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禮讓座位的搜尋結果,共02

  • 大眾運輸博愛座 將不得少於15%

     「低頭族」盛行,許多搭車族一上公車或捷運,就坐在座位上忙著玩手機,沒注意到身邊有更需要座位的乘客。立法院昨初審通過修法,規定大眾運輸工具博愛座不得低於總座位十五%,並視需要標示或播放提醒禮讓座位警語。 \n 根據交通部統計,目前高鐵自由座車廂博愛座比率是十二%、高雄捷運約十四%。台北捷運公司則表示,目前博愛座比例約為二○%。 \n 立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昨天初審通過國民黨立委蘇清泉所提《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條文明定,未提供對號入座的大眾運輸工具,應設置供身心障礙者及老弱婦孺優先乘坐的博愛座,比率不得低於總座位數十五%。 \n 初審通過的條文也規定,博愛座位應設在鄰近車門、艙門或出入口處,至車門、艙門或出入口間地板應平坦無障礙,並視需要標示或播放提醒禮讓座位的警語。

  • 旅遊的滋味-讓座,有這麼驚訝嗎?

    旅遊的滋味-讓座,有這麼驚訝嗎?

     常有來台旅遊的人撰文讚揚台灣很有人情味,總是讓位給需要的人,難道別國人不讓座?要不然幹嘛這麼驚奇! \n 不管是離峰或尖峰時間,不管是公車或捷運,禮讓座位給老弱婦孺的畫面總是不斷出現,甚至「博愛座」就空在那兒,車上再怎麼擠也不坐,免得沒注意到有需求的人上車,被周圍的人用特殊的眼光關照,那可糗呢。 \n 短短1個月,我就看到有好多外國旅人對台灣讓座文化豎起大姆指說讚的PO文,每次看到這種讚美就覺得很有意思,「有這麼驚訝嗎?」 \n ■讓座DNA 台灣人特有 \n 從小到大,公民與道德、生活與倫理就不斷提醒我們要讓座,體貼老弱婦孺的不方便等,讓座DNA深植身體裡,也成了反射性動作。 \n 日本號稱最有禮貌的民族,他們讓不讓位呢?我的觀察是:「很少讓」,前幾年我到日本LONGSTAY,有一天和另外兩位朋友搭乘JR到淺草,車上人擠人,某站來了一位抱著小嬰孩的年輕媽媽,我們連想都沒想,立刻起身讓坐,小媽媽一直道謝,對面三個歐巴桑也對我們淺淺微笑,對讓座行為很激賞似的。 \n 小媽媽問我們來自哪兒?「台灣」,「啊!台灣真是一個好地方,你們人真好呢。」接著她和我們話家常,我們也用彆腳日語兼比手畫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小媽媽還叫才1歲的小嬰孩和我們揮手、微笑,下車前再次道謝、拚命點頭,我和好友們相視一笑,有這麼特別嗎? \n ■日本人低調 不想變焦點 \n 嫁到日本的好友說,近年日本政府的確注意到年輕人不讓座的問題,積極提倡「禮貌讓座」運動,甚至請出義工形式的「禮貌警察」苦口婆心面帶微笑地規勸,但好友的結論是:成效不大,原因很複雜,甚至牽涉到民族性。 \n 在新宿居住20年的小欣說,日本人是很「團隊」的民族,不喜歡「強出頭」,換句話說,就是要低調,絕對不要在團體中變成注目的焦點,一旦成為焦點,就會感到莫名的焦慮;「站起來那一刻,就和人家不一樣,那是需要勇氣的,因為感覺很多人看著你,即使是激賞的眼光,也會讓人不自在。」 \n 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日本人搭電車通勤,單程約1小時算快的,每天工作、上課累死了,好不容易有位子,一屁股塞進去,還沒坐熱呢,來了個老嫗,恨啊!該有的家庭教養、生活倫理全都拋棄,「視而不見」幾乎成了所有人的作法。 \n 要視而不見,只有兩種方法,不是直接睡覺,就是玩手機,男男女女傳簡訊、玩遊戲。這幾年日本規定電車上不可以接手機、講電話,主要是怕電波影響裝有心律調整器的乘客,所以乘客都低頭打簡訊消磨時間,老弱或婦孺,抱歉,看不到,手機讓人的溝通變方便,但也成為讓人冷漠的「工具」。 \n ■懷孕小別針 敗給手機啦 \n 值得一提的是,懷孕初期3個月的孕婦上班族格外脆弱,但才3個月,根本看不出來,於是有的人會在包包上繫上一種特定的「別針」表明自己「懷孕中」,希望好心乘客可以移駕尊臀,但是,人人低頭打簡訊,誰看得到妳身上的「小」別針呢? \n ■身心障礙者 專人帶搭車 \n 我想起在台灣一個讓座的情景,那天,人很擠,博愛座坐著不怎麼博愛的年輕人,老先生上車,搖啊晃的,很危險,年輕人不動如山,一個小女孩說話了:「博愛座,媽媽說這個座位叫做『嘸愛坐』(台語),怎麼你們一直坐?」小女孩,真有你的,兩位似乎是熱戀中的大哥哥大姐姐終於羞著站起身。朋友說,在日本幾乎不可能有這種充滿「道德勇氣」的人。 \n 有意思的是,日本人對讓座很冷漠,但對搭乘JR的身心障礙人士卻有一套特別的照護與通報機制。廣告創意人范可欽說,有一年他去東京台場看「輔助器具」展,到了成田機場下飛機,他坐著輪椅準備搭乘JR,突然有一位優雅的女性大喊「酒斗媽TAE(等一下)」,接著她帶他去搭車,車門關閉前她還深深一鞠躬。 \n 范可欽總共要換三班車才能到達住宿飯店,每次下車時,門一開,就有服務人員在車廂外等他,帶他去搭乘另一班車,整個過程他並未通知任何人,可見日本人對殘障者搭車的照護機制相當完善。相對日本國民「不敢」或「不願」讓座的心情,實在很衝突。 \n ■澳洲講公平 座位要交換 \n 至於其他地方呢?香港的好友冰冰說,香港人也讓座,但是「逼到了極點」才會起身,她就曾抱著女兒上車,結果是擠到小孩都跌在人家身上,年輕人才讓座。四川的朋友小俠說,這幾年教育普級了,讓座的情況也跟著普遍了。 \n 最有意思的是澳洲,姪女小青在布里斯本唸公立小學,第一次搭巴士就開了眼界,「大概每10分鐘司機就大喊『交換座位』(Switch,Please),原本坐著的人不管是坐了幾站都要站起來給原本站著的人,我想是『公平』考量。」至於老弱婦孺,放心,請繼續安心坐著,你們是該被照顧的一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