15歲時,都要獨自捕殺一頭雄獅。酋長會交給他一隻盾牌,表示認可他進入成年男人的世界。以前的祖魯男子12歲開始接受軍事訓練,16歲入伍為新兵,18歲接受正規軍事訓練為戰士,戰士在35歲之前不許結婚。 \n後來祖魯人為了反抗外來的白人殖民者,曾經在南非近代史上書寫過悲壯的一幕。他們手持棍棒戰勝過擁有火槍火炮的英國人,在一場被稱為「血河之役」的戰鬥中曾被荷蘭人殘酷鎮壓,3000名祖魯勇士殞命沙場。 \n祖魯人一夫多妻在南非是受到國家法律保護的,祖魯人普遍重男輕女,理由是只有男孩才能把家族姓氏傳承下去,所以如果第一位妻子生的不是男孩,可能丈夫很快就會有娶二房的打算。 \n祖魯人崇尚乾淨、純潔。他們的住所總是打掃得一塵不染,什麼食物用哪個託盤都要分得清清楚楚。祖魯人對貞操格外看重,但現代祖魯女孩未婚先孕的事情屢屢發生,這可急壞了祖魯王。他認為女孩子懷孕罪魁禍首在於祖魯男人,於是下令要檢查未婚男青年的貞操,一旦發現不是處男就要受到懲罰。 \n至於如何檢查,祖魯王自有判斷標準,就是讓男孩子當眾小便。如果小便噴射高度達到或超過頭頂,就是處男,否則就一定偷嘗過禁果。為阻止愛滋病的傳播,也為讓女性自重,十幾年前祖魯人重新恢復了驗證處女之身的傳統,沒過幾年已經風行南非。 \n在驗證處女身的儀式上,方圓數十公里的少女來到一個特定的地點,並排仰臥於鋪在地面的草席上,接受同族老年婦女的檢驗。凡得到驗證的處女就可以領到處女證「。這一儀式有時與一年一度的」蘆葦節「同時舉行,但有些家庭驗證處女身則每月進行一次。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南非祖魯族女孩到花蓮慈濟求學台語表達感謝

    南非祖魯族女孩「林琪羅」、「何嫣達」,十年前就讀慈濟在南非援建的小學時,曾隨團來臺,當面向證嚴法師表達感謝之意。現在兩人高中畢業再度來到臺灣,先到慈大語言中心學中文,然後在台接受大學教育。學成後希望返回南非幫助更多人。 \n這兩位南非女孩來到花蓮,主要希望先在慈濟大學語言中心學中文一到兩年,再進大學就讀。林琪羅計畫讀護理或社工相關科,何嫣達則以食品科技為目標。「林琪羅」和「何嫣達」用台語表達感謝,並表示再度來到慈濟精舍,感覺如同十年前有回到家的溫暖,期許自己可以認真念書回報慈濟人。 \n她們兩人都期許有朝一日回到南非祖國,自己要從一位「手心向上」的受助者,轉而成為「手心向下」的助人者。 \n

  • 邵族三小全球之最日月潭必遊

    邵族三小全球之最日月潭必遊

     開放陸客來台旅遊至今4年餘,邵族小王子袁百興表示,大量的陸客使得日月潭再度生氣勃勃,不過,陸客除了乘船遊湖和搭日月潭纜車外,對世居日月潭的原住民邵族文化卻少有認識,他覺得相當遺憾,希望大陸背包客來到日月潭時,好好品嘗邵族美食和文化,以及接觸全世界最少的種族、最小的島和最小的燈塔之「三小」。 \n 袁百興說,千百年前他的祖先因追逐一頭罕見的白鹿,尋溪源越鞍部來到古老的水沙連內山(今魚池、頭社、埔里等地舊稱),發現一泓碧水的日月潭,從此邵族便聚居在此。邵族在清道光之前,擁有龐大的勢力,在今魚池、貓●、水社、石印、芽埔和頭社等地形成6大社聚落,但到了咸豐以至光緒年後,由於漢人入墾,加上瘟疫肆虐,邵族不但人口驟減,也不得不遷移他地。現設籍魚池鄉的邵族人僅260餘人,全台總數也才600餘人,可說是全球人口最少、瀕臨絕種的種族。 \n 迷你燈塔有特色 \n 邵族的「第二小」拉魯島是邵族最高祖靈的居處,也是邵族早期的聚落之一,現為日月潭的地標。國民政府來台時稱為「光華島」,1999年921地震後,光華島正名為拉魯島。邵族人相信他們的最高祖靈就居住在拉魯,凡是想學做祭師的婦女,都必須乘船登上拉魯島,去感受最高祖靈的啟示,可見其地位之神聖。 \n 現為土亭仔步道又叫貓頭鷹步道的邵族部落遺址,有全世界最小的燈塔。土亭仔曾為石印社遺址所在,現在則是石姓氏族祖靈祭的地點,步道因此以邵族的吉祥物貓頭鷹為意象。步道長約600餘公尺,步道終點設置有二層式的觀景平台,可眺望南、北、西三面遠山近水,以及日月潭畔的聚落和景點,觀景平台旁有座迷你燈塔,號稱全台最小燈塔,是指引航行日月潭船筏的重要導航設施,也是土亭仔步道上最具特色的景觀。 \n 日出夜景別錯過 \n 袁百興建議,除了邵族的「全球三小」,日月潭慈恩塔的日出與夜景、環視日月潭全景的青龍山步道、逐鹿市集傳統歌舞表演,以及向山遊客中心都是大陸背包客不容錯過的景點。 \n 為讓遊人認識邵族文化,袁百興在伊達邵碼頭開了私人手創館,自己雕刻、編織邵族四手網、獨木舟和瞭望台等文物展示,遊客可以免費觀賞,現場也提供邵族以糯米填充去骨雞翅的傳統風味「雞翅包」,供遊人品嘗。 \n 邵族私房景點 \n 景觀 \n 觀日出 \n 賞夕陽 \n 看煙火 \n 邵族歌舞表演 \n 觀日月潭全景 \n 邵族四手網、獨木舟 \n 日月潭最美夜景 \n 邵族私房景點 \n 地點 \n 慈恩塔、貓山 \n 文武廟 \n 伊達邵碼頭 \n 逐鹿市集 \n 青龍山步道、天候觀測站 \n 逐鹿市集的碼頭 \n 慈恩塔

  • 妻妾成群 南非總統娶第4房

     七十歲的南非總統祖馬周末在家鄉卡瓦祖魯─納塔爾省的恩坎德拉村舉行傳統婚禮,迎娶未婚妻恩格瑪,這是他第六度結婚,也同時擁有了四位「第一夫人」。他現在的三位妻子都出席了這場婚禮。 \n 祖馬和從商的恩格瑪在一起十一年,兩人育有一個七歲的兒子,兩人的婚禮低調進行。一周前祖馬才在大城德班的國際會議中心舉辦豪華派對,慶祝七十歲生日。 \n 約有一千五百名賓客接受口頭邀請,出席了這場婚禮,其中包括五十名貴賓,媒體被擋在外面。祖瑪身穿豹皮並手持戰士的盾牌,並大跳祖魯族傳統舞蹈。這場婚禮宰殺逾三頭母牛,招待社區居民。 \n 祖馬是基督教徒,但之前結過五次婚,其中第二任妻子離婚,第三任妻子自殺。這六位妻子先後為他生下廿名子女。

  • 照顧愛滋童 證嚴授證南非黑菩薩

    照顧愛滋童 證嚴授證南非黑菩薩

     南非祖魯族的慈濟志工,走出自身悲慘境遇,開闢菜園,勸募物資,餵養五千多名愛滋遺孤;她們廿日飄洋過海來台,由證嚴法師親自授證,台灣師兄師姊讚譽她們是南非土地閃閃發亮的「黑珍珠」。 \n 台灣人潘明水廿二年前旅居南非,因協助慈濟發放愛心物資,走入黑人社區,發現不少祖魯族人家徒四壁、貧病交迫,令他心痛不已,決心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成立職業訓練所,教導如何車縫衣服、做手工藝及種植蔬菜。 \n 潘明水說,南非平均每天有一千人死於愛滋相關疾病,留下許多愛滋遺孤,衍生社會問題,而南非慈濟志工訪視愛滋病患,不畏惡臭,為患者清洗身體、按摩,種菜燒飯餵養愛滋遺孤,即便每月僅賺一千多元台幣,仍無私的在家中收養數名愛滋孤兒。 \n 其中,南非志工「慈蒂」(Gladys Ngema)的丈夫有外遇,竟和小三合謀放汽油彈殺害慈蒂及孩子,慈蒂倉皇帶著孩子逃回娘家,身心俱疲、一無所有,十七年前加入慈濟,不僅獲得溫飽,更有能力助人;昨天見到證嚴法師,她形容彷彿有一股力量注入,頓時激動而泣。她也說,愛滋問題長久存在,但過去人人漠不關心,是慈濟讓她看見別人的不幸。 \n 潘明水說,推動初期被視為瘋子,但他堅持不懈,現在光是南非德本就有五千多位祖魯族志工,灌溉出一百廿多處「大愛菜園」,照顧一千八百多位愛滋病患及重症患者,及餵養五千多名愛滋遺孤。 \n 昨天有來自廿一國、一千六百位志工來台獲頒證書,由證嚴法師發放福慧紅包,期許志工將善與愛的種子灑向海外。

  • 投書-還原真相 擺脫錯誤詮釋

     當莫那魯道問小巴萬,「你的獵場在哪裡?」便說明了賽德克族武裝「抗暴」、血祭祖靈,是為了向日本人爭取「生存」與「傳承」的固有權利。然而,莫那魯道領導的「霧社事件」能否被前內政部長徐慶鐘以褒揚令來告慰「英靈」?筆者以為,只有還原歷史真相,才能擺脫歷史的詮釋權是掌握在統治者手中的謬誤。 \n 電影《賽德克‧巴萊》一開場便是賽德克族兩個部落的「獵場」之爭,年輕的莫那魯道因為「出草」,而成為勇士,有了紋面的資格,在臉上留下象徵英勇的「圖騰」。這是賽德克族的傳統。他的父親在莫那魯道年幼時傳授他「賽德克族男子為捍衛獵場,沾滿血的雙手是洗不掉的;女子因為織布而雙手長滿繭」的祖訓,如今卻被異族(日本)入侵,而無法延續。 \n 最讓身為頭目的莫那魯道難以承受之痛的是,祖靈發源地成了林場,賽德克族男人淪為伐木工人,沒有狩獵、掠奪獵場與出草的機會,族內男子就無法刻上驕傲的圖騰,結果都是素顏一張,傳承出現斷層。到過日本,深知日本國力強大的莫那魯道,長年忍辱負重,面對日本警察蠻橫無理,以及賽德克族的絕續存亡,幾經思量,最後決定出草,血祭祖靈。 \n 坦白說,要看懂《賽》片並不難,由上述可知這是賽德克一「族」與日本一「國」之間的恩怨情仇,甚至是莫那魯道的馬赫坡與霧社日本警察駐在所之間的糾紛,因為莫那「排他」地說,血祭祖靈與死對頭鐵木瓦力斯的道澤郡無關。莫那魯道當年未能射死年幼的鐵木瓦力斯,才讓兩個部落之間的仇恨延續下去。 \n 從《賽》片可以看到,賽德克族的不同部落間為了爭奪獵場,常相互爭伐、襲擊,但在日本殖民者將獵場改為伐木場後,達到了「平衡」不同部落間關係的效果。一個部落若要攻擊另一個部落,便會遭到日本強勢介入,也因此賽德克族雖對日本人的不公平待遇早有怨懟,但多隱忍未發,且從警察駐在所的警察人數少於賽德克族來看,若莫那魯道或其他部落頭目有心抗日,日本警察絕對居於劣勢,由此可見武裝抗日並非常態;相對地,日本在當時成了「必要之惡」。 \n 日本既是必要之惡,就表示連莫那魯道都得向日本示弱,否則平衡一旦失衡,各部落間的獵場之爭便將再起,日本為了「再平衡」,一定會動用優勢武力干預,而有更大的殺戮,屆時倒楣的還是賽德克族。直到日警吉村在馬赫坡的蠻橫無理之舉,成了「霧社事件」的導火線,讓賽德克族有了「血祭祖靈」的機會。 \n 《賽》片還原了歷史的真相,那就是莫那魯道在忍無可忍之下,以「出草」方式解決掉入侵的日本人,並且是「大規模的出草」,一網打盡,才不會留下諸如鐵木瓦力斯這樣的遺害,讓歷史重演。所以莫那魯道的抗暴是為一族之利,更確切的說是為了馬赫坡而戰,算是馬赫坡的英雄,但跟當時中國抗日戰爭無關,事後也不需要漢人為他們設碑立傳,發褒揚令,因為台灣政府將這段歷史詮釋成是「大抗戰」的一環,才會認為他們是「英靈」,這種愛國教育嚴重扭曲事實,大大悖離莫那魯道「抗暴」的初衷,是極不負責任的作法。

  • 划獨木舟上祖靈島 領畢業證書

    划獨木舟上祖靈島 領畢業證書

     日月潭德化國小,十六日舉辦很不一樣的畢業典禮,六名畢業生從四天前開始,接受多種族群和部落的傳統技藝洗禮和考驗後,昨天清晨操著獨木舟,划向邵族祖靈地「拉魯島」領取畢業證書。現場祈福作法的「神生媽」說,盼他們藉此肯定自我。 \n 昨天一起受頒畢業證書者,還包括三名國幼班的孩子。校長梁有章表示,德化國小所在地伊達邵部落雖處於風景區,但保有搗麻糬、獨木舟等豐富的邵族傳統技藝和文化。 \n 為了讓孩子們不忘本,並強其未來對自然及外在社會的適應力,特別在孩子們畢業前夕,以類似美式探索教育、紐西蘭堤河邑精神,結合在地文化特質,設計了為期四天的體驗活動,讓他們自力造筏、騎腳踏車繞日月潭,並划船上祖靈島接受加持和祝福。 \n 家長會長哖順堂陪著應屆畢業的兒子哖旻杰一起上島,父子都說「經驗難忘、非常有意義」。畢業典禮儀式;陳鴻銘、陳冠宇,以及白玹嘉、陳玥淇兩名畢業生都說:「感恩,也挑戰自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