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票房下滑的搜尋結果,共62

  • 翻轉陸暑期票房 《哪吒》大銀幕救世

    翻轉陸暑期票房 《哪吒》大銀幕救世

     大陸電影暑期檔結束,上映42天的原創動畫《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達47.49億元(人民幣,下同),不僅躋身大陸影史第3名,帶動暑期整體票房成長,創176.5億元(約新台幣785.6億元)、近5億觀影人次佳績,均高於去年同期;但票房過度集中,大陸原創電影的單片投資與票房產出呈現下滑趨勢。

  • 哪吒票房暴衝 光線傳媒搏翻身

    哪吒票房暴衝 光線傳媒搏翻身

     大陸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26日正式上映,上映首日就一舉創造大陸本土動畫電影首日最高票房紀錄1.37億元(人民幣,下同),截至29日16時25分,累計票房已突破8億元。優秀的內容和動畫品質亦得到社交媒體上熱議,一日之內連登5次微博熱搜,可謂票房、口碑雙豐收,參與製作發行的光線傳媒(300251-SZ)股價躁動,29日早盤一度飆漲逾8%。 \n 《哪吒》是由餃子執導、編劇的動畫電影,發行公司為北京光線影業有限公司。《哪吒》改編自中國神話故事,該片於26日在大陸上映。淘票票9.6分,貓眼9.7分,豆瓣8.7分,《哪吒》創造了2019院線電影評分新高,品質與口碑加持,26日首映預排片比達到35%以上。第一財經分析,4年前暑期檔《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從不到10%的排片比起步,最終收穫9.6億元票房。以此為參照,《哪吒》票房將是10億元起步。 \n 堪稱暑期檔最大贏家 \n 此前,華誼兄弟出品的頭部影片──《八佰》、《小小的願望》先後撤檔,幾乎等於退出暑期爭奪戰。而目前占據暑期檔排片半壁江山的《哪吒》與《銀河補習班》均出自光線傳媒,該公司堪稱暑期檔最大贏家。 \n 不過,今年大陸電影市場略顯平淡,光線傳媒的日子也並不那麼好過。2019年上半年大陸電影票房總額311.76億元,年減2.7%,同期,觀影人次縮水超9000萬,上座率及單座票房產出亦持續下滑,僅平均票價上漲3元。從公司自身業績表現看,2019年上半年,光線傳媒預計盈利8500萬元至1.05億元,預計年減95.02%至95.97%。 \n 光線傳媒表示,該公司專案儲備豐富,目前已經定檔(包括上映)的電影包括《銀河補習班》、《哪吒之魔童降世》、《友情以上》、《鋌而走險》、《保持沉默》等,以上電影將於7、8月上映;同時《兩隻老虎》、《妙先生》、《蕎麥瘋長》、《墨多多謎境冒險》、《西曬》、《姜子牙》、《誤殺》、《我和我的祖國》、《如果聲音不記得》等多部電影有望於2019年內上映。 \n 陸電影需求大於供給 \n 由於市場對今年暑期檔票房整體預期較低,因此,業內人士建議關注優質影片票房超預期帶來的個股機會。聯訊證券給予光線傳媒「買入」評級,認為票房預期仍未完全反映至股價,建議投資者參與爆款影片《哪吒》的交易性機會。聯訊證券表示,考量光線傳媒不僅參與該片製作亦有發行,初步預估票房以10億計,如按投資比例為20%計算,則為2019年淨利貢獻2億。 \n 東興證券最新研報也積極推薦光線傳媒,理由包括電影行業供需反轉,處於需求大於供給階段。另外,預計《哪吒》有望再現並超越《大聖歸來》的高票房,目前股價仍未完全反映票房預期。 \n 中金公司表示,近期看好院線和內容兩條影視行業投資主線,港股方面重點推薦貓眼娛樂和IMAX CHINA;A股方面推薦中國電影等個股。

  • 陸影市進入調整期 Q1票房下滑

    陸影市進入調整期 Q1票房下滑

     正在舉行的第九屆北京電影節,期間舉行多場論壇。其中,由藝恩智庫舉辦的「中國電影發行與行銷趨勢論壇」,探討今年大陸影市的新走向與面臨的市場問題。業者表示,票房突破609億元(人民幣,下同)之後,大陸影市與全球市場成長放緩,進入調整期,但總體來說,狀況仍比北美市場好。 \n 在這場論壇中,與會來賓表示,大陸2019年第1季新上映電影量減少,高成本電影的平均單片票房,除了《流浪地球》之外,《瘋狂的外星人》、《白蛇‧緣起》、《喜劇之王》等片,均不如去年同期,整體票房下滑8%,觀影人次下降8000萬,是2015年至今,Q1首次單季票房下滑,也突顯大陸影市在瘋狂成長之後,開始進入調整期,不過,整體票房依然超越北美、票房下滑的幅度也低於北美。 \n 口碑影響觀影意願 \n 近年「小鎮青年」的觀影人次與消費成長,已是帶動大陸票房成長的重大動力之一,但從大陸影市Q1的表現來看,電影消費下沉趨勢明顯放緩。藝恩創始人、CEO郜壽智在「數說電影宣發趨勢」主題演講中指出,從Q1的城市票房數據來看,三、四、五線城市的票房,近5年來首次下滑,降幅超越大陸平均水準,也導致票房成長放緩。 \n 至於觀眾買票進戲院看片的理由,前3名分別是電影的口碑、預告片的精采程度,以及陪朋友與家人觀影,再次證明大陸官方及業界極力主張的「內容為王」,將是大陸電影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至於電影消費者分層也更加清晰,例如科幻片和動作片在一、二線城市更受歡迎;三、四、五線城市則更喜歡喜劇片;年齡上,29歲以下的90後、00後的電影消費者為主,占了67%。 \n 而電影消費者的特性也很明顯,高知識份子、月收入逾8000元的觀眾逾20%;由於分眾市場逐漸成形,觀眾也越來越個性化,可以明顯區分出吃貨、熬夜黨、樂活派等;而喜歡看電影的消費者,觀影頻率也越來越高,單季觀影超過1次的觀眾達到82%。 \n 短片成行銷最大利器 \n 觀眾的行為與分眾市場形成,讓電影行銷的觸媒管道也有了變化,除了微信和購票平台之外,以病毒式傳播達到宣傳效應極大化的短片,已成為電影行銷必備「武器」,短片平台化身電影行銷的兵家必爭之地。

  • 下滑至186億人民幣 陸首季電影票房 年衰退8%

     統計顯示,2019年第一季大陸電影總票房為人民幣(下同)186.07億元,與2018年同期的202.19億元相比,減少16.12億元,年衰退7.97%,業內認為,不少影片缺乏吸引力,是影響票房主因。 \n 北京商報報導,據貓眼專業版顯示,2019年1~3月,全大陸電影票房,依次為33.68億元、111.05億元和41.34億元,合計為186.07億元。而2月份高過1月與3月的總和,與春節期間推出多部大片,創造票房有關。 \n 2019年第一季與2018年同期相比,票房減少約16億元,其中,1月和3月的單月票房,均較2018年同期減少10億元左右,唯一呈現票房年成長的2月份,但在觀眾人次上,同樣呈現年減近2%的情況。 \n 報導指出,2019年第一季,全大陸總共上映112部電影,其中僅21部電影票房在1億元以上。票房最佳的電影都在春節上映,如流浪地球46.5億元、瘋狂的外星人22億元、飛馳人生17.2億元等。 \n 中國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張京成表示,如今大陸電影觀眾的審美正在逐步提升,要是沒有優質的內容,就難以聚焦觀眾的注意力。 \n 此外,目前日益多元的娛樂方式,以及便捷的看電影管道,也會搶佔觀眾的注意力。一位受訪觀眾表示,目前除了特效大片會第一時間選擇在電影院觀賞外,其餘影片,大多會再考慮一下,不會立即決定購票。原因是已購買影音網站的會員,大多會選擇在一段時間後上線觀賞,另外,是目前娛樂項目非常多元,電影卻能日後再觀看,使得電影成為次要選擇,而非主要選擇。

  • 網飛線上影片串流服務尚未衝擊電影院

    去年美國電影票房萎縮,一度令外界擔心網飛(Netflix)線上影片串流服務開始衝擊傳統電影院,沒想到今年幾部強檔電影推動全美電影票房成長8%,創下近10年來最大增幅。 \n \n 回顧去年全美電影票房不僅營收下滑2%,賣出的電影票張數也下滑6%至12.4億張,創下23年來最低紀錄。這段期間網飛美國用戶量成長11%,首度突破5千萬人關卡,不禁讓外界把電影票房下滑的原因歸咎於網飛。 \n \n 然而,今年2月漫威漫畫改編電影《黑豹》上映後,證明美國電影院至今屹立不搖。《黑豹》在美票房總營收達到7億美元,創下美國史上第三高票房紀錄,隨後上映的《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票房總營收也達到6.8億美元,創下美國史上第四高票房紀錄。

  • 陸十一國慶檔電影票房差 年減29%

    《證券日報》報導,大陸十一國慶假期已經結束,對於電影行業來說,這個假期大陸國內市場表現並不盡如人意。淘票票專業版App資料顯示,今年國慶檔票房收入較去年同期下滑近29%,這也是近5年來,國慶檔最大跌幅。

  • 《瘋狂亞洲富豪》蟬聯全美周末票房冠軍

    MarketWatch網站報導,美國25年來第一部全由亞裔影星擔綱演出的好萊塢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先前已在美國拿下首映周末票房冠軍,接著在上周末蟬聯冠軍寶座,且票房只比首映周末下滑6%。該電影至今全美票房累積7,680萬美元,超過製作成本的2倍。

  • 好萊塢勞動節票房 恐創30年新低

     財經網站MarketWatch報導,美國今年暑假票房慘澹,創下逾10年新低,而各大片商於勞動節長周末期間(9月2日至4日)並未推出強檔大片,使得勞動節假期票房預估將創下30年來同期新低。 \n 美國今年暑假檔期為5月首周周末至9月4日勞動節止,但截至目前的票房為37億美元,與前2年相比衰退約14%,雖然官方尚未公布最終數據,但預估暑假檔期整體票房將是10年內首度低於40億美元。這對於好萊塢來說可是受傷慘重,畢竟暑假是片商力推強檔大片的季節,而暑假票房更佔整體營收約4成。 \n 但今年片商在勞動節3天假期卻未推出強檔大片應戰,這是自1992年後首見。市調公司comScore媒體分析師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表示:「今年暑假票房奇差,這算是很合理的決定。」 \n 1992年勞動節期間亦沒有強檔大片壓陣,當時總票房僅達到4,610萬美元,而德加拉伯迪安指出,今年勞動節票房可能連這個數字都達不到。 \n 當今年暑假票房開始出現下滑跡象時,分析師與片商主管仍有信心能夠扭轉頹勢,部分分析師先前甚至預測今夏票房將創下史上同期新高,但今年8月票房約6.48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9.938億美元衰退約35%。 \n 但多部強檔將陸續上映,可望提振低迷不振的美國票房。時代華納本周將推出史蒂芬金驚悚小說改編的電影《牠》(It),而20世紀福斯之後更將發行《金牌特務:機密對決》。 \n 而之後更有《銀翼殺手2049》、《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 與《正義聯盟》、 《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接棒上檔,分析師因此看好美國第3季與第4季的票房表現。 \n 德加拉伯迪安表示:「我對暑假過後的票房很有信心。我不知道今年暑假出了什麼問題,但重要的是日後不會再遇到這麼糟的狀況。」

  • 《新金融觀察》光線傳媒再裁員 無關「寒冬」?

    《新金融觀察》光線傳媒再裁員 無關「寒冬」?

    即便連續三年都成為票房冠軍,但在國內電影票房市場降溫調整之際,光線傳媒的日子也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好過。 \n再度裁員 \n又是一波裁員,比例在10%。 \n新金融觀察記者瞭解到,有消息稱不久之前,光線傳媒副總裁李曉萍在全體員工例會上宣佈裁員10%,而且本次裁員不針對任何部門,從全公司範圍內裁撤。她給出的理由則是「末位淘汰」。 \n對於光線傳媒來說,這是繼2015年「重組電視事業部」、2016年「先看網路的戰略調整」後,第三次傳出大規模裁員的消息。有業內人士預計,經過這三次大規模裁員,光線傳媒員工數量從2015年裁員前的541人將減少到約240人。 \n不過,相比前兩次明確的戰略調整而進行的裁員,這次裁員前後,光線傳媒並沒有明確提出轉型的計畫。 \n事實上此輪裁員,根據光線傳媒對外回應是,是公司內部正常的優勝劣汰。這種裁員是公司每年或半年固定開展的,目的是更好地用好人、用對人。對於優秀的人,公司希望自己能夠給他們好的福利待遇。 \n同時,光線方面表示目前公司正在進行擴招,招聘領域包括三四線城市的發行人員、新媒體、策劃、專案負責人、劇本審讀等,並於近期開放了一些實習生職位,據悉,正在進行的擴招規模在20%左右。 \n資料顯示,光線傳媒早年主要是憑藉《中國娛樂報導》(又名《娛樂現場》)等節目起家,後逐步轉型,加碼電影業務。2013年光線傳媒投資發行代表作《泰囧》成為國內影業首部票房突破10億(人民幣,下同)的電影,成為一時票房神話,並借助於此及後續電影作品,並最終超過了華誼兄弟,拿到了行業第一的寶座。2016年得益於《美人魚》等頭部影片的成績,光線傳媒在該年底宣佈連續三年成為票房冠軍。 \n但在今年一季度,光線傳媒的業績卻呈現了下滑趨勢,其季度報告中首度出現「負增長」,即便總營收比上年同期增長了34.96%達到6.09億元,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只有1.85億元,較上年同期下跌12.99%。 \n行業冷暖,光線傳媒自然最有體會。國內電影票房市場在經歷了近幾年的高速增長之後,迎來了降溫調整期。 \n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電影票房市場便沒有取得預期中的高速提升,全年票房455億,只比前一年提升10%,與年初預期的600億元相差甚遠。而這一調整期延續到了2017年上半年,除去服務費只收穫254億票房,比去年同期上升3.3%。且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國產片票房105億元,占比不到4成,相比去年同期的131億元,下滑20%。 \n高枕無憂的日子,對於光線傳媒來說,可能一去不復返。 \n雖然光線傳媒特別在回應中強調,此輪裁員跟「壓縮成本」、「影視寒冬」都沒有關係,但不可否認,裁員,確實是控制成本的有效方式。 \n在業內,光線傳媒本就一向以成本控制著稱,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自己也在公開信中表示:「我會一如既往的做這個行業裡最勤奮最摳門的老闆」。 \n多元化探索 \n雖然王長田是有名的工作狂,非常勤奮,但仍不免犯錯。 \n去年9月初,光線傳媒內部便曾宣佈計畫裁員20%,其中包括校招生、實習生。當時光線員工總數為500多人,裁員20%即辭退100多名員工。針對當時的裁員計畫,王長田表示是對先看網的戰略決策失誤,而未來先看網將轉向VR領域。「公司管理層需要承擔一部分責任,裁員是為過去的一些錯誤決策和判斷買單,目前裁員是發現問題後的調整。」 \n新金融觀察記者瞭解到,先看網原本是由光線與360於2014年年底共同出資設立的視頻網站,彼時被視作是光線傳媒從傳統影視業向互聯網+影視轉型的契機,不過在當時,視頻網站市場已經趨於紅海,先看網路直未能沖出重圍。後來360宣佈撤資,光線成為先看網的唯一股東。 \n事實上,這是光線傳媒尋求優化收入和業務構成,積極佈局泛娛樂產業的一個縮影。 \n今年6月16日,光線傳媒發佈公告稱,與關聯人王洪田共同出資設立光線(霍爾果斯)現場娛樂有限公司,借此開拓實景娛樂業務,其中光線傳媒認繳出資2100萬元持股70%。這是繼2014年光線傳媒啟動「中國電影世界」項目後再一次對實景娛樂業務的加碼。 \n對於光線傳媒的此舉,投資分析師許杉認為,以往票房是相關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但電影投資風險高,且現階段市場競爭激烈,過於依賴票房難以穩定公司業績,使得影視公司紛紛尋求票房以外的收入來源。 \n光線傳媒也是如此。近年來,光線傳媒一直在謀求多元化,包括動畫、VR、遊戲等多個領域均有涉獵,其中僅動畫領域就投資了十月文化等10餘家公司。光線傳媒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已投資公司或實體近60家,均以戰略投資為主。 \n其中,在去年5月,光線傳媒以83億估值買下貓眼57.4%股份,不過這筆王長田自詡「有可能改變中國電影格局」的收購備受爭議。 \n一方面斥钜款收購的貓眼尚未進入盈利狀態。根據光線傳媒的公告顯示,2016年貓眼未經審計營收為10.5億元,淨利潤為虧損5.11億元。 \n但王長田透露,今年貓眼電影已經實現盈利。「貓眼2017年一季度收入超過6億元,前3月的平均月利潤超過5000萬元,單月最低利潤超過4000萬元,市場佔有率平均39%。」在今年4月的業績說明會上,王長田披露了貓眼的有關資料,並表示,已在規劃貓眼的獨立上市事宜。 \n

  • 陸3月電影票房 連續第2個月下滑

    雖然有「羅根」等熱門西片上映,但藝恩中國票房統計數據顯示,截至今天,中國大陸3月份電影票房比去年同期大減人民幣5億元。月票房連續第2次下滑。 \n 中新社今天報導,距離3月結束僅剩1天,目前大陸電影票房約人民幣31.9億元,相比去年3月37.5億元的成績,還有5億多元的差距。 \n 報導說,這意味著,繼2月之後,今年大陸的月票房連續第2次下滑。 \n 2月份大陸電影票房收入為60.55億元,與上年同期68.82億元相比,下滑明顯。 \n 分析認為,2月票房下滑有春節檔部分劃歸1月等客觀原因,而3月的票房下滑則大部分只能歸因於院線的不景氣。 \n 3月份大陸院線有「羅根」、「美女與野獸」等多部進口熱門片上映。當月票房最高的陸片是排名第6的「歡樂戲劇人」,票房僅約6000萬元。1060330 \n

  • 戲院搞鬼 陸2016電影票房重傷 票補、盜版拖垮市場 收益減少近百億人幣

    戲院搞鬼 陸2016電影票房重傷 票補、盜版拖垮市場 收益減少近百億人幣

     大陸博納影業總裁于冬痛批2016年電影院偷票房、刷票房,導致年度票房減少20%,近百億元(人民幣,下同),否則早已超過500億元大關。 \n 從2016年度總票房目標由600億元大幅下修,到票房成長率僅3.73%,終結近10年來每年30%增長率榮景,都讓大陸電影業者深刻反省;不過,于冬出席「2017中國娛樂產業年會」時,以實務上碰到的狀況,認為不是總票房下滑,而是部分票房被戲院業者刻意隱瞞,尤以三、四線城市的戲院最難監管。 \n 幽靈場創造爆滿假象 \n 舉例來說,博納併購中、小城市的戲院時,以大陸國家電影專資辦的資料估算戲院的投資回報、市場盈利率、決定用什麼價錢收購;戲院為提高「身價」才會坦承還有1000萬元沒申報。 \n 票補也是戲院偷票房最常見的手法之一。所謂「票補」是網路購票平台的行銷手法,主要用於新片上映前3天的預售,亦即每部電影上映前,發行的電影公司和電影院業者會議定最低票價,一般為30元~40元,但影迷卻可從購票平台買到最低9.9元的票,價差由購票平台與電影公司補貼。 \n 電影公司以高額的預售票房增加與電影院談判的籌碼,促使電影院增加排片場次,電影院趁機在購票平台購入數以萬計的低價票,計入觀眾少的場次,甚至幽靈場的票房,創造爆滿假象。如此一來,電影院可把網購票的錢算入行銷費用,抵銷成本,另一方面則把這些9.9元的網購票,以全額票面價30元~40元與電影公司結算、賺取高達20元~30元的差價。 \n 另一個讓大陸電影票房不如預期的原因是「盜版」。大陸官方近年嚴令禁止、取締盜版,但盜版仍無所不在,以彭于晏、張涵予主演的《湄公河行動》為例,上映首日,網路上即出現盜版連結網址,手機一滑即可收看。 \n 盼新規加速產業升級 \n 從足浴、桑拿等公共場所、私人會所、個人電腦、私人電影院都可能透過微博、微信、論壇取得正在上映的院線片播放資源,多達80萬個非法播放處所是大陸現有的4000多家電影院的200倍;最誇張的是私人影院,居然還能對外售票營利。 \n 于冬直指,大陸有4000多家電影院,年度票房不到10萬元的電影院占10%、400家,其中,年度票房不滿3萬元的有100家,只好靠偷票房求生存。因此,他期待大陸官方3月1日公布實施的《電影產業促進法》能加強市場監管,加速電影產業升級。

  • 台灣票房低迷 去年僅2部破億

    台灣票房低迷 去年僅2部破億

     大陸2016年度票房達457.12億元(人民幣,下同),自製片貢獻269億元,約占58%;票房前10名的電影中,自製片有6部,且每部片都有超過10億元票房,超越好萊塢大片。台灣則持續不景氣,去年國片破億元台幣的僅有兩部。 \n 去年3月《葉問3》爆出票房灌水3200萬元的事件後,有票補、網售低價票的電影明顯減少,平均票價也下滑至33元,但不可諱言,培養出的電影觀眾越來越多,年度觀影人次約13.7億,比2015年上升9%,平均每人每年看電影1.8次;因官方政策力挺,大陸電影院的銀幕總數已超4.1萬塊,目前仍以每天平均增加26塊的速度增加,未來觀眾族群會更為龐大,電影市場潛力可期。 \n 反觀台灣,2016年國片市場相當不景氣,僅驚悚懸疑電影《樓下的房客》和豬哥亮的賀歲片《大尾鱸鰻2》票房飆破億元台幣。倒是到大陸、香港發展的電影人如彭于晏、楊祐寧、張孝全、金士傑等表現亮眼。彭于晏更以1年6部電影:《長城》、《湄公河行動》、《寒戰2》、《危城》、《我的特工爺爺》、《奔愛》在大陸上映的成績,在兩岸一枝獨秀。 \n 導演王小棣、製片葉如芬表示,的確有人認為2016年台灣票房低迷,國片快不行了,但這不是事實,仍有許多人努力為國片市場打拚;票房好壞代表投資人可否回收成本,但也希望在商業機制下,力挺有才華的導演,提振國片市場。

  • 陸電影票房泡沫化?

    陸電影票房泡沫化?

     近幾年來,隨著硬體蓬勃建設與資本大量的湧入,中國電影票房呈現飛速增長,大有追上美國之勢。然而,畸形成長、急功近利等原因,讓中國電影票房自今年第2季起,迄今仍處頹勢。 \n 在官方政策支持下,中國的電影票房自2009年隨著電影院興建、大螢幕增設、資本熱情投入,出現高速增長,2015年票房已達440億元人民幣(下同)。若依照此增速,今年票房可望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 \n 今年6月中的上海電影節,其中1場論壇請來台灣名導李安做為與談人,題目就是「票房即將超美國,成為『老大』還差幾件事」。單由這一點,可以想見中國電影界人士對於票房上即將超越美國的自得之情。 \n 然而,綜合陸媒報導,今年第2季中國電影票房意外出現滑落,繼暑期檔中國國產電影票房縮水31億元後,剛結束的「十一」黃金周,電影總票房較去年同期下滑15%。這讓這幾年一路高歌猛進的中國電影票房被迎頭澆上一盆冷水,600億元的全年票房目標遙遙無期。 \n 票補減少 泡沫現形 \n 對此,中國媒體、輿論圈與業界已出現檢討、反思的聲浪。論者指出,電影票房增速放緩的原因,首先來自票房補貼的不斷減少,以及「虛假票房」的被圍剿。 \n 據了解,中國電影這幾年的迅猛發展與票補大戰不無關係,而中國政府今年則對此大加整頓。陸媒統計,2015年440億元的票房中,大約有30億到50億的票房來自於補貼。補貼的存在一方面掩蓋了電影受眾的真實購買力,也造成了電影票房的虛胖和泡沫化。一旦票補減少,中國電影的票房水準就會現出原形。 \n 虛假票房則是中國電影市場的又一畸形現象,而且由來已久,在去年的票房冠軍電影「捉妖記」身上就發生過。為了一舉超過「玩命關頭7」,拿下票房冠軍的寶座,「捉妖記」在自身票房增長乏力的時候,由片方購買大量電影票以公益場的名義進行放映。但事件在媒體的曝光下,這些公益場根本沒有人去觀看。 \n 特別是今年在官方的整頓下,原先被視為強片的「葉問3」就倒楣了,因為票房造假,「葉問3」被開出巨額罰單。在這樣的威懾下,中國電影市場逐步走向規範,雖然隱性的票房造假行為依然存在,但是這類行為有效擠出了電影票房中存在的泡沫。 \n 終結弊端 借鏡韓片 \n 另一方面,從供給側來看,中國電影市場的產能過剩已經是一個愈來愈嚴重的問題。業界人士表示,中國電影現在每年立項註冊的影片達3千到4千部,「粗放式的製作方式,虛高的產能,真正能創造出票房的很有限。現在急需做的,是產能降下來,品質提上去。」 \n 同時,近幾年中國電影的發展離不開資本的大舉進入。但是大量游資的進入和非理性投資的增加,也給電影市場帶來浮躁和泡沫,產生很多弊端。 \n 以近年最夯的青春類型影片為例,「IP+小鮮肉」的模式已經形成套路,太多青春片的投資人認為必須按照這個套路來才能賺錢,編劇一旦冒出一個新想法,興沖沖地找資本談時,卻遭到資方的嚴厲駁斥。 \n 中國電影界人士感嘆,韓國的經驗值得借鑒。本世紀初,韓國電影也遭遇過類似的問題,後來遭遇票房失敗的韓國電影開始面臨資本的退潮,電影人開始反思他們的製作環節,這才造就了韓國電影的繁榮。

  • 陸電影票房疲軟 台港電影人淡定看待

    針對中國大陸電影票房下半年成長呈現疲態,台灣籍的北京光景映畫董事長黃煒哲今天說,今年上映的電影可能是2、3年前籌劃的,觀眾胃口待摸索,但明後年大陸電影市場仍被看好。 \n 香港電影製作人莊澄則認為,大陸電影市場之前因為部分發行商高額補貼票房,電影票往往能以低價賣出以衝高票房數字。但今年票房的整體表現,反而「比較健康」。 \n 在北京成立3年、先前處於電影籌備階段的光景映畫今天舉行記者會,公布包括總顧問莊澄等人在內的團隊成員。黃煒哲與莊澄在會後受訪時,作上述表示。 \n 黃煒哲表示,今年上映的電影,大約都是2、3年前起就籌備製作。時隔2、3年,當時對現今觀眾的胃口抓得不是很準,應該是造成目前大陸電影市場成長趨緩的原因。但是,他對2017、2018年的大陸整體電影票房,還是看好。 \n 莊澄則認為,大陸今年電影票房成長趨緩,反而「比較健康」。因為,過去有些發行商高額補貼票房,讓電影票往往能以低價賣出,以衝高票房數字。今年這些現象較不明顯,像9、10月這樣的票房表現「蠻健康的」。 \n 他說,先前一些拍得不錯的電影,往往上映第1週票房不錯,之後便逐漸下滑。如今在比較健康的情況下,往往後勢上揚,第1、2天可能排名第3,過兩天上升到第2,1週後排到第1,未嘗不是好事。 \n 黃煒哲今天為光景映畫舉行記者會,公布這3年內網羅加入團隊的香港電影人莊澄、鄭文政、黃英、陳淑賢、劉浩良、張志光等成員。他說,未來將以每年推出2部電影、每年投入人民幣2億元、營收10億元為目標。並計劃2019年邀請台灣導演,打造純台灣的題材。1051015 \n

  • 陸電影票房冷 點燃市場併購熱

    陸電影票房冷 點燃市場併購熱

     2016年大陸電影票房成長勢頭冷卻,但合併趨勢卻逐漸抬頭,繼萬達、阿里巴巴之後,以視頻遊戲開發營運的完美世界(北京)網絡技術也宣布,將以13.5億元(人民幣,下同)收購陷入困境的中型院線今典集團。完美世界首席執行長蕭泓表示,在影院領域,合併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n 根據統計,今年前8個月,大陸電影票房收入僅年增12%,收入總額達327億元,增速明顯低於2015年的30%。對於票房增速下滑,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一方面是因為影院透過縮減優惠折扣,實際上提高價格;另一方面則是缺乏賣座、必看的電影,這也意味著,外界對大陸將於2017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電影市場的預期,恐難實現。 \n 與美國相比,大陸影院市場較為分散,其3萬1600間放映廳分屬48家院線;而在美國,少數幾家院線掌控大部分影院。 \n 打造大型院線第一步 \n 大陸最大院線是從萬達集團分拆而出的萬達電影院線,占大陸電影票房比重不到14%;其次是由國企中影集團控股的星美院線的8.7%。 \n 蕭泓表示,將收購今典旗下217家影院,做為打造大型院線的第一步;光大證券首席傳媒分析師王錚表示,票房降溫成為促進整併的關鍵,部分小型影院或因市場逐步成熟、利潤率下降,轉而尋找買家接手。 \n 此外,一些大型企業紛紛進軍影視業,或為未來收購交易試水溫。阿里巴巴集團旗下電影製作公司阿里巴巴影業集團,5月以1.52億美元買入廣東大地影院4.76%的股份,若以票房排名,大地影院為大陸第三大影院連鎖企業;而阿里在8月再度以1520萬美元收購一家在杭州擁有11間放映廳影院的80%股份。 \n 萬達增百家IMAX影院 \n 而大陸娛樂業巨頭萬達集團也希望透過合併、新建影院來鞏固萬達作為大陸第一大電影院營運商的地位,萬達電影院線近期更宣布,計畫在未來6年新增150家IMAX影院,並將在旗下購物中心和娛樂主題公園內開設新影院,但未透露具體數量。 \n 北京博納國際影院投資管理公司也預計,未來大陸電影產業的參與者數量將減少,合併有助於服務標準化,並避免低層次競爭,是電影業躍升到下一階段的必要條件。

  • 《大陸產業》陸十一電影檔期前3天票房,5年首見衰退

    據法制晚報報導,中國大陸十一長假前三天,累計票房為7.74億元,比去年同期的8.6億元下滑10%,是近5年大陸電影市場在十一長假檔期首次出現逆增長。 \n \n報導指出,十一長假七天票房恐無法追平去年同期的表現。該檔期單日單片破億的情況,在今年亦恐難實現。 \n \n中國電影市場從4月一直呈現萎靡狀態,9月電影票房收入更創近兩年單月最大跌幅,預估10月電影市場可能會延續9月的頹勢,今年大陸電影市場總值甚至可能無法突破480億元。

  • 大陸電影票房 陷寒冬

     缺乏暑期強檔片助陣,中國大陸第3季電影票房踢鐵板,創下至少5年來最大幅度的下滑,較去年同期下跌16%,且為連續2季出現下滑。大陸電影市場一度被看好可在2017年超越美國,但疲弱表現讓分析師轉趨保守。 \n 據外媒報導,中國大陸官方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29日,第3季票房收入較去年同期下跌約16%,為連續2季下滑。相較2015年票房收入增長了近50%,今年大陸的電影市場可謂陷入寒冬。 \n 曾預計中國大陸電影院市場將在2017年超越美國的IHS Markit分析師David Hancock,也將此一預測推遲至2018年。他表示,市場正在成熟,隨著大陸消費者對新影院環境的新奇感漸消,對電影的選擇也變得越來越挑剔。 \n 此外,近期大陸市場上爆出多部電影,包括「葉問3」、去年票房冠軍「捉妖記」的票房灌水醜聞,也讓中國大陸電影市場的光環蒙上陰影。 \n 根據北京藝恩網的統計,大陸今年8月份電影票銷售額雖較去年同期增長12%至40.5億元人民幣(下同),但第2季的票房收入卻創下5年來最低迷的表現,其中7月份跌幅高達18%,為近5年以來暑期檔票房首次負增長。過去5年,每年的7月大陸的暑期檔票房增速均超過30%。 \n 報導稱,中國大陸「十一」長假今日開始,被視為今年票房最後衝刺的機會,郭敬明導演的華語首部真人動畫電影「爵跡」、香港動作片「湄公河行動」,以及由劉德華、黃曉明等主演的喜劇片「王牌逗王牌」,都將共同角逐「十一」檔期。 \n 不過,業內人士預測,受到今年整體走勢影響,今年「十一」檔期恐怕難以達到去年同期的18億元票房收入,頂多和去年持平。

  • 大陸電影票房寒冬 Q3跌幅創5年來最大

    缺乏暑期強檔新片助陣,中國第3季電影票房踢鐵板,創下至少5年來最大幅度的下滑,較去年同期下跌16%,且為連續2季出現下滑,中國電影市場一度被看好可在2017年超越美國,但近日疲弱表現也讓市場分析師轉趨保守。 \n \n據外媒報導,中國官方數據顯示,截至9月29日,第3季票房收入較去年同期下跌約16%,為連續2季下滑。相較2015年票房收入增長了近50%,今年中國電影市場可謂陷入寒冬。 \n \n曾預計中國電影院市場將在2017年超越美國的IHS Markit分析師David Hancock,也將此一預測推遲至2018年。他表示,市場正在成熟,隨著中國消費者對新影院環境的新奇感漸消,對電影的選擇也變得越來越挑剔。

  • 網路購票折扣減 陸電影票房反轉向下

    中國大陸電影市場雖大,但根據外國法人及媒體資料,今年暑假及中秋檔期卻見下滑,理由則與網路購票折扣大減及片商自購票房灌水遭打擊有關。 \n 華爾街日報報導形容,大陸電影行業的繁榮,或許是一場幻象。而法人更開始調降對今年大陸電影票房的預測值。 \n 報導指出,大陸今年中秋節3天假期期間,電影票房收入較去年中秋節假期大減15%。而據德意志銀行資料,今年6至8月大陸電影票房收入也較去年同期下滑4%。與今年初元旦、春節檔期的榮景相比,已有巨大改變。 \n 在去年全年較前年大增50%的基礎上,高盛今年1月間曾預測,大陸今年全年電影票房收入將較去年成長30%,達86億美元(新台幣約2700億元)。今年初,大陸電影票房確實開出長紅,其中周星馳執導的「美人魚」票房更達5.27億美元,創大陸歷史新高。 \n 報導說,今年暑假期票房下降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網路售票折扣降低。像阿里巴巴、騰訊等電商,都推出線上售票,在激烈競爭下,一度只要1.50美元就能買到票,使大陸電影票有60%是透過網路售出。 \n 但2個大陸國有的電影行業組織先前表態,電商若以低於戲院和片商設定的最低價格售票,將會被列入黑名單,使低價售票之風受到遏制。 \n 此外,監管機構開始打擊片商自購票房灌水,以美化票房帳面的作弊行為,也對票房數字有一定影響。 \n 野村證券因此在9月稍早時,調降對大陸今年電影票房的預測,年增率從原先的25%大幅調降到8%。而像大陸萬達集團旗下的萬達影城股價,與去年12月相較已接近腰斬。1050922 \n

  • 陸國片票房跌4成 暑期檔破滅

    陸國片票房跌4成 暑期檔破滅

     據藝恩票房統計,截至8月31日24時,今年大陸暑期檔(6/1-8/31)上映影片超過百部,總票房124.29億元(人民幣,下同),與2015年暑期檔總票房124.31億元持平,增幅創9年新低。其中,國產片近80部,總票房約47億元,相比去年暑期檔國產片勁收79億元戰績,下滑近4成。大陸國產片從去年暑期延續至今年春節的票房神話,到今年暑期檔無可奈何地破滅了。 \n 在為期3個月的暑期檔裡,今年票房最高的《盜墓筆記》近9.9億元,這意味著暑期無一部國產片突破10億。而且,即便將門檻下拉到5億元,成功跨越的也只有《盜墓筆記》、《絕地逃亡》、《寒戰2》和《大魚·海棠》4部影片。 \n 電影淪為資本運作 \n 去年同時段單單《捉妖記》、《煎餅俠》和《大聖歸來》三駕馬車就斬獲票房超40億元,《捉妖記》更是以逾24億元的票房將《玩命關頭7》從大陸最賣座影片的寶座拽了下來。 \n 《北京日報》報導,資料顯示,今年暑期檔上映國產影片中,豆瓣評分在5分以下的「垃圾片」占比超6成。這些年,伴隨各路資本瘋狂湧入,的確讓大陸電影市場的容量由幾10億元快速躍升到400多億元,但也掩蓋了創作能力低水準徘徊的現實。由於那些沒有藝術底線的資本大量介入,把電影變成一種資本運作和遊戲,看似熱鬧,實則已埋下禍根。 \n 投資方從股市讓利 \n 著名電影人周鐵東表示,大陸電影市場一度飆漲的內在動力是電影生產被金融資本所裹挾,不少資本醉翁之意不在電影,它不過是金融運作的諸多環節之一。 \n 近兩年,包括基金分拆、保底發行等與電影產業並無關聯的眾多金融概念,頻頻出現在影片製作、發行、放映等各個環節。一位不願具名的電影從業者認為,如此做法只會將電影從藝術作品無限拉低成金融斂財工具,整個套路就是某種「圈錢遊戲」,電影更像是出於融資宣傳打出的一則華麗的廣告。 \n 周鐵東透露,其常見做法是,一部影片創作過程中所需的資金,都可以被打造成標準化的理財或信託產品進行融資,而且相關投資方還能從股票市場坐收漁翁之利。從去年的《港囧》到今年的《美人魚》等,與金融衍生品相生相伴的影片比比皆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