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禁蒙面法的搜尋結果,共107

  • 黃之鋒涉反蒙面法遊行 遭判4個月

    黃之鋒涉反蒙面法遊行 遭判4個月

     正在服刑的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和社運人士古思堯涉嫌參與2019年10月5日「反蒙面法遊行」,被控「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黃之鋒同時被控違反《禁蒙面法》的「在未經批准集結中使用蒙面物品」罪。黃之鋒早前已認罪。案件昨在東區法院裁決。黃之鋒被判監4個月,古思堯被判監5個月。  黃之鋒(24歲)早前已承認兩項控罪,而古思堯(74歲)則不認罪。案件13日在東區法院裁決。裁判官鄧少雄稱,古思堯並不挑戰檢方指控案情,在審訊期間曾承認自己有參與非法集結,只是不認罪。裁定古非法集結罪名成立。黃之鋒被判監4個月,古思堯則被判監5個月。古聞判表示「坐監是我生命一部分,愈坐愈聰明」,黃高呼「辛苦了大家」。  鄧少雄表示,黃之鋒當日曾接受媒體訪問,是標誌性人物;古思堯則手扶布條,是帶領性人物。裁判官說,就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以6個月監禁為量刑起點,黃之鋒因認罪而獲減刑至4個月,古思堯雖然受審後才定罪,但由於他對檢方案情無重大爭議,亦獲減刑。  至於黃之鋒另涉以口罩遮蓋臉部,違反《禁蒙面法》,裁判官以15天監禁為量刑起點,並因黃之鋒認罪而減刑至10天,兩項刑罰同期執行。而黃之鋒目前因包圍警總案正在服刑,裁判官下令本案刑期與包圍警總案的刑期分期執行。  黃之鋒參與2019年6月21日包圍香港警察總部行動,被控非法集結等罪,於去年12月2日被判13.5個月有期徒刑,目前正在石壁監獄服刑中。

  • 正在服刑的黃之鋒涉非法集結等罪 被判監4個月

    正在服刑的黃之鋒涉非法集結等罪 被判監4個月

    據香港東網報導,已解散的「香港眾志」前秘書長黃之鋒及「攬炒分子」古思堯,被指於2019年10月5日《禁蒙面法》生效首日,參與未經批准的港島區遊行,被控連同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在無合理辯解下,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 此外,黃之鋒還被控同一天在金鐘道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時,使用可能阻止辨識身份的蒙面物品,即一個掛耳式口罩,被控違反《禁蒙面法》。 案件今天13日在香港東區法院裁決。黃之鋒被判監4個月,古思堯則被判監5個月。 據港媒此前報導,黃之鋒因涉2019年6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一案,於2020年12月2日被判刑,黃之鋒承認煽惑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2罪,被判處監禁13個半月,目前正在監獄服刑。 至於古思堯,他被控於2020年7月在法院外侮辱國旗,今年1月28日早上在香港西九龍法院被判罪名成立,被判監4個月。

  • 防濫用匿名 港禁蒙面法裁定合憲

    防濫用匿名 港禁蒙面法裁定合憲

     香港終審法院21日做出最終判決,裁定香港政府上訴成功,並駁回香港民主派人士提出的上訴,代表未來香港合法與非法遊行集會均不可蒙面。港法院表示,使用蒙面物品對暴力示威者有壯膽作用,亦會讓有心人士濫用匿名身分以逃避法律責任及警方調查,故裁定《禁蒙面法》合憲。  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大規模遊行抗議行動頻傳,不少港民上街頭時更選擇以黑色口罩等物品蒙面,迴避警方追查。港府去年10月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強行推出《禁蒙面法》,引發爭議,隨後泛民派與港府分別上訴高等法院,當時裁定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規例屬合憲,以及《禁蒙面法》部分合憲。  香港終審法院昨日駁回泛民派上訴,並在判辭中表示,雖然《緊急法》在緊急或沒有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制定附屬法的權限既寬廣且有彈性,但這種權力沒有違憲,亦受到有效的制約。  至於《禁蒙面法》,終院指出,在2019年10月初,香港已出現的法律與秩序敗壞的情況,令政府認為這情況構成《緊急法》下所指的危害公安,而《禁蒙面法》旨在應對持續多個月的暴力及不法情況。使用蒙面物品對示威者和他們的支持者起壯膽作用,讓個別的人可濫用匿名以逃避法律責任及警方調查。

  • 香港終審法院判《禁蒙面法》合憲 遊行均不可蒙面

    香港終審法院判《禁蒙面法》合憲 遊行均不可蒙面

    香港終審法院21日對《禁止蒙面法》做出最終判決,裁定香港政府上訴成功,並駁回香港民主派人士提出的上訴,代表未來香港合法與非法遊行集會均不可蒙面。港法院表示,使用蒙面物品對暴力示威者有壯膽的作用,亦會讓有心人士濫用匿名身份,以逃避法律責任及警方調查,故裁定《禁止蒙面法》合憲。 去年開始,香港抗議、遊行事件頻繁,2019年10月初起,香港已出現法律與秩序敗壞的情況,不少民眾無辜受波及,人身安全受威脅,而佩戴蒙面物品對暴力示威者起了壯膽作用,有心人士濫用匿名身份以逃避法律責任及警方調查,港府為因應相關情況,於2019年10月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蒙面法》,但25名香港民主派人士提出司法審查,質疑《禁蒙面法》的合法、合憲性,原訟庭於2019年11月裁定《禁蒙面法》不具法律效力,港府今年4月提出上訴,終審法院21日裁定港府上訴成功,駁回民主派人士的上訴。 香港終審法院表示,《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並未違反《香港基本法》,行政長官的權限也並非違憲,對未經批准的集會及遊行進一步禁止使用蒙面物品,是為了避免和平的公眾集結演變成暴力場面,在限制個人權利及維持社會秩序、利益之間,《禁蒙面法》符合公正平衡,且考慮到因暴力示威者而受到人身及財產損害的民眾,其後續賠償、追究問題,以及蒙面示威者在隱藏身份的情況下,可能自以為不用受到法律制裁,而作出違法的行為,故裁定《禁蒙面法》合憲。

  • 港高院複判:緊急法不違憲 禁蒙面適用非法集會

    港高院複判:緊急法不違憲 禁蒙面適用非法集會

    香港特區政府頒訂《禁止蒙面規例》於去年11月於高等法院的訴訟中,遭裁定以「危害公共安全」為由訂立緊急規例條文的做法違憲,港府不服提出上訴後,於4月9日高等法院上訴庭裁定逆轉,判定港府透過緊急法訂立規例機制「沒有違憲」 。此外《禁蒙面法》的規定對未經批准集會「沒有違憲」,但對公眾集會與遊行則「違憲」。 據《東網》報導,港府於去年10月初宣布實施《禁蒙面規例》(下稱《禁蒙面法》),多名泛民主派議員隨即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高院原訟庭去年11月裁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授權港府以「危害公安」為由訂立緊急規例的條文違憲,而據它訂立的《禁蒙面法》亦告失效。 香港政府對此裁決不服並提出上訴,上訴庭今(9日)裁定政府有部分上訴得直。香港高院判詞指出,政府透過緊急法訂立規例機制「沒有違憲」。至於《禁蒙面法》方面,針對未經批准集會「沒有違憲」,但針對公眾集會和遊行則「違憲」。

  • 暫緩禁蒙面法違憲裁決不果 律政司長鄭若驊拒評

    暫緩禁蒙面法違憲裁決不果 律政司長鄭若驊拒評

    香港政府就《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與《禁止蒙面規例》被裁定違憲申請上訴,律政司早前向高院上訴庭要求延長暫緩生效違憲裁決至上訴有結果為止,昨(10日)遭上訴庭拒絕。據港媒報導,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案件仍在司法程序,案件會於明年1月9日和10日在上訴庭處理,故不作評論。 對於高院和終審法院相繼被縱火,鄭稱縱火是非常嚴重的罪行,可判處終身監禁,在法院縱火對法治的衝擊很大,不希望市民犯案,又指在任何地方縱火亦應被譴責,但在法院縱火尤其可恥。 早前有報道指鄭若驊曾向中央請辭被拒,鄭稱報道純屬謠言,促記者查核事實和證據。

  • 港府申請暫緩禁蒙面法 遭高院拒絕

    港府申請暫緩禁蒙面法 遭高院拒絕

    香港高等法院上月裁定《緊急法》和《禁蒙面法》的部分條文違憲,並宣布《禁蒙面法》無效。港府早前針對高院的判決及命令提出上訴,同時向上訴庭申請暫緩執行判決。上訴庭今(10日)公告判辭,拒絕政府按《禁蒙面法》暫緩執行令的申請,正審上訴已排期於明年1月9日開審,預計進行2日審訊。  上訴庭同時表明,法庭拒頒相關命令,不代表法庭鼓勵任何人涉及禁蒙面法所限制的事項,法庭也未就案件的上訴有所裁定。

  • 禁蒙面法無效令再暫緩 警可依法逮補蒙面者

    禁蒙面法無效令再暫緩 警可依法逮補蒙面者

    香港高等法院22日決定頒布7天臨時暫緩令,讓香港警隊可以依「禁蒙面法」繼續執行任務。由於暫緩日期將至,上訴庭今日再批出延長暫緩執行令,直至下月10日為止, 以讓政府提出上訴。  因此,泛民派24位議員共同發表聲明,對上訴庭頒布暫緩執行令表示失望與遺憾,並指稱法庭並無給予民主派議員機會陳述反對理據,就自動頒下暫緩執行令;並且若是根據原訴訟庭判決,相關條例已經違反相稱性原則,不應該繼續生效,認為法庭應果斷下令反蒙面法失效,並嚴正要求政府不得繼續執行禁蒙面法。

  • 禁蒙面法違憲?港高院裁決待商榷

    禁蒙面法違憲?港高院裁決待商榷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決港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推行《禁止蒙面規例》,違反《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與《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人權保護條款,不符比例原則。此舉引發親建制派人士、大陸官方和輿論一片撻伐。若後續不能妥善解決港府上訴、或是終審法院未能更正裁決,將很有可能觸發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出面釋法。  多維新聞網分析,單從香港高院原訟庭裁決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訂立的《禁蒙面法》違憲來看,足以說明香港法院在獨立有效地行使對於《基本法》的審查權,間接佐證「一國兩制」依然牢固。  維護一國 打擊港獨  眾所周知,香港始終實行普通法,視法治為核心價值,回歸大陸後,北京為了彰顯「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盡最大可能尊重香港社會關切,保留和擴大了香港在殖民地時期幾乎不存在、直至1991年引進《國際人權公約》後才具備的實質性違憲審查權,並賦與香港法院此前未有過的司法終審權。  《基本法》第8條規定,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特區立法機關做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多維認為,近來北京為了修補治港政策疏漏,因應日漸興起的激進本土、分離主義思潮,更堅決地維護「一國」、打擊港獨和促進陸港融合,加劇了一些港人焦慮情緒,以為「一國兩制」正被蠶食,法治已成港府「檢控機器」。然而,修例風波以來,北京一直保持克制,堅守「一國兩制」的剛性約束,足以說明「一國兩制」的牢固。  香港法治 依然牢固  尤其香港高院在「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成為當前香港「最緊迫任務」、不少人質疑「員警抓人,法官放人」、批評香港司法機構未能承擔起應有責任;港澳辦、大陸常務副總理韓正、國家主席習近平相繼喊話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的非常時刻,尚能做出置身風口浪尖、易激化矛盾的裁決,並迅速獲得警隊執行,林鄭月娥也表示港府「每次都會尊重法庭判決」,足見香港法治依然牢固。  多維強調,要理性認識人大常委會在香港法律體系中的角色。《禁蒙面法》違憲之爭側面固然佐證「一國兩制」和香港法治的牢固,但不能據此反證香港高院的違憲裁決合情合理。  《緊急法》的確會在緊急情況下賦與特首較大權力,但判斷是否違反《基本法》的權力,源自人大常委會。《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基本法》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會,並授權香港法院就關於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表明司法審查權源自並受制於人大常委會授權。香港高院裁決有待商榷。  違憲否 北京說了算  依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說法,1997年2月23日第8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做出關於《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已將《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採用為香港特區法律。至於《禁蒙面法》,也許需要在細節或執行過程中進一步完善,兼顧合理的蒙面需求,但並不能由此說《禁蒙面法》違憲。  多維評析,在社會面臨失序風險的非常時刻,司法本是止暴制亂的重要一環,但如此司法取向容易傳遞錯誤資訊。香港社會意識形態分歧,但不能讓意識形態和情緒遮蔽理性,要更清醒看到司法終審權、違憲審查權來源,更理性認識到人大常委會在香港法律和司法體系發展中的領導作用。

  • 港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 加劇危機

    港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 加劇危機

     香港高院判定《禁止蒙面條例》違法,引發香港政府應對能力的危機。香港司法在實務上是否有權解釋安全、國防、外交問題在內的《基本法》相關內容,頗具爭議,也是踐行「一國兩制」過程中會遇到的問題。  多維的評論文章指出,香港高等法院判斷和裁定了《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以及香港依此訂立《禁止蒙面條例》,行為失當,而且條例違反《香港基本法》。造成影響甚大,以致北京方面,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中國國家港澳辦等,指責香港高等法院「僭越」。這突顯了「一國兩制」兩種法治體系之下香港的特殊性司法困境。  但矛盾並非不能化解,首先要搞清楚3個問題。其一,香港高等法院裁決的性質。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除繼續保持香港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則對法院審判權所作的限制外,對特別行政區所有案件均有審判權。其第158條就《基本法》的解釋權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意味著香港法院有解釋權,但並非違憲審查,而是針對個案。違憲審查在香港與司法復核均使用judicial review,惟二者並不等同。香港法院無權對《基本法》這一全國性法律進行違憲審查。  其二,裁決的內容。立法會議員申請的是對特區政府行為本身的合法性審查,即「司法復核」。這意味香港高院應限定於政府行為本身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是否超越法律賦予的權力。《基本法》第8條「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緊急狀態法》已經由全國人大確認在1997年香港回歸後繼續適用,無需地方法院以「違基性審查」質疑其存廢。  其三則是程序問題。《基本法》規定全國人大賦權香港法院完全的司法管轄權,但也有例外和程序上的約束機制。比如,司法管轄範圍應排除涉國家安全、外交、國防等事務的案件,由行政長官出具證明文書說明情由加以排除。

  • 港府提交文件 冀推翻原訟庭「禁蒙面法」違憲裁決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情況授權特首會同行政會議立法違憲,而「禁蒙面法」亦違憲。高院上周五頒下裁決,容許暫緩執行裁決7天,至29日止,以等候政府提出上訴。 港府25日向高院遞交文件冊,要求推翻原訟庭裁定「禁蒙面法」違憲的裁定,並希望獲批上訴許可。政府稱,在暴力亂局中有合理必要應用「禁蒙面法」保障公民,而且「禁蒙面法」所限制的權利及自由屬有限度,不會限制參與合法集會的市民權利。 文件指出,決定現時局勢是否符合「危害公安」的定義仍有很大斟酌餘地,希望上訴庭接受「禁蒙面法」在「 危害公安」局勢有增無減的情況屬必要,暴力示威增加前線警員的工作壓力,以及人手緊張,到處破壞及實施暴力行為人士的私隱權亦毋須被保障。

  • 港高院宣布《禁蒙面法》暫時有效

    港高院宣布《禁蒙面法》暫時有效

     香港高等法院日前裁定港府《禁止蒙面規例》違憲,政府方事後要求法庭頒令,在上訴有結果前,禁蒙面法仍暫時有效。高院22日傍晚裁決,因應政府將上訴,頒布「短期暫緩執行判決」(short interim suspension order),令禁蒙面法暫時有效至11月29日。以讓政府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另一方面,香港理工大學日前淪為戰場,在警方包圍下,過去幾天示威者陸續離開,但仍有約數十人持續在校園內死守。昨凌晨至清早,再有8人分兩批離開校園。仍留守的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已經記不清上周幾開始留守理大,他昨接受港媒訪問時坦言「預備被捕」,但作為幹事會一員,希望為有需要人士提供支援,他估計仍有約三四十名人士留守。  理大校董會成員、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朱偉志昨早帶社工進校園,遊說在校人士離開,但仍有人堅持留守,他未能掌握確實留守人數。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亦到理大,受幾位中學生家長所託找尋子女,但他在校內約兩小時仍未能尋獲未成年的學生。  新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昨表示,希望和平解決事件,又指校園環境變得危險,內有很多爆炸品,呼籲在校園內的人士盡快離開,他重申警方已承諾18歲以下留守者如肯離開,不會即時被拘捕,並稱警方行動沒有任何期限(Dead line)。警方早前稱,至今已有約1000人從理大離開,當中約300人為18歲以下。  此外,今年8月傳出,中共武警已駐紮在距離香港僅10分鐘車程的深圳灣體育中心周邊。《明報》報導,目前集結在該地的大批軍車仍未散去,位於深圳灣體育中心東面的體育場還處於封鎖狀態,東側區域出現大批臨時營房,有數十輛軍車停駐,武警似乎已長駐。該地新增了多套由貨櫃改裝而成的兩層簡易住房,頂端插有中共國旗;二層陽台欄杆處則懸掛寫著「胸懷報國之志 甘願奉獻一切」、「保衛人民美好生活 維護人民根本利益」的標語。

  • 港《禁蒙面法》寬緩期 29日止

    港《禁蒙面法》寬緩期 29日止

     香港高等法院日前裁定港府《禁止蒙面規例》違憲,政府方事後要求法庭頒令,在上訴有結果前,禁蒙面法仍暫時有效。高院昨傍晚頒下裁決,因應政府將向上訴庭上訴,故決定頒布「短期暫緩執行判決」(short interim suspension order),令禁蒙面法暫時有效至11月29日。以讓政府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另方面,香港理工大學日前淪為戰場,在警方包圍下,過去幾天示威者陸續離開,但仍有約數十人持續在校園內死守。昨凌晨至清早,再有8人分兩批離開校園。仍留守的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已經記不清上周何時開始留守理大,他昨接受港媒訪問時坦言「預備被捕」,但作為幹事會一員,希望為有需要人士提供支援,他估計仍有約三四十名人士留守。  理大校董會成員、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朱偉志昨早帶社工進校園,表示盡力遊說在校人士離開,但仍有人堅持留守,他未能掌握確實留守人數。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亦到理大,受幾位中學生家長所託找尋子女,但他在校內約兩小時仍未能尋獲未成年學生。  新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昨表示,希望和平解決事件,又指校園環境變得危險,內有很多爆炸品,呼籲在校園內的人士盡快離開,他重申警方已承諾18歲以下留守者如肯離開,不會即時被拘捕,並稱警方行動沒有任何死線。  此外,今年8月傳出,大陸武警已駐紮在距離香港僅10分鐘車程的深圳灣體育中心周邊。明報報導,集結在該地的大批軍車仍未散去,位於深圳灣體育中心東面的體育場還處於封鎖狀態,其東側區域並出現大批臨時營房,有數十輛軍車停泊,武警似乎已長駐該處。

  • 法官宣布《禁蒙面法》暫時有效至下周五

    法官宣布《禁蒙面法》暫時有效至下周五

    香港高等法院日前裁定港府《禁止蒙面規例》違憲,政府方事後要求法庭頒令,在上訴有結果前,禁蒙面法仍暫時有效。高院昨傍晚頒下裁決,因應政府將向上訴庭上訴,故決定頒布「短期暫緩執行判決」(short interim suspension order),令禁蒙面法暫時有效至11月29日。 高等法院本周一(18日)裁定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違憲,律政司其後要求法庭暫緩執行判決,令規例繼續有效,或希望上訴其間讓相關條文繼續生效。高院昨(21日)開庭處理後,今(22日)頒下判辭,頒令短期暫緩執行判決至下周五(29日)。 但法庭拒絕律政司要求暫緩執行裁決至上訴完畢,但因得悉律政司將就判決提出上訴,為了公眾利益及現時香港的環境,故決定頒下一個短期命令,暫緩法庭的判決一星期至11月29日,以等待政府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法官在判詞中指出,政府要求法庭讓被裁定違憲的法律繼續有效,即會允許行政長官繼續實施違憲條例,另一方面就像為行政長官需承擔的法律責任築起防護罩。雖然政府一方陳方時稱《禁蒙面法》如失效會令市民誤以爲蒙面犯法無罪而目無法紀,但法官認為政府的論點不符合現時情況,故拒絕批准《禁蒙面法》繼續有效。

  • 香港高院暫緩執行「禁蒙面法」違憲令

    在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指出,只有人大有權解釋香港某項法律是否違憲後,香港高等法院22日傍晚決定頒下7天臨時暫緩令,暫時不頒布「禁蒙面法」無效,直至本月29日,以待政府提出上訴,再由上訴庭決定是否繼續暫緩。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對此表示失望,認為違反「基本法」的法例不應該再有任何法律效力。 全體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再次警告林鄭月娥政府不要再執迷不悟,一錯再錯,並促請律政司放棄上訴,不要再浪費公帑與民為敵。 香港高院18日裁定「禁蒙面法」違憲,隔日全國人大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 人大釋法預警 未干預香港司法

    人大釋法預警 未干預香港司法

     擁有香港基本法解釋權的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批評香港高院推翻《禁蒙面法》後,香港不少法律界人士有諸多不滿,其實人大常委會的發聲只是個預警,如果香港反修例運動短期內可平息,人大釋法的理由也不在了。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20日也表示,大陸全國人大法工委的聲明,只是一個「警告」,沒有干預香港高院裁決之意,亦無意下一步行動。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也提醒,如果法工委在法院未完成所有司法程序前便釋法,等同教法院審案,日後沒有人會再相信香港法院。  禁蒙面法屬於緊急規例  譚惠珠指出,只要在高度自治範圍內,香港法院能界定法例是否符合《基本法》,但沒有權力宣布該條例屬無效,又指出若條例涉及中央及地方關係,常委會才擁有判斷法例符合《基本法》與否的權力,強調「上帝歸上帝,凱撒歸凱撒」。譚惠珠的說法跟香港中聯辦負責人19日接受新華社訪問時的說法是一樣的,中聯辦負責人指出,1997年2月23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作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確認《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不牴觸基本法,並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在依法履行職責、行使相關權力時,應當尊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  人大常委會不一定出手  所以,《禁蒙面法》是屬於《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所派生的規定,香港法院沒有權力宣告無效,因為其效力是經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認可的,香港法院只有法律的「解釋權」,但沒有違憲審查權。  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也不一定要出手,變數包括港府是否就高院的判定上訴,可能香港終審法院推翻高院的裁定也有可能,或是反修例運動的暴力不再,《禁蒙面法》也派不上用場,自然無須再就此爭辯了。

  • 前法官:應避免判決後再釋法

    前法官:應避免判決後再釋法

     對於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指稱,香港法院無權判斷特區法律是否違憲。香港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發聲明指出,如果本港法院無權力裁定香港法律與《基本法》不符而無效,將令人感到驚訝及憂慮。全國人大常委只可在特殊情況就《基本法》作出解釋,同時應避免在法庭頒下判決後才作出詮釋,否則在觀感上,將對香港司法獨立帶來負面影響。  李國能發英文聲明表示,法工委的聲明似乎表明,香港法院無權以法律牴觸《基本法》為理由,將香港的法律判定為無效。如果屬實,事情令人驚訝及震驚。  李國能指出,自1997年以來,香港的法院一直擁有上述權力,而同時亦完全接受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法律的解釋有約束力。人大常委會在1999年及之後的釋法之中,都沒有作出其他建議。  李國能希望這不是法工委聲明的原意,「或者,這項聲明只是意味著任何人大常委會釋法都具有約束力,而香港的法院會完全接受人大釋法」。  李國能強調,人大解釋《基本法》的權力只應在特殊情況下行使,在法院做出判決之後亦應避免再釋法,以避免人們對香港司法獨立產生負面的看法。  另一方面,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則認為,回歸前香港法律經過人大常委會審視,當中《緊急法》已經被視為「完全採納」,人大常委會已經評定為無牴觸《基本法》,香港法院沒有權力取消一條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視過為無牴觸《基本法》的法律。此外,香港大律師公會也發表聲明,認為全國人大法工委針對香港法院裁決《禁蒙面法》違憲的有關評論「法律上是錯誤的」;又指如果主張香港法院不能裁定法律條文是否違憲,是限制香港法院享有的獨立司法權。

  • 人大出手 指禁蒙面法不違憲

    人大出手 指禁蒙面法不違憲

     《禁蒙面法》遭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後,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昨批評,判決嚴重削弱特首和港府應有的管治權,特區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國務院港澳辦稱,該判決「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特首管治權力。一般認為這是人大將出手釋法的前奏。  香港高院18日頒判詞裁定《緊急法》容許特首在任何「危害公安」情況下使用,不符合《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違憲。案件要作進一步聆訊,於今日開庭,商討補救裁決引發的情況。  稱香港法院無權裁定  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與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19日同天發出聲明批評高院裁定。法工委強調,一些全國人大代表表示強烈不滿,法工委嚴重關切。香港特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高院判嚴重削弱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規定。「我們正在研究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有關意見和建議」。  楊光對該判決產生的嚴重負面社會影響表示強烈關注。他表示《緊急法》實施以來對止暴制亂發揮積極作用。高法判決是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我們將密切關注此案的後續發展」。希望司法機關嚴格依照基本法履行職責。  林鄭月娥則回應,法院只是「頒下裁詞」,而非「裁決」,故目前「法庭未有作出任何命令」。今日會再聆訊,由於案件尚在進行,她「現階段不適宜作出評論」。林鄭又指,留意到人大法工委及港澳辦就案件表達意見,政府尊重兩個機構表達嚴重關注,尤其港澳辦表示會關注案件後續發展。  解釋權屬人大常委會  林鄭說,過去20多年政府時常受到法律挑戰,也曾在司法覆核中敗訴,每一次政府都尊重法庭裁決,並按司法程序處理。  《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1997年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曾先後5次對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釋。

  • 香港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 人大:只有人大有權判定

     在18日香港高院判決「禁蒙面法」違憲後,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隔日隨即否定其判決,強調香港的法律是否違憲的裁決,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才有權力做出判斷和決定。  香港民眾自6月發起「反送中」運動以來,為避免警方辨識身分,多用口罩、防毒面具等工具蒙面參與抗爭。10月5日,港府突宣布引用緊急法實施「禁蒙面法」,引來泛民24名議員質疑,並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香港高院18日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違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因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亦屬違憲。  新華社19日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布的法令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報導提到,一些全國人大代表對香港高院的判決表達強烈不滿,並強調判決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制權,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  大陸國務院港澳辦也指出,該判決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制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  另一大陸官媒環球時報則發表社評表示,法工委表態是重要的「撥亂反正」。社評更嚴詞批評,指一些法官背叛了「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背叛了法律精神和司法職業倫理。  此外,鑒於香港局勢緊繃,大陸鐵路12306網站19日公布,即日起至20日,至少22班來往香港紅勘站至廣州東站及北京西站的列車,將停駛或改起點及終點。  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公司表示,19日原定由北京西開出至紅磡的Z97列車,終站改在廣州東;周三紅磡開至北京西的Z98列車,起點改為廣州東;廣州東至紅磡的Z97,以及紅磡至廣州東Z98列車則停運。

  • 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陸怒轟 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權威

    港高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陸怒轟 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權威

     《禁蒙面法》遭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後,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昨批評,判決嚴重削弱特首和港府應有管治權,特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國務院港澳辦稱,該判決「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權威」。  香港中聯辦也稱,香港本地法律是否抵觸基本法最終判斷權,「毫無疑問屬全國人大常委會」。外界認為這是人大認為港高院公然挑戰中央權威,將出手釋法前奏。  拋基本法最終判斷權 敲釋法前奏  香港高院18日裁定《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限制超乎合理需要,因此違憲後,人大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與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昨同時聲明批評高院裁定。  臧鐵偉指出,一些全國人大代表表示強烈不滿,法工委嚴重關切。香港特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臧鐵偉稱,高院判決嚴重削弱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規定。「我們正研究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有關意見和建議」。  楊光稱,該判決是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將密切關注此案的後續發展」。希望司法機關嚴格依照基本法履行職責。  香港中聯辦負責人也表示,根據大陸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本地法律是否抵觸基本法的最終判斷權,「毫無疑問屬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都應當尊重有關決定。  稱判決削弱管治權力 將密切關注  負責人稱,香港終審法院早在案件判決中就已認同,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的權力,來自大陸憲法並載於基本法,屬一般性和不受約制的權力。  負責人並稱,1997年2月23日,第8屆全國人大常委會24次會議作出「人大常委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確認「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不抵觸基本法,並採用為香港特區法律。  對人大說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昨表示,由於案件尚在進行,「現階段不適宜作出評論」。政府尊重兩機構表達嚴重關注。根據基本法158條規定:基本法解釋權屬全國人大常委會。1997年以來,人大常委會曾先後5次對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