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福島災民的搜尋結果,共59

  • 為感謝台灣 日本福島村長邀台灣義演團舊地重遊

    為感謝台灣 日本福島村長邀台灣義演團舊地重遊

    7年前日本發生311震災引發海嘯,還造成核電廠幅射外洩,災後3個月台中市觀光協會與台灣舞蹈家協會合作,號召舞蹈家前往距福島約100公里的北塩原村裹磐梯避難村慰問義演,讓當地民眾相當感動,歷經七年重建福島縣政府近日到台灣推廣觀光,北塩原村村長小椋敏一特地到台中,感謝7年前冒險前往避難村慰問的台灣舞蹈團,相約明年6月舊地重遊。 \n \n 台灣舞蹈家協會秘書長陳文旭說,311後團員林鳳和他商量在921大地震時,日本積極對台灣伸出援手,如今日本發生災難,他們也希望可以送愛到福島,因此組團賑災義演,從台灣搭機到東京,再搭新幹線兩個多小時,轉乘2個半小時巴士才到避難村,一下車就開始表演,看從早到晚輪流表演。 \n \n 當年參與義演舞蹈老師林鳳說,親友得知她要義演,都大力反對,擔心輻射汙染,阻止她參與,但她和團員代表台灣,也是當時唯一到福島送暖的外國團體,她記得災民還用畫的國旗歡迎義演團,讓團員好感動。 \n \n 北塩原村長小椋敏一也回憶,村民原本不知道台灣在哪裡,「當年只有台灣這一團來義演」,但自從台灣義演團來了以後,現在村民不但知道台灣,福島縣政府要推動觀光時,村民極力爭取與台灣交流,找回當年賑災義演第一團的台灣人回來。 \n \n 小椋敏一14日帶著率商工觀光課主事大谷修司專程到台中,感謝7年前冒險前往避難村慰問的台灣舞蹈團,相約明年6月舊地重遊。而台中市觀光旅遊局代理專委曹忠猶也代表台中市政府出席,他也邀請福島居民年底來台中參與世界花博會,加強兩地交流。

  • 台北愛樂到福島 災民笑中帶淚

    台北愛樂到福島 災民笑中帶淚

     成軍33年的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日前完成首場日本邀演,除了東京的演出之外,還包括因核災持續重建的福島,除了現任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的母親安倍洋子特別前來聆聽,在福島的演出,福島市市長小林香更出席致謝。 \n 特別的是,台北愛樂還帶去深具台灣色彩的布袋戲,讓樂團與台灣戲曲對話,指揮林天吉表示,「我們和社會的脈動走在一起,希望能透過民間力量展現台灣實力。」 \n 福島市音樂堂現場齊聚900多位學童專注聆聽音樂會,但《哪吒鬧東海》鑼鼓聲一響,大多數還是被劇中戲偶表演所吸引,笑成一團,一位櫻花聖母小學的小學生就說,很幸運坐在前排,「整個演出很活潑,和日本的表演很不一樣。」 \n 安可曲演出則讓現場人士紛紛落淚,台北愛樂最後演出NHK推出的賑災歌曲《Hana Wa Saku(花開了)》,當熟悉的旋律傳出,現場民眾跟小小聽眾都相當感動,後台工作人員更是開口唱,不少人紅了眼眶。 \n 除了福島市音樂館的演出之外,台北愛樂到災後重建區飯館區的組合屋,為當地居民演出韋瓦第《四季》,台北愛樂行政經理王政閎表示,當年福島核災過後,飯館區推出組合屋讓受災災民居住,原本是居住3年就要搬遷,但又延後到6年,現在就是最後期程,很多年輕家庭都已經搬走,現在只剩下不到百位居民,多半是老人,「看到我們來演出,他們都很沉醉。」 \n 台北愛樂團長賴文福表示,當年台灣捐款最多,也讓台灣與日本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我們這次演出相當成功,雙方已經展開下一次的合作計畫,讓福島當地的音樂家們到台灣演出,繼續深度交流。」

  • 日復興相因失言連連傷害311災民而下台

    日本復興大臣今村雅弘失言連連,指「311東日本大地震還好發生在東北」,又說「福島核災自主避難是自我責任。」而遭輿論痛批,25日已自行請辭。 \n \n70歲的今村25日在東京黨內二階派派閥聚會上演講,提及311東日本大震災時表示:「還好是東北,要是靠近首都圈的話,會有更大的受害」。 \n \n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隨後在致詞時對此表示,「那是傷害東北人們之極不適當的發言。身為首相,我首先向大家致歉。」 \n \n今村今年4月還針對因擔心福島核災而主動避難的災民說:「那是自己的責任」,事後因引起災民們反彈而撤回發言並謝罪。
 \n \n安倍已決定撤換復興相,由震災復興特別委員長、68歲的福島縣眾議員吉野正芳接任。

  • 台北愛樂福島演出 核災孩童笑了

    台北愛樂福島演出 核災孩童笑了

    成軍33年的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今(23)日完成首次日本邀演返國,該團除了赴東京做正式演出之外,也親赴因核災持續重建的福島舉行音樂會,不但現任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的母親安倍洋子透過民間關係前來聆聽之外,在福島的演出更由福島市市長小林香親出邀函並出席致謝,用古典音樂為台灣做了高水準的文化外交。 \n \n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這次分赴東京與福島演出,東京演出分量吃重,包括巴爾托克的《羅馬尼亞民俗舞曲》、江文也《小提琴協奏曲》、李哲藝《弦舞》以及柴可夫斯基《佛羅倫斯的回憶》等,指揮是林天吉,首席則為台灣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其中李哲藝的《弦舞》氣勢磅礡,又能帶出弦樂能柔又剛的個性,深受激賞。 \n \n在福島的演出除了在福島市音樂堂舉行音樂會之外,還帶去了深具台灣色彩的布袋戲,「雖然預算有限,但我們還是帶去了弦樂團與布袋戲,希望用真正的台灣元素跟大家交朋友。」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指揮林天吉表示,「樂團雖然預算不足,除了有申請極少的補助之外,一分一毫都是向民間企業募集而來,我們和社會的脈動走在一起,也能透過民間力量展現台灣實力。」 \n \n福島市音樂堂現場邀請了當地小學共九百多個小朋友一起聆聽音樂會,音樂會上孩童們專注聆聽,但大多數還是被劇中熱鬧的《哪吒鬧東海》中布袋戲偶活靈活現的表演所吸引,笑成一團,一位櫻花聖母小學的小學生就說,很幸運坐在很前面,「整個演出很活潑,和日本的表演很不一樣。」 \n \n安可曲演出則讓現場人士紛紛掉淚,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最後演出NHK推出令人動容的賑災歌曲《Hana Wa Saku(花開了)》,當熟悉的旋律傳出,現場民眾跟小小聽眾都相當感動,後台工作人員更是開口唱,很多人還當場濕了眼眶。 \n \n除了福島市音樂館的演出之外,台北愛樂也出動室內樂小編制到災後重建區飯館區組合屋為當地的居民演出韋瓦第的《四季》,台北愛樂樂團行政經理王政閎表示,當年福島核災過後,飯館區推出組合屋讓受災災民居住,原本是居住三年就要搬遷,但又延後到六年,現在就是最後期程,很多年輕家庭都已經搬走,現在只剩下不到百位居民,多半是老人,「看到我們來演出,他們都很沉醉。」 \n \n台北愛樂室內暨管弦樂團團長賴文福表示,當年台灣捐款最多,也讓台灣與日本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我們這次演出相當成功,雙方已經展開下一次的合作計畫,讓福島當地的音樂家們到台灣演出,繼續深度交流。」

  • 福島縣民首起核災索賠勝訴 日政府、東電判賠上千萬

    福島縣民首起核災索賠勝訴 日政府、東電判賠上千萬

    2011年東京電力公司(東電)發生福島第1核電廠核災事故,許多福島縣居民被迫遷到外縣市生活,遷至群馬縣避難的45戶人家、137名福島縣民針對日本政府和東電提起約15億日圓損失賠償的訴訟,前橋地方法院17日做出判決,命令東電和日本政府支付3855萬日圓(約新台幣1050萬元)的賠償金。 \n \n 原告中有6成是住家被日本政府劃入避難指示區的居民,有4成是主動避難到外縣市的居民,他們雖然已獲得東電的定額慰問金,但遠不及老家受害的實際狀況,故從2013年9月起陸續提訴,要求一律賠償每人1100萬日圓(約新台幣300萬元)。 \n \n 《每日新聞》報導,判決的主要爭議有3點,1.東電和日本政府是否能預見海嘯且事先回避事故;2.日本政府是否有權管理並要求東電採取安全對策;3.東電依據日本政府制定的中間指標發放給避難者的賠償金額是否妥當? \n \n 原告指出,日本政府的地震調查研究推進本部2001年曾預測,福島外海也可能發生芮氏規模8的海嘯地震,東電2008年根據此預測,也曾估算海嘯發生時最高可達15.7公尺。東電已預見可能發生巨大海嘯,卻疏於採取建設防波堤等對策,日本政府也未命令東電採取海嘯對策,明顯是違法。 \n \n 日本政府和東電則反駁指出,那不能說是科學的見解,實際上無法預測巨大的津嘯。 \n \n 日本核災事故全國辯護團聯絡會指出,約有1萬2000人的福島災民在日本全國20個地方法院和支部提起相同的團體訴訟,這是第一次的判決。福島核災使前經營團隊中的3人因業務過失致死傷罪強制起訴,且被追究刑事責任。

  • 福島核災民告政府及東電 法院首度判賠

    東京電力公司(東電)福島第一核電廠於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發生核災,有民眾因此疏散到群馬縣,其中137人向法院告政府及東電並索賠,法院今天首度判決,判被告須賠償。 \n 受到核災影響,被指定為避難區域及福島縣其他地區的民眾,後來部分疏散到群馬縣。其中137人因為離鄉背井、失去生活基礎等因素,精神倍感痛苦,因此向法院告政府及東電,索賠總額約15億日圓(約新台幣4億元)的精神撫慰金。平均每名原告1100萬日圓。 \n 這起官司焦點是東電有無過失、政府有無責任、賠償金的正當性、自主疏散的適當性。 \n 群馬縣前橋地方法院今天審理此案,最後做出判決,認為被告事前曾預測有發生海嘯的可能,核災是可預防的。法官判決,被告應賠償約3800萬日圓。 \n 法官表示,根據2002年7月政府的地震調查研究推進本部所發表的巨大地震(芮氏規模8.0以上)的假想,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曾在那幾個月後預測可能有大海嘯發生。 \n 法官認為,東電如果在機房上的樓層安裝緊急用發電機等,這些對策是很容易做。加上政府也有權限下令東電做好這些對策,核災是有可能避免的。 \n 有關核災的官司,日本有18都道府縣共約1萬2000人提出集體訴訟,今天這起官司是首度做出判決,判決結果可能影響到以後的官司。 \n 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今天下午在例行記者會,被問到前橋地院的判決。菅義偉說,不清楚詳細內容,但聽說,政府的主張有一部分沒被接受。今後,相關省廳(部會)將仔細查看判決的內容,再討論因應之道。 \n 菅義偉被問到這項判決是否影響日本政府的能源政策時,答說:「不會」。1060317 \n

  • 福島核災6週年 災民重返家園野豬攔路

    福島核災今天屆滿6週年,當年匆匆撤離的居民,終於可以重返久違的家園。但在漫長回家路上,居民除了擔心輻射風險外,還要面對不速之客-野豬。 \n 路透社報導,2011年強震海嘯侵襲日本後,許多村莊陷入荒蕪,數以百計的野豬,從附近的山區森林來到杳無人煙的村莊。 \n 如今這些野豬漫步在臨海的浪江町空蕩蕩的街道上,以及雜草叢生的後院裡,四處覓食。 \n 浪江町長馬場有(Tamotsu Baba)說:「不知道誰才是這裡的主人,人還是野豬。」浪江町部分地區已經清理完畢,居民可以在本月底自由返家。 \n 馬場說:「如果我們不弄走牠們,把這裡變成人住的地方,將會更荒蕪,更不適合居住。」 \n 日本政府預定在3月底解除浪江若干地區及其他3町的撤退令。浪江町距離爆發核災的福島核電廠僅4公里。 \n 附近富岡町的獵人(土反)本章一郎(Shoichiro Sakamoto)帶領被指派的13人小組,以空氣槍獵殺野豬。他們每週打獵兩次,還架設約30具籠子陷阱,利用米粉為餌。 \n (土反)本說:「人們離開後,牠們就從山上下來,現在牠們不會回去了。」「牠們找到一個舒適的地方,有充裕的食物,沒人追趕牠們。」 \n (土反)本說,他們從去年4月以來,已經捕捉約300頭野豬。他們打算在政府解除撤退令後繼續獵捕。1060311 \n \n

  • 日本加油的背後 311災民遭孤立辛酸

    關根颯?的家在日本2011年311震災中被摧毀,她與家人在緊接而來的核災恐慌中逃離。然而,對她來說,在尋求庇護的社區所遭受的孤立與汙名,恐怕更加殘忍。 \n 法新社報導,關根的新同學,給她的不是同情,比較多的反而是令人難受的言語霸凌,而在這個弱者及與眾不同的人很容易被排斥的國家,這只是盛行的歧視行為的1種。 \n 「她是福島的小孩,會傳染輻射」,15歲的她,在離廢棄的福島核電廠與被蹂躪的東北很遠的新家,過去默默忍受這類對撤出災民來說相當普通的嘲諷。 \n 關根告訴法新社:「我家在地震中倒塌且被海嘯捲走。」「我有個親戚因為這場災難喪生,我們得逃離核災意外。」 \n 「但經歷過這些後,我卻在學校遭到霸凌。」這名15歲女孩說:「我覺得很難過,很想死。」 \n 關根現在搬回離她老家較近的地方居住,而她只是在原本尋求庇護的城市中,遭受孤立、排斥甚至暴力的眾多大人與小孩中的其中1個。 \n 「加油,日本!」這句在日本耳熟能詳的口號,旨在將人們團結在一起。 \n 然而,在實際的街坊,難民所遭受的對待往往卻相當冷酷。(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60311 \n

  • 免費避難住宅補助3月底告終 福島災民不滿

    免費避難住宅補助3月底告終 福島災民不滿

    311東日本大震災發生屆滿6周年,當時住在東北岩手、宮城、福島縣沿岸,因海嘯或福島第1核電廠核災受害,被迫遷至縣外避難的民眾雖然已減到避難顛峰期的4分之1,但至今仍有12萬3千人在外縣市過著避難生活,3縣至1月底仍有3萬5千災民住在組合屋。 \n \n 福島縣內有些居民在核災發生後,便自主避難到外縣市,部分地區因受輻射汙染,被列入「避難指示區」,當地的居民則被迫遷居。日本政府6年來經過除染及測量幅射線量後,已逐步解除避難指示,儘管如此,仍有不少人因安全上的顧慮而不想返鄉。 \n \n 以「自主避難者」為主的核災受害者團體9日在FCCJ召開記者會控訴指出,日本政府根據因應天災的《災害救助法》提供自主避難者免費住宅補助,但這項補助將至今年3月底結束,讓領補助的3萬多人今後不知該何去何從。核災非天災,日本政府應負起責任,擬定更長遠的核災災民支援政策才對。 \n \n 「核災事故受害者團體連絡會」的熊本美彌子指出,福島縣至今仍有近8萬人過著避難生活,隨著損害賠償和指示避難區的解除等,避難者將逐漸減少。但8萬人當中有3萬2300人的房屋補助即將結束,據調查,其中約8成的人不知今後該何去何從。 \n \n 「核電受害者訴訟原告團全國連絡會」的村田弘指出,蘇聯烏克蘭車諾核電廠核災事故發生已31年,但政府至今仍在支援受害者。與福島核災不同的是,蘇聯在車諾比核災發生5年後,政府便承認事故的責任,並採取支援政策,但日本至今都沒有承認中央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有責任,故期盼日本政府首先要明確責任所在。 \n \n 熊本指出,日本政府現在是根據因應自然災害的相關法令來提供避難者支援,但核災不同於天災,輻射銫137的半衰期為30年,許多人仍無法感到安心,故希望日本政府提出長期且完善的受害者支援政策。 \n \n 「要求避難權利全國避難者會」的中手聖一表示,避難者當中有些人已能自立生活,但有些老人或媽媽帶小孩到縣外避難者至今仍需靠日本政府支援,政府應該根據避難者不同的需求,不設期限地提供住宅、所得等生活保障,同時應提供健康、醫療方面的支援。 \n \n 福島縣知事內堀雅雄9日在日本記者俱樂部演講時無奈地表示,「面對這史無前例的災害,似乎沒有什麼是絕對正確的決定。」在與各自治體的區民代表開會時,針對指示避難區該不該解除,大家意見都不同,有人覺得過早,有人該解除,有人還不想回家,有人說想趕快返鄉,不管最後做出什麼決定,都不會讓所有人滿意。 \n \n 內堀表示,對於自主避難者的支援,雖然中央政府的支援告一段落,但福島縣仍會持續支援下去,現在正在聽取每戶避難家庭的需求,3月中旬會決定,4月起實施福島縣獨自的支援措施,今後也會與中央政府繼續研究接下來的支援對策。由於每一戶的狀況不同,能接受的程度也不同,但縣政府會繼續與災民們協商,聽取每1戶的需求。 \n \n 福島縣在311之前人口達202萬多人,現在已減少了12萬人,是日本全國人口減少最多的。內堀強調,福島縣逐漸在復興中,也努力推動各種研發產業的據點,福島醫療機器開發支援中心,經除染,修建公共基礎建設,雖然已一點點地復興,

  • 311震災6週年 逾12萬人疏散在外

    311東日本大地震6週年,受到這場芮氏規模9.0大地震影響,這1年來疏散在外者雖然比以前少了5萬人,但目前仍有逾12萬人,其中大多是福島核電廠核災的災民。 \n 日本警察廳最新統計數字顯示,311大地震死者12都道縣共1萬5893人,失蹤者2553人。加上因震災受傷後,傷勢惡化致死的「與震災有關連的死亡」人數,總共死傷逾2萬1000人。 \n 截至1月底為止,提供給災民的「災害公營住宅」,岩手、宮城、福島這3縣完成的戶數約2萬3000戶,約是計畫興建的近8成。雖然商店街、新城鎮陸續開發,但重建工程還在進行。住在簡易組合屋的災民截至1月底,這3縣共有3萬5503人,且有高齡化的情況。醫療、社區營造等課題,有待解決。 \n 防波堤的建設、地面架高的工程仍在進行中。截至1月底,防波堤等工程完工的部分僅是計畫的近3成。住宅區完成移至較高處的戶數僅是計畫戶數的6成。 \n 在福島縣,因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日本政府發出避難指示(疏散令)的飯館村、浪江町、川俁町、富岡町,除了「歸還困難區域」(難返鄉區)之外,今年春天即解除。將來,醫院、商店、交通工具等生活上所需的建設有待復原,但因居民對輻射感不安,疏散令解除後,究竟有多少民眾會返鄉仍是未知數。 \n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廢爐作業持續進行中,專家估計約需花30至40年。1060310 \n

  • 311福島人逃往東京!學生多遭霸凌自殺 校方承認漠視

    311福島人逃往東京!學生多遭霸凌自殺 校方承認漠視

    五年前的一場核災,讓日本福島數以萬計災民被迫離鄉背井。但搬到東京避難的小學生卻陷入另一個地獄:轉校後5年來飽受霸凌,除了身體攻擊外,更因來自福島而被改花名叫作「細菌」。 \n男孩求助無門,長時間拒絕上學,噩夢直到畢業才告一段落。「被人當成細菌,想到是指輻射,便覺得很難受...」「總覺得是福島人就會被欺負,反抗不了...」 \n在311大地震後,舉家由福島縣搬到東京橫濱避難,男童轉校到當地的市立小學讀二年級,卻因其出身而開始被多名同學針對,名字尾加上「菌」字來稱呼,在其貼堂的畫作上寫滿壞話,上課時用鉛筆痛戳他的腳等等。 \n即使母親帶他轉校,到下一間小學,老師在全校面前介紹他「由福島避難而來」之後,受盡欺侮的命運又繼續著。男童在日記上寫道:「他們叫我拿錢來,說有賠償金嘛,雖然憤怒卻沒法反抗,很不甘心。」 \n他只好從父母的錢包偷錢,前後足足付了150萬日圓(約40萬新台幣)。事實上,由於男童一家是自行避難而非強制避難,所得的賠償非常微薄。同月,男孩家長察覺他情況有異,於是聯絡校方處理,老師卻冷漠對待。 \n男童畢業後發現,有很多年紀相若的孩子,都不堪校園欺凌而尋短,他表示:「至今想過無數次自殺,因為大地震中已死了很多人,雖然很難受,但我決定要活下去!」隨著事件曝光,校方面對千夫所指,日前終為怠慢處理而道歉。

  • 德國影后不顧家人勸阻 深入核災區拍戲

    德國影后不顧家人勸阻 深入核災區拍戲

    德國影后羅莎莉托馬斯(Rosalie Thomass)為演出新片「春風捎來的問候」,不顧家人勸阻,在親友一片譁然下,深入日本福島災區拍戲,勇氣可嘉。 \n 電影「春風捎來的問候」是導演多莉絲朵利(Doris Dorrie),繼「當櫻花盛開」後的最新作品,深愛日本文化的她,在核災六個月後來到福島,不僅親眼目睹這令人心碎的殘破之地,更發掘到「福島最後藝伎」的動人故事,決定將之拍成電影。 \n 羅莎莉托馬斯在片中飾演一名婚姻受挫的女子,決定到一個比自己遭遇更慘的地方當志工,卻意外在飽受震災核災摧殘的福島,找到了重生的力量。 \n 人高馬大的羅莎莉托馬斯,片中為逗樂災民,還特地苦練呼拉圈表演、學騎機車勇闖災區,但最讓她感到苦不堪言的是,她還得學日本人跪著拖地板。 \n 當羅莎莉來到福島,得知拍攝地點距離核災現場到11公里,拍片時身上得不時配帶輻射偵測器,不僅毫無畏色,還堅定地對多莉絲朵利說,「既然妳可以,我也做得到」讓多莉絲朵利非常感動。 \n 羅莎莉也因為片中精彩的演出,提名德國電影獎最佳女主角,更一舉榮登巴伐利亞電影獎影后寶座,這部她冒著生命危險赴日演出的電影「春風捎來的問候」,將於7月22日上映。1050713 \n

  • 德女導勇闖福島 災民入鏡《春風》

    德女導勇闖福島 災民入鏡《春風》

     德國女導演多莉絲朵利(Doris Dorrie)曾以電影《當櫻花盛開》打開國際知名度,新片《春風捎來的問候》在本屆台北電影節開賣秒殺,可見其熱門程度。《春風》以2011年福島核災為背景,講述2個女人跨國奇遇的故事,期間更廣邀災民入鏡,如實呈現當時氛圍。 \n 多莉絲朵莉出生德國,卻對日本充滿好奇,1983年執導處女作《直抵我心》入選東京影展後,就對日本文化深深著迷,33年來往返25次。此次有很多朋友勸她打消到災區拍片念頭,不僅因福島當地輻射值高,遍地荒蕪,拍片更是困難。但她對日本有情,仍決定前往。 \n 她邀請日本與德國2位影后桃井薰及羅莎莉托馬斯(Rosalie Thomass)共同主演,2人爽快答應。該片雖是「德國電影」,卻宛如「日本製造」。片中除女主角與男配角2位德國演員外,其餘均為日本演員。該片在今年柏林影展上大放異彩,連掃「觀眾票選獎」、「人道精神獎」及「海納卡羅獎」等3大獎,被外媒《好萊塢報導》讚美是繼《當櫻花盛開》後最好看的電影。《春風》7月22日在台上映。

  • 福島現場直擊 一袋袋汙染物 阻斷回家的路

    福島現場直擊 一袋袋汙染物 阻斷回家的路

     東日本大地震在福島縣引發嚴重核災,5年後雖然不少受輻射塵影響的禁區已陸續開放,但無論是除汙後或仍在除汙中的地區,一袋一袋裝著汙染廢物無處可去,成為居民揮之不去的夢魘。 \n 去年9月解除核災避難令的楢葉町廣報室長豬狩祐介表示,當然不想每天與核廢料為伍,但目前政府仍找不到最終的放置場所,這也是沒有辦法,只能無奈說,「希望能有解決的一天!」 \n 日本交流協會昨天安排台灣媒體前往福島縣的核災區參訪,包括福島第一核電廠方圓20公里內的受災區,從北往南一路行經南相馬市、富岡町和楢葉町,其中南相馬市的小高區預定今年4月解禁,已有少數民眾居住,仍處在禁區的富岡町,僅在白天開放,要等到明年才有部分地區能恢復居住,町內公務員也只能在外地的郡山市辦公。 \n 楢葉町在核災發生前擁有8000多人居住,半年前開放時被視為災區重建模範,但至今僅有6%的居民返鄉定居,從事派報工作的 脇沢先生說,先前1天送報量約800份,但現在只剩下100份,「連自己都快養不活」,且年輕人和孩童仍不多,町內的中小學預定明年春天啟用,豬狩說,有40名學生登記入學。另外,從町內制高點天神岬公園往下看,一大片堆滿的黑色太空包內,都是受到輻射汙染的廢棄物,也讓居民無法安心返家生活。 \n 日本政府在福島災後5年仍強調「日本不能沒有核電」,對於飽受核災困擾的災民來說,心中卻是五味雜陳,住在福島市的大塚女士說,能夠理解使用核電有其必要性,但是「即使再過多麼不方便的生活,我寧可選擇安全,找不到解決核安問題的方式前,貿然蓋核電廠是不負責任的。」

  • 災區重建路迢迢》東日本大地震5年 復興創生挑戰嚴苛

    災區重建路迢迢》東日本大地震5年 復興創生挑戰嚴苛

     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至今已5年,岩手、宮城、福島沿岸的重災區已逐漸恢復平靜,大多災民也開始迎接新的生活。復興大臣高木毅表示,日本政府設定東日本大震災的復興期間為10年,現在正好過了一半,事實上,接下來的5年才是復興重建的重點。 \n 10年計畫 走了一半 \n 針對東北災區10年的復興計畫,日本政府至2020年度共編列了32兆日圓,災後至2015年度的「集中復興期間」預算為25.5兆日圓,後半的「復興創生期間」編列6.5兆日圓。 \n 高木2月下旬在東京向外國媒體說明復興現狀時指出,「這5年來,不只是受災的3縣,日本全國地方政府和機構都派人到災區支援重建,政府也向全國人民增課復興稅(年度所得的2.1%),以協助災區重建。」 \n 災民人數 減至18萬 \n 「在日本舉國同心協力之下,除了福島部分地區外,3縣災區的公共基礎建設的重建已幾乎完工,9成以上的醫院、學校也恢復正常營運。避難的災民從47萬人減少到18萬人,公營住宅預定再3年即可完工,預定2019年3月避難的災民都有房子可住。我們也致力於遷村計畫,即將沿岸的社區整個搬遷至高台。」 \n 有關災區住宅重建問題,有45%的災民已移居高台,供災民遷居的災害公營住宅預計至今年3月底可完成59%,即約9220戶,至明年3月可完成70%,約15176戶,至2019年3月可全面完工。有關公營住宅建設延宕的原因,外國媒體質疑,與奧運工程搶人、搶建材有關。 \n 近來建材、人事等施工成本高漲乃不爭的事實,這不僅讓受災的地方政府捉襟見肘,連一般想蓋新家、新店面的災民也叫苦連天。 \n 心理重建 最難關卡 \n 但地方上認為,各地受災情形不同,重建進度自然不同,填土建高台的事前調查、評估及工程都比想像中費時,故無法一言以蔽之。不過,無論如何,在東北3縣災區已經看到了希望,被沖毀的堤防大多已修復,全新的社區取代了殘破得讓人不忍直視的廢墟。 \n 岩手縣的重災區大槌町町長平野公三被問到,現在復興工作最重要的是什麼時,他說:「震災在許多人心中,烙下永遠無法磨滅的傷痕。幾千、幾億日圓的硬體重建並不難,最難的是心理的復興,如何讓災民走出陰霾、恢復生氣是現在最大的課題。」

  • 福島相馬市長:311災民心繫台灣 再苦也要報恩

    福島相馬市長:311災民心繫台灣 再苦也要報恩

    福島縣相馬市市長立谷秀清在個人電子報的最新隨筆「相馬市民對台灣心有所想」文中指出,相馬市災民即使自己還身陷困苦中,看到台灣發生地震仍按捺不住地想伸援手,即使只有1千、2千日圓的小錢都是他們想報恩的心意。 \n \n立谷指出,2月6日台南大地震的第2天起,相馬市呼籲市民捐款,市公所等公共設施放置了幾個募款箱。從民眾的捐款可看出,5年前來自台灣的援助,對市民是多大的鼓勵。 \n \n有些相馬市民組隊挨家挨戶為台灣募款,由災民組成的「東部再起之會」成員們說:「我們困苦時,承蒙台灣關照,看到電視報導台灣的慘狀時,讓人坐立不安」。 \n \n立谷指出,剛開始聽到這件事時,我認為「大家失去家,失去土地,生活已經很貧困,對台灣報恩之事就讓市政府負責,希望大家不要太勉強」。 \n \n「看到捐款名單和金額時,我感動了。在困苦生活中,雖然只捐1000日圓、2000日圓的小錢,但想盡微薄心意的捐款人達到365人。名單中有我熟悉的名字,有失去家人的老人們,有失去工作的我的同學,捐款總額超過65萬日圓。此外,相馬市的募款還繼續著,總額好像超過100萬日圓」。 \n \n當時來自台灣的支援包括,在避難所直接發現金給災民,台灣紅十字會捐贈復興住宅整建經費給市政府,為遷入公營住宅的老人提供桌、椅等日常用品等各式各樣的援助。 \n \n立谷表示,他個人也於2012年5月利用連休假訪問台灣立法院,向台日議員交流會會長李鴻鈞立委等相關人士以及台灣紅十字會致謝。 \n \n他說,東部再起之會募得的賑災款,讓我感受到在高台上開始新生活的災民們的潛力,也感受到災民們想直接對台灣人們傳達感謝之意的心情,於是再度拜託眾議院議員衛藤征四郎,3月9日到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拜會駐日代表沈斯淳,轉交相馬市民的捐款和捐款名冊。

  • 核電影 揭開日本不願說的祕密

    核電影 揭開日本不願說的祕密

     長期關注核能議題的日本導演舟公橋淳,連續兩年入圍柏林影展,新作《核能之國Ⅱ》記錄福島災民在臨時避難所的一千多個日子,今(24日)在光點華山所舉行的核電影影展進行台灣首映。 \n 《核能之國》首部曲記錄1400多名雙葉町居民搬遷至東京近郊琦玉縣的一所廢棄高中生活的過程;《核能之國Ⅱ》則記錄災民接下來三年多在臨時收容所的生活,同時戳破日本政府「核災已經遠離」的謊言。 \n 片中,居民們在廢棄高中的教室內打地舖生活,許多人控訴那裡不適合人居住,「相繼有老人家在收容所過世。」核災也引發一連串政治問題,現任市長被投下不信任票下台,居民繼續流離失所,只能一個月1次、一次2小時返回家園探視,面對家中雜草蔓生、野生動物盤據的狀況,居民只能對著還未移走的親人牌位垂淚祭拜。 \n 舟公橋淳1974年生於大阪,東京大學電影研究學系畢業後,遠赴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專攻導演,曾拍攝劇情片《谷中暮色》、《愛在櫻花紛飛時》,2012年拍攝第一部紀錄片,開始以日本311核災為主題的拍攝。 \n 影展另一部影片、由長谷川三郎執導紀錄的《日本的謊言》,敘說唯一同時經歷了廣島核爆、福島核災的攝影家福島菊次郎的傳奇人生,看他如何用手中的相機,對抗國家核電政策的粗暴,並記錄戰後日本社會的快速變遷與一連串的社會運動。 \n 由南韓紀錄片導演朴裴日拍攝的《密陽的眼淚》,則呈現韓國農民力抗高壓電塔設立的抗爭運動,電塔毀壞當地農民賴以為生的農地,小鎮居民也展開長達8年的抗爭,期間還爆發老農自焚事件,最後撼動韓國、影響首爾的電力政策。第二屆核電影影展從24日到8月2日在光點華山、樂聲戲院和台北當代藝術中心播映。

  • 福島核災4周年 台日紛紛發起反核活動

    福島核災4周年 台日紛紛發起反核活動

    日本311海嘯引發福島核災4周年前夕,1位福島災區的日本女孩池田茜藍,上網尋找台灣的老電影院,她帶著一部日本災區的紀錄片,隻身飄洋過海,到台南全美戲院接洽播映,要讓台灣民眾了解日本災區居民的文化與生活故事,全美戲院將在11日晚間8時,與日本山口縣電影院同步播出。 \n \n 32歲的池田茜藍事福島災區居民,因為大學時念中文系,畢業後深諳中文,多次負責台、日藝術家之間的翻譯工作,她更熱愛台、日之間的文化交流,多次因為兩方之間的文化交流,來台擔任策展翻譯工作。 \n \n 「不要再有第二個福島」池田小姐在台灣看見許多人家懸掛的反核旗,感覺很傷心,難過世界上都把福島視為災區,「但是福島就是我的家鄉,這裡還有2百萬人居住」,她不斷透過舉辦台、日文化交流展覽,告訴台灣她的故鄉居民正在重建自信心。 \n \n 和災後的1年內,日本拍出1千部有關福島和災的紀錄片,幾乎每部影片都是講述災民受苦,去年11月,在福島居民主動要求下,日本導演藤井光拍攝當地一家老戲院「朝日座」與居民之間的紀錄片故事,改以文化的角度紀錄災民的生活。 \n \n 「朝日座」戲院有90年歷史,現已歇業,早年電影院以手繪電影看板當成海報,成為絕響。池田茜藍想帶著這部「朝日座」紀錄片到台灣的老電影院播放,上網找尋台灣還有手繪電影的戲院,找到已有近70年歷史的台南全美戲院。 \n \n 池田茜藍去年到台南自助旅行,透過管道與全美戲院老闆吳俊誠取得聯繫,兩人決定在今年的3月11日晚間8時,在全美戲院與日本山口縣的電影院同步播放「朝日座」紀錄片,片長74分鐘,會後並有座談會討論劇情。 \n \n 關注核災議題不僅日本女孩,台南也有一群年輕人組成環保團體能勝興工廠,準備14日在台南發起萬人反核遊行,配合北部各縣市的反和行動,讓反核行動全國發酵。

  • 福島災民 求償9.5億

     日本福島縣的339名災民9日以「東京電力公司的福島第1核電廠發生核災,剝奪了他們富饒的生活」為由,集體向福島地方法院郡山支部提起訴訟,向日本政府和東電索賠每人1100萬日圓(約台幣282萬元)的精神損失費等,索賠總額約達37.3億日圓(約台幣9.5億元)。 \n 日本福島縣田村市都路區的105戶人家,原住在離福島第1核電廠約20至30公里處,核災發生後,被指定為緊急疏散準備區,居民們的生活大大走樣。訴狀中指出,此地區有8成是山林,因為除染工作無法延伸到山林,使居民再也不敢進到山裡採山野菜等。核災發生4年了,小孩和年輕人仍在外地避難不敢返鄉,這種種因素使得整個社區崩解。 \n 東電2011年4月以福島第1核電廠方圓20至30公里圈內為主,將福島縣的5個市町村指定為緊急疏散準備區,同年9月解除該限制,並針對該區居民賠償精神損失費,但至2012年8月底停止發放,災民們為此感到不滿,故決定提訴。原告主張,核災發生前,富饒的大自然生活、天倫之樂以及社區生活等全遭到破壞,東電之前的補償根本不足以彌補。 \n 原告代理律師團表示,還有約40戶人家的數10名災民決定追加提訴。

  • 福島災民自殺 東電判賠1375萬

     因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核災被迫避難的居民渡邊濱子,在核災發生後的2011年7月自殺身亡。她的丈夫渡邊幹夫等家屬認為,渡邊因避難生活的精神壓力過大導致抑鬱自殺,而向福島地方法院提訴,該院26日宣判,勒令東電賠償約4900萬日圓(約台幣1375萬元)。這是避難者自殺索賠案中,東電被判賠的首例。 \n 4名家屬在起訴狀中陳述,2011福島核災發生後,渡邊居住的山木屋地區被列為計畫性避難區域,一家人6月搬到福島市的公寓避難,但渡邊卻在7月1日暫時回老家時自焚身亡,享年58歲。家屬表示,渡邊搬離老家後臉色變差、食欲減退,還常說:「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回去?」 \n 原告主張「渡邊因不知何時才能回老家,她工作的養雞場也關閉,導致她精神狀態惡化」。東電則主張,「我們承認核電廠事故造成強烈的心理負擔,但也應考慮她從核災發生前,便因睡眠障礙而服藥等核災以外原因。」 \n 法官潮見直之宣判指出,渡邊自殺與核災有相當的因果關係,她對看不到未來的避難生活絕望,最後選擇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自殺,顯見精神痛苦極大。 \n 東電曾與2011年3月24日自殺的64歲務農男性的家屬以調解、賠償的方式和解。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