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私人債權的搜尋結果,共05

  • 國銀Q1曝險 美連19季居首

     中央銀行公布2020年第一季底本國銀行國家風險統計,國銀對外國曝險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前二大的美國及大陸曝險均減少,但美國連續19季居第一位,直接及最終風險餘額各減至843.59及838.95億美元,大陸各減為461.34及668.90億美元。

  • 專家傳真-私人債權市場 為何成為2019亞洲的閃亮資產?

     去年,多數資產表現不盡理想時,我們發現到,焦慮的投資人開始將目光轉向另類投資,開始接觸過去較少碰觸的資產類別,以為資金與投資組合尋求穩健的避風港。 \n 巧合的是,今年4、5月,包括亞洲資產管理雜誌(Asia Asset Management)、投資人日報(Investor Daily)、Wealth Briefing等國際財經媒體,也不約而同以私人債權市場成為亞太地區投資舞台中心(Private debt takes centre stage for Asia-Pacific investors)為主題,報導該資產在亞洲受歡迎的情形,且部分國家退休基金如韓國、日本已將包含個人信貸在內的私人債權市場納入投資組合標的中。紐約梅隆銀行(BNY Mellon)預估到2021年,其規模將增長到1兆美元。 \n 日韓退休基金投資組合 納入私人債權市場 \n 從這些報導不難看出,私人債權市場儼然成了亞洲機構投資人、國家退休基金等,這些中長期投資且屬性偏向穩健、保守的投資者,於動盪世局中投資的好去處。 \n 嚴格來說,私人債權市場並非新資產、新市場,在歐美地區,包含信貸在內的私人債權投資存在已久。在美國,貝萊德(BlackRock)、PIMCO、索羅斯已經納入投資組合;在歐洲,這是家族辦公室喜愛的資產類別,投資金額日增,成為投資組合中替代傳統高收益商品的資產。 \n 反觀亞洲,多數投資者習於投資傳統資產,對於這個市場尚待熟悉。不過近年來開始接觸後,這項快速發展的資產類別,已經在亞太地區展現相當潛力。市場認為亞太地區私人債權市場會如歐美地區般日益蓬勃,以其創新和新投資策略的特性滿足投資者的需求。據Cerulli Associates分析,亞洲投資者對於這項資產的接受度越來越高,私募股權和私人債權在未來12至18個月內被資產管理公司評為高度評價。 \n 反應三趨勢 亞洲私人債權市場2021年規模上兆美元 \n 筆者認為,私人債權市場成為2019年亞洲的閃亮資產,主要與三大趨勢變化有關: \n 1.市場動盪,又處於低利率環境,資金尋求低市場關連、高收益的固定收益商品。目前印度、馬來西亞、澳洲、菲律賓等亞太地區國家已經陸續降息,以因應全球經濟衰退變數,市場預期還會有更多國家如美國、泰國、印尼等也加入降息行列。低利、資金寬鬆環境,讓機構投資人、退休基金、一般投資人都必須為手上固定收益部位尋找更好出路,而且最好是與金融市場關連度低的商品,避免賺到收益陪掉淨值,減損長期投資效果。 \n 2.人口結構老化,推升投資機構尋找更穩固的收益資產需求。亞太地區人口結構逐漸老化,讓保險公司與退休基金面臨資產管理挑戰,他們需要擁有具有穩固長期前景的資產,以實現更高的回報,推動對私人債權市場需求。 \n 3.私人債權市場投資管道變容易。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銀行縮減了個人消費信貸業務,一些債權市場活動轉移到傳統的銀行業圈外,如金融科技平台,帶動個人消費信貸的投資興起,投資者將私人債權視為比私募股權更容易進入的資產類別。 \n 亞洲尋求收益投資者 越來越關注信貸基金 \n 根據我們的觀察,很多亞洲資金流入私人債權市場,中國,韓國、日本、新加坡、台灣的尋求收益的投資者,越來越關注信貸基金,以亞盟金融的信貸基金為例,年回報率為7-8%(扣除相關費用後),波動率極低,低於0.5%。因此吸引「回頭客」,近30%的現有投資者在認購基金後的6個月內將投資再投資,超過80%的投資者在12個月內增加投資。 \n 我們相信,隨著這個市場的成熟,將有助亞洲機構投資人、退休基金穩健達成財務目標,幫助更多投資者透過低波動資產享有財務自由。

  • 國銀第一季海外曝險 美國消、大陸長

    中央銀行公布第一季底本國銀行國家風險統計,國銀對外國債權(曝險)續增,其中前兩大仍為美國及大陸,但直接風險餘額美國季減44億美元至712億美元,大陸為季增16億美元至469億美元、已連續4季走高,由於第二季中美貿易戰再起,市場注後續曝險前兩大的消長。 \n \n央行統計第一季底國銀外國債權直接風險餘額為4,064億美元,季增30億美元或0.73%。央行官員表示,主要是對非銀行的私人部門債權增加所致,且部分直接債務人與最終債務人或保證人,分屬不同國家,經過風險移轉後,最終風險淨額3,896億美元,季增1.48%或57億美元。 \n \n央行官員指出,由於美元第一季續弱,國銀債權受到債務國貨幣升值效應增加,但美國方面,由於資金拆存顯現減少,加上企業資金調度需求移出資金,還有票券、債券投資的影響,債權顯現減少。但統計顯示,至第一季底,美國已連續8季居前十大曝險國第1位,直接與最終風險各為712與714億美元。 \n \n國銀曝險第二位的大陸,直接風險469億美元712億美元,央行官員說明,國銀當季在大陸投資金融債、資金拆存增加,還有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等效應,帶動第一季直接風險、最終風險季增各16億美元、19億美元。目前國銀在大陸共有29家分行、3家子行、11家支行,據點數無增減,與去年底一樣。 \n \n除前兩大之外,央行統計國銀至第一季底,十大曝險國家/地區,第三至十位依序為盧森堡、香港、日本、澳大利亞、開曼群島、英國、新加坡、英屬西印度群島。前十大債權合計3,075億美元,約占全部外國債權直接風險總額的75.68%。 \n \n目前中美貿易戰升溫,市場關注第二季國銀曝險變動。央行官員認為,國銀在大陸授信主要是支援台商,如果因為貿易戰效應,台商移回台灣,國銀對大陸的直接風險餘額將反轉下降。如果台商轉向前進美國設廠,則因國銀會受台商連動,則對美國直接風險餘額即趨於增加。

  • 國銀最大債務國 美國取代大陸

    央行公布第2季國家風險統計,受中國大陸經濟放緩,以及金管會控管國銀對陸授信風險奏效,對陸曝險連7季下滑;最終風險淨額上,美國595.5億美元超越中國大陸592億美元,成國銀最大債務國。 \n 中央銀行今天公布第2季國家風險統計,6月底本國銀行外國債權「直接風險」3606億美元,季增49.66億美元或1.4%,主因是對非銀行的私人部門債權增加所致;「最終風險」餘額3346億美元,季增6.13億美元或0.18%。 \n 其中,6月底本國銀行對中國大陸直接風險為395億美元,最終風險為592億美元,分別季減37億美元、29億美元,連7季下滑,續創2014年9月以來最低;最終風險淨額與高點時的941億美元相比,已經大幅減少近350億美元,顯見國銀對陸授信風險控管已見成效。 \n 央行官員指出,金管會嚴格要求各國銀加強對中國大陸授信風險控管,加上近一年來中國大陸經濟持續降溫,中國人民銀行屢次祭出雙率雙降策略,導致人民幣存款水位降低,國銀在中國大陸的放款與資金拆存金額也減少。 \n 國銀對陸曝險續降,也讓長期居於國銀債務國第2名的美國取而代之。6月底外國債權最終風險餘額前10大國家,依序為美國、中國大陸、日本、盧森堡、香港、英國、澳洲、開曼群島、英屬西印度群島,以及新加坡。 \n 央行表示,根據BIS(國際清算銀行)的最新標準編列,直接風險的計算基礎改變,由外國債權取代國際債權。所謂外國債權,指的是本國銀行的國際債權及國外分支機構,對當地居民的當地幣別債權;最終風險則是依最終債務人及保證人國別,重新歸類後的債權金額。1050923 \n

  • 禿鷹吃光? 林瑞圖控雅新被淘空

    禿鷹吃光? 林瑞圖控雅新被淘空

     台北市議員林瑞圖(見右圖,陳芃攝)二日指遠東國際商銀九十六年取得雅新實業公司重整權後,所推薦的重整人、監督人聯手淘空雅新資產。包括賤賣大陸的二座工廠,對美國公司應收款項也短收,還私自匯款三億多元給私人公司。近百名雅新股東出席記者會,有人當場開罵,還要向立法院長王金平投訴。 \n 林瑞圖和雅新實業創辦人黃恆俊、董事長劉志楠、股東自救會及律師代表共同召開記者會。林瑞圖說,雅新重整前資產淨值為一五一億,重整團隊接手後變成負債二六四億,中間的四一五億跑到哪去?林瑞圖表示,重整團隊九十六年十一月接手,先後以二塊美金、台幣八億賤賣雅新在大陸二座價值百億的工廠;原本對美國的公司有廿六億應收款項,重整人也只收回○.八億;甚至未經債權關係人會議通過,就匯出三億多元給海外的私人公司。 \n 雅新董事長劉志楠說,重整團隊去年股東會前幾天,才向法院聲請破產,時間點很有問題。且事後發現,製作破產裁定的書記官,當日下午其實休假,懷疑有人偷蓋書記官印章,雅新已提出抗告,針對財報不實、私自匯款等事項提出三項告訴,希望法院明查。 \n 遠銀執行副總兼發言人周添財表示,遠銀並無向法院表示將挹注廿億元重整雅新,只是雅新債權銀行之一,並擔任債權銀行代表,雅新破產的重整團隊,是由法院所指定、依法進行重整。 \n 有關林瑞圖質疑雅新在欠稅七億五千多萬下,獲得國稅局退稅五億六千萬元,恐官商勾結情事。台北市國稅局官員指出,雅新仍有兩筆營所稅欠稅案尚在行政救濟中,還未確定稅額。其中一筆金額為五億多,另一筆則一億多,「沒聽過有退稅五億多元之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