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福原愛的搜尋結果,共487

  • 江宏傑帥秀SEIKO

    江宏傑帥秀SEIKO

     台日桌球好手江宏傑和福原愛這對恩愛夫妻,不僅是台日球迷矚目焦點,在中國大陸也不乏忠實粉絲,夫妻倆經常若無旁人地公開放閃、親密互動,羨煞不少人。這回江宏傑受邀進棚拍攝日本精工表(SEIKO)時尚專題,一聊起愛妻,眼裡盡是濃情、嘴裡盡是蜜意,攝影棚頓時布滿了粉紅泡泡。

  • 江宏傑嬌寵福原愛 戴精工表SEIKO帥氣爆棚

    江宏傑嬌寵福原愛 戴精工表SEIKO帥氣爆棚

    台日桌球好手江宏傑和福原愛這對恩愛夫妻,不僅是台日球迷矚目的焦點,就連在中國大陸也不乏忠實粉絲,夫妻倆經常若無旁人地公開放閃、親密互動,羨煞不少人。這回江宏傑受邀進棚拍攝日本精工表(SEIKO)時尚專題,一聊起愛妻,眼裡盡是濃情、嘴裡盡是蜜意,攝影棚頓時布滿了粉紅泡泡。

  • 福原愛防疫5絕招「回家馬上XX」 日網大傻眼:有必要這樣?!

    福原愛防疫5絕招「回家馬上XX」 日網大傻眼:有必要這樣?!

    新冠肺炎疫情越演越烈,幾乎全球淪陷,而今年本應為擔任奧運主辦國而歡欣鼓舞的日本,卻因疫情爆發焦心,光是首都東京就確診破千例,「搞笑天王」志村健也於日前染疫離世,如今正商討如何有效防止疫情進一步惡化,嫁來台灣的桌球天后福原愛,也在推特貢獻自己的「防疫5絕招」,嚴謹程度讓日本網友大傻眼,震驚:「有必要這樣嗎?」。

  •  「刪武漢加油貼文」被譙爆 福原愛揭真相:我很難過

    「刪武漢加油貼文」被譙爆 福原愛揭真相:我很難過

    日本桌球天后福原愛,和台灣桌球好手江宏傑結婚後,生活重心就轉放在家庭,一家四口幸福模樣令外界稱羨,不過之前在微博PO出「武漢加油」又刪文,引起大陸網友謾罵,對此她昨天PO文澄清:「很多親愛的網友們誤會我很難過」。 \n \n福原愛表示先前確實有在微博發過「武漢加油」的貼文,至於會刪文是發現很多人在留言區吵架,因此只好趕緊刪文,對於遭到多數網友誤解,讓她坦言感到相當難過,更表示自己跟所有人想的一樣,希望疫情趕快趨緩,不用在緊張過生活,接著強調:「地球是圓的,我們一起加油」。 \n \n對此網友也紛紛留言為她打氣,「你的初衷我們都理解!加油啊我們一起加油!」、「謝謝愛醬的加油,懂你的自然懂,愛醬也要好好保護自己啊」、「愛醬不用把噴子的話放在心上,我們都明白你的好意」。 \n

  • 疑刪掉「武漢加油」遭出征 陸網友心寒嗆福原愛

    疑刪掉「武漢加油」遭出征 陸網友心寒嗆福原愛

    已卸下國手光環的日本桌球天后福原愛,和台灣桌球好手江宏傑結婚後,成為台灣媳婦,也是2個孩子的媽,生活重心改放在家庭上,一家四口幸福和樂,令人稱羨,不過近日卻因為久未更新微博,加上之前曾PO「武漢加油」後又刪文,引起陸網友不滿。 \n大陸的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因此不少藝人也出錢出力,為武漢加油祈福,不過也導致網友嫌明星捐太少、沒發文而出征,從小在大陸訓練的福原愛,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和東北話,加上和江宏傑婚後一起出演陸綜《幸福三重奏》,受到大陸網友喜愛,不過卻因未對新冠肺炎疫情發言,引起網友不滿。 \n有網友發現,福原愛不僅沒替新冠肺炎疫情發聲,先前發的「武漢加油」也消失,讓陸網友心寒,「不發就不發,發了再刪就有問題了」、「有疫情,沒有問候,商業化了,不可愛了」、「別來大陸撈錢,對你沒好感了」。

  • 福原愛不諱言沒童年 里約奧運壓力大喝醬油都無味

    福原愛不諱言沒童年 里約奧運壓力大喝醬油都無味

    前日本女子桌球運動員福原愛近日上《TVBS看板人物》接受方念華專訪,她不諱言自己的人生彷彿沒有童年,下課後就是練球,羨慕其他同學放學後都能馬上出去玩,「我一次都沒有過。」她對於同學間風靡的電視節目或偶像也全然陌生。身為日本人,因為總在練球,對日本景點一知半解,婚前帶江宏傑跟江媽媽到日本觀光,她還緊張的狂查東京旅遊資料,甚至請中國教練推薦觀光景點給她,假裝自己對日本熟門熟路。 \n她坦言二十五年來,沒有一場球賽是為自己而打,而是為了看大家開心而打!如果輸球會讓大家開心的話,她可能會選擇輸球。里約奧運壓力太大,十天就瘦六公斤,喝醬油都沒味道,拿到里約奧運獎牌的剎那,憋在心裡的壓力終於可以釋放,讓她頓時哭到不能自己。 \n女兒從3歲9個月開始,她為了要保護打球的右手,不管是背包包或跌倒,都只使用左手,這已是她本能反應。某次搭車時差點跌倒,為保護女兒,她不自覺地用右手撐地,「那一下讓我自己都有一點嚇到!」也讓她意識到自己真的當媽媽了,「那是種為了保護女兒,自己右手都可以不要的感覺!」 \n

  • 福原愛 冠軍以外的夢想

    福原愛 冠軍以外的夢想

    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n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n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n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n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n【內容轉載】 \n回想籌辦婚禮的過程,我覺得自己很像個導演。 \n2016 年決定結婚後,9 月1 日我們先做了登記。隔年元旦在小傑的家鄉宴客,接著回日本辦第二場婚禮。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日本婚禮是在迪士尼樂園舉辦。有媒體報導覺得浪漫可愛,但也有人批評:辦兩場婚禮實在太高調、太炫富了。 \n可能很多人覺得迪士尼樂園就在日本,我又是日本人,應該很常有機會去才是。但其實,迪士尼對我來說,是個夢幻且遙遠的存在。大概得拜託爸媽5、6 年,才能求到一次去迪士尼的機會,而且還要打球成績夠優秀、拿到冠軍的前提下,才能得到這個獎勵。 \n迪士尼不是日常的場所,是一個承載了許多孩子夢想的所在,童年的我也是其中之一。就算長大成人,我也不見得能經常去這個夢幻樂園,多半是有朋友來玩才會特別去。所以我時常想,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對這個樂園懷抱無限的憧憬,卻遲遲沒有一償宿願的機會。 \n雖然我結婚時還不到30 歲,但因為從小打球的關係,結識了不同年齡層的好朋友、各界人士,加上親戚中不少人已經結婚有小孩,我猜想不管大人、小孩,都會喜歡這個夢想園地吧!因此決定婚宴地點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我可以幫大家實現夢想了!」 \n日本的婚禮,宴客廳前方有一張長長的桌子,新郎和新娘會坐在這裡面對大家,因此能清楚看見來參加婚宴的每一個客人。 \n我就像個導演,主導著節目推進,當米奇、米妮上場,大人和小孩都露出滿足的笑容時,那一刻真的收穫滿滿。那種幸福不是在迪士尼當新娘有多浪漫,而是看到每個人因為我的婚禮而更接近夢想,讓我非常非常開心。 \n當然,我也聽到一些質疑,像是:「幹嘛辦兩次婚禮,該不會把自己當公主吧!」說實話,當下真有些鬱悶,但我選擇沉默,我是一個有目標就要完成的人,所以一旦決定了方向—婚禮不只是婚禮,而是能讓更多人感到開心的時刻—我就專心不二地前進,因為這是我自己要走的路。 \n生活中常會出現「做或不做」的猶豫,導致自己無法下定決心的原因,往往是來自於他人,而非自我意願。現在回頭看我的迪士尼婚禮,就算被再多人誤解,我的心意最終還是順利傳達給來參加婚宴的每個人,這樣就值得了。外界對我的誤解是人之常情,畢竟每個人想法不同。在迪士尼舉辦婚禮確實得花不少錢,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但是到現在,若問起我的婚禮,我最先想到的不是那些負面評論,或是令我難過的心情;反而是坐在前桌面對大家的激動心情和每個人的笑臉,更深地烙印在我心裡。 \n我不斷在整場婚禮觀察每一位賓客朋友從中得到的幸福感,那份悸動,也變成我的幸福。 \n如果每位賓客的幸福感是1 分,我累積了所有人的1 分,便成了100 分。有了這份回憶,讓我覺得還好當時堅持了下來。 \n# 男友變老公的差異 \n某次和大家一起吃飯,外面突然來了好多閃著燈卻沒有警笛聲的警車。朋友說可能是在埋伏,我問小傑,如果發生槍戰我被打中了,他的反應是⋯⋯?小傑說他會丟下我逃走,因為不能兩個人都死掉,小孩怎麼辦。(超實際派老公) \n(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n(內容連載之五) \n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 福原愛 幸福是愛我原本的樣子

    福原愛 幸福是愛我原本的樣子

    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n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n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n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n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n【內容轉載】 \n跟小傑在一起的幸福,是因為他沒有把我當作「福原愛」。 \n很多朋友看了我跟小傑拍的實境節目《幸福三重奏》,都問我:「妳跟小傑真的這麼恩愛呀?」「你們平常的真實生活也是這樣嗎?」還有很多網友、球迷都會上網留言,覺得我們「好閃」、「不科學的閃」。(我也是來到台灣之後,才學會「閃」這個字)(笑) \n其實,我跟小傑的幸福,不是大家認為「甜言蜜語」的閃,更不是覺得對方什麼都最棒最好的迷戀。相反地,小傑總是對我實話實說,沒有把我當作「福原愛」,就是因為和大家給我的恰恰相反,我們才能走到今天。 \n很多人因為認識我,常會對我有些特別的禮遇或優待;和我相處的每一個人,免不了把我當成「福原愛」。可能有人聽到這句話會有種不明就裡的幽默—「不然是把妳當成誰呢?」 \n看多了童話故事或浪漫愛情裡的幻想,很多女生享受著超級呵護與備受寵愛的感覺,認為那是一種愛情表現。 \n和小傑在一起的幸福正好相反,他只對我說實話。 \n我胖了,他絕對不可能說「很瘦」;如果我穿了一件衣服醜,他絕對不可能說「美」(所以心臟要很強喔)。經紀人每次看了都會笑說:「老婆或女友問說好不好看,當然是無條件地回答說『好看啊』,還想什麼?」但小傑不會,他認為:「如果妳穿這樣不好看,我為什麼要讓別人看到呢?」他總是給我最真心的建議,希望讓我走出去的樣子是美美的。 \n正因為他沒有把我當作「從3 歲9 個月起就打球的福原愛」,也沒有覺得我應當被禮遇或當個公主就好了,因此,他讓我看到許多真實的自己。 \n小傑最常對我說的是「妳要愛自己」、「有事要說出來」,他不會因為面對福原愛就憋著真心話不說。所以他也希望我有話就說、不要把委屈藏心底。我是日本人,非常習慣委婉的講話方式,事事點到為止,有相反意見也常不會直接表達。但是小傑的出現,讓我開始懂得聆聽自己。雖然到現在我還是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但他已經讓我能自然地哭、自然地笑。 \n如果問我婚姻的理想形狀是什麼?我會說,希望每個女生都能體會到這樣的幸福:不是只有放閃、只有表面的甜言蜜語;真正愛妳的人,會讓妳的心情自由,並且看見自我、重新認識自我。 \n心靈層面的浪漫是如此,那生活中的呢?具體而言,小傑讓我最感覺被重視的舉動就是「參與」。參與我的一切,不只是金錢上的支持,也不只是陪伴,而是「有意識」地用心參與。 \n一般大家認知裡的好老公、好男友,願意陪另一半逛街就很好了。有耐心一點的,可能會默默地在旁邊等、滑手機或是幫忙付錢、扛重物;沒耐心一點的,可能會催促該走了、希望不要逛太久。但小傑是會參與的人,他會實際拿起那些衣服在我身上比,會幫我挑材質、找適合的花色,要我先試穿再決定。他還會幫我拍照,讓我看看不同角度的樣子,想想以前有沒有穿過?未來可以在什麼場合穿?以免買了卻沒有機會亮相。 \n即使是買耳環之類的配件,他也會幫忙在我耳邊試戴、回想有沒有類似款式、挑適合我的風格材質。這樣的過程,不是「誰陪誰」,而是「我們一起做一件事情」。 \n還有,如果我突然想吃某個特定的東西,但恰巧不順路或是時間太晚的話,他都會記在心裡;查好餐廳資訊,趁著假日出門帶我去,把我說過的話轉化為實際行動。 \n結婚後的日子難免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包圍,又有兩個小孩,總是被瑣事纏繞。但是他積極參與我們生活的大小事,不管是不是「女生」的事,都願意一起討論,讓我獲益良多。 \n那些獲得,就叫做幸福。 \n這些時刻,我發現自己得到了天大的幸褔。 \n如果小傑跟別人一樣,把我當成「福原愛」,搞不好在我嘴饞時,選擇勉強自己出門買,討我歡心。久了,難免配合到太累而發脾氣,這絕不是我想要的;又或者只是出錢,讓我生活無虞卻從未把我的需求放在心上,久了,可能會變成各過各的,走不進對方的生活,這更不是我所追求的。 \n所以,與其說我們很「閃」,不如說,是小傑沒有把我當成是一個知名的人,我們才能找到幸福。 \n(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n(內容連載之三) \n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 福原愛 好險我跟別人不一樣

    福原愛 好險我跟別人不一樣

    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n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n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n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n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n【內容轉載】 \n10 歲時,我討厭自己跟別人不一樣;20 歲後,我發現好險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n如果問我人生遇到的第一個重大挫折是什麼,我會立刻回答「10 歲搬家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我從3 歲9 個月就開始打桌球,之後就接受一連串嚴格訓練,打不好會哭、被訓斥會沮喪、比賽也不可能每次都贏。但對我來說,真正嚴重的「挫折」,卻是在這一年。 \n10 歲前在仙台時,因為從小就生活在那裡,沒有人覺得我是稀世珍寶,隔壁鄰居、學校好友和商店街的老闆,都不曾因為我是「小愛」而尖叫。後來,為了接受更好的訓練而搬家。在這裡,我面臨了人生的第一個危機—每個人看到我都會尖叫,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特別奇怪,每個人都會窸窸窣窣地說:「是愛ちゃん、是愛ちゃん!」有人會走過來摸一下我就跑走,大叫著:「我要告訴我媽,是愛ちゃん!」有小朋友會嘻嘻哈哈地要跟我合照,也有人就那樣瞪著我看。 \n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n「為什麼要這樣?我很奇怪嗎?」是我腦中唯一的想法。 \n10 歲這一年,我陷入無止境的憂鬱,我不敢跟太多人說話,很怕自己說了什麼,又會出現「特別待遇」。這一年,我才第一次明白,原來,我跟別人不一樣。 \n有好幾個學期,我都是獨來獨往,不知道自己能跟誰說話,大家都當我是特別的存在;我像是動物園裡面的獅子老虎,好多人在旁邊指指點點。 \n當時不太會說關西腔的我,比較無法跟其他人溝通也是事實,但最關鍵的事情是,我把自己的心靜止了。當時的我還沒成熟到可以面對外界的衝突,我想說什麼也不多做,至少就不會有更多尖叫四面迎來,不會收到更多的關注。 \n現在回頭看,大家可能覺得我是在炫耀名氣,但真的不是。 \n對當時的我來說,超級討厭自己成為特別的個體,我討厭吃飯排隊的時候,盛飯同學說:「小愛要打球,多吃一點。」惹來其他想吃的同學不悅;我討厭想做什麼時總有人說:「小愛要打球,不要去比較好。」怕我受傷、怕我不能打桌球、怕我怎樣怎樣,各式各樣的原因都有。 \n我被關進內心的高樓,動彈不得。 \n那一年,還有某件往事,特別能證明我的「奇怪」。7 歲時,有一次學校提早放學,我和好朋友相約去找傳說中有白天鵝的地方。到了池塘,發現並沒有白天鵝,兩人便失望地回家。前後不超過1 小時,回到家才知道,原來學校有通知家裡今天提早下課。 \n而我家人,報警了。 \n迎接我的是家門外嗡嗡大響的警笛聲,經過解釋「到底跑去哪裡」的一番波折後,免不了換來一頓怒斥。這時候,我還沒發現有什麼特別,「大概晚回家都會這樣吧!」我這樣告訴自己。 \n隔天在學校遇到好朋友,心想她大概也是一樣「慘烈」吧。沒想到她爸媽只問了句:「今天比較晚耶?」聽了尋找白天鵝的故事也沒有太多反應。 \n而我陷入震驚:「原來,我是不一樣的。」 \n我的好朋友、經紀人都聽我說過這段挫折,每一個人都會問:「那妳是何時才開始不在意這些事情的?」說起來大家可能不相信,大概是到20 歲後,我才第一次接受自己的特別。花了10 年的時間,我才真正想開這件事。 \n2011 年日本發生311 大地震,我的家鄉仙台出事了。雖然很長時間沒有在仙台生活,對於那裡的一切,我仍舊好好收藏在心底,帶朋友去日本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仙台、就是東北。事發時我在海外比賽,震驚不已,一直想為仙台做些什麼。 \n此時,才發現,原來我有能力做很多事情幫助家鄉的人,我的特別,第一次有了意義。 \n災難事發當時,我人在國外打世錦賽,接著又有波蘭公開賽行程,只能先把那一年的獎金捐出來,等待後續才能去災區探視。 \n因為災情嚴重,根本沒辦法郵寄物資,我們特地開大貨車過去。我還記得自己寫了800 多張加油打氣的鼓勵小卡,一張一張慢慢貼到各個箱子上,然後親筆簽上名字,表達想傳遞的信念。 \n大概是這之後,我才真正接受了自己的不同。以前總是居住在自己心中的高塔,這時終於發現原來有人認識我、知道我是「打桌球的那個小愛」,我有一些能力幫助災區。一開始會擔心:「會不會我去了,根本也沒有幫助?這些人的家都倒了,甚至失去了家人,哪還有心思管誰去探視呢?」 \n不料到了當地,大家都跟我說謝謝,本來我是想給他們力量,結果反而是我得到了救贖。大家因為認識我,得到一些勇氣和不放棄的心情,我的特別有了不同解讀。後來回去家鄉,會看到大家都把當時的簽名與鼓勵話語保存起來,貼在黑板上,常有當地人告訴我:「我們正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讓我感動不已。 \n10 歲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奇怪的存在,討厭自己跟別人不一樣;20 歲過後,我發現自己有一些能力,至少可以幫助對我而言重要的人。 \n好險,我跟別人不一樣。 \n(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n(內容連載之二) \n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 福原愛 是什麼聲音讓你做不了自己

    福原愛 是什麼聲音讓你做不了自己

    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n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n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n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n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n【內容轉載】 \n我想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n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喜歡你,也一定有人討厭你,這點我很清楚。當運動員也是一樣,敵人不僅僅是賽場上的對手,有時候還得面對在比賽現場不支持你、在網路上不挺你,以及用各種方式攻擊你的人。 \n以前的我,總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因為我很愛打扮。 \n我的打扮,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花枝招展。比賽時我不會化妝,但是會配戴飾品(當然是在不影響揮拍擊球的前提下);我還喜歡把頭髮綁得緊緊的,一根頭髮都不允許跑出來(所以我會用很多髮夾),這樣才能讓我的思緒完全地專注在那顆球上。 \n除了有設計感的髮夾、合適的耳環和項鍊,更不會忘記要讓指甲也漂漂亮亮。 \n贏球的時候還好,輸球時就另當別論了。很多人會批評—「居然還去美甲?有專心練球嗎?」 \n「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 \n類似這樣的聲音接踵而來,大家聽了或許也不意外吧。現在大部分的球員就算染髮也不是大事,但以前我18 歲打耳洞就成了大新聞。 \n在我這一期出道的球員中,我算是「比較不像球員」的。除了用心打扮,還會請贊助商設計粉紅色的球拍套、包包、鞋子,跟當時身兼經紀人的哥哥說,希望廠商設計褲裙,因為看起來比較可愛。我在乎這些事,並不牴觸我愛桌球的心。 \n有一陣子因為太常被罵了,心裡也想說是不是該放棄這些堅持。但是,不做這些真正喜歡的事情後,我反而沒自信了。我很少跟人解釋自己愛打扮的原因,其實是我天生比較沒有信心,那些讓我變好看的飾品配件,可以讓我感到有力量,在球桌上更有衝勁。 \n很多球迷會送我小小髮夾,戴在頭上,能傳達出「我收到這些支持與加油了」的訊息。其實,運動選手在比賽時內心是很孤獨的,有了這些小配件,能讓我安心許多。 \n我喜歡純色珍珠、裸色鑽石,它們給人純淨無瑕的感覺,戴在身上,代表比賽時心無雜念。特別是鑽石的材質堅硬,剛硬而不軟弱,我期許自己可以跟鑽石一樣勇敢。 \n與其討好別人而失去拚鬥的信念,輸掉比賽對誰都沒有好處,不如按照自己內心的聲音走。「愛打扮」既不損人又能利己,如果能讓我找回信心打出好成績,這樣不是才對得起幫我加油,一路在背後支持我的人嗎? \n我的教練「媛姐」說過一句話,直到現在讓我都受用。媛姐的個性跟我恰恰相反,要她搽指甲油,她會舉起雙手大叫:「我不能呼吸了,快幫我弄掉!」 \n但這樣的她,卻能告訴我:「小愛,妳不用多做解釋,用實力講話。」她從不用自己的想法來限制我,反而告訴我要憑真本事決勝負。 \n不管到了幾歲,人都在與世界的標準抗衡。我體悟到的是,我們常希望自己不要違背他人的期待,卻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無愧於己心。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能被透視的話,我希望能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n所以,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這份精神無損於他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n(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n(內容連載之四) \n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 福原愛 用眼淚的價值證明自已

    福原愛 用眼淚的價值證明自已

    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n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n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n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n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n【內容轉載】 \n「妳知道撕桌球拍的膠皮會發出亮光嗎?」我曾經這樣問經紀人。她回答說,沒有特別注意過,因為這問題本身就很奇怪,誰會在烏漆抹黑的地方弄這個?當然也不知道它會發光啊。 \n經紀人很疑惑。 \n會這樣問,是因為我曾經躲在棉被裡,在一盞燈都沒開的地方撕下膠皮又貼上膠皮。那時候的我極度沒有信心,不知道方向在哪裡,遇到事情只會躲起來哭。 \n那一年,我11 歲,剛入選國家隊。 \n後來,14 歲的時候,我通過日本國內選拔,進入世界錦標賽的國手名單。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充滿榮耀但也很不安。 \n在大家看來是「哇哇哇!小愛好年輕就當國手了」,我內心也是「哇哇哇!」只是這個「哇」是「我真的可以嗎?」心裡很慌亂。 \n有些教練說因為我有潛力所以值得栽培,但也有人說我因為年紀小,技術上還沒成熟到跟其他選手一樣好。 \n那麼年輕就跟大前輩們一起征戰,我緊張得不得了。每天什麼都不敢做,深怕做錯事,甚至連洗澡、睡覺、吃飯都是小心翼翼,貼膠皮也是。身為桌球選手,貼、撕膠皮是日常訓練的一部分,也知道撕下時會發光。那時候大家住在一起,我因為沒自信,常躲在棉被裡面撕膠皮,又因為太暗了所以黏不好,得反反覆覆地撕下又重貼。 \n洗澡時,我只敢把蓮蓬頭的水量開成「一條線」,蹲著身體慢慢洗頭、沖水。很怕外界的眼光,也怕打不好、被人說話,做什麼都不對勁。 \n我因為輸球而哭已經不是新鮮事。在生活中愛哭好像沒關係,顯露出委屈也沒關係,但作為一個選手站在球場,太軟弱的話好像不行吧?我每天都會掉淚,遇到灰心事就哭,不僅是發洩也成了習慣,久了之後好像真的沒有其他解法,只會哭。  \n有時候常會想,富士電視台的記者佐藤修先生真的是我生命中的貴人之一,是他拿攝影機把3 歲9 個月的我拍攝下來給大家看到;是他辛勤地追蹤記錄讓大家喜歡我、了解我;是他不斷出現的身影推了我與家人一把,帶我進入這個世界、持續走在這條道路上。要不然,什麼都不懂的我,怎會如此幸運,得到這麼多的關愛? \n一直以來,我被媽媽訓練、也被哥哥保護,雖然桌球之路很艱難,但有家人在身邊,也就挺了過來。 \n打了20 幾年的球,我從來都沒有為自己打過比賽,總覺得打好了,大家都會開心,我是為了要讓大家滿意而表現的。 \n但應該就是這時候開始,我才懂得用更執著的態度看待比賽。 \n我心裡一直覺得— \n「萬一打不好,不就對不起沒選上國手的人?」 \n「萬一不夠努力,我怎麼對得起那些替我高呼創造紀錄的人?」 \n不能辜負大家的想法、為了讓大家滿意必須有所表現的想法,在我腦中不斷蔓延⋯⋯也因此,我常常害怕讓人失望。 \n當時「媛姐」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 \n大家都知道湯媛媛教練教我桌球有10 年之久,和我情同姐妹。 \n在她訓練我的期間,最令我印象深刻、也最進入我心裡的一幕,就是14 歲那年我不斷地哭,她跟我說的一段話。她說:「哭完之後,要變成任何人都承認妳實力的福原愛。」她教會了我哭沒關係,但之後要用實力證明自己。 \n因此,每當有人問我遇到挫折怎麼辦,我會說:「變得更強!」當我還是小孩時,媛姐用這句話點醒我,到現在,這句話仍是我面對每一次逆境的「法寶」。用眼淚發洩沒關係,但哭完之後要成為更有實力的人。實力能讓你遠離不安的心境,信心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 \n我從不覺得「哭」,就代表脆弱,但我也期許自己在毫無保留地發洩情緒後,「想要變好」的意志力會更強。我到現在都覺得應該感謝眼淚,如果沒有這些哭泣的時刻,我不會想要成為「更強的人」。 \n長大的我有一天在撕膠皮時,突然回想起來小時候的自己,而轉身一看,我也的確成為更堅強的人了。 \n(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n(內容連載之一) \n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 福原愛畫完這樣說 經紀人就哭了

    福原愛畫完這樣說 經紀人就哭了

    前奧運桌球好手福原愛出新書《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不但披露她不曾對外說過的內心世界和想法,配合國際級攝影大師篠山紀信捕捉的精美寫真,還首度嶄露其繪畫天賦。有趣的是,小愛謙稱自己的插畫只是「日本小學生的程度」,竟嚴重打擊了經紀人的自信心。 \n \n「其實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超會畫,但經紀人說我真的畫的很好,出書的時候就試試看了。」福原愛在臉書粉絲團披露,有一次大家又稱讚她的插畫很好,經紀人則說自己不會畫畫,小愛解釋:「可是這真的是日本小學生都可以畫出的程度欸!」讓經紀人狂笑無言的說:「所以我連小學生都輸嗎…」 \n \n福原愛趕緊再次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啦…」看到小愛的善良和可愛,心碎滿地的經紀人大概也只能含淚接受了。 \n \n福原愛的新書已經開賣,看到友人拍攝新書在書店鋪貨的布置,小愛開心的說好漂亮,「上面還有我自己畫的插畫,謝謝書店和出版社❤,大家有看到漂亮的布置可以拍下來~」適逢新冠肺炎疫情,善良的福原愛也提醒粉絲,出門買書記得勤洗手保護自己,如果不能出門,「網路上也可以買到!」

  • 福原愛暴哭全因帥尪說臉圓

    福原愛暴哭全因帥尪說臉圓

     福原愛推出新書《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分享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老公江宏傑替她寫序,他表示福原愛多了作家身分,「我很支持,也覺得很適合她。」並用「真實的假掰」來形容她。 \n 他解釋因為她很替別人著想、很多禮,「很在乎身旁的人會不會因為自己一個動作而受到影響。」他剛開始覺得她怎會那麼假掰,後來才發現那些心思都是真的,「她是真實地想超多、超用心對待每一件事,不是單純只是外在包裝。」 \n 而福原愛在書中提到過去朋友幫她取綽號叫「愛哭鬼」,她也真的很愛哭,最近一次大哭,是她生完第2胎坐月子時,「當時我剪了劉海,因為產後還沒瘦下來,所以臉看起來更胖。」江宏傑當時在她面前拿了一張紙、一枝筆,畫了個半圓形說:「妳現在的臉就是這麼圓。」她當場暴哭。 \n 不過她很感謝江宏傑不會對她說謊,他了解她的焦慮,帶她一起研究瘦身,陪她去健身房運動,也會承擔家務,讓她有時間去跑步,找回自信。

  • 打桌球被封「天才少女」 福原愛曝10歲陷入憂鬱

    打桌球被封「天才少女」 福原愛曝10歲陷入憂鬱

    \n福原愛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以「桌球天才少女」之姿風靡全亞洲,是首個日本富士電視台貼身採訪25年人物,在全日本及媒體關注目光下成長,她11歲獨自前往大陸培訓、嫁給台灣桌球選手江宏傑,背後帶著她撐過一切的,是堅定不移的的毅力與勇氣,以及不同於一般人的思考方式。 \n \n福原愛在新書《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首度訴說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她坦言除了參賽背後的艱苦訓練外,更多的是來自於媒體及輿論的壓力,「每個人看到我都會尖叫,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特別奇怪。」走在路上背後窸窣耳語、陌生人打量的眼光、無數合照及握手的要求,都曾讓她感到不自在,也在10 歲這一年,讓她陷入無止境的憂鬱。 \n直到長大後上場比賽,愛漂亮的她也因為喜愛戴著粉絲送的髮夾等飾品上場而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連18歲時僅僅打了耳洞,都成了各家報導的大新聞;輸球的時候更因此被質疑「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面對龐大的輿論壓力,福原愛也曾想過是否該順應他人眼光,卻在影響表現後重新找回自己:「我們常希望自己不要違背他人的期待,卻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無愧於己心。」 \n她曾經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然而對於眼淚,福原愛卻有不一樣的解讀:「我從不覺得『哭』,就代表脆弱。我到現在都覺得,如果沒有這些哭泣的時刻,我不會想要成為『更強的人』。」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江宏傑變金毛 粉絲:孩子認得你嗎?

    江宏傑變金毛 粉絲:孩子認得你嗎?

    桌球好手江宏傑近日換上新髮色,他也在社群網站分享新造型,不過因為跟他原本的形象差別相當大,球迷們第一時間消化不了。 \n江宏傑在臉書粉絲專頁分享一張自拍,照片中的他染了一頭金髮,挺有韓國藝人的風格,他寫道:「前幾天染完頭髮,上車後馬上來一張自拍。」 \n江宏傑附上大笑的表情符號,並hashtag問粉絲新髮色適合他嗎?由於新髮色非常搶眼,多數球迷一時間很不習慣,許多人覺得原本深色髮最適合小傑,認為原本髮色讓他看起來氣質比較好、在日本球迷眼中是正直俊朗的「昭和帥哥」,比較符合他運動員的形象,還有球迷問:「回家後,小朋友會不會不認識爸爸?」 \n雖然不少球迷比較習慣深髮色的江宏傑,但也有球迷表示新髮色讓小傑看起來有韓國藝人的感覺、像漫畫人物或是「人帥什麼都好看」,也覺得他的老婆福原愛會超喜歡這新髮色,江宏傑看了粉絲回應,也在照片下方留言:「看來大家比較喜歡這樣的我。」並附上自己黑髮時笑著兩手比ya的照片。

  • 福原愛瞞孩子2件事!住台灣「堅持不說中文」 真相曝光網推爆

    福原愛瞞孩子2件事!住台灣「堅持不說中文」 真相曝光網推爆

    \n日本桌球天后福原愛和台灣桌球國手江宏傑於2016結婚,她成了正港的「台灣媳婦」,還生了女兒「小小愛」(Aila醬),與小兒子「小小傑」(kou君),婚後生活甜蜜。面對跨國婚姻,看起來很浪漫,但最近福原愛在被日本媒體訪問時,意外透露,她其實隱瞞自己孩子兩件事。 \n據《體育報知》報導,主要在台灣生活福原愛透露,她至今都沒有讓孩子知道,自己曾經是個桌球選手。此外,為了要讓孩子自然而然學會說日語,她也從不在孩子面前說中文。 \n福原愛從小就接受桌球魔鬼訓練成長,並且到大陸受訓,因此中文說得非常流利。不過她現在對孩子,是採愛的教育,不打算強迫孩子繼承衣缽打桌球,除非孩子自己想學,才會介入教學。她說:「我只會桌球不會別的,如果他們自己說想要打的話,我會全力支持。」她強調,不想讓孩子認為,因為父母都是桌球好手,所以覺得自己也要會打桌球。」 \n福原愛在教養孩子背後的用心,令日本網友非常感動,就有網友留言:「父母說不同的語言雖然看似麻煩,其實是讓孩子自然而然會說兩國語言,對孩子是最好的」、「真是好媽媽!」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福原愛素顏眼鏡照崩壞?網友驚呆

    福原愛素顏眼鏡照崩壞?網友驚呆

    日本桌球天后福原愛嫁給台灣桌球好手江宏傑後退隱體壇,不過高顏值的她時常在IG、臉書PO美照,始終是媒體焦點,日前她分享與老公到淡水出遊的照片,難得曝光戴眼鏡的素顏照,讓網友看傻。 \n福原愛日前在IG發文「第一次坐台灣地鐵」,分享與江宏傑的淡水之旅,照片中兩人開心品嘗古早味蛋糕、花生捲冰淇淋、炸魷魚、酸梅湯,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在捷運中山站的素顏照,讓許多網友驚呆膚質真好,不過也有網友笑說「有點小崩壞」。 \n照片中她難得戴上黑框眼鏡,穿著白色毛衣和紅白格長裙,現年31歲的她雖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但即便素顏,看起來依然很少女。照片曝光後吸引上萬網友按讚,並紛紛留言「生兩個孩子還這樣,超正的」、「素顏還是可愛啦」、「這樣的顏值很好了!!且身材也維持不錯~~讚啦」;也有網友說「有點小崩壞而已」。 \n

  • 福原愛罕見沒笑容!江宏傑虧妻:有人生氣氣

    福原愛罕見沒笑容!江宏傑虧妻:有人生氣氣

    台、日桌球夫妻檔江宏傑、福原愛是著名的模範夫妻檔,小倆口婚後育有一對子女,湊得「好」字,夫妻結婚3年多依舊閃到無極限,不過在江宏傑今(4日)早曬的照片中,福原愛卻罕見沒笑容,原來是江宏傑一早拉嬌妻晨跑,還虧福原愛:「有人跑到累累 生77(生氣氣)」。 \n \n江宏傑在網上發文透露,在早上6點50分就被孩子叫醒,決定拜託媽媽照顧小孩「拉著老婆的手 用晨跑開啟美好的一天」,照片中兩人一身運動裝扮、拉筋,不過在合照中,福原愛卻嘟嘴沒笑容。 \n \n江宏傑文末標記虧福原愛:「有人跑到累累 生77(生氣氣)」,網友也留言:「2個小孩還要早起賠(陪)老公跑步,沒有打老公算脾氣很溫柔了」,還釣出江宏傑回應:「哈哈 他開心得很啊」。 \n

  • 福原愛放閃「老公是我的聖誕老人」

    福原愛放閃「老公是我的聖誕老人」

     福原愛30日出席小熊學校特展,適逢新年到來,福原愛表示因跨年在日本有活動,無法跟老公江宏傑、兒女歡慶,但活動一結束就會趕回台灣,她笑說:「不過前幾天小傑有帶我們全家人一起去墾丁度過耶誕節,也算是先提前過新年了。」 \n 福原愛甜蜜表示日本跟台灣的文化不同,耶誕節對日本人很重要,「小傑也會特別安排讓我享受氛圍,他就是我的聖誕老人。」大方放閃,他們在耶誕節原本要吃火雞慶祝,但因在墾丁過節,沒有買到火雞,江宏傑便買了白斬雞代替。 \n 她談到過去就很喜歡《小熊學校》親子繪本,每晚念故事給女兒聽,「是念日文版,每次女兒最後一頁都不讓我念,因為她知道要準備睡覺,所以都會再去拿一本給我念,我最少一晚上要跟她說兩本,都聽得非常投入。」她還吐槽江宏傑只會念「龜兔賽跑」的故事,隨後也稱讚2歲多的女兒現在雙語都很厲害,可以中、日文轉換,「跟聽中文的人就會說中文,但跟我都會自動轉成日文,很強。」

  • 福原愛爆料江宏傑超老派 甜蜜過耶誕:他是我的聖誕老人

    福原愛爆料江宏傑超老派 甜蜜過耶誕:他是我的聖誕老人

    福原愛30日出席小熊學校特展,將適逢新年到來,福原愛表示因跨年在日本有活動,無法跟老公江宏傑、兒女歡慶,但會用最短的時間結束趕緊回台灣,她笑說:「不過前幾天小傑有帶我們全家人一起去墾丁度過耶誕節,也算是先提前過新年了。」 \n福原愛甜蜜表示日本跟台灣的文化不同,耶誕節對日本人是很重要,「小傑也會特別安排讓我享受氛圍,他就是我的聖誕老人」,大方放閃,不過他們在耶誕節原本都是要吃火雞慶祝,但因在墾丁過節,沒有買到火雞,江宏傑就取而代之的去買了白斬雞。 \n而她談到過去就很喜歡《小熊學校》親子繪本,每天晚上唸故事給女兒聽,「是念日文版,每次女兒最後一頁都不讓我唸,因為她知道要準備睡覺,所以都會再去拿一本給我唸,我最少一晚上要跟她說二本,都聽得非常投入。」她還爆料江宏傑只會唸「龜兔賽跑」的故事,似乎有點老派,隨後也透露2歲多的女兒現在雙語都很厲害,可以中、日文轉換,「跟聽中文的人就會說中文,但跟我都會自動轉成日文,很強。」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